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此時,天空開始降雪。我一大早就帶着八千斤的重量出來掃雪了。這一圈掃下來,出了一身的熱汗,但是一點都不覺得累,我乾脆,又在腰裏捆綁了一千斤的重量。

這一千斤加上,似乎到了極限了,我開始覺得骨頭有些疼痛。我明白,身體再也承受不住了,九千斤已經到達了我能承受的範圍的最高極限。

我咬着牙開始訓練,一直到了月末的時候,算是適應了,身體也有一定程度的提升。但是,我知道,只要再有一斤,就能將我壓垮,看來,要繼續加強修煉,必須有奇遇才行。我需要一些強身健體的藥物之類的東西,但是,這些東西哪裏有呢?

再過幾天就是臘月二十五了,到時候就是登樓大會的時候,我這天卸下來重鐵,打算休息下。就聽外面喊了句:“楊落,你到底在幹嘛?快出來見我,我找你有事情!”

來的人不是別人,正是那如意。她可能是來找我商量賣酒的事情的吧! 用現在的眼光來看,如意是個成功的商人。但是她的成功並不完全是來自她的頭腦,大部分是源自她身後的爹。

司徒空不同,他有很強的實力,同時也有眼光和大刀闊斧的勇氣。他是個投資家,在我身上已經砸了一億五千萬兩黃金,我甚至懷疑,這是他全部的家當了。他希望能十倍的賺回,他應該是這樣想的。

如意一進來的時候,揹着一個揹包,這個揹包是個很精緻的繡花揹包。她從裏面掏出酒壺來,對我說:“楊落,你應該幫我。”

我說:“我幫你,就需要把自己塑造成一個酒鬼的形象,邊走邊喝,讓人效仿,這樣,你就能賣酒壺和你的酒了,是這樣的嗎?”

“就是這樣,我給你五成利潤。”

我搖頭說:“你的釀酒師研究出高度酒了嗎?”

如意看着我一笑說:“我不得不佩服你的頭腦,高度酒釀造出來了。味道很好,但是需要一個好的推廣辦法!”

我說:“這個辦法你不要找我,你可以去找納蘭英雄幹。我是絕對不會幹這件事的,你要明白,我是個有身份的人。”

如意朝着我喊了起來:“你這個流氓,到底怎麼樣才和我合作呢?”

我看着她說:“也許你是誤會了,我是不會和你合作的。我有自己的合作伙伴!”

“你是說司徒空嗎?他?”如意不屑地哼了一聲說:“就憑他能折騰出什麼來,楊落,我們合作吧,你和我合作才能飛黃騰達,不然在這天下霸道,你是吃不開的。”

我端起茶杯慢慢喝了一口,然後就不說話了。和這樣驕橫的女人,也沒什麼好說的。她着急了,問我要不要合作,我說你沒有別的事可以走了。她很生氣的樣子,瞪着眼說:“楊落,你是傻子嗎?”

我說:“是啊,我傻了很多年了。”

“我可從來沒求過人,這次就算是我求你了,你就和我合作吧!”如意突然撒嬌起來。

我說:“如意姐,如果你沒有別的事情,我可要離開了。還是那句話,這種事,你還是找納蘭英雄比較好!”

“你當真拒絕我了嗎?”她突然冷笑了幾聲,說道。

“嗯,這件事我是不會去做的。”我腦袋裏突然一愣,然後笑着說:“如意姐,我剛反應過來,你這是在坑我,想把我變成小丑的形象,是嗎?”

如意看着我說:“你想的太多了,我只是想賺錢。”

“你想賺錢,就有權利把我變成小丑嗎?”我指着她說:“其實這件事你自己做最好了,你自己掛着個酒壺,去表演一番,不是也能培養出一大批的女酒鬼嗎?然後說一句,不喝如意坊,不是好男人。自然全世界的男女都喝你的酒了。”

“我是女人,怎麼可以做這種事?”

我搖頭說:“你太缺德了,而且無底線。正所謂,及不欲勿施於人,如意姐,你還是滾開吧,失陪了。”

對於這件事,我反應有些遲鈍,我一邊走一邊懊惱。這件事應該是她一提的話,我就立即翻臉的。很明顯,她侮辱了我。也許是無意的,但是她自己不願意做的事情,憑什麼跑來找我做呢?她是把自己看做了一個高級的存在,在她心裏,我還是下等人。

高級人不屑於去做的事情,自然要找下等人去做。我不做,自然有人去做,這個人的級別還不會很低的。會是誰呢?

以我對納蘭英雄的瞭解,他是絕對不會做這件事的。我開始想這個人會不會是劍神。如果是他,我一定會打死他。 我有一個大世界 這個人真的是太可惡了。

如意剛走,蘭長琴又來找我。老張說這段時間來了很多次了,說是找我有要事商談。我說她一個孩子找我有什麼事情商談?不見!

我開始專心練劍,將太極劍練了一遍,試圖找到一些可以改進的地方,但是我失敗了。

九千斤的重量從身體上卸下來,我走路都覺得無比輕盈了。我此時若是縱身一躍,爆發力一定能把我帶到雲端去。這些天的鍛鍊令我受益匪淺,可以說,這是一次質變!

