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當然,這些人的想法,林飛自然不知,他此時將全身的精力集中在留意危險人物身上了。

很快,透過望氣術加持,林飛很快便鎖定了兩個可疑目標人物。

她們都是女人,打扮的相當妖艷,穿著打扮也絲毫不保守,應該是不想被發現才這樣而已。

只是,她們的行為舉止卻出賣了她們。

她們每個地方都僅停留數秒,沒發現林語嫣后便立刻離開。

太明顯了,林飛若還不能發現,就是傻子了。

「給個理由,我幫你解決她們。」

「我身材火爆,讓你愛不釋手。」

「……」

(本章完) 「發現那賤人了嗎?」

「沒有,你呢?」

「我也沒有。」

「該死,明天就是最後限期了,若不能按時交人,死的就是我們啊!」

兩個女殺手,一邊搜索一邊交談,言語間無一不透露出深深的焦慮,因為組織安排給她們的任務,如果不能按時完成,便要自殺謝罪,而且還要現場直播給組織負責人看。

當然,你若是心存僥倖,想要逃過懲罰,也可以,只是從次以後,你都要獨自承受著被組織的人進行永不停歇的追殺,直到你被她們殺死為止。

這樣的結果,自然不是她們兩個所想要的。

因此,在今晚之前,她們無論如何,都要將林語嫣給抓獲!

「咦?你看,前面那一位好像是1號!」其中一個高個子女殺手指著前面,神情略為激動地說道。

「真的?我看看!」另外一個微胖女殺手驚喜地看了過去,很快便失望地搖頭。

「嘿,兩位美女,你們是不是找她?」

忽然,兩個女殺手同時感到肩膀被人給輕輕戳了一下,接著條件反射地一起轉身並且快速拔槍頂在對方的腰間,動作快速且隱蔽,即便是擦肩而過的人,也絲毫察覺不到有何不妥。

「你是誰?到底想要幹什麼?」

「我……我就是我啊,我只是過來傳口信的,剛才有個美女姐姐她塞給我一張照片,叫我拿過來問你們是不是找她,如果是的話,就跟我去機場大廳後面的樓梯間那裡,她在那裡等著你們呢!」

「你確定沒騙我們?」

「兩位美女姐姐,我什麼都不知道啊,你……你可千萬別殺我……嗚嗚……我就是過來傳話和帶路的,那個美女姐姐還給了我一百塊,我看在錢的份上才來的……嗚嗚……」

「好了好了,不要哭了,快點帶路!」

「別耍花樣,否則我們殺了你!」

「是是是,兩位姐姐別生氣,我哪敢啊……」

「諒你也不敢!」

「快走!」

……

機場大廳後面樓梯間。

兩位女殺手被那個小男生帶到這裡后,卻不見林語嫣的身影。

「喂,她人呢?」

「應該快來了吧!姐姐,要不你等等,我先走了!」小男生說完,撒腿就想跑,但立刻又被女殺手給一把拉了回來。

「想跑?沒那麼容易!」高個子女殺手怒了,立刻扣動扳機,對著小男生的腦門直接開了一槍。

只是……扳機扣是扣了,槍聲卻沒有響,讓她當即傻眼,一時沒反應過來這到底是什麼回事。

「美女姐姐,你是不是找這個?」

原先還一臉驚慌失措的小男生,忽然咧嘴一笑,將手伸到高個子女殺手面前,再慢慢地打開手掌,幾顆金光燦燦的子彈赫然就躺在上面。

「你……你到底是誰?」高個子女殺手大驚失色,警惕問道。

「還用問嗎?肯定是1號的同黨,還等什麼?還不快點動手?」微胖女殺手一說完,便立刻掏出手槍,對著小男生的腦袋處就是一槍。

她的手槍子彈沒掉,可是,扣動扳機后卻發現槍聲還是沒有響起!

怎麼回事?

