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當然,柳榆不在其中。因為柳榆生的實在是不堪入目,接近兩百斤的體重,讓經理屢屢沖人事發火,覺得把她招進來就是個錯誤。

柳榆嘴笨,人丑。在部門裡面自然是不討人喜歡的。現在公司要裁員,經理自然是要借題發揮裁掉她的。

這些柳榆也都心知肚明。今天經理叫她到辦公室來談話她一點也不驚訝。

柳榆縮在沙發的角落裡,埋著頭。經理點了一根煙說道:「公司最近困難你也知道,公司也確實是要不了這麼多人。 豪門壞老公:貪玩小妻送上門 你來了這幾個月,工作也沒有上手,所以公司決定讓你回家,咱們好聚好散。」

柳榆點點頭,一言不發。這樣的話,也不是第一次聽了,她知道這一天早晚是要來的。幾乎她所有就職公司都會因為她的外貌和怯懦性格辭退了她。這是第十家公司了。

柳榆平靜的辦好了離職手續,包里揣著兩千塊微薄的薪水,垂頭喪氣的走在熱鬧非凡的大街上。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

這號碼的主人叫做蘇嘉志,是柳榆的好朋友,也是柳榆藏在心底的那個人。只有他不嘲笑柳榆,對她照顧有加。

但是柳榆根深蒂固的怯懦讓她不敢開口,等來等去,只是為別人送去了個好男友。

蘇嘉志趕來,神色緊張。柳榆苦苦的一笑,說道:「我被辭退了。」

蘇嘉志並未做聲,隨手攔了一輛車,上車之後說了一家火鍋店的名字。對柳榆說道:「這世界上沒有什麼事情是一頓火鍋解決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兩頓。我帶你去吃火鍋。」

柳榆揉了揉眼睛,偷偷的把眼淚擦在手上。看著望著車窗的蘇嘉志,心中不由的想到,要是自己能變得漂亮一點,她絕對不會錯過蘇嘉志,自己的怯懦葬送了自己的幸福,如今這樣任人欺凌更是自己咎由自取。

接著,陷入了深深的懊悔和自責中,「如果······如果,我能變得好看一點,我一定會達成所願。不會讓自己像現在這樣望洋興嘆······。但是現在已成定局,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縱使再後悔又能怎麼樣呢?還不是只能拱手相讓,祝他幸福。是啊,我只能祝他幸福。」

柳榆想的入了神,一雙含情目盯著蘇嘉志,自己還未察覺,眼淚汪汪的,萬般情愫都化與眼中,只待良人一眼萬年。

蘇嘉志捧著柳榆的臉說道,「好了,不哭了。不就是個工作嗎?咱們不要了。我這不是帶你去吃火鍋嗎?火鍋啊!你的最愛!笑一個,別哭了。」

柳榆聳了聳鼻子,抹乾淚水啞著嗓子說道:「我不是為工作哭的。」

「那你是為什麼?」

「我是為······」柳榆話還未說完,突然間覺得手腳發麻,好像身上的什麼東西被吸走了,不能動彈。

就在這時司機大喊道:「是卡車!快趴下!」眼前,一輛貨車的車廂朝車子側翻過來。柳榆想要開門,卻被牢牢的捆住。死命的掙脫,卻毫無用處。

最終,還是只能看著車廂砸在了車頂上。

蘇嘉志側身過來護住柳榆,一張聲嘶力竭的面容下柳榆卻聽不到任何聲音。柳榆慌張的看著蘇嘉志,看著貨車壓在了他的背脊上,再看著他倒在自己的肩上······

霎時間,心如刀絞,就像是有人用刀子活生生的剜走了柳榆的心一般。劇痛過後,柳榆掙扎著睜開眼睛,眼前卻只有刺眼的白光。 在這荒無人煙的地方,即使是喊破了喉嚨。也等不來蘇嘉志的回應。

