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發出如同心臟一樣的“嘭嘭”聲,每一聲落下都會伴隨着地面的震動,肉球滾動的姿態看起來很緩慢,但幾乎轉眼之間就接近了向浩天的眼前……

向浩天僵在原地,看上去有些反應不及,但是在肉球開始行動之後,他也還是跟着做出了舉動。

只見他雙手握了握拳,額頭上布着冷汗,然後就毫不猶豫的轉身……逃跑了。67.356

肉球又發出一聲嚎叫,滾動着追了上去。

但是向浩天逃跑的速度很快,他沿着街道一路向前,前方則是一個十字路口,過了路口就能看到一個有着露天停車場的廣場。

他的目標很明顯的,就是想要逃到那個廣場上,但是肉球在他身後緊緊相逼,讓他沒法輕易甩脫。

此時街道上安靜的過分,沒有行人車輛就連兩旁的店鋪也沒有亮光,除了偶爾若有若無響起的嬰孩笑聲以外,就再也沒有任何其他的聲音,就好像整個區域都變成了異度空間中一樣。

向浩天顯然也發現了這個變化,因爲他臉上冒出的冷汗越來越多了。

但他並沒有因此停下腳步,眼看着已經衝到了十字路口上,剛剛拐了一個彎,離停車的廣場不過幾步之遙。

眼中稍稍流露出了一抹欣喜的色彩,結果轉瞬間,周遭的景色就霍然一變,他竟然又直接倒退回了咖啡屋的門前!

向浩天站在原地,看上去有些傻眼,但是追在他身後的肉球依舊存在,並且依靠這突如其來的變化,離他的距離反而越來越近!

又是一隻從肉球上伸出的胳膊,對着他奮力一抓。

向浩天無可奈何又是就地一滾,不同於第一次的富有餘力,這回是真的渾身狼狽,連等着站穩都來不及,就急忙往前逃竄。

“見鬼了,這是什麼東西!”爬起來的時候,他低聲咒罵了一句,體力的消耗讓他氣喘吁吁,眼神中終於流露出了一絲恐懼。

他往前跑了幾步,但沒控制住腳軟了一下,差點沒又栽倒,讓身後追着的肉球直接滾過來抓住他。

急忙重新站穩,他又再次向着之前逃跑的方向跑去。

但是在接近十字路口的時候,周圍的環境又開始產生了扭曲,眼見着就故技重施,會再一次返回原點的時候,向浩天注意到了這個變化,流露出了絕望的眼神。

但這種神情只不過一瞬間,馬上又被狠厲所替代,在環境還沒變化成功的時候,反而主動轉身,向着肉球衝了過去。

“老子跟你拼了!”他怒吼着,揮舞起拳頭。

組成肉球的那些鬼影也嘎嘎怪笑着,悍然迎了上去,但出乎意料的,向浩天的拳頭砸過去,竟然連對方的身影都沒碰到。

活人與死人穿身而過,反而讓用力過猛的向浩天收不住腳,一頭跌倒在地上。

他在地上打了個哆嗦,裸露在外面的皮膚上竟然起了一層薄薄的白色雪沫,寒冷無比,那是死人霜。

然後向浩天從地上擡起頭,看到了前方的停車廣場……因爲他方纔猛的撲過來,所以竟然逃脫了鬼打牆的範圍。

這讓他大喜過望,手腳矯健的從地上一躍而起,衝進了廣場的停車場中,輕車熟路的就跑到了一輛白色的警車前,掏出鑰匙打開車門最後關上,動作一氣呵成。

發動引擎踩下油門的瞬間,向浩天坐在駕駛座上才徹底露出了放心的表情,之前一直緊繃的身體都放鬆了下來。

不過他放鬆了沒一會,好像突然是想起現在也並不是完全安全,急忙又挺起身,伸手去調整後視鏡然後就要開車離開這裏。

但他的手剛剛碰上後視鏡,目光瞥了一眼鏡子中的景象後,整個人就變得比之前還要僵硬。

昏暗的車子裏鏡子也照得不清楚,只能它此時映着車內的後座上,穩穩當當的端坐着一個白色的模糊人影。

那個影子是如此虛幻,就如同煙霧一般不真切,但存在感卻又是那麼鮮明。

長長的黑髮披散着,遮蓋住了影子的臉孔,只露出一雙在黑暗中發亮的雙眼……

向浩天的手哆嗦着,竭力裝作鎮定的偷偷去開車門,但是他奮力扭了幾把,明明沒有上鎖的車門卻閉得緊緊的,紋絲不動。

這個車內,已經完全變成了一個牢籠。

向浩天緊緊閉着眼睛,已經不敢去看後面了,雙手捂着自己的腦袋縮在駕駛座上。

後視鏡中,坐在後座的白色影子動了,伸出一隻近乎透明的手,輕輕地搭上了向浩天的肩膀……

“啊……別過來!”察覺到有人靠近的向浩天突然暴起,先是一聲大叫,然後就開始攥起拳頭,又試圖衝上來跟人搏命。

但是他的拳頭還沒舉起,雙眼圓瞪剛想往前衝的時候,整個人突然就懵掉了。

結結巴巴地叫道:“顧、顧小姐?”

