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玄苦卻並未理會,嘆了口氣,苦笑一聲,雙手抱拳深深一揖,道:「再次得見大師仙顏,玄苦三生有幸!」

更加恭順了!

完完全全執弟子後輩之禮!

林昊也沒躲,靜靜坐著,坦然受之。

如此場面,看得一群人一頭霧水,卻又暗暗心驚。

玄苦大師什麼人?

那可是連唐家都禮遇有加,在場眾人等閑都求不到一面的世外高人!

此等人物,所到之處,無不是眾星捧月,生怕怠慢!

而此刻,他卻在一名不見經傳的年輕人面前,低聲下氣,執晚輩弟子之禮,這如何不讓人心驚?

靜!

人群心頭百感交集!

林昊卻是沒什麼想法,點了點頭,淡淡笑道:「不錯,長進了!」

誇讚,一副長輩對晚輩的樣子。

畫面看上去有些詭異,可玄苦大師卻激動得渾身發抖。

也沒等他說話,林昊又道:「去吧,我就無聊過來看看,不用管我!」

言罷,起身洒然而去。

看著他離去的背影,身後一片靜默。

良久,楊雲生壯著膽子問道:「大師,敢問這位林大師何許人也?」

沉默打破,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過來。

聞聲,玄苦回頭,目光靜靜掃過眾人,特別在劉蓉蓉等人身上停留了一陣。

最後閉上雙眼,淡淡道:「神仙之流,與之相比,我不過井底之蛙——」 無言才是最大的傷害。

當劉蓉蓉興緻勃勃信心滿滿想要給林昊一個教訓,順便又借玄苦大師到來之機想要讓林昊出醜時,林昊卻至始至終沒有正眼瞧過她一眼。

他是那樣的不屑!

他眼中宛然都沒她這個人的存在!

最讓人抓狂的是,他又分明當眾打了她的臉,分明讓她變成了眾人眼裡的小丑!

「不可原諒!」

「絕對不可原諒!」

「踐踏我的至尊,卻又將我無視,你憑什麼?」

「你不過就是個小保安,你本就是個一無是處之人,你憑什麼在我面前傲氣,你憑什麼一副高高在上看不起人的嘴臉?」

「你以為我會相信?」

「錯,大錯特錯!!」

「我不會信的,我絕對不會相信,你才不是什麼林大師,玄苦大師一定是被你欺騙蒙蔽了!」

「……」

怒焰萬丈。

林昊的漠視,玄苦大師別有深意的目光,父親臨走前陰沉的警告眼神……

一切的一切交織在一起,讓劉蓉蓉的理智完全被吞噬,整個心靈也變得莫名扭曲。

如她一般,原本自認天之驕子的徐陽楊霖等人也覺得受到巨大侮辱,內心怒火衝天。

別看玄苦大師那麼鄭重其事!

也別看父輩離去之前都留下警告!

先入為主加上內心的憤怒驅使下,這些自視甚高的人根本沒當回事。

什麼神仙之流,他們才不會相信!

如同劉蓉蓉一樣,他們都偏執的認為那不過是個小保安,是個招搖撞騙的騙子。

「這事不能這麼算了,絕對不能!」

「那臭小子太可惡了,就算沒有跟傾城姐的事,我也必須好好教育教育他!」

「放心吧蓉蓉姐,遲早我會揭穿他的真面目,他騙得了一時,終究騙不了一世!」

「今晚我就找個漂亮小姐去敲他的門,等著看他出醜身敗名裂吧!」

「……」

已經鑽牛角尖了。

這些人什麼都好,就是受不得半點蔑視,更加見不得有人比他們更加高傲。

若對象是柳傾城這樣的還好說,可對象是林昊,想要讓他們接受,千難萬難!

便在父輩眾人隨玄苦大師離去后不久,一處角落裡,一群人憤憤不平開始牢騷,計劃。

此時林昊又在另外一個沒人的地方呆住了!

