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當即葉天便是走了上去,將內心的情緒收了起來,而後便是漏出一抹微笑問道:「昨晚休息的習慣嗎?」

周珊笑著點了點頭,而後看著葉天臉上那抹有些牽強的笑容,旋即皺了皺眉頭問道:「怎麼了?」

聽到周珊的話,葉天也是知道自己臉上的笑容掩飾不住內心的情緒,當即便是開口說道:「沒事,一些關於家族的事情,你就不必跟我一起費心了。」

周珊聞言,卻是有些不悅的嘟了嘟嘴,而後再度說道:「我如今都是葉家的人了,當然有責任知道關於葉家的一切,你就說給我聽吧!」

看著周珊如此堅持的模樣,葉天也是有些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而後便是再度將目光轉向遠處說道:「那邊走邊說吧。」

周珊滿意的笑了笑,而後便是跟著葉天走了上去。

「如今雕靈武器是可以解決了,但葉氏家族多年來的根基已經殘餘無幾,在這動蕩不安的郾城想要博得一席之地,最首要的便是秦家。」

一邊走著,葉天目光注視著周珊的側臉說道。

葉天知道,不管周珊和秦傲天的關係再怎麼惡劣,畢竟是沾親帶故的,所以當自己說出要滅掉秦家的話之後,周珊一定會有所動容。

果不其然,望著周珊側臉的葉天當即便是看到周珊臉上的笑容微微一凝,而後再度漏出來的笑容,便是顯得有些牽強。

周珊只是一個十六歲的少女,她並不會掩飾自己內心的真實想法,一向都是將內心的想法表露於面,可是當她見到了葉天之後,便不得不學會如何掩飾自己的想法。

總裁,狂傲如火 比如,她心中對葉天明明很是喜歡,但是卻始終說不出這句話,因為她知道,即便她說出來,葉天也不會接受,因為葉天已經有了葉允。

雖然她不清楚葉天和葉允之間到底是怎樣的關係,但是她也能夠看得出來,葉天對葉允有著一份無法卸下的責任。

因此,周珊每每面對葉天的時候,總是努力的將心中的那份喜歡掩藏起來,但那種感覺卻又怎能是掩藏的了的?

葉天也能從周珊的臉上看出來,但是,兩個人卻就是這樣小心翼翼的維持著這種微妙的關係,一直持續到了現在。

周珊臉上的笑容依然持續著,當即她便是對葉天說道:「嗯,的確是這樣的,葉家如今想要站穩腳跟,就必須除掉秦家!」

周珊微微轉過臉,而後目光堅定的望著葉天,語氣也是極為肯定的說道。

聞言,葉天有些意外,葉天沒想到,這句話自己注意著沒有說出來,反倒是被周珊說了出來。

當即葉天的臉上便是掠過一抹遲疑,良久之後方才再度說道:「可是,秦家有赫寧的背景,還有國都的楚家為他們撐腰。」

這句話葉天掂量了良久方才出口,再三思量之後,才說了出來,因為葉天現在也不想將周珊和赫寧學府聯繫在一起。

聽到液態奶的話,周珊微微怔了怔,而後說道:「既然我們之前已經擬定好了計劃,那麼在動手之前,就一定要先按計劃行事,等一切都妥當了,才能繼續接下來的事情。」

葉天看著周珊此時那真誠的神色,也是有些動容,而後遲疑片刻后再度問道:「你為什麼要這樣幫我們?」

葉天此話,卻是讓得周珊淡淡的笑了笑,而後便是不以為然的笑道:「難道你忘了,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的夢想?」

葉天沒再說話,只是靜靜地看著周珊臉上的那抹笑容,內心卻已經甚是感動。

葉天怎能不知,周珊能夠表現出這般模樣,是下了多大的決心?畢竟那秦傲天也算是她的伯父!

