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看到那女子正指揮著屍骨人面猩朝自己的方向走來,陸天野直接心一橫,眼一瞪。

反正都是一死,死在八階的屍骨人面猩手下,說出去也算好聽了。

一邊想著,手中的靈力已經開始運行了起來。

繁複的指訣開始已經準備好了,就等著屍骨人面猩進入自己的攻擊範圍,他就可以攻擊了。

但是沐靈夕卻像是故意跟他作對一般,指揮著屍骨人面猩前進的步伐忽然一頓。

一雙狡黠的眼睛看著陸天野手中正蓄勢待發的術法,小腦袋一歪一臉深思的模樣。

「選個什麼華麗的攻擊,才能讓你死的更加的青史留名呢?」

沐靈夕的話剛一出口,陸天野簡直都快要吐血了。 此時此刻,葉天心中的感覺彷彿只有絕望,這般飛行狀態彷彿一成不變,然而面前的景象也彷彿一成不變,這種感覺,除了絕望便是沒有其他!

「呵呵,不用緊張,你這飛行靈獸看起來很不錯呢!倒是幫你解決了一個不小的麻煩,原本我還想著,到了這裡,我還得幫你一把,不過現在看來,似乎是不用了。」

就在此時,涅槃尊者也是再度出聲說道。

葉天聞言,也是無奈的咧了咧嘴,原本心中就是一股絕望,聽到涅槃尊者這樣的話,葉天卻依然是高興不起來。

異世邪妃:魔君太勾魂 「還有多高啊?」

重生之謀妃雲華 葉天此時有些無奈的開口問道。

而涅槃尊者聞言,倒也是不賣關子,思索了一下便是說道:「快了,已經過了三分之一了。」

「啊??」

葉天當即便是崩潰的「啊」了一聲,這麼久了,卻只是過了三分之一?

這山脈究竟是個什麼東西?妖孽嗎?

葉天再度抬頭看了看自己的上方,卻依然是和原來一樣的畫面,從這裡看去,這山體已經不像是山體,更像是一個巨大的冰石一般,外表全都是滑溜溜的冰層,在烈陽的照耀下,閃爍著點點金色光芒。

雖然這副畫面看起來很美,但此時的葉天卻是完全沒有心情去欣賞,自己此時依然在不斷的給靈力屏障進行能量的輸送,而每當葉天想起不知道還要多久才能越過山峰的時候,便覺得絕望,更不知道,自己的能量還能維持多久!

涅槃尊者似乎也是感受到了葉天的擔憂,當即便是說道:「等到它攀上這山峰之頂,你便可以讓你那個小傢伙出來了,到了山峰之頂,便不需要太久的時間了。」

聞言,葉天再度無奈的咧了咧嘴,此時的葉天已經感覺到靈力有些匱乏了,原本就身處高空,調動靈力能量沒有在地面之上那麼方便,而且此時已經過去了一個多時辰,不斷給靈力屏障輸送能量,已經讓葉天感覺到靈力匱乏。

而更讓人絕望的是,方才的涅槃尊者說的:「已經過去三分之一了。」

一想到剩下的還有三分之二,葉天便是覺得生無可戀。

還好,打通了陽維脈和沖脈之後,葉天體內的靈力能量蘊含濃度比之前更加濃厚,所以如今在持久度上,也是比之前更加持久。

在葉天絕望的心情當中,剩下三分之二終於是快要完成,此時的葉天雙眼放光的看著自己上方的那高聳的山巔,終於是漏出了一抹笑容。

片刻之後,黑翅妖獸猛然發出一陣長鳴,身體再度恢復了之前的平穩狀態!

此時的葉天也是感覺自己那始終懸在嗓子眼的心臟也是再度回到了心房之中,彷彿在此時徹底安靜了下來。

可是,這般安靜並沒有持續多久,葉天便是再度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自己的正下方!

此時,黑翅妖獸的身體恢復了平穩,而葉天也是發現,自己正下方這個所謂的山峰之頂!

與其說是山峰之頂,倒不如說是一個冰層王國!

