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沒想到這兩個泥塑看起來傻不拉嘰的,但是反應卻快速得很,凌空轉身,舉起大手掌就拍了下去。徐爹怪叫不停,爬起來就往我身上撞,我躲閃不及,直接被他撞了出去。摔了個狗啃泥。

就在這時,我聽見身後的石門,嘎吱一聲,心說不好,門開了!

我爬起來就想往回跑,這一回頭,我就懵比了,只見泥塑女童的臉,正貼在我的臉前。別說一個怪物突然出現在你的身後,就是一個人,這一下也能把你嚇一跳。

它提溜着眼睛,轉了轉頭,卻沒有馬上行動,貌似正在思考着什麼。

“小樑!快跑!”山雀大喊一聲,突然之間,泥塑女童像是受到了聲音的刺激,只見它張開大嘴,滿嘴的尖石,像一個掛滿鐘乳石的洞穴。幾乎就在它撲向我的瞬間,我只感覺左腰處一陣劇痛,接着人就飛了出去。

我滾了兩滾,順勢站了起來,發現居然正好滾到了門邊,我正納悶兒是怎麼回事,再一回頭,只見山雀正從地上爬起來,泥塑女童把他的去路攔住了,他只得翻身朝我們的反方向跑去。

兩個泥塑女童做出了一個驚人的舉動,只見它們縮了縮鼻子,發出幾聲尖歷的鼠叫,感覺像是在溝通着什麼。

忽然就是一剎那,兩個泥塑居然左右包抄,一邊一個,衝向了山雀。

我急得大喊,聲音都裂了:“兩邊!”

山雀反應很快,他頭也沒回,直接一個側翻身,滾到了洞穴的角落裏。

眼看着門就要合上了,我什麼也不想了,就準備衝出去幫他。

居魂一把拉住我,道:“它們的目標,好像就是他。”

這句話讓我醍醐灌頂,我腦子迅速轉動,爲什麼會盯他,爲什麼只盯他?

對了…那個白虎泥塑!

我來不及細想,便大吼道:“是那個白虎!把你的白虎丟掉!”

山雀愣了一下,我繼續吼道:“快丟啊你妹啊!它們就是要你身上那個白虎泥塑!!”

山雀趕緊從口袋裏把它掏了出來,他大喝一聲,把白虎泥塑朝甬道里丟去。

泥塑女童像兩條盯着網球的狗,後腿一蹬,互相推撞着衝了出去。

山雀立刻轉身朝我們跑來。

我用畫筒橫在兩個門頁中間,那金屬畫筒立即被壓得嘎吱一聲,中間凹下去了一大塊。

“快快快!”我大叫道。

山雀一個飛身撲了過來,但是隻有一半身子在門裏面,我和居魂趕緊拉着他的手臂,把他拉了進來。

就在他的腳跟兒剛剛過了門頁邊緣,身後的石門咣地一聲,死死地閉合了起來。

我們全部癱坐在地上,大口喘着氣。我的腦子裏一片空白。摸了摸胸口,心臟還在不停狂跳。

阿畫點燃了自己手中的油燈,燈光點燃的那一刻,她咦了一聲,道:“你們看,這是什麼?” 許曜其實也不太想讓他們擠在貨車上,只是想要讓他們將帶來的機器放在貨車上,然後讓他們去打車。

