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此時,醉醺醺的那人,突然坐起身來,含糊的說道。

「你算什麼東西,我們強少的話,也輪得到你插嘴?」福旭此時有了厲害的仰仗,狂妄的簡直不行!

如果說先前他只是打算讓唐玉道歉被打出去,那麼現在,他想要殺掉唐玉的心思都有了。

而此時說話的不過是一個醉醺醺的酒鬼!福旭完全沒有懼怕的意思!

可劉強正要繼續發威的時候,突然那看清了說話的人。

神情一滯,倉促道:「三……伍公子!您也在這裡?」

劉強居然用了您!

這讓看好戲的眾人,可是有些看不懂了。

「這個人什麼來頭,能夠讓劉公子低頭!看不懂啊!」

「不可能啊,若是能夠讓劉公子低頭,怎麼沒有帶一個下人!明顯和神風地位不相符合嘛!」

周圍的人議論紛紛。

可唐玉卻分析出了剛剛劉強話里的意思。

總裁的獨傢俬寵 「先開始叫三,然後稱為伍公子,那必然就是伍秋瑞沒有錯了!」確定了三皇子的身份,唐玉高興的不行!

可隨之,新問題出現了。

「若是劉強就被他這麼解決了,我豈不是沒有太大價值了?」

「不行,我一定要想辦法,」

不等唐玉想出辦法,劉強已經轉頭一巴掌呼在了福旭身上。

「狗眼看人低的東西!」

凌天神帝 這一巴掌,直接將福旭打的在原地轉圈。

「強少,您這是……」

還沒等福旭說完,又是一巴掌。 「我給你招什麼?」

「昨天晚上你和郝蔓做了幾次?」

「二小姐,郝蔓是你姐姐,你不可以這樣的侮辱她。」

「姐姐,狗屁的姐姐,實話告訴你,郝蔓詐騙一家投資公司八千萬,侵佔郝氏集團七千萬,司法部門正在調查她。這是一個姐姐乾的事嗎? 拜師八戒 你不要自作多情,郝蔓就是一雙破鞋,公共汽車,誰都可以上。昨天晚上你們在一起吧?我聞見你身上有她的香水味,這是我從國外帶回來送給她的,國內根本就沒有這個牌子的香水。你還狡辯?你的眼睛已經出賣了你,我為你感到悲哀,被一個爛貨迷得昏頭轉向。」

賀豐收仔細的聞聞,真的覺得自己身上有一股奇特的香味。怪不得郝冰之的鼻子像狗一樣的敏銳。但是,賀豐收說什麼也不會承認的。提起褲子不認賬,何況你又沒有看見我脫褲子,就笑著說道:「二小姐,您不要詐我了,我心裡素質差,你把我嚇尿了,嚇得胡說八道嗎,嚇得對您有不禮貌的行為了,我可不負責任。從昨天回來,就沒有離開紅溝,就是換了一身衣服,這上面哪裡會有香水味?我咋就只聞見了有男人的荷爾蒙氣息?」

「我不管你身上有什麼氣味,限你三天,你給我找出郝蔓的藏身地址。滾吧!」郝冰之下了逐客令。

灰頭土臉的出來。陳小睿跟到後面。「豐收哥,事情談的怎麼樣?」

「不怎麼樣。」

「晚上你回去住嗎?」

「那我等你,給你接風洗塵。」陳小睿說。

出來郝氏大酒店,賀豐收買了一點禮物,打了一輛計程車,往劉梅花家裡去。出來這麼長時間,最了解郝氏集團的就是劉梅花了。

劉梅花在家洗衣服,看見賀豐收進來,先是一愣,然後趕快把他推進了屋子。

「這些天你幹啥去了?」劉梅花很緊張的問。

「出了一趟遠門。剛回來。」

「你回來就好,好久不見你,以為你出什麼事了。」

「會有啥事?」

「你不知道吧,這些天,紅溝上演了大戲,情節比電視上的都精彩。郝德本跑了,趙鐵進了監獄。,郝蔓就成了郝氏集團的老大,可是沒有多久,郝家老二回來了,一回來就開始清算公司的債權債務。 超級農民靚村花 還把趙鐵從監獄里弄了出來,兩個人合夥擠兌郝蔓,說郝蔓侵佔了公司的資產。這時又殺出來一個投資公司的老總,叫高峰,說郝蔓詐騙他八千萬。郝蔓現在找不到了,郝家二小姐就威風八面的進駐郝氏大酒店了。」

