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畢竟,自己要是插手的話,也難免會讓宋潔沫憂心忡忡。

「今天你去見戴若瀅,所以事情是已經處理好了,對嗎?」宋潔沫突然間問道,她一直都是很挂念這一件事情的,只是剛才在餐桌上家裡人都在,確實也沒好意思問出口。

如今能夠逮到和季唯川單獨相處的機會,自然是要多問上幾句的。

季唯川回想最後事情的解決辦法說得上是解決,卻也說不上來是解決,但是為了讓宋潔沫放心下來,他還是選擇告訴了她她想要聽到的那一面。

「都解決好了之後戴若瀅的生活都與我們沒有關聯了,你沒有必要再為了她擔心了。」

是啊,真是沒有必要為了戴若瀅這樣一個外人來操心操肺的,宋潔沫一開始就是這麼想的,她也儘可能把自己置之度外,卻沒想到最後還是被卷了進去,不過最後也還好事情得以解決就已經是皆大歡喜的了。

她放心地一笑,嘴角的笑容真是前所未有的舒心。

「都解決了就好,之後我們就可以安安心心來解決我們兩個之間的事情了。」宋潔沫說道,而季唯川不由得心下沉了一下,他並不知道宋潔沫所說的他們的事情會是什麼樣的事情。

難免的不會有心裡頭犯嘀咕。

「我們兩個人的事情,你指的是什麼?潔沫,有的時候聽你說這些話,我心裡會莫名的難受和緊張。」

宋潔沫聽見季唯川承認自己的心思覺得好笑極了「放心好了,我們兩個人的事情你還不清楚嗎?不就是那些情啊愛啊的。」 說起愛情,季唯川覺得跟宋潔沫之間雖然說還沒有到那樣的地步,但是他確實也已經豁然開朗了許多。

他主動地離著宋潔沫近了一些,似乎是想要跟她說一些什麼樣的悄悄話似的。

他的臉頰泛起了淡淡的紅光,這樣看來就像是兩對初戀當中的戀人,很是羞怯「其實這幾天我一直在想我們兩個人之間的關係以後會變成什麼樣子,潔沫,你有想過這個問題嗎?」

宋潔沫當然是有想過這個問題了,可以說從一開始她就一直在想著他們兩個人之間的關係會變成什麼樣。

可是有的時候話到嘴邊那是真的說不出口,尤其是被季唯川這樣一問,她仍然還是有難以啟齒的感情在裡面。

於是她只能把問題重新拋回去給季唯川「我當然想過,你呢,有什麼打算?我們兩個不可以用現在的狀態相處一輩子,這樣子的話對你我來說都是一種拖累。」

是一種感情上的拖累,更加也是一種心理上面的累贅,誰都沒有必要支撐著一段沒有感情的婚姻繼續下去,唯有把話說開來解決清楚了才能夠讓大家都放鬆。

季唯川忽然轉過了宋潔沫的肩膀,讓她和自己認真的雙眸對視上。

宋潔沫被他突如其來的認真所驚訝到了,她不解的發問「怎麼了?突然間這麼嚴肅。」

「潔沫,我不想要跟你離婚,我知道你一直以來都在我的身後默默的為我付出,這一些我都是了解的,所以我不想要這樣子輕而易舉的就辜負了你對我的信任和愛情,我們好好過,之後我們努力的為彼此生活下去。」 漢血長歌 熱搜小說

