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王樂欣提着一袋“生化武器”趕了回來。

正在刷着微博的郝歡突然對她說道:“你聯繫一家律師事務所,把這個謠言生事的新聞媒體給告了!正好老子手頭緊!”

王樂欣一頭霧水:“能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嗎?” “我去買東西的這段時間裏到底發生了什麼?”

王樂欣詫異地看着郝歡,也不知哪個新聞媒得罪了他。

當得知事情的來龍去脈後,王樂欣更加詫異了!

“這……這不算造謠生事吧?”

她覺得這新聞沒什麼毛病啊!

而且這確實是郝歡親口說的,說《電鋸驚魂》的製片成本跟《驚嚇時代》比起來差了將近一億,所以正常人都會覺得這就是兩億吧!

所以,這也算是造謠生事嗎?

郝歡將手機塞到王樂欣手中,嚴肅道:“第一!我只是如實回答,說《電鋸驚魂》的製片成本跟《驚嚇時代》比起來相差一億,但我沒有自曝《電鋸驚魂》的製片成本將會高達兩億!所以,這是造謠!”

“第二!我爸看了這個新聞,認爲我又敗家了兩億元,表示要跟我斷絕父子關係。我媽剛打電話過來罵我,說我想要活活氣死我爸,這就是生事!”

“額……”

王樂欣頭都大了:“那要怎麼告?要求他們賠禮道歉嗎?”

郝歡反正是咬定對方了,說着:“你先聯繫律師事務所,然後弄好律師函,用我的微博發出來警告他們!起訴內容有多嚴重就寫多嚴重,就是要咬定他們造謠誹謗污衊等等,然後要求他們進行道歉,並賠償精神損失費,誤工費等等!”

王樂欣接過郝歡的手機,表情愣是一臉驚呆,這傢伙是認真的?還是說他在接受記者採訪的時候就已經想好給對方下這個套了?

“發什麼呆呢!”

郝歡敲了一下王樂欣的腦袋:“趕緊按我說的去做!”

王樂欣吃痛地揉着腦袋:“那要怎麼證明《電鋸驚魂》的製片成本不是兩億元?”

郝歡呵呵道:“這還用得着證明嗎?就我這演員陣容能值多少錢?片場租建跟劇組團隊的一切花銷你那裏都有記錄,這些費用全部加起來都不到兩百萬元!難不成我這兩億元都用在了後期製作上跟特效上嗎?”

“好像也是……”

這麼一想,王樂欣忽然覺得《電鋸驚魂》的製片成本確實不可能會高達兩億元啊!

甚至有可能連一千萬元都不需要!

難道說……

她驚訝地看着郝歡:“你不會真打算只花380萬元拍出這部電影吧?這真的可能嗎?”

郝歡得意道:“怎麼不可能了?我郝歡從來不吹牛逼,如果吹了,那隻能說我是真的牛逼!我說380萬元可以拍好這部電影,那我就肯定能把它給拍好!”

我的老天!

郝歡這是真的瘋了!

花一個億拍出來的《驚嚇時代》都能爛成這樣,380萬拍出來的《電鋸驚魂》到時候豈不是爛到無法用言語去形容的那種?

王樂欣突然深表同情!

果然,《驚嚇時代》給他帶來的打擊太大了!但願這個《電鋸驚魂》就算再怎麼爛也能有380萬元的票房吧,不然這傢伙可能會受到第二次打擊,從而徹底瘋掉的!

“哎……”

王樂欣突然嘆氣道:“那我現在就聯繫律師事務所起訴他們。”

郝歡莫名其妙地看了一眼王樂欣,這傢伙好端端地嘆什麼氣?還有她這眼神,是在同情這家新聞媒體嗎?

不管這麼多了!

起訴新聞媒體的事情就交給王樂欣了,郝歡拿過鯡魚罐頭跟臭豆腐走進浴室片場裏面,然後讓道具組的工作人員將這兩種玩意給攪拌成糊狀,再混入到馬桶的泥水當中。

一下子,偌大的浴室片場充滿了令人作嘔的臭味!

