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看到西域帝尊被殺,周圍的那些帝宮之中的仙使官以及仙使們,無比的恐懼,渾身不停的在顫抖著。

「你們想死想活!」

顧銘看著不到一千人的仙使們,大聲問道。

聽到顧銘的聲音,頓時所有人都明白了。

眨眼間,所有人都跪下了來。

「見過帝尊!」

他們選擇了活。

就算他們想跑,能跑的掉嗎?

顧銘的實力擺在那裡,而且手中還著一件半神器在手,他們有反抗的機會嗎?

「放開你們的神識!」

顧銘冰冷的目光從眾人身上一一掃過。

剩下的這些人,非常的聽話,立即將神識放開。

顧銘直接將使用了攝魂訣。

對於這些人,顧銘根本不相信,只有這樣,他才會放心。

「將這裡收拾一下,今天的事情不得傳出去。」

顧銘冷笑,手一揮將兩萬華夏軍從生命仙戒之中放了出來。

「見過主人!」

兩萬華夏軍齊聲高呼,雖然他們不知道這裡是哪,但是他們並沒有感覺到一絲的好奇。

龍菁靈和錦欣錦妍三人也被顧銘放了過來。

一年多,近兩年的時間裡,所有人的境界都得到了提升。

華夏軍之中,實力最低的都已經達到了二品神境。

龍菁靈和錦欣錦妍三人更為恐怖,竟然全部達到了八品神境。

「殘血,派兵跟著他們接收整個帝宮!」

顧銘的目光落在殘血身上。

此時的殘血,已經是一個六品神境強者,真正的實力能夠與八品神境對戰。

這一切完全歸功於顧銘傳給他們的功法。

「是,主人!」殘血大聲說道。

錯惹豪門冷少 西域帝宮存活下來的人,此時徹底的不鎮定了。

突然出現的兩萬神境強者,著實嚇了他們一跳。

他們看的出來,這兩萬人徹頭徹尾的可是軍人。

兩萬人的仙軍,可不是他們之前那些仙使們可以相比的。

就算他們單人實力再強,可以面對這訓練有素的軍隊,他們的結果只有一個,那就是死。

他們十分慶幸自己還活著,每個人都不由的鬆了一口氣。

三天後,顧銘已經徹底對西域帝宮全部掌控。

可是留給他的時間已經不多了,他必須離開這裡,前往中帝宮。

「菁靈,帝宮的陣法,我已經做了改變,這是控制方法!」

顧銘說著,手指一點,將控制方法傳給了龍菁靈。

「你還要出去是嗎?」龍菁靈輕聲問道。

顧銘點點頭,「我要去中帝宮,這是我的使命。」

說著,顧名扭頭看了一眼錦欣和錦妍兩人,「你們全部留在這裡修鍊,等我回來之時,就是我們一起升入神界之時!」

「我希望你們所有人都能夠跟我一起過去。」

顧銘說完,身形一閃消失在帝宮之內。

一片植被茂盛的大山之中,突然之間一道身影從虛空之中一躍而出,那身軀之上,有著一股恐怖的仙力涌動而出。

強大的恐怖威壓瞬間擴散開來,令這處大山之中的仙獸都不由的伏**子趴在了地上,低下了它們平常高傲的頭顱。

片刻之後,那股仙力威壓收斂起來,就好像從來都沒有出現過一般。

而那些仙獸們,疑惑的目光全部向著一個地方望了過去,顯然不理解為什麼那股恐怖的氣息突然消失了。

然而那些仙獸們知道,此時這片區域危險無比,有著恐怖的存在,它們必須離開這裡。

仙獸們全體快速移動,留下了一片狼藉,而在大山深處,一個身影面掛微笑的在山中漫步著。

「靠,老子有那麼可怕嗎?竟然全都跑了!」

那道身影直接說道,漸漸的顯露出自己的身形,此人正是顧銘。

顧銘很是鬱悶,本來是去中帝宮的,沒想到卻被傳送到了這裡。

這裡是什麼地方,他根本不知道。

剛才再次使用虛空傳送陣時,發現竟然用不了。

所以剛才他無比的憤怒,散發出了恐怖的威壓,卻沒想到令那些仙獸們如此的驚恐。

看著周圍的環境,就好像是一處原始大森林一樣,顧銘連方向都分辨不出了。

「必須離開這個地方,快點趕去中帝宮!」

顧銘收中暗道,身軀瞬間仙力涌動,整個人便化為一道光芒向著遠處離去。

