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男的一臉的吃驚:"是嗎,那這些人,還不記恨死小路總,他們本來心裡就不服氣,這下,估計氣的頭頂都要冒煙了吧!"

"可不是,也不知道我們這個小路總是怎麼想的,才二十一歲,就這麼拽,也不怕將來降不住這些老員工!"女的說。

男的搖搖頭:"這你可就不懂了,這叫什麼啊,這叫下馬威,接下來,我估摸著,新官上任三把火,這都是少不了的,再說了,我們小路總就算拽,人家也是有資本的啊,誰讓人老子有能耐啊!"

女的笑了一聲:"怎麼?老子有能耐就了不起了,老子有能耐,他也要接得住的,不然的話,偌大的一個盛世集團,要土崩瓦解,也廢不了多大的事!"

男的有點無奈:"好吧,就你能說,不管怎麼樣,這些事情,跟我們關係不大,這個集團總部,上上下下就有上萬號人,再說了,那些高管,殺殺他們的威風也好,我早就看不慣咱們魏總監了,整天耀武揚威的,好像他是我們大爺一樣!"

女的這下直接笑出聲:"可不是我們大爺嗎,我們整天像伺候大爺一樣的伺候著人家,就這,人家不滿了,還不是分分鐘把我們炒魷魚了,我們跟小路總可不一樣,沒有一個厲害的老子,給我們資本,讓我們拽啊!狂啊的!"

男的笑了笑:"那倒也是,到了,我們出吧!"

蘇寒始終帶著心平氣和的笑容,聽著他們講話。

好像他們話題中心的人物,跟自己沒有絲毫關係一樣。

只不過,等他們下了電梯,蘇寒的嘴角,倒是微微勾了勾。

看來,公司里,可比他們組織里有趣多了。

果然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是非啊!

蘇寒下了樓,直接向著對面商場走去。

他找了一家店,按照他的尺碼,隨便拿了一套西裝,連試都沒有試,就結賬離開了。

蘇寒再次上了樓頂的時候,看見戚薇薇還在那裡。

只不過,這會等著面試的人,多了好幾個!

戚薇薇看見蘇寒,再看看他手裡的西裝,頓時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

她頓時笑起來,一副不計前嫌的樣子說:"你也是來面試的吧!看你,現在才去買衣服,也真是夠遲鈍的,來面試,就不能穿這樣的衣服,來之前,你就得打扮正式點!還有啊,一會加油,說不定,我們以後就成了同事了呢!"

蘇寒笑得有點諷刺:"是嗎,我覺得,應該沒有這個可能!"

戚薇薇瞬間覺得,自己受到了一種很不友好的鄙視。

她怒瞪了蘇寒一眼:"就你厲害,你的樣子,我看也難入總裁的法眼!"

蘇寒勾了勾唇角:"可能吧!"

他說完,就向著總裁辦公室走去。

戚薇薇本來要喊他,說是面試還沒有開始呢,讓他去換個衣服,不要亂跑。

可誰知道,劉濤迎面而來。

看他的樣子,應該是從雲帆辦公室出來的,身上還帶著怒氣。

很顯然,他是去找雲帆,質問蘇寒為什麼沒從大門進來的事情。

可是,雲帆肯定沒給他好臉色看,不然的話,他這會的臉色,也不會這麼臭。

雲帆手裡提著西裝,身上穿著便裝,跟劉濤直接撞了個面對面。

劉濤正在氣頭上。

他憤怒的看著蘇寒:"你什麼人吶,眼瞎啊,走路不長眼睛,你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

蘇寒冷笑了一聲:"我還真不知道,這什麼地方,請您給我說說唄!"

劉濤從來沒有在公司,見過這麼囂張的人,面對他的怒氣,竟然還敢反問。

真是膽子肥到天上去了!

他伸手,指著蘇寒:"你是哪個部門的,告訴我,今天老子不炒了你,老子就不姓劉!"