薄少溺寵小情人 郝歡捂着口鼻,噁心道:“這特麼也太臭了吧!早知道還不如準備真的糞便!”

“……”

楊江無言苦笑,這都是你自找的啊!

誰叫你始終覺得我沒演好這個鏡頭,現在好了,爲了一點瑕疵,全劇組的人都得承受這鯡魚罐頭跟臭豆腐相結合的恐怖臭味了!

“全體準備!”

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郝歡都忍了,其他人自然也不敢有什麼怨言。

“開始!”

接着前面的戲繼續拍,楊江朝着馬桶走去,然後一臉噁心地看着馬桶,最後撇過頭,狠下心將右手給伸進那堵滿了“糞水”的馬桶裏攪動着,試圖在裏面撈出什麼東西。

看着鏡頭拍攝的畫面,郝歡總算點了點頭,這次就有那麼一點感覺了!

果然,人類的一些本能反應是很難靠演技去表演出來的!

可惜了……

如果是真的馬桶,真的糞便,這個鏡頭還能拍得更加完美!

“好,過了!”

郝歡剛說完,趕緊跑出去呼吸一下新鮮的空氣。其他人也紛紛逃離片場,差點沒忍住吐了出來。

唯有施宇昂很是不解地看着他們,然後拿過一盒沒用完的鯡魚罐頭,一邊吃着一邊納悶道:“至於嗎?這也不是很臭吧?而且這魚吃起來挺香的啊!”

楊江看着施宇昂差點沒忍住吐了出來,他噁心地洗着右手,恨不得搓掉一層皮。

最慘的是他剛剛還用衣服擦了手,接下來拍戲還得用這套衣服,所以他只能忍受這臭味,拍完今天的戲份才能解脫。

時間已過下午四點。

按照原著103分鐘的電影進度,目前爲止郝歡已經拍到了第12分鐘,這速度已經算是很快的了,如果每天都能有這個進度,那麼用不了10天,他還真能拍完《電鋸驚魂》。

這就是系統帶來的好處啊!

看了電影,又體驗了原著的片場拍攝,這對郝歡來說,直接就省掉了很多繁雜以及沒有必要的拍攝過程。

否則按照《驚嚇時代》的標準去拍,這一部《電鋸驚魂》至少他也得拍兩三個月才行。

淨化一下里面的空氣後,電影接着開拍。

今天郝歡的任務是拍完電影裏前16分鐘的浴室劇情,到了明天,就得輾轉到隔壁片場,拍浴室之外的片段了。

爲了儘快逃離這個依然散發着臭味的浴室,接下來演員們都發揮出了最高的演技水平,工作人員們也都按郝歡的吩咐,認真嚴謹地做好了屬於他們的工作。

在太陽下山之前,今天的拍攝工作總算完成了!

郝歡滿意地宣佈了收工。

這時,王樂欣收到了律師事務所發來的律師函,然後用郝歡的手機發了一條微博,起訴了一家叫娛記的新聞媒體。 新聞媒體亦稱大衆媒體,一般來說,新聞媒體包括紙質媒體(報刊)和電子媒體(廣播、電視)兩種。

但隨着互聯網的興起,作爲“新電子媒體“的網絡逐漸成爲一種新的媒體類型。

而娛記新聞,就屬於後者。

此時,娛記新聞怎麼也沒想到郝歡竟然發微博起訴了他們,還要求他們賠償各種不講道理的損失!

這麼一搞,吃瓜羣衆們就有戲看了!

不過人們此刻關注的焦點並不是郝歡起訴娛記新聞,而是《電鋸驚魂》那令人難以置信的製片成本!

說好的兩億元呢?

怎麼郝歡現在曝光出來的各種費用加起來也才一百多萬元啊!

主演以及特約演員的片酬加起來不到三十萬元,片場租建以及攝影團隊等等的合作費用加起來目前才花了一百多萬元,如果《電鋸驚魂》真的如郝歡說的那樣,只需要半個月的時間就能拍完,那麼這一部電影的製片成本,三四百萬元還真就足夠了!

