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當世第一批次的勢力,毋庸置疑,當然是聖朝。聖朝威震天下,一家獨霸。

第二批次的勢力則為傳承數千年的七大聖地。

聖朝太子、瑤池聖女。這兩個自出生便戴著無數光環的絕代天驕締結婚約,這是一件絲毫不亞於楚歌被封為太子的大事!

這場婚約,意味著兩大至尊的正式聯手。意味著兩大頂尖勢力的強強聯合。

傍上聖朝這個銀河戰艦,瑤池聖地未必可以超越光明聖宗躍居聖地之首。但勢必可以超越黑夜城,穩居七大聖地第二的寶座。

哪怕瑤池聖地歷代從來都不會去爭什麼,也不會忽視這其中的巨大利益。

這是一場政治聯姻。一場明眼人都看得出來的政治聯姻。

出自聖朝、瑤池,卻又無人能夠阻止。

天池聖山,瑤池天仙峰。

輕撫古琴,陣陣琴音回蕩在峰內的每一個角落。悠揚婉轉,動聽悅耳。

一名面紗遮面的白裙少女坐於百花叢中。

微微低身,婉婉落座。玉指輕揚,露出纖細白皙的玉指,撫上琴面,凝氣深思,琴聲徒然在叢上響起,琴聲委婉卻又剛毅,券券而來,又似高尚流水。

汩汩韻味,琴聲悠揚,如高山,如流水,潺潺錚錚,聽之彷彿是在欣賞自然中最美的風景,使人心曠神怡。

朝暉隨著霧靄溢出山峰,陣陣琴聲隨著乳白色的霧,山泉般在輕輕流淌、流淌,霧氣裹著琴聲,琴聲漂白了霧氣,這山峰里只有這琴聲,只有這霧靄。

隱隱山坡的乳白色霧藹里,白裙少女若雲若霧在輕輕地撫琴,霧氣隨著琴聲飄渺,琴聲裹隨著霧氣繚繞,猶如天籟飄散,輕輕飄飄散散……

白裙少女一頭烏黑的秀髮有如瀑布又似青絲,梳理得整整齊齊,輕輕披落在少女的肩上。一雙柳葉眉下,又彎又長的睫毛使那雙丹鳳眼,更加的美艷動人。雪白的肌膚有如那雙白玉般的纖纖細手一樣,使人疑似天仙在彈奏古琴。

這是天仙峰,瑤池聖女嫦曦的住所。這白裙少女的身份,自是不言而喻。

「朕,聖朝皇帝與瑤池聖主相約,聖朝鎮國太子楚歌與瑤池聖女嫦曦締結婚約。特以此聖諭,通告天下。」

琴音戛然而止。

少女水一般柔情的雙眸中並沒有出現諸如焦躁、不解、疑惑的情緒,反而是一股淡淡的好奇充斥著少女眼眸的每一寸角落。

「楚歌……」

「會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呢。」

……

聖城,皇家學院靈練室。

渾身被汗水浸透的南宮仙兒坐在地上休息著,身上的皇家學院的院服將她凹凸有致的完美身材勾勒出來。遠處觀之,賞心悅目,宛如畫卷。

學院早已放課,學生們三三兩兩的回到了家中或結伴出去遊玩。她沒有出去。一是沒人願意與她這個走後門的醜八怪做朋友,一是她不想出去。

來到學院不久,南宮仙兒便知道了那夜少年的身份。

聖朝太子,一國儲君。

這等已經不能用顯赫來形容的身份帶給南宮仙兒的,除了震驚還有惶恐。

惶恐自己真的可以成為太子殿下的夥伴嗎。惶恐自己真的能不讓太子殿下失望嗎。惶恐自己做不到這一切怎麼辦。

巨大的惶恐讓南宮仙兒只得以拚命的修行來緩解心中因這份惶恐帶來的巨大壓力。彷彿只有這樣才能讓自己的內心輕鬆一些。

「朕,聖朝皇帝與瑤池聖主相約,聖朝鎮國太子楚歌與瑤池聖女嫦曦締結婚約。特以此聖諭,通告天下。」

聖諭響起的瞬息,南宮仙兒從地上彈了起來。當聽清聖諭的內容之後,獃滯的表情定格在了南宮仙兒的臉上。

良久,方才露出一抹自嘲的苦笑。

「自己什麼身份,什麼樣子自己不清楚嗎?也想和公子在一起?南宮仙兒,清醒一點吧!」微顫的聲音自語著。但腦海中卻總是不自覺的回到那個雨夜,回到那個暴雨傾盆,卻暖意洋洋的雨夜。

那雙平靜的眸子中,除了平靜,她看不到一絲不耐、厭惡、歧視。

那一刻,她相信了世上還有好人。那一夜,她相信了世上不是只有她一個人。

那個少女不懷春?雨夜中那道背影,那道被她烙印在記憶深處的背影,是少女的情懷。

那個雨夜,那把油紙傘,那個淋雨的少年。

我本不相信一見鍾情,直到遇見了你。

少女小小的內心,被一個少年填滿,沒有任何空隙,再也住不下第二個人。

人們都說,與其懷念,不如嚮往。與其嚮往,不如該放就放去遠方。

可是,沒有在你的身邊,我的未來在何方?

