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然而,林牧的攻擊並沒有如意料般成功,獸王只是身影微微一閃,就躲開了。

沒有得手的林牧,沒有一絲不耐煩,反而越發冷靜起來。

獸王雖然沒有過多理會他,但是卻一直都警惕著他。對他的警惕之心,從開始到現在,一直沒放下來。

你強任你強,等你鬆懈之際,就是我爆發之時,也就是你的忌時!

林牧眼眸閃過一抹厲色。

林牧在傀儡人吸引住獸王的大部分注意力后,就知道,他的計策成功了!

傀儡人,只是肉盾,他才是輸出,只是目前,他這個輸出還在藏拙!

林牧的攻擊雖然都被閃過,可隨著攻擊次數增加后,他能感覺出,示弱計劃成功了,獸王的警惕之心,慢慢鬆懈下來了。

……

「林牧雖然使用了輔助符篆,但是他的實力,好像挺厲害的啊!」玩家群中,有人驚呼道。

「沒錯,這獸王,體型龐大,氣息磅礴,一看就不是好惹的存在,我們玩家一般都是圍攻而上的,那個時候,付出的代價可就大了!現在他們只憑藉兩人就能給獸王造成傷害,果然厲害!」一個玩家高聲道。他把傀儡人看做是林牧召喚出來的武將。

「姜兄,林牧身邊的那個魁梧身影,應該就是他的底牌之一了!」趙七胤緊緊盯著傀儡人,沉聲道。

擁有豐富經驗的他,很快就能判斷出還未開始戰鬥的戰場的大部分情況。

那個魁梧的人影,才是對抗獸王的主力!

林牧這次迎擊獸王,趙七胤除了被季北欽和林牧的雙簧堵住外,其實他也有其他想法。比如,見識一下林牧的實力,見識一下林牧的底牌……

林牧麾下的將士,基本都是弓手,近戰肯定不行,若是他想要接下獸王,就必須要他這個主公出手!

而目前林牧的實力,肯定不會太過超前,這獸王肯定需要付出一定底牌方可擊殺。

至於獸王為什麼一定會被擊殺,在林牧應承出手解決時,就已經註定。

超級領主,言出必行!

這是共識!

神秘無比,隱藏頗深的林牧,應該更能證明這句話。

「那道身影,可能就是林牧攻下要塞石碑的獎勵!」姜承龍輕輕點點頭,凝聲說道。

「不是人!」目光一閃,姜承龍又道。

他看場中的情況也頗為透徹,但是他注意力明顯不在傀儡人身上,而是在林牧身上,只見他面帶凝重盯著林牧。

神明改造計劃 彷彿想到什麼,姜承龍低喝道:「你們,有沒有看到,林牧除了使用符篆后形成一道護罩外,他的身上還有一層淡淡的青色護罩?」

姜承龍旁邊的季北欽、雪影等人聞言,都微微一怔,旋即,眾人彷彿想到什麼,臉色都微微一變。

「難道林牧已經把內力的運用達到如此程度了?形成護罩?!不是技能的技能!」季北欽臉上閃過一抹驚異道。

內力護罩?!!

這不是那些高階武將才擁有的特殊技能嗎?現在林牧學會了?

「我們玩家,學習功法的時間頗短,很多情況都不明,如同瞎子過河,一步摸一步走,現在林牧竟然已經能內力運用到如此程度了?」雪影玉手輕輕掩著紅唇,眼眸閃過一抹震驚道。

玩家對神話世界的功法的摸索,如同孩童一般,還在剛開蒙的狀態,大家都在摸索。

而現在,突然有一個『普通孩童』比他們這些『貴族孩童』更天才,積累更深,領悟力更強,如何讓他們不震驚!

擁有世界第一領地已經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現在他的實力竟然都如此讓人震驚,還讓不讓人活了!