兩個人走著走著便是走到了葉天的房間門口,而後周珊抬頭看了看葉天的房間,再度轉頭對葉天說道:「今天,我們繼續製作雕靈武器吧!」

聞言,葉天也是點了點頭,「嗯」了一聲之後,便是對著房間之內走去。

留在房間之外的周珊此時臉上的笑容卻是緩緩消散,而後她目光望著天空,自語道:「父親,希望您能夠答應……」

說完之後,她便再度轉身,此時此刻,葉天已經收拾好了行裝,站在門口說道:「我先去跟父親說一下,從武器鋪拿些武器。」

周珊點了點頭,看著葉天離開之後卻又是大喊道:「喂!記得拿品質好的武器! 竹馬我們回家 這一次,做出來的所有雕靈武器可都是給葉家的!」 「你是怎麼發現這裡的,我簡直不敢相信世界上還能有這麼美的地方!」沐靈夕一臉不可置信的四處打量著。

原本軒轅洛帶沐靈夕來到了一處長滿稀疏小樹的山包之後,沐靈夕還一臉的失望,結果也不知軒轅洛在哪裡轉動了一下機關,山包的中間竟出現了一個入口。

兩世愛,一家人 誰知道這個入口裡竟是別有洞天,先不說山洞通道上那些作為照明的夜明珠了,光說山洞內的那一片片奇珍異草,就已經讓沐靈夕震驚不已了。

山洞內沒有任何光線,但是卻讓沐靈夕感覺不到半點黑暗,這全是因為那些珍奇花草的枝葉都是會發出淡淡微光的,而最讓人驚喜的是山洞中居然還有一片小湖,湖裡的水看起來並不是普通的水,而是一片像是被融入了點點星光的水。

沐靈夕快步來到湖邊,她以為這湖裡的星光只是在湖水表面上漂浮著一層,誰知道,等她跑到湖邊將手伸到湖中之後,那湖水中的星光竟是一層層的懸浮在湖水裡的。

沐靈夕驚喜的將湖水捧了起來,然後拋灑向湖中,那帶著點點星光的湖水竟真的像是一條光帶一般,閃著淡藍色的光點。

沐靈夕玩上了癮,竟是脫掉了鞋子,跑進了湖邊的淺水之中。

「軒轅洛,這叫什麼湖啊!這裡的水好神奇,竟然還會發光。」沐靈夕一邊將湖水撩向遠方,一邊問道。

名門官夫人 軒轅洛被沐靈夕那湖水中的倩影迷住了,直到沐靈夕出聲詢問,才迷迷糊糊的呢喃著:「靈夕湖!」

「什麼?」沐靈夕玩的開心沒有聽清,但是軒轅洛卻瞬間回過神來。

「這個湖原本沒有名字,但是你來了之後它就有了!名字就叫靈夕湖!」軒轅洛一步步的朝沐靈夕走去,眼中那在湖邊戲水的女子是那樣的靈動美麗,軒轅洛一直認為自己是一個遊戲人間但從不被紅塵所擾的人,然而今天,他覺得自己的心早已經被一個人緊緊的抓住了,再也放不開了。

