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玄帝目光,緩緩的從面前幾人身上掠過,許久後,定格在辰夜身上,而後沉聲道:“時至今日,想必天刀已經覺醒,而你也應該見到過一些人,你是否,明白了你的使命?”

“當然,這不是你一個人的使命,而是你們這些人,共同的使命。”不待辰夜回答,玄帝再道。

辰夜神色一震,收斂了再次見到玄帝的激動,以及玄帝可能會給紫萱帶來新生的那種悸動,他緩緩道:“前輩,當年相見,我曾與您說過我的想法,而今,即使多年過去,我心依舊!”

“我心依舊?”

玄帝不覺一聲苦笑:“辰夜,難道,你就不能理解我們一下嗎?”

辰夜說道:“前輩,是與不是,因爲我母親被關在邪帝殿中,與他們,我都是不死不休,如此,又何必糾結於所謂的使命?”

“不一樣!”

玄帝正容道:“當我們決定,要與邪帝一戰之時,那便已經存了不死不休之心,我們的心中,爲的是這天地蒼生的安寧,而你?卻只是因爲你母親的緣故!”

“辰夜,我打個比方,若是現在邪帝殿將你母親釋放,並承諾,永遠都不會對你,對你身邊的親人朋友他們出手,那麼,你是否還會堅持要消滅邪帝殿?”

“這”辰夜沉默了下去。

玄帝苦澀一笑:“我知道,這個使命,對你們來講,壓力太大,畢竟,那是連我們當年都不曾做到過的,可是,這個使命,除你們之外,沒有太多的人可以辦到。”

“未必!”

辰夜突然說道。

“哦?”

玄帝黛眉一揚,望着辰夜,美眸中,流露出一絲別樣的光彩來,她柔聲道:“我倒想聽聽,你的未必,是什麼意思?”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玄帝說那所謂的使命只有他們數人可以辦到所謂的數人應該就是古帝青帝玄帝白帝四位大帝

也就是說揹負使命者辰夜瘋魔幽兒以及白帝未來的傳人

但辰夜不相信

“玄帝前輩世間之大高手如雲天才輩出如辰夜這般資質者不知凡己這些人未來也不一定說成就就不如辰夜”

“當然如此說法太空泛不足採信”

辰夜正容道:“我就以我身邊的人舉例”

“紫萱如今修爲已是尊玄三重境界天賦資質堅毅心性均不在我之下她得到了天魔宗傳承擁有天魔三寶這等際遇也是不同凡響而更是因爲她往年所遭遇的歷練讓紫萱有着一項特別的神通那就是天地之中無論任何能量只要給予她足夠時間便能夠相融於體內融進玄氣之中這份神通是否足以嘯傲世間他日是否有潛力達到您所認爲的巔峯”

玄帝所認爲的巔峯自是她這等高手的級數

看着紫萱許久過後玄帝輕輕點頭道:“不錯紫萱姑娘有這個資格也有這個條件”

話雖如此卻在玄帝的眼瞳之中有過一絲憂色快掠過

這自然是玄帝現了紫萱現在的身體狀況辰夜眉心一挑將玄帝的細微之動收入眼底後再道:“北域劍宗玄禹之妹玄凌如今已得到無上劍體更是無上劍體中的先天無上劍體而玄凌的年紀比我還要小上一歲請問玄帝前輩她是否有資格有條件達到您認爲的巔峯”

“有”

玄帝眼瞳中絲毫不掩飾那一份的驚喜先天無上劍體那等可怕程度玄帝很清楚

同一時間在幽兒的美眸中也是有着一抹喜色閃掠而過

辰夜繼續道:“青帝前輩傳人瘋魔之妻柳研擁有天聖之體對於這種體質晚輩不是很瞭解所以無法置喙但以前輩的見識去看柳研是否有資格達到您所認爲的巔峯”

“天聖之體”玄帝黛眉輕挑道:“有”