一路之上,到處都是綠色的植被,越走所看到的仙獸等級越低,顧銘知道,距離走出這片森林不遠了。

兩天後,顧銘終於走出了那片森林。

忽然,顧銘發現千里之外,有著一座仙城,仙光凌厲,十分的宏偉。

顧銘見此,速度的飛了過去。

「這座仙城有些奇怪呀!」

不久后,顧銘來到了仙城附近,那目光之中,透出一股疑惑的神色出來。

這片區域全是大山森林,根本沒有什麼天材地寶,就算是存在一些仙獸,也不是什麼高級的仙獸。

可是在這裡建一座仙城,著實令人費解。

不過見到仙城,顧銘還是非常開心的,這樣的話,他就知道自己身處什麼地方了。

心中想著,顧銘臉上的五官,此時開始慢慢的變化著,再次變成了星雨的樣子。 變換了身形后,顧銘向著前走去。

這一路之上,顧銘看到不少的仙人,都向著這座仙城趕去,顯得十分的熱鬧。

顧銘不由的再次疑惑起來。

顧銘上前搭話,可是沒有一個人理他,而且還用著疑惑的目光看著他,好像看怪物一樣。

這讓顧銘更加疑惑。

來到這座仙城前,看到城門之上,三個大字傲然而立。

「森南城!」

顧銘輕聲念道,雙眸之中,閃過一股驚訝神然。

這三個字雖然簡單,看上去而且十分的醜陋,但是這三個字之中卻蘊含著一股劍意,十分的恐怖。

顧銘感覺,寫下這三個字的傢伙,自身的戰力絕對無比恐怖,一般的人根本不可能夠比得上。

「是不是感覺到字里的劍意了?告訴你吧,這可是森南城城主營子良將軍所寫,他的實力,可是十分厲害的,已經無限接近神人了!」

就在這時,一個九品神境的仙人湊了過來,目光之中滿是崇拜之色。

顧銘聽到這話,心中不由一驚,同時眼中滿是疑惑之色。

這裡是什麼地方,為什麼會有人知道神人這個境界。

要知道,神人那可是神界的叫法,顧銘之所以知道,還是龍千兒告訴他的。

神界境界化分為神人、靈神、天神、神王、神皇、天尊、主宰,每一個境界和仙界一樣,都分九個小境界。

可是這裡的人為什麼會知道呢?

如果不是周圍的人中,存在仙帝境的仙人,顧銘還以為自己來到神界了呢。

「在下星雨,請問這位兄弟,這個神人是什麼境界呀?」顧銘微微一笑,沖著說話的這位仁兄輕聲問道。

那人聽后,拱手笑道:「星雨兄弟你好,我叫南揚,是到這裡來投軍的。這神人呀,其實是神界的境界劃分,也是最低等的境界,換句話說,是最普通的神!」

「南揚兄你好,咱們這裡是什麼地方?」顧銘急忙問道。

南揚一聽,不由的疑惑的看著顧銘,「你不是本地人?」

顧銘搖了搖頭,「不是,我是從西域過來的!」

「西域?」南揚頓時大吃一驚,「那你是怎麼來到這裡的?這裡是域外,並不在五域之中!」

「什麼?」

顧銘不由一怔,心中暗道,自己怎麼傳到這裡來了。

域外,言外之意就是五域之外的地方。

這裡離仙界大陸很遠很遠。

對於這裡,顧銘多少知道一些,但是並不全面,了解的不多。

「怎麼傳到這裡來了?」顧銘輕聲嘀咕了一句。

雖然他的聲音很少,但是南揚卻聽見了,驚訝的說道:「你不會是被虛空傳送陣傳來的吧?」

顧銘苦笑,點了點頭。

「那完了,如果你想回去的話,只能飛跨仙海了,否則的話,你永遠也別想回去了。」南揚搖了搖頭,眼神之中閃過一絲無奈之色。

顧銘也很無奈,可是現在他卻沒有辦法。

既來之則安之吧,總會有人知道離開這裡的辦法。

「對了,南揚兄,你剛才說的投軍是什麼意思?」顧銘疑惑的問道。

在仙界之中,除了顧銘組建的軍隊外,他根本就沒有看到哪裡有軍隊。

雖然每個仙城都有守衛,可是他們根軍隊是完全不同,說他們是守衛,還不如說他們就是各勢力的家丁。

「沒錯,這森南城的城主營子良將軍,正在擴軍,聽說只要加入的人,還有神法賜下。這周圍的天才弟子,全部都趕了過來。」

南揚小聲的對顧銘說道。

營子良?

