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看來,任何社會制度都免不了人情世故,身居高位的人一句話就可以改變普通人一生的命運。

「基因檢測出了問題?盧主任,能夠詳細點告訴我嗎?」

「其實也可以明確告訴你,就是按照我們的基因檢測結果,你的基因圖譜我們從來沒有見過,在我們的樣本圖庫中找不到類似的。」

「那是好,還是壞?」

楊嘯突然有些緊張,他現在最擔心的就是自己的基因進化瓶頸問題,如果現在就遇到了無法打開的瓶頸,勢必影響未來的進化空間。

在廣場上的時候,他也聽到了大家的議論,說楊嘯的情況可能就屬於已經進化到了天花板了,不能再提升了,所以才沒有被錄取。

盧主任撓了一下頭髮,

「你的情況我們以前也遇到過,一般來說,我們的基因檢測圖庫包含了巫星上所有生物的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基因圖譜,

像你這種變異的情況,如果不是很糟糕,就是很好,處於兩個極端,

我主持招生工作二十多年了,見過十幾個和你一樣的情況,有些人還被我們錄取進入了學院,不過,他們後來的表現都很平常,甚至說很差。」

楊嘯內心咯噔一下,看著盧主任,臉色有些白。

如果自己就是這種情況,那自己的基因進化之路就算是走到頭了。

「那,我的情況?」

楊嘯還是忍不住問道。

盧主任微微一笑,說道:

「也許你和別人不一樣,否則,基因商店的古海大人怎麼會給你寫推薦信呢?」

楊嘯苦笑一聲,盧主任這算是安慰他?

「好了,你暫時不用擔心這個問題,既然有古海大人寫給院長的推薦信,你被錄取了,這是你進入飛豹學院的身份牌,明天上午9點,你們來這裡集合,我會帶你們進入飛豹學院。」

盧主任拿出一塊白色玉牌遞給楊嘯。

楊嘯接過玉牌,說了聲謝謝,問道:

「盧主任,這是我侄女冰兒,她父母雙亡,是個孤兒,我只能帶她在身邊,請問可以帶她進入飛豹學院裡面跟我一起生活嗎?」

盧主任聽了說道:

「可以,學院的修鍊者可以帶2名傭人,等你進入學院之後給她申請一個陪伴修鍊的臨時身份牌就可以了,學院很多地方都是需要使用身份牌的。」

「好,那就多謝盧主任了。」

楊嘯起身,帶著冰兒出了房間。

進入飛豹學院的事情終於解決了,楊嘯也算是鬆了一口氣,不過,盧主任所說的自己基因檢測圖譜罕見的情況,還是讓楊嘯內心有一絲隱憂。

萬一自己的基因真的屬於那種普通的基因,進化之路肯定會嚴重受挫。

「管他呢,先進入學院之後再考慮這個事情。」

冰兒見到楊嘯解決了入學的問題,也為楊嘯開心,一路上哼著小曲,蹦蹦跳跳的。

中午吃飯的時候,高樓在客棧找到楊嘯,三人一起去了對面的酒樓。

惡魔總裁別追我 高樓怕引起楊嘯的傷心,沒有再說進入飛豹學院的事情,反而是天南海北瞎扯一通,說些好笑的事情讓楊嘯開心。

楊嘯也沒有主動說自己已經被錄取了,就陪著他吃菜喝酒聊天。

高樓果然守信,把酒店的三樣招牌菜全給點了,干鍋雪豹肉,清燉飛鯊魚,還有紅燒飛雁。

高樓家境雖然也算富有,但是一頓飯吃掉三萬晶幣也是有些肉痛的。

大部分人都已經離開了飛豹鎮,所以中午在酒樓吃飯的人也不多。

陳蒼山二十多人便在大廳中央擺了兩桌,一群人在一起高談闊論,憧憬著進入飛豹學院的美好未來。

楊嘯和高樓兩人的酒桌距離他們並不遠。

幾杯酒下肚,陳蒼山一伙人的優越感便開始爆棚了,言語興奮之中,掩飾不住的都是驕傲,畢竟能夠打敗九成對手,進入飛豹學院,這的確是一個值得驕傲的事情。

大廳內還有幾座落榜的散客,在陳蒼山等人爆棚的優越感面前,也都暗自神傷,食不知味,隨便吃了一點早早離開。

最後就只剩下楊嘯這一桌和陳蒼山那邊2桌了。

陳蒼山端著酒杯走到了楊嘯面前。

「來,楊兄弟,我敬你一杯,你昨天的戰力測試還真是嚇我一跳,讓我覺得你很厲害的樣子。」

楊嘯也不生氣,淡淡一笑,說道:

「不要意思,讓你見笑了。」

高樓則冷冷地說道:

「陳蒼山,不就是被飛豹學院錄取了嗎?別再這兒秀你的優越感了,別打攪我們吃飯,你滾吧。」

陳蒼山呵呵一笑,

「高樓,我知道你對我有成見,可是,你要認清楚形勢啊,世界潮流浩浩蕩蕩,順之者昌逆之者亡,哈哈….」

陳蒼山哈哈大笑,也不理會楊嘯和高樓的神情,帶著幾分酒勁,返回了自己的酒席,一手摟著耶律彩雲的小腰。

「彩雲,乾杯。」

耶律彩雲內心咯噔一下,女孩的腰可是敏感部位。

勉強一笑,輕輕用手撥開了陳蒼山的摟著腰的手,笑道:

「我敬陳公子一杯。」

陳蒼山昂首一口喝了杯中酒,又再次將手摟在了耶律彩雲的小腰上,這一次更用力,更誇張。

耶律彩雲看了陳蒼山一眼,輕咬嘴唇。

這個舉動把一旁吃飯的高樓給氣炸了,熱血直衝腦門,騰地一下站起來,大吼道:

「陳蒼山,拿開你的臟手,否則,老子劈了你。」

高樓唰地一聲抽出了三米長刀。

大廳內吃飯的人都是猛地一驚,全場一片死寂。

不過,今天的人都喝了不少酒,一個個都是年輕氣盛,處於衝動的階段。

高樓這一聲斷喝,讓陳蒼山等人瞬間就爆炸了。

陳蒼山仗著酒勁,站起身來,輕蔑地看了一眼高樓,突然用力地一把將耶律彩雲摟到了懷裡。

耶律彩雲一驚,

「陳公子?」

陳蒼山哈哈一笑,

「彩雲,你現在就告訴那個癩蛤蟆,你根本就不喜歡他,你喜歡的是我,省得那頭肥豬老跟我較勁,

我就納悶了,你怎麼這麼好的心理素質,總是跟我較勁,我們是一個檔次的人嗎?你有資格跟我比嗎?」

耶律彩雲片刻慌亂之後,努力掙脫了陳蒼山的懷抱,淡淡地說道:

「陳公子,你今天喝多了,請你尊重我!」

陳蒼山一愣,望著耶律彩雲。

耶律彩雲回頭對耶律青說道:

「青兒,我們先回去客棧。」

耶律彩雲向酒樓門口走去,路過高樓身邊的時候,看了高樓一眼,輕聲說道:

「高樓,少喝點,沒什麼事就早點休息吧,別在這裡惹事。」

說完,瞥了一眼楊嘯,帶著耶律青走出了酒樓。

美人謀:將軍之妻不可欺 看著耶律彩雲消失的背影,高樓突然大笑道:

「陳蒼山,我也沒見彩雲喜歡你啊,難道你也和我一樣,自作多情?」

陳蒼山被耶律彩雲當場掃了面子,內心憤怒,一咬牙:

「高樓,你這頭肥豬,老子今天要宰了你!」

陳蒼山拔出那把一階魔法殺氣長劍,渾身殺氣洶湧,一步步走向高樓。

「來啊,老子怕你?」

高樓雙手握著三米長刀,酒氣和殺氣混在一起。

陳蒼山身邊的那群兄弟立即情緒高漲起來,不斷吼道:

「陳兄,殺了這小子。」

「高樓找死,怪不得陳哥了。」

「殺,殺,殺…..」

一群喝醉了少年,在酒精和荷爾蒙的刺激下,興奮高叫。

酒樓的老闆和幾個服務員也被這種氣勢給嚇得有些懵逼了,這群人要是在酒樓裡面打起來,這座酒樓瞬間就會灰飛煙滅,甚至連他們的性命都要跟著不保。

高樓雙手握著長劍,全身殺氣爆棚,盯著著一步步走近的陳蒼山。

而陳蒼山每走一步,周身的殺氣便會變得濃厚一分,所過之處,桌椅紛紛變得粉碎。

馬上到了爆炸時刻,很多人紛紛激出了防禦光盾,免得等會兒被誤傷。

楊嘯對冰兒說了一句話,冰兒立即跑出了酒樓外。

陳蒼山一步步接近高樓,空氣已經凝固。

楊嘯端起酒杯,一口乾掉,冷冷地說了一句:

「你們倆人打算今天都死在小鎮上?明天不用去飛豹學院了?

