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沒有給四人太多反應時間,女子小手一揚,一隻只魔獸便不悍死的沖了過來,四人只好維持好法陣,已做防禦。

有魔獸噴吐腐臭酸液,噴的屏障明暗不定;有魔獸用爪牙撕抓,留下一道道刮痕,儘管它們會因此受到陣法波及,死於非命。可它們還是不斷衝上來,宛如沒有理智一般!

漸漸地,四人支撐不住。

漸漸的,法陣光芒越來越弱。

一刻鐘后,長空之上,恢復了寧靜。女子獰笑著撫摸著手裡的虛空之石,興奮不已。

再說蕭凡一行三人。

趕了一夜路,他們也快到了南梁的邊境。

突然間,蕭凡眉頭一皺,當即拉著江英靈兒落入山中。

方才,他察覺到了一絲很熟悉的氣息。

這氣息很強,卻十分隱秘,若不是仙靈玉有所感應,蕭凡無論如何也感知不到。

分辨一番之後,蕭凡發現這氣息和那神秘女子的氣息,別無二致,而且經久不散。

「英兒,靈兒,我們怕是遇到麻煩了。」

「哥哥,怎麼了,是不是那個壞女人在附近?」

「應該是,我們似乎進了她的老窩。」

江英同樣感知到了仙靈玉的變化,她一手緊緊握著劍鞘,一手握著仙靈劍柄,隨時準備拔劍。

「不對,這女人似乎剛離開不久,我們不如去看看。」

「萬一是陷阱怎麼辦,那女人這麼狡猾。」江英擔憂的說著。

「我們還是有能力自保的。」蕭凡安慰著她說到。

「這……」

「不必擔心,」不知何時,蕭凡的手,已然摸上了江英的手背。酥*癢的觸感傳來,江英羞紅了臉,卻沒有躲開。

「英兒,我有些後悔剛才的決定。我們都看了那本古書,這蟲族女子降臨凡界,恐怕有著極大的陰謀,我們身為凡界修士,不能坐視不管!」

「你說的對,不能不管。」江英聽見蕭凡這麼說,有些喜出望外。她也很想管這件事,可實力似乎不允許。可如今連小淫賊都這麼說了,她也就不再顧忌什麼了。

「我們去找找她的老窩!」

豪門厚愛:強佔小嬌妻 「好!」

靈兒似乎聽說要去找那壞女人老窩,也不害怕了,反而有些興緻勃勃,真是個皮丫頭! 月上三桿時,三人悄悄出了客棧。

時節已入深秋,雖在南國,卻也有了絲絲涼意。

沒有選擇從雙梁關返回,那裡明令禁止入關,已經不是選擇。

三個人沿著邊境線飛了數刻,終於找到了一處隱秘之地。

江英拿出仙靈劍,輕輕一劃,高聳入雲的邊境大陣屏障就被劃開了一個小口子。

三人閃身而入,朝著南梁境內飛去。

儘管不知道那神秘女子身在何處,也沒必要知道。據古籍記載,蟲族向來喜歡築巢而安,而蕭凡要找的,正是她的老窩!

他們不可能去正面接觸那女子,直面沖脈巔峰,無異於送死。

偌大的南梁國,深山老林無數,要找一個巢穴,絕非易事。

對此,蕭凡有一辦法。

那神秘女子老窩只有一個,但她的氣息,絕不可能只存在於一處。

那種獨特的氣味,很容易辨認,蕭凡已經將其牢牢記住。

只要捕捉到一絲氣息,就能順藤摸瓜,找到那女子所在。

並非那女子不善隱藏氣味,而是仙靈玉的功能,太過逆天。

約么尋了半個時辰,蕭凡終於找到了一絲氣息。

勾動仙靈玉,再眼覆清波,發動水心瞳。

原本空無一物的長空,在蕭凡的眼裡,卻有一縷極淺的黑色霧帶漂浮,且隨著風動,正漸漸飄散。

「英兒,看到了嗎?」蕭凡拉了拉身側江英的手。

「嗯,錯不了,就是她的。」

「哥哥,靈兒也看到了!」趴在蕭凡背上的靈兒也有些興奮。

「哦?靈兒也看到了?」

這讓蕭凡還蠻意外的。

要知道,他們修為都很低,要想誇境界示息尋人,絕非易事。蕭凡江英二人,還是依靠仙靈玉,才能勉強辦成此事。靈兒這丫頭又是依靠什麼呢,逆天的純血血脈?