那是一望無邊的冰面,冰面之上光滑如刀割,陽光傾灑在冰面上,反射出一束束奇妙的金色光線,這個畫面看起來就好像是一幅畫那般美好,讓葉天的心境瞬間變得平靜如水。

此時的葉天甚至想要縱身一躍,而後在那光滑的冰面上躺下去,好好感受一下那巨大的冰面帶給自己心靈的平靜。

可是,涅槃尊者的聲音卻是打斷了葉天的憧憬:「不要看了,折射而出的陽光看久了會讓你的眼睛出現幻覺,這裡可是高空,陽光對眼睛的傷害程度更是成倍增加!」

聞言,葉天也是有些不舍的收回了自己的目光,而後再度對著前方看去。

不過此時的葉天已經感覺到有些不對勁了,初看這冰面,感覺很是美好,但此時看去,卻是和之前一模一樣,是一望無盡的冰面,面前所有的畫面都一模一樣!

就好像是隻身一人伸出在大海的正中央一般,自己的四周沒有任何的參照物,只有無窮無盡的海水,那是一種無力的感覺,絕望的感覺!

此時的葉天便是這樣的感覺,雖然冰面很美,但是無窮無盡帶給人的絕望和無力也一樣很美!

涅槃尊者再度感受到了葉天此時的心情,當即便是再度說道:「不要絕望,我說過,到了這裡,你就可以讓你那小傢伙輸送能量了,已經沒有多遠了。」

聞言,葉天也是再度回過神來,旋即再度將咪咪召喚而出,而後讓它對黑翅妖獸輸送能量。

黑翅妖獸的身體之上瞬間浮現一層赤紅之色,而後便是繼續往前飛行而去。

此時的葉天卻依然是忍不住的對著自己的下方看去,葉天很是詫異,這裡明明是山峰之頂,然而一眼看去,卻好像是一個巨大的平原一樣,而且那平原極為平滑,也不知道是因為冰層的緣故,還是因為地形的緣故,葉天覺得那就好像是刀割一般!

這般飛行再度持續了半個時辰,葉天看到的卻依然是一望無盡,旋即也是再度對著涅槃尊者問道:「怎麼樣了?還沒有過去嗎?」

「快了,別著急。」

涅槃尊者卻也是有些不耐的回道,在剛才的半個時辰里,葉天已經這樣問過他三遍了。

終於,葉天終於看到了前方雲霧當中若隱若現的山峰之頂的邊緣。

在這無窮無盡的冰面之上,戛然而止,雖然是若隱若現,但葉天依然看得非常清楚,那邊緣也像是被刀割一般,極為突然,就像是瀑布一樣!

黑翅妖獸繼續前行,葉天也是看得越來越清楚,近距離看去,那邊緣的確和一個瀑布沒有任何的區別,唯一的區別就是,瀑布是水,而這裡是冰。

然而,雖然和瀑布差不多,但是給葉天帶來的視覺衝擊卻是完全不一樣的。

瀑布的地形雖然也是出於高處,而且也是戛然而止的水流,然而這裡和瀑布卻依然是大不相同。

暫且不說其他,僅僅是這身後一望無盡的冰面,便可以比作一個大海!而大海盡頭的一個瀑布,可想而知是多麼的磅礴!多麼的震撼!

而且,這個「大海」還是處於高空之中,周圍沒有任何的參照物,植被?不存在的!山體?更是虛無!

沒有任何參照物,懸空的大海盡頭,突兀的出現一個垂流直下的瀑布!那是怎樣的奇觀?

此時的葉天也是忍不住暗嘆,若不是自己這一次的特殊之行,只怕是一輩子也見不到如此奇觀!

此時的葉天不由得深深吸了一口氣,葉天覺得自己堅持了這麼久,雖然經歷了絕望和無力,但是這一刻,葉天卻覺得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僅僅是面前的這個奇觀,便是讓葉天徹底釋懷了之前的絕望和無力。