柳榆環顧四周,黑夜裡的星星格外的耀眼。

站在肆虐的大火旁,在火光的照耀下,才模模糊糊的看清。那兩個帶自己來的人穿著電視劇里衙役的官服。他們不是救援隊員。

大夢初醒的柳榆,搞不清自己在哪裡,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死沒死?看到亂葬崗滿地穿著古裝的屍體。

再看看自己身上穿的破衣爛衫,地上的泥潭勉強倒映出了一張陌生的,髒兮兮的臉。

柳榆驚慌吃錯,接連倒退幾步。「不,不。這不是我,我不長這個樣子啊!我的臉呢!不!我的臉!」

柳榆捂著這張陌生的臉,手指摳破了臉頰,殷紅的血滲進了早已難辨顏色的粗布衣裳。

戀戀成癮:總裁的天價嬌妻 坐在地上放聲大哭起來。此刻除了恐懼就只剩下了絕望。

夜空依舊是那樣的耀眼,但是天上的星星沒有一顆可以指引方向。

柳榆的眼前一片模糊,淚水遮住了一切,她憎恨那個懦弱的自己。

就是因為的自己的一事無成,讓自己落得現在這樣的下場,長著一張自己也不認識臉。蘇嘉志也因為自己的懦弱不知了去向。

一時間,絕望無助的柳榆倒覺著不如死了乾淨。

柳榆站起來,死死地盯著那片火海,一步步的走向火海。

突然耳邊響起一個聲音,「你這樣走了,她怎麼辦?」

柳榆停下腳步說道,「是誰?是誰在說話?你是不是知道蘇嘉志在哪裡?」

那聲音說道,「丫頭,你怎麼就知道蘇嘉志呢」

「蘇嘉志?你認識他是不是?你知道他在哪。是他讓你來接我的是不是?還請你出來見上一面。」

柳榆期待著這聲音的主人出現,望著聲音傳來的方向。出現了一位穿的破破爛爛,身上黑黢黢的道士。

這道士手上拿著一柄拂塵,笑呵呵的朝柳榆走來。

柳榆看到道士也是一副古人的打扮,於是問道。「你是不是古代人?」

道士聽到之後,雙手交叉在胸前,聳聳肩,「古代人?哈哈,你們總是喜歡這樣稱呼我們。」

等下一次重新甦醒 「你們?我們?你是誰?這是哪?拜託你告訴我。蘇嘉志在哪?他是不是還活著?」

道士拍拍柳榆的肩膀,柳榆下意識的抖抖肩。道士舉著手,帶著一絲笑意看著柳榆。

對柳榆說道,「丫頭,你看看地上泥塘里的倒影。你已經不是那個腦滿腸肥,任人欺負的可憐蟲了。你現在可比你以前好看多了。」

柳榆看了看泥潭裡的倒影,那道士說得果然沒錯。雖說這臉不是自己的了,但是仔細瞧瞧這臉,比自己以前不知強上多少,而且這曼妙身姿不正是自己想要的嗎?

柳榆沉默了一會說道,「你說的對。我現在是比以前好看了。但是你能不能告訴我,我的臉為什麼會變成這樣?這裡到底是哪裡?」

道士背過身去說道,「你剛才不是都說了嗎?古代人。這裡就是你們所謂的古代。你難道沒看過你們那的穿越劇嗎?你不知道自己穿越了嗎?」 求婚成癮:霸蠻總裁強撩妻 柳榆望著道士遠去的身影,心中想到,如果嘉志真的是喜歡的皮囊的話,那自己現在已經不是原來的樣子了,蘇嘉志是不是會對自己一見傾心。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自己就把這些年壓在心中的話都告訴蘇嘉志,再去找那道士,找到回去的辦法。

