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畢竟,自己是一個死了丈夫的女人,現在的葉雄已經跟以前不一樣了,她不想讓別人以為自己想巴結他,跟他有點什麼關係。

雪莉活的時候久了,見識也廣,知道有些事情是不能勉強的。

就這樣,當朋友,挺好的。

打過招呼,相聚片刻之後,葉雄這才正色道:「人齊了,現在咱們好好商量一下,怎麼攻打魔神堡。」

「江南王,群龍無首不行,你就當我們的總指揮吧!」歌姬提議。

「我同意,沒有統領,咱們就像一盤散沙一樣,必須要統一才行。」愛羅莎點了點頭。

接下來,人人都同意,沒有一個人反對。

「既然大家都如此厚愛,我就不推辭了。」

葉雄身影嗖的一下就在原地消失,下一刻再出現的時候,已經落到半空之中,遙望著場外的數萬修士。

「各位道友,剛才大家推舉我當這次總指揮,我不才,接了這個職,現在我宣布第一個命令:所有人退出魔神堡五十公里之外,不得踏進一步。」

此言一出,場下一片喧嘩,大家都不明白他怎麼突然下這樣的命令。

不是要大戰嗎? 葉雄頓了一下,這才說道:「這不應該是你們的戰鬥,你們參戰,除了當炮灰,殞落之外,沒有任何價值……修真這二三十年以來,我親眼看著身邊的道友一個個殞落,在亂星海,我看到很多修士當炮灰,當犧牲棋子,我不希望這樣的事情再發生,所以,我宣布,金丹後期以下的修士,不得參戰。」

場外嘩聲一片,誰也沒有想到,他會這樣宣布。

金丹後期的修士,沒有幾個吧?

「金丹後期以上境界的修士請過來,其餘的退後。」葉雄喝道。

周圍喧嘩起來,但是很多人都沒有退。

「江南王,魔族的人殺了我全家,我一定跟他們拼了。」其中一個喝道。

「魔族害死我弟子,我絕對不會後退的。」

「哪怕是死,我也跟他們拼了。」

很多人大叫起來,情緒激動,不願意退下去。

「魔界的人殺了全家,那我問你,你知道哪一個殺你全家嗎?」葉雄反問。

「我不管,反正能殺一個是一個。」

「魔族的人千千萬,你殺得完嗎?」葉雄大聲喝斥起來:「冤冤相報何時了,你殺他們的人,他們的子女到時候也會殺你們報仇,那魔界跟正道,永世都不可能和平相處。」

「我們為什麼要跟他們和平相處,他們是魔道,作惡多端,我們才是正道。」

「什麼是道,什麼是魔?」

「什麼是正,什麼是邪?」

「佛本是道,道亦是魔,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人根本就沒有正與魔之分,是正是邪,只有一點的區別,就是這裡……」葉雄指著自己的胸口處,說道:「心,才有正邪之分。」

「人死了,所有的一切都是過眼雲煙,什麼仇,什麼怨,全都消失了,活著才是最重要的,我不允許你們任何一個人的生命,隨便犧牲掉。」

周圍的人,全都沉默了,被他的豪言壯氣給感染。

這才是佛心!

「阿咪陀佛,師弟這話,真是讓我無比佩服。」金雞大師忍不住說道。

葉雄滿腔熱血,說得自己都激動了。

他都不知道此刻自己這是怎麼了,突然就有一種感悟,不然讓任何一個人隨便犧牲。

也許在亂星海,見過太多的人殞落,讓他心境產生的變化。

逆襲者之水晶皮王 什麼是道,什麼是魔?

什麼是正,什麼是邪?

佛本是道,道亦是魔。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人根本就沒有正與魔之分,是正是邪,區分只有人心。

多麼簡單的道理,似乎人人都能懂,但是,真正用心領悟的話,又有幾個?