微胖女殺手也難免有點懵逼了,可下一刻她就清楚地知道原因了,因為一隻大手正緊緊地按住她扣扳機的手指,就像鐵鉗一樣,死死地鉗住,讓她動彈不得。

「給我鬆開!」微胖女殺手惱羞成怒,一個膝蓋撩陰腳,就想直接廢掉小男生的子孫根。

可是,她還是低估了小男生的實力。

只見,小男生嘴角微微一個上揚,露出一抹戲謔的笑容后,便猛地一把將微胖女殺手那略顯粗壯的撩陰膝蓋給抓住,順勢摸了一把后,嘖嘖感嘆說:「還行,皮膚挺光滑的,只是有點粗,如果能再細一點就好了,那樣摸起來手感會好些……」

「好你大爺!」微胖女殺手被小男生這些輕薄的話給氣得快要吐血,直接就爆粗,左手快速探向自己的腰間,當即拔出一把鋒利的匕首,對準小男生的脖頸處扎去。

如果被這匕首扎中,結果只有一個,就是喉嚨被割破后噴血而死!

這個結果,對於微胖女殺手來講,自然是最好不過的了的,但對於小男生來說,是決不能讓其發生的事情!

「去死吧!」微胖女殺手猛地再加幾分力道,臉色猙獰地怒吼道。

「誰死還說不定呢!」小男生神色淡然,似乎不當一回事般。

「死到臨頭還嘴硬……啊?怎麼可能?」微胖女殺手嗤之以鼻,正要繼續嘲諷的時候,卻忽然發現,手上的匕首突然就不見了。

見鬼了嗎?

哪兒去了?

微胖女殺手頓時一臉懵逼,不知所措地朝剛才還抓住匕首現在突然間匕首就變沒了的手看過去,百思而不得其解。

「記住,一切皆有可能!」

小男生忽然說話了,還特意揚了揚手上的鋒利匕首。

這匕首不恰好就是微胖女殺手的嗎?它什麼時候跑到小男生的手上的?

微胖女殺手驚訝不已,她還是沒能回過神來,依舊糾結在自己的匕首到底是怎麼被小男生奪去這件事情上。

「別想那麼多,沒了就沒了,大不了下次重頭來過唄!」

小男生神秘一笑,接著快速地在微胖女殺手的身上點了一下,她立刻昏倒在地。

「該死,居然弄暈我拍檔,簡直就是活得不耐煩了啊!」

這時,剛才被震驚到的高個子女殺手,總算回過神來,飛撲上前就要和小男生進行近身搏鬥。

既然開不了槍打死你,那麼至少要和你進行一次單挑,讓你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這個真理!

「好男不與女斗,你別逼我……」

「你不是好男,我也不是那些純粹的柔弱女生,不算!」

「你不是純粹女的?難不成你還是人妖嗎?」

「你才是人妖,你們全家都是人妖,祖宗十八代都是人妖……」高個子女殺手氣急敗壞,居然開始和小男生打起了嘴仗。

「林飛,你和她廢那麼多話幹什麼?幹掉她啊!」忽然,林語嫣憑空出現,焦急喊道。

原來,這個小男生,就是林飛!

「1號,你總算出來了?我要和你同歸於盡!」

話音一落,一道白衣倩影閃過,林語嫣還沒來得及反應,高個子女殺手就撲了過來。

(本章完) 「滾開!」

林語嫣一聲爆喝,接著橫掃一腳出去。

「啊~」

高個子女殺手才剛撲過來,還沒能靠近林語嫣,便被其一腳踹飛,動作乾淨利索,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