辰夜再道:“我的倆位好兄弟葉爍和鐵奕天xiūliàn天賦心性全都不在我之下當年大華皇朝歷練我得到魂變進過青帝前輩的傳承之地得到了您的授傳如此之下三年過去我倆位兄弟的修爲仍在我之上”

“又過數年我歷練東域地界在黑龍山得到黑龍傳承到嘯雷宗雷池xiūliàn使百戰決xiūliàn有成隨後進衆神之幕得到吞噬之力又煉化了大陰邪魔王使修爲大進”

“如此際遇回到大華皇朝我的倆位好兄弟修爲仍舊在我之上玄帝前輩他們倆人是否有資格也有條件踏入您認爲的巔峯”

“有”

玄帝眼中喜色越加濃郁辰夜的不凡她有所體會當初相見到現在十年時間都不到一身修爲已然達至皇玄之境

除卻這些外在玄靈聖陣之中辰夜的表現亦是被玄帝盡收眼底那種程度遠遠出了玄帝的曾經期待

而他的手段更是讓玄帝驚奇連連毫不客氣的說上一句當年的古帝而今的辰夜

可他竟然還有倆個絲毫不在他之下的兄弟

面前的紫萱以及擁有無上劍體的玄凌如今已整整有四位年輕一輩的極其出色人物在這世間出現

有他們四人襄助未來大戰邪帝殿無疑勝算又是多上了許多但是

望着辰夜玄帝收斂了所有的喜色淡淡道:“包括紫萱姑娘在內四個人都有資格與條件踏入帝級高手之列但是這個資格與條件除卻那位擁有先天無上劍體的小姑娘或許可以獲得其餘三人很難或者說基本上沒可能”

“前輩”辰夜幾人神色一驚

玄帝道:“每一個人的成長過程中個人所擁有的儘管重要但無法否認運氣與際遇也在此列之中辰夜或許你認爲你的這些朋友們都有着足夠的際遇可是運氣卻未必足夠的好沒有運氣莫說我認爲的巔峯之路常人口中的巔峯都未必可以達到”

“請前輩救救紫萱”

“我心有數”

玄帝虛手輕擡扶直了辰夜隨即說道:“邪心種乃邪帝親手所創獨特手段他麾下無數大軍肯追隨他的左右邪心種功不可沒”

“當年在對付邪帝殿的時候我們曾經就仔細的去嘗試過化解邪心種以便從內部瓦解邪帝殿使邪帝衆叛親離”

“那你們成功了嗎”

話問出後辰夜便神色黯然了下來如果成功了古帝殿中殿中定然有古帝留下來的辦法

看到了辰夜心中的所想玄帝笑道:“雖然我們沒有成功的法子可這些年來我成爲一道意識後倒是對邪心種的化解有了獨特的心得”

“前輩您快說”辰夜忙道

“看來紫萱姑娘在你心中很重要啊”玄帝戲謔的一笑

“她好我好她死我亡”

“辰夜”

玄帝不由看了幽兒一眼美眸之中掠過一絲黯然片刻後才道:“那看來爲了你能夠活着我就不得不盡全力了”

“邪心種是對魂魄的控制所以我的方法就是進入紫萱姑娘的意識空間直接在她魂魄中對邪心種的力量進行圍剿這或許可以幫到紫萱姑娘但如果想要完全驅除就算在我生前時候都做不到以我的估算可以延緩至少五年的時間”

辰夜眉心一緊道:“前輩這些日子以來我也曾試過進入紫萱的意識空間中可我辦不到邪心種的力量太強大了”

“你辦不到難道我也辦不到嗎”玄帝嫣然一笑

“那多謝前輩多謝”

若真如玄帝所說五年時間的延緩那已是非常的多了接下來後再進龍族化龍池這個時間必定會再次延長

這樣就給予了辰夜一些時間未來的事情都會有轉圜的餘地了

玄帝擺擺手道:“先不說這些繼續我們之前的話題辰夜你可知道當我們決意接受古帝的邀請對付邪帝的時候生了什麼情況嗎”

