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為什麼……

陳瀅眼睛紅了一片,她身後有人想要去扶她,可是她卻是一把推開了那人,踉蹌著撲到了屍體旁邊。

當看到躺在木板上一動不動的張妙俞時,陳瀅眼中淚水大滴大滴的滾落,抓著張妙俞的手渾身顫抖的幾乎不成樣子,卻裂開嘴笑著顫聲道:

「小魚兒……」

「小魚兒你別裝了……」

「你裝的一點都不像,哪有你這樣子的,你快起來,你瞧大家都被你嚇著了……」

「你快起來,我們說好要放風箏呢,你,你答應了我要跟我去騎馬的,我們說好了,要給雲卿姐姐送嫁……我還要幫你去看賀九,替你考驗他的……」

陳瀅嘴角上揚,拚命的想要笑,可是越是笑,眼淚就掉的越快。

她抓著張妙俞的手,像是抓住水中浮木,拚命的替她搓著已經被水泡的泛白的,涼的滲人的手背,顫抖著聲音說道:

「你瞧你,手這麼涼,我替你暖暖好不好……」

「你快起來吧,我再也不跟你吵嘴了,我再也不笑話你書獃子了,以後你說什麼就是什麼……」

「你起來啊小魚兒……」

「你起來……」

「你起來啊!!!」 黑暗之翼伸展而開,冥落從雪山之巔一躍而下,然後身形迅速拔高,片刻之後,他便站在了那座冰海的上空……

「這就是寒海么?」

冥落看著腳下那座黑沉沉的海洋,喃喃道。

這座海洋的表面覆蓋著極厚的冰層,一直延伸至極遠處的地平線。由於表面結冰,這座廣袤的大海靜謐無聲,就像一塊巨大的黑寶石嵌在這片白茫茫的大地中。

寒海!

在歷經各種曲折之後,他終於來到了這處極北之地!

冥源的影子出現在一旁……

「要怎麼才能找到「寒海的無塵心」?」

冥落目光移向冥源……

「要找到「寒海的無塵心」並不難,它就在寒海中心的最深處」,冥源說道,「找到它並非你的目的,你的目的是要得到它。 腹黑爹哋假純良 但想要得到它,卻絕非易事!就算有我的幫助,得到它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

「廢了這麼大的勁才來到這兒,無論有多難都要搏一搏!」

黑暗之翼收攏,冥落身形落下,站在了那冰層之上……

現在首先要做的,是得把這凍結了幾百年甚至上千年的玄冰破開。

反王之刃在手中凝聚而出,冥落重重地直刺而下……

嚓!

冰屑飛濺,只見冰層之上只出現了一道淺淺的白痕。

經過數百年的凝積,這玄冰早已變得堅硬無比,甚至堪比鋼鐵!

冥落本想將黑刃刺進玄冰中,然後利用界斷的爆發性力量將冰層直接破開,但現在看來,他還是有些太天真了。

婚後成大佬的掌心寵 冥落抬起手,瞬間,冰層上方出現了一截截的黑刃……

他要直接用蠻力將冰層炸碎!

就在這時,冥源突然阻止了他。

「別這麼粗糙,你這樣做只會驚動深海下的生物,那樣的話你就能直接回去了。」冥源淡淡地說道。

「那要怎麼做?」冥落微微皺眉。

「用餓鬼道的力量。」

冥落一愣,然後恍然大悟……下一刻,輪迴之瞳顯現,冥落俯身雙掌按在了那冰冷的玄冰之上,月白色的右眸綻放出璀璨的光芒……

只見以他的雙掌為中心,一點灰色如墨入水般在冰層之下蔓延開來……灰色並沒有一直向四周延伸,而是在達到一個不大不小剛好夠兩個人站立的範圍時停了下來,然後繼續向著冰層深處蔓延而去……

半個時辰后,冥落雙手離開了冰層站起身來……

只見在其腳下前方,原本黑色的冰層之上出現了一個扇形的灰色範圍。轟咚一聲,那變為灰色的冰層坍塌,黑沉沉的海水從破開的洞中緩緩涌了上來……

冥落一屁股坐在了玄冰上,現在的他全身的皮膚,甚至毛髮上都覆蓋了一層細小的冰晶……他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剛剛他使用餓鬼道的力量直接將玄冰中所蘊含的『靈』盡數吞噬,這才得以破開那厚重而又堅硬的冰層一角。但冰層的厚度遠遠出乎他的預料!在剛剛吞噬的過程中,他能明顯地感知到冰層的厚度已經超過了三百米!這也直接導致了他對『冰之靈』吞噬過量。他現在渾身上下已經完全沒有知覺了,只能目光獃滯地看著面前從冰洞中湧出來的海水,身體不住地抽搐著……