涅槃尊者此時也是再度笑道:「怎麼樣?沒有白來吧?」

葉天點了點頭,旋即也是再度說道:「是啊,這個地方,真可謂是這天神大陸上的一處奇怪了,若不是親眼所見,真難以相信,居然還有這樣神奇的一個地方。」

葉天由衷的感嘆也是讓涅槃尊者極為滿意的「嗯」了一聲,彷彿此時的涅槃尊者終於能夠從葉天這裡找到一些比葉天強的地方,他也是極為自豪。

然而讓他沒有想到的是,葉天短暫的讚歎之後,便是再度將話題扯到了正經事上:「還有多遠啊?」

涅槃尊者覺得很是掃興,當即便是嘆了一口氣,而後無奈的說道:「你這個不解風情的傢伙,我真不知道那兩個小姑娘是怎麼看上你的!」

聞言,葉天也是有些尷尬的咧了咧嘴,旋即無奈的說道:「你這老傢伙,能不能別什麼都偷聽?」

「且!你以為我願意偷聽啊?還不是你們不知道矜持,什麼話都敢說!我們那個時候,男女之情都是藏在心裡的,哪有你們這麼奔放!」

涅槃尊者也是有些激動了起來,從他的語氣之中,似乎是聽出了一絲嫉妒。

葉天當即也是再度一笑,旋即說道:「好了好了,咱們還是說正事吧,到底還有多遠啊?」

涅槃尊者也是沉默了片刻,而後再度說道:「你看看你的前方,是不是有一片沙漠?」

涅槃尊者話音落地,葉天當即便是將目光轉向前方,然而卻只是看到了厚厚的雲層,沒有發現什麼沙漠。 沐靈夕的話剛一出口,陸天野簡直都快要吐血了。

還華麗的攻擊!

還青史留名!

你還能在玩出更多花樣來嗎?

反正都要死了,怎麼死的重要嗎?

但是這個問題在沐靈夕看來卻是很重要。

砸死就成肉泥了,既痛苦也不美觀!直接扔個骨頭扎死吧,又顯得自己對死者不夠尊重!直接發個怒吼吼死吧,又顯得對方的實力太弱雞了,不能死的英勇雄壯!

思來想去,沐靈夕竟是也開始拿不定注意了。

「你說你想怎麼死吧!也算是在最後成全了你的氣節!」

陸天野聽過之後,想罵娘的心都有了。

自己剛才準備術法的時候,傷口就已經裂開了,現在血流的跟條河一般,她現在竟還有心思問自己想怎麼死。

我是趙一腳 要是再不快點的話,他一會兒可就要流血流死了。壓根都不用那屍骨人面猩動手,到時候她就能達成一項新成就——兵不血刃了。

眼看著沐靈夕正一臉期待的看著自己,陸天野硬生生的從牙縫中擠出幾個字來。

「你若是不動手,我就開始了!」

話音剛落,就看到陸天野直接將手中的紅色火龍釋放了出去。

那條紅色火龍剛一飛到屍骨人面猩的面前,只見屍骨人面猩直接抬起自己那強壯的白骨臂膀,大手順著那火龍了脖子一捏,那火龍瞬間咆哮了一聲。

緊接著,火龍連掙扎都沒掙扎一下,全身的火焰一暗,就那樣被屍骨人面猩的大手給捏滅了。

陸天野看著空氣中那裊裊升起的青煙,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就是實力的差距嗎?

那可是自己最強的攻擊了,沒想到在強大的屍骨人面猩跟前連個火花都沒冒,就化作了一縷青煙。

這還讓他玩個球!

想到這裡,陸天野直接往地上一坐。

破罐子破摔一般的說道。

「這還有什麼好玩的!快點讓那屍骨人面猩過來踩死我得了,反正我陸天野今天算是認栽了。」

沐靈夕看到那陸天野雖說有些機敏,但還是缺乏些韌性,以後要是能為她所用,加以磨練倒也是一個人才。

想到這裡,沐靈夕對著正氣急敗壞的陸天野眨了眨眼,然後出聲問道。

「難道就不能不死嗎?你這非得一心求死,倒是讓我難辦了。雖說你這人一時走眼,找了那樣一個女人,好巧不巧,我跟那個女人還有了點過節,但是咱們近日無怨往日無仇的,說真的,我還真是有點下不去手。」

