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當痛到了極限也便變成了麻木不仁。

冷雪鷲微笑着,一隻手攙扶着靳雪如、一隻手拉着李揚。

安辰這個人、這個名字都將永遠的成爲過去。

他們逐漸遠去的背影距離安辰越來越遠。

而千本身側那名冷酷的槍手也將手中的手槍收了起來。

安辰依舊僵硬的矗立在原地,他的臉上盡是苦澀的笑。

千子走向安辰,她蹙起眉頭想說些什麼,但心中的話卻被安辰因爲冷雪鷲而痛苦的表情而生生的再次咽回進肚子裏。

只是突然,她感到心口一陣悶疼,她的眼前一黑,千子便完全失去了知覺。

“凌叔,爸爸不知道我的病情吧?”睜開眼睛,千子躺在酒店的大牀上,精通各類醫術的凌叔正在她的牀前忙碌着。

“還不知道。”凌叔嘆了一口氣無奈的搖了搖頭:“是該讓先生知道的時候了,你的病……”

“凌叔,你看我不是健康的很嗎?”千子苦笑一聲,雖然她知道她的生命已經沒有多少時間了,但她卻不準備將她的病情告訴爸爸,如果千本知道的話一定會傷心欲絕的。

做爲千本唯一的女兒,她不想看到千本的痛苦。

“小姐,你這次昏迷了三個小時。比之前的一個小時又……先生很緊張,非要把你送到醫院。”凌叔欲言又止,千子是他從小看着長大的孩子,一向聰明伶俐、孝順有愛心。只是,自從她來到中國以後,她的性格已經有些變了。

“沒關係的,凌叔,我可以堅持的。但請你不要告訴爸爸。”千子強撐着身體從牀上坐起來,昏迷了三個小時,她感到胸口的悶氣消散了很多。

“好吧!!”凌叔無奈的點點頭,離去之前再三叮嚀道:“只是你一定要按時吃藥。早上吃這四種藥,中午吃……”

“凌叔,我想問你–”千子突然打斷凌叔的話問道。

“小姐請說。”做爲千子與千本的私人醫生,凌叔一直陪在千本和千子的身邊、不離左右。

他幾乎把千子當成了自己的親生女兒,此時他正在用一種無比慈祥的眼神望着千子。

“凌叔,如果我懷孕的話–”千子想了想說道。

“你不能,如果你懷孕的話會加重你的病情,並且你的時間等不到你的孩子出生的。”說最後一句話凌叔蒼老的雪鷲孔中布上一層心痛。

這個傻丫頭在想什麼呢?她的身體狀況根本不允許她懷孕。

“這麼說,九個月的時間我也活不到了嗎?”千子悲哀一笑。

“如果你按時吃藥的話是可以的。”凌叔的眉頭再次一蹙,每當談到這個話題,他就很傷心。

如此年輕的生病估計最多隻能支撐一年了。

“可是凌叔,我想試一試。我想……我想有一個與安辰的孩子。”千子想用餘下的生命爲安辰生一個孩子,即使是安辰不愛她。

“千子,你的身體根本不允許你懷孕,更何況安辰對你……唉!”凌叔重重的一聲嘆息,他不知道該如何勸眼前這個如自己女兒的千子。

安辰根本不喜歡她,她何嘗又要浪費掉自己本已不多的生命呢?

“凌叔,即使是撐不到孩子出生,可是我也想嘗試一下懷孕的感覺。”千子咬脣。

如果懷上了安辰的孩子,安辰一定會對自己好的吧?

“可是……”凌叔的眉頭皺的更深:“那樣的話你或許撐不到一年。”

“最多能撐多久?”千子對凌叔期盼的道。

“最多四個月。”凌叔嘆道。

“四個月會有胎動嗎?”千子的臉一沉,但隨即她卻笑道。

“可以的。”凌叔微微點首。

“凌叔,我想試一試。”千子蒼白的臉上布上一道奇異的光彩。

“不行。”凌叔堅決的搖頭。

他不能這樣看着千子浪費本已不多的生命。

“可是,這是我最後的心願,如果能有一個與安辰之間的孩子,我死而無撼。”千子堅定的說道。

“可是你的時間等不到孩子出生的。”凌叔再次搖頭。

“和孩子一起去天國不是很好嗎?那樣安辰就會記住我,有孩子陪着我,我也不會孤單的。”千子慘笑,即使活着得不到安辰,在死後她也一定要讓安辰記住她。

“傻丫頭–”凌叔的眼睛渡上一層水霧:“安辰值得你這麼做嗎?”

