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沙發旁,貝螢夏一個坐下,她悶着委屈。

“何逸,萌萌失蹤了,到現在都沒找到。”

果然,何逸眼眸動動,他已經從貝螢夏的語氣中聽出了她有多焦急,見此,何逸還是一臉淡定,但,語氣上,卻是擔憂的。

“怎麼會這樣?萌萌怎麼會失蹤?”

如果貝螢夏知道是他把萌萌抓走的,並且,現在還能裝出如此平靜的語氣,一定會感覺很心寒。

真的,他可以去當演員了。

但,貝螢夏不知道,她以爲何逸也是擔心着萌萌,反着安慰他。

“別擔心,沈君斯已經去找了,那只貓是他養的,沒人比他更在乎,相信他一定會找到萌萌。”

何逸點點頭,應。

“好,貝貝,你也別太擔心,以沈君斯那樣身份的人,他一定會找到萌萌的。”

的確,何逸很高看沈君斯,可,他同樣低看了沈君斯。

警局的監控室內。

看着畫面裏,何逸提着一個大大的黑色塑料袋走去,沈君斯的臉有些沉。

身旁,顧北危險地眯了眯眼。

“怎麼會是他?



監控不是在御王城身旁,而是在御王城附近的位置拍到的,何逸明顯清楚御王城的具體監控,所以,他很刻意地避開了。

可,要知道,像沙殼市這樣的大城市,監控是無處不在的。

除非不做虧心事,否則,總會有被捅破的一天。

顧北轉頭看向沈君斯,眉頭緊皺,擔心地問。

“沈少,現在該怎麼辦?”

那個籠子,像鳥籠一般大小,雖然被塑料袋裝起來,可,還是可以憑此猜測那裏頭裝的是萌萌。

男人沒有回答顧北,他只是在不解地自語。

“爲什麼?他爲什麼要這樣做?”

基地那會,如果沒有何逸的幫忙,事情是不會那麼順利的,所以,沈君斯已經把他當自己人了。

現在,何逸爲什麼要抓走萌萌?

想不明白後,沈君斯直接轉身就走,語氣冷沉。

“走,顧北,我們去逸園。”

不曾想,剛走出警局,貝螢夏的電話就打過來了,沈君斯直接接過,他腳步急匆匆地走。

“喂?”

那頭,貝螢夏有些擔心,詢問着。

“沈君斯,怎麼樣?找到萌萌了麼?”

男人眼神冷寒,他一邊大步走,一邊回答,身後,顧北緊跟。

“萌萌沒找到,不過,我知道是誰抓走了它。”

一聽,貝螢夏怔了怔,果然,萌萌不是自己走丟的,而是被人抓走的,她就說,萌萌那麼乖的貓,怎麼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貝螢夏心急地問,想知道是誰。

“誰?沈君斯,到底是誰要抓萌萌?”

它僅是一隻貓,不可能去得罪過誰,所以,貝螢夏想破腦袋也想不出,究竟是誰要抓萌萌。

此時,沈君斯已經走到了小車旁,他一把拉門坐進去。

“現在你別問那麼多,待會,我會給你一個交代。”

見他又是這樣藏着的做法,貝螢夏皺眉,但,她知道沈君斯的性子,他不肯說的事,她鬧破天也沒用。

貝螢夏悶悶地點了點頭,鬱悶。

“那好吧,你儘快給我消息,待會何逸要過來,他也很擔心萌萌的安危。”

座位上的男人冷眸一眯,第六感告訴他,現在的何逸,很危險,絕對不能讓他跟貝螢夏有任何接觸。

沈君斯立馬低吼出聲。

“何逸是不是跟你說什麼了?”

主駕駛座上的顧北正準備開車的,聽到沈君斯情緒這樣激動,還回頭看了看。

電話裏頭,貝螢夏怔了怔,不明白他一下子怎麼那樣奇怪起來。

“說什麼?何逸沒跟我說什麼呀,怎麼了?”

此時,情況危急,沈君斯細細想了一下後,他便馬上開口,命令。

“貝貝,快,你帶着子蘭還有杜媽她們先離開御王城,不要呆在那,記住,千萬不要跟何逸有任何形式的碰面。”

貝螢夏就算再傻,也聽出了男人話中的意思。

她呆呆的,心口忽然有些涼。

“沈君斯,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跑車已經飛衝出去了,顧北一邊開着車,一邊冷靜地問。

“沈少,現在我們是去哪?”