沐靈夕正玩得開心,聽到軒轅洛的話后,竟有些不知所措起來。

「軒轅洛,我覺得這個名字不好聽,你還是另選一個吧!」沐靈夕訕訕的轉移話題,腳下一邊有意無意的踢踏著湖水,一邊說道:「我覺得還是叫熒光湖,或者靈光湖怎麼樣!」

軒轅洛知道沐靈夕是故意轉移話題的,雖然在意,但也並不想讓她在她不接受的時間去說明她的感情。

原本今天他與她在巷口的相遇就不是一次意外,其實早在宴會之後,軒轅洛就已經跟著她了,但是途中被宮佑冥的護衛發現並攔住了,等他再次找到她時,就已經是在小巷之外了。

當時看到她衣衫不整的樣子,軒轅洛的心都要碎了。他不知道她和宮佑冥是什麼關係,他也不想知道,他只需要知道她會不會接受他就夠了。

不過現在看來,答案已經非常明確了。

不過他並不灰心,時間還很長,他相信,總有一天她會發現他的好。 葉天對著周珊揚了揚手,而後便是對著父親的房間走去。

一切當然非常順利,葉天到武器鋪拿了十幾柄長劍之後,便是帶著葉鞘和周珊一起來到了葬天山脈上。

再度來到葬天山脈上,心中卻是和之前的心態完全不同,現在葉天心中的想法是如何將製作出來的雕靈武器發揮出最大的作用,從而讓葉家武器鋪的生意迴轉。

然而之前,葉天卻只能看著周珊製作出來的一柄柄長劍被秦傲天給拿走。

沒有過多遲疑,到了葬天山脈不就之後,葉天和周珊兩個人便是開始製作器雕靈之劍,而一旁的葉鞘也是沒有錯過這一點一滴的時間,當即便開始了自己的修鍊。

時間飛快,半天的時間悄然劃過,葉天嘆了一口氣,旋即看著自己身邊的六柄長劍,而後極為滿意的笑了笑。

旋即,葉天便是將目光轉向周珊,卻是看到,此時的周珊卻只是製作出五柄長劍。

當即葉天便是起身走向周珊,而後笑道:「喂,你這速度可是大幅下降啊!之前的你,這點時間只怕都能做出八柄了吧!」

然而,周珊聞言卻是微微側頭,臉上湧現一抹笑容,而後看著葉天說道:「你去看看,這質量跟那個能比嗎?」

葉天從周珊身旁撿起一柄長劍,而後仔細的觀摩起來,竟是發現,那長劍之上的雕紋的確是柔潤了許多!

