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洪錚一聽,臉上出現了玩味之色,看來這洪家,果然已經到了青黃不接的地步了。祭天大典,目的之一不過是補充一些新鮮血液。看來這些年,洪家十郎君未在南拳北腿等人的手中討過什麼便宜。

洪家,洪五郎與洪錚對坐。

「符夕,你我一見如故,隨意聊聊怎麼樣?」洪五郎笑呵呵的開口。

「好,洪公子有此意,在下受寵若驚。」洪錚也是露出了微笑。

「我年歲比你大,叫我五哥就好。」洪五郎擺擺手,給洪錚倒上一杯酒。隨後,他指尖輕輕敲擊著石桌,似乎在思索如何開口。

「符夕,明日你要小心一點,跟在我的身後。」洪五郎說道。

「五哥,何出此言?」洪錚有些不解。

洪五郎面色漸漸凝重起來:「洪家隨著望天老祖罹患道症,漸漸沒落。洪王地中,一些頂尖道統開始蠢蠢欲動起來。南拳北腿,盡都是恐怖的人物。就是我對上,都討不得好。此次你們三人表現出彩,必定會被他們盯上。」

「你怕他們會對我出手?」洪錚問道。

「是的,若是他們,倒也不敢太過於放肆,我怕的是洪家自己人。」洪五郎眼中出現了無奈之色。

「洪九郎,洪十郎等人?」洪錚依舊笑著,只不過眼中出現了寒光。 第三百零二章洪家十郎君

「哎!」洪五郎喝下一口酒,臉上出現了惆悵之色,旋即,化為迷茫。「你說,他們爭來爭去的,有什麼意思?洪家十郎君,這個稱號,其實不要也罷。你看十一弟,就不爭。洪家現在表面上是洪王地的霸主,但其實已經岌岌可危了。」

「我相信洪家必定有隱藏的底蘊,洪十一郎,從來沒有露面過。我想,洪家應該還有類似洪十一郎的天寵吧?」

洪五郎詫異的看了洪錚一眼,想不到洪錚居然看的這麼透徹:「是的,有隱藏的底蘊。那就是洪家七子!他們都在祖地中閉關,那七人,乃是洪家最強大的年輕人。資質超凡,驚采絕艷,均都是經歷過一次生命大進化!」

「生命大進化?」洪錚一愣。

「是的,生命大進化。每過一段時間,蒼穹中會浮現一口古老的仙井。從裡面噴薄出一條進化長河,要是盤坐在其中修鍊,好處不可限量。生命層次提高!全身無瑕,並且血脈進化。這一次的生命大進化,也快要到來了。」洪五郎解釋。

「既然有洪家七子這樣的蓋世人物,還怕什麼南拳北腿?」洪錚有些不解。

「洪家有,其他宗派當然也有。」洪五郎苦笑,「什麼洪家十郎君,南拳北腿,包括以前的洪君臨,洪天下,都是被推到明面上的天寵。但底蘊,不會輕易暴露。神拳嶺,也有類似洪家七子這樣的天寵,比如一拳聖子,兩拳聖子。北腿門有北腿六王,六個一出,冠絕天下。他們年歲不過二十五六,但修為均都是超越了同代人,進入到了靈體大境五轉以上的恐怖境地!」