「這些話你之前就跟我說過了,我都知道啊。」宋潔沫對著季唯川像是幸福像是甜蜜的笑了起來。

「可是上一次你沒有名正言順也沒有認認真真的答應我,我想要聽到你的答應。」

原來季唯川是在想著這個啊,宋潔沫心裡想著上一次她是只顧著感動了,確實一時之間忘記了給季唯川回應,瞧著他心急的樣,自己確實也不好再刁難他或是如何。

她只將嘴角的笑意揚的更加的開朗,能夠聽到季唯川說這些話真的已經是她幾輩子修來的福分了。

「我答應你,只要你以後不再犯傻,而且對我好這些事情我都答應你,畢竟能夠跟你在一起也是我一直以來心心念念的事情。」

頃刻間時間就這樣靜止了下來,隨著宋潔沫的一聲答應落下。

季唯川的心裡頭像是吃了蜜一樣的甜,他想自己好在是幡然醒悟了過來,不然的話不知道得錯過多少關於宋潔沫的美好。

至於念念那邊的事情,他也選擇會慢慢的放下了,但是放下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他自己心裡是知道的。

不過既然宋潔沫願意給他時間,他也一定會完成宋潔沫的心愿的。

其實這陣子他能夠得到這些醒悟也已經是很不容易了「只要你的這一聲答應,在我就有十足百倍的動力了,潔沫謝謝你,謝謝你在我一直傷害你的時候還願意一直站在我的身後,好在我沒有錯過你。」 到了第二天中午的余帝。

余瑾銘最後一年在這邊實習,而沈白是利用最近暑假的功夫來余帝的,很快她也要回到學校裡面去上課了才行。

到了最後這幾天,可以說是余瑾銘和她相處的最後幾天了,只是很可惜他們兩個人的狀態似乎都沒有特別的好,尤其是余瑾銘。

天天在家裡被人家念叨著和沈白的關係,令他都不由得有些煩躁了。

這會兒來上班了都還要和沈白見面,他覺得心裡頭更加煩悶了。

「你說我們倆的家人怎麼這麼可怕?三天兩頭鬧著要我們兩個出去約會,我們倆跟個沒事情做的人似的在他們眼裡天天約會,這樣下去,我早晚有一天會被他們逼瘋的。」

沈白在他的身邊托著腮,很是鬱悶地說道。

而余瑾銘也很煩躁啊!誰不是天天被家人催著?就好像離開了沈白他們兒子就沒有人要似的。

「你別說我們家這邊的狀況也不好,一天到晚盡催著我把你叫回家吃飯了,就好像沒有看到你一天,他們就渾身難受,我都快崩潰了。」

「咱們倆現在是一條繩上的螞蚱,你頭疼,我還頭疼的要死呢,真是不知道這種日子什麼時候才是個頭啊。」

「就是,我最近的工作效率真是極低,我都怕下一秒做了什麼大事出來,惹得你哥不開心一早把我劈死。」

余瑾銘道覺得沈白這話是說笑了,餘墨欽再怎麼恐怖也不至於會一掌劈死人,他頂多就是把人凍死而已。筆趣閣k

到了當天中午兩個人一起去食堂裡面吃飯,余帝是有專門的員工食堂的,裡面的菜色簡直是豐富多彩,所以這樣一來也不少人都願意留在余帝的食堂裡面吃飯,而且價格也十分的公道。

