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男生們嫉妒了!

女生們絕望了!

沙樂驚呼道:“天哥,你簡直就是網絡小說裏的男主角啊,光環加身,上午還是階下囚,下午就能去溫柔鄉……天哥天哥,你看,我是你親傳弟子,你帶我也去唄,我給你拎包跑腿,你讓我去女廁所,我就決不去女浴池!”

聽到沙樂這無恥的話,趙天驕還沒說什麼,那些住校的女生瘋狂了,紛紛撲了過去,又是掐,又是打的。

“沙樂你個臭不要臉滴,還想去女生宿舍?天哥我們不敢動,信不信我們撓死你?”

“傻大個那麼喜歡廁所,我就給你踹進坐便裏,讓你出不來!”

一旁男生也趁機上去補了兩腳,這傢伙太可惡了,仗着和趙天驕關係好,就想一起分享福利,這也太讓人眼紅了!

“天哥啊……天哥救命,你不能進了女兒國,就不要老豬我,不對,是兄弟我……”

趙天驕笑道:“各位同學,差不多行了啊,一會把人打壞了。”

衆人也打的痛快了,當下住手道:“天哥的面子我們給。傻大個今天就饒了你!”

朝女生宿舍樓走去的路上,沙樂一直屁顛屁顛的跟在後面,臉上佈滿了撓痕,就跟被九陰白骨爪抓過一般,可他的臉上,卻是堆着討好般的笑容。

“沙樂你就不能要點臉,去了女生宿舍不怕還被撓?”李芷煙恨鐵不成鋼道。

沙樂道:“煙姐,這你就不知道了,我是爲了更好的跟天哥學道。而且,天哥深入虎穴,勇闖龍潭,咋也得有個能兩肋插刀的兄弟陪着啊,萬一出了啥事,樂哥這虎背熊腰的健碩體格,還能給天哥擋刀子啥的呢。”

Www⊙ тт kán⊙ ¢O

李芷煙一腳踹了過去:“你跟誰倆稱哥呢,是不是剛纔打你打的輕了?”

“啊……煙姐我錯了,你別踢,別踢了……”沙樂怪叫一聲,跑到錢八齊另一邊去了。

李芷煙不依不饒,追着沙樂一頓神踢:“嘚瑟了是不,敢跟我自稱哥!”

“天哥救命啊!”沙樂抱頭鼠竄,突然覺得,這做人的差距也太大了點吧,太不公平了!

趙天驕連忙攔住李芷煙,笑嘻嘻道:“跟爺們說,你是不是今晚要獨守空房,所以心裏不痛快,才找人發泄的啊?”

李芷煙忽然一笑,朝着趙天驕勾了勾手指。

趙天驕以爲她這是不好意思當着外人說,立刻湊到近前,可忽然,腳掌被踩了一腳,頓時傳來劇痛。

趙天驕悶哼一聲,看着李芷煙道:“雖然打是親,罵是愛,愛到深處用腳踩……可也不至於這麼使勁吧,耽誤我晚上正事兒咋整?”

“少跟我貧,別人不敢打你,我敢!”李芷煙瞪了趙天驕一眼,轉身朝着校外走去:“好好辦你的正事,我回家了!”

說到‘正事’李芷煙特意咬了重音,似乎是提醒,也像是警告。

“是正經的正事,至於麼。”趙天驕嘟囔道:“你就是吃醋,還不承認!”

看着苦逼的沙樂,趙天驕覺得,應該給他個機會,不然這兩頓打,不是白捱了麼。

“你真的也想去女生宿舍?”

沙樂連忙點頭,雙眼都冒出小星星了,可嘴裏卻道:“願隨天哥,赴湯蹈火,萬死不辭。”

“那行吧,你就在外面聽候差遣,有機會,我把你帶進去。”趙天驕道。

沙樂皺眉道:“怎麼還是在外面啊……”

“有機會就不錯了,還挑三揀四的。”

沙樂老實了,有機會總比沒機會強。

到了宿舍,趙天驕直接來到宿管室,報了名字。

裏面坐着一個膘肥體壯的中年婦女,那噸位一屁股能坐死人,做起碼得有二百多斤。

宿管大媽笑道:“我認識你,你在校園論壇老火了,跟我進來吧。”

宿管大媽在前面帶路,進了出事宿舍的對面。

“頭兩天那宿舍不是半夜有動靜麼,這一趟的四五間宿舍都空置了,就你自己,你沒事也別去女生宿舍區,不然我可不饒你。”