後視鏡中的白色人影……也就是我,用手撥開自己披散的頭髮,露出面容,笑了。

“向警官。”

雖然覺得有些對不起向浩天,但是控制着那羣野鬼嚇唬驅趕對方,然後趁他自以爲脫困精神最放鬆的時候親自出面,效果的確好到不行。

這麼一驚一乍的情緒波動,已經能讓向浩天輕而易舉的看到我。

“太好了,我差點還以爲顧小姐你出什麼事了……你牽扯上的那件案子果然邪門,我都沾上不乾淨的東西了,我們先離開這……”

他一邊說着,一邊來拉我的胳膊,想讓我坐回座位上,可是他的手卻沒碰到任何東西,直直地穿過了我的胳膊。

他說話的聲音就突然頓住了。

眼睛慢慢的圓瞪,一點一點的擡頭望向我,伸出的手掌都帶着輕顫。

我始終在微笑。

“真抱歉,向警官。”我略帶歉意地說,“其實你沾上的那個‘不乾淨的東西’,就是我。” “你……鬼……”向浩天已經語無倫次,手指顫抖的指着我。

我耐心的等他反應過來,已經想好了如果他尖叫或者是跳車逃跑就再把他抓回來。

畢竟我的時間不多,又不可能全程瞞得住對方自己現在是個鬼魂的事實,所以爲了行動方便,哪怕是使用這種“強硬”的方式,也要讓對方配合我的行動。

但沒想到,在我暗暗這麼下定決心之後,向浩天沒有做出我預想中的任何舉動,反而冷靜了下來,神情猛地一變。

他衝我撲過來,看上去想要抓住我的胳膊,可手掌卻落空在了座椅靠背上,急切地向我詢問。

“顧小姐,你快跟我說,你爲什麼會變成現在這樣……你是不是遇害了?你是來向我訴冤的嗎!”

這都哪跟哪兒啊。

我無語,沒想到對方的思路會繞到那個方面去,但他這種焦急的態度,還是讓我的心中升起一股暖流,笑了笑。

“你放心,我不會死的。”我的眼神很堅毅,“但我時間緊迫,我需要你馬上帶我去你找到的那個房東地址!”

向浩天被我的鄭重語氣弄得一愣,雖然臉上還是一副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的表情,但稍稍猶豫了下,就馬上狠狠一點頭。

“行!雖然我不清楚你爲什麼會變成現在這樣,但既然約定好了我就一定會幫助你。”他說着,還自嘲地笑了笑,“這算不算是爲人民服務?”

“算,如果解決了我的事情,我一定到時候去你們警局給你送一個大大的錦旗!”被他這麼一打岔,我一直緊繃的情緒也有所緩和,半開玩笑地說道。

而向浩天也不再多話,翻身重新坐回了駕駛座上,繫上安全帶並提醒我坐好,就一腳踩下了油門。

警車一路從市中心駛向郊外,車窗外的景色也逐漸從繁華變的荒涼,出現越來越多的,都是一些半廢棄狀態的建築和工地,就連路燈都沒架設幾座,讓本就深沉的夜色變得更加濃黑。

最後,車子在一片住宅區域模樣的道邊停了下來。

“這裏可真是荒涼。”我不用打開車門,就直接從車子裏穿透飄了出來。

而一捧刺眼的亮光突然照射在我的身上,我才發現是向浩天居然早有準備的拿了一個手電筒。

“這一片原本都是日佔區,當年都是日本人造的房子,後來日本投降撤離,人走了建築卻留下了。”

向浩天一邊解釋着,一邊將手電筒的光芒照射到前方,照出了那一棟隱藏在夜色中的日式平房,建築的輪廓已經開始破敗,在黑夜中只能看到模糊陰森的影子。

“就是這裏。”向浩天的聲音可能也受到氣氛感染,變得沉重了些。

“這片在劃爲拆遷區以後,原本的住民都在短時間內搬走了,只有少數幾個不肯挪窩的釘子戶還在……而你讓我查的那個男人,就是其中之一。”