(本章完) 顧幻璃並不是那種事業心很強的人,但是,她有很強綁上進心。

與其是說她需要一個陪在她身邊照顧她的經紀人,不如果說她更需要一個旗鼓相當,能夠幫她打理一切的精明強幹的經紀人。

所以,在拍攝的過程中,顧幻璃並不需要姜承影陪在身邊,雖然會有各種各式的問題發生,但是,在她看來,並不屬於經紀人的管轄範疇,何況,她並不喜歡姜承鼻過多的干涉自己的生活。

然而,當她看到北川珏的經紀人~孫日休時,卻有些愕然了。

那是一個衣着整潔乾淨到一絲皺褶都沒有,平光眼鏡也擦得光亮亮的,沉穩且極有自制力的人。嘴角的線條緊緊的繃着,雖然眉宇之間隱隱透着些疲態,但是一點也不影響他冷靜的形象。

然而,真正厲害的是,當他走入殺青宴的時候,那種格格不入的氣息完全顯露出來。而且原本和北川珏聊天的人,都紛紛讓開,不敢再主動和北川珏說話。

“珏。”孫日休含着笑,喊了一聲北川珏的名字。連冷漠的眼神都跟着一亮,像是整個人突然被注入了活力一樣,疲態頓消。

北z:珏點點頭,喊了一聲“休。“這糕的變化卻是細小而微妙的,但是,顧幻璃卻不自覺地看了眼坐在導演腿上正在敬酒的陸雪。

每個人都有權利選擇自己的生活方式。

當她的視線從北川珏的身上掠過時,突然察覺到一雙暗含着凌厲的視線從眼鏡後射了出來,彷彿犀利的匕首一般,狠狠地在顧幻璃的身上剜了兩刀。

善意的微笑後,目光轉回到面前的菜上。顧幻璃隨意地撣了撣肩膀,彷彿上面有一些浮塵。這是她的舉動落在有心人眼裏,倒成了不屑。

孫日休低聲道“珏,這次沒有遇到什麼麻煩吧。”

北川珏微微一笑,憑他的魅力能有什麼麻煩,唯一遺憾的是女主角沒有釣到。不過,既然全劇組都和她不對付,他憑什麼強出頭呢?

女人多的是,少一個對他而言根本無所謂。只要他想,有的是才貌雙絕的女人前仆後繼的躺在牀上等着他玩。

“我剛剛知道,這次的女主角是駱少的學妹,據聞二人私交甚篤。”孫日休的聲音不大,但目光卻有些冷冽“劇組的人雖然都不知道,可你好歹是駱氏力捧的人。何況駱少始終是公司的掌權者,你至少要不看僧面看佛面……”

北川珏一愣。低聲斥道“你怎麼不早說!”

“她沒有提過麼?”孫日休反問道。

“從未,否則”北川珏低低地喊了一聲“該死”然後煩躁將手中的紅酒一仰而盡“這一次,恐怕全劇組的人都得罪她了。”

“我一直在法國談合約的事情,沒有進組來看你,可你畢竟在這個圈子裏混得夠久了,留有餘地不做落井下石之人的準則你不是不懂。

如今你已經是視帝,自然比旁人要高出一等,就更要照顧新人提攜新人,這樣方能顯出你的大度。”孫日休搖了搖頭,雖然北川珏的相貌和演技都是數一數二的,但是做人上始終學不來的大氣,終究讓他距離那些真正的一線明星還有很大的差距。就算是江山易改稟性難移,作爲演員,若是連這點事情都做不到,還算是什麼演員,談什麼演技。

想要做名人,想要被衆人仰望,就必須時時刻刻帶着面具生活1

哪怕是在睡覺的時候。如果做不到,很快就會跌下雲端,而且由於爬的更高,而導致摔得更慘。

“當紅的偶像固然好,但是,公司更希望你能成爲實力派,只有這樣,你才有機會去上大銀幕。”孫日休的十指相互交叉,鏡片上閃過一道銀芒“否則,你辜負的不止是公司對你的栽培,更對不起之前那些年你吃的苦,捱得罵。”

北川珏心裏一驚,猛地看了顧幻璃一眼。

是啊,他現在已經和普通的演員不是一個層級,雖然電視劇拍攝周期短來錢容易,但是想要在圈子裏比其他人站的更高些就必須去拍電影,必須走上大銀幕。視帝算什麼,他夢寐以求的頭銜是影帝。