洪錚面色漸漸凝重起來,頂尖道統就是恐怖。

「所以明天,你務必小心一點。祭天大典,必定會有這些人借著參拜洪王地先祖的名義過來挑戰與搗亂。甚至會開啟生死局,進入其中,生死由天。」

洪錚笑了笑:「我低調一點,不露面就行了。」

洪五郎點點頭,隨後猛然想起什麼,從儲物空間中取出了幾枚丹藥,遞給洪錚:「這是回元丹,你收著吧。對了,兵器法寶之類的,有么?」

洪錚本不想接,但看到洪五郎一臉的真摯之色,便接過。心中有些感動,洪五郎為人一身正氣,不驕躁,為人和善,倒也是個可結交之人。

「嗯,那我走了,你早點休息。也別太過於擔心,有我在,不會有太大問題。」洪五郎拍了拍洪錚的肩膀。

待洪五郎走後,洪錚陷入了沉思,隨後叩開神域晶體:「本尊,有事相詢。」

洪錚依舊在與衛鍾離激戰,二人已經打到了白熱化,雙方渾身都是鮮血。

「說。」洪錚一邊防備衛鍾離,一邊回到。

「找個合適的機會,我準備立刻跨入靈體大境。以我先走的實力,應該能夠一舉沖入靈體大境三重天的境界。極致孕骨路,我不適合,還是本尊自己走。」

「可以,找個合適的機會,血肉大陣找到了沒有?」

「沒有,我會想辦法。」符夕分身說道。

「行,現在只差天神之淚,原始陣胎了。那就先這樣。」洪錚說道。

黃金古道上,洪錚激戰衛鍾離,二人一邊前行,一邊戰鬥。有好幾次,洪錚出手之下,直接擊穿了黃金古道,露出了外界的驚色,發現居然來到了耶釋魔地的上空。看來這條古道,應該橫跨在天地間。

分身關閉神域晶體之後,思索了好大一會兒,才回到自己的房間中。他與洪錚是一體,本就是一人。他決定,既然要跨入靈體大境,那也應該鑄造最強靈體。

轟!房間中,洪錚額骨發光,一個滅字出現,那是諸神的符文。它不斷在衍化,居然隱隱有化為大陣的趨勢。而後,他肌體遍布的裂紋,看上去無比玄奧,有大陣的氣息自動運轉。這似乎是一種天生的法陣,由他軀體上而生。

「再等等,尋找一種殺陣,到時候就能夠沖入靈體大境了。」洪錚自言自語,隨後將氣息全部收斂,陷入到了沉寂中。

白帝宮,那裡有一汪清泉,霧氣氤氳,鴻蒙氣四濺,寒冷無比。

白玉唐怔怔的看著躺在水潭中,毫無生機的白玉涵,臉上出現了悲傷之色:「妹妹,你怎麼這麼傻?服下九轉生死丹,激發潛力。若不是我不放心你,將你接回,你現在都屍骨無存了。」

「但你現在比死也好不到哪裡去!」白玉唐臉上出現了怒氣,「愚不可及!」

他像是自言自語,更像是發泄:「那小子,值得你這樣么?你作為白帝宮,血脈最精純的後人,最有可能成帝的人,你看看你現在這樣。」

白玉涵躺在水潭中,全身寂滅,沒有絲毫生機。她臉色蒼白,沒有一絲血色。這水潭,就是轉世池。轉世池中,蘊含了難以想象的生機,能夠保存她一絲神識不滅,孕養她的身軀,讓她能夠緩緩恢復。

但醒來之後,她就不是白玉涵了。或許會誕生出另外一個新的元神。

「忘了她,你就能夠新生。」白玉唐說道。

一陣的寂靜,白玉涵沒有絲毫反應。

「拿出白帝精血丹,給她服用。」冰冷的聲音響徹在白玉唐耳中,「九轉生死丹,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只有白帝精血丹,能救她。她醒來之後,若能配合也就罷了。若不配合,將她體內的血脈之力抽取出來。」

那是審判之眸的聲音!

白玉唐一愣,隨後無比驚喜。白帝精血丹,整個白帝宮,不超過三枚,是白帝親手以自身精血煉製!