但是柳榆更害怕蘇嘉志因為車禍離開了。

這兩種結果都不是她自己願意看見的。

柳榆使勁的搖搖頭,想要把這些事情都拋之腦後。

深吸一口氣之後,沿著了無說的那條路,走向了南山城。

南山城是南黎國最繁華的所在,也是都城的所在。

柳榆走了一晚上,終於站在山坡之上,看見了南山城的遠景。

太陽從南山城的另一邊升起來,柳榆看到了黎明。

黎明之下的南山城,整座城池都被嬌嫩的日頭染成了金色。柳榆站在那裡許久。

她知道,現在走進這座城對她來說是唯一的選擇了。

柳榆最是討厭古代的繁文縟節。但自己卻偏偏到了古代。即將開始的生活卻是曾經自己最不想過的。

上天沒有賜給人們預知未來的能力。為的就是讓人們珍惜當下。倘若出生便知道了結局,還有誰會努力。

但是像柳榆這樣的人生,又該怎麼過?

柳榆沿著彎彎曲曲的山路,一步一步走向黎明之中的南山城。

不知道在南山城裡等待著她的是什麼樣的人生。或喜或悲,又或者是喜憂參半。

柳榆走進南山城的時候,已經是晌午了。

站在南山城的城門前,城門口是一隊衛兵,在仔細的檢查者來往的人。

這城門比電視劇里看的要高大些。繁華程度也比電視劇里的勝過許多。

原本這古代也沒有想象中的那麼糟糕。

走到城門口,城門的士兵攔住柳榆,問柳榆要戶籍。

柳榆哪裡來的戶籍卡。於是坐在地上「哎呦哎呦」的喊了起來。

口中念念有詞的說道,「哎呦,我的命怎麼這麼苦啊!我們一家人都被餓死了。我一個好不容易逃到南山城,你們還這樣對我!我沒有戶籍還進不去了不是?」

那士兵踢了柳榆兩腳說道,「晦氣東西,南黎國大治之世哪裡來的什麼難民,快滾!滾!」

柳榆眼見撒潑耍賴是混不進去,於是乾脆使勁喘著粗氣,一下子暈倒在地。

守城的士兵上前踢了柳榆兩腳,柳榆忍著疼,沒有任何反應。

士兵也是個膽小怕事的,生怕在自己的治下出了什麼事情。

看到柳榆沒了反應神色開始慌張起來,圍觀的人越來越多,那士兵只能把柳榆扶起來說道,「哎,真是個可憐的人啊! 諸天萬域爭霸 這說暈倒就暈倒了,來人啊!把她扶進去,找點粥給她。」

「是。」後面上來兩個士兵把柳榆抬進城門,隨意的丟在城牆邊就走了。

柳榆感覺這兩個士兵離開之後,慢慢的睜開了眼,扶著城牆站了起來。

剛才被踢的地方還在隱隱作痛。柳榆第一次觸碰到城牆,斑駁的牆面一點也不像景點的那樣好看。

再看向街市倒是熱鬧非凡,來來往往的人絡繹不絕。

柳榆望著這街市,這裡沒有直插雲霄的高樓大廈,也沒有什麼國際金融中心。但是這街市並不妨礙柳榆想起那句「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

這裡有來自各國的客商,各種各樣的商品。柳榆只是站在這裡扶著城牆看著,便已知裡面大有乾坤。 這古時繁華也只是在書上見到過,如今真的到了這裡,才知道這裡為什麼是一二等富貴風流之地了。

柳榆一步步走向集市,周圍各式各樣的商品讓柳榆眼花繚亂。穿梭在集市間,各處飄來的飯香讓柳榆飢餓難耐。

站在麵攤前,柳榆使勁的往下咽著口水。一下,兩下,三下。此刻的柳榆真是後悔自己丟掉的外賣。現在想想要是能撿回來吃了也是好的。

麵攤老闆看著柳榆一身的寒酸,知道她是吃不起的,黑著臉說道,「站這幹嘛?還不快走!我這做生意呢!晦氣!」

柳榆朝著麵攤老闆做了一個鬼臉,心裡雖然不快。但是一分錢難倒英雄漢,誰叫自己沒錢吃飯呢?