他想這就是他老哥厲害和聰明地所在了吧,能夠把自己的員工的心留下來真是比其他老闆都要高明了不少。

而沈白這個時候正坐在余瑾銘的身邊,他們兩個人一般都是一起吃飯的,因為是師徒的關係。

這個時候兩個人的碗裡面菜色幾乎都是出奇的一致,可余瑾銘卻是一勺一勺的吃著空氣,發著呆,沈白也差不多是如此。

他們兩個人這樣的狀態在其他員工看來簡直就是奇怪至極,這得是壓力多大才能把這兩個人熬成這個樣子啊。

「哎,你說說咱們倆現在連吃個飯都要被人這麼關注著,我怎麼感覺這邊時時刻刻都有你們爸媽派來的人呢?」沈白也關注到了身邊同事的目光,自然是覺得可怕的。

余瑾銘未嘗不是這麼認為,他還覺得這些人都是沈白母親派來的呢。

他們真的是太瘋狂了,別說是約會了,就算只是在公司上個班估計都能生活在他們的關注之下。

「要不我們兩個趕緊找個時間把這齣戲演完吧,再這樣下去我怕我們兩個得演到他們幫我們訂婚為止了。」

其實到現在已經是他們兩個人的心理壓力過大了,家裡人總是給他們灌輸沈白和余瑾銘就是註定的一對的思想,這當然會讓他們心裡很有壓力了。

沈白也同意余瑾銘的這個想法,確實是如此,只有趕緊把這件事情解決了他們才能夠真正的放過彼此。 兩個人就保持這樣的狀態吃完了這頓飯就又立即上樓去工作了,沈白最近效率真的是差到爆了,於是乎自己才剛剛上樓就被餘墨欽單獨叫去了辦公室。

餘墨欽還是會在工作上面對她比較有嚴苛的要求的,所以這個時候自然也是在工作上面會給她查缺補漏的,既然沈家人把沈白送過來,那麼他就有這個義務要教育好他們的女兒。

至少在商業方面他不可以誤人子弟和放縱。

「沈白你說你最近的狀態怎麼這麼差?我手頭的這份文件光是錯處我就找到了三處,這要是拿出去簽約出了事情,你負得了這個責任嗎?」餘墨欽語氣還算是不錯的了,換做是旁人,他絕對不會用這麼輕鬆親和的語氣來指出對方的錯誤。

一定都是大罵一場,然後直接讓人滾出余帝了。

而沈白低著頭,她現在確實一副病懨懨的狀態,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餘墨欽的話,總不能夠實話實說告訴他,因為家人把自己和余瑾銘逼得太緊了,讓她有些喘不過氣來了吧?

這樣說出來不就是等著人家笑話自己嗎?

「墨少,我最近工作狀態是有點心不在焉,我下次會注意的,您說文件錯了哪裡,我再拿去改改。」說完她走到餘墨欽的辦公桌面前,然而餘墨欽的眼神實在太過凌厲了,一個眼神就足以看出沈白的不對勁。

他上下打量了沈白一眼,於是接著問道「是因為瑾銘的事情讓你煩惱了?」

始終都是自己弟弟,他想如果真是因為這件事情的話他也一定會負責到底的。小飛電子書

家裡人那樣子確實是有點過分了,就連他這個做哥哥的都有些看不下去,縱然平時撮合歸撮合,但是凡事都應該有度。

沈白沒有說話,但實際上她的臉色也已經足夠的表明了餘墨欽的話是說中了的,她尷尬地撓了撓自己的額頭,然後就看著餘墨欽對著他身邊的穆天吩咐道。

「穆天,你去把余瑾銘叫進來。」

等到沒過多久的時間,穆天就把余瑾銘叫了進來,而余瑾銘看到沈白在裡面就知道一定是找他們兩個一起共同商討解決問題的辦法了。

他來到餘墨欽的桌子前面,也是病懨懨的態度說道「哥你找我有什麼事情?」

說完餘墨欽上下打量了他們兩個人,確實兩個人的狀態真是如出一轍,就像是沒有睡過覺似的。

「你們兩個該不會是因為家裡人給你們安排相親才變得這麼憔悴吧?」

「哥,我們家什麼狀態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跟嫂子最近都住在老宅,你難道沒有看出來爸媽他們有多可怕嗎?」

餘墨欽簡直想笑話余瑾銘「行了,這兩天給你們兩個人放個假,沈白,你的實習期也快要結束了你這兩天就借這個機會整理一下實習報告吧,還有餘瑾銘你好好的家裡補補覺,下一次來公司上班的時候我不想要再看見你是這樣的狀態。」

餘墨欽想來想去也只有這個辦法了,總不能夠留著他們兩個人在公司裡面病懨懨的工作吧,這樣實在是太不能夠讓人放心了些。 當天晚上溫念念因為看見了余瑾銘回來的時間早就不由得納悶了起來。

