未分類

看着周圍空蕩蕩的,還有那一團團黑色的鬼氣,我覺得這地方比陰間還可怕。於是趕緊對着墳頭三鞠躬,又用水飯引路。

還是那條石梯,畢竟是第二次來,有經驗多了。但是我還是怕,我想要是周圍那長長的看不到頭的鬼魂隊伍都朝着我衝過來,那我不死得很慘?

下了石梯,我按照那鬼兵教我的方便拿出銅牌,沒過一會,鬼兵就出現了。

“爺,您來了?”鬼兵依舊畢恭畢敬地招呼我。

我只是點了點,沒有說話。鬼兵似乎也察覺了什麼,於是說:“爺,這裏不方便說話,我帶您去個地方。”

於是我便跟着鬼兵來到了上次的街道,進了一家茶館。該死,陰間居然有茶館?

進去之後,我才發現,這裏只是供鬼兵和往來的鬼休息的地方。鬼也會累,他們的活動會消耗自身的鬼氣,也是需要時間恢復的。

“遼爺,您來啦?”我們剛進去,一個穿着謠言,露出半個胸口的女鬼就撲了過來。除了皮膚白一些,不仔細看,還真看不出她是鬼。不得不說她是個美人。

癡纏不休:我的極品冷少 “少給老子廢話,今天我是來招待我們峯爺的,給我伺候好了。”鬼兵粗着嗓子說道。

這鬼兵就叫遼天霸,看得出來,在這一帶還是很吃得開的。

聽了遼天霸的話,那女鬼又朝我撲了過來,一對大白兔直接壓到了我的胸口。聲音軟綿綿地說道:“這位爺怎麼稱呼啊?小女子今天親自陪你怎麼樣?”

說實話,真的太誘人了。雖然有些冰冷,但我真的忍不住想要捏捏那一對肉球。而且憑藉遼天霸的威風,想要跟這的女鬼發生點什麼也不是不可能。鬼怎麼了?不就是比人少點溫度嘛。我心裏的想法有些邪惡。

“給我們準備個包間談事情。”遼天霸扔了一疊冥幣在旁邊的桌上說道。

遼天霸怕我有正事,不敢磨蹭。當然,他也知道我是活人,不方便說話,不然也不會特意開個包間了。

見遼天霸嚴肅的樣子,那女鬼也不敢再磨蹭,趕緊帶着我們上了樓。

上了樓之後,遼天霸才提醒道:“峯爺,您修爲不夠。這的女鬼可不能隨便搞。畢竟您是人,要是跟鬼發生了什麼,那是要出事的。”

第17章 她回來了

聽了遼天霸的話,我這才鬆了一口氣。我畢竟是人,年紀還那麼小,修爲不夠,很容易就被女鬼引去了,別到時候被吸成人幹那就慘了。

雖然對鬼有着本能的恐懼,但是我心還是突發奇想,是不是等我修爲高了,這裏的漂亮女鬼就可以任我擺佈了?

“峯爺,不知道您找我什麼事兒啊?”遼天霸畢恭畢敬地問。

他這麼一問,我才從極度歪歪中反應了過來,回道:“是這樣的,我想了解一下這陰間的生意。”

聽了我的話,遼天霸先是一驚,接着又說道:“峯爺,這陰間和上頭的生意大部分都是過陰人和鬼頭交易的。他們帶下來上頭的東西,我們付出等價的交換物。”

從遼天霸那,我瞭解到有兩種人可以帶東西下來。一是過陰人,他們可以進出陰間帶來東西,或者直接賣給需要的人,也或者是賣給鬼頭,鬼頭再倒賣。

二是去陽間出差的小鬼,也可以帶一些東西。不過小鬼帶的東西大都不是正常手段得來的。

至於拿什麼交易,主要是來源於陪葬品。雖然這年頭陪葬品大大減少,但這麼多年來的積累可不是開玩笑的。經歷了這麼多年,當年簡簡單單的東西現在早就成了古董,所以拿上去也值不少錢。

而這陰間小鬼們需要的東西,無非是菸酒還有一些人間的小玩意兒,或者是某個鬼留戀人間某些東西,可以順道幫幫忙。當然,也是收費的。

就這樣,我跟遼天霸達成了交易。遼天霸讓我過兩天先帶一批酒下來。這傢伙,也是個倒買倒賣的奸商。看起來對我畢恭畢敬,其實心裏一樣在算計怎麼吃我錢。

從“茶館”出來的時候,那女鬼依然獻媚的貼在我身邊送我離開,弄得我差點就忍不住想要回房去把她給按住。但我終於還是忍住了,我這小身板,還不得被她吸乾?