趙天驕笑笑,送走了宿管大媽。

這是一間八人宿舍,牀鋪都空的,只有靠着門口的牀位上,有被褥枕頭,還是新的,衛生也被簡單打掃過。

趙天驕打量一圈,便將窗簾拉上,取出今天新得到的髮絲,正準備煉丹,突然的,聽到外面傳來一陣騷亂,還夾雜着沙樂的大叫。

“啊……燃了嗷……燃了……有陰氣啊……”

“燃你妹的燃,你個男生跑來女生宿舍門口乾什麼,褲子都漏洞了,你是耍流氓麼?”

“沙樂你是不是還想討打,學校只讓天哥住女生宿舍,你來這裏算什麼?還故意把褲子燒出一個洞來,你咋那麼猥瑣啊?!”

趙天驕來到宿舍門口,就見到十多個女生圍着沙樂,一副興師問罪的樣子。

“我有顯陰符,遇到陰氣自動燃燒,剛纔燃燒了,說明有陰氣啊,不然我閒的蛋疼麼,把自己褲子燒個洞?我真沒騙你們!”

趙天驕問道:“說仔細點,怎麼回事?”

沙樂委屈道:“剛纔有一大波女生進了宿舍,我兜裏的顯陰符突然就燃了起來,然後她們就說我在這耍流氓……”

趙天驕一眼就看到了沙樂的大腿根,連着褲襠都燒出了個大洞,露出裏面花花綠綠的大褲衩子。

不得不說,這貨點兒也夠背的了,在女生宿舍門口,出了這麼大的醜。

“哪個大波女生,你還記得她的樣子不?”趙天驕問道。

沙樂捂着褲襠,解釋道:“不是大波女生,是一大波女生!”

趙天驕皺眉繼續問:“對啊,大波女生,有多大,你應該還記得吧?”

一邊的女生聽着二人的對話,都要瘋了,當着這麼多人的面,討論大波女生,你們的節操呢?! 趙天驕的想法很簡單,就是問出那個女生,然後找到她,看看是否被小鬼纏。

所以,他就一直強調,既然是大波,以沙樂這猥瑣的性格,定然一眼就能認出對方,這咋到現在還說不清了呢?

沙樂急了,鬆開手,在胸前比劃着:“不是這個大波,我說的是一大波女生……就是一大……波的女生……”

趙天驕眨了眨眼,這才明白過來,心裏這個來氣,一腳就踹在了沙樂那花褲衩上。

“你大爺個蛋蛋的,不就是一羣麼,非得用波來形容,你語文咋學的?”

沙樂連忙捂着褲襠,苦逼道:“我不是着急麼。”

“這麼說,你是不記得那個女生了對不?”

見沙樂點頭,趙天驕再次皺起眉頭。

一個女生,身上有陰氣,必定是被鬼纏身,如果不找出來的話,晚上必定會有危險!

沙樂問道:“天哥咋辦啊?”

“還能咋辦,當然是將人找出來了!”

趙天驕來宿舍是有重任的,要保護任何一個妹子的安全。

想了想,趙天驕衝着一旁的停車位的警車揮了揮手。

很快的,柳滿香從車裏走了下來,大步流星,帶着一股子雷厲風行的氣勢。

長髮飄蕩,腰肢搖擺,波濤起伏……再配上她那驚豔的容顏,簡直就是致命的風景線!

沙樂看的一呆,喃喃道:“我去……這才叫大波啊!”

趙天驕一腳踹了過去,他發現,這沙樂今天就是欠揍。

沙樂要哭了:“天哥你幹嘛啊,難道你和這女警花,還有一腿?”

“你再這麼猥瑣,眼前讓你進女生宿舍的機會,就不給你了!”趙天驕沒好氣道。

沙樂立刻眉開眼笑:“還是天哥夠意思!”

柳滿香走了過來,問道:“叫我幹嘛,被女生攆出來了?”

趙天驕搖了搖頭,將剛纔發生的事,說了一遍,然後補充道:“如果想找到這個女生,我進去一間間宿舍找,不現實。如果她被小鬼控制,完全可以躲着我。”

柳滿香也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問道:“那你打算怎麼辦?”