白玉涵服下了白帝精血丹之後,臉色漸漸紅潤起來,也漸漸有了呼吸。全身孔竅自主發光,汲取轉世池中的仙力,修養自身,生機在緩緩的恢復。恐怕要不了多久,就能夠蘇醒。

「都出去吧,這段時間,禁止來探望。我會斬去那小子的記憶。本想前去殺了那個洪錚,但他既然已經死了,此事也就作罷。但澈丹,千秋無雙那邊,白玉唐你還是要去走一趟的。」

白玉唐眼中出現了精光:「我必須要去走一趟,討回一個公道!」 第三百零三章一尊帝器

翌日,整個洪家籠罩在金色陽光中,顯得神聖無比。

鐺鐺鐺!接連幾聲鐘鳴聲響徹蒼穹,渾厚無比,振聾發聵。古老而又滄桑,似乎是跨越萬古而來。

洪錚猛然睜開了眼睛,腳步沉穩,走出洞府。

而後,他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

洪家中心地帶,一座巨大的懸空島從蒼穹中降落而下。那是一尊巨大無比,能夠遮籠整個洪王地的巨大寶印,上面刻有翻天二字。

帝器,翻天印。

「又一尊帝器!」洪錚心中無比震撼,而且這帝器,乃是真正的本體。它橫陳在虛空中,巨大無匹,宛若星辰。通體青翠,流淌鴻蒙光,如一尊巨大的山嶺。並且有無數的符文刻在上面,凹凸起伏。

渾厚,滄桑,古老,久遠的氣息撲面而來。

所有人都震撼了,大部分人,都是第一次見到翻天印!

與此同時,洪家深處,一股又一股恐怖的氣息擊天而起,直擊蒼穹。

有一道長虹,化為怒龍,撐起蒼穹,仙光璀璨。無數星河環繞,瑞獸起舞的景象出現。而後,從長虹中緩步走來一個中年男人,他身材無比高大,一頭黃金色的長發隨風飄舞,徹地大境巔峰的氣息擴散。他右手微微拖起,其上有十方福地浮現,恐怖無比。

「父親。」洪九郎跪在地上,臉色恭敬。

洪九郎的父親,洪千重。

「嗯,起來吧。」洪千重面色不變,看向翻天印。

而後,再次升起一道光芒,同時,一桿虛幻神傘張開,層層開啟。傘面上,乾坤衍化,星河爆碎,有開天闢地之境。 寵婚之總裁的逗比小妻子 那是一個中年女子,她信步走來,背負一對黃金羽翼,整個人迷濛而又夢幻。雙翅展動間,星河動蕩,乾坤顛覆,氣息磅礴。

「母親。」洪五郎走了上去,行了一禮。

「五郎,好久不見。」中年女子雍容華貴,她是混血一族的人,一千年前入了洪家。二十六年前,與洪五郎的父親成婚,誕下洪五郎。

而後,一道又一道恐怖氣息出現,是洪家的中堅力量。

一共十名徹地大境巔峰的高手,資質好一點的,已經摸索到了通天大境的邊緣。

「洪家,真的不容小覷,這還只是中堅力量,巔峰力量有多強?」洪錚面色凝重。

「所有參加祭天大典的人,登翻天印!」洪五郎的母親開口,聲音普通,但蘊含一種威壓,震的人氣血翻滾。她實在是太強大了,黃金羽翼展動間,爆發無數光雨,頭頂天羅傘虛影橫陳虛空中,要截斷萬古一般。

所有人都飛上了翻天印,均是好奇的看著腳下的帝器。如山嶺般巨大,橫亘在這裡,割裂了天地,分開了混沌。

此刻翻天印之上,被分成了三塊區域。中心區域擺滿了祭天台以及一些祭天物品。還有一處區域,上面一塊紅,一塊黑的,像是鮮血的痕迹。而洪錚等人所在的區域,則正是觀看的地方。

小蠻王,耶釋農夫以及紅蓮仙子看到了洪錚,對洪錚感激一笑。洪錚也微笑回禮。

洪千重看向翻天印,隨後開口:「擺天地祭台,上祭品,啟動祭天儀式!」

一聲令下,頓時洪家的父輩人物動了。

洪千重手持一尊透明玉凈瓶,裡面盛著血液,不多,只有拳頭大小。但流光異彩,如同一團光芒。那是所有洪家父輩人物,祖輩人物抽取精血,融合在一起。

祭天大典還有一個目的,就是祭祀上天,溝通洪家先輩人物,祈求先輩人物降下神力,保佑洪家!

