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當袁忠的聲音在洛心五人周圍響起的時候,秦岳的汗毛都已經立了起來。

他的聲音相當的飄渺,秦岳根本沒有辦法利用聲音來判斷出袁忠的位置。

叮!

一聲脆響在秦岳的身邊響起。

當秦岳看去的時候,袁忠的身形已經幾近透明,竹青韻再一次的擋下了袁忠的偷襲。

「奔雷,猛龍破!」

度司晨單手揮起奔雷,周身的藍色電光瞬間變成金黃,整個人如同沐浴在聖光之中,虛幻的龍形出現在度司晨的頭頂,秦岳甚至能夠隱隱的聽到龍吟之聲。

除了洪葉和竹青韻之外,其他三人的目光都變得有些恍惚,秦岳的心中忽的有一種想要放下武器的念頭。

「是精神力震懾!」

洪葉的聲音適時的傳了過來,三人的目光瞬間變得清澈,長明快速的為幾人加持著抗性魔法。

「狗蛋兒!」

當耀眼的金色光芒向著洛心眾人衝來的時候,洪葉大聲的向著軒轅苟旦喊著,下一瞬,並不厚實的暗黑色岩層直接將洪葉的身體完全包裹。

「鎧甲?」

當紅芒將洪葉的身體完全覆蓋的時候,秦岳竟是在洪葉的身上看到了一副將洪葉完整保護起來的鎧甲。

轟!

下一瞬,巨大的轟鳴聲直接在擂台上響起。

強橫的氣流緊接著橫掃著整個擂台,沒有預先做好準備的秦岳,直接被氣流吹了個踉蹌。

「時之雨。」

六朝雨張開花傘,輕輕的轉動著手中的傘柄,傘面上一張法陣慢慢的成型,即使法陣的範圍並不是很大,但它的繁複性絕不會輸給任何一個七階法陣。

即使擂台上殘留著強橫的波動,但這些細小的雨滴依然沒有任何阻隔的下落著。

「空間屬性,各自小心!」

長明第一時間發現了這些雨滴的異狀,在他大聲的向著其他人提醒的同時,這些雨滴直接穿過了眾人頭頂厚厚的岩石,到達了他們的頭頂。

「好重的寒氣。」

因為長明的提醒,所有人都提前做出了預判,實在躲不開的也全都強行用著自己的魔能擋下。

但這些雨水滴落地面的瞬間,周圍便是結了一層薄薄的冰霜,周圍的溫度直接驟降了數度,繼續停留在這裡只會繼續加快他們魔能的消耗,軒轅苟旦製造的防禦直接不攻自破。

噗!

當袁忠重新出現的時候,他的匕首已經插進了長明的腹部,當竹青韻的支援趕到的時候,袁忠再一次的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視線之中。

「我沒事,去幫洪葉!」

長明死死地捂著自己的傷口,血液順著長明的指縫不斷的流淌出來。

「少說廢話,快點說投降啊!」

軒轅苟旦著急的向著長明喊道,長明傷口上的血液止不住的流淌,他的臉色已經開始發白。

「開什麼玩笑,我還可以。」

長明有些費力的從自己的口袋中摸出了一隻小小的櫻紅色藥劑,直接向著自己的嘴巴中倒下。

「你特么的在幹什麼!」

軒轅苟旦直接用著手指堵住了藥劑瓶口,想要順勢將長明手中的藥劑給奪取下來,但竟是沒有從長明的手中奪下。

「喝了這個東西,你的以後怎麼辦!」

「少廢話,不還是有萬分之一的概率復原的嗎?」

秦岳有些驚訝的看著原本已經幾乎失去所有行動能力的長明,竟是直接從地面上站了起來,面對著長明的秦岳甚至有種面對度司晨的感覺

「我們可是走到了最後一步,讓我現在放棄,我可說不出來!」

數十個法陣再一次的出現在長明的周圍,這一次的數量甚至比剛剛登台的時候更多,秦岳能夠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身體在快速的復原著。