而對於雕靈之術有了一定了解的葉天自然之道,這雕紋的柔潤,便是代表著雕靈武器的品質。

當即葉天臉上的笑容便是緩緩收回,心中再度對周珊湧起一抹感激之情,而後一臉認真的說道:「周珊,謝謝你這麼幫我們葉家!」

周珊被葉天這般客氣的模樣搞得也是有些無語,當即她也是站了起來,而後臉上依然噙著一抹笑容說道:「你要是跟我客氣的話,我可就離開郾城了啊!」

葉天笑了笑,摸了摸鼻子道:「行,不客氣!」

周珊也是滿意的點了點頭,而後便是默不作聲的再度坐下,繼續製作雕靈武器。

天色很快就是黃昏,葉天和周珊的身旁各自放著八柄凋零長劍,而後葉天起身對著周珊說道:「走吧,差不多已經夠了!」

聞言,周珊也是點了點頭,而後便是站了起來。

葉天再度看了看一旁依然在繼續修鍊的葉鞘,當即便是走上去喊道:「喂!該走了!」

聞言,葉鞘也是退出修鍊狀態,而後看著葉天和周珊正裝進納寶的那些雕靈之劍,他的小臉上便湧上一抹欣喜。

「哇!這些都是我們葉家的了?」

葉鞘看著那些雕靈之劍,極為激動的喊道。

葉天拍了拍他的腦袋,而後說道:「想不想要一柄啊?」

「想!想想!」

葉鞘當即便是沒有絲毫地遲疑,直接是狠狠點頭道。

然而葉天卻是一臉微笑繼續說道:「那你就好好跟你周珊姐姐說說好話吧!」

葉鞘聞言,當即嘴角便是微微一撇,而後用不屑的眼神看了一眼葉天,並且嘟囔道:「小氣鬼!」

「說什麼?」

葉鞘的嘟囔聲被葉天收入耳中,當即葉天便是揪起葉鞘的耳朵,喝道。

「沒……沒說什麼……」

葉鞘一臉痛苦難耐,也是惹得一旁的周珊笑出了聲。

葉天送了葉鞘,而後葉鞘捂著自己的耳朵揉了揉,旋即便是再度對著周珊看去。

「嘿嘿,周珊姐,您跟天哥一定不一樣,他那麼小氣,您一定很大方!」

葉鞘嘿嘿一笑,當即便是對著周珊說道。

然而周珊聞言,卻是將臉上的笑容收回,而後說道:「誰說的?我和你天哥還真是一樣呢!」

說著,周珊一直盯著葉鞘那轉喜為憂的表情,當即便是再度一笑,而後選了一柄質量最好的雕靈之劍,遞給了葉鞘。

葉鞘見狀頓時一喜,而後便是欣喜若狂的觀賞著自己手中的長劍。

而與此同時,葉天卻是感覺自己手臂之中的咪咪有了一絲細微的動作,沒多久,咪咪便是從葉天的手臂中鑽了出來,而後對著葉天吐了吐信,看樣子,似乎是要什麼東西一般。

而葉天一看,當即便是明白了過來,自己昨晚答應了咪咪要今天給它妖丹的!

當即葉天再度抬頭看了看天色,雖然天色已晚,但卻還是嘆了一口氣,而後對一旁的周珊說道:「看來,咱們現在還不能回去。」

葉天知道,咪咪雖然是靈獸,但現在等階太低,思維和智商都遠遠不如人類,所以葉天答應了它的事情如果做不到的話,那麼咪咪就會生氣,嚴重的話甚至以後還會對葉天造成傷害。

而周珊一臉疑惑的看了看葉天,而後看到葉天手臂上的咪咪時,身形當即便是往後退了數步,而後再度小心翼翼的說道:「怎麼了?」

「還不是它嘛!要妖丹了!」

葉天沒好氣的看了一眼手臂上爬出來的咪咪,而後無奈的說道。

周珊聞言,頓時也是明白了過來,當即她也是看了看天色,不過雖然已是黃昏,現在的周珊和葉天等人可不會再忌憚這葬天山脈上的妖獸了。

當即周珊便是點了點頭,而後對著身後的一處叢林指了指道:「那,咱們就去那裡吧!」

說完,幾個人便是一同對著那個叢林走去。

而如今已經是快要突破至靈力第六段的葉鞘也是興緻勃勃的跟在葉天的身後,有了之前那些妖丹的幫助,他現在實力的提升速度也得到了很大的提升,眼看著距離靈力第六段已經不遠了。

三人并行,對著那深山叢林行去,然而他們卻是不知,在這叢林當中,會發生一件讓他們誰都意想不到的事情!

這麼久以來,葉天對葬天山脈的了解自認是無所不知,甚至在夜晚也在葬天山脈上待過。

但是,後來隨著紅頭蛇的突然出現,葉天似乎感覺如今的葬天山脈有了一些變化,因為之前的葉天從來沒有在這裡見到過紅頭蛇。

但後來仔細想了想,葉天也是聚德這件事只是湊巧而已……

可是,今晚,他們三人將會面臨著一場在劫難逃的劫難…… 三個人對著叢林走去,僅僅是用了一分鐘左右的時間,他們卻是突然感覺天色驟然一暗,整個天色頓時就黯淡了下來!

頓時,三人有些疑惑的轉頭看了看天色,剛才還是黃昏的,怎麼突然之間就徹底黑暗了下來?