洪五郎的母親洪月雙手拖著一個玉盤,上面陳放著一截玉骨,居然是一顆顱骨。顱骨中,無數道元神之光衝出,氣息驚天動地。偶爾有一縷衝出,貫穿到蒼穹中,擊碎了一顆星辰。

那是洪家將要坐化的高手的元神,甘願自封於顱骨中,以求感動上蒼。

一尊又一尊蓋世奇寶被置入到了祭天的大陣中,讓大陣發出七彩虹光,迸發祥雲。

「現在通過祭天大典的子弟,與洪家年輕一代天寵進入祭天大陣中,儘力感應。若誰能感應到先祖遺詔,賞混血寶術三部,賜予《引渡天經》!」洪千重說道。他的目光在洪家十郎君的身上掃了一眼,眼中出現了滿意之色。但掃過洪錚等人的時候,卻是無比厭惡。

他一直是個激進派,從心底里看不起邊緣血脈,人物邊緣血脈,都是奴血,不配進入洪家。

眾人聞言,正準備進入祭天大陣中,遠處天邊升起了鯨吞吸水般的氣息。隨後便是一聲長笑,響徹四野。

地平線盡頭,矗立起了一尊巨大虛影,頂天立地,撐開蒼穹。

「神拳嶺,陳松恭喜洪家祭天大典開啟,特來送上賀禮。」虛影說完,而後猛然化為一道流光,同時一條黃金大道從地平線盡頭鋪展而來。黃金大道上,走來五六人。走在最前面的,是一名老者。他面容蒼老,肌體乾枯,腐朽不堪,如同世俗界行將就木的老人。但他體內宛若蟄伏一尊蓋世巨凶,擇人而噬。

跟在他身後的,是一名年輕人,一臉桀驁不遜之色,瞳孔豎起,呈紫金色。一雙手交叉在一起,乃是黃金色。

南拳陳逐鹿,號稱三拳聖子!

陳松話剛落音,另一邊方向,一桿雪白天刀浮現,從遠處極速而來,割裂了虛空。同時一道陰測測的聲音響起:「天刀門,公孫陽前來恭賀!」

公孫陽臉色很不好看,門內天寵,號稱南拳北腿中一刀的馬一刀居然被人擊殺。偏偏到現在還沒有找到兇手,不知是何人所為。但為了打壓洪家,他還是帶來了一名底蘊高手。

跟在他身後的,是一名背生三丈刀翅的年輕人。這刀翅,翼展開來,足有一丈。每片翎羽都是由鋒利的刀片組成。明晃晃,寒氣逼人。天刀門底蘊高手,駱醒!

「我北腿門也來了。」一名中年人出現,帶著幾名門內天寵,最惹人注目的,當然是與南拳一刀齊名的北腿聖子,顧四方!

三大頂尖道統,同時出現,帶來的年輕人,一個比一個強大,個個氣息悠長,精氣神充足。他們的目的很明顯,就是打壓洪家!

三大頂尖道統經過這麼多年的發展,實力已經壯大了數十倍。若不是洪望天還未死的話,他們可能早就已經出手,滅掉洪家了。

但就算是洪望天沒死,他們也不會多忌憚洪家了!

洪千重掃了一眼,眼中出現了驚色:「怎麼回事,這三派的實力……這些年怎麼會增長的這麼快?」

洪月眼中也出現了震驚與不解:「有點古怪!」

洪錚冷眼看著這一切,心中一動。 第三百零四章深海漩渦

「駱醒,那是駱醒,傳說他不是進入深海漩渦了嗎?」洪十郎面色凝重。

「駱醒居然還活著,居然加入到了天刀門的底蘊序列。」洪五郎眼中也是有驚色。

洪錚看著駱醒,瞳孔微微的眯了起來,裡面有金光交織,化為黃金色,看向這個背生三丈刀翅,全身都散發鴻蒙光的年輕人。

「什麼來歷?」洪錚問道。

「二十多年前,那時他八歲,還只是一個普通的天刀門弟子。但之後,誤入到了天魔大裂谷,據說進入到了一處時空逆亂之地,出來后修為大爆發。十六歲就進入孕骨境。」洪五郎說道。