剛剛還非常嚴重的元素精神雙重壓制的感覺,竟是幾近消失,此刻的長明以一己之力將洛心的劣勢拉回不少。

「找到你了!」

一直沉默著的竹青韻,身形一閃,武器碰撞的低鳴聲直接傳來,袁忠的身形直接被竹青韻打了出來。

「黑甲!」

軒轅苟旦深深的看了面帶微笑的長明,直接低喝了一聲,軒轅苟旦的腳下瞬間出現五個土黃色的法陣,一具具精美的鎧甲幾乎是瞬間從地面中生長出來。

「哈哈哈,還想反抗!」

袁浩的身形直接衝進了秦岳三人的面前,袁浩手腕上綁定的金屬爪,已經向著軒轅苟旦的后心刺去。

「著裝!」

秦岳剛剛做出反應,一股輕柔的波動快速覆蓋著秦岳的身體,直接打斷了秦岳的魔法支援。

呲呲呲呲————

令人牙酸的摩擦聲直接傳進了眾人的耳朵之中,軒轅苟旦的黑甲直接擋下了袁忠的偷襲,他的金屬爪甚至沒有在黑甲上留下任何的痕迹。

「長明!回去再和你小子算賬!」

原本還與度司晨僵持著的洪葉,竟是有了一種隱隱佔據上風的感覺。

「好!」

長明乾脆的向著洪葉回應著,從他重新從地面上站起來的那一刻開始,長明周圍各種各樣的法陣就沒有間斷過。

「過來支援!」

當袁浩一擊不中直接遠遁,袁忠也在袁浩進場的間隙,成功脫離了竹青韻的糾纏。

「我們還有不到兩分鐘的時間。」

六朝雨輕點地面,身體就像是沒有重量一般,直接飄到了袁浩的身邊,力夫則是扛著自己的重盾一步步的走到雙方的中間。

「足夠了~」

袁浩輕輕的舔舐著自己的嘴唇,低聲的向著六朝雨說著。

「你限制長明的支援,其他的交給我們。」

「還不用你來指揮!」六朝雨皺眉

「只是建議而已。」

袁忠的話音未落,身形便是直接沖了出去,血紅的光芒從袁忠的爪尖流淌出來,當金屬爪失去了金屬光澤的那一刻。

袁忠的目光中只剩下了嗜血的光芒。

雨滴直接覆蓋了長明的位置,儘管有著軒轅苟旦的配合,長明的支援還是受到了相當大的影響,當袁忠找上軒轅苟旦的時候,長明直接暴露在了六朝雨的攻擊範圍之內。

此時的秦岳根本無暇支援,因為他的面前,一面大盾直接擋住了他的去路。

洛心的陣形,直接在瞬間被滄宇分割。 競技場監控室。

「我們支援供能室的人已經到了地方,所有工作人員全都陷入昏迷,暫時沒有什麼生命危險。安全員目前還在排查供能室是否存在安全隱患,暫時還不清楚進一步的情況。」

「所有位於供能室的警備力量,分出一般的人,把這片區域全都控制下來。」

指揮所指的地方,正是關乎著競技場安全的最關鍵位置,主控室。

如果說供能室是整個競技場運行的血液的話,那麼主控室就是整個競技場的大腦和心臟,一旦主控室被人動了手腳,那麼整個競技場的一切設施都會失去控制。

供能室因為存儲了大量的魔晶的問題,考慮到有可能的共振風險,供能室並沒有安裝任何的監控水晶,而控制室則沒有這樣的問題,大量的監控水晶暫時還沒有發現任何的異常。

而且安排在主控室明暗守衛,都沒有發出任何的警示,指揮這麼安排,不過是在加一層保險。

「我們可以非常清楚的看到洛心的眾人已經開始反擊,滄宇的人正在節節敗退,一路橫掃的洛心,似乎要在這總決賽的擂台上繼續他們橫掃的勢頭。」

解說的聲音調動著全場觀眾的情緒,所有人都處在一種特別的興奮之中。

一品毒後 只是夾雜在這些觀眾中,有著少量的人目光正在不斷的觀察著周圍的情況,當他們的目光相遇的時候,都會不著痕迹的相互移開。

「疾風!鑿擊!」

無論秦岳想要從什麼角度嘗試與隊友匯合,他的面前永遠有著一面巨大的盾牌擋住他的去路。

幾經嘗試之後,秦岳明白自己如果不能夠正面突破對方的話,自己是不可能和長明他們匯合的。

疾風閃的劍刃亮起一抹光芒,整隻短劍直接插進力夫的盾牌之中。

但秦岳剛想要調整姿勢,加緊攻勢的時候,力夫僅僅是一個側身便是直接打斷了秦岳的走位,讓秦岳的節奏直接斷掉。