此時此刻,娛記新聞的人都傻眼了。

尤其是那個採訪郝歡的女記者,她忽然感到慌張,郝歡起訴了他們造謠污衊,也就相當於起訴她造謠污衊啊!

因爲是她誤解了郝歡的意思,說《電鋸驚魂》的製片成本高達兩億元的!

現在看到郝歡發出來的律師函以及拍電影的各種消費記錄,她才意識到自己犯下了多麼大的一個錯誤。

郝歡說《電鋸驚魂》的製片成本跟《驚嚇時代》比起來相差了將近一億,現在看來,還真特麼是相差了將近一億啊!

可是誰能想到這個差距不是增加,而是減少呢?

“把新聞撤了!先應付一下郝歡,發個微博向他道歉再說!”

主編不悅地看着採訪郝歡的女記者:“這就是你工作上的失誤!”

女記者默默地低着頭,沒被郝歡起訴之前,總編主編都在誇她,現在出事了,就把鍋甩給了她。

所以,她還能說啥?

“都怪周忠才!”

她心裏暗暗罵着,這次是真的被周忠纔給坑死了!

……

吃完晚飯,王樂欣開車送郝歡回到了他住的江景房小區。

郝歡下車前開口道:“爲了方便工作,你這段時間就住在我這裏吧!放心,我對你沒意思!你也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你喜歡的怕是男人吧!

王樂欣有些遲疑,經過長達一年多的瞭解,郝歡是怎樣的人她也算是看得透透的了,這段時間拍《電鋸驚魂》確實有很多工作要忙,她如果住在這裏,郝歡有什麼工作要她去執行就會方便許多,而她也不用每天一大早開車過來喊郝歡起牀。

正當她準備應下來時,郝歡突然覺得不妥,改口道:“算了,你還是不要住過來了,免得被狗仔隊盯上,到時候我的名譽就得被你毀了。”

王樂欣差點咬碎兩顆虎牙,就算被狗仔隊盯上,毀的也是姑奶奶的名譽啊!

到時候別人會怎麼看我王樂欣?

她咬牙切齒道:“爲了我的名譽,我也不會跟你住一塊的!”

“你有啥名譽?”

郝歡呵呵道:“清醒點吧!從你當我的助理開始,你就已經沒有名譽了!”

“……”

王樂欣無言以對,她決定了,等從郝歡這裏賺夠了給父親治病的錢,到時候就炒了郝歡的魷魚,打死也不給這傢伙打工了!免得到時候自己跟郝歡的名譽一起掃地,無言回去面對江東父老!

“起訴娛記新聞的事情你繼續跟進,不管是私了還是走法律程序,反正這錢他們不賠也得賠!”

郝歡下了車,在關上車門之前再次開口:“明天早上過來喊我記得給我帶早餐!”

“知道了!”

王樂欣應了一聲,然後開車離開這個小區,回去她住的地方。

沒多久。

娛記新聞的主編從王樂欣那裏聯繫到了郝歡。

他想着隨便給郝歡道個歉就完事了,起訴什麼的真沒必要。況且他們發佈這個新聞,也給郝歡帶來了不少熱度。說到底,就算他們造謠了,郝歡也沒有什麼損失,何必要咄咄逼人,這麼不講道理的要求他們賠償各種損失呢?

然而,郝歡還真就不講道理了!

“如果道歉有用的話,還要法律幹嘛?你們這些新聞媒體爲了流量,什麼屁話都能扯出來!你們利用《驚嚇時代》就已經賺了我不少流量了!我大人有大量沒怪你們蹭熱度落井下石,現在你們倒是牛逼,都開始造謠污衊我了!”

“誤會,這真的是誤會!是我們的記者理解錯了你的意思,我已經對她做出處罰了,現在我們也對外界進行了解釋,這事兒要不就算了?”

郝歡罵咧咧道:“真以爲我郝歡這麼好欺負是吧!一句道歉,一句算了就想打發我了?就是因爲你們這些媒體到處宣傳帶節奏,誇大其詞,鬼話連篇!所以我纔會被那麼多人噴成敗家子,爛片導演!現在你跟我說算了?我算你大爺!”