聽到這個名字后,顧銘不由一怔,不會那位吧?

隨即搖了搖頭,那可是大詩人,怎麼可能寫出這麼醜陋的字來呢。

顧銘自認他的字都跟狗啃的一樣了,而眼前這三個大字,比狗啃的還要重要。

那叫一個辣眼睛。

「兄弟,要不你也投軍算了!」

說著南揚小聲的說道:「聽說,我們域外要進攻五域,你正好可以利用這個機會回去。」

「進攻五域?」

顧銘聽到這個消息,著實嚇了一跳。

「對,是不是感覺非常瘋狂?」南揚問道,隨即嘆了一口氣,「說心裡話,我聽到這個消息時,第一反應和你一樣!」

「你知道我們都是什麼人嗎? 宮先生,許你時光傾城 域外之人,曾經全是五域的人,而且我們全部是中域的人。」

「就是因為我們這些人忠於曾經的中帝,最後被現在的中帝給發落到了這裡。」

聽了南揚的話,顧銘不由大吃一驚,「中帝的實力這麼強嗎?那你們是怎麼過來的?」

「還能怎麼過來,是被戰艦送過來的。不說了,已經幾萬年過去了,那時候我才出生沒有久。」南揚嘆氣的說道:「還算中帝有點良心,沒有將我們全部都殺了,否則的話,你可就看不見我了!」

顧銘沒想到這裡面竟然還有這麼多事情。

「戰艦?」

忽然,顧銘聽到這兩個字時,不由一怔,他的仙戒之中可是有著兩艘戰艦呢,就是不知道從這裡飛回五域需要多長時間。

算了,還是先留在這裡看看情況吧!

「走吧,一起投軍。這是你回五域的唯一希望!」

南揚拍了一下顧銘的肩膀,微微一笑。

顧銘點了點頭,跟著南揚向城裡走去。

顧銘進城之後,便直接離開了城門處,對於那裡張貼的徵兵告示,視而不見。

當兵,顧銘可沒想過給別人當小兵去。

他手下可是有上千萬的軍隊,此時他還是想要打聽有關這裡的消息,包括回五域的方法。

仙戒之中的戰艦,顧銘暫時還不想用。

別的不說,僅僅那道仙海就是非常難跨越的。

就算是他有戰艦也不行,根本招架不住那海中的仙獸。

聽說仙海之中可是存在更加強大的仙獸,實力堪比神人。

如果冒然離開的話,顧銘只有送死的份。

帶著顧銘一起進城的南揚,顯得十分的興奮。

但是當他進入這仙城之中,卻看不到了顧銘的身影,目光之中不由的閃過一道疑惑神色。

「咦!星雨兄弟去哪了?」

此時的南揚十分的震驚,找了半天並沒有發現顧銘,隨即邁步向著不遠處的徵兵處走了過去。 而早就離開的顧銘,此時卻在森南城之中閑逛了起來。

這座仙城明顯是一座軍鎮,但是這裡面的仙人,依舊很多,看起來與那些普通的仙城,幾乎沒有什麼兩樣。

若真的說區別,那就是街道上的巡邏隊,十分的正規,身上散發著軍人的氣質。

顧銘對於這些並不在意,找了一座仙居,直接住了進去。

進入仙居之後,顧銘打算先閉關再說。

畢竟還有一顆混沌珠還沒有融合呢!

撒旦危情ⅱ情人不退貨 這裡的仙居,和五域的沒有區別,都是有著修鍊室存在的,而且顧銘感覺這裡的仙力,竟然比五域還要濃郁一些。

這人的腿是比人的胳膊要長的。惡少的拳頭沒有碰到韓宇,反而被韓宇一腳給踹飛了。倒飛出人羣的惡少被自己的手下給托住了,可沒想到韓宇的力氣用得太大,惡少的手下也受得住那股力道,連同惡少在內,三個人一起摔倒在地。

Previous article

喬絲琳恨得牙根痒痒,這約瑟夫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了,居然把她父親的名字都給搬了出來,簡直是太過分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