“值得,安辰值得我這麼做。”千子笑道,一生她只愛安辰一個人。到現在她還爲安辰留着處子之身,在臨死之前她一定要把純潔的自己交給他。

“凌叔,替我保密好嗎?不要讓爸爸知道。”望着凌叔糾結的表情,千子再次肯求道。

“好吧!”凌叔點首。他深知千子的個性,她認定的事情即使十頭牛也拉不回來。

即然生命所剩不多,只要她開心就好。

晚餐的時候,凌叔將一包幻藥交給千子。

只要安辰喝下這包藥,他就會把千子當成冷雪鷲。

千子回到房間,便立即撥通了安辰的電話。

“親愛的,冷雪鷲來了。”千子對安辰說道,心理上全然沒有病魔對她的影響。

“……”安辰知道千子一定是在耍花招,他根本不相信她。

“是真的,我把一切都告訴了冷雪鷲,她想見你。”千子準備將謊話進行到底。

“我不相信。”安辰沉聲說道。

“你可以過來看看,沒有的話你可以再走。我又沒有力氣阻止你離開。”千子輕聲說道。凌叔說了,如果想將生命延續的更長一些一定不能亂髮火,要保持良好的心情。

“……”電話中的安辰沉默了,他無聲的掛了電話。

但千子知道他一定會到她的房間裏來的。

“咚咚–”果然,沒過一會兒,安辰便敲響了千子的房門。

“來了。”千子在房間裏應道。而她的手中則拿着一個巨大的菸灰缸準備隨時將安辰打暈,而後強行將迷藥灌進安辰的嘴裏。

“咚–”

而就在安辰進門的一剎那,千子則果斷的舉起菸灰缸趁安辰不注意便將他一下砸暈了過去。

安辰的身體應聲倒地。

而提前已經將幻藥準備好的千子則在安辰昏迷的狀態下全部將幻藥灌進了安辰的嘴裏。

望着地上的安辰,千子則吃力的將他拉到了牀上。

想到等他醒來會把自己當成冷雪鷲後的激情一幕,千子的臉上竟是出現了一抹紅暈。

她愛安辰,甚至愛到了骨髓裏。

所以,只要能得到他,能夠有與他的孩子,她不介意安辰把她當成其它什麼女人。

迅速將衣服除去,千子泡了一個熱水澡。

望着鏡中自己嬌好的酮體,千子滿意的點了點頭。

將安辰的衣服也全部脫去,第一次見到男人的身體千子一向刻薄而冷傲的臉上終於出現了一抹少女纔有的羞澀。

緊貼着安辰的身體躺下,感受着胸前安辰心臟強而有力的跳動,千子擁緊安辰的壯腰而後將自己赤身luo體的嬌軀緊緊的貼在安辰的身上。

她在靜靜的等待着安辰的甦醒,她在忐忑的等待着屬於自己神祕而隆重的時刻。

大約過了兩個小時,當窗外的霓虹越來越寂寥。

此時已至深夜。

一晚上的風雨,千子幾乎被安辰折磨成鬼。

不,應該說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直到黎明十分,安辰方纔沉沉的睡去。

雙腿的痠麻以及下體火辣辣的刺痛令千子感到全身上下都很不舒服。

但爲了借種成功,千子在事處依舊堅持倒立。 “寶貝,你怎麼了?別嚇我啊。”電話那邊的閆妮立馬就跳了起來,她覺得冷雪鷲有些不對勁。

“沒事,我只是想給你說一件事情。”好不容易調整了心態,冷雪鷲對着電話中的閆妮故做平靜的道。

“說吧,寶貝,我在聽呢。”閆妮應該是從牀上坐了起來。

“我懷孕了。”冷雪鷲的脣角勾起一抹恥辱的弧度,她肚子裏的孩子是罪惡的種子。

“什麼?”閆妮尖叫道。

她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懷孕了,但我卻不知道誰是孩子的父親。”冷雪鷲自嘲的笑了起來,她蒼白的肌膚迎着早晨初升的陽看起來毫無血絲。