沒想到這些人一股腦的要擠上火車,光是他們從美眾國帶來的醫療科技,都已經裝了滿滿當當的兩大車,剩下一輛車硬生生的塞了五十個人。

這幾個醫生擠在貨車之中,一邊謾罵著許曜這是在迫害精英,還一邊將他們這裡人擠人的處境拍了幾張照片,發布到網路之中。

不一會就看到網路上出現了鋪天蓋地的罵聲,有的罵他們為什麼不去打車,有的罵他們窮連打車錢都出不起。

還有幾個司機在下邊留言,如果讓他們在機場碰到這幾個醫生,一個轉彎就將他們拐走,他們這些看不起hua夏國的醫生知道什麼叫做殘忍。

白滄海看著網路上那些暴力言論,心中暗暗的覺得,好在自己留了一個心眼沒有出外邊打車,萬一真的遇到了哪位憤青,直接將車子開到陰溝之中,他們可就得交代在這裡了。

然而這些人覺得現在自己的處境也是生不如死,大貨車裡的環境又熱又擠,甚至連移動都是難題,五十多個人擠在一輛大貨車之中甚至連蹲都蹲不下來,只能站在大車廂上。

貨車的前座已經被他們保鏢的隊長給佔據了,美其名曰是為了控制司機,如果司機敢將車子開到其他地方,他一定會出手奪車。

許曜可不知道他們為什麼一定要執著的坐上自己叫來的車,不過既然他們那麼喜歡擠在大貨車裡,那就讓他們擠吧。

許曜直接打電話叫來了鄒明,鄒明就開著車從停車場出來迎接許曜。

許曜坐在車上舒舒服服的看著窗外的景色,還不時看向了那幾輛緩緩開動大貨車。

他張開了自己的意念之力,一眼就看到了車廂內那晃蕩的景象。

畢竟五十個人擠在一個車子之中,車子一開起來他們立刻就因為慣性而朝著車子相反的方向倒去,五十多個人一個挨著一個,車子一個大拐彎他們就有幾個人的臉撞到了車廂之中,看上去就如同一堆不倒翁在車子里,隨著車子行駛的方向不斷的晃動。

好在這幾個大貨車都是老司機,只用了一個小時左右就開到了醫療協會的門前。

許曜從外邊將車門一打開,就聞到了一股衝天的惡臭味。

沒想到已經有不少的醫生在裡面嘔吐了起來,此刻門一打開,新鮮的空氣傳來,他們邁開了自己那微微的雙腳,走下了車廂后就迫不及待的到垃圾桶或者草叢旁邊的嘔吐。

這場景跟巴奈特來時簡直一模一樣,在醫療協會門前掃地的大媽,也是一臉嫌棄的看著這群人。

還有好幾個醫生襠下一片潮黑,看上去被嚇得不輕,就連他們的臉都失去了血色。

「……你們還好嗎?」

許曜走到了正在嘔吐的白滄海身邊,白滄海此刻正伏在一棵樹上低著頭,不斷的將自己胃裡的東西全部吐了出來。

「你……許曜,沒想到你居然那麼狠,安排這種車來接待我們……」

白滄海目瞪欲裂的盯著許曜,眼中一片血絲。

「我叫貨車來只是想要幫你們裝設備而已,你們完全可以自己打車,誰讓你們一股腦就走上了大貨車的?」

許曜倒是一臉無辜,怎麼說美眾國也是經濟第一大國,怎麼來到hua夏就連打車錢都出不起了?

「你……」

白滄海看著許曜居然還裝出無辜的樣子,心中一時氣上心頭,但他硬生生的忍了下來。

心中不斷的告訴自己現在還不能生氣不能動怒,這樣一來很有可能會中了許曜的圈套,這件事情他們只能硬生生的將這個虧給吞下……因為實在是太丟人了。

他腦子還沒回過神來,就看到一大堆新聞媒體時刻已經拿著話筒開著車圍了上來。

「在我們等待了四個小時之後,終於看到了許曜和外國的王牌醫療團隊出現在了醫療協會的門口! 春風十里有嬌蘭 大家快看王牌醫療團隊居然從貨車車廂上走了下來!沒想到他們說被迫坐貨車居然是真的!」

冷少的第三任新娘 這是已經有無數拿著攝像機的記者,正舉著話筒進行著現場直播。

他們看到許曜之後,一窩蜂的湧上去將話筒給許曜。

「可以說說你為什麼要用這種方式,來接待外國的王牌醫療團隊嗎?網上有些網友說你用這個方法非常的臟。」

許曜拿過了話筒十分誠實的說道:「他們醫療團隊大概也就幾個人,沒想到他們居然來了五十多人還帶上了很多設備,本來我叫貨車來也只不過是為了裝載這些設備,沒想到他們一溜煙就上去了,我跟他們說可以打車他們也不聽。」