“什麼人會喜歡居住在這種地方。”我搖了搖頭。

四周的環境早在來的時候就看清了,不要說周圍沒有什麼日常生活的店鋪與設施,就連飲水和供電可能也早就切斷了。

柏油路早已斷裂破損,雜草叢生還流淌着污水,路況差的差點連我們這臺警車都沒能開進來……

“現在拆遷費給的那麼高,不肯拆遷的人基本上只有兩種理由。”向浩天淡淡地說。

“一種是太貪心,獅子大開口坐地起價導致談不攏;另外一種就是這裏的房子對主人來說有什麼重要回憶或者是……”

……祕密。

我們兩人相互對視一眼,從眼睛中能看出我們的心底得出了同一個猜測。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做好了心理準備:“既然如此,就的確要進去探一探才行了。”

“你現在就要進去?”聽到我的話,向浩天反而愣了一下。

“當然。”

“你真的不會覺得太危險了嗎?”他皺着眉,試圖勸阻我,“其實我還是覺得等到明天白天的時候,我們再過來比較安全一點……”67.356

“不行!”我抿着脣,毫不猶豫的拒絕了他的提議。然後察覺到自己的語氣太生硬而放柔了一些,“如果你不願意進去,我自己一個人去也沒關係,總之感謝你願意帶我過來。”

“顧小姐你這說的什麼話,我怎麼能放你一個女孩子大半夜的留在這種地方!”向浩天像是有點生氣,“我會跟着你一起去的!”

他強調着。

我張了張嘴,但最終還是沒說什麼,轉身向着那間破舊的日式宅邸,率先闖了進去。

玄關處已經沒有大門的存在,向浩天打着手電筒,爲我們兩人前方照亮,所以能看到穿過玄關,就是一條細長的遊廊。

這條遊廊和其他的不同,是建立在室內的。外側磊着牆壁,隔幾米遠纔有一扇小小的方形窗孔,也撒不進什麼光,導致整條遊廊給人的感覺充滿了壓抑和狹窄感。

而就在這時,遊廊盡頭的拐角處,突然想起一陣“噠噠噠”的腳步聲,在這寂靜的環境裏顯得如同鳴鼓一般刺耳。

“你聽到了嗎?”走在我身側的向浩天,屏住了呼吸問我。

我也面色凝重的點了點頭,不同於對方,我在聽到這個腳步聲的時候,心裏除了一點害怕,更多的反而是喜悅。

有腳步聲,就證明着有人。

哪怕是有鬼,那也證明着我今天這趟不會是空手而歸。

“追上去!”於是很短暫的,我就做出了這個決定。

然後緊跟着腳步聲傳來和消失的方向,飄了過去,向浩天也急忙跟在我身後。

轉過拐角,出現的還是一條走廊,但兩側卻出現了許許多多的廂門。拉門全都緊閉,之前的腳步聲消失無蹤,也不知道鑽進了哪扇房門中。

沒有辦法,我和向浩天只能一個房間一個房間的拉開大門找過去,但是每個房間裏都空空蕩蕩的,佈局大同小異,完全找不出任何詭異的地方。

而如果有算詭異之處的話,大概只有一點,那就是這裏的門,簡直就像是開不完的一樣。

走廊像是永無止境,我和向浩天加在一起感覺都推開了十幾個房間的大門,但一望前方,始終有一扇沒有打開的廂門出現在眼前,讓我們不知不覺得前進了好遠,連一開始進來的那條遊廊拐角,都已經看不到了。

發覺到這點,我發熱的頭腦終於冷靜了,後知後覺的感受到自己在做些什麼的時候,臉色剎那變了。

我這是怎麼了?我自己問着自己,難道我的目的不是來尋找自己身體的嗎,爲什麼卻停留在這裏跟這些明顯不對勁的房門較勁?

我覺得自己有可能又中了敵人的陷阱,心中暗暗警惕。

而當我想明白這點,決定去喊向浩天兩人一起先離開這裏的時候,我一回頭,竟然發現四周已經沒有了對方的身影!

走廊上,除了一些被推開廂門的房間,就空空蕩蕩的,只餘下我一個人存在……我連向浩天是什麼時候消失的,都沒有察覺。

“喂,向警官!”

我忍不住大聲呼喊對方的名字,想要把他找出來,但卻始終沒有迴應,只留下迴音在走廊上幽幽迴盪。

“噠噠噠……”

就在這時,之前消失不見的腳步聲再一次響起,我剎那間轉身,面向了聲音傳來的方向。

那是一扇已經被推開過的廂門,腳步聲從裏面的房間裏傳出來,經久不去,反倒像是在請我入內一般。

我深吸一口氣,明白連同伴都丟失的自己,此時已經沒有退路了。

於是拍了拍自己的臉頰,讓自己不要那麼害怕,就謹慎地慢慢飄了過去。

來到廂門前,透過半開的房門往屋內看,和我之前看過的房間沒什麼區別,唯一的不同就是在正對着我的牆壁上,竟然又出現了一扇廂門!