雖然看着周圍的鬼依然有些害怕,特別是那些毀容的鬼,跟生化人似的。但總得來說比第一次好多了,至少不會像昨天那麼嚇得半死。

想到自己馬上要賺錢了,我心裏也有些激動,似乎把那女鬼的威脅都已經拋到了腦後。

等我出去的時候,忽然感覺周圍的寒意減弱了不少,朝四周一望,鬼氣居然消失得一乾二淨。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的腿有些打顫。

鬼氣突然消失,只有兩種可能,一是師父把鬼氣壓住了,二是那女鬼已經來了,並且吸乾了所有的鬼氣。想到後者,我頭皮有些發麻,彷彿在這黑暗之中就有一雙眼睛在看着我。她伸着長長的舌頭準備着享受一頓美餐。

“媽呀!師父!你在不在!”我突然就大喊了起 來,周圍沒有人迴應我,喊得我嗓子都啞了。

該死的師父,昨天你不是都守着我呢,今天說走還真就走了。不對,是不是師父在附近看着我,只是現在危險還沒出來,所以他在鍛鍊我的膽量?我這樣一想,心裏有了些安慰。

只是我剛一轉身,就看到了一團白色在飄動。看到那一幕,我轉身就開始朝着馬路邊上跑,邊跑邊喊師父。

我發誓,我要是能保持這速度,絕逼可以去參加奧運會了。

終於跑到出了山,看到校門口依然亮着的路燈,我才鬆了一口氣,開始朝屋裏走。什麼在山上打坐,我纔不想聽。再讓我去,我還不如死了算了。

拖着疲憊的身子回了何媛家,剛到樓下,我突然覺得後背有一絲涼意。每次要遇到危險的時候,我總有這種感覺。

何媛?不好!我突然想到了一些東西,也不知道是哪裏來的勇氣,開了門就往裏面衝。剛一開門,一股強大的寒意撲面而來,接着就是一聲陰森的低吟。

那女鬼恢復了!我下意識的就要往外跑,還沒邁出步子,我又想到了何媛。這件事是因我而起,沒有我的話,何媛不會被纏上,難道就這麼讓何媛去送死?這樣下了陰間我有臉見何媛麼?

不能再猶豫了,再猶豫何媛都成鬼了都。我衝進客廳拿起客廳的符紙又咬破手指一蘸硃砂,口中唸唸有詞,就朝臥室裏扔了過去。

要是那女鬼真的恢復了,我留在何媛臥室裏的東西根本就防不住她。

跑進臥室之後,那女鬼已經化爲了虛形,一部分已經鑽進了何媛的身體。不好!這女鬼不是要勾魂,居然是奪舍!我拿出了脖子上的玉佩,唸了心法朝着那鬼一直,居然毫無反應。我靠!這是什麼破玩意兒,難道還是一次性的麼?

女鬼被我的符咒刺激了,轉過了臉來望着我。一張慘白的臉,兩眼空洞無神。看到那熟悉的面孔,童年的回憶又浮出了腦海,我本能的就腿一軟。

那女鬼見我似乎對她沒什麼威脅,又轉過了身去往何媛的身體裏鑽。看她那麼久都沒能進去,說明我給何媛帶在身上的符還是起了些作用。

“嗎的,你有種衝着我來!”我又是一張鎮鬼符咒扔了過去。那女鬼慘叫一聲,連身子都沒轉,直接一百八十度扭轉了腦袋就朝着我伸出了舌頭。只是瞬間,那舌頭就勾了過來。

還好我反應快,兩隻手緊緊抓住了她的舌頭,不過我感覺到我撐不了多久了。我的雙手已經開始慢慢變成了黑色,漸漸有些不能動彈。

她是在吸魂!我嚇得直接哭了。媽媽呀,我可不想死。我感覺自己意識已經越來越模糊了,我知道,要是被吸魂了,我就真正意義上不存在了,投胎都沒辦法。

我硬撐着用還稍微沾有硃砂的手指碰到了女鬼的舌頭,想畫一個禁止。可是剛要碰到,手便失去了力氣,那女鬼也勒緊了我的脖子。

我用力咳嗽,漸漸地呼吸也越來越弱。我似乎都已經看見了自己的身體,而魂魄卻要飛向那女鬼的口中。

“賤貨!看招!”正在這時候,門口忽然想起了一箇中年漢子的大喝,接着一道破空印就朝着這邊蓋了過來。這種憑空化的符咒很消耗真元,卻只能起臨時應急。

女鬼被這鎮鬼符一打,頓時形有些散了,而我也得以喘息。

我罵道:“老不死的,你知道來救我啦?”

