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看到喬拉丹手中的那枚五龍丹,天殘真人明白了過來。

忒陰險了!

這是陰死人不償命的節奏啊!

一枚五龍丹,至少值兩個億。

再加上一件曝光的異寶,至少也是兩個億。

如此一來,若是直接把五龍丹押上去,那可就表明了喬拉丹至少能把價格抬到五億,萬一銀劍尊者見勢不妙,主動認輸,虧的可就是直接把價格抬到三億兩千萬的喬拉丹了。 嘉佑這樣說過,逸堂也這樣說過,聰明人都想到一塊去了。

丟的不是童古的人,而是整個君和的人。

試問天後灣有幾人不認識童古,又有幾人不知道君和。張北羽可以想象出那個畫面,把童古衣服給脫光了,再往脖子上掛個牌子,五花大綁之後扔到天後灣,絕對會成為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張北羽煞有其事的點點頭,伸出大拇指,「牛B!你還能再損點么!」

沒想到鹿溪回了一句:「當然能,慢慢看吧!」現在大夥也都差不多習慣了,她總是能給大家帶來「驚喜」。

而江南跟張北羽關注的點就不太一樣,他的注意力沒有放在童古身上,而是放在了君主身上。

輕輕蹙眉,問道:「咱們已經鬧成這樣了。先是小北殺了崩牙狗,現在又綁了童古,君和好歹也是大幫會,君主怎麼一點動靜都沒有。」

鹿溪抬手扶了扶眼鏡,信步走到窗邊,望向窗外。開口低聲說:「這就證明我分析的沒錯。君主根本就不在乎崩牙狗和童古,自然就不會有動靜,或許…我們還算幫他一個忙呢。而剩下的三個人,我們就絕對不能動了。」

眾所周知,逸堂是君和的二號人物,掌管君和上上下下大事小情,絕對是君主的左膀右臂。霸王鍾,虔心修武,忠心耿耿,頗得君主器重。而秦素衣,早有傳聞她是君主的姘頭,一個女人能夠在君和中規模的幫派中佔據一席之地,而且還是高層,想必靠的不僅僅是能力。

鹿溪道出自己的分析結果后,幾人也都差不多明白了。

崩牙狗和童古的行事風格,大家都見過。兩人倒是有不少相像之處,同樣的囂張跋扈,張狂無忌,首先在性格和為人方面,跟君主就已經不是特別搭了。不說別的,就光從這兩人的形象來看,跟君主就不在一個調性上面。

如此想來,還真是這麼回事。

鹿溪又道:「再加上有齊天和會山幫在背後支撐,君主也不敢對我們做太大的動作。不過,君主不動我們,未嘗是好事。」

立冬眨眨大眼睛,問了一句:「為啥?」

「你們也都說了,君和這麼大的幫派,怎麼會忍得下這口氣。我想,君主一定是在等機會。第一,他一定會補上君和五虎的空缺,而補上來的人,絕對不是好對付。第二,君主那個層次的人現在還不是我們能接觸到的,我們甚至不知道他每天都做些什麼。但是我猜,他一定在積極的疏通上面的關係。如果有一天齊家倒了,咱們就玩完了。」

說完,鹿溪轉過頭看了看三人。

「天下大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沒有人能夠立於不敗之地,齊家也不例外。所以,我們一定要在齊家垮掉之前,強大起來,至少能夠威脅到君和。只有這樣才能讓君主在動手的時候有所顧慮。」

……

強大,是個形容詞,但也可以當做動詞。作為動詞的強大,說起來簡單,做起來卻很難。

相信每個人,無論在哪一方面,都希望自己無比強大。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這是要通過長年的積累才能達成的。