“當我們的心決定要爲這天地蒼生一戰時上蒼便降下天道之力被我們融合如此一來包括古帝在內我們纔有資格與邪帝一戰否則的話那一戰我們會敗得更加之快因爲邪帝的實力太強”

“爲什麼”辰夜不禁問道

紫萱和幽兒也是不懂天道之力難道是可以因爲天地蒼生而降臨的嗎如果是這世間中固然利益至上卻也不乏有人真的是胸懷天下的

玄帝沉聲道:“邪帝秉天地而生而天地有陰陽有正邪邪若太盛勢必危害世間乃至天地所以在這時若有人全心全意爲天下蒼生一戰便能得到天道之力”

玄帝再道:“古帝青帝白帝以及我當年都得到天道之力雖然各自都隕落但是天道之力卻依然被我們保留下來給予我們的傳承者正是這樣你們才能肩負使命”

“沒有天道之力的幫助縱然是達到了帝級高手仍然不可能是邪帝的對手”

“爲什麼”

辰夜不相信紫萱和幽兒也不相信

達到了帝級之列儘管時間尚短或許不能與邪帝相比但若是衆人都達到了這個級別邪帝焉能還是對手

玄帝笑着搖了搖頭道:“帝級境界不是那麼容易達到的縱然是我們四人當年的修爲都還不能算成是真正的帝級高手”

“什麼”

辰夜三réndà驚居然玄帝他們都還不是真正的帝級高手

“這個等你們到了天玄巔峯層次後自會明白的”玄帝凝聲道:“而天道之力不會無緣無故的降臨更加不可能隨意的降臨不會因爲你們的心意降臨”

“當世除卻那擁有先天無上劍體的小姑娘來日可以煉化一絲天道之力外其他人幾乎不可能得到除非我們所擁有的天道之力消失如此一來纔會有新的天道之力落下辰夜你可懂了我的意思”

辰夜如何的不懂

話中意思已經很明確了即使未來葉爍他們都心懷天下蒼生願意爲蒼生一戰天道之力都不可能爲他們降臨

所以那所謂的使命就只能是辰夜瘋魔幽兒以及白帝傳人方是能夠承擔起來而且是必須的承擔

天道之力何其之珍又豈容浪費掉了

“這樣是不是我今生都無法擺脫這個使命了”辰夜苦笑了一聲

消滅邪帝殿他在所不辭然而揹負使命這好像是自己的一生都在他人掌控中似的極爲的不舒服

想起當時在古帝殿中突然的聯繫到重生之事那不舒服的感覺越的濃烈了起來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辰夜,你無須抗拒的!”

明白辰夜心中所想,玄帝輕聲道:“生於世間,長於世間,我輩雖然自詡逆天而行,可是,又何曾真正的逆過?所謂命運,辰夜,你認爲,今生今世,以你所得,又能真正自己掌控?”

“這”

“辰夜,我不想給予你壓力,可這些都是事實。邪帝之強大,即便我親自與之大戰過,至今無數年過去,都無法捉摸到,又何況是你們?”

玄帝嘆道:“你就算不爲天地蒼生,爲了你自己,爲了你的朋友和親人,那一戰,也在所難免!”

辰夜道:“我並不拒絕與邪帝來一次大戰,只是有些事情,我沒有想清楚,我的心,便始終無法安定下來。”

重生之事,一直以來是個謎,但現在,似乎已經撥開了迷霧將要見到青天!

被命運掌控,這是生靈一生出來就無法擺脫的,辰夜也從來不抗拒,因爲這是無可避免的,但是如此被什麼所擺佈,辰夜不願意。

玄帝再嘆一聲,道:“我現在也不逼你,只是我希望,當大戰來臨的時候,無論你心中是如何的不情願,請看在我們的份上,出手解救這天地蒼生吧!”