“臥槽,滾一邊看着去。”師父飛奔上前來一把把我攔在身後護住了我,接着又是一劍刺向鬼影。

“她還沒完全恢復,我們倆能對付她。”師父喊道。

“可是我……”

“可是個屁啊,再可是老子都得出事了。你丫的遇事能別隻顧着躲開麼?”師父罵道。

被師父這一罵,我就跟打了雞血似的,跑到客廳抽了一大張黃紙,再抓了一把硃砂就跑回屋子裏。

把硃砂往空中一撒,我念了一道鎮鬼咒,又同時扔出了黃紙。只見那黃紙卻是如同一張大網一般,蓋住了女鬼,而那漫天的硃砂此刻也迅速聚攏,成了符咒貼在了黃紙上。

師父也是同時咬破了手指,朝那黃紙上按了一滴自己的鮮血,那女鬼頓時就被包裹在了黃紙之中。

趁着她還沒闖出來,師父拿起隨身的竹筒,把那黃紙抓住往竹筒裏一拍,女鬼就被關在了裏面。

看到那傢伙總算是被抓住了,我總算鬆了一口氣。不過我隨後就趕緊到了牀邊,何媛還好,沒什麼大問題。不過是已經昏過去了。

不知道爲什麼,我忍不住抱着何媛哭了。

師父在一旁只是搖了搖頭,又畫了道符交給我。我把她放進了何媛的胸口。雖然摸到了那柔軟,卻絲毫那方面的心思也沒有。

第18章 何媛很害怕

我想起了剛纔於是問:“爲什麼我的玉佩沒效了?”

師父回道:“那玉佩的力量你現在根本發揮不出來,上次一用,已經消耗掉了玉佩的表面力量。要想完全運用這塊玉佩,就是你上輩子,估計也做不到。”

“關我上輩子什麼事?”我嘟囔了一句。心想你剛纔滿口的髒話,也沒見你畫符咒沒效果啊。

“行了,你好好照顧人家,既然這傢伙也抓住了,我先回去處理一下,隨後再來找你。”

師父說完便離開了。我收拾一下屋子,剛要過去再去看何媛的時候,她已經醒了。

看到何媛醒了過來,我一激動,就把她一把攔在懷裏。我嘴裏說着:“你沒事了就好”。

何媛雖然纔剛醒,但似乎一直有意識,她也緊緊抱住了我。

“小峯,謝謝你,我好害怕!”何媛也緊緊抱住了我。

我們兩個就這麼抱着睡到了天亮。

第二天早上醒來的時候,何媛還好,我可是困得不行,不過這課還得上。

等何媛出去一會以後,我纔出了門,跟在她後面進了學校。

一上早自習,等老師一走,我跟何媛都有些撐不住了,倒頭就睡。我這剛睡下沒多會兒呢,一旁的周婷婷就把我給掐醒了,氣呼呼地說:“李小峯,你晚上就不能早點休息麼?都要期末考試了還睡覺。”

“姐,我錯了還不行嗎?我這次真的是有事,你就讓我睡會吧,不然一會上課還沒精神。”

聽了我的話,周婷婷很是無奈,也不管我了,讀自己的書。

反正當我醒來的時候剛好看見李陽給何媛買了早餐回來。不過我一想自己都已經跟何媛一起睡了,心裏也安慰了許多。我琢磨着是該找時間跟李陽坦白一下了,不然他老是纏着何媛也不是那麼回事啊。

雖然這樣有可能會跟李陽鬧翻,但我覺得是兄弟的話就他應該會理解我。我又沒搶,有的事情真的說不清。

中午回家吃了午飯,剛走到回學校的路上,我就碰見了師父。我感覺他就是隨時都在監視我一樣,我走哪兒去他都一樣能冒出來。

“師父,那女鬼真的被抓住了?”我有些不敢相信的問。因爲說起來還是我抓的,我也不知道爲什麼,突然就覺得自己充滿了力量。

師父調侃着:“看來愛情的力量果然是強大的,你小子平時膽子那麼小,沒想到昨晚還挺勇猛的嘛。”

聽到師父這話,我有些想歪了,不過我當然知道他說的是抓鬼的事情。我總覺得不踏實,我說,那鬼應該沒那麼容易被我抓住,她那麼厲害。

師父也是有些搞不清楚,他說他都準備長期奮戰了,誰知道這麼容易就搞定了。不過師父也提醒我,依然不能掉以輕心,說不定還有事情發生。

我問師父打算咋處理那女鬼,是不是要送她下十八層地獄。師父說:“送,怎麼不送?今晚我就把她送回去,讓她永世不得超生。”