「郝冰之接手郝氏集團,沒有找你這個老財務當總監?」

「我說什麼都不幹了,老了,在家伺候老公兒子。她們給我多少錢我都不幹了,清凈,跟著他們提心弔膽的,趙鐵那樣對我,我忍了,不和小人置氣了。你回來準備幹啥?」

「我就不是郝氏集團的人。回來是看看錶嫂的廠子經營怎麼樣。準備給表嫂跑一點業務,掙點小錢,然後娶一個打工妹當媳婦。」

「都說你和郝蔓好上了,你不幫郝蔓一把,聽說郝蔓手裡有上億的資金。」劉梅花說。

「咱就是小人物,真給一千萬說不定會瘋了。認命,命里沒有不強求。劉大姐,郝德本是不是給郝蔓轉移過資金?」

「我不清楚,反正郝德本沒有從公司的賬上給郝蔓支取過錢。郝德本真給過郝蔓錢也是他個人的錢。」

「哦。我知道了。」

嘮叨了一陣,賀豐收告辭。

晚上回到住處,陳小睿已經回來了,餐桌上放了幾個菜、

「今天的菜怎麼這麼豐盛啊?」賀豐收問。

「不是已經說了,今天晚上給你接風洗塵,壓壓驚。」

「接風洗塵是對的,壓什麼驚?」

「你沒有吃到腥。落了一身騷,差一點進號子里,是不是要嚇尿了?所以要給你壓壓驚。」

「看你說的,我就那膽量?」

「你是狗改不了吃屎。流氓本色,這一次差一點掉進去,看你以後改不改?」

「這一次真是冤枉的,是郝冰之故意作弄我的。」

「你要不抱她,會作弄你?」

「哎,男人該倒霉的時候,喝涼水塞牙,放屁砸腳後跟。事情成了就是花好月圓、就是一段美談佳話。要是不成就是耍流氓,就是齷齪道德敗壞。男人真難,就比如今天晚上,你請我喝酒,我是喝多呢?還是不喝多,是不醉裝醉還是醉也不醉。是把你灌醉,還是憐香惜玉把我自己灌醉,給你留一份清醒。」

「請你喝酒,你咋那麼多想法。好了,不讓你吃飯了,酒也不讓你喝了。」陳小睿抓起打開的酒瓶。

「好了,陳小姐,我這幾天一直倒霉在女人身上,你就待我好一點,溫暖一下我受傷的心,拔涼拔涼的心吧!今天喝多喝少全聽你的,這樣好吧?」賀豐收說道。

「好,聽我的,你就喝了,祝賀你凱旋而歸,」陳小睿給賀豐收倒了滿滿一大杯。

「這樣一杯喝了會發酒瘋的,到時候你不要後悔啊。」

「不後悔,你不要忘了,我陳小睿也不是吃素的。」

「咱倆一起乾杯。」

「乾杯就乾杯。」

三杯酒下肚,賀豐收長嘆一聲。

「怎麼啦?為什麼要唉聲嘆氣?」

「三天以後我就進號子里了,以後你見我就難了。」

「為什麼?」

「郝冰之給我交代了一個任務,要我三天以內找到郝蔓,我現在是取保候審,要是完不成任務,郝冰之就會要求警察把我抓緊去的。我往哪裡找郝蔓?她們是親姐妹還不得相見,我一個外人怎麼會找得到?」

「你想一想其他辦法?」陳小睿說道。

「你跟著郝冰之的,你替我想一想辦法。」

「你想辦法取得她的好感,也許會原諒你。」

「咋才能取得她的好感?」

「明天郝冰之有一個宴會,是她國外的同學來這裡聚會的,等她喝多了,你找幾個人在她必經的路上等著,扮做流氓調戲她,到時候你英雄救美,她感激你,就會原諒你。」陳小睿說。

「這個主意不錯,不過要是穿幫了就是罪加一等。最好你跟著她,到時候咱們兩個一起擊退流氓,郝冰之感謝我,也會感謝你,你一亮出身手,說不定郝冰之會看上你,以後就會把你當做心腹。」

「好,就這樣定,乾杯。」 劉強的爹,可是朝中的大官!