“你和沙樂進去,讓宿管大媽帶路,將裏面的女生,全部帶出來。”趙天驕答道。

沙樂一聽,能和這驚豔的女警花一起共事,立刻露出一副豬哥相,點頭表態:“行啊行啊……”

柳滿香冷哼一聲,殺氣騰騰的瞪了眼沙樂,立刻讓他噤若寒蟬,嚇了個哆嗦。

隨後柳滿香看向趙天驕,問道:“你在命令老孃我?”

“我是在給你辦事,讓你配合我難道不行?”趙天驕搖頭道:“那就算了,爺們還是回家住去吧。”

柳滿香一把抓在了趙天驕的衣領子上,不容拒絕道:“不行!”

趙天驕壞壞一笑:“你難道還想領略一下,爺們的……脾氣?”

說話間,趙天驕伸手抱在了柳滿香的腰肢,腳下一勾,就要將她放倒。

柳滿香臉一紅,立刻急道:“行行行……真是服了你這小爺們!”

“你讓我們進去,那你幹嘛啊?”

趙天驕警告似的捏了一把柳滿香的小蠻腰,然後收回手道:“我在這守着,等人全部出來後,經過我的檢查,才能進入宿舍。”

柳滿香無奈的踢了一腳沙樂:“愣着幹什麼,還不進去!”

沙樂欲哭無淚,爲什麼受傷的總是我?

不到半個小時,女生們陸陸續續的從宿舍走了出來,在宿舍門口擠成一團,嘰嘰喳喳圍着趙天驕。

“你這神棍挺能騙啊,不僅騙了學校,還騙了警察,但你休想騙本姑娘!”

“就是,哪有什麼陰氣陽氣,你是不是想趁着這個難得的機會,叫我們都出來,然後你跟皇帝選妃似得挨個看,看好哪個半夜就對哪個下手?”

“啊……這人太可怕了,不行,我今晚不住宿舍了!”

聽了女生們的猜測,趙天驕只覺得整個人都不好了。

這腦洞也太大了吧,還把他比喻成皇帝選妃,你咋不說爺們是在翻真人牌子呢!

“既然你們當中有人身上帶有陰氣,在沒查清楚之前,誰都別想走!”趙天驕衝着人羣外的沙樂,還有柳滿香,以及宿管大媽道:“你們攔住,一個也別放跑。”

趙天驕擔心,那個身上有陰氣的女生,如果是被郎柳的小鬼附身,趁機逃跑的話,那麼還是一個潛在的威脅,所以,他纔會表現出,如此強硬的態度。

“你個江湖騙子,還真把自己當皇帝了,說不讓我們走,我們就不能走了?”

“你趕緊滾,不然我報警了。”

趙天驕輕咳一聲,指着柳滿香道:“如假包換的警察,還戴着配槍,你跟她報吧。”

“你你……你這是欺負人!欺負妹子,你良心就不痛麼?”那個說報警的女生臉色難看,氣的指着趙天驕語無倫次。

“他欺負人,姐妹們咱們也都不是好惹的,跟我衝,衝出去!”

說着,這些女生朝着外面走去,近百個人,聲勢浩大,絕對不是柳滿香他們三人能攔住的。

趙天驕看着女生們的背影,捏了捏獨孤勝寒的手心,壞笑道:“勝寒女帝,讓她們老實點。”

主人好壞啊,可偏偏壞的這麼可愛。

獨孤勝寒臉一紅,然後飄身而起,直接來到女生們的對面,在落地的剎那,突然現身!

秀髮飛舞,長裙翻飛,狹長的眉眼,帶着王者的霸道,冷冷的掃了女生們一眼。

此刻天色已經黑了,可在宿舍樓下,還是燈火通明。

使得這些女生見到面前突然出現一個女人,還是穿着鮮豔紅色長裙,美的不像話,而且氣場強大冷酷的跟女王一般的女人時,全部愣住了。

不知道是誰大叫一句:“鬼啊……有鬼……救命……趙天驕救命啊……”

只一剎那,這些女生便都飛快的跑了回來,瑟瑟發抖的圍在趙天驕身邊。

而這次,則都學乖了。

“趙天驕你不是道士麼,快……快上啊,上了這……這這女鬼……”女生嚇得結結巴巴的,話都說不利索了。 趙天驕輕咳一聲,裝腔作勢掐了個指訣,朝着獨孤勝寒遙遙一指,朗聲道:“漂亮的女鬼,還不束手就擒。”

獨孤勝寒聽到主人誇獎,臉又紅了,心裏感嘆:主人扮豬吃虎,實在是太壞了,可爲什麼還能壞的這麼可愛呢?!