如果事情真的就這麼解決了,我學抓鬼似乎也沒什麼意義了。我心底唯一想做的就是做生意,然後配得上何媛。有時候我覺得我真該死,父母養我十幾年呢,我都沒惦記上。

“師父,是不是女鬼一解決我們就得分開了?”我問。

“差不多吧,那小冊子你也甭練了,明兒就還我。解決完這兒的事兒我就走了。”

聽到師父這樣說,我忽然覺得有些不捨。雖然學了那小冊子上的東西之後目前沒有給我帶來一丁點的好處,但是要是沒了這小冊子,我心裏那唯一的一絲優越感也沒了。而且我已經打算做陰間的生意了,但我學的東西明顯還不夠。

想想以前我是多麼討厭這種東西,現在卻要爲了何媛成爲一個職業的過陰人,我自己都佩服自己哪來的這麼大的膽子。

不知道爲什麼,師父說那話的時候,我看他的眼神裏似乎是有什麼話想對我說而又沒說完。我問師父,他說:“你小孩子家家的想那麼多幹嘛?”

我又問:“師父,晚上我用和你一起去麼?”

師父沒好氣地回道:“一起去什麼去?現在既然女鬼也抓住了,你也不必再接觸這些,還是我一個人去吧。”

我還是覺得師父瞞着我什麼,但不敢再問了。

下午上課,何媛依舊是挨着李陽坐的,而我還是跟着周佳佳坐。雖然我的心裏還是很不舒服,但是想到自己跟何媛的接觸可不是李陽能比的,自然就安慰了許多。

周婷婷見我心不在焉氣呼呼瞪着我,我怕她發飆,打了個冷戰趕緊假裝認真看書。表面上我是在認真看課本,但是我卻依舊把小冊子夾在了裏面。

周婷婷見我看得那麼認真有些不相信,於是一拉我的書,把我給逮了個正着。看到我又在看亂七八糟的書,周婷婷有些火了。

她說:“李小峯,你就不能認真點麼?期末考試就快來了。你這樣回去怎麼跟你父母交代?”

我隨口接了一句:“怕是你不好跟老師交代吧?你不就是想讓我考好點,然後讓老師表揚你麼?”

我的話音剛落,周婷婷的眼淚唰得一下就出來了。我最怕女生哭了,看到周婷婷哭了趕緊一個勁兒的道歉。

“對不起,我就是隨便說說,我真的很謝謝你能幫我。我……”我不知道該這麼說了。

“那你答應我,好好學習,期末考試前不許看你的亂七八糟的書了。”周婷婷擦了擦眼淚,紅着眼睛看着我。

“行行行,我不看了。”說着我就把師父給的小冊子合上準備收起來。但是不看是不可能的,大不了偷偷看唄。

看到我收了書,周婷婷這才破涕爲笑。我心想我媽都沒管我那麼多呢?你倒管了。說實話我爸雖然在鄉上教小學,但是他也知道我爛扶不上牆,也不準備管我。上個週末還跟我商量不讀了去學個技術什麼的。

那年頭職高特別流行,國家也大力提倡。最主要是我爸好幾個同事的娃學技術出來工資都不低。

下午放學,我揹着我的書包,再揣着十塊錢去買了三瓶“柳浪春”。這酒是我們本地的,三塊錢一瓶,買三瓶我還剩下一塊錢。雖然便宜,不過喝着還不錯。我媽也賣這酒,我也偷偷喝過。

晚上,李陽依然送何媛回了家,我一路偷偷跟在後面,恨不得一把拉開他,但是我不敢,我也沒有底氣。我打算在下面好好撈幾筆,等賺了大錢再說。

睡覺的時候,何媛似乎也看出了我有些生氣,溫聲對我說道:“小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李陽要送我,我也沒有辦法。”

何媛一個勁兒的給我道歉,但我還是就那麼愣着,不肯回頭過去看她。

“行了,我知道了,睡覺吧。”我說完就背對着何媛裹着被子不動了。

其實我也想原諒何媛,我也知道她沒做錯什麼,但我就是咽不下這口氣。雖然何媛沒有承認,但是我已經把何媛當自己的女朋友了。自己的女朋友天天跟別人在一塊兒算是怎麼回事?

我腦子裏亂得要死,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正在這時候,何媛忽然抱住了我,她靠在我後背說道:“小峯,別生氣了行麼?”