不過看了之後幾個人也沒有當回事,畢竟現在的葬天山脈對他們也構不成什麼大的威脅。

心中這般想著,葉天和周珊便是面面相覷了一下,而當目光看向葉鞘的時候,葉天卻是看到此時的葉鞘有些膽怯的縮了縮身子。

旋即葉天便是笑道:「怕什麼?有我在呢!」

說著,葉天便是率先對著叢林走了進去。

這叢林從外邊看去只是有一些灌木叢所組成的,然而走近一看,葉天卻是發現,那叢林之中竟然是生長著一顆顆參天大樹,在外邊看起來,竟是完全沒有發現。

幾個人對著那參天大樹看了良久,這叢林之中寂靜的讓人有些膽寒,就像是一塊墓地一般,甚至連蟲鳴鳥叫聲都沒有。

不過葉天還是再度鼓氣了膽子,繼續對著深處行去。

然而此時此刻,那尖尖的腦袋一直探在外邊的咪咪卻是將腦袋縮了回去,而後在葉天的手臂之中再也沒有一絲動靜。

天色徹底黑暗,這叢林之中也是漆黑一片,若不是藉助著微弱的月光,葉天幾人甚至就連近在眼前的參天大樹都看不清楚。

可是,此時的葉天卻依然沒有當回事,自己在葬天山脈闖了這麼多年,且不說斬殺了多少頭妖獸,這山脈之上有什麼樣的妖獸,葉天心中似乎一清二楚。

所以,葉天再度轉頭,對著自己身旁的周珊和葉鞘揮了揮手,而後便是繼續對著深處走去。

越走越靠近叢林的深處,而光線也是越來越暗,就連月光都是被那越來越多的參天大樹徹底遮擋了起來。

葉天看著自己的面前一片黑暗,旋即緩緩伸出自己的手掌,卻是伸手不見五指。

而與此同時,葉天身後的葉鞘也是再度萌生退意,他哆嗦著嘴唇對葉天說道:「天哥,要不咱們還是明天再來吧,這麼黑我們什麼都看不到,萬一又妖獸襲擊我們怎麼辦?」

聽到葉鞘的話,葉天也是凝了凝神,而後便是對著自己的手臂拍了拍,想要將咪咪召喚出來,從而照亮自己周身。

然而,葉天拍了手臂之後,那咪咪卻依然是沒有絲毫動靜,像是睡著一般,卻又更像是不願出來一樣。

葉天無奈的嘆了口氣,旋即心中想著咪咪或許是因為好沒有吸收妖丹,此時能量不足。

因此,葉天也是放棄了召喚咪咪,而後再度微微抬腳,準備對前方繼續行進。

然而就在此時,葉天突然感覺腳下一空,身形頓時便是急速下墜!

腳下突然騰空讓得葉天沒有絲毫反應的時間,即便葉天反應迅速,但也還是沒能抓住身旁的藤蔓,身形直接便是掉落而下。

而隨著葉天的身形墜下,一旁的周珊和葉鞘的身形也是跟著掉了下去,他們都是沒能抓住身旁的藤蔓。

墜下身形的葉天努力看著自己周圍的環境,卻是什麼都看不清楚,但葉天感覺這裡和上次雕入的那個地方頗有幾分相似。

旋即葉天心中也算是鬆了一口氣,上次和葉鞘雕入那個洞穴也是驚險萬分,不過最後卻並沒有發生什麼危險,反倒是在裡邊見到了自己的先祖。

不過葉天一同樣記得,上次在掉入過程當中,自己是抓到了藤蔓,最後大幅縮減了下墜速度,方才能夠平安落地,但是這一次,葉天完全看不清楚周圍的情況,低頭看去,下邊也是一片黑暗,上次那些會發光的綠色晶體也是完全不見。

什麼都看不見的葉天卻依然沒有放棄掙扎,頓時身形便是胡亂的掙扎了幾下,手掌也是在自己的周身揮舞了幾圈,想要試圖尋找那些藤蔓。

可是,最後的結果卻讓葉天大失所望,自己周身竟然什麼都沒有,自己的手掌揮舞了幾圈,也只是抓到了一些虛無的空氣而已。

「不會的,我有分寸。」楊若沼將繩子的一端緊緊地綁在腰上,然後走到大樹旁邊,試探著向上爬去。

Previous article

「但是我只是我個人的推理罷了,我們要講證據,,沒有證據證明我這個推理是正確的,我也不敢將這些莫須有的罪名安在劉默的身上,現在我也有一個需要證實的東西,那就死者王悠悠真正的死亡方式,我覺得王悠悠的死因並不是所謂的*中毒,而是很有可能就是劉默給我們製造的假象,只要證實王悠悠是*中毒死的,那麼我們的視線就會放在張霖和吳越身上。」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