可怕的嚇人。

“什麼?難道你與別人發生了一e情?”電話那端的閆妮頭疼的扶額,玩一e情可不是冷雪鷲的風格。

“沒有,我只是被幾個男人–強*暴–了。”說到“強*暴”這個詞,冷雪鷲的心狠狠的顫了顫,雖然她的聲音聽似很平靜,但她的一顆心卻抖的格外厲害。

“冷雪鷲?你是在和我開玩笑嗎?你肚子裏的孩子是安辰的孩子對不對?”閆妮根本不願意相信電視劇中的荒唐情節會上演在冷雪鷲的身上。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冷雪鷲痛苦的搖頭,她希望這個孩子是安辰的,但她的身體已經不再幹淨了,安辰也已經嫌棄她了。

是與不是似乎也已經不再重要了。

“寶貝,你在哪裏?告訴我,你在哪裏?”閆妮很緊張的問冷雪鷲,有段時間冷雪鷲沒有聯繫她了,沒想到在冷雪鷲的身上竟然發生了這種糟糕的事情。

“祁連市。 ”冷雪鷲的聲音在顫抖,電話中閆妮的緊張與關心只會讓她故做堅強的心變得脆弱。

卸下了所有的堅強,冷雪鷲就像一個迷路的孩子渴望得到大人的撫慰。

雖然在佯裝對電話中的閆妮微笑,但冷雪鷲的臉上卻已經是淚漬斑斑。

“寶貝,你等着我,我馬上就去祁連市,你一定要等着我。”閆妮立馬對着電話中的冷雪鷲吼道。

冷雪鷲出了天大的事情,她一定得去祁連市把冷雪鷲找回來。

wωω.T Tκan.¢〇

“安辰也去了祁連市。”閆妮剛掛了電話正要匆忙穿衣,誰料正睡在她枕邊的雄雷卻對着閆妮呢喃道。

“安辰真的也在祁連市嗎?”聽到雄雷的話,閆妮立即很激動。

遠水解不了近渴,如果安辰在祁連市就最好不過了。

“笨女人,冷雪鷲在祁連市、安辰也在祁連市,你這個局外人就不用慌張了。”雄雷一把把閆妮拉回被窩裏壓在了身下。

他一向喜歡做事有主見的女人,閆妮現在變得越來越有主見、有思想了。

“小心肚子裏的孩子。”閆妮警告雄雷辦事要小心,碰到了孩子就不好了。

“哎哎哎–,我不放心冷雪鷲,我得跟安辰打個電話。”閆妮一邊應付着雄雷的愛扶,一邊撥通安辰的電話。

“什麼?她懷孕了?”得到這個消息,安辰是又驚又喜。

看來,他想要女兒的夢想就快要實現了。

老天,那她現在的心情……

安辰不敢想下去,他迅速掛了電話,他奔出酒店打了一個出租車便向xx婦幼醫院趕去。

在祁連市,雖然千本與千子也有不少的保鏢,雖然他們也對安辰進行了監控,但由於保鏢太少的緣故,安辰順利擺脫他們的監控還是很容易的。

讓出租車七拐八拐以後,安辰便已經進入了無人跟蹤的安全狀態。

而與此同時,冷雪鷲則依舊像具殭屍一樣僵坐在xx婦幼保健醫院的門口。她的眼神迷離而絕望,一抹自我嘲弄的冷笑始終掛在她的嘴角。

即使閆妮來了又能怎麼樣?她也根本改變不了已經發生的事實。

“天啊,難道我沒有懷孕!!!!”冷雪鷲又慌又亂的拖着行李箱以最快的速度向婦幼保健醫院的門口衝去,她的大姨媽好像來了……

奔進衛生間,果然,冷雪鷲看到自己的的底褲上有熟悉的血液。

“到底是我流產了還是我根本就沒有懷孕?”冷雪鷲的心剛剛有了一絲安慰,但隨之又有一個危險的信號傳進她的腦海……

如果是流產的話……

不願意就這麼胡思亂想下去,冷雪鷲把自己處理安靜以後立即向醫生的辦公室跑去。

雖然心中依舊忐忑,但她卻已不像先前那般絕望。