而劉強在幾年前,有幸參加過皇宮之中的晚宴。

雖然只見過一面,可是伍秋瑞特殊的那種眼神,他一直記憶猶新。

幾下將福旭打懵之後,劉強畢恭畢敬的站在伍秋瑞跟前。

「伍公子,您看這個小兔崽子如何處理?」

「滾吧,別壞了眾人的雅興!」

「是是!我馬上安排!」

隨後,劉強一把扯下了福旭的腰帶,將福旭打包成一團。

緊接著,福旭就真的滾了出去!劉強不敢多留,很快也跟著離開了。

本來已經要失控的場面,卻突然再度平靜了下來。

唐玉看了看伍秋瑞並沒有離開的意思。

於是瞬間明白,轉頭朝著安柔說道:「安小姐,繼續吧!別因為個人窮人,壞了大家的雅興!」

唐玉提到錢,自然就是要把先前的事情,重新推上軌道。

安柔深吸了幾口氣。

再度站到台上。

「最高的報價,是五千萬!」

「不知道公子,要贖哪一位姑娘的身!」

「姐姐,你說那位公子到底看上了哪個姐妹!如此豪擲千金!可真的是大手筆啊!」

「就是啊,也不知道是那個迷妹最後有這樣的福氣!雖然前半生做了這個,可後半生能夠有這樣的福氣,那也值得了!」

一眾醉燕樓的姐妹都羨慕著,並且期待著這個特別女人的出現。

可開始在唐玉來之前,倒是沒有想過這麼多!

望著一拍眼神殷切的姑娘,唐玉感覺更加難以選擇了!

安柔輕聲的說道:「公子隨意選,不管是哪一位,只要她願意跟您走,您都可以直接帶走!」

「所有人的契約文書,都在我這裡,隨時都能夠交給公子!」

雖然說是贖身,實際上則是賣身契的轉讓,從燕無忌的手裡,轉讓到買主的手裡。

唐玉來回看了好一會。

最後目光卻停留在了思緣身上。

反正唐玉即便是買了,也多半只會讓在家呆著去。

「就她了!」

唐玉朝著安柔一指思緣,淡淡的說道。

「我?」

思緣整個幾乎石化,她萬萬沒有想到。自己這一桌客人居然都是如此的高貴!

一個憑藉身份就壓制了劉強。

而另外一個,則是有海量的財富!

「天哪!」那些姑娘們紛紛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情。

因為這個價格實在是太高太高了!而且思緣不過是倒酒添茶的丫鬟。

羨慕嫉妒等多種目光,鎖定在思緣身上。

安柔雖然也很是好奇,可章程不能亂。

「那思緣,你從今往後就屬於這位公子了!契約文書我當眾交給這位公子,以後和本店再無半點關係!」

看著放在桌子上的文書,思緣不知道自己是應該哭還是應該笑。

而唐玉,則是交出了一張五千價值的靈石憑證!

按照道理來說,這樣的大好事,自然做夢都夢不到!如此富足有錢,而且模樣還帥的公子是一輩子也遇不到的。

然而想起剛剛發生的不愉快,思緣心裡卻有點發怵。

這絕對是第一次見,可第一次見面就留下了如此不好的印象,以後能有好日子?

「聽說有些人,就喜歡打女人!還用各種形狀的鞭子……」

思緣想到一個姐姐說過的話,不禁打了一個寒顫。

「伍公子,這賭約還生效嗎?」

伍秋瑞則是想換了一個人似得,雖然還有酒意,可雙目之中的眼神,卻是異常的精神!

「這裡不是個說話的地方,我們換個地方說……」

伍秋瑞點頭。

唐玉隨手將桌子上的契約文書遞給了思緣。

「東西你拿著,自己去文昌大道的唐府……」說罷,便跟伍秋瑞離開了醉燕樓。

往京城,天兒果真愈發冷,走了四日,漸漸落雪,雪花飛舞,遠山近水都籠罩在一片白茫茫中,白雪皚皚,沈月淺和奶娘坐一輛馬車,好照顧三個孩子,馬車上燃著足夠的暖爐,繞是如此,沈月淺仍然擔心三個孩子身子不行,過了厚厚的棉襖,九個月大的孩子,更是喜歡活蹦亂跳的時候,如何願意拘束在馬車裡,躲著沈月淺要掀開帘子,奶娘拉著不讓,荔枝和蘋果還好,葡萄就放聲哭,一聲高過一聲,沈月淺又氣又無奈,「你乖乖的,風大,待會到驛站了,娘親抱著你好好看雪如何?」

Previous article

那漢子一驚,卻也沒有辦法,只得瘸著腿走出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