我記得你們前天打架的時候,小鎮的巡邏侍衛說過,再打架,殺無赦,

你們這是第二次打架了,我想那侍衛肯定不會饒了你們。」

就在此時,只見冰兒領著兩個巡邏侍衛走了進來。

「叔叔,就是他們要打架的,弄得我好害怕,連飯都沒吃完呢。」

冰兒清脆的聲音在酒樓大廳內回蕩著。

陳蒼山突然一驚,停住了腳步。

高樓也是雙手微微一顫,三米長的長刀垂了下來。

兩個巡邏侍衛掃了一眼現場,冷冷地說道:

「打呀,繼續啊,別停,今天要麼你們倆相互殺死對方,要麼被我殺死,你們自己選。」

「嗡!」

大廳內所有人都是心頭一震,全部收了防禦光盾。

有幾個反應快的人,趕緊向酒樓外走出去。

「呵呵,這不干我們的事,與我們無關。」

「是啊,我們就是吃飯,看個熱鬧。」

「走了,」

二十多個人魚貫而出,一瞬間跑光了。

楊嘯坐在桌子旁,拿起一塊肉放入嘴中,輕輕嚼了起來。

冰兒抓著一根大骨頭,張開小嘴啃著上面的肉。

陳蒼山一臉尷尬,看著瞬間消失的那群小弟。

mmp啊,一出事全部都跑了,艹你娘的!

高樓咽了一口口水,看著陳蒼山,

陳蒼山看著高樓,

兩人大眼瞪小眼。

不過殺氣已經消失了,剩下的就是尷尬。

楊嘯嘀咕了一句:

「豬啊,還不劍和刀都收起來?」

高樓和陳蒼山聽了,立即收起兵器。

兩個巡邏的侍衛不幹了,

「唉,誰讓你們收起來的?打架啊,打啊,你砍他一刀,他劈你一劍,你們不是很英雄嗎?不是不怕死嗎?怎麼,慫了?」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呼嘯而來的烈風之中裹挾著濃郁的血腥味

古鋮嘴唇乾裂,雙手緊握著已經被鮮紅血液包裹著的砍刀,黏滑的血液在刀柄上,讓自己揮動砍刀時,有好幾次都差點脫手而出!

戰場之上沒了武器是很恐怖的一件事,隊友一個個倒下更是讓人難以接受的悲痛和打擊!

一輪衝刺過後,黃巾賊寇沒能達到想要的局勢,之前面對五萬之數都勢如破竹的黃巾軍,此刻反而被這兩萬部隊給攔截在城下,寸步難行,城樓上還有三千弓箭手不斷射殺,一個個就像是自己等人殺了他們祖宗八輩一樣,殺的是熱火朝天,士氣越發高漲

身在黃巾中軍之中指揮的周倉,看到這一幕,連忙讓黃巾的部隊都後撤下來

陵縣士兵莫名士氣高漲自己不清楚是為何,但是這種突然高漲起來的士氣,卻是最怕拖延,一旦時間久了,再去面對這數倍敵軍,再高的士氣也會被恐懼給替代

周倉也是聰明人,避重就輕,知道此刻不能強行與之爭鋒,就連忙下令撤退

如同洪流般的黃巾軍隊來時快,去時也快!

漸漸的,損失慘重的黃巾軍開始大批大批的後撤

「他們撤了!!」

砍殺掉面前的一名黃巾賊人,有人突然在前面大聲吶喊道!

「黃巾撤了!我們勝利了!」

「哈哈哈,我們贏了!」

這道消息如同閃電般傳遍全場,所有人往前一看,還真是,黃巾部隊都撤了!!

不由得齊齊高呼吶喊勝利!

古鋮雙手緊緊握著的砍刀,仍舊沒有脫手,隨著眾人的吶喊,呼吸變得沉重起來,大笑兩聲:

「哈哈哈,我們贏了!!!」

滿臉是血絲的他,邊笑邊流著淚,不知是笑還是哭

看向站在城樓之上自己的哥哥—古晟,他也在看著自己,當兄弟兩人的目光一對視

空氣似乎都寧靜了下來

隨即,

看着眼前那張專注而熱切的俊顏,感覺到脣齒間傳來的炙熱感,冷苒的思緒漸漸回籠,就在龍清絕想要撬開她的齒唄時,她雙手驀地抵住龍清絕壓下來的身軀,然後猛然用力想要推開他。

Previous article

看著彎眉笑眼乖巧可愛的沈惟一白裙女孩微微一笑:「好呀沒問題。」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