就在這時,有幾個記者去採訪那幾位正在嘔吐的外國醫生。

「請問你們為什麼一定要擠在貨車裡?是因為沒有錢打車嗎?」

幾位記者拿著話筒對著那幾位醫生,那位醫生的臉整個都黑了下來。

田園首輔的寵妻日常 「我們再來hua夏的時候,在網路上看到有許多司機說要在附近埋伏我們,他們似乎並不歡迎我們來到hua夏對許曜發起挑戰,我害怕他們做出任何報復世界的舉動,所以想了想還是許曜叫來的車比較安全……」

那幾位記者聽到這幾個外國人給出了這個解釋,居然紛紛的笑出了聲,原來是因為害怕遭到報復,害怕這裡有仇視外國的司機,所以才擠上了許曜的貨車。

「那麼你褲子上為什麼濕了一片?是因為在大車廂里不斷的晃動,使你們嚇到小便都控制不住了嗎?」

這群記者自然不會放過這些犀利的問題,問得這些醫生甚至開始罵起人來,如果不是身體太虛,此刻早就已經一把搶過話筒來砸碎。

許曜看到這群記者越來越過分了,於是連忙上去將這些記者趕走,並且告訴他們晚點會有新聞發布會,他們將會在發布會上討論,該怎麼樣進行這一場兩個guo家之間的醫術對決。

醫術對決才是這裡的重頭戲,這些記者自然不會放過,其他的人也都在期待著。

將這些記者們都打發走之後,許曜就帶著一片謾罵聲的王牌醫師們,來到了醫療協會之中。

並且給他們安排好了住所,讓他們先上樓好好的休息,準備好了再下來進行談判。 我還驚魂未定,阿畫這一句話,讓我的神經又緊繃了起來。

我心想不會是這居魂選錯了路,聽疤麪人的意思,選錯了就是九死一生,哦不,是十死零生。

以居魂的身手,他自己要出去的話還是有可能的,但是拖着我們幾個拖油瓶,只怕是難。

山雀看我臉色不對,讓我坐着再休息一下,他道:“我和朗然去看看。”

我實在是動彈不得了,兩條腿像灌了鉛一樣,乾脆就躺在了地上。

山雀不認識居魂,我也不打算把之前的事情告訴他,倒不是覺得山雀不可信,而是以他的性格,怕是以後都會要跟着我去找封鬼的地方。這事兒簡直就不是人乾的,說不定,哪次就交待在裏面了。

徐爹估計從來沒遇到過這種事情,他們吃硬片的,比不上盜墓的膽子大,還老是看不起盜墓的,覺得那些都是體力活兒。徐爹錘着自己的腰背,邊道:“好險好險,沒想到這沙子底下,還埋着這麼多危險的鬼玩意兒。”

我看了一眼這老頭的樣子,他早就沒了開始時高高在上的那種優越感,花白的頭髮亂成了鳥窩,身上全是泥沙,眼神呆滯,充滿疲憊。

我道:“長眼了吧,估計後頭還有你沒見過的。”

徐爹擡眼望着我,道:“老子吃片兒的時候你還是液體呢,我可告訴你,有好東西,你別想搶。”

我搖搖頭,心說也不知道是誰剛纔大喊着別丟下我,現在危險過去了,又露出了真面目,一個人貪財貪到這種地步,我也沒什麼好說的了。

我轉頭看他們三個都仰着頭,像三隻長頸鹿,也不知道看到了什麼。山雀貌似在說些什麼,他的聲音太小,我一個字也聽不清楚。

傲嬌冷少別逼婚 我是不想再跟徐爹多待一秒鐘了,便掙扎着爬起來,也湊了過去。

往前走了兩步,我突然聽見山雀小聲道:“你們有什麼打算?這件事絕對不能讓小樑知道。”

我心裏一咯噔,暗罵道:好啊山雀這個沒覺悟的東西,我算是看錯你了,你看人家身手好,就開始搞拉攏分裂,建小團體!

我道:“你說什麼不能告訴我?”