直到天光變暗,臨近傍晚之時冥落才緩了過來。

他站起身,走到已經結了一層薄冰的冰洞前,就欲往下跳……

冥源又一次阻止了他。

「你是要自殺么?」冥源問道。

「自殺?」冥落面露疑惑,「我幹嘛要自殺?我是要下去找無塵心啊!」

「就你現在這樣跳下去連無塵心的邊兒也擦不著就被凍死在底下了!」冥源的語氣有些恨鐵不成鋼的意味。

「那我要怎麼做?」冥落撓撓頭,問道。

「寒海的無塵心乃人界的冰之瑰寶,此等神物豈是你一朝一夕就能得到的,你得慢慢來」,冥源語重心長地教導著冥落,「我確實說過找到無塵心並不難,但那只是相對而言,寒海的深度遠遠超乎你的想象!對現在的你而言,潛入寒海中用不了一個時辰就會被凍死在裡邊!」

說到最後冥源已是一臉嚴肅。

「那我豈不是沒有辦法了?」冥落有些沮喪。

難道費盡千辛萬苦來到這裡最終只能無功而返?

「辦法的話還是有一個的。」

「是什麼辦法?」

冥源的話又重新燃起了他心頭的那點希望。

「黑暗之鏡!」冥源緩緩說道。

冥落眼睛緩緩睜大……

對啊,他還有黑暗之鏡這種方便快捷的神器呢!只要他提前在外邊留下靈魂標記,等在海中堅持不了的時候直接用黑暗之鏡回到外邊不就行了嗎?!

他一時間竟有些沾沾自喜,彷彿發現了新大陸一般。

「那我們開始吧!」

他凝聚出一截附有靈魂力的反王之刃,費了老大勁才將其插入一旁的冰層中一點,確保其不會移動后,黑暗覆蓋在身體之上,直接跳進了冰冷的海水中……

靜謐。冰冷。

這是他躍入海中的第一感覺。

身體被黑沉沉的海水籠罩,頭頂上是數百米厚的冰層。整個寒海沒有一絲聲響,偶爾有著魚群激起暗流涌動的聲音傳入他的耳中,然後便再度歸於平息。

冥落不敢有絲毫鬆懈,全身心緊繃,然後擺動四肢向著寒海深處游去……

靜謐的深海中,時間的流動變得極為緩慢。這裡彷彿是另一個世界,在與世隔絕的極北之地中存在的另一個與世隔絕的世界。

不知過了多久,冥落只感覺眼前越來越黑,身體越來越冷……

一絲倦意湧上他的腦海。

他知道身體已經達到極限了,再這樣下去他很可能長眠於此。

黑暗之鏡在海水中浮現而出,他就欲一腳踏進去……

就在這時,他突然感覺到從背後傳來一陣寒意。

那不是海水傳來的冰冷,而是……殺氣!

冥落猛地回過頭……彷彿有著劍刃飛過般,一股血煙從他的肩頭冒出,在漆黑的海水中瀰漫而開……

他忍痛凝神看去……

只見在他頭頂上方,一隻足有十米之長的白腹劍魚正繞著他緩緩遊動,那對血紅色的魚眼在漆黑的海水中閃爍著森冷的光芒……

…… 陳瀅拉著張妙俞的手,想要將她拉起來,想要她突然坐起來,咧嘴一笑,得意洋洋的露出小虎牙對著她大笑著說「哈哈阿瀅你被我嚇到了吧」……

可是什麼都沒有,不管她說什麼,張妙俞就只是那麼緊緊閉著眼,一動不動的躺在那裡。

沒有笑容,沒有聲音,什麼都沒有…

陳瀅聲音漸漸凄厲起來,她抓著張妙俞的手用力拉她,一邊哭一邊喊著:

「張妙俞,這一點都不好玩,你趕緊起來,你再不起來我要生氣了…」

「你起來啊,起來我就原諒你……」

「你說好的要跟我一起的去玩的,你說好的要跟我一起去騎馬放風箏,你說好的……」

「張妙俞,你起來啊!你起來!!」

「你這個騙子,你不講信用!!!你起來你起來啊!!」

陳瀅哭得聲嘶力竭,手中拚命拉扯著張妙俞的手想要將她拉起來,可是她卻只是那麼僵硬著被她拖著移開了一些,連身上的白布都掉落了下來。

姜雲卿原本忍著的淚瞬間朝下滾落,她伸手攬著陳瀅,一手握著陳瀅緊緊拽著張妙俞的手,低聲道:「阿瀅……」

陳瀅瞬間像是被觸動了什麼開關一樣,腿一軟,整個人便跪坐在了地上,撲在姜雲卿懷裡大哭出聲:

「雲卿姐,為什麼會這樣?」

「為什麼會這樣?!」

「明明昨天還好好的,明明昨天她還在的,為什麼……」

「她是騙子,她就是騙子……」

我不要喜歡你了張妙俞!!

你騙我!!

陳瀅嚎啕大哭,像個孩子似得的抱著姜雲卿哭得渾身發抖,像是失去了最重要的人一樣被掏空了心,疼的幾乎要背過氣去,她怎麼也想不到,昨天還與她玩鬧的張妙俞,今天會毫無聲息的躺在那裡。

她哭得斷斷續續:

「我該陪她的……」

「我該跟她一起的,她明明叫過我的,我為什麼沒去……」

陳瀅抱著姜雲卿的腰,眼淚浸濕了姜雲卿的衣襟,聲音中滿滿都是後悔。

可是姜雲卿又何嘗不是,明明小魚兒叫過她的,明明她該陪著她一起出城的,她該讓徽羽陪著她的,可是她為什麼沒有去?

為什麼她沒堅持?!

如果她去了,事情會不會就不會變成這個樣子,小魚兒也不會出事?!

姜雲卿心中悔意和戾氣不斷翻滾,抱著陳瀅落淚。

張家眾人看著哭泣的兩個女孩兒,都是忍不住移開眼抹淚。

而張閣老和張黎安,還有張家那幾個哥哥都是哭紅了眼睛。

張家大哥張子秋聲音嘶啞道:「阿俞一定是被人害死的,她一定是被人害死的。」

「她自小就不擅水,幼時更是因為沉船遭水浸過,她絕不會自己去城北御河邊上的……」

「還有那刀傷,她定然是被人害死的!」

張家二哥張子蹇也是寒聲道:「阿俞向來懂事,她明知道明天就是她的及笄宴,母親還在府里等著她和邵老夫人回來,她定然不會中途變道去別的地方,除非是有人從中做了手腳,否則她絕不會返回城中。」 冥落並不認識這條白腹劍魚,但從其那長達兩米之長、泛著寒光如一把絕世利劍的上頜來看,以及在其周身冰晶層層凝結,這條白腹劍魚確是魔獸無異!

眼下他的身體已達極限,再加上剛剛一瞬間劍魚展露出來的恐怖速度,他清楚地知道自己根本不是這條白腹劍魚的對手!

冥落本想在劍魚發動下一次攻擊前利用黑暗之鏡逃離寒海,但就在這時他的腦海中突然竄出一個想法……

他猛地轉身向遠處游去……

……

白腹劍魚在冥落頭頂盤旋著,觀察著冥落的一舉一動……

見冥落突然奔逃,再加上血腥味的刺激,白腹劍魚那對血紅色的小眼中閃過一抹凶光,下一刻,尾鰭一甩,白腹劍魚以一種極其恐怖的速度刺破海水,瞬間來到逃跑的冥落背後……

也就在這時,那看似一直慌不擇路逃跑的冥落突然扭過了身體……

嗤!

暗紅色的血煙爆開,劍魚的上頜直接刺穿了冥落的胸膛……

與此同時,冥落那月白色的右眸中猛地綻放出奪目的光芒……

……

寒海之上

那截插入冰層一寸多深的反王之刃咔嚓一聲突然碎裂……在其上空,空間突然變得一片漆黑,冥落從中突然飛出,跌落在冰層之上滾出數米之遠……

「咳……」

冥落彷彿快要窒息般劇烈地咳嗽著,鮮血不斷地從肋側的那個觸目驚心的血洞中流出,染紅了冰層……

一身淺灰色職業套裝的蘇玉蘭臉帶笑容走過來,她的身邊,還有萬達集團的太子爺王沖。

Previous article

娘親推了我一把,帶我和姐姐上前一同跪下,那邊爹爹也走了過來對著皇上解釋道:「皇上贖罪,小女生性頑劣,打小便愛闖禍,見尋豪會熱鬧就偷偷女扮男裝參加了,還請皇上贖罪」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