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沒做過的事兒,人憑什麼承認!

降龍師太那叫一個膈應,心知喬拉丹是滿口胡言,卻又不能點破,只好強顏歡笑,應承了下來。

「請他們上山來吧!」

一聲令下,便有丑尼姑傳音入密,守山的尼姑打開護山陣法,將丹霞宗和天星觀的一干人等迎上來山。

也是氣急了。

和霸總離婚後我成了萬人迷 這一干人等不過一炷香的時間便竄到了山頂。

當先一人,鶴髮童顏,手持桃木劍,一副高人風範。

只是,說的那話……

「降龍,我師弟好心前來為你的煉丹大會助聲勢,你倒好,竟然把他殺了,難道當我丹霞宗好欺負么,好好好,有種把我也殺了,來啊,一掌拍死我啊!師弟死了,我也不活了!」

活脫脫一個小混混。

看的喬拉丹是目瞪口呆。

「丹霞道友暫且息怒!」

旁邊兒一人,勸服著這潑皮老道。

轉頭,看向降龍師太:「降龍師太,又見面了!」

感情還是老熟人。

只是,熟歸熟,關係卻不咋地。

降龍師太一臉不爽:「怎麼哪裡都有你天璣,有話就說,有屁就放!」

牛!

喬拉丹悄悄的伸了個大拇指,這老尼姑,有個性!

卻不料,那天璣真人並不惱怒,笑著回道:「你別瞪我,我這也是奉了我師兄的命令,丹霞宗跟我天星觀有些許淵源,丹楓真人枉死,我們天星觀也不好袖手旁觀,還得請你給個說法,我也好回去交差不是。」

這說話的口氣,還真是熟人。

喬拉丹瞧了瞧降龍師太,又瞧了瞧這天璣真人,心想,難不成這是一對野鴛鴦?

「不妙了啊!」

「搞不好這老賊尼為情所惑,分不清輕重,就把小爺我給交出去了。」

「不行,得想辦法添一把火,不能讓他們郎情妾意的聊下去了!」

那就添火。

「兀那雜毛老道,你師弟腦殘,沒想到你更幼稚,你倆搭台唱戲,演倆傻逼呢!」

「討說法?你師弟覬覦我身懷秘術,心懷不軌,竟然敢在龍虎寺出手殺我,若不是降龍師太英明,一掌把他拍死,還真就讓他得逞了!這叫什麼,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

「你還有臉找上門來?!」

「想報仇是吧!好!別說小爺我不給你機會,就你這雜毛老道,小爺我一巴掌能拍死倆,來,把金丹爆了,把修為降到鍊氣境,咱倆公共平平的大戰一場!」

這一席話說的。

周圍的丑尼姑齊齊的擦冷汗。

毒!

太毒了!

三兩句就把殺丹楓真人的事兒給栽到了降龍師太身上不說,還逼著丹霞真人爆金丹跟他對打,這是把人往死里逼啊!

看看丹霞真人那一臉鐵青、渾身哆嗦的樣子,就知道氣的有多慘。

都氣成這樣了,某人還在叫囂。

「來啊,來啊,別讓我看不起你,有種你就爆金丹,咱倆大戰三百回合!」

扭頭,得意洋洋的跟一丑尼姑說道:「瞧見了沒,我就說嘛,這丹霞宗盡出慫貨,只敢仗著道行高倚強凌弱,這雜毛若是敢自爆金丹,我能虐出他的翔來!」

丑尼姑,目瞪口呆。

丹霞真人,暴跳如雷。

「哇呀呀呀,氣煞我也,無恥小兒,去死!」

一怒之下,桃木劍化作一虹光,直襲喬拉丹而去。

那威勢。

那殺意。

碾壓!

大時代1977 喬拉丹莫說是抵抗了,在這威壓之下,動一動手指頭都困難。

可是。

喬拉丹卻一點兒都不見懼怕之色,相反,一臉的戲謔,就像是在看一個小丑般看著丹霞真人。

「住手!」

一聲暴喝,突然炸響。

佛門獅子吼,天地震動。

萬丈佛光,晃得人睜不開眼,在這浩瀚光芒之下,那原本綻放著璀璨光華的桃木劍,就像是狂風中的燭火一般,連一個掙扎都沒有,熄滅了。 三分鐘過去,仍舊不能拿下如龍,張北羽心中有些著急。