對此,蕭凡沒有多聞,他目前只需要知道這丫頭有這本事就行了,日後再詳細問問她,眼下還是要辦正事。

經過仔細判斷,三人確定這神秘女子剛剛出去不久,逆著那女子行進方向而去,說不定會找到些什麼。

敲定注意,順著氣息的逆方向,蕭凡背著靈兒,拉著江英的手,快速飛去。

而這邊,神秘女子的確剛走不久。

她獨自出來,就是要引開要來找麻煩的人。

從王寅的口中,那神秘女子已經知曉了南澤派出三名帶脈境的消息。

「嘁,南澤宮還真是狠,人家一個弱女子,有必要這麼較真嗎?」

「不過既然來了,本祭司就陪你們好好玩玩。」

她找了一處高山,立在山巔之上,開始掐訣施法。

她手影翻飛,片刻間便掐了數十指決。隨著指決勾動,漸漸地,她的身上浮現出了一層紫黑色的詭異光芒。掐完最後一個指決,她雙手一拍,便有一道無形質的波動從她身上發出,朝四周而去。

片刻后,那波動返回,所需信息,也傳回了腦中。

她這一式,竟然對整個南梁國,發動了無差別探查!

傳回來的信息之中,有三個帶脈境的氣息剛剛進入邊境,還有一處陰森的峽谷,是她的目標所在。

她嘴角微微一笑,身形瞬間消失在山巔。

這等挪移身法,赫然是帶脈境的虛空之術,這女子,竟然在短短一日內,踏入了帶脈境!

南梁邊關,三位黑衣人踏空而立。

「可曾尋到。」

為首的那人,身著紅衣血袍,負手而立,對著身後拿著羅盤的人問到。

「快了!」他身後青衣青衫那人手端一羅盤,不斷掐訣施法。

三息過後,那羅盤之上忽然出現了一個紫黑色的光點,隱隱閃爍。

三人見狀,也不多說,便朝著羅盤指示方向飛去!

這便,蕭凡也找到了那女子所謂的巢穴。

「看氣息所指,就在前方山洞裡了,小心一些!」蕭凡將靈兒放下,也鬆開了江英的手。

山洞之外,有不少魔蟲藏伏。為了避免暴露,蕭凡將二女收入了仙靈玉界,一個人悄悄摸了上去。

有些魔蟲正在低低酣眠,有些則站在高處,警戒著四周,有些則盤旋在高空之上,還有不少在暗處埋伏,防守之嚴密,可見一斑!

這愈加證實了蕭凡的猜測,此處,定是那神秘女子巢穴!

令他意外的是,竟然有魔蟲變異,有了飛行功能。如此一來,要想潛入進去,難度增加了數成!

蕭凡勾動仙靈玉的遮掩效果,整個人融入了月色里。他悄悄而動,輾轉騰挪,幾乎沒有任何生息。

數次驚險之時,蕭凡幾乎貼著魔蟲而過!

也不枉他勤奮聯繫掠影一術,艱難行了一刻鐘,蕭凡才藉助提早設在谷外機關的動靜,趁魔蟲注意力被吸引之時,一個縱身,進入了山洞!

進入山洞后,蕭凡往裡行了數百米,確認沒有魔蟲之後,才從仙靈玉內,放出了江英和靈兒。

「剛才真的好險,你這傢伙怎麼這麼大膽!」江英一出來,就忍不住指責起來。

「讓英兒擔心了。」

靈兒雖然也很擔心,但更多的,卻是對哥哥的崇拜!在她眼裡,哥哥是無所不能的,是最厲害的!

三人排成縱列,靈兒被護在正中間,蕭凡在前,江英殿後,朝著更深處進發。

大約又行了數百米,山洞豁然開朗,在末端形成一個大石室。

再三確認神秘女子不在後,三個人開始四處探查起來。

忽然,靈兒嗚哇嗚哇的跑到蕭凡懷裡,掛在他身上就不肯再下來了。

「靈兒乖,怎麼了?」

「有人!」靈兒伸處小手指,指了指那處乾草堆。

把靈兒和江英護在身後,蕭凡小心翼翼的走了過去。

掌風一動,乾草堆便被隨意吹開,漏出了藏在裡面的數具乾屍!

這些乾屍的血肉,幾乎已經完全枯竭,只剩一層皺皮,表情猙獰,死狀極其慘烈!