辰夜神情爲之一顫,古帝,青帝,玄帝,白帝,這四人,他們有着足夠的所作所爲讓天下人尊敬苦笑一聲後,辰夜道:“晚輩只能答應你,盡力而爲!”

“也罷!”

玄帝亦是極爲無奈,過了許久後,說道:“辰夜,你的性子,有時候也得改變一下,過剛易折啊!亭山谷的人,儘管讓人很不耐,可是,明知玄靈聖陣在前,無論如何,你都得先忍下去,爲大局着想。”

“某些人,已知不堪,已知不可能同心,那殺了便殺了,留着他們,還要防備着隨時可能的倒戈,太麻煩了。”

辰夜淡淡一笑,隨即問道:“前輩,既然幽兒姑娘已經成了您的傳人,您還要幹嗎開放這傳承之地,衆多資源的分散,還不如全數交給幽兒姑娘多好。”

“圍剿邪帝殿,乃天下人都應盡的責任,玄靈聖陣,可以當成是未來與邪帝殿大戰的一個考驗,除卻頂尖的高手與邪帝大戰外,其餘之人,所要面對的,也不會太少。”

玄帝聲音一冷,道:“我也想趁這個機會,誘使邪帝殿的高手過來,在我臨去之前,再殺一些人,可惜,他們沒有上當。”

辰夜此時眉心一緊,再問:“前輩,您反覆強調與邪帝一戰,我想知道,當年大戰後,邪帝去哪裏呢?未來一天,他還會再度出現嗎?”

聞言,玄帝沉默許久,然後說道:“說實話,那一戰後,我們只感應到邪帝失蹤了,至於是否死了,無法判斷,所以,也不知道他是否會再度出現,但有一點,是你們以後一定會遇見的。”

“以邪帝的強大,當年他縱然會隕落,但也一定留下了足夠大的傳承,讓他的後人,有朝一日,可以達到邪帝當年的地步,這樣說,你們或許不相信,但我們卻深信不疑。”

“唯有與邪帝交過手,方是明白,他究竟是何等的強大!”玄帝嘆了聲,說道。

聽到這裏,辰夜默然片刻後,道:“前輩,以你們當年的實力,與所獲天道之力灌體融合,如此之下,都還不是邪帝的對手,您認爲,現在的我們,能夠做到你們當年沒有做到的事情嗎?”

玄帝再度沉默了下去,良久之後,才說道:“面對邪帝殿之主,任何人,都不敢說有絕對的信心可以將之擊敗乃是擊殺,不過”

玄帝緊緊注視着辰夜,正容道:“我們對你,有着足夠的信心!”

“爲什麼?”辰夜眉頭一皺。

玄帝的所謂我們,無疑是青帝,白帝和她自己!

“當年青帝傳承之中,我和白帝還有青帝都見過你,你應該還記得,青帝曾經道出過你的不可思議的來歷,還記得嗎?”

辰夜點點頭,道:“青帝前輩,是第一個看出我來歷之人!”

“辰夜,你究竟怎麼了?”

紫萱與幽兒不由驚震住了,辰夜有什麼來歷,不就是大華皇朝辰家少主嗎?

或許紫萱還不是很清楚,但幽兒對辰夜,十分的瞭解,十分的明白,可現在聽起來,似乎並不是這樣的。

沒有理會紫萱和幽兒,玄帝繼續說道:“正是由於你的來歷,所以我們纔對你有着絕對的信心,因爲這世間中,沒有人,會和你一樣,是這般的不同!”

聽到這話,辰夜不禁苦笑一聲,道:“前輩,我怎麼聽着,我在這個世界上,之所以還活着,就是爲了,到最後與邪帝一戰呢?”

玄帝失笑着搖了搖頭,美眸中掠過一絲狡黠與古靈精怪之意:“辰夜啊,不管怎麼樣,這是你所不能拒絕得了,要知道,女子都是很小氣的,你今天,可拒絕我多次了,不想惹我生氣的話,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你心裏要清楚的。”

“呃?”