總裁的妻子 「天魔大裂谷!」洪錚的瞳孔中出現了了波紋,無止無盡的擴散。在他視線中,駱醒除了背負刀翅外,最為驚人的還是他的腦海。在他的顱骨中,居然有兩個大腦組織。其中一個,為赤紅色,爆發出無量光,並且有一個拳頭大小的小人盤坐在其中,演練眸中神秘的法。

「不朽腦魔!」洪錚心中泛起了驚濤駭浪,駱醒,他被不朽腦魔寄生!或者說,他得到了不朽腦魔的傳承。

駱醒本來面無表情,忽然察覺自己的秘密好像被人識破。他雙眸陡然變的赤紅,血光綻放三千尺。兩道恐怖的光束出現,直接向洪錚看了過去。

「咦,居然能看透我的秘密。」駱醒眼中出現了奇異之色,冷笑的看著洪錚。底蘊高手都是進入到了靈體大境的範疇,而駱醒,則已經進入到了靈體大境五重天的境界。肌體上,刻下五座繁複無比的大陣。

洪錚也是盯著駱醒,二人目光間,有神秘氣機炸裂,雷電迸發。

旋即,洪錚移開了目光,看向南拳陳逐鹿,北腿顧四方,又看了看鳳丹與淳于顏。淳于顏的氣息,與駱醒的氣息很是相似,但又有些不同。有種當初他面對指紋聖子的感覺。而鳳丹,他看不透,但越發的覺得熟悉。

神拳嶺掌教陳松看著洪千重,拱了拱手:「洪家作為洪王地的霸主,祭天大典,我神拳嶺自然要恭賀的。此次,我神拳嶺也送上了賀禮——萬年仙王草三株,太古琥珀十枚,靈玉十萬。」

「天刀門同樣也要恭賀,此次,我天刀門送上賀禮——大蛇矛一桿,避邪珠三枚,輪迴石一塊。」

洪千重與洪月對視了一眼,而後開口:「說罷,什麼目的?」

天刀門的公孫陽嘿嘿一笑:「不敢當,洪家祭天大典,我當然要帶些後輩過來見識見識的。但這些後輩,卻不識好歹,想要同洪家的年輕俊才較量一番。想試試自己與洪家年輕俊才之間的差距。」

神拳嶺陳松深感同意的點頭:「是啊,現在的後輩啊,越來越不聽話了。這次就讓他們來吃吃虧,殺他們一個落花流水是最好的。讓他們知道,天外有天。不知洪先生覺得如何呢?」

二人話雖然這樣說,但臉上分明有得意之色。尤其是那些門中後輩,很明顯沒有將洪家年輕人放在眼中。

洪千重在祭天大典之前,就已經知曉了這些人會來搗亂,打壓洪家,殺一殺洪家的威風。連洪五郎都能夠看透的東西,他洪千重身為父輩人物,怎麼可能看不透呢?

他眼珠子轉了轉,眼前一亮,臉上出現了詭異之色:「這樣吧,打來打去也沒意思,直接上生死局怎麼樣?」

所有人都是一愣,這洪千重為什麼主動要求上生死局?要知道生死局,只有一方死亡,才算結束。三大頂尖門派,蟄伏了這麼久,這一次很明顯是有備而來。形式對洪家自然是極其不利的。

按理說,洪千重應該會儘力避免上生死局才對。

陳松,公孫陽與北腿門耶律海對視一眼,心中都笑開了花。本來還擔心洪家不同意,甚至連激將法都用上了。

他們調查了洪家許久,知道洪家十郎君的實力,所以做足了充足準備。

「但我有一個要求,洪家七子不能出,底蘊高手絕對不能碾壓天寵。」陳松說道。

「那駱醒怎麼辦?」洪千重問道。

「除了洪家十郎君,洪十一郎不是還在么,駱醒可以對上洪十一郎。」公孫陽說道。

「可以!」洪千重點點頭。

洪月眼中出現了驚疑之色,隨後否決:「不行!生死局一旦開啟,無論對哪個門派,都是損失。」

曹帆想起那日馮三民工地上的事情,回復道:「杜老明鑒!曹帆尚不知曉此事!不知道是何人所傳?」他看向馮三民。

Previous article

顧立夏故意拖長了語調。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