她完全就沒有弄清楚余瑾銘為什麼會在上班的時間回來的這麼早,她這個時候正好吃完了下午茶,在後院裡面散步著見到余瑾銘回來想著也無聊就拉著他,偏要在後花園裡面走一走。

等到余瑾銘終於被說動的時候,他就陪在溫念念的身邊。

而此時他也體現出來了他對溫念念的關心,在溫念念走路的時候他也十分的小心翼翼。

這不免的也是讓溫念念看見了余瑾銘對自己的用心良苦,但是這一點都不能妨礙她損余瑾銘的心。

「和我說說怎麼今天回來的這麼早,該不會是你哥終於看不慣你的作風了把你開除了吧?這下可好玩了,傳出去家族產業餘瑾銘被他老哥開除了,那樣子的話你的名聲可就盡毀嘍。」

余瑾銘臉色並不好,他最近確實是沒怎麼睡好,這麼一聽溫念念損自己當然是要趕緊澄清了。

「你想什麼呢?我哥他才不會這麼做,只是他最近看我心情實在不是很好,就大發慈悲放我回家了,你真是多想了,天天想著看我笑話。」

溫念念才不是只想著看余瑾銘笑話的人呢,她其實也很希望余瑾銘在余帝裡面能夠好好學習好好工作,可誰讓他們就像是不對付的個性,一碰到一起肯定是要好好的損一損對方的。

「那說來聽聽,為什麼餘二少爺今天變得這麼滄桑?該不會是失戀了吧?」

失戀?52文學

溫念念就像是在說笑話一樣,他余瑾銘都是自己甩的人家,哪裡還有別人甩己的機會啊?

可是他現在確實也不好在溫念念面前說大話了,自己跟沈白現在的狀況簡直就是難以形容。

不過他想問溫念念畢竟是個女孩子,是一個感性的存在,那麼他是不是可以問問溫念念是怎麼看待這件事情的呢?

「我才不是失戀了,是爸媽最近把我跟沈白逼得太緊了,他們就巴不得我跟沈白24小時都在約會,除了約會之外,我估計他們還希望我能夠和沈白趕緊結婚,最近你也看到了,無時不刻不在跟我提及沈白,我正發愁著要怎麼趕緊把事情跟他們說清楚呢。」

這真的是余瑾銘跟沈白的心頭大患了,他們簡直都要被家裡人逼瘋了。

可是他們前幾天才剛剛假裝約會在一起,要是這幾天就直接跟父母說他們分手了,那換做誰能夠相信肯定會覺得他們是在敷衍父母的。

溫念念見余瑾銘也有發愁的時候,不由得就笑話起了他來。

「瞧把你作死的,早點想到有今天不就也不會出現現在的局面了嗎?你們敢騙人不就是得把謊話繼續圓下去嗎?撒一個謊就要用更多的謊言來圓第一個謊,這種道理小孩子都知道就你傻不拉幾的。」

「不是,你好歹也是我嫂子吧,我那麼信任你,把實話都告訴你了,怎麼你不出主意反而還一個勁的損我呢?」

溫念念這一聽笑意加深,她不過就是想要逗逗余瑾銘,偶爾看他生氣的樣子竟然也別有一番好玩兒。 「行了行了,你這麼激動做什麼,我不過就是多損了你幾句就受不了了,也不知道之前是誰可是把我形容的一無是處呢?再說了,我現在是個孕婦,天天在家裡多無聊啊,難得抓到一個可以跟我鬥嘴的,你都不知道你哥最近躲我跟躲什麼似的,生怕一句話惹的我不開心了,他就沒好日子過了。」

余瑾銘想著溫念念現在可是全家的重點保護對象了,別說是他老哥了,就連他自己都想躲得遠遠的,生怕就是說錯了一句話,自己要成為全家人的公敵。

他在溫念念身邊還是保持著小心的姿態,陪她在草坪上走著,真是很是關注溫念念腳下的每一步,生怕她一招不慎摔了個跤,那樣子可就不好辦了。

看著她的肚子一天天大了起來,他自己也是很有責任感的,好吧?