山雀沒注意到我過來了,驚得一個激靈,他回頭尷尬地笑了笑,道:“沒…沒什麼啊,你聽錯了,我是說,不能讓小樑累到。”

我一下就火了,大罵道:“累你妹!老子聽得清清楚楚,你小子想騙我,下輩子吧!”

山雀說:“我覺得不告訴你興許是爲你好呢,省得你又想起不好的事兒!”

我呸了一句,大概猜到了是什麼東西,心說你什麼也不明白,我老爸老媽的死,根本不是意外!

說着我一把搶過阿畫手裏的油燈,往上一舉,擡頭看去,我沒心裏準備,這一看,我瞬間白毛汗就冒了一背。

只見三米高的洞頂上,一張紅面鬼臉凸了出來,正盯着我。

那臉的五官很不清晰,眼睛黝黑,像是擰在了一起,紅色的臉龐如同猴子。顯得十分猙獰。

我愣了一下,隨即發現它好像並不是活的。仔細一看,這…是個顯塑!我向後退了幾步,眯着眼觀察着。

這時,居魂淡淡道:“這是一朵鬼臉花。”

我驚訝地並不是它的圖案,沒學過畫畫的人一輩子都不會想到這一點。在洞頂垂直向下做顯塑是絕對不可能成功的,顯塑和顏料在沒有完全乾透的時候就會變形,因爲重力,顏料和泥土會形成一個一個的小水滴狀疙瘩。

除非…除非它是做完後再粘上去的。

就在這時,我看到,顯塑旁邊,有一個小小的圓形印子。

我顧不得那麼多,一下跳到了山雀的背上,我道:“借肩膀一用!”

接着我用嘴咬着油燈的提手,搭着山雀這個人梯,爬了上去。

這個圓印子只有兩個指甲蓋兒大小,但是紋理清晰。不用隔近,就可以看見,這是我外婆的款字!

我摸了摸款字和顯塑,這顏料的質感居然不一樣!款字存在於這裏已經很久了,而顯塑存在於這裏絕對不出三個年頭!

山雀吃硬片是裏手,他肯定一看就看得出,難道他知道些什麼?

突然間,我看到,顯塑的旁邊,有一條小小的縫隙。

咦?這東西…可以拆下來?

我輕輕用手一擰,就像擰瓶蓋,顯塑一下就掉了下來。

底下露出了幾個字。

此時此刻,我的感覺就好像是開蓋看到了再來一瓶,心情一下子激動了起來。

洞頂上寫着:別再向前。

就在這時,我聽見居魂喃喃道:“是鬼娘寫的…”

我覺得不可思議,趕緊湊過去看,果然!這真是我外婆的字!

我還想再看清楚一點,不料身下一軟,直接就歪着跌倒在地。

山雀揉着肩膀道:“老子的腰都要被你壓斷了。”

我整個人都處於一種混亂的狀態,我不知道外婆到底是什麼意思,也不知道這個鬼臉花的顯塑到底是什麼人裝上去的,那個人爲什麼要冒那麼大的險來到這個地方,就爲了遮掉這幾個字?

我正胡思亂想着,忽然,只聽見居魂催促道:“快走,沒時間了!”

我們這纔想起來,低頭一看沙漏,孃的已經過去將近半個小時了。

我回頭望了一眼徐爹的位置,發現他早已不知去向了。山雀大罵這個老東西真是良心被狗吃了,只顧着自己,也不會提醒提醒我們。

我們加快腳步,一路小跑。我邊跑邊想,剛纔這件事還有很多奇怪的地方,這顯塑說是凸出來的,其實也就是兩三公分的厚度,這裏上方也有很多鬼臉花的圖案,這阿畫眼神兒再好,怎麼能一眼就看出來?