在想着這些的時候,獨孤勝寒配合的嬌呼一聲,然後就在衆人的目光裏,憑空消失不見了。

不明所以的女生們,紛紛拍着大小不一的胸脯,長出口氣。壓根就沒多想,這女鬼出現和消失的,太詭異,也太巧合了。

“原來是真的有鬼啊,太可怕了。”

“可不是麼,這麼說,那間宿舍是真的鬧鬼了?趙天……天哥啊,你這麼厲害,一定要救救我們啊!”

“天哥,人家可崇拜你了呢,你可不能見死不救啊,一定要格外的照顧人家,好不好嘛……”

女生們嘰嘰喳喳的,再次圍着趙天驕吵個不停,還都伸出白嫩嫩的小手,拉扯着趙天驕的胳膊、衣角,甚至更有奔放的妹子,抱着趙天驕的大腿,聲音軟軟的央求着。

這一幕看的柳滿香三人目瞪口呆,這轉變也太大了吧,就算見到真的鬼,也不至於如此吧?

沙樂看的則是一臉羨慕,讓妹子崇拜,讓妹子仰慕,讓妹子主動投懷送抱,芳心暗許,這纔是泡妞撩妹的最高境界有木有?!

宿管大媽突然心裏咯噔一聲,這個黑黑的,高高壯壯的趙天驕,不會以此在晚上胡作非爲吧?

趙天驕被吵的頭大,立刻道:“妹子們聽我說,我既然答應在這裏留宿,自然是要保證你們的安全,前提是,你們得配合我。”

“我配合,我一百個配合,天哥就是住在我的宿舍,哪怕是我的牀上,我也配合!”

其她女生紛紛鄙視,把這尊大神拉到自己的牀上,那是超級護身符,誰不樂意啊。

使得其她女生也都爭先恐後的發出真誠的邀請:“天哥,來我們房間,我們房間可是有倆大美女呢。”

“來我房間來我房間,我胸最大!”

趙天驕黑臉漸漸紅了,這幫妹子太熱情了,讓他這個純情小處男都有些招架不住了。

“沒有那麼誇張,你們在這裏先排隊,我看着沒問題的,就可以進宿舍了。在回到宿舍後,都不要離開屋子,一會我去給你們送護身的法丹。”趙天驕施展出道家體術,從鶯鶯燕燕中,抽身而退。

趙天驕步伐飄逸,行雲流水,簡直是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

看的一衆妹子們,紛紛發出花癡般的尖叫。

就連一旁的柳滿香三人,也是看的呆了又呆。

“這小爺們天生就是女生殺手啊!”柳滿香表情古怪,無力長嘆道。

“天哥更是男人公敵!”沙樂憤恨開口。

很快,女生在宿舍門口排成長長一排,趙天驕站在隊伍前面,運起望色觀鬼氣,從頭到腳的看着面前的女生。

遇到奔放的女生,在趙天驕看到胸脯的時候,還故意挺了挺,而看到屁股的時候,還故意翹了翹,簡直就是赤果果的勾引,弄的趙天驕黑臉都紅了。

這裏的動靜,早就驚動了住宿的男生,拉幫結夥的過來圍觀。

“我去,這什麼情況啊?”

“內黑臉小子我知道,是高三的趙天驕,他這是檢查女生身體呢?”

沙樂與有榮焉的道:“你們知道啥,這是我天哥在選妃呢,一邊去,這裏不歡迎吃瓜羣衆。”

“臥槽選妃?!”男生驚呼:“麼了隔壁的,怎麼什麼好事都讓這小子碰上了,不行,我還得發帖,讓全校的人都來噴死他!”

說着,還拿出手機,又是拍照,又是錄像的。

百十多個女生,趙天驕一個一個的看,也是費神費力。等到進入尾聲的時候,已經過去一個多小時了。

而讓趙天驕意外的是,竟然沒有發現任何異常。

不過,在看到倒數第三個人的時候,趙天驕瞳孔一縮,立刻來了精神。

「怎麼會這樣!」

Previous article

“我又不是她的什麼,我是我,我聽我的,不聽別人的。”謝柔清上了車說道,“我回來看了看,覺得還是山裏住的自在,所以我就要回去了,跟別人無關。”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