蘇寒笑了笑,他這是被自己早上氣的夠嗆吧,這會逮著誰,就在誰身上撒氣。

他搖搖頭:"我不是哪個部門的!"

劉濤看了看不遠處那群面試的人,他生氣的說:"不是我們公司的,那就是來面試的了,你算什麼東西,竟然敢來我們公司猖狂!你不用面試了,這就給我滾出公司!"

劉濤的話,已經不能算是上司對下屬,或者,一個主管對面試者說的話了。

他這嚴重的屬於辱罵和人身攻擊。

但是,蘇寒也不想跟他計較。

他冷冷的看了劉濤一眼:"這是給總裁面試秘書和助理,你有什麼權利說讓我滾呢!"

劉濤冷笑:"我有什麼權利,就憑老子資歷比他老,一個黃毛小子,毛都沒長齊,還想騎到老子頭上作威作福,想的太好了吧他,我說不行就不行,我要是今天不同意,他膽敢把你招進公司,我今天跟他沒完!"

劉濤的怒火看著非常旺盛。

神自東來 蘇寒正想給他想辦法降降火,誰知道,這個時候,雲帆的辦公室門打開了。

他看著門口的蘇寒和劉濤,頓時蹙眉:"劉總監,你趕緊進來,別讓別人看著丟人現眼!"

劉濤這會罵人,罵的有點眼紅。

他正想懟雲帆幾句,卻看見雲帆,快速走過來。

他一手拉著蘇寒,一手拽著自己,向著他辦公室里走進去。

劉濤這才隱約想起來,昨天這個小夥子,就來過他們公司,好像是雲帆的人。

雲帆是公司資歷最老的,路南最信任的人。

劉濤就算是給別人發脾氣,在雲帆面前,他還是要收斂一二的。

畢竟,雲帆的手段,可不一般。

不然的話,他也不可能跟了路南這麼多年。

三個人走進辦公室,雲帆將門關上。

他這才轉身,看著冷著臉,一眼不發的蘇寒。

還有一臉怒意,跟蘇寒僵持的劉濤。

他簡直頭疼又無語。

他冷聲看著劉濤:"你幹嘛呢?"

劉濤冷哼了一聲:"雲副總,我知道,這個小子是你的人,我今天看你的面子,不跟他計較,你讓開,我要走了!下面還有很多事,等著我處理呢! 我成了武俠樂園的NPC

蘇寒看了他一眼:"劉總,我看你也不用處理了,你可以直接捲鋪蓋滾蛋了! 神醫世子妃

劉濤一怔,他看著雲帆:"這什麼意思,這是哪裡來的臭小子,是不是腦抽了!"

雲帆無語的看著劉濤,這都沒看出來,真不知道他這些年,是怎麼混的。

雲帆冷聲:"劉總,你今天腦抽了是不是,見誰咬誰!這是我們的新任總裁,路蘇寒!"

劉濤神色一僵,臉色瞬間變得無比蒼白。

他看起來,好像就快要站不住了一樣。

"什……什麼!他是……是小……小路總!"劉濤結結巴巴,語無倫次。

雲帆沒好氣的看了他一眼:"不然你以為呢,還有誰,能這樣出現在我們公司頂樓!"

劉濤頓時一臉慌亂和驚恐,他又羞愧又自責,幾十歲的人了,看起來,都要哭了一樣。

他在背後誹謗蘇寒,跟在當面這樣罵他,那可是完全不一樣的。

他哪怕背地裡使陰招,只要沒人能查出來,那他就安然無恙。

可是,今天他當著那麼多人的面,讓蘇寒下不了台,他還會放過自己嗎?

