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男孩聽了左軒的話,似懂非懂的抬頭望著左軒,說到:

「那我要成為強者!」

男孩的小眼睛之中光芒閃動,左軒笑了笑,說到:

「那你知道如何成為強者么?」

男孩搖搖頭說:

「不知道……」

「想要成為強者,首先要有一顆強大堅韌的內心!然後還要有人教導!我相信你會有一顆強大的內心的,不知道你願不願意讓我教導你,幫你成為宇宙之間真正的強者!」

男孩沉默了一會,重重的點了點頭,左軒繼而大笑起來。

在接下來的日子裡,左軒便暫時住在了這個叫做提卡西的異人族小部落,開始教導著凱文·丹尼爾也就是那個小男孩!

當然,整個部落沒有人知道左軒的存在,在這裡,左軒開始教授凱文國術和法術以及宇宙文明的各類知識,從最基礎的混元樁和感受暗能量開始,直到兩年後,在左軒這個絕世高手的教導下,凱文很快就有了長足的進步!

兩年中凱文完成了混元樁的修鍊,進入了明勁階段,同時也能夠簡單的運用暗能量了,最重要的是此時的凱文已經不是當年的吳下阿蒙了,在左軒的教導下,他懂得了太多的知識與智慧,開始了解浩瀚的宇宙!

在這期間,左軒也沉下心來發掘了自身的密藏。

首先,左軒的武道修為已經達到罡氣境,想要再進一步根本沒有可以借鑒的人了,前世歷史上有跡可循的武道大師也就到達罡氣境而已,再往上是什麼左軒也不清楚。

如今在左軒的推演之下,結合古一法師那裡的藏書以及前世今生收集到的一些傳說,再結合自身的修鍊,左軒初步推演了武道和神道的完整境界。

其中武道分為七大境界分別是明勁,暗勁,化境,罡氣境,地變境(神血入體,滴血重生),天元境(肉身不滅,永不衰老),天階神位。

而神道也相應的分為七大境界,夜遊,日游,驅物,元神境,命魂境(得見命運長河),鬼神境(神魂化實物,遊歷命運長河),不朽真靈。

其中天階神位和不朽真靈都只是左軒的初步推測,目前根本無法論證!

當下,經過多年的沉澱,左軒已經接近罡氣境巔峰和元神境巔峰,但是想要突破地變境和命魂境,達到滴血重生和得見命運的層次還是遙遙無期! 經過了左軒兩年的教導,凱文此時已經算是一個小高手了,勉勉強強算是三級水平。

「師傅,您安排給我的功課我已經完成了,以後要做什麼呢?」

「凱文,從今天起你就要開始獨立修鍊了,為師要離開了!」

凱文聽到急切的說到:

「師傅,為什麼?為什麼要離開?」

「凱文,你很努力,師傅看在眼裡,但是成為強者的路是孤獨的,師傅在你身邊你永遠也無法成為真正的強者!這條路你只能自己走下去!」

「師傅,我明白了!師傅教導徒兒兩年之久,卻不曾告訴徒兒名號,如今師傅要走了,不知可否告知徒兒?」

「為師的名號將來時候到了你自會知曉,如今告訴你,於你的成長無益,這塊令牌交給你,如果遇到危險便拿出令牌,當可保你一命,將來,若是有緣,你我師徒二人自會相見!」

話音未落,左軒便消失在了凱文面前

凱文原地站了一會之後便自行修鍊了。

而左軒此時則是來到了月球上空,兩年的時間,在血鋒軍事資源公司夜以繼日的努力下,月球基地終於建設完成!

左軒站在基地上空,看著眼前的一切。

月球基地的大小是阿提蘭的兩倍有餘,配有常備星際戰艦六艘,宇宙戰機兩百架,更有重型基地反擊炮四門,每一門都有瞬間摧毀小型戰艦的能力。

基地的防禦罩採用了克里人的太空防禦罩並結合了遠古的暗能量陣法,不論是在防禦力和耐久性方面都極為優秀。

基地內部設有核心能源區、武裝保衛區、戰略指揮部和科研區,以及在武裝保衛區和科研區之間的一個戰鬥訓練場!

左軒朝著月球基地說到:

「測試開始!」

說著左軒便一拳轟到了基地的防禦罩上,只見防禦罩流光閃動卻沒有絲毫損壞的跡象!

「好!再來!」

說著開始運用意境領域進行攻擊,左軒的攻擊正是達到了流星級,幾乎與中型戰艦的最大輸出相差無幾,而防禦罩卻依舊在狂風暴雨中堅持了下來!