數萬人的場外,突然一陣寂靜,似乎全都在感悟他的話。

突然。

周圍無風而動,一種奇怪的元氣流,在周圍流動。

這些元氣從地底下面鑽出來,那麼迅速,那麼兇猛,如同狂潮一般。

「是元氣,好濃厚的元氣,大家快吸引煉化。」有人大吼起來。

周圍的修士,紛紛施展功法,希望能將這些元氣吸收。

但是,他們很快就發現,這些元氣根本就沒辦法吸收,空有元氣之形,卻無元氣的特性。

金雞大師跟金鶴大師臉色大變,同時驚叫起來:「大地元氣,師弟又頓悟了。」

葉雄懸浮在半空之中,看著周圍那些元氣,如同狂風一樣,呼呼地襲來,快速鑽進自己的身體。

這種感覺他再熟悉不過,當初感悟《梵聖功》經文的時候,就是這種感覺。

肯定是自己剛才無意之間,又感悟了梵聖功之中的經文,悲憐世人,才會得到大地恩澤。

此刻不容他多想,他連綿施展《梵聖功》,全身散發現太陽一樣的光芒,張開手臂接受大地元氣的灌溉。

「保護主人。」

冰靈身影嗖地一聲,落到半空之中。

接下來,劍靈,火靈,無情,血屠,同時落到半空之中,從五個方位,將葉雄緊緊地圍住。

此時葉雄正在接納大地元氣的時候,萬一被偷襲,估怕會有危險。

周圍數萬修士,遠遠看著那太陽一般發出金光的身體,看著無數大地元氣湧進葉雄的身體之內,各種羨慕嫉妒恨,周圍這些大地元氣的量,有些修士修鍊幾百年,都未必能得到。

葉雄緊閉著眼睛,感受著那大地元氣的力量,就像沐浴在陽光之中,不勝舒服。

他能確切地感覺,自己的力量,一點點地變得更加強大。

……

魔神堡,魔神殿,大殿。

數百名魔修全都聚在一起,在大殿之上等侯著。

正道來襲之後,段天山馬上把所有能匯聚的力量全都匯聚了起來,準備跟正道來一次生死大戰。

此時的大殿中間,一道水幕上,正在播放著人族之中的影像,正好是江南王頓悟《梵聖功》,吸收大地元氣的景,吸引所有的人的目光。

正道之中有魔族的姦細,他們的一舉一動,魔神殿都知道。

段天山,七魔尊,十三魔衛,還有幾十名金丹期魔修,全都匯聚一堂,看著場上的情景。

「殿下,江南王正在頓悟之中,此時是他最虛弱的時候,咱們要不要出手偷襲,只要江南王一死,正道就群龍無首,必敗無疑。」鬼仆說道。

「殿下,我覺得不妥,江南王身邊有三靈跟兩名手下,實力十分強大,全都是金丹巔峰實力,咱們很難成功。」天罰站出來說道。

「如果現在不出手,等他吸收完大地元氣之後,咱們豈不是更沒機會?」一名魔衛說道。

「咱們不是有護堡禁制嗎,他們想闖進來,幾乎不可能。」

「我覺得以逸待勞最好,等他們的攻擊禁制無果,元氣大損,咱們再出手。」

「……」

冷血站在人群之中,目光炯炯地望著水幕上的情景,有些神色恍惚。

如此強大的元氣波動,他現在應該已經進入金丹巔峰了。

當初他只是一個讓自己隨便利用的無名小卒,而此刻,已經成為了她仰望的存在。

冷血此刻心裡像是打翻了八味瓶,不知道是什麼滋味。

以前不如自己的人,如今變得這般逆天的存在,一般的人,心裡都不好受吧!

看來,魔界是沒辦法抗衡了,現在唯一的變數,就是那個女人了。

冷血腦海之中,突然想起了楊小喬的臉容。

她心裡暗暗決定,如果魔族大敗,一定要想辦法救她出來,別讓江南王受威脅。

段天山懶洋洋地躺在皇座上,一點都不擔心。

「他再突破,也不可能進入半步元嬰,我還怕他不成。」段天山冷哼。

從魔淵化身的口中,他已經知道,江南王才突破金丹巔峰不久,沒有幾十年的積累,別想進入半步元嬰。

只要不是半步元嬰,自己就不怕,畢竟他現在的底牌,也很恐怖。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半個小時之後,周圍的大地元氣這才停了下來。

葉雄身上金光斂去,依然懸浮在半空之中。

他感受一下自己的身體,嘆了口氣。

沒想到半步元嬰這麼難突破,自己吸收了如此龐大的天地靈氣,還是沒辦法突破。

不過,他感覺自己的金丹巔峰境界在這一波大戰元氣的衝擊之下,已經完全鞏固,有資格突破半步無嬰了。

現在,以他的實力,還真沒怕過誰。

哪怕現在卓軒轅在此,他都自信,有力量一戰。

出資人 周圍的人,目光炯炯地看著他,臉上全都是火熱之中。

「抱歉,剛才無意之間有點小覺悟,吸收一點大地元氣。」葉雄說道。

周圍的人差點要吐血,剛才那麼恐怖的大地元氣,在他看來只是小小一點,能不欺負人嗎?