當然,對於四方來說,今後的路還很長。「東南西北」這四人也很年輕,他們有足夠的資本去揮霍。可擺在眼前的事實讓他們一刻都不能鬆懈。

如何強大?張北羽心中已有答案,他需要兩樣:錢和人。

毫無疑問,錢是一種武器,是一種可以直接傷害敵人的手段,有了錢,可以疏通關係,可以張揚聲勢。而他需要的人,是人才,是能夠達到如龍這個級別的,能夠獨當一面的大將。

……

鹿溪的話題似乎有些沉重,大家聽過也就過了,這些事情記在心裡,默默努力就可以了。

江南突然笑了笑,走過來摟住張北羽的肩膀,「明天是你生日,正好也能把童古扔出去,慶祝一下吧!」

張北羽輕笑一聲,搖了搖頭。本來這個生日他是不準備過的,主要是沒心情。但是從萬里到江南,大家好像都還挺期待的,想一想,最近這段時間也的確過辛苦,權當放鬆一下。

「行啊,你去安排一下吧。就在四方樓吃吧,咱自己是開飯店的,老出去吃幹啥。人,通知的越少越好。」

江南道:「沒問題,該叫的人一個都不少。」

張北羽總感覺他說這句話的時候,有意無意的挑了挑眉角,這自然而然的讓他想起了那個人。

「那什麼…你…還是別叫王子了。」他支支吾吾的說了一句。

「你想啥呢!」江南嚷了一聲,「我什麼時候說過要叫王子了。」

總裁女人一等一 說完,他又神神秘秘的湊過來,「怎麼著,想她了?想的話我就叫她!」

張北羽白了他一眼,又轉眼看了看正在幸災樂禍的立冬,「江南同學!你現在老跟他在一起,格調都被他拉低了!」說完,轉身走出房間。

「嘿嘿嘿…嘿嘿嘿…」仍在壞笑的立冬看見張北羽走出來,突然愣了一下,「咦?不對,他剛才是不是說我呢?」

……

一天轉眼過去。

第二天一早,幾個人早早就來到了四方樓,走進關押童古的房間。

買來的娘子會種田 這傢伙嘴唇都有點發紫,看上去還挺滲人的。

「來來來,古哥,今兒就放你回去!」立冬嚷嚷著走進來,大大咧咧的向童古走去。

童古立刻警惕的看了他一眼,他知道絕對沒有立冬說的那麼簡單,因為他看見立冬手裡拿著一塊白板,上面還拴著繩子。

沒等他反應過來,立冬已經把白板掛在了他脖子上…

「草泥馬!給老子拿下去!」童古破口大罵,使勁掙扎,可繩子綁的實在太多了,無論他怎麼用力,就只是原地挪動而已。

「寫點啥呢?」立冬掏出一隻水筆,做出思考狀。「小北,要不還是你來寫吧,你字寫的好看。」說著,轉身把筆遞給了張北羽。

張北羽嘿嘿一笑,「那我就不客氣了。」說罷,走到童古面前,「過來,把他給我摁住了!「

南八虎聞言立刻跑過來。八個大小夥子,硬生生把童古給摁倒。

張北羽彎下腰,提筆在白板上寫道:我是君和五虎之一,烈山虎童古。多年來,在天後灣及老明街等地為非作歹,欺行霸市,罪孽深重!今日,特在此謝罪!

「把他嘴給我堵上,帶走!」張北羽一聲令下,南八虎拖起童古往外走。

這傢伙的噸位在那擺著,他們幾個人像是脫了頭野豬。童古還不斷掙扎,雖然嘴巴被堵上,但還是嗷嗷直叫。

不過這些都是徒勞的,他還是被扛上了車。

「我就不去了。把他仍在那之後,就趕緊回來吧。」上車前,鹿溪囑咐了一句。

「行。」張北羽點點頭,又轉身朝車裡看了一眼,童古還想著反抗,但被南八虎死死壓住。心想:童古啊童古,你好歹也是一方霸主,今天就讓你顏面丟光! ?想明白了這點,天殘真人也便有了計較。

「按照規則,血戰到底過程中雙方不得跟別人借貸。」

「不過,若是小友答應將這顆五龍丹交予我七寶玲瓏閣拍賣,老夫擔保,至少兩億,這兩億,可以先付給你,這樣的話,就不算是借貸了,不知小友以為如何?」

都是無利不起早的主。

不同於別的天級丹藥,那麼多化神境尊者莫名其妙中毒,早就把這五龍丹炒的名揚修真界了,一旦放在拍賣會上,至少能賣三個億。

三個億是什麼概念,七寶玲瓏閣可以從中賺取六千萬靈石抽成!