「行了,你我讓你幫我出出主意,怎麼還光顧著說我的事情了?我當然知道撒一個謊要撒很多謊言來彌補前一個謊了,可是我這不也是迫不得已嘛?」

想來余瑾銘確實也是無心的,他只是沒有把事情做得太妥帖而已,溫念念想著自己索性就不損他了。

「我覺得啊,你就不要想著用吵架來彌補你的謊言了,倒不如直接和爸媽說了實話,咱們的爸媽又不是那種蠻橫無理的個性,只要你說他們一定是能夠理解的。」

「那怎麼行?你是沒有看到媽多喜歡沈白,我要是因為自己的原因跟沈白走不到一塊那不是讓她為難嗎?」600小說

溫念念還真想不到余瑾銘竟然會考慮到這個層面。

她確實是有些小感動了,畢竟余瑾銘看起來多麼大大咧咧的一個人竟然也會為了父母而百般考慮問題。

這也算是他長大的表現了,溫念念終究還是沒有忍心怪罪他,畢竟餘墨欽身為他的親哥哥都沒有說些什麼,甚至還幫著他來隱瞞,那自己這個做嫂子的確實也不便多言。

「可是你有沒有想過,如果你跟沈白在一起了又分手了,爸媽他們一樣會經歷一次這種感覺,與其這樣倒不如快刀斬亂麻把事情說清了也好,免去了你跟沈白自己的麻煩,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沈白最近應該也特別的勞累吧?你們兩個放到一塊都可以參加一個黑眼圈大賽了,比比誰更厲害。」

余瑾銘臉色沉了沉,不過溫念念腦迴路還真是清奇,竟然還想得到什麼黑眼圈大賽,那是什麼鬼東西?

「你以為那麼簡單啊,你自己也知道是撒謊的,那撒謊現在重新招認不是等於自掘墳墓嗎?再者說我們的爸媽那肯定是會原諒我們的,那沈白的父母我們又不了解人家的脾性,倘若是鬧的人家家庭不和那我們罪過可不就大了?」

這麼說來倒是有道理,只是這余瑾銘考慮的東西還真是多,這令溫念念很是驚訝。

她拍了拍余瑾銘的後腦勺,拿出了一個大家長的口氣來「行啊你余瑾銘,現在考慮事情都變得很周全了,再接再厲啊,依我看你要是繼續保持現在的思維方式很快就能超越你哥了。」 散步了好大一圈溫念念也覺得有些累了,畢竟在這個夏秋交替的時間裡面還是比較容易乾燥的。

她和余瑾銘到後院坐下來讓余瑾銘去拿的飲料,誰知道余瑾銘只拿了一瓶飲料回來,順手他作勢就要遞給我溫念念。

可就在溫念念伸手要接過的時候,余瑾銘手頭一轉直接就把飲料打了開來,對著自己的嘴喝了下去。

溫念念立即大驚失色,這余瑾銘竟然還耍自己!

一點都不害怕自己撒潑起來拿他是問!

「余瑾銘你耍我是吧?」她顯然就是有點怒氣,不過也沒有太怪罪余瑾銘。

而余瑾銘對著她比了個鬼臉,然後用一副理所應當的語氣反駁她。

「你就省點心吧,倘若我把這個飲料給你喝了,那我不是等於讓我哥拿著刀指著我嗎?你現在是全家重點保護對象,肚子裡面還懷了個小寶寶呢,就不能讓人家放心嗎?」

「誒,不是我怎麼發覺你最近越來越伶牙俐齒了呢?果然跟沈白待在一起之後整個人都不一樣了。」

余瑾銘臉色沉了下來,自己一直都是這種個性好吧!

