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現在張廷玉被賈環一個剛成親的毛頭小子這般教訓,素來護短的隆正帝怕真生氣了。

不願見兩人再懟上,贏祥先教訓起來。

賈環鬱悶道:“忠怡親王,我昨兒才成親,今兒是來謝恩的。他若想問,過些日子還不隨他問?我又沒說不告訴他。

銀行一辦起來,祕密哪裏藏的住?

幹嗎非要今天拉着我不放?”

張廷玉臉色愧然,躬身道:“寧侯,卻是下官的不是。不過請恕下官無禮,有一問題不問,怕自今日往後都難入眠。”

“我真是信了你的邪!沒見過你這麼纏的,好好好,你問!不過說好了,就最後一個問題!”

賈環簡直抓狂,不得不妥協。

壞壞愛:小情人,吃定你! 張廷玉大喜,忙起身正色問道:“寧侯,下官相信您能賣出銀行股份。可是……您又怎麼能讓百姓,甘心將銀子存入您的銀行裏?要知道,老百姓大都願意將銀子存在自家,哪怕挖個地窖藏起來,不也比存銀行方便。

還有,財不露白的顧忌。”

賈環嘿嘿一笑,豎起大拇指道:“張相是真正思考問題了,答案很簡單。 婚內貪歡:老婆休想逃 這銀行裏不是有天家三成股嗎?銀行不是要借貸一千萬兩銀子給朝廷嗎?

那麼等到年終俸祿和紅包時,戶部就以銀行的銀票代替現銀放。

當然,他們若願意,隨時都可以去銀行兌現。

另外,但凡在賈家產業置辦貨物的,只收銀行的銀票。

到那時,您就瞧好吧,保管……”

賈環正說的得意,隆正帝贏祥和張廷玉等人都聽的面面相覷,又無不眼露精光時,一個身着大紅太監服的老年太監忽然踩着貓步走進上書房。

,蘇培盛忙迎了上去。

隆正帝的臉色也是一變。

那內侍在蘇培盛耳邊耳語了兩句,蘇培盛的面色就大變。

隆正帝是急性子,沉聲道:“張永,慈寧宮生了何事?”

張永,就是這進來的老太監,一直在慈寧宮。

他此刻匆匆趕來,必是慈寧宮出了事。

張永聞問後,忙上前跪下,道:“回陛下,方纔……方纔太后娘娘醒來了!正在尋陛下呢……”

隆正帝聞言,細眸猛然圓睜,站起身,道:“你說什麼?”

……

ps:訂閱啊,給點動力,舍了老命寫第三更!公告:本站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衆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 皇城,慈寧宮,瑞萱春永殿。???

隆正帝和忠怡親王贏祥大步走在前方。

蘇培盛、張永緊隨其後。

最後還有張廷玉和賈環二人。

賈環低聲抱怨道:“你說你坑不坑人,什麼話不能明兒說?

得,現在又把我牽連進來了。

宮裏這個晦氣地兒,真真是不能來了。”

躲愛 張廷玉聞言,愧疚非常。

他能做到文官第一人,自然明白,任何涉及宮闈的祕事,都絕不是什麼好事。

尤其是對賈環這樣身上牽扯極多的權貴而言。

不過……

“寧侯,盡放心就是。時已至此,任何人都不可能對陛下的偉業,造成壞的影響。

陛下聖命,愛民如子。

又有寧侯這等睿智而心懷天下家國的勳貴在,正是我等大展宏圖,開創千古大業,再造不世盛世之時。

沒有人能阻擋大勢,沒有人能!”

張廷玉用一往無前的堅定勇氣說道。

既是說給賈環,也是說給他自己。

不過,前方的隆正帝和贏祥也頓下腳步,回頭看了眼張廷玉,齊齊點頭,眼神。

再看賈環……

嫌棄如一灘狗屎……

“娘希匹!”

……

“陛下……”

“王爺……”

行至慈寧宮後,門前內侍紛紛與隆正帝和贏祥行禮。

爲者,竟是趙師道。

“如何了?”

隆正帝面上看不出喜怒,沉聲問道。

趙師道忙道:“回陛下,太后已經醒來。不過,除了吩咐下去,要尋陛下後,再未開口。

皇后娘娘和吳貴妃已經去殿內侍候了,皇后還吩咐……”

說着,趙師道看了後面賈環一眼,繼續道:“皇后還吩咐,派人去賈家,接賈家女神醫入宮。”

賈環聞言,眉頭頓時皺起。

不過還知道深淺,沒說什麼不許的話。

再怎麼說,裏面那位也是隆正帝的親生母親。

這個時候觸黴頭,那纔是真真作死。

對於賈環沒有提意見,趙師道顯然有些意外,或許還有些失望,又看了賈環一眼……

賈環挑起眉尖,無聲的用口型問候道:“看你爹!”

不是他故意樹敵,他既然和蘇培盛的關係又恢復到過往,就不能再和這個特務頭子打好交道。

否則,縱然是再賢明的皇帝,也容不下一個勳貴勾搭他的特務頭子。

不知道趙師道是否想明白了這點,總之,現在他的臉色難看之極。

隆正帝往後瞥了賈環一眼後,大步入內。

……

“兒臣參見母后,母后鳳體大安,兒臣不勝欣喜。”

看着睜開眼端坐在鳳榻上的白太后,隆正帝眼中的確是有一抹喜色的。

或許可以用唯勝利者方能大度來解釋。

隆正帝贏了,贏了忠順親王,贏了太上皇,贏了滿朝文武,也贏了皇太后。

所以,過往的一些挫折和憤懣,到了此時,已經不再那麼強烈了。

再怎麼說,皇太后都是他的生母。

對於內心感情豐富的隆正帝而言,在危在旦夕時,他或許無比憎恨過對他無半分生母之情的皇太后。

可到了這會兒,這種憎恨,相較於生母之恩,已經可以化解了……

如果皇太后此刻能大徹大悟,安心做一個國母太后,那麼,隆正帝必會尊她敬她。

只可惜……

“哀家醒來,你當真高興?”