隨後,隨著高個子女殺手倒地暈倒,事情總算告一段落。

林語嫣鬆了口氣,拍了拍手后說:「林飛,你跟我一起,把這兩個人給弄回你家,好嗎?」

「我能說不好嗎?」

林飛無語地攤了攤手,一臉無奈。

隨後,林飛和林語嫣兩人各自攙扶一個,快速地將兩個女殺手給運出了機場。

回到家后,林飛將這兩個殺手給綁了起來,關在雜物房內,再仔細檢查一遍后,才鎖門出來。

林飛一出到大廳,便見到林語嫣正一臉驚恐地坐在沙發上,眼神獃滯不安,和剛才進門后的如釋重負,簡直判若兩人。

「林語嫣,你怎麼了?」林飛忍不住上前問道。

一連叫了幾聲,林語嫣還是一點反應都沒有,這讓林飛更加覺得奇怪,不知她到底怎麼了。

就在林飛正要上前再次問個明白的時候,林語嫣卻忽然起身看向他,直將他給看得心裡發毛的時候,才開口問道:「林飛,你明天早上能否陪我去一個地方?」

「明天早上是吧?可以啊!不過我想知道,要去那裡?」林飛點頭表示同意,但同時又問道。

「去到你就知道了!你可別忘了,你答應過我的。」

林語嫣一說完,就很自然地走回她之前住的那個房間,然後「嘭」地一聲關上了門。

「去就去嘛,難道還怕你不成?」

林飛無奈地撇了撇嘴,自語一番后,便去洗澡睡覺了。

次日一早,林飛剛一睜眼,就見到一身黑色勁裝打扮的林語嫣坐在跟前,著實被嚇了一大跳。

「起來了?」

「嗯,起來了,你能不能下次別突然出現,人嚇人會嚇死人的……」

「哦,沒下次了!」

「……」

不知為何,林飛總覺得現在的林語嫣怪怪的,自從昨晚后,林語嫣簡直就像變了個人一樣,猶如行屍走肉。

林飛嘗試用望氣術進行望診,可是讓他驚奇的是,居然看不進去林語嫣的體內,所以宣告失敗。

不過,越是這樣,就越激發起林飛想要查清真相的慾望。

等林飛洗漱完,並且穿好衣服鞋襪后,林語嫣再次過來催促,這一次反而看上去正常一點,臉色似乎好了不少。

「林飛,快過來吃早餐,吃完我們就出發!」林語嫣說道,「對了,那兩個人也必須帶回去,免得害了她們。」

「好的。」

林飛應了一聲,趕緊過去。

林語嫣不吃,而是靜靜地看著林飛吃,而林飛也吃得渾身不自在,這也是他自打出娘胎以來,吃過的最彆扭的一頓早餐。

萌寶駕到:總裁哪裏逃 其實林飛很想問問林語嫣,幹嘛一直老看他,可是最後還是忍住了。

算了,也不在這一時了,等一會兒去到便知道了。

吃完早餐后,林飛和林語嫣跟昨晚一樣,一人扛著一個女殺手,本來一開始林飛提出讓他自己來就行,可是卻被林語嫣給堅決拒絕了。

來到樓下的時候,一輛寶馬X6停在那裡,林語嫣掏出車鑰匙按了一下,然後就開車門把人給扔進去。

林飛隨後把女殺手放進去后,忍不住問:「林語嫣,你哪來的車?」

「偷來的!」 清穿之皇貴妃 林語嫣不以為然地答道。

「什麼?」林飛聽得心驚膽跳,忙說:「好好的你幹嘛偷車啊?這可是犯法的,算了,你等會兒,我現在打電話叫車,你把這輛車還回去。」

「不還,車主是我,還哪兒去?我偷我自己的車,不行嗎?」林語嫣冷聲說道。

「……」

林飛一愣,旋即無語,暗道:「你這冷笑話可一點都不好笑。」

上了車后,林語嫣沒去駕駛位置,而是鑽進了車尾座,她直接指著前面說:「你的男的,難道還要我一個女生開車?」

「這個……」

林飛頓時無言以對,可是細想一下又覺得不妥,當然不妥啦,他還沒有駕照呢!這不是無牌駕駛嘛!

「等等,我還沒駕照呢,恐怕……」

「不用怕,我的車在華夏無人敢查,你放心開就行,線路我都給你導航好了,照開吧!」

「啊?哦,好吧!」

人家都說到這份上了,林飛還能說些什麼?只能乖乖地坐進駕駛室內,系好安全帶后,便啟動車輛,調好檔位,一踩油門便開車了。

一路無語,根據導航線路,經過半小時車程,來到了一處幽靜的高檔小區門外。

一到門口,保安立刻立正敬禮,然後就趕緊開門,林飛不由得感慨,這輛車可真牛比啊,簡直都可以橫行霸道了。

車子開到一處別墅門外,導航才宣告結束。

本傑明一時無言

Previous article

梧桐喝湯的動作微微頓了頓,但並沒有說什麼,繼續微微低頭喝著湯。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