“噠噠噠。”

腳步的聲音就在那扇門後,像是正在來回渡步。

我悄無聲息的飄過去,靠近門前,毫無動作的站了一會,然後才猛地一把拉開大門……

沒有我想象的看見什麼鬼怪出現,出現在我眼前的,居然還是一個房間!

而且不管從哪一個方面來看,都跟我現在所站着的這個房間一模一樣,最離譜的是,在這個新出現的房間對面牆壁上,還有一扇廂門!

腳步聲再次響起,這回還是存在那扇廂門之後,聲音充滿了不急不躁,在故意引誘着我。

我猶豫了。

眼前的這種情況,顯然還是不要再繼續追下去比較好,不然很有可能在最後埋伏着陷阱。

於是我有些想離開這些房間,但是一轉身,我就更懵了,因爲我原先待着的那條存在了無數廂門的走廊,居然消失不見了!

從打開的房門看出去,對面還是一間屋子,並且牆上也存在着一扇廂門!

……這樣的場景,簡直讓我覺得我是掉進了一棟房門組成的迷宮一樣。

但現在“入口”消失,我卻不知道哪裏纔是“出口”,只能站在原地一籌莫展。

好像是見我良久都不曾追上去,所以消失了一陣的腳步聲,又開始拼命地響了起來。

“噠噠噠”的聲音充斥了所有空間,感覺四面八方無處不在,反倒讓我失去了恐懼,只感覺到無比的心煩。

“我就看看你搞什麼鬼!”

終於,忍耐到極點的我下定了決心,盯着腳步聲傳來的那扇房門後,直接衝了過去。 這回我不再利用靈場來控制房門打開,而是直接用靈體穿透了過去。

但即使這樣,當我出現在下一個房間中的時候,還是沒有抓住腳步聲的主人。

還沒等我停頓,挑釁一般,腳步聲又馬上從下一處地點傳來。

我抿了抿脣,然後身形一閃,又追了上去。

但是不管我怎麼提高速度,當我趕到下一個房間的時候,腳步聲總是已經早就遠離,並且始終在廂門後頭等着我。

隨着我不斷追尋,這個迷宮早就從一開始的單屋單門,變成了多個屋子的組合,廂門也隨之變多。

但這種變化毫無其他作用,只是在混亂我的方向感和讓我追蹤腳步聲變得更加吃力。

就在我開始因爲長時間使用力量而感到疲憊時,我突然驚慌地發現我無法繼續追蹤那個腳步聲了!

我現在所處的位置是一間有着六扇廂門的屋子,而腳步聲依舊還在響,但比起一開始,已經越來越減弱並且斷斷續續,所以面對着整整六扇門,我居然無法確定對方是藏在那扇門的後面!

我在原地急的亂轉,在這片單調的房門迷宮中,腳步聲的指引幾乎是我唯一可以進行辨明的方向,斷了它的線索就等於徹底迷失在這裏,這是我不能接受的。

可是我胡亂地穿過幾扇門,想要重新找到方向的時候,腳步聲不但沒有變得清晰,反而讓我感覺離我越來越遠了,這讓我臉色大變。

正當我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時候,突然一個指引的聲音說話了:“右邊的那扇門。”

什麼?我猛然一驚,然後才發現說話的人居然是一直被我放在衣兜裏的笑面蛛。

因爲自從出來後,他就一直沒吭過聲,導致我差點把它忘記了。

“不要發呆,快去,右邊的門!”看我一時沒動,笑面蛛的聲音顯得焦急了些,督促着我。

而被它一提醒,我也渾身一激靈,醒悟過來,急忙順着他的指示來到了下一個房間中。

然後毫不停頓的,下一個指引就來了:“這回,走左邊。”

這個時候,腳步聲的響動感覺已經離我非常遙遠,“噠噠”的聲音如同山谷中的迴音,虛幻之中又聽不真切。

因爲我已經失去了繼續追蹤它的能力,所以只能無可奈何的全部依靠着笑面蛛的指引,不敢怠慢。

但令我慶幸的是,隨着我跟着指點穿過幾扇門之後,原本變得微小了的腳步聲,又重新變得清晰了起來,這讓我大喜過望。

“你真厲害,居然真的重新找到方向了!”我毫不吝嗇自己的讚美,對着笑面蛛說,“你是怎麼辦到的?”

“祕密。”笑面蛛閉口不答,但腹部人臉上的表情看上去也挺得意。

是古式的密碼鎖,暗門按照真正的順序排列,才能打開!

Previous article

這個王八蛋……果然有自己的小秘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