而顧幻璃就和過去的他很像。

很快就擔任主角,因爲第一步實在太輕鬆,所以在劇組裏倍受欺負。那會兒,孫日休也還是個稚嫩的經紀人,兩個人真得是泄氣過,甚至想過放棄。可終究驕傲讓他們咬着牙挺過了那些歲月,一步一步走到今天這個地步。

他本就是前輩,何況,顧幻璃是女主角,提攜新人,提攜和自己搭戲的女主角,才是他最該做的事情。如果這出戲演砸了,收視率必然會受影響。更重要的是,自己的口碑受損,必然會因此影響他未來的工作。

誰倒黴都沒有關係,只要不牽連到他的頭上,這是北川珏一直以來奉行的準則。但是,此時此刻,他卻有些疑惑,只要不牽連就足夠了麼?爲什麼自己不去考慮,如何讓每個搭檔成爲自己的墊腳石,如果讓每部電視劇成爲自己走向影帝之路的助力,爲什麼自己會有那樣狹隘的想法。

太傻了。

看到北川珏沉思的樣子,孫日休淡淡一笑,其實能有多大問題,如果顧幻璃真抗不下去了,劇組的態度怎麼可能還是這個樣子。

有些人該利用就利 用,有些人則必須敬而遠之,比如這個顧幻璃。駱少的心思並不是一般人能夠猜測的,與其揣度,不如踏踏實實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只是北川珏自從拿到視帝以後就有些飄飄然,這樣的態度是得受點教訓。

電視劇的圈子裏能有多少大牌,真正有實力有背景的人都在大銀幕混,腦子不好使,不會做人就想往裏闖,吃虧的永遠是自己。

與北川珏也算是同甘共苦,何況,他們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關係,孫日休冷冷一笑不再說什麼。這次來殺青宴,他真正的目的是爲了陸雪。

號稱自己懷孕了,還拿孩子逼婚……

這種事他見得多了!

雖然有些懊惱北,珏爲什麼沒有做好防護措施,但是,今天他所看到的一切足以認定,陸雪不過是想藉機訛詐。最差不過是弄個魚死網破,如果她真得只是喜歡北川珏的話。既然大家都懂圈子裏的規則,那就沒什麼可說的了,彼此都是玩玩而已,認真就輸了。

何況,他絕不允許北川珏的事業被人以桃色新聞這種手段毀掉,以前不許,此時此刻不許,以後更是不許。

顧幻璃知道自己不太受歡迎,如果不是因爲覺得殺青宴如果女主角不出席會讓媒體覺得有新聞可炒,她寧願找一個安靜的地方去仔細研讀她的新劇本。

說真的,她並沒有想到姜承影會替她接下這部電視劇。倒也不算是自作主張,她只是沒想到。他的眼光竟是如此獨到。

《冰刃之舞》中的傲慢與堅韌,《流雲追月》中的外柔內剛,至少這些都算是顧幻璃可以掌握,或者說在生活中有跡可循的角色。而在這一部戲中,幾乎有三分之二的時間,她都要醜化自己的形象,去演一個內心冷漠,不擇手段去實施報復計劃的“壞人”。

顧幻璃並不考慮自己的形象問題,她可以在泥濘的山上匍匐,自然也可以扮醜,扮邋遢。她真正介意的是,她不想演壞人,或者說,她不想演一個味復仇而活的人。

她自始至終都沒有那麼大的恨意,哪怕是對駱奕臣,在經歷了數年的迷茫之後。好不容易想明白把自己的生活過好才是對重生最大的負責,她實在不想因爲這個角色重新勾起她心底的恨意。

是的,沒錯。有多大恨,就證明有多大愛。

所以,她選擇無視,這絕非逃避。她不過想從過去的愁雲慘霧中抽離。只要能擁有與駱氏抗衡的能力,只要能夠保護哥哥的公司還有家族企業,其他的那些事情,她全部都不想再回憶了。

然而,姜承影對於她的躊躇,並沒有用已經簽下合約的事實來說服她。他只是淡淡地說“重複的角色沒有任何意義,我雖然讓你在成爲實力派演員前,先成爲炙手可熱的當紅偶像,但是,冒險的勇氣是不可或缺的。不破不立,不捨不得。”