「林牧,比原先的預料更難纏啊!」趙七胤也低喝一聲。

其他人聞言,都沉默不語。

「林牧此人,絕不是那些只會玩遊戲的宅男,獃子!」

「那些獃子,只會顧及遊戲中的發展,忽略現實發展,到最後還不是被餓狼給吞噬掉!」

「他彷彿有先見之明,從一開始就知道如何應付某種潛規則!在神話世界創立基礎后,藉助其幫助,馬上在現實中創立基礎,在現實中創立牧荒集團,加入圈子中,讓那些餓狼無法下口。並且,現實中的個人實力,他也不弱。此人的威脅程度,也許只在王者之下啊!」趙七胤在低喝一聲后,心思也急轉著,繼而如喃喃自語般開口道。

他的聲音低沉無比,彷彿在說一個故事。 「哼!危言聳聽!」季北欽沉默一陣后,重重哼了一聲。

趙七胤這刺頭,總是想要為林牧拉仇恨。

「人家林牧,底下擁有幾位歷史名將,學會一點內力運用小技巧,那還不是順理成章之事。」

「軒轅長纓那小子,不也突破的厲害嘛!」

「而現實個人實力,那都是日夜積累的,只是你們眼瞎而已。」

「很多家族天才子弟,可比林牧更強吧,那你怎麼不說他們的威脅程度可比擬王者!」

「都是扯淡!」

「至於現實勢力,牧荒集團不是有傳聞嘛,它只是林牧包養女老師的手段而已!什麼先見之明,謀世奇才,都是荒唐之說!」季北欽一臉正氣回應著。

在說道『林牧包養女老師』時,雖然嘴角微微一抽,但也沒明顯的情緒波動。

季北欽臉上雖然沒有情緒變化,可心中卻暗道:「林牧小妹夫,為了給你打掩護,可把我的一世英名都賭上了,事後你不補償我一番,定要好好找你麻煩!」

其他人,如同雪影等女子,聽到『林牧包養女老師』,臉色都猛地一紅,繼而惱怒地狠狠颳了一眼季北欽。

說什麼借口不好,偏偏說這個,他還是不是你的妹夫了?太無恥了!

若是婉兒此時在這裡,不知道會翻多少白眼了。

婉兒在林牧下城牆迎擊獸王的時候,她就跑到前方為林牧加油了。

性子直率活潑的她,一切情緒都流露於表。

其他人聽到季北欽如此之語,雖然後腦勺都冒起了黑線,但也沒有多說什麼。

是非曲直,聰慧的眾人,都有自己的判斷。

城牆之上,姜承龍等人的圈子又陷入了沉默之中。

眾人此時更關注的,還是林牧的實際戰力!

場中戰況,在其他玩家看來,那是激烈無比,充滿了狂暴的美感。

凌厲血爪與鋼之鐵臂的碰撞,大開大合,氣勢渾厚。

靈活鐵尾與奇異長槍的碰撞,鐺鐺之聲,不絕於耳。

兩道嬌小的身影,在龐大身軀的面前,如同巨人和矮子一般。

但在他們這些巔峰領主眼中,卻並不是如此,按照這個趨勢下去,林牧並不能戰勝獸王。

這頭獸王,按照他們的預計,應該達到地階。那股磅礴的氣息,如同他們早前在大漢城池中看到NPC軍團的地階武將一樣。

地階武將,他們可是見到過,花費一些代價后,他們還請教過。在心中對其有深刻的印象,在他們認為中,有一個標準的地階戰力衡量。

獸王為地階武將實力,那麼林牧的實力,至少達到玄階!

玄階實力的玩家領主,大荒領地果然厲害!

……

戰場中的三道身影,隨著戰鬥逐漸升級,移動速度開始飆升,一些層次低的玩家,只看到兩個靈活迅捷的身影和一個龐大卻矯健巨影,其面容都無法辯清了。

身為其中一道靈活迅捷的身影,林牧此時,咬著銀牙,面紅耳赤,臉上汗漬斑斑,疲憊的神色爬滿了臉龐。

身上穿著的玄階鎧甲,有數道鞭痕,鞭痕之上,裂痕不斷蔓延而開,彷彿鎧甲隨時要報廢一般。

全神貫注的林牧此時『慘烈』無比,落入下風。

林牧的『慘烈』,獸王完全看在眼中,這個美味的食物,也許沒有威脅了!