不管怎麼樣,有點希望總比沒有希望要好的多。退一步說,即便這是流產的徵兆,也讓冷雪鷲感到有些寬慰。

所以,冷雪鷲在心中狠狠的祈禱:如果真的是流產的徵兆,就一定要把孩子流掉。

半個小時以後……

“你根本就沒有懷孕,是月經到了。 ”冷雪鷲極其忐忑的望着醫生面前的檢查結果,婦科女醫生終於說了一句令冷雪鷲感到眼前的世界豁然變得開朗的話。

“可是醫生,我有懷孕的徵兆,看到食物會噁心。並且這次月經也比之前晚了差不多20天的樣子。”冷雪鷲害怕醫生診斷有誤,雖然心中又驚又喜,但她依舊感到不放心。

她的人生已經糟糕到了極致,醫生不能再同她開玩笑了。

“小姐,我說過,你真的沒有懷孕。如果希望自己懷孕,就要合理安排夫妻生活。”冷雪鷲的急切醫生理解爲冷雪鷲是對於自己沒有懷孕的結果而感到失望:“你至所以會嘔吐是因爲最近你的胃有閆症,你的月經推遲則是因爲這段時間你太緊張了,如果想懷孕的話心情一定要放鬆,不能太過於緊張。”女醫生耐心的對冷雪鷲說道。

“好的,謝謝您,我知道了。女醫生的話令冷雪鷲在心裏已經笑出來了,本以爲老天對她是何等的慘忍,沒想到只是老天對她開了一個玩笑而已。

只是,經過這件事情以後冷雪鷲發誓她是一定不會放過千子的,她要變得強大起來,即使她明明知道她根本不是她的對手,即使千子極其險惡與狡詐,即使她明知道胳膊擰不過大腿。

但冷雪鷲發誓,她一定要讓千子爲她所做出的事情付出代價。千子給她所造成的恥辱與夢魘,她一定要加倍的償還給她。

現在,對於安辰冷雪鷲已經不報什麼希望了,一個拋棄自己、嫌棄自己身體骯髒的男人根本就不值得的得到自己的任何留戀。

帶着複雜的心情冷雪鷲決定先與李揚打個電話。

自己根本沒有懷孕,所以她也無須害怕給李揚造成傷害。如此不辭而別,她相信李揚一定會很着急的。

把剛剛關掉的手機重新開機,立即便有一大堆來電提醒的信息涌進來。

果然,裏面除了有閆妮的兩個電話以外全部都是李揚打來的。

先給閆妮回了電話將這邊的情況告訴了閆妮以後,冷雪鷲正想給李揚回電,李揚的電話卻如期而至。

“冷雪鷲,你的手機怎麼關機了?”電話中,李揚的聲音急切而關心。

“手機沒有電了。”冷雪鷲笑道。

“你現在在哪裏?家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是陽陽又生病了嗎?”李揚立即問道。

他看到了冷雪鷲留給他的那封信,他要親自問個清楚才安心。

“陽陽沒有生病,我……我暫時決定先不回夏威市了,在祁連市多留幾天。”冷雪鷲沉吟片刻說道。

以千子的個性,她一定還留在祁連市吧!

她一定是要看着自己生不如死的過生活她才甘心吧!

所以,自己一定要變得強大起來,要與她對抗到底。

“是真的嗎?太好了!你在哪裏,我去找你。”電話中,李揚快樂的像個孩子。

“我在xx婦幼保健院。”冷雪鷲說道。

“是嗎?我也恰巧離這裏不遠,你等我來。”李揚迅速掛了電話。

五分鐘的時間,李揚果然如期而至。

我站在小院兒之中,看着地上已經死去的妖胎,此時的妖胎,也如同它的媽媽一般,已經乾枯,變成了一顆小花苗。

Previous article

“剛結婚就天天在廚房?”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