顧幻璃心裏一驚,想要拒絕的話頃刻間灰飛煙滅。只要劇本好,

角色有深度,不管是正派,還是反派,她都願意去嘗試,去挑戰。

她不敢說這就是她選擇這一行的根本原因,但是,這絕對是她想要成爲一名演員的最初目的。她不缺錢,不缺名利,真正想要的不過是證明自己,以及用自己的努力去創造一個又一個經典的角色。讓大家看到那些角色,就想起她,想起顧幻璃這三個字。

她想做無可替代的人,想在重新開始的人生中,體驗更多的情感,並且留下屬於顧幻璃的獨特痕跡。

放棄了想要成爲鋼琴師的夢,不代表她將所有的夢全體鎖在記憶的黑匣子裏。偶像劇固然能夠被更多的粉絲關注,然而,近期接到的本子,角色與之前的幾部戲都差不多,與她本身的性格也差不多。

歐陽聿修曾經說過,她放得開,卻收不住。

但是,顧幻璃並不這麼認爲,她覺得自己總是在守着一個殼,一個貼着顧幻璃標籤的殼子。雖是嬉笑怒罵,卻永遠侷促着。

她爲什麼不能跳出來?

哪怕僅僅是一部戲的時間!

爲什麼要害怕扮演壞人,她從來都不是絕對的好人。

爲什麼要恐懼失敗,只要竭盡全力,心無遺憾,失敗又算得了什麼?

爲什麼要保持形象,她有什麼形象!曾經,那麼的狼狽!最丟臉的事情她都狠下心做過了,爲什麼此刻開始膽怯了!

謝謝。”顧幻璃對着姜承影輕輕地說了一句,或許,這就是哥哥把他安排在自己身邊的原因吧。在恰當的時候,敲醒她:在她怯懦的時候,推一把:在她狹隘的時候,劃開天空的一角給她看。

風雲國際的總裁特助,現在只做她這麼個二三線演員的經紀人,真得是大材小用,顧幻璃突然有點開始佩服姜承影了。 “藍小姐,這個……你還是去問季總吧!”醫生很爲難地說,丟了飯碗不是最差的後果,最怕就是他以後沒有了活路。

藍若菲快要失望了,她到底要什麼時候才能離開這個鬼地方呢?

季宇平已經一個星期沒有來了,她真擔心以後她一輩子只能在這個雞不生蛋,鳥不拉屎的地方呆着,孤獨終老。

姜欣欣笑呵呵地說:“藍小姐,我真搞不懂你,季總對你那麼好,你應該滿足了才對的,何苦一天到晚愁眉苦臉呢?”

“你是不是喜歡他呢?”

反正閒來無事,還不如調侃一下姜欣欣,這就是她不告訴她的下場!

“我哪有啊……”

“還說沒有,臉都紅了,要是這裏有測謊儀,馬上就拉着你出去槍斃了!”藍若菲氣呼呼地說。

“你好狠心!”

姜欣欣作勢要去打她的時候,季宇平進來了,冷冷地說了一聲:“胡鬧,出去吧!”

剛剛他從醫生那裏得到了消息,藍若菲基本上已經沒有大礙了,他終於可以鬆了一口氣了。

那天派人從機場把她綁過來的時候,她整整昏睡了一個多月,很多知名醫生都束手無策。

只能眼睜睜地看着她躺着,絲毫沒有辦法可言。

終於,還是讓他救醒了他。當得知是劉明輝下的毒手時,他當即吩咐下去,讓劉家子弟沒有活路了。

“你別怪她,我只是調侃調侃一下她罷了!”

藍若菲急急忙忙解釋,剛纔他的樣子實在是可怕。見慣了他溫文爾雅的樣子,原來他冷酷的一面竟是那麼駭人。

“你就那麼狠心地把我往別人身上推嗎?若菲,你到底看沒看到我的真心?”

“我答案始終都不會變的!”

她愛季恩佑,無論季恩佑對她如何。她的愛情是有潔癖的,接受不了除了他之外的第二個男人。

“如果你一輩子都不能離開這裏,你確定不改變你的想法嗎?”季宇平很受傷地問,沒有辦法啊,他的心全都在她的身上。

“呵呵,多謝黃師弟。看來跟紫竹堂的師弟在一起,真的很不錯。”丁介元接過黃昆遞過來的丹藥,不鹹不淡地拍了個馬屁。

Previous article

雲汐斟酌了一會,才開口:“你介意我問你一些私人的問題嗎?”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