怎麼到了溫念念眼裡就變得跟沈白扯上關係了,看來這一家人就是拼了命的要自己和沈白湊成一對真是不知道他們是怎麼想的。

「你就快別提沈白了吧。」說著余瑾銘又從自己的後背拿出了一瓶礦泉水放到溫念念的面前。

他還是有想著溫念念的,不然也不會幫她拿水啊。

溫念念看了一眼那沒有什麼味道的礦泉水,她現在只是想喝一點甜甜的東西,怎麼這點要求這一家人都不滿足自己!139小說

無奈余瑾銘拿都拿了,她就只能認栽,把這瓶礦泉水給喝了下去,等她喝完一口之後才罵了一句「小氣。」

「好心好意幫你拿水怎麼還變成我小氣了?我不過就是害怕被家裡人罵而已,我這叫求生好吧?」

賴上惡魔闊少 一言不合兩個人就又鬥起了嘴來,溫念念坐在後院裡面覺得今天的天色不錯,才願意收斂的話題沒有跟余瑾銘繼續在這邊爭執下去。

於是他們回到最初的話題上來。

「水也喝了,嘴也鬥了,你是不是應該跟我講一講你的打算了?我可是已經開導過你了,反正我的意見就是希望你把話跟家裡人說清楚,這樣也免去了你和沈白自己的麻煩。」

「哎呀,你還不懂嗎?如果要說的話,那我們有一大堆的事情要解釋清楚,那萬一解釋不清楚的話,不是自己找罪受嗎?」

「要不我還有一個辦法。」溫念念突然之間靈光一現。

想著其實也並不是只有餘瑾銘和自己的兩個想法,除此之外還有一個皆大歡喜的意見她想要提給余瑾銘。

這余瑾銘一聽說溫念念還有其他的辦法立即就來勁了。

他像是滿心歡喜的做正了過來,然後對著溫念念又問道「什麼辦法?該不會是什麼餿主意吧,如果是餿主意的話你索性別提。」

「這怎麼能是餿主意呢?我可是用我的腦袋認認真真的在想。」

「那你倒是快說啊,是什麼辦法?」

「你直接把你和沈白之間的關係給坐實了不就可以了嗎?這樣你們免去了一堆麻煩,也免去了爸媽擔心。」 余瑾銘剛開始還以為溫念念要提出多好的主意來呢,沒想到竟然還是一個餿主意,虧他白歡喜一場。

溫念念的意見讓余瑾銘臉臭,然後余瑾銘直接翻了個白眼,這辦法誰不知道啊?可要是自己能夠做得到,也不至於費這般心思了。

「不是你這還不是餿主意啊,我要是能做得到我何必跟沈白出謀劃策演了這麼一出呢,我這不是自己給自己找罪受嘛,我看你真的是一孕傻三年。」

不是這余瑾銘怎麼說話的?

自己好心好意給他提建議竟然還說自己孕傻三年,真是吃力不討好!

「你要是再敢說我,我立刻就跟你哥打電話,讓你這輩子都不要回余帝去工作,除此之外還把你那些車給全收了關鍵倉庫裡面,讓它在倉庫裡面落灰,連停車場都碰不著。」

夠狠!

余瑾銘心下一涼,想著溫念念竟然可以對自己下這般狠手,這簡直比殺人還要領他誅心呢!

他趕忙服軟,在車的面前他還是不要作死的好,不然溫念念指不定真的會拿這種方式來報復自己。

「你就當我沒說,我們愉快和諧的相處難道不好嗎?」

溫念念就知道拿車威脅余瑾銘那是最有用的一件事情了。

她驕傲地對著余瑾銘揚了揚下頜,然後突然間看上了他手裡的飲料。

「你再去幫我拿一瓶飲料唄,反正你哥現在又不在他不會知道的。」

當然對於這一點余瑾銘是絕對絕對不會妥協的,要是讓溫念念喝的飲料就是對她的不負責任。txt小說

「不!」

Previous article

李輝京的臉色陡然陰鬱下來,他低頭朝十九的耳朵吹了口熱氣,“那你說,撕掉你的裙子快,還是你掐死我快?”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