辰夜倒沒想到,堂堂玄帝陛下,竟也會有如此小女兒家的表現,不過旋即,他內心之中,便是有着一陣感傷。

在當年,以玄帝之力,何等的高高在上,卻爲了所謂的天地蒼生,落得個今日下場,今天相見後,就再不會有相見之時以往有古帝,玄帝,青帝和白帝,未來,還不知道有多少人,會有同樣的下場,而最接近的,便是自己,以及身邊的這些人。

看到了辰夜心中的想法,玄帝於是笑道:“爲了能夠讓你有足夠的心思,放在邪帝殿上,現在,我就先幫紫萱姑娘把邪心種給壓制下來。五年的時間,想必能夠讓紫萱在修爲上,有着極大的精進。”

“當達到聖玄境界後,紫萱就可以化空間之力爲天地之力,屆時,也是能夠慢慢壓制邪心種,若是在這個時間段中,辰夜你的魂變狀態,想來也是可以到達另外一個層次,如此一來,你也可以進入到紫萱的意識空間中,慢慢驅除邪心種力量。”

“多謝前輩!”辰夜和紫萱抱拳說道。

“今日一別,再無相見之日,我們,後會無期了!”玄帝笑笑,凝視着辰夜,片刻後,輕輕一嘆,其身影開始緩緩的消失,紫萱身影,亦是慢慢虛弱下來。

“前輩!”

辰夜猛然的跪倒在地:“我答應前輩,若有朝一日儘管我不會以天地蒼生爲念,但是,我也絕不會叫你失望的。”

“好,好!”

虛幻之中,玄帝美眸,似有晶瑩淚花浮現:“謝謝你了!你到現在,都還沒有xiūliàn過古帝的**與武技,趁現在是個安全地,好好的xiūliàn一番吧,雖然你已經有了你的道路,可他的傳承,不能埋沒了。”

“還有一事,你千萬要答應我,若然你有了足夠的能力,別忘記了,幫我找到他”

聲音飄遠,玄帝與紫萱雙雙的消失不見!

“前輩,走好!”

辰夜重重磕頭,當世,他不跪天,不跪地,只跪親人長輩,但玄帝,值得他這樣這樣做。

心懷天下,絕不是一句口號!

“辰夜,起來吧!”

幽兒輕輕的扶起辰夜,神色亦是黯然着。

“幽兒姑娘,你去忙你的吧,我就在這裏xiūliàn一番,幫我帶句話出去,告訴龐宗,等我出來,還有龍皇前輩,也請他等我一下,有重要的事情相談。”

辰夜立即盤腿坐下,馬上進入到了xiūliàn當中。

進入古帝殿,辰夜直接去了中殿,那裏是古帝生前所藏之地,裏面有着後者畢生的心血。

當真正進入到古帝所藏之地,辰夜還是被震驚到了,強大的各種**與武技,簡直應有盡有,叫人有種挑花眼的感覺。

所幸現在的辰夜,也是見過世面之人,**不去理會,武技的挑選,倒也沒有讓他有太多的左右不捨。

一天時間,在不知不覺中便是過去!

所有在玄氣湖泊中xiūliàn的人,突然的感覺到,那些磅礴精純的玄氣,在一瞬間中消失的無影無蹤,當衆人張開眼睛後,赫然現,竟已在了失落平原之外。

“龐宗公子!”

正當衆人還有些意猶未盡時,幽兒聲音,自那平原深處傳出。

“不知姑娘有何吩咐?”

這是一個極其隱蔽的入口,就在棧道的正下方,從上面往下看因爲視線被阻你無論如何也是看不到的。不得不佩服設計這個入口的人,如果不是因爲風,如果他們到這裏無功而反,誰也不會想到真正的入口就在自己的腳下!

Previous article

三人一起趕到公司,張副總已經在大門口迎接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