對他來說這就是一個意外,他完全沒想過會在這裡遇上玄苦,更加沒想到玄苦會過來主動問候。

至於因此而引發的劉蓉蓉等人更加偏執的敵視……抱歉,他更加沒有想過。

巨人踏步,無視螻蟻!

一群無關緊要之人,愛也好,恨也罷,那些從來都不是他應該關心的事情。

獨自離開之後不久,他又自顧自吃上了!

此前發生的事情許多人看在眼裡,在此期間,自然而然也有不少人過來套近乎探口風。

有風度翩翩的紳士,亦有端莊優雅的名媛淑女……

不過他全都無視了!

在他眼裡,這些人跟劉蓉蓉之流其實沒有任何區別,所謂的尊敬與仇恨,在他而言都一樣。

然而這份清凈終究沒能持久!

「喲,這不是咱們家張昊弟弟嗎?」

「豪哥儀姐,快來看快來看,張昊,那個被逐出家族的私生子張昊啊!」

「張昊,從牢里出來多久了?怎麼也不吱一聲,好歹也讓哥哥們去接一下表示表示啊!」

「……」

哈哈大笑。

抬頭一看,林昊眉頭皺了起來。

張志全,雲州張家之人,其父在同輩中排行第二,曾經他也叫他一聲「全哥」!

不過那是從前了!

曾經他也認為這位堂哥同情他,待他跟其他人不一樣,事實證明當時的他太天真了。

正是這位他一直認為待他比周圍張家人都來得好的堂哥,設計布了局,最終讓他以強姦罪之名被關進監獄。

往事已矣!

這些陳年舊事,是非對錯,他已不想多說。

所謂的仇恨,早在重新回歸那一刻煙消雲散。

於他而言,與其跟這種無關緊要的跳樑小丑過不去,倒不如研究研究怎麼做好番茄炒蛋,哄糖姨一笑。

只是他終究沒想到,居然會在這裡遇上!

這就是他不想過來雲州的根本原因。

愛情現形記 哪怕他心裡一切都已經過去,可有些人,總會無端端找上門來尋釁生事!

張志全嗓門很大,這一出聲,幾乎整個大廳的人都被吸引了注意力,其中也包括滿心怨懟的劉蓉蓉等人。

圈子就這麼大,很多事情都不是什麼秘密!

就是這些話,簡單一議論,很快一切都清晰了。

「原來你就是張昊,那個被張家驅逐的私生子,強姦犯!」

「難怪一開始就看你不順眼,原來骨子裡就不是什麼好東西!」

「看來這次傾城眼光不怎麼樣,我想我有必要好好勸她一勸了!」

劉蓉蓉嗤笑,神色間的高傲與不屑展露無遺。

好不容易逮著機會,徐陽楊霖等人自然不甘落後,紛紛落井下石。

除了這幫人怒極攻心之人,四周倒是很安靜,雖然都在看熱鬧,可因為此前玄苦大師在場發生的一幕,都下意識克制著沒有出聲。

林昊卻依然連看一眼的興趣都沒有!

沒有出聲,沒有搭理劉蓉蓉一群人,也沒有看那個自鳴得意實際上家醜外揚蠢到家的張志全。

他只是靜靜看著被張志全招呼過來的一男一女!

男的張志豪,張家第三代中的老大,曾經他同父異母的哥哥。

女的……

林儀,母親抱養的孤兒,曾經他深愛並以為會一輩子相守的姐姐!

眼下二人親密挽著手,伉儷情深!

儘管都已經成為過去,儘管已經不怎麼放在心上,可此刻真正看到,不可避免的,他的心緒還是出現了那麼一絲絲的波動。

很安靜!