它要專心應付眼前的強悍之傀儡。

面無表情,一片獃滯的傀儡人,其身軀之上,也有數道爪痕,陣陣血色煞氣從爪痕中瀰漫而出。

而獸王自己,在左前腿和后右腿,也有兩道深可見骨的傷痕,泊泊地流淌著血水。

對於這兩道傷痕,獸王並沒有太介意。傷痕,乃是一個公猛獸所必備的,乃是英雄的象徵,是它吹噓的資本!

獸王身上的兩道傷痕,林牧對其中間的經歷,可謂是十分清楚,。

而造成這兩道傷痕的人,並不是林牧,而是身為肉盾的傀儡人。

乃是傀儡人和獸王以傷換傷所造就的。

林牧讓傀儡人去測試,測試獸王麟甲的防禦力。

林牧採用如此原始的方式,乃是無奈之舉,因為,即便大師級的太龍望氣術,赫然也不能把獸王的屬性給鑒定出來。

這個獸王,太詭異了!

雖然心中驚起不已,但林牧戰鬥的速度卻沒有一點減緩。

獸王實力就是強橫,喘著粗氣的林牧,應付起區區一條鐵尾,只能平而不勝。

多次龍神槍的兇狠攻勢,都被它化解了。

龍神槍一次都沒有刺到獸王的麟甲上,只是和那鐵尾相碰撞。

鐵尾,只是鋒利尖銳,並不堅韌,比獸王身上其他部位的麟甲的防禦力更差。

應付區區一節鐵尾,就如此,可見其實力的孱弱,也可見那柄長槍的普通平凡,如凡鐵之槍一樣。

獸王虎目中,流轉著一抹人性化的蔑視。

這個美味的食物,在它撕碎眼前的阻礙后,很輕易就能吞進肚子了。

獸王緩緩把心底深處的那一抹警惕漸漸放下了……

主次混亂的計劃,已經慢慢進入正軌,『孱弱』的林牧,徹底成為了陪襯。

既然經過一陣激烈對戰摸清楚了敵人的情況,那麼就是我使用底牌的時候了,獸王銅鈴大的獸目中閃過一抹狡黠的光芒。

旋即,獸王小山般的身軀,微微一震,一股隱藏許久的雄渾氣息漸漸抖盪起來,氣息傳盪開來后,獸王全身瀰漫著一股股蒼莽洪荒氣息,整體給人的感覺,如同蘇醒的遠古巨獸一般。

怎麼回事?獸王之前一直都是血色煞氣騰騰的模樣,如今陡然一變,給他的感覺如同看到了荒古巨獸一般。

林牧的心,猛然跳動著,他知道,激烈的對抗已經開始進入底牌的對拼了。

誰的底牌弱,那誰就輸了!

林牧心中猛地一喜,比底牌,他可不虛你區區一介血獸!!

在林牧的注視下,獸王鼓盪其蒼莽氣息后,那雙前爪上的血色飛快褪去,繼而一股泛著如同青銅色澤爬上了雙爪。

青銅色澤的雙爪,沒有了那股煞氣,可給林牧的感覺,卻更危險。

在心中急速衡量一番后,林牧知道,接下來,本有些殘破的傀儡人,不可正面接下獸王的爪擊了。

這是加強版的獸王!

獸王的血盤大口的咬擊、龐大身軀的衝撞等其他攻擊卻無懼。

在電光火石之間,加強版的獸王出手了。

後腿猛地一蹬,龐大的身軀帶著卷席的氣勢衝擊而上,那雙加強版的爪子如同喵爪一般靈活,狠狠撕向傀儡人。

而林牧的對手,那條靈活的鐵尾,卻仍然如常,沒有絲毫變化,彷彿林牧這個食物不值得下猛料對付。

獸王的速度是快,不過被青堯之符加持過的天階高段傀儡人的速度也不慢,微微一側身,猛地一掠,身影又飄到了獸王的左側。

「咻咻!!」

撕裂雙爪的攻擊,劃破空氣,並沒有劃在傀儡人身上。

不過獸王也不惱怒,在半空中,它詭異地一轉,以一種違背重力常識的動作,龐大的身軀狠狠壓向左側的傀儡人。

血染俠衣 一連串攻擊,流雲如水。

「轟!!」一陣令城牆都輕顫的爆裂之聲傳來,傀儡人被壓在了地上。

獸王彷彿獲得了勝利,血盤大口猛地一咧,露出了泛著凌厲光芒的利齒。

然而,就在此時,它的心頭卻猛地一顫,野獸的直覺告訴它,它身後出現了一股致命的殺機!!