「他說,我要攔著你。」

力夫傻笑著看著眼前的秦岳,有些不好意思的向著秦岳說道。

長明的周圍永遠有著大量的雨滴,六朝雨在襲擾長明的同時,還能夠對於整個戰場進行支援,一時間不論是軒轅苟旦還是竹青韻,都陷入了一種非常被動的節奏之中。

「給我滾蛋!」

軒轅苟旦低喝一聲,腳下的擂台突兀的下陷,即將完成破防的袁浩直接收斂了自己的攻勢,因為他的直覺告訴他。

前面危險。

長公主的舊情郎 下一瞬,層層岩刺從軒轅苟旦的腳下,向著外面步步延伸。

軒轅苟旦腳下的擂台還在不斷的下陷,僅僅是幾秒鐘的時間,他就已經消失在擂台之上。

「以為把自己包成一個刺蝟就可以了嗎?」

在袁浩的目光中,所有的岩刺直接向著軒轅苟旦的位置合攏著,一時間軒轅苟旦的身形被大量的岩石包裹,就像是一隻長了反向刺的刺蝟。

袁浩語氣雖然輕蔑,但身形卻是向著外面又退了幾步,心中那股莫名其妙的威脅感還是讓袁浩沒有那麼衝動的進攻。

僅僅是十多秒鐘的時間,擂台上便是出現了一個身形有著軒轅苟旦幾十倍的岩石巨人,巨人的表面覆蓋著層層與黑甲一模一樣的護甲。

「媽的!」

袁浩看著眼前的岩石巨人,低聲的罵了一聲,這麼厚的防禦,憑他一個人想要在短時間內攻破,根本就是痴人說夢。

「六朝雨!」

袁浩沒有任何猶豫的呼叫支援,想要破解這種魔法,要麼用無可匹敵的力量直接摧毀,要麼就只能夠從精神力的層面直接作用對方的魔法控制。

六朝雨並沒有說話,但是天空中的驟雨直接澆在了巨人的身上,滋滋的腐蝕聲傳入所有人的耳朵之中,大量的白煙直接將巨人的身形遮掩。

「大地震顫!」

巨人的腳掌高高的抬起,土黃色的法陣光芒幾乎是同時在巨人的腳掌之下亮起,當巨人的腳掌落在地面的瞬間,整個競技場都能夠非常清晰的感受到震動。

我的無敵仙女老婆 擂台上纏鬥在一起的雙方選手,全都在這一刻拉開了距離。

原本被六朝雨緊逼慢趕的長明終於有了喘息的機會,半空中的長明如同被軒轅苟旦擊飛一般,長明的身形直接向著岩石巨人的方向飛了過去。

「攔住他!」

袁浩看著長明與岩石巨人的距離越來越近,忽的反應了過來。

已經拉開距離的竹青韻幾步上前,青綠色的法陣直接在竹青韻的劍刃上亮起,數只劍鋒直接向著側面空無一人的位置飛去,袁忠的身形直接在半空中被竹青韻攔截下來。

力夫同樣聽到了袁浩的聲音,此時背對著眾人的力夫,直接將自己手中的大盾掄了出去,之後便是死死地盯著眼前的秦岳。

「小心!」

力夫的盾牌飛出之後竟是沒有任何的動靜,彷彿一隻暗器一般,筆直的向著半空中的長明襲去。

秦岳提示的聲音雖然夠快,但當軒轅苟旦反應過來的時候,盾牌已經與長明幾乎是面對面的距離。

當!

一塊半人高的石頭直接撞上了盾牌,雖然沒有讓盾牌掉落,但卻是成功的讓盾牌偏離了原本的方向。

出手的正是洪葉。

「一個個的都瘋了!」

洪葉看著擂台上的岩石巨人,低聲的在嘴中嘟囔著。

「剛剛的震動感是怎麼回事兒?」

競技場中的所有人心中都有著這麼一個疑問,擂台上的情形他們看的清楚,場上的選手並沒有任何造成如此震動的可能,而這種強烈的震動感如此的強烈,又如此的清晰。

「競技場周圍十公里之內,並沒有發現任何襲擊的情況,競技場內部暫時也沒有任何的情況發生。」

「不可能!

一定有什麼地方出現問題!

整個競技場的警戒等級提升到最高級!」

「是!」

「我說把警戒等級提升到最高級!你在幹什麼!」

指揮下意識的看了一眼手下的操作之後,大聲的向著對方喝止道。

將千羽曦輕輕攙扶至浴室,陌凡便退了出來,換衣服這事就交給小柔小七兩個女生了。

Previous article

高大壯噤若寒蟬,立刻閉嘴。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