這種細節問題思考起來又得不到答案的感覺,對我簡直就是一種酷刑。我拼命地撓了撓頭。

跑步對我來說就是第二種酷刑,不知道跑了多久,覺得自己肺都要炸了,只有出氣兒沒有進氣兒了。

正當我兩眼發黑的一瞬,前面的人猛地停了下來,我一下撞到了山雀的背上。

我撞得眼冒金星,揉着額頭往前一看,只見徐爹全身溼透,坐在地上瑟瑟發抖。

再一看,前面竟然是一個水潭。水裏墨黑一片,我暗道不好,難不成石門,是在水潭之下? 時間很快就到了晚上,經過了一些的調整這幾位醫生也已經冷靜了下來。

畢竟已經來到了hua夏,他們的任務和目的也就已經達成了一半,在白滄海的帶領下,他們出去吃了一點東西后,才來到了會議室之中。

此時白滄海身後所帶著的是八個王牌醫師,來到了約定好的會議室后,看到的是許曜以及秦雪二人,早就已經在會議室中等待著他們。

「不知道你們幾位休息得怎麼樣?」

許曜坐在了位置上,十分悠然的看著他們。

白滄海也從會議桌下拉出了一張椅子,毫不客氣的坐了下來說道:「hua夏的菜系仍舊非常的美味,只不過人卻不怎麼樣。」

「你們說話可是要小心一些,一會就有新聞媒體上來在這裡進行直播,要是說錯了什麼得罪我們hua夏國民的話,就算是我也不一定能夠保證你們安全離開。」

許曜好心好意的提醒了他們一聲,這些王牌醫師聽到之後,有些坐立不安的看了看周圍。

不一會就有幾位記者,已經拿著攝像機在現場就開始進行著直播。

這幾位記者這都是國內最大的幾家新聞社的人,他們為了得到現場直播的權利,可是給了許曜好大的一筆錢。

當然許曜也提出了要求,就是記者只能在旁邊默默看著討論,而不能參與其中問東問西。

其實這個要求非常的過分,如果是普通的事情新聞社絕對不會答應,但這件事情卻不一樣,這個事件的熱度已經遠遠的超乎了其他人的想象,全國近乎好幾億的人都在關注著這次的事情。

如果能夠第一時間的拿到直播權利,那麼他們都收視率一定會佔據在榜首。

許曜看了一眼,局已經設置好了,於是揮了揮手讓秦雪上去為他們到了一杯茶,隨後伸手做了一個請的動作。

白滄海當然自然不敢喝許曜給他們上的茶,他們的心中早就已經將許曜妖魔化了,覺得許曜就算是在全國觀眾的面前,都敢給他們下毒。

「咳咳……喝不過你們hua夏國的茶。」白滄海將茶輕輕的向外一推,同時還用眼神瞪了一眼自己的隊友,示意自己的隊友不要隨意喝茶。

其他有幾個還沒有意識到的醫生,看到了白滄海的眼神之後連忙嚇得也將茶給推開。

這幾個細微的眼神交流被許曜看在眼裡,他不由得眯眼笑了笑,原來這群人都在提防著自己。

「居然你們提出,要出動你們的醫療團隊來證明你們guo家的醫術,那麼你們打算要用什麼樣的方式來進行對決呢?」

許曜開門見山直接就問出了他們想要用什麼方式。

「此前你與迪昂的對局,基本上比的都是手術的速度,以及病人康復的速度。其實這種方式不太嚴謹,畢竟有的時候一味的追求手術的速度,是對病人的不負責。」

白滄海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在場的其他醫生包括許曜都點了點頭。

「我覺得我們應該用更嚴謹的方式進行比試,而不是一味的追求手術的速度,因為這是一種不正確的比試。我們可以比康復速度而不比手術速度,我們可以比手術的完成度,而不要比手術的完成速度。」

他之所以提出這個要求,主要就是想限制許曜的手術速度,也就是說讓許曜的速度不能發揮出自己的專長。

「你說這句話我非常的同意,追求速度其實真的不好,要知道英國著名的醫生羅伯特,就是因為追求速度而出現了一場死亡率300%的手術。」

許曜聽了他們的話,不僅沒有反駁為自己爭取優勢,反而表現出了極其贊同的神色。

「……」虞燦的嘴驚訝都快合不攏,和抱在手中的小白一樣,一人一猴瞪眼張嘴的模樣簡直默契十足。

Previous article

只是這畫里沒有出現那幾塊石碑,被幾個人的背影取而代之。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