究竟是誰,怎麼會產生如此殺機,讓它一直沒有出錯的血獸第六感如此。

獸王沒有時間考慮,巨大的血口還停留在高興之刻,身軀也沒有動,頭顱也沒有轉動望向身後。

他不用看也知道,在場中,那一直被它忽視的美味羔羊此時已變成了凶狼。

披著羊皮的狼!

「吼!」帶著一股更為兇悍氣息的嘶吼陡然響徹起來,獸王使用最後的底牌了。

……

如同獸王所想那般,此時的林牧,如天神降臨,成為銘定勝局的存在。

林牧在獸王和傀儡人對招的時候,立刻使用龍神槍的十倍戰力加持技能!

陸少,你老婆又跑了! 而雙耀龍神槍,使用技能后,如同蘇醒的巨龍,顫抖不已,帶動著林牧全身都在震動。

林牧清楚,此時的龍神槍,不知道為何,發生了一點奇異的變化,彷彿有某樣東西被激活了一般。它彷彿擁有了生命!

不管龍神槍的奇異變化,林牧隱藏已久的實力全力爆發,磅礴渾厚的龍元力噴涌而出。

十影星斗槍!

馨馨向榮 林牧心中猛喝一聲,使用出自己的秘技,已經臻至十影的星斗槍!

十道似虛似實的詭異槍影,如同鬼魅一般,轟向青晶血猊獸王。

而剎那間,一股不知道從哪裡來詭異的黑煙把還在攻勢的林牧籠罩起來。

原來,這股詭異的黑煙不單隻籠罩著林牧,還把青晶血猊獸王籠罩著。

繼而,林牧耳邊傳來了一道詭異的系統提示聲:

「叮!」

「——系統提示,諸侯林牧,由於青晶血猊獸王使用特殊技能:【命魂天平術】,你與青晶血猊獸王成為命格天平上判定的雙方。」

(再啰嗦一句,大家五一勞動節快樂!勞動光榮!) (三更,開始厚顏求票票!)

「叮!」

「——系統提示:某一方其命格的等階、星宿強弱等,都將影響此次判定。若判定某一方低級,其將陷入混沌狀態。雙方開始進行命格判定……」

沒有一點疲憊,反而滿面紅光的林牧,聽到系統提示信息后,心中猛地一驚,一股詭異的感覺升騰而起。

獸王在作繭自縛!!

這股詭異感覺,吸引了林牧全部注意力,就連十道槍影都轟實在獸王身上,造成十個血洞的結果都沒能令林牧在意。

【命魂天平術】?!!低級陷入混沌狀態?

好兇殘的技能!

不過,你一個血獸和我一個九階紫微星宿的命格宿主比較,這不是,壽星公上吊,找死嘛!

果然,那一陣黑色濃霧在籠罩兩道身影一會後,彷彿被什麼神秘力量驅趕,黑煙竟然全部都籠罩在龐大的獸王身上。

然而,那些如黑水般的黑煙,卻是一陣鼓盪,彷彿有什麼鬼魅在其中涌動,變得極不穩定一般。

如同小山一般的身影,瀰漫著詭異的黑煙,讓人心生駭然。

“而富察格格雖然無論是出身還是身份都比不得明玉重要,可且不說其它,就憑她是永璜的額娘,而兒子又不願永璜這樣小就沒了額娘照拂,以免將來生出什麼偏激的性子這一點,就不得不網開一面……”

Previous article

“老祖宗,您讓容兒想想。”芷容鬆了口。全無哀求之意。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