這時左軒又拿出了血鋒科技的最前沿體現,「星際巴雷特」又叫「星辰狙」,如今的「星辰狙」除了外形之外幾乎和地球巴雷特沒有一點相似之處,這把星辰狙運用了微型弧反應堆和能量聚裂技術,更結合了遠古卡頓納斯星人得到空間跳躍技術和左軒的空間感悟。

最重要的是通過《射道羿書》的感悟,左軒賦予了這把槍微弱的法則之力,能夠將靈魂鎖定的目標無可躲避的擊中,威力大概達到了流星級中等與殲星炮無異,就算稱為偽神器也絕不為過!

左軒端著星辰狙一槍射向基地防禦罩,一道白炎從槍管衝出,瞬間便擊中了防禦罩,在左軒攻擊下穩如泰山的防禦罩如今卻像刀切豆腐一樣被衝破。

不過就在白炎沖入防禦罩時,基地反擊炮瞬間發射攔截了白炎,兩者的衝撞引起了一陣空間波動后才歸於沉寂!

「很好!很好啊!這月球基地果然沒有讓我失望!」

月球基地戰略指揮部

左軒端坐於上

「時至今日,我雪峰軍事資源公司的月球基地終於建成並投入使用,今天的成就,在座各位居功至偉,此刻我們已經走出地球開始邁向宇宙,未來的路還很長,希望在座各位能夠不忘初心,砥礪前行,因為我們在創造一個時代!」

「我等謹遵戰神之命!」

「如今已經建造完成,下一步我們的計劃有兩方面,一是月球方面,我已經得到了宇宙航母的修建方法,由霍華德和佐拉負責研製建造,同時開始開採研究月球資源!另一方面,等回到地球再做安排!會議結束后紅魔鬼、雷電戰士和惡靈騎士跟隨我返回地球,其他武備人員負責守衛月球基地,我不在時月球基地的一切事務由鋼戰士和斯塔克共同負責!最後,我宣布:即今日起,血鋒軍事資源公司正是更名為血鋒集團,我們正式成為宇宙集團之一!」 左軒帶著屬下乘坐一艘星際戰艦,直奔地球而去,卡頓納斯星球人的星際戰艦的隱匿功能非常的好,雖然漫威同時期的地球很多方面的技術遠超前世的地球,衛星監視技術也很強,但是還不足以發現血鋒戰艦。

就這樣,左軒悄無聲息的返回了地球血鋒基地,如今是地球公元1962年,左軒記得這一年正是X戰警第一戰開始的時間,因此左軒才第一時間趕回地球來當NPC了。

這段時間,左軒也在思索,自己應該以怎樣的身份出現在這個故事裡,是做一個幫助X戰警的好人,還是做一個幫助黑皇的壞人?左軒覺得,好壞本就沒有明確的界限,只是所站的角度不同而已。

就如發生變種人戰役時,無論戰鬥有多麼慘烈,哪怕死傷無算,後天強化變異派和機械科技武裝派也不會插手其中。

同樣,就算外星文明侵略地球,只要人類還沒有死絕,還沒有絕對威脅到變種人,絕大多數變種人們也不會出手相助。!

說白了,就是立場不同罷了,或者說是格局太小了,地球上的超級英雄和反英雄都還沉浸在地球的小圈子裡,沒有放眼宇宙的格局,做出這樣的選擇就不足為奇了!

至於左軒的立場,只有一個,那就是壯大地球的有生力量!很明顯,想要毀滅全人類的黑皇並不符合左軒的立場,不過左軒也不會去主動幫助X戰警,因為只有浴火重生才能成為真正的強者!左軒需要的是他們的力量,而不是一個個經不起打擊的廢物。

至於黑皇手下的變種人,自己能收則收,若是在不堪造就便只能讓其消散於天地之間!

瑞士,日內瓦,艾瑞克正在苦苦搜尋黑皇塞巴斯蒂安·肖,終於藉助nacui鑄造的黃金從瑞士一家不怎麼乾淨的銀行中找到了黑皇的下落,此時的黑皇正在阿根廷維拉金賽爾的遊艇上和白皇后打情罵俏。

此時的艾瑞克變種能力還沒有得到完全的開發,目前僅僅有六級左右的實力,在極度憤怒的情況下才能達到七級,不過依舊不能很好的控制!而成天忙著泡妞的查爾斯精神力量卻已經到達了七級巔峰接近八級的水平,不得不說查爾斯確實是個天才!

塞巴斯蒂安·肖正在阿根廷一片風景秀麗的海灘度假,他不知道一個老朋友,哦,不,是兩個老朋友正準備來拜訪他!

二代血鋒宇宙戰機呼嘯而至,停留在了游輪的上空,遠超這個時代的二代血鋒宇宙戰機極富科幻色彩,讓游輪上的人震驚不已,甚至以為是外星人來了!