數了數,一共七具。看其衣著,皆是當日所見兩宗強者!

靈兒早就躲在身後,一眼也不敢看。江英也轉過頭去,開始搜尋其它地方。

蕭凡微微嘆息,把草堆又重新蓋上。生死有命,蕭凡沒有能力改變。

誰能想到,兩宗強者,竟然就這般死去,不為外人所知!

「英兒,靈兒,這裡只有七人,若我沒有記錯,還有一個名為張曉蕊的女修不在此處。」

「嗯,你這麼一說,我也想起,是有這麼一名女修。」

「她極有可能還活著!那女子不在此處,定是不願南澤宮的人找到這裡,所以她肯定把重要東西,都留在這一處山洞裡了!我們找找吧!」蕭凡說著,就開始四處尋找起來。

「我怎麼看你對那女修,這麼上心?」江英語氣古怪的問到,蕭凡一開始還不以為意,片刻后才反應過來,江英原來是吃醋了。

「英兒想多了,她活著我們就有理由救她,說不定她還有不少信息可以提供給我們。」蕭凡訕訕的說到。

「知道啦,快找人吧!」

三人都非等閑之輩,不到半柱香時間,就尋到了一處暗室。

打開機關,蕭凡剛要進去,卻被江英攔住!

「不許看,轉過身去!」江英推著他遠離了石室,蕭凡只來得及撇了一眼,似乎是有個衣衫不整的女子,躺在石床之上。

江英和靈兒進去,看那女子的模樣,兩個人都不免有些心疼。

女子身上只剩褻衣褻褲,外衣都被撕碎扔在了一旁。她臉色蒼白,沒有血氣,身上也有不少淤青,天知道那女子是怎麼折磨這女修的。

見她還有生息,元陰也未失去,江英鬆了一口氣,為她換好了衣服,才喊蕭凡進來。

「救救她吧。」 這位名為張曉蕊的女修,情況非常不好。

看著她手臂上的淤青以及脖頸上的紅痕,蕭凡和江英想想都能知道,她究竟經歷了什麼。不過好在她元陰未失,算是保住了清白,修為也全在,剩下的便只有身體的恢復了。

但事情往往並不遂人願。

蕭凡耗費數顆療傷以及滋養氣血的丹藥,又損失數成法力,才把這女修救了回來。

看著她慢慢跳動的眼皮,三個人也總算是鬆了口氣。

不過這女修醒來之後,卻如同痴傻一般。

自從醒來之後,她就靠著牆角,雙手抱膝,盯著自己的鞋子出神。

眼神獃滯,毫無靈氣,也不說話。三個人輪番與她交談,她卻視而不見,如同完全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一般。

「看樣子她受的刺激不輕啊。」江英一臉疼惜的說到。對於這樣的弱者,她向來沒有任何抵抗力。

「該死的壞女人,靈兒一定要好好教訓她!」

看著張曉蕊的可憐模樣,石室里,陷入了沉寂。

江英一邊梳理著張曉蕊的頭髮,一邊徵求著蕭凡的意見。

「蕭凡,怎麼辦?」

「還是要先解決那女祭司之後,再說吧。眼下先試試能否將她收入仙靈玉內。」

「好。」

然而嘗試數次之後,蕭凡發現,這女子,竟無法被收入仙靈玉內!

就好像仙靈玉在排斥她一般。細細想來,這女子乃是玄門正道的仙修,與仙靈玉是同根同門,仙靈玉沒有理由去排斥她,更何況連靈兒這樣的妖修,都能進入仙靈玉內呢。

經過反覆考慮,蕭凡發現仙靈玉似乎並非排斥這女子本身,而是在排斥她身上的氣息。沒錯,是那女祭司在她留下的蟲族氣息。 貴女嫡妝 這樣的氣息,讓仙靈玉不喜,自然也就不會容許她進入仙靈玉了。

好在這個問題並不難解決。

作者星河一夢說:實在頭痛的不行,今天只有三章了。求各位原諒!! 唐玉對於葉風這樣的人很是討厭。

Previous article

李菲兒:「我的有電啊,就是沒信號。」劉星看了一下李菲兒的通訊器,的確是有電的,但沒有信息。劉星感覺不好,這水潭有問題,我們還上先上去等吧!李菲兒:「這麼黑怎麼上去,我這通訊器的光也不夠亮啊!」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