人只要一餓渾身都是沒有力氣的,什麼也不想做,什麼也不想聽。

柳榆找了一個街角蹲了下來,看著陽光從屋檐上撒下來。這猛一抬頭不見了高樓大廈,還真是有些不適應了。不過,這樣柔和的陽光也是極好的。

柳榆靠在牆上,雙手插在袖子里,被陽光照的暖烘烘的,不知不覺的就睡著了。

正是夢在濃時,山珍海味還未上桌。柳榆便隱隱的聞見一絲面香。

面香帶著柳榆走出夢境,睜開眼看時,一位老婆婆,挎著竹籃,拿著熱騰騰的滿頭,正笑呵呵的看看她。

柳榆餓極了,看見饅頭,立刻坐起身來。

問道,「我可以吃嗎?」

老婆婆和藹的點點頭說道,「當然可以,餓壞了吧,姑娘。」

柳榆一邊狼吞虎咽的吃著饅頭,一邊向老婆婆點頭。

老婆婆只是面帶笑意的看著柳榆,柳榆只顧自己吃著饅頭。根本沒有關心四周的情況。

饅頭吃了一半,柳榆感覺頭有些昏沉沉的,眼睛好像看不清東西了。

柳榆抬起頭看向老婆婆,模糊間覺得老婆婆笑的有些奸詐,還沒來得急深究便感覺身子一沉,便不省人事了。

等柳榆再清醒時,發現自己被捆住手腳,關在一間像是庫房的地方。四周堆滿了亂七八糟的東西。

柳榆環顧四周,沒有鋒利的東西能割開繩索,用腳使勁的提著面前的雜物堆,希望能掉出點什麼東西來,但是一無所獲。

嘆了一口氣,望著結了蜘蛛網的房梁。心中覺得自己真是倒霉,又不禁的感嘆古代的人販子也是技術高超。

根據自己多年看電視劇的經驗,現在應該不是在哪個青樓就是山寨里了。看來這次真的是在劫難逃。還好這身子不是自己的。

又過了好久,還是沒有人來。柳榆便開始大喊,「有人沒有?哪個不要臉的把我綁過來?你把我綁過來就算了,把我丟在這裡是做什麼?我要尿尿!你快點來開門啊!」

這一喊果然是有人應的。來開門的正是那老婆婆。

柳榆見那老婆婆走進來便說道,「呦!還真是你這個老不死的!算我栽在你手上了,但是我現在真的想尿尿啊!真的很急啊!」

那老婆婆說道,「嚷什麼?讓媽媽先看過自然會安排你的去處!閉嘴!」

話音剛落,門外便走進來一個梳著牡丹頭,帶著滿頭珠翠的鴇母。

柳榆無奈的笑笑,說道,「老不死的,你真把我賣到青樓來了?」

老婆婆呵斥道,「閉嘴!」

鴇母用手上的團扇遮著口鼻說道,「我說,人牙子!你是不是不想幹了?你最近送到我這的貨色是越來越差了。我這紅袖樓在南山城裡也算得上是一等一的。你就送這種?給匹夫家做妾都嫌棄的東西來?」 老婆婆拉著老鴇說道,「媽媽,您也知道這城裡最近查的嚴,我們這些人牙子也不好做了。您要是看不上做姑娘,就做個粗使的丫頭,左右不過一頓飯的事。」