黑皇發現了戰機,趕忙來到甲板上,身後是白皇后、風暴男和原本應該出現的紅魔鬼早已經成為了左軒的手下,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少年,不過,左軒還沒有看出他具有什麼能力。

這時黑皇早就發現了戰機上的血鋒標誌,一把利刃和一把狙擊槍交叉而立,這些年來,伴隨著血鋒戰後恢復部隊和血鋒全球醫療救援部隊在全球各地的活動,這個標誌已經布滿了地球的每個角落,如今想在地球上找一個不認識血鋒標誌的人還真不容易!

地球上的人們都知道,這個標誌源自一個名叫血鋒的神秘組織。這個組織強大無比且維護著地球人民的利益,各國政府都不敢對這個組織的行為有任何意見,人們多是極為擁護這一組織。

不過這些人里可不包括黑皇和他手下的人,此刻黑皇臉色黑青,很是不善!

幸孕成婚:鮮妻,別躲了 戰機艙門打開,左軒帶著紅魔鬼等人飛下戰機,走向黑皇。

「血鋒戰神!你血鋒基地雖然強大,但是我黑皇也不是吃素的!這裡是我的地盤!你想做什麼!」 左軒看著有些憤怒的黑皇,笑著說到:

「肖,大家都是老朋友,何必那麼見外呢!如果哪天你到我血鋒做客,我也是十分歡迎的!」

「哼哼!咱們可算不上朋友!我不想再多問一遍了! 每天都在被刷新人生觀 你來此到底所為何事?」

「看來咱倆是命里不和啊!也罷,那我就不跟你多說廢話了!我來找你為的是兩件事!其一,便是我不管你有什麼想法,有什麼計劃!凡是危害地球和人類安危的事,都必須立刻停止,否則便是對我血鋒集團的挑釁!你們將會承受血鋒的怒火!」

黑皇聽了,狂笑到:

「你以為你是誰!地球的守護神么!別自作多情了!人類本就是劣等種族!地球將會被變種人所統治!我黑皇的時代終將到來!」

左軒聽了,不禁翻白眼,

「你可拉倒吧!真把自己當天啟了?就算帶領變種人統治地球也輪不到你呀!當然,我就知道你不會接受我的第一件事,所以我來此的第二件事就是就是看看這些年你到底長了多少斤兩敢在我面前放肆!」

多年前左軒在黑皇面前帶走萬磁王艾瑞克的媽媽和妹妹之時,黑皇才不過七級巔峰接近八級的實力,不知道這些年過去了,他的實力走到了哪一步!

「既然如此,血鋒戰神,出手吧!讓你見識見識我如今的實力!」

「哈哈哈!不不不!如今的你根本不配做我的對手,就讓我血鋒的戰士試試你的斤兩!」

「你!欺人太甚!」黑皇憤怒到

左軒沒有理會黑皇,只是示意紅坦克上去試試他!

紅坦克這些年在血鋒集團的訓練下,早就不是那個智商常態掉線,只懂得使用蠻力的傢伙了,如今的紅坦克不僅一身超時代的戰鬥裝備,更是精通各種戰鬥技巧,已經有八級巔峰接近九級的實力了,可以說是不折不扣的人間兇器!

紅坦克兩步蹦到了黑皇面前,黑皇看到紅坦克氣勢洶洶也不敢小視,當即給旁邊的年輕人一個眼神,年輕人會意,拿出一個高爆手雷,遞給了黑皇。

黑皇二話沒說便在手中引爆了手雷,能量爆發后被黑皇吸收,當即便和紅坦克打在了一起!

高爆手雷的能量被黑皇釋放出來,向紅坦克攻擊了過去,然而能量衝擊到紅坦克身上卻並未造成太大的傷害,要知道,現在的紅坦克可是可以硬抗洲際導彈的!

不過這一擊確實惹惱了紅坦克,只見紅坦克一拳打向黑皇,黑皇雙手前推,擋住了紅坦克的攻擊,便吸收了其中的能量。

黑皇吸收了能量后當即轉移到了腿上,向紅坦克踢了過去。

紅坦克遭受了重擊,身子向後退去,黑皇得勢不饒人,欺身上前,繼續攻擊。

紅坦克面對著黑皇狂風暴雨般的攻擊,並沒有急於反擊,而是等待時機一把抓住了黑皇的左腿,直接將黑皇提了起來。

誰許時光暖你心 「啊啊啊!我要撕了你!」

紅坦克怒吼著一手抓住黑皇的上半身,一手抓住了黑皇的下半身,想要將黑皇撕成兩半!

左軒看到這一幕,不禁感嘆,紅坦克還沒來得及手撕死侍便先撕起了黑皇,看來紅坦克這個大怪物還真有手撕敵人的怪癖!