「我想要的,是一個能交付後背的夥伴。」

「我希望,你能成為這樣一個人。」

滴答。

抹掉眼角的淚水,取而代之的是堅定的眼神。

我不會成為你的夥伴,但你可以放心的將後背交給我。

我不會成為這樣的人,但我會為你付出一切。

沒有因為,沒有所以。 第三十四章打算

上閣宴席。

楚歌在聽到聖諭內容時整個人都傻了。再也不能保持住以往的平靜。

瑤池聖女?除了知道她叫嫦曦,是個與他年齡相仿的女孩外,楚歌對於嫦曦的其他信息一概不知。

這麼冷不丁的就訂下婚約,有沒有考慮過他的感受?

「陛下,太子尚且年幼,而且與嫦曦聖女素未謀面,做此決定是否略有些倉促?」皇后出言說道。

知子莫若母。 春閨錦謀 雖然不是楚歌生母,但皇后看著楚歌長大,和親子無異。從楚歌的表情里,皇后就看出來楚歌對這門親事是一肚子的不情願。

「皇后多慮了。」聖皇擺了擺手。「朕與西王母尊上只是締結婚約。如果兩個孩子實在合不來,解除婚約便是。」聖皇不在意的說道。

皇后聞言,只得苦笑,向楚歌投去一個愛莫能助的表情。

對此,一旁的西王母並不在意。

正如聖皇所言,如果嫦曦日後不願做這聖朝太子妃,她也不會強求。

雖說解除婚約對雙方都會有所影響,但只要女兒願意,這些都是無所謂的。

與聖皇結親,只是為了在未來的大劫中,給女兒多一層保障。

楚歌並非認死理之人。見聖皇話都說到這份上了,他也只能作罷。

這場楚歌的歲宴,終於是在夜幕降臨之際,圓滿落幕。

歲宴的結束,也代表著楚歌正式步入少年。

少年楚歌,才是他這一生的真正開始。

……

春華秋實、夏蟬冬雪,四季輪轉。眨眼間,距離楚歌歲宴結束已經過去了兩年。一切都恍如昨日,記憶猶新。

兩年裡,楚歌深居簡出,將自己關在元聖宮瘋狂修行。《皇極驚世錄》前境進展遲緩,他便以勤奮彌補。帝王之道的不足,他便整日通讀帝皇史。戟道摸索艱難,他便以前人經驗補足自己。

這兩年裡。除了元聖宮的宮女以及老師琴王外,楚歌誰也不見。每年只有在年末大典才能見到氣質越發沉澱的楚歌。

沒人去打擾他。人們不約而同的將時間交給楚歌,不去打擾他孤獨的旅程。

「殿下,你是否準備好了衝擊融靈境?」琴王肅穆的看著對面的楚歌,問道。

十二歲的楚歌臉龐變得愈發沉穩,五官端正,渾身散發著淡淡的威嚴氣息。氣場十足,哪怕面對一位王者,仍舊不弱分毫。

無關乎修為,這是心靈的力量。

兩年時間,楚歌九座上品靈宮早已被元氣充滿。納元九重之境,《皇極驚世錄》第二重圓滿。

只是破碎靈宮並非小事。哪怕有黑夜城贈與的暗靈丹保其性命無憂,但如果失敗的話,靈宮可不會復原。

換句話說,暗靈丹可保修士衝擊融靈境失敗后性命無憂。但失敗造成的破碎靈宮就真的破碎了。是無法恢復的。

比如,破碎靈宮失敗了,用暗靈丹保住了性命。但你日後的最高成就也只能是融靈八重。終生無望融靈九重以及更高的境界。

因為你,只有那座靈宮。

基於此,楚歌至今仍未衝擊融靈境。

天賦越強,靈宮越大,儲存的元氣越多。相對起來,破碎靈宮的危險性也就越大。

「老師,我翻閱古籍,發現中古時代有修士進行煉體,提高體質。以此來增加突破的成功概率。此法是否可行?」楚歌出言問道。

琴王蹙眉,道:「煉體之法源自三代黑暗聖主。但其煉體之法中古后便已經失傳。到了聖德時代煉體流派已經徹底消失了。無融靈後續之法,難登大雅之堂。不過,增加融靈的突破成功率倒是可行。」