跪在後面的賈環聽到這句話,心裏卻放心了許多。

還好,還是當初那個作死能手老虔婆。

如果她當真和隆正帝和解,那賈環纔有了大.麻煩了。

當初白家滿門,都是他親自監斬的……

隆正帝聽到皇太后沙啞乾澀的聲音,心裏一沉,面上卻還是道:“太后鳳體大安,兒臣自然高興。”

不過皇太后此刻的模樣,卻遠遠談不上大安。

面色慘白,形容枯槁乾瘦,太后大妝穿在身上,顯得空蕩蕩的……

眼珠子滿是寒氣,看着着實可怖。

她死死盯着隆正帝,也不叫起,緩緩寒聲道:“是太上皇,救醒了哀家。”

此言一出,滿殿皆驚。

隆正帝更是陡然色變……

皇太后見之,眼中露出了一抹快意的笑意,嘎嘎出刺耳笑聲,道:“你怕了?”

隆正帝心中的溫情已經不翼而飛了。

不論什麼時候,想起那道並不雄壯但很高大的身影,他心頭都有無窮的壓力。

祭天郊迎那日,不正是太上皇給他的好看嗎?

隆正帝擡起頭,目光清冷的看着皇太后,道:“朕爲天子,緣何會怕?”

皇太后聞言,冷笑一聲,眼神輕蔑。

隆正帝見之,心中怒火澎然爆。

興許,在皇太后心中,天子只有兩個人配做。

一爲太上皇,另一,則是她的小兒子!

可是,憑他也配?

既然皇太后不叫起,隆正帝自己便站起身,又對身後諸人道:“起身吧。”

回過頭,看着滿面怒容的皇太后,清冷道:“不知皇太后喚皇兒來何事?”

皇太后心中罵了聲孽子,卻看着隆正帝緩緩道:“太上皇託夢於哀家,問哀家,皇太孫如何了,可成親否?

哀家受太上皇相詢,便醒了過來,招皇帝來問問,皇太孫何時大婚?

哀家記得,太上皇在時,曾與奉聖夫人定下了贏歷的親事。

他們何時完婚?”

隆正帝聞言,臉色驟然一變,下意識的回頭看向賈環。

賈環也怔住了,千算萬算,到底沒算過天意。

只是,真的是天意?

看到隆正帝看過來,賈環目光疑惑。

隆正帝看懂了賈環眼神中的懷疑,細眸猛然一眯,又看向趙師道。

作爲隆正帝暗藏多年的心腹,趙師道能明白隆正帝的詢問。

豪門長媳太惹火 只是……

他輕輕搖了搖頭。

鹹福宮絕無異動。

慈寧宮,同樣也沒有。

難道,真的是天意?

“皇帝,哀家在問你話,贏歷親事,到底何時操辦?莫非,你想讓太上皇在天之靈,都不得安寧嗎?”

皇太后厲聲質問道。

隆正帝聞言,輕輕吸了口氣,看向賈環的眼神,微帶歉意。

他回過頭,沉聲道:“既然太上皇託夢於太后,朕自然當抓緊操辦。

太上皇與奉聖夫人商定下的東宮儲秀,正是甄家四女,如今便在都中。

一月後,將奉太上遺旨,與東宮成親。”

……

“陛下,寧侯出宮了,還在宮門口,截走了正入宮的公孫羽。”

上書房內,蘇培盛小心翼翼的稟道。

隆正帝臉色陰沉,卻沒有因這個消息而暴怒。

他甚至在想,若是上一回,賈家那位女神醫不在,說不定會更好一些。

儘管,日後會更難些。

可就算現在,外面不一樣在罵他弒父謀母嗎?

有什麼區別?

捏了捏眉心,隆正帝沉聲道:“蘇培盛,你掌管中車府,對宮中盯得緊,可曾現什麼不妥?”

無論如何,隆正帝對皇太后這個時候醒來,且一醒來就傳“太上皇旨意”,要爲東宮大張旗鼓的辦婚事,感到懷疑和不安。

太巧了。

而且,對鹹福宮,也太有利了。

哪怕等成親後,讓鹹福宮那位再“養病”,可世人心中,卻再次刷新了回,其爲太上皇指定皇儲的印象。

不止是在世人心中,更是在許多受過太上皇恩惠的官員甚至是勳貴心中。

讓鹹福宮搖搖欲墜的地位,再次穩固了些。

縱然他爲皇帝,在二三年內,都不可能輕易動搖鹹福宮的位置。

若說這裏面沒有鬼,隆正帝自己都不信。

“查!”

“徹查!”

“朕卻沒想到,就在這宮裏,還有人能暗地裏攪風攪雨!”

這種感覺,讓他不寒而慄!

……

“爺,您的臉上這是怎麼了?”

雪花飄飄,北風瀟瀟,一個帶著斗笠的灰衣人伴隨著賭神出場的BGM,動作猶如慢放一樣一步步踏出,右手托刀左手拿煙,抿一口煙嘴彈一手煙灰……

Previous article

「令出於下,下行而上效,可不就是傀儡嘛!」宋在天有些不耐煩的揮了揮手:「行了,既然你沒想到,那就算了。接下來的事兒,你就別管了,我們來替你做吧。」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