靜靜看著,林昊一句話沒說。

張志豪也看著他,嘴角帶著若有若無的蔑視與笑意,同樣一言不發。

許久,林儀幽幽一嘆,道:「小昊,你還在恨姐姐嗎?」

聲音還跟從前一樣動聽,只是其中再也沒有那熟悉而令人歡欣愉悅的味道。

「終究都過去了!」

心底一嘆,所有的情緒波動在這一刻消失,瞬間林昊心如止水。

目視那張熟悉而陌生的臉,他微微一笑,淡淡道:「你想多了,恨,你還不夠資格!」 一次意料之外的重逢,淡淡一語,便輕描淡寫結束了。

見林昊默默走開,林儀皺了皺眉,終究沒出聲。

倒是張志全氣不過,準備繼續糾纏,可最終還是被張志豪攔下。

「行了,隨他去吧,人財兩失,坐了牢還被逐出家族,還不許人家心裡不高興啊?」

張志豪笑,目光得意間又帶著一種說不出的傲然。

張志全悻悻嘀咕了兩句,到底沒再堅持。

跟著張志豪又轉向林儀道:「小儀,怎麼說也是我們的弟弟,我想請小昊來參加我們的婚禮,你不會不同意吧?」

風光迫嫁 「怎麼會呢?都聽你的!」林儀笑,然而說不上為什麼,她心裡忽然有些不是滋味。

……

「沒意思!」

「雲州果然不是什麼好地方,無緣無故的,就是麻煩不斷!

還是柳城好啊,也不知道糖姨現在在做什麼,有沒有擔心我!」

「……」

獨自走開,林昊心裡默默想著。

他不是那種喜歡記仇的人,一代大帝,若是這點都放不開,恐怕他早在一次又一次的天地雷劫中死掉不知多少次了。

沒怎麼想這些陳年舊事,他現在準備離開!

他要參加的終究只是拍賣會,而不是酒會,現在,他想出去給糖姨打個電話。

然而事不遂人願!

張家那些人倒是沒有追上來咬,反倒是劉蓉蓉一群人,也不知發什麼神經,就是瘋狗一樣追著不放。

「呵呵,現在知道丟人了?」

「裝,繼續裝啊,你之前不是很能耐嗎,繼續!」

「私生子,強姦犯……

林昊啊林昊,說真的,你的出現真是刷新了我的認知,我很難想象像你這麼失敗的人,為什麼還有臉活在世上!」

「就是,想女人不是錯,可也犯不著強上給自己整進牢里去吧?」

「噗嗤,人家花不起錢唄,路邊髮廊裡面一次好幾十呢,很貴的好不好?」

「……」

林昊要走,卻被追過來的劉蓉蓉等人堵住,好一頓嘲諷。

林昊靜靜看著,頭一低,準備繞路,可依然被擋住。

劉蓉蓉此刻莫名得意,內心吐氣揚眉的歡暢驅使下,她一臉揶揄道:「其實沒什麼好奇怪的啊!一個母親偷人生下的……」

說著說著,忽然就僵住了。

林昊伸手掐住了她的脖子,緩緩將她舉了起來,淡漠道:「一而再再而三,你是不是真以為我不敢殺你?」

冷!

殺意突然就上來了,毫無徵兆。

此刻,便是林昊自己都不得不承認,這不知所謂的女人的確很會作死。

是,他的確不屑於一般見識,但是,這不代表他就會毫無底線的容忍!

見他如此兇惡,回過神來,徐陽等人很快怒了。

「還不放手?」

「你想殺人嗎?」

「混賬,當這裡是什麼地方,豈容你肆意撒野?」

「放下蓉蓉姐!」

「……」

怒斥不斷,又好多目光被吸引過來。

迪昂愣在原地看著許曜,半天都沒有緩過勁來,許久后他才猛的一拍手大聲笑道:「好啊,好啊!你想要在全世界的醫學精英面前獻醜,我也不阻攔你,就讓我看看你到底有什麼本事吧!」

Previous article

龍小九萬萬沒想到,自己的人生居然會來這一出。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