娛記的主編臉都僵了,這特麼的不好弄啊!

“郝少,您別激動。”

他都開始用敬語了,這種富二代就特麼麻煩!問題是普通的富二代也就算了,可他是郝富的兒子啊!

郝歡反正是吃定對方了,繼續罵咧咧地回覆着:“少特麼給我扯這些屁話!今天我就把話給放下了,我特麼不缺錢,但我就是要讓你們吐一筆錢!不然以後你們這些狗屁媒體都會覺得我郝歡特別好欺負!”

這特麼一腳踢在鐵板上了啊!

娛記主編頭都大了,郝歡既然都這麼說了,看來這是鐵了心要起訴他們,要他們花錢消災了。

他只能轉告老總,讓老總親自下場協商,看能不能更妥善地處理好這件破事了。

最終,爲了不徹底得罪郝歡,娛記老總被逼無奈地賠償了郝歡100萬元進行私了。

郝歡忽然發現了一個商機!

“原來錢是這麼好賺的啊?”

他趕緊給王樂欣打了一個電話:“你上網查一下,看還有沒有其他新聞媒體是造謠我污衊我的!”

王樂欣無語了。

娛記新聞選擇賠償100萬元是爲了不得罪你,免得以後遭到你老子的打壓!

否則真走法律程序的話,別說100萬了,能獲賠10萬元就已經很不錯了。

結果你還真以爲自己發現了一個可以發家致富的商機了啊!

想想,王樂欣都替郝歡的智商感到捉急。

好好的一個人,怎麼拍了一部爛片後就變成這個樣子了呢?

沒救了啊!

王樂欣搖了搖頭,不過從現在開始,怕是沒有新聞媒體敢隨便造謠污衊郝歡了。 郝歡起訴娛記新聞的事情私了後,其他新聞媒體確實沒有人敢隨便發佈關於郝歡的新聞了。

畢竟不是所有新聞媒體都跟娛記這麼有錢,竟然捨得賠償郝歡100萬元進行私了。

換了是其他新聞媒體,郝歡想告就告,反正就算走法律程序,那也用不着賠他多少錢,幾千幾萬都算多的了!

所以,同行都覺得娛記也太慫了!

當然,事情沒有發生在自己身上,說風涼話自然有的是底氣。

……

郝家。

章敏看着微博,說道:“老公,咱兒子居然真的沒有借別人兩億元去拍這個電影!你看,他在微博上曝光了這個《電鋸驚魂》的花銷,加起來才一百多萬呢!”

郝富現在是懶得搭理這個敗家子了,但聽老婆這麼一說,他還是沒忍住看了一下,然後呵呵道:“你信嗎?現在拍電影的誰不會弄假賬來進行逃稅啊?一百多萬能幹嘛?照我看至少也是一千多萬!”

“這樣的嗎……”

章敏半信半疑地說着:“可兒子這次拍的電影確實沒有請那些明星,這演員的片酬就算造假那也肯定高不到哪裏去啊!”

郝富冷聲道:“所以說你們這些女人就是頭髮長見識短!就算演員方面不花什麼錢,但其他方面呢?尤其是特效製作方面!去年那一部叫《星際爭霸》的科幻電影,僅僅是特效製作就花了將近一億元!”

章敏皺眉道:“可是兒子都起訴這個新聞媒體了,說明他這部電影的製片成本不可能花兩億纔對,否則到時候豈不是要被別人起訴回來?”

郝富說着:“就算沒有兩億,那也得有一億多!反正我是不管他了!他愛怎麼着就怎麼着,以後別讓老子給錢他還債就行!”

好吧……

章敏無奈地嘆了嘆氣,她都不知道該相信兒子的話還是她老公的話了!

……

接下來的三天裏。

如同大裂谷底部一樣,這個地方嚴格意義上講已經超出了修真界範疇。

Previous article

馬志澤彷彿完全沒感覺到這種可怕的變化,興奮地追着三人,很快他就追上了談蘇和胡詩嵐,伸出手去抓談蘇的肩膀。之前讓她跑了,現在他絕對不會再讓她逃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