而天殘真人所要付出的,只不過是把這拍賣所得提前支付給喬拉丹而已,而且,還是極為保守的兩億而已。

沒有拒絕!

喬拉丹直接將五龍丹遞給了天殘真人。

本就打算賣掉一顆五龍丹來換錢的。

上次幫妙眼真人煉製五龍丹,足足私吞了八顆,剛才買藥材用掉一顆,使用昊天鏡時吃掉一顆,還剩下六顆呢,賣掉一顆,無所謂。

付出一顆五龍丹,兩億靈石落進了喬拉丹的手中。

加價!

沒有加太狠。

喬拉丹報了一個一億五千一百萬的價格。

這價格一出,銀劍尊者卻就樂了。

就只加一百萬?

加的也太少了。

這是沒錢了啊!

「給這小子來個狠的,最好逼著他直接把異寶給押上!」

於是,靈石已經押完的銀劍尊者,一翻手,掏出一把飛劍放在托盤上,侍女捧著送到了拍賣台上。

「化神境中品飛劍,作價兩千萬!銀劍尊者出價一億七千一百萬!」

不愧是化神境尊者。

隨便掏出一把飛劍,就價值兩千萬,驚的大廳內的低階修士呼叫連連。

驚呼聲還沒落下呢。

「一億七千二百萬!」

喬拉丹是打定了主意,要把銀劍尊者耗死,來個殺雞儆猴,免得總是有人蹦躂出來跟自己搶寶貝。

所以,也不加高了,免得把對方嚇跑,就提價一百萬。

這一提價,銀劍尊者頓覺不好,知道自己被坑了。

根本就不是沒錢了。

一百萬一百萬的加,這是想拖住自己啊!

話說。

銀劍尊者心裡犯了嘀咕。

前面青龍牙,已經花了八千萬了,此刻,又報出一億七千萬,這可是兩億五千萬啊!

這結丹境渣渣,也忒有錢了!

而且,自始至終,對方都沒有掏物品,全都是實打實的靈石。

一億七千萬的靈石,再加上一件甚至有可能被估價到三億的異寶,這可是將近五億了,這萬一再有件值錢的寶貝……

跟?

還是不跟?

跟的話,萬一輸了,可就是血本無歸。

不跟的話,已經押上的一億五千萬靈石和化神境中品飛劍可就打水漂了。

猶豫不決。

卻就在銀劍尊者猶豫不決的時候。

喬拉丹的嘲諷響起:「我說,老傢伙,你也太慫了吧,小爺我還沒掏裝備呢,怎麼,你不會是打算認輸了吧?」

這嘲諷,讓銀劍尊者一股熱血湧上大腦,急了,怒了。

豁出去了。

七八億的身家,就不信砸不死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結丹境渣渣!

啪!

又一件價值兩千萬靈石的化神境法寶拍在了托盤上,由侍女送到了拍賣台上。

「一億九千二百萬!銀劍尊者出價……」

拍賣師也是夠賣力,嚎的跟夜月下的惡狼一般。

可是。

還沒等拍賣師嚎完呢。

「一億九千三百萬!」

喬拉丹又報價了。

無驚無喜的語調,依舊是一百萬的加價,直接將拍賣師的後半句話給拍了回去。

「咳咳咳,那個,銀劍尊者,您看……」

還看個屁啊!

加價!

銀劍尊者一揮手,又一件價值兩千萬的法寶加了上去。

可是。

又是沒等拍賣師吼完,喬拉丹又是老樣子,將價格給抬到了兩億一千四百萬。

再掏法寶。

再加。

繼續掏。

繼續加。

……

加著加著,價格,便被炒到了三億一千八百萬。

喬拉丹,沒靈石了。

那漢子一驚,卻也沒有辦法,只得瘸著腿走出來。

Previous article

哈哈一笑,楊風逗了一下何應求跳下了樓。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