"總裁,你原諒我吧,我錯了,您這身打扮,我們還真沒認出來啊,是我老眼昏花,總裁,您大人有大量,就不要跟我計較了!"劉濤說的是一把鼻涕一把淚。

蘇寒忍不住嘲諷的笑了出來:"劉總,您這是何必呢,剛才的氣勢呢,都被狗吃了嗎?而且,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您剛才不是說,想要炒我魷魚嗎?不僅如此,我還記得,你說想要幹什麼來著,對了!想要干涉我的人事招聘,我選個秘書和助理,你都要插手,劉總,我還真沒看出來啊,我來第一天,您就給我這麼大一個驚喜,這手,可伸的真夠長的!"

劉濤頓時渾身癱軟,面如死灰的坐在地上。

他還想垂死掙扎一番:"總裁,您知道的,我只是在起頭上,我沒有那個意思,我怎麼敢炒您魷魚,干涉您的助理秘書招聘呢,是我錯了,我眼瞎了,我今天出門沒有戴眼鏡,總裁,您就原諒我這一次吧,我再也不敢了!"

蘇寒也不想跟他繼續浪費時間,他低頭看了看錶,已經快十點了,應聘馬上就要開始了。

萌寵鮮妻:老公,抱一抱 這可是給他選助理和秘書,他必須親自把關。

他低頭看了劉濤一眼:"劉總,一次不忠,百次不用,不知道您是否聽說過!"

蘇寒說完,就沒有再看劉濤一眼。

他對雲帆說:"雲副總,我先去換衣服,麻煩您幫我找個人,協助我接下來的面試工作!"

雲帆點了點頭,蘇寒轉身離開。 劉濤一臉悲切的坐在地上。

完了,徹底完了,這麼多年的苦心經營,全都完了。

雲帆無語的看著劉濤,搖搖頭。

這都什麼事啊!

他在辦公室里,聽見外面似乎在吵架。

他也沒有放在心上,他以為,劉濤在他這裡受了氣,在外面,又跟那個小職員發脾氣呢!

結果,他坐著坐著,感覺不對勁了。

如果是一般小職員的話,應該早就被劉濤罵哭了。

雲帆這才出去看了看。

一看,他的心口就倒吸一口涼氣。

劉濤竟然指著蘇寒的鼻子罵他,還揚言要炒他,這不是自作自受呢嘛!

雲帆看著地上的劉濤:"你算了,也別再我辦公室坐著了,一會還要開會呢,你去準備準備吧!"

"還準備什麼啊,遲早都是要被開除的!"劉濤說的有氣無力。

"就算是要開除,在人事部還沒有正式解僱你之前,你還是盛世集團的員工,應該做好自己的本分工作,不是嗎?"雲帆說。

劉濤點了點頭,慢慢起身,向著外面走去。

他的樣子,好像渾身的力氣,都被抽幹了一樣,整個問萎靡不振到了極點。

話說,蘇寒從雲帆辦公室出來,直接向著總裁辦公室走去。

戚薇薇一臉驚奇的看著他,都被劉總監罵成狗了。

而且,都被雲副總叫進去說了一通,他還要繼續應聘,可真是堅定不移啊!

他本來打算追上去問問,蘇寒現在打算怎麼辦。

結果,雲帆的秘書,正好從辦公室里出來。

她看著正在等待面試的眾人:"好了,你們先跟我來,把資料填一下,完了之後,我帶著你們去一個一個面試!"

眾人點了點頭。

戚薇薇看著蘇寒向著總裁辦公室走去的背影,有點著急。

他不跟著去面試,亂跑什麼啊,難不成,總裁要把他叫進去,單獨批一頓?

戚薇薇無奈的搖搖頭,為蘇寒捏了一把汗,跟著大部隊離開。

他們在走廊另一頭的長椅邊,將自己的個人資料遞交了一份。

雲帆的秘書這才開口:"今天,總裁第一天正式上班,所以,你們的資料,總裁還沒有親自過目,現在,我把這些資料拿進去他看看,叫到你們誰,你們誰進去!其他人,就坐在這裡等著吧,別站在那邊吵吵了,那邊是總裁和副總的辦公區域!"