老鴇搖搖扇子,看了看柳榆說道,「行吧,狗頭,給人牙子拿十兩銀子,把這個······你叫什麼?」

「柳榆。」

「哦,柳榆,放到洗衣房去,跟著丑娘洗衣服去。最近洗的東西多,天又冷,丑娘一個人忙不過來。」

「好嘞,媽媽。」

狗頭拽著柳榆到了洗衣的水井邊,朝著水井邊的人大喊了一聲,「丑娘!這是媽媽給你的幫手!好好帶著她干!」

丑娘正在從井裡提水,頭也沒有抬的說道,「這是人牙子帶來的新人媽媽看了嫌不好,才給我的吧!」

狗頭說道,「我說你管這麼多幹嘛?讓你帶著就帶著!人給你了,我走了!」

柳榆慢慢的走上前去,想看看這丑娘到底是有多醜。還沒近前廚娘便把水桶一扔,水濺了柳榆一身。

柳榆一驚,後退了好幾步。

丑娘問道,「你叫什麼?」「柳······柳榆。」

「哼,人牙子帶來的?」「啊,嗯!」

「痴痴傻傻的,怪不得做不成姑娘。快去打水!事情還多。」「哦哦哦。」

丑娘總是弓著腰,頭上圍了一塊頭巾。柳榆能依稀的看到丑娘的臉上有被燒傷的痕迹。

還能看得出醜娘的年紀不大,甚至能感覺到她遠沒有到要駝背的年紀。

柳榆打了不知道多少桶水,一直從艷陽高照到月黑風高。

丑娘這才端著一個大大的粗瓷碗,裡面裝著滿滿的飯菜出來給柳榆吃。

勞碌了一天的柳榆大口大口的吞著飯,甚至都不去擔心裏面是不是還有葯。

丑娘坐在柳榆身邊,看著柳榆吃飯,問道,「你家在哪?」

柳榆搖搖頭,嘴裡還包著飯。

丑娘說道,「你慢點吃,別噎著。哎!是個可憐人。都沒有家。一會吃完了,就洗洗臉,進來睡覺吧!明天還會有洗不完的衣服的。」

柳榆使勁的點點頭。吃完了飯,用井水洗了臉,進到屋裡。

屋裡的陳設極其簡單,一張破破爛爛的桌子,兩把椅子,一張土炕,一個架子,一個大木箱。

再要想找出點什麼也是不能了。

柳榆站在門口,丑娘取了頭巾,盤腿坐在土炕上。

昏暗的燈光下,那張被火焰灼傷大半的臉,的確讓人害怕。

柳榆不敢上前,更不敢跟她一起睡覺,真是一張會讓人做噩夢的臉。

丑娘看出了柳榆的心思,說道,「害怕了吧?讓你來和我一起住真是為難你了。」

柳榆說道,「不······不,沒有,謝謝你的晚飯。」

「沒什麼的,在這裡最大的好處就是能吃飽飯。以後你再也不會挨餓了。你洗了一下,雖不是閉月羞花,但也還是過得去的。不知道媽媽明天會不會後悔?」

柳榆摸摸自己的臉說道,「可千萬不要,我寧願在這裡洗衣服。」

「沒想到你還是個有烈性的主。那箱子里有我的幾件衣服,你選一件換上吧!你這衣服太破舊了,而且都有味道了。明天幫你洗洗」

柳榆聞聞自己,身上的確是有一股惡臭。丑娘說的沒錯。

打開箱子,裡面是幾件粗布衣裳,和一把做工精美的琵琶。

柳榆拿起琵琶問道,「丑娘,你還會彈琵琶?」

丑娘搖搖頭,「不會,這是一位故人的。」「哦。」

柳榆把琵琶放回原位,隨便拿了件粗布衣裳就換上了。 柳榆磨磨蹭蹭的坐在床上,丑娘端著燭台說道,「時候不早了,你躺下歇著吧!」

掀開被子,躺在硬邦邦的土炕上。

所以,這幾年大部分女藝人都會選擇找圈裡的人,更何況再加上因為如今的女藝人片酬越來越高,甚至有女藝人喊出了『我就是豪門』的口號。

Previous article

我擡頭一看,頓時有些無語,原來是我們的黑龍大人正在哭泣。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