眼看黑皇就要被紅坦克撕成兩半了,可是黑皇卻沒有辦法反擊,因為黑皇此刻吸收的能量還沒能大於紅坦克使用的力量,就在這時,那個替代紅魔鬼的青年伸出右手,在手中凝聚出了一個火球,直接沖向了紅坦克。

紅坦克被火球衝擊后,身子不穩,黑皇趁機脫身,一拳打向紅坦克,這一拳蘊含了黑皇剛剛吸收的全部力量,直接將紅坦克擊飛。

不過這一拳依舊沒有對紅坦克造成致命的傷害,紅坦克搖晃了半天終於站起身來,又向黑皇沖了過去! 看著又撲上去的紅坦克,左軒說到:

「好了,紅坦克,回來吧,你已經輸了!作為一個戰士,在戰鬥的過程中,怎能被憤怒沖昏頭腦忘記留心周圍的危機!」

紅坦克聽了,沮喪的晃著腦袋說到:

「戰神!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可以把這傢伙撕成碎片!」

「身為戰士,沒有第二次機會!你需要的是對這次戰鬥的總結和反省!回去交一份戰鬥反思給我!要深刻!」

紅坦克一聽反思簡直比被暴揍一頓還要痛苦,讓他這麼一個大老粗寫反思實在太難為他了,可是戰神交代的又不能不做!

「哈哈哈!血鋒戰神!你的戰士也不過如此!」

左軒聽了怒極反笑

「黑皇!你還真是厚顏無恥啊!剛剛才憑藉屬下幫助才逃脫了被撕成兩半的下場,現在竟然還敢在這大言不慚!惡靈去教教他做人!」

惡靈騎士聽了,邪笑到:

「好的,戰神閣下,我的靈魂早就饑渴難耐了!」

說著便召喚出了亡靈戰馬沖向黑皇

黑皇見到已經躲不開,只能再次和惡靈騎士戰到了一起。

惡靈騎士的鐵鏈不斷抽打在黑皇的身上,雖然能量被吸收,但灼燒的痛苦卻讓黑皇疼得呲牙咧嘴,只能趁機發出一兩次攻擊打斷惡靈騎士的鐵鏈。

「我已經感受到你充滿慾望的邪惡靈魂!把它交給我吧!你的靈魂應該墮入無邊黑暗!」

亡靈火炮不斷攻擊著黑皇,黑皇開始全力防禦,不再反擊,而是不斷吸收著惡靈騎士的攻擊能量。

左軒發覺黑皇此刻能夠吸收的能量上限大概達到了九級後期甚至還到不了九級巔峰身體就會崩潰,雖然比當年強了很多,但是在左軒這個真正的宇宙級強者眼裡還是顯得有些不夠看了!

黑皇積蓄了好一會能量,也被打的鼻青臉腫的時候,終於發動過了反擊,在雙手之中形成了一個灰色的能量球,瞬間射向惡靈騎士,惡靈騎士見狀,趕忙用靈魂之火阻擋,只是黑皇積蓄的能量太過巨大,靈魂之火沒能完全阻擋,依舊撞到了惡靈騎士身上。

惡靈騎士看到情況已經不可逆轉,當即看著黑皇的眼睛,發動了絕招懺悔之眼。

一瞬間,黑皇的能量球撞到了惡靈騎士身上,惡靈騎士的懺悔之眼也進入了黑皇的靈魂!

兩人都向後倒飛出去,黑皇的神魂受到了一些創傷,惡靈騎士的惡靈之體也收到了一些損傷,可以說是兩敗俱傷。

黑皇的屬下見到黑皇倒在地上,立刻將其圍起來,保護在了中間。

半天之後,黑皇和惡靈騎士才爬起來,此刻兩人都沒有了剛剛叫囂時的氣勢。

惡靈騎士走到左軒面前說到:

「戰神,屬下無能!」

「無妨,這已經很不錯了!」

說著看向黑皇

「怎麼樣?肖,你可是服氣了?」

黑皇看了看惡靈騎士又看了看左軒,低沉的說到:

「我又不是敗在你的手中!」

「也罷,就讓你漲漲記性!」

說著,左軒伸出右手,向黑皇一點,一個空間牢籠憑空出現,將黑皇禁錮在其中。

「這個空間牢籠,我不過運用了一絲力量,你若能打破再到我面前耀武揚威不遲,若是你打不破,無妨,三天之後會自動消散,不過,三天內你恐怕要餓上三天了!希望你好自為之!」

「你欺人太甚!」

左軒沒有管黑皇的怒吼,而是看向了黑皇的屬下們

「對了,還有一件事!你們是打算跟著肖一條路走到黑還是現在棄暗投明,加入血鋒集團,我可以保證地球上沒有任何人會威脅你們的生存!」

一刻鐘后。

Previous article

味道跟動作都相當熟悉,一步一步試探著,等到呼息都變得急促時,我才感覺到腰部的煎熬……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