戚薇薇等人點了點頭。

雲帆的秘書,將手裡的資料,拿著走向總裁辦公室。

就算是此時此刻,戚薇薇也沒有想到,蘇寒會是來面試他們的總裁。

在她的印象中,總裁怎麼可能一身便裝出現在公司。

當然了,她不知道,蘇寒是意外中的意外,不能按常人的思想去度之。

雲帆的秘書進了總裁辦公室,好一會時間,她才開始喊人名。

等她喊道戚薇薇的時候,戚薇薇正低著頭,看自己的個人資料。

她有點緊張,手心裡直冒汗,擔心自己哪裡寫錯了,被大總裁指出來,通不過面試,那可就慘了。

她緊張的思緒有點凌亂。

直到雲帆的秘書喊她的名字,她才猛地站起來,整個人就像是突然回過神了一樣。

撒旦老公 別太壞 她深吸了一口氣,緩緩調節了一下狀態,這才向著總裁辦公室走去。

戚薇薇低著頭,走進辦公室。

她壓下心裡的不安,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

這才面帶微笑,露出八顆牙齒,用最美麗得體的笑容,去迎接這位新總裁。

只不過,當她抬起頭,看見眼前這個熟悉的人時。

戚薇薇整個人都不好了。

她甚至轉身看了看後面的門,懷疑自己走錯了門。

"怎……怎麼是你!"戚薇薇結結巴巴的開口。

蘇寒面無表情的看著她:"為什麼不能是我,如果你有點腦子的話,就應該想得到!"

戚薇薇整個人都懵了,她想象了無數種自己面試的場景,唯獨這種,她壓根沒有想到。

"那個……我……我在外面,我不知道你是總裁!"戚薇薇說的語無倫次。

想到自己昨天對蘇寒的辱罵,今天對她的挑釁,甚至還有諄諄教導,她簡直想直接轉身撞牆。

蘇寒看著她,點了點頭:"我知道你不知道,我剛才不都說了嗎,你沒有腦子!"

"你……"戚薇薇被蘇寒這一句,氣的夠嗆。

什麼叫她沒有腦子啊!

可是,一想到面前的人,是盛世集團的總裁,她立馬就蔫了。

她笑眯眯的看著蘇寒,馬上進入角色:"總裁,以前的事情,都是我的錯,今天,我是來面試的,請您用最專業的態度,來審核我,是否有一個做您秘書的能力!"

蘇寒嗤笑了一聲:"你有沒有能力,我想,我已經很清楚了!你可以走了!"

戚薇薇瞬間如遭雷劈:"你……你還沒有面試我,你怎麼知道,我不能勝任!"

蘇寒冷笑了一聲:"因為像你這樣動機不純的心機女,根本不需要面試!"

戚薇薇美目怒睜:"路總,請問您憑什麼這麼說我!"

"就憑我在這之前,見過你兩次,怎麼,你還想什麼說什麼?"蘇寒涼涼的說道。

"那麼兩次面,你就能判定我是什麼樣的人嗎?路總,您不覺得,自己太輕率了嗎?"戚薇薇氣的小臉通紅。

她怎麼都沒有想到,把自己裙子撞到在地,今天又冤家路窄碰上的男人,竟然會是自己來面試的總裁。

她這到底是走了什麼狗屎運啊!

"對你這樣的人,兩次見面,就已經足以判定了,再說,我輕率與否,跟你沒有多大關係,我找的是秘書,我自己覺得順心就好!"蘇寒挑眉說道。

除了衛嵐還用雙腿跑之外,其他兩個直接都是直飛而走,在普通人來看來,倆人跟直升飛機也沒有多少區別了。

Previous article

裴娜疼得眼淚都出來了,捂著自己酸疼一片的腰,「你幹嘛……」話到一半,順著溫如意指的方向,疑惑的扭過頭,在看到育嬰室門口站著的言邑,臉刷的紅了個通透。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