說實話,這真的就是恰巧趕上了暑假。否則,立冬、白骨、賈丁都在的話,如龍這六個人還真不是對手。

通過兩次交手,張北羽能感覺出來,如龍的水平跟自己差不多。雖說能壓住白骨、賈丁和趙雨橋,卻肯定不是立冬的對手。

對於社會上的這些混混來說,錢也好,人脈也吧,或是用腦子,到最後還是逃不過最原始、最直的方式——打!這個字說到底還是混混們最終要走的一步。

張北羽對這一點認識的越清,就越感到自己的無力。就如立冬所說「認識的人越多,我就越感到自己的渺小。」他的這樣想,何況是張北羽呢?

正想著,如龍一刀劈了過來。張北羽舉刀抵擋,一隻手撐在刀背,雙手推刀下滑。咔一聲,天縱卡在黑刀小小的護手上。

張北羽閃電般的出手,一把抓住了如龍握刀的右手,用力向旁邊一掰。右手放開天縱,順勢從身後抽出天收,一刀刺向他的小腹。

如龍瞪大眼睛,緊緊咬牙,將全身之力彙集在腰間,用力向後一挺,左手也按下張北羽手。兩人所有的博弈全部集中在力量上,不過如龍的劣勢是已經把力量集中在腰上,手上自然鬆了許多。

張北羽眼見這一刀是刺不進去了,強硬的扭動手腕,貫入全部力量,橫斬一刀。

這一下如龍是怎麼也躲不過了。呲!刀尖劃破衣服,劃破皮膚,在他小腹斬出一道血痕。如龍暴吼一聲,右手瞬間掙脫,反手提刀,一刀落在他的肩膀上。

全職國醫 張北羽抓住他的手腕,用力向後壓,好在這一刀砍得並不深,抬腿一腳踹在他小腹的刀上處。「嘶!!」如龍倒吸一口涼氣,腳下不由自主的向後退了兩步。這一腳的力量恰巧落在傷口處,一陣疼痛像電流穿過全身。

張北羽趁勢彎腰,重新拿起天縱劈了過去。如龍抬起頭,目光兇狠,只可惜身體跟不上他的鬥志。勉強抬手抵擋,卻抵不過雙刀壓陣。剛剛抵住長刀,短刀又從另一側斬出。

唰!再一刀斬過如龍左腿,他抽刀回來,轉手一刀衝上去。

張北羽側身壓手,以天收牢牢壓住黑刀,右手舞起天縱,利落斬出。凌厲的刀芒隨刀而出,手腕迅速翻轉,接連兩刀命中,頓時血紅亂濺。

如龍向後撐腿,穩住步伐,微微彎腰,一手捂住小腹的傷口。他顯然已經落了下風,並且很難挽回劣勢。額頭滲出絲絲冷汗,卻流露決不退縮的氣勢,重重吸了口氣,舉刀衝上去。

張北羽改變戰術,左手收在胸前防守,以天縱的長度優勢與如龍周旋,尋找必殺的機會。

兩人再次陷入膠著,如龍雖然受傷,卻不管不顧的猛攻。連張北羽都有點為他擔心,傷口不斷溢血,強烈的活動只能加快血液流失。再這麼下去,非得失血過多而休克。

事實證明,張北羽是狗拿耗子多管閑事了,人家如龍根本就沒有一絲退卻的意思,反而越來越猛。

離他們不遠的羅晉,身中兩刀。能夠在趙雨橋手下打了這麼久,僅僅中了兩刀已經是非常難得的了。

趙雨橋的出刀速度太快,哪怕是立冬都不敢保證一刀不挨。當然,凡事都是相對的,高速度就導致了低力量,出刀是快,但力量都不大。

羅晉中這兩刀也僅僅是劃破個皮,肯能連肉都沒割到。他趙雨橋當然也清楚這一點,現在己方除了張北羽之外,就屬自己最強了,他必須儘快幹掉對手,以爭取到人數優勢。

即刻,趙雨橋出刀速度更快,幾乎已經到了極限。羅晉連擋都很難擋,只能不斷後退。

三寶跟自己對手幾乎是「回合制遊戲」的模式,你打我一下,我打你一下。

這麼一比起來,江南就要比他強多了,雖然跟幾個當家紅棍沒得比,但對付一般的小嘍啰還是可以的。他仍舊保持警惕謹慎的攻擊方式,但已經抓住了兩次機會,兩刀全都落在對方的腿上。