「只是……」琴王頓了頓。「煉體之法修行痛苦難耐,同時進展緩慢,會拖慢修為進展速度。很多人並不會選擇這個方法。」

「無妨。不吃苦,如何成為強者?修為一時落後又如何,我有把握追上去。」

「這個時代,是屬於我楚歌的時代!」自信之言鏗鏘有力。

登峰造極,才是他的目標。絕巔,才是他的歸處。

「既然殿下心意已決,我也不再多言。皇家藏書閣必定有古時煉體之法,殿下你到時去取即可。至於煉體之地,我也有一個好的去處。」

「何地?」

琴王微微一笑,道:「風之谷。」

風之谷是位於聖朝北郡西方的一個生命禁區。與黑暗之森一樣,尋常修士入生命禁區,絕對是有去無回。

風之谷又名大陸風眼,谷中颶風狂暴。與黑暗之森相仿,風之谷由聖地風神山鎮守,壓制風之谷內的狂暴颶風,庇護一方百姓。

無疑,藉助風之谷的狂暴風力煉體,必然事半功倍。而且風神山聖女,百花仙子花玲瓏是琴王的樂道親傳弟子,關係極為親近。 長生大秦 有這層關係在,楚歌入風之谷修行自是萬無一失。

幾念間便想通其中關節,楚歌便對琴王行禮道謝。

「我現在去藏書閣取煉體之法。」楚歌行禮之後說道。

「去吧。」琴王微笑著點頭,目送他離去。

……

煉體之法並不多,一共也就七本。楚歌在藏書閣閣老的推薦下,選擇了一本叫做《龍象勁》的煉體之法。

與琴王所言基本一致,這《龍象勁》共三層。第一層象之力,第二層龍之力,第三層龍象之力。對應靈宮、納元、融靈三境。

融靈境之後,就沒有了後續。

《龍象勁》的修行方法便是不斷的挨打,刺激血肉潛力。目測倒是有很大可能增加突破的成功率。只不過,修行起來極為艱難。

楚歌是個行動派,他不喜歡磨蹭。所以做出決定明日便啟程前往風神山之後,從藏書閣出來便一一與相識之人告別。

此去一行,不知道幾年才會回來。與相識之人一一告別,還是很有必要的。

皇家學院,是他告別的最後一站。

正常皇子公主歲宴之後便會進入到皇家學院學習。楚妍、楚歌、楚牧只不過是個別特例罷了。正常皇族十歲之後都要進入到皇家學院學習。

比如,楚歌此行告別的對象,楚靈兒。 第三十五章欺辱

皇家學院的學生被分成三個等級,一回生、二回生、三回生。分別對應著靈宮、納元、融靈三大境界。楚靈兒是二回生,在最好的甲班就讀。

雖然沒有來過皇家學院,但院門口的地圖指南很清晰,再加上學生所在的高樓很顯眼。楚歌很輕鬆的找到了楚靈兒所在的甲班。

「你好,叫一下楚靈兒。」楚歌在甲班的門口對靠門的少年說道。

不過不用喊了,楚歌來的時候楚靈兒已經看到了他。楚歌身上令人壓抑的氣場,太顯眼了。

「皇弟?你怎麼來了?」楚靈兒驚訝的看著楚歌,怎麼也不會想到楚歌會來看她。

「換個地方說。」瞥了眼躁動的人群,楚歌與楚靈兒一同離開。

兩人一走,甲班頓時炸開了鍋。

「聽到沒?二公主喊那個人皇弟!那個俊俏公子是個皇子哎!」

「我感覺是太子殿下!」

「不可能!太子殿下兩年沒出宮了,今天怎麼會來看二公主呢?一定不是太子殿下。」

「我覺得是四皇子。」

「我覺得是太子。」

「你管他呢,是位俊公子就對了!」

……

對於班級內的吵鬧,兩人是不知情的。就算是知道,也不會過多的在意。

皇子、公主本就萬眾矚目。諸如此類情況,他們早已習以為常。

「這麼說,你是來告別的?」楚靈兒和楚歌坐在一座湖心亭中交談著。

「對。明日啟程。」楚歌點頭,答道。

「這樣啊……」楚靈兒情緒略微有些低落。親弟弟不管關係怎麼樣,但他畢竟是親弟弟。楚歌這一去,也不知道要去多少年。

「回沙漠?帶上他?」古星一臉表情精彩的看著紅蓮,這決定有點出乎他的意料。

Previous article

蘇賢高喝一聲,身後一座冰藍色的妖宮如冰山瞬間拔地而起,懸浮於其身後,一道水紋般的冰藍色屏障唰唰地豎立在蘇賢的身前,屏障之上,紋路複雜交叉,猶如龜紋。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