沐靈夕一邊為難的說道,一邊看著陸天野那一臉懵逼的表情。

等了半會兒,見陸天野似是還沒有反應過來,沐靈夕只得接著說道。

「咱們商量商量,能不能我不殺你,你讓我們離開這裡?」

陸天野在聽完之後,深深的吸了口氣。

他是不是被刺激的腦子有些不靈光了,怎麼聽著像是那女子求著自己別尋死一樣。

有些不明白的陸天野試探性的問道。

「你們殺了我不就可以離開了?」

沐靈夕卻是好笑的說道。

「你這是不死不行的節奏啊!」 良久之後,葉天依然是沒有任何的發現,當即也只好是嘆息道:「沒有看到沙漠啊,只是雲層而已。」

涅槃尊者聞言,卻是沒有說話,反而是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葉天疑惑的皺了皺眉,也不知道此事的涅槃尊者是什麼意思。

而黑翅妖獸依然是繼續飛行,再度過了片刻之後,葉天不經意的將目光對著前方看去,卻是發現,那雲層下方,隱隱約約有著一片沙漠!

當即,葉天便是仔細的看去,赫然發現,從這高空看下去,那沙漠像是無窮無盡一般,綿延數千里,極為壯觀!

隨著黑翅妖獸繼續地面越來越低,葉天也是看得越來越清楚,那無邊無際的沙漠,無不透露著陣陣炎熱。

此刻的葉天也終於是讓咪咪將能量收回,而黑翅妖獸身體之上的赤紅之色也是瞬間消失不見。

此時的葉天已經非常清楚的感受到,這裡的溫度比起上邊那薩戈山脈之上,已經是大不相同,甚至隱隱的已經有一股炎熱之感。

「這是正常的,沙漠的溫度和山峰的溫度相差極大,所以你可要提前做好準備哦。」

就在此時,涅槃尊者也是再度開口對著葉天說道。

聞言,葉天也是點了點頭,之前這溫差的確是讓葉天有些反應不過來,而此時聽涅槃尊者這麼一說,心中也終於是明白了過來。

終於,黑翅妖獸的身形降落在了沙漠之上,即便黑翅妖獸的體型碩大,體內的能量蘊含也極為豐富,但是經過這麼長時間的飛行,也是讓得它有些吃不消,此時的它也是大口大口喘著粗氣,那張開的長嘴看起來也是格外搞笑。

葉天看著黑翅妖獸疲憊的樣子,旋即再度感受著周圍的炎熱,當即便是從自己的納寶之中取出帶來的水源。

將黑翅妖獸餵飽之後,葉天自己也是喝了點水,而後便是再度對涅槃尊者問道:「尊者,這裡,有你說的那些藥材嗎?」

葉天之所以會這樣問,是因為此時的葉天一眼看去,是無邊無際的大沙漠,而沙漠之中卻是空無一物,除了黃沙,便是再也沒有其他的東西,所以葉天的心中也難免有些疑惑,在這樣的地方,可能會存在涅槃尊者之前所說的那些藥材嗎?

而涅槃尊者此時卻依然是堅定的說道:「當然有! 一切聽夫人的 不過那一處潮濕陰暗之地,則需要你自己去找了。」

「啊?我自己找?這麼大的一片沙漠,我往哪找啊?」

葉天當即便是無奈的皺緊眉頭,如此說道。

而涅槃尊者聞言,也是再度嘆了一口氣,而後說道:「看來我還是高估你的智商了,你仔細想一下,這沙漠里,什麼地方有可能會陰暗潮濕?」

「什麼地方?這……我怎麼知道?」

葉天依然是不明所以然的說道。

「你剛剛從什麼地方下來的?是不是全是冰層的薩戈山脈?」

涅槃尊者此時也是極為無奈的嘆息道,從涅槃尊者的語氣當中,不難聽出他此時的無奈。

而葉天聞言,似乎是明白了些什麼,當即便是恍然大悟的說道:「我知道了!尊者所說的地方,應該就是那薩戈山脈附近吧?」

「你可真夠笨的!這下邊的溫度和上方差那麼多,上邊的冰層自然會融化,而後化為水流落而下,你怎麼現在才想到呢?」

「你身為靈王,那靈界之主,居然會認一個試練者為主,你當真是丟盡了我們靈類的臉!」

Previous article

李大小姐躲避著李潔的親吻不能專心了,這讓情況更糟,李潔似乎趁著自己的分心更深入到了自己的腿中一些,撞擊帶來的刺激和疼痛更讓李大小姐亂了方寸,一雙結實的大腿也顫抖的越來越厲害的越來越無力堅持閉合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