「金丹後期的修士站出來,咱們是時候過去了。」葉雄繼續道。

當下,冰靈,火靈,劍靈,無情,血屠,歌姬,愛羅莎,龍霸天,金正銘,火焚天紛紛從人群之中出來,站到他的身邊。

岩明珠從人群之中飛出來,說道:「江南王,你知道我的實力,不輸於金丹後期,我請求一戰。」

葉雄搖了搖頭:「岩明珠,我知道你的實力,但是我話已出口,是不是能改的,如果你來了,其餘的金丹中期也想出來,對大家不公平。」

「可是……」

「我現在是大統領,這是命令。」葉雄嚴肅地說道。

岩明珠還想說什麼,但見他態度堅定,也不好再說什麼。

「岩明珠,這裡的人由你守著,別讓他們出什麼事情,我們走。」

當下,十一道人影化成十一道流光,朝魔神堡而去。

片刻之後,十一人就來到魔神堡的上空,禁制面前。

禁制裡面有數萬的魔修,紛紛來到他面前,隔著禁制跟他們對峙著。

葉雄氣沉丹田,大聲喝道:「段天山,你已經知道我們來了,出來一戰吧!」

聲音極具穿透力,禁制裡面的人,聽得清清楚楚。

片刻之後,從魔神堡下方,飛出幾十道流光,朝他這邊前來。

富豪從西班牙開始 夫盡妻用 很快,流光就化成幾十人身體,為首的一名,頭髮斑白,留著長長的頭髮,短短鬍子,眉宇之間有著難以掩蓋的霸氣,一看就知道是久居上位的人。

「你就是段天山?」葉雄目光落到為首的黑袍人身上,冷冷地問。

「沒錯,老夫就是段天山,江南王,久聞大名。」段天山回應。

就是眼前這個男人,害得幽冥下場悲慘,就是這個男人,發動無數戰爭,就是這個男人,讓無數的正道人士服下了七毒散,控制無數的人,為他賣命。

葉雄拳頭緊緊地握了起來,喝道:「段天山,讓屬下的人參戰,只有讓更多無辜的人死,堂堂一戰吧!」

「江南王,你想打賭嗎?」段天饒有趣味地看著他:「輸了又怎麼樣,贏了又怎麼樣?」

「我可作不了主,你要問,就問跟你決戰的人吧!」

「不是你,誰還敢跟我一戰?」段天山目光落到他身邊的人身上。

葉雄冷笑一聲,拍了拍芥子石頭,很快,兩道白影就從他的身體裡面出來。

兩名都是容貌絕世的美女,一名頭髮黑色,大家都認識,正是葉雄的妻子;另一名頭髮雪白,如同天女下凡,身上散發著讓人不敢直視的光芒,氣質如同冰山一樣。

兩女剛出現,周圍所有人的目光就被她們吸引住,特別是幽冥,瞬間成為全場焦點。

「段天山,好久不見,沒想到咱們還會再次見面吧?」幽冥冷冷地說道,聲音之中飽含著濃濃的殺氣。

「幽冥教主,是你。」

段天山臉色非常難看,他做夢都想不到,事隔幾百年之後,還會見到自己這個大仇人,她還真的復活了。

此言一出,周圍一片嘩然。

「什麼,她是幽冥教主,她怎麼會在這裡?」

「幾百年前,幽冥教沒落,她不是已經殞落了嗎?」

「沒想到,赫赫有名的幽冥教主,居然長得這麼漂亮。」

「當年段天山跟幽冥教主的仇怨,天下皆知,現在幽冥教主回來,段天山有大麻煩了。」

各種各樣聲音響起,正道之中,個個激動無比,魔道的人開始緊張了。

畢竟,當年幽冥教主,那可是天人一般的存在。

當初她還在的時候,段天山,金山上人,南域老祖,魔神王,統統都得靠邊站。

「段天山,君子報仇,百年未晚,當年的恩恩怨怨,咱們今天就來好好算一算。」幽冥抽出幽冥劍,指著面前的禁制喝道:「把禁制打開,受死吧!」

段天山目光炯炯地望著她,片刻之後,突然哈哈大笑起來。

「虛張聲勢嗎,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已經跌落境界,你以為自己還是當年的幽冥嗎?」

「殺你,足夠了。」幽冥冷哼,反嘲:「封印的滋味不錯吧,這幾百年都無法突破的感覺,爽吧!」

段天山臉色瞬間非常難看。

這幾百年,他也不好過,原本早就應該突破到半步元嬰,就是因為這該死的封印,讓他浪費了幾百年。

「你要打,我陪你打,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能耐,把禁制打開。」段天山命令。

「殿下,這……」鬼仆急道。

「把禁制打開。」段天山再次命令。

「是,殿下。」鬼仆將場下喝道:「把禁制打開。」

很快,控制禁制的魔修就將禁制打開,三層防護,全部消失。

兩人凝視著,正準備大戰。

正在這時候,葉雄突然站了出來:「魔淵,咱們也應該把這筆賬,好好算一算了。」

「魔淵是誰?」

「江南王這是找誰大戰啊?」

「魔界之中,難道還有人能跟他有一戰之力嗎?」

這作戰主動性也未免太強了些。

Previous article

趙淑淺笑,甜甜的笑容,讓畢巧莫名的感受到趙淑心中對她的認可,是的,趙淑認可獨立的女子,畢巧就是一位很有本事,思想很獨立,人品也可靠的這麼一位女性,是趙淑欣賞的類型。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