我聽到了何媛抽泣的聲音,心一下就軟了。何媛的臉貼在我脖子上,讓我的身體有些異樣的感覺。還沒等我反應過來,何媛就吻住了我的臉。

第19章 前往鬼市

我靜靜享受着何媛地親吻,後來實在是憋不住了,轉身裹住抱住了她。

“我,我喜歡你。”我附在何媛的耳邊小聲說道。

何媛只是親親嗯了一聲,就沒有再說話了。

我當是何媛默認了,又吻了上去。沒一會,就把何媛壓在了身下。我壯着膽子摸進了她衣服裏,摸到了那一團柔軟。先是試探性的碰了碰,見何媛沒有反抗,我又壯着膽子摸了進去。

聞着何媛身上的體香,我的心砰砰砰地跳個不停。原來女孩子身上是這種氣味。我的手有些發抖,笨拙的解開了何媛的裏面衣服的帶子,一點點往下拉。

看到何媛依舊沒有反抗,我心裏高興得不得了,心想我一定會對何媛負責的。

學着片子裏面的樣子跟何媛親熱着,雖然她已經有些反應了,但畢竟是第一次。我碰她下面,她還是不讓的。好一會,纔沒有拒絕我。

我把何媛的手也放在我的下面,跟她邊親吻邊互相摸着。看到何媛那迷離的雙眼,我覺得她這時候真美。

手指劃開那兩瓣,已經是又粘又溼潤。我試着慢慢一點點的磨蹭,何媛咬緊了嘴巴,發出一絲鼻吟。

原來是這種感覺,我覺得自己就像是一個王者,馳騁於自己的疆土之上。想起以前被欺負的一幕幕,我感覺都不是事兒。

我一激動,進去得有些多了,何媛趕緊連連說道:“痛痛痛……”

聽到她這麼說,我趕緊拿出來,又連連道歉。

等何媛緩了過來,又才慢慢一點點進去。何媛就像是一個小羊羔,一動也不動,任由我擺佈。

總算是進去了,何媛抓住了我的背,痛苦的叫了一聲。我的後背也疼得要死,估計有好幾道血痕了。

慢慢的來回着,何媛也總算是適應了被侵入的感覺。

想不到的是男人的第一次不一定都是那麼短,我整整堅持了十多分鐘,才把精華弄在何媛的肚子上。我怕懷孕,不敢弄進去了。

完事的時候,我看到牀單上幾滴暗紅色的東西。頓時我就明白了,看來何媛真的是初女,也不是他們眼中那麼隨便的女孩。這時候我更加堅定了去下面做生意的決心,我也只有這一個賺錢的辦法。

想起剛纔的事情,我覺得就跟做夢一樣。就好像是癩蛤蟆吃到了天鵝肉,超級屌絲泡上了白富美。雖然何媛的家境比不上李陽,但是比我們鎮上很多家庭都好。

何媛爲什麼要跟我做那種事情?我想不通。難道就是因爲我生氣了? 愛妻入骨:傅少別撩我 現在我們都有那關係了,應該算是男女朋友了吧?我這樣想。

只是李陽那邊,我還是不知道應該怎麼交代,索性不去管他了。

完事之後,何媛就睡着了。我摸了摸何媛烏黑的長髮,覺得自己幸福死了。

調好了鬧鐘,我也睡去了。

醒來的時候是兩點,我特意跟師父錯開了。師父一般下去的話都是剛好零點,我不想讓他知道我在做鬼生意。

偷偷親了一下熟睡中的何媛,我就收拾東西,背上我的挎包出門了。三瓶酒都用黃紙包裹,再加了禁制。下面的人對上面的東西是很敏感的,如果被發現那就麻煩了。

從何媛家出來,說實話,我還是有些心驚膽戰。畢竟現在是凌晨,街上一個人也沒有。大冬天的,稍不注意就是一陣風過來。如果是普通的冷風倒是還好,如果碰上陰風,那就慘了。因爲陰風過處必有鬼。

我是過陰人,對於陰風還是冷風很敏感的。所以雖有有兩陣風颳了過來,當時是被嚇住了,但等反應過來也就明白只是普通冷風而已。

走完柏油馬路,要跨進學校後山那一刻,我明顯感覺到四周一寒。學校後山說白了就是一座墳山,光是表面上能看到的墳就從山腳堆到了山頂,這暗中還不知道有多少。

爲了避免師父發現我,我打算去山上過陰。

“怎麼樣?沒有被那兩個聖域高手發現吧?成功了麼?”一個非常熟悉的悅耳女音有些焦急的開口,聲音帶着些許媚意,這並非是刻意裝出來的,而是媚意天成,無時不可不在撩撥男人脆弱的心靈,聽聲音非常的熟悉,秦守努力回想到底是誰。

Previous article

說完,張昊天轉身看着窗外的那隻女鬼,“這個事兒我知道了,謝謝你來告訴我們,你可以走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