江南的對手幾乎已經快要站不住了,右腿中了兩刀,一直在打晃。

李學文憑藉實力成功壓制對方。麻桿仗著狠勁也跟對方達成平手。

至此來看,[四方]基本已經鎖定勝局,現在只要隨便放倒一個,如龍這邊勢必頂不住。

在這期間,如龍的肩膀又中一刀。

張北羽卻有些費解,他發現如龍已經開始分神,完全亂了章法。分神的原因來自他牛仔褲口袋裡的手機,來電鈴聲不停的響。

……

打這個電話的人是他的妹妹藍馨。

「你哥哥還沒有接電話么?」身旁的麥小妮問了一句。藍馨的擔憂全都掛在臉上,「哥哥會不會出事啊…」

聽她這麼說,麥小妮也緊張了一下,「出什麼事啊?」

藍馨嘆了一口氣,緩緩開口道:「學姐,對不起,我剛才騙了你,我哥哥根本不是警察。他叫如龍,是…是…渤原路上的混混。」

「哦…」麥小妮點了點頭,不知怎麼,聽到混混這兩個字,他腦海里浮現的是張北羽那張英俊而堅毅的臉龐。

「他…他今晚在天後公園跟人打架,是跟…」藍馨說一說,抬眼看著麥小妮,輕輕咬著嘴唇,表情十分糾結。麥小妮意識到這其中有蹊蹺,就追問道:「跟誰打架啊?」

「北風!」

藍馨說出這個名字,麥小妮心中咯噔一下,不自覺的大聲喊道:「你為什麼不阻止他!」

「我…我勸過哥哥,可是他不聽…」說著,藍馨竟然開始輕輕抽噎,流下幾滴眼淚。

麥小妮見她哭了,於心不忍,抱著她的雙臂輕聲道:「先別哭了,這不怪你。我們現在去天後公園吧,看到你就知道你哥哥肯定不是壞人,他們倆之間一定有什麼誤會。或許咱們可以幫到他們。」

「嗯嗯,好!」藍馨乖巧的點頭。兩人馬上收拾東西,走出餐廳,站到了路邊打車。

馬路對面的一輛金杯麵包車裡。

「出來了!」坐在副駕駛的一人,雙眼睛盯著對面的兩個姑娘。

「旁邊那個是誰?」旁邊一人問。

「管她是誰,一起抓了再說。動手!」

車子很快發動起來,掉了個頭,停在了麥小妮和藍馨面前。兩個女孩一愣,車門猛地打開,兩個男子一把將兩人拉到車上。車子揚長而去。 這是境界的碾壓。

時光不及你 培元大成的丹霞真人,可以壓的喬拉丹這個才鍊氣境的渣渣連動都動不了。

同樣,化神境的降龍師太一出手,丹霞真人沒有絲毫反抗之力,只能束手待斃。

眼瞅著那萬丈佛光即將化作紅蓮業火將之焚燒,一道青光,突然綻放。

如一條青龍。

咆哮著,刺破了這萬丈佛光。

天璣真人,出手了。

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丹霞真人被殺死。

所以,只能出手。

青虹與佛光,交織在大殿之內,互不相讓。

佛光,漸退。

青虹,亦退。

作為化神境的高手,不出手則已,一出手,石破天驚。

所以,不管是降龍師太還是天璣真人,都不可能在這大殿之內發動全力,都只是點到即止。

可是。

「不可!」

「混賬!」

一道金光,突然炸亮。

這金光,與那萬丈佛光相比,不過是一點螢火。

卻正是這一點螢火,讓降龍師太和天璣真人皆盡失態。

喬拉丹,動手了。

這一動手,直接就是必殺的一擊。

在降龍師太以萬丈佛光將丹霞真人鎮壓在原地動彈不得的時候,喬拉丹心念一轉,靈竅內所有的五行本源之力盡數轉化為了金之靈氣。

在降龍師太和天璣真人相互提防著收回法力的時候。

一記遁空閃,喬拉丹,閃了出去。

這時機,拿捏的恰到好處。

丹霞真人,毫無提防。

天璣真人,無暇相助。

房亞楠蹙著小眉角:「可是嘉嘉不是講……他們僅是普通好友么?」

Previous article

立冬嘿嘿的壞笑了一聲,「說投靠多見外!是我們請你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