但是這變化到頭了,我再也沒辦法超越,因爲我的身體到了承受的極限,難免有些可惜。

後院沒有人來打擾我,我走進了林子裏撒尿。剛尿完還在繫褲子,就聽外面有了落地的聲音。我轉過身一看,蘭長琴拎着一把劍落在了地上。她喊了句:“楊落,你派頭不小啊,我來找你有事!給老孃出來。”

我這才慢慢從樹林裏走了出來,她看着我說:“大白天的你在樹林裏做什麼?”

這小樹林是院子內的觀賞樹林,樹種很多。此時是冬季,蒼松翠柏在白雪的襯托下的很好看。

再看這蘭長琴,穿了一身雪白的羅裙,脖子裏圍了一條狐狸皮的圍脖,狐狸的頭趴在她的肩頭,非常妖豔?她的頭髮散着,微風吹過,頭髮飄動,很有一種冰雪美人的感覺。

她看着我說:“楊落,聽說司徒空將二樓送給你了,你要參加這次的登樓大會,你要挑戰誰呢?”

我說:“和你有關係麼?我願意挑戰誰就挑戰誰。你一個小屁孩不該關心這麼多吧!”

“你挑戰誰我真的沒有興趣,我要挑戰的是你!”她哼了一聲說,“你知道麼?我已經報名了,我就是衝着你去的,我告訴你,本姑娘身爲一介女子,本不該去爭權奪勢,無奈你逼得我無路可走了。”

我不可思議地看着她說:“我逼你什麼了?你一個小孩子,我逼你什麼了?”

“我還小嗎?我告訴你,我已經十六了!”

嫁給顧先生 我哼了一聲說:“十六,還是個孩子!”

“你不是也才十八歲的嗎?”她說,“過了年了,十九歲了,難道我說的不對嗎?”

我看着她說:“我的十八歲和你的十六歲是不同的。蘭長琴,我勸你以後離我遠一點,不然我指不定什麼時候發傻病一劍捅死你,那就不好了。”

“你爲什麼這麼恨我呢?楊落,我到底哪裏得罪你了?”

我笑着說:“你沒得罪我,我就是不想看到你,可以嗎?”

她指着我說:“好,我這次要你輸的心服口服!”

……

司徒空第一次帶着我走進了天下霸樓。一樓是會議大廳,是召集很多人在這裏聚會的地方,據說能來到這裏開會的人,都是天下霸道里有權有勢的人。這些人在霸道各地也是一地的諸侯,類似於封疆大吏。但是這裏的說法不是什麼王,而是一個個的宗主,教主。

此時,這大廳還沒開放,各地來的人都住在了霸都之內。這座城市也瞬間熱鬧了起來。

我們上了二樓,這這裏,是一層很大的空間,裏面來來往往有很多人在忙碌。司徒空告訴我說,這都是在這裏工作的人,他們拿着上頭的俸祿,接受的是上頭的任免,聽從的是樓主的吩咐。但是,一旦樓主做出了違背道義的事情,他們都有渠道上訪的!

我擡頭看看上面,用手指指說:“上訪,是去三樓嗎?”

生活系女裝神豪 司徒空說:“不是三樓,是八樓。之後八樓會做出決定,九樓做出批示。”

我說:“所以說,權利還是集中在九樓。八樓輔助之!”

“沒錯,不過,能上二樓的人也都不是簡單人,全是各地的貴族人家,實力也是霸聖級別的存在,霸主還是很珍惜人才的,只要是不太過分,他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過,我們要遵循的一條鐵律就是服從和尊重、忠誠!”

我嗯了聲說:“遵從,忠誠!這是一個打造的貴族世界。”然後,我一指樓梯說:“我們還可以上去嗎?上面就是劍神了吧!”

司徒空搖搖頭說:“有事情,遞*,我們是不可以上去的。”

他說着用手一指,我看到了幾根管子。每一根管子都通向了上面。管子上寫着通往幾樓。我說:“寫好了紙條,然後塞進管子,想送到幾樓就塞到相對應的管子裏。這都是專線啊!避免了被中途截留,也算是不錯的辦法。”

司徒空說:“嗯,這裏的管理還是很不錯的,有任何問題,都可以直通八樓。”

“那麼,八樓也夠忙的。”

司徒空說:“我從來沒寫過紙條去八樓,更多的是和三樓聯繫,一起喝酒什麼的。人家上面的人有上面的人的事情,我們是高攀不起的。上面的人也不會給我們面子的。”

司徒空帶我進了一間很大的屋子裏,裏面無比的奢華,外面辦公,裏面屋子住人。一應俱全。

我站到了窗戶前,看着外面說:“這窗戶不打開嗎?”

“從來不打開,外面人基本看不到裏面的情況。”他說。

“對了,納蘭英雄現在是拿着公家多少級的俸祿?”

“他是五級,每個月黃金五百兩的俸祿拿着。”

我一哼說:“高工資,高的離譜。百姓窮的掉渣,上層人富的流油,這社會有些不公平!”

“哪裏有絕對的公平呢? 神醫毒后種田忙 想要過好日子,就要努力修煉,努力修煉還不夠,還要先從基層做起,一點點成爲一個宗門的宗主,之後得到霸樓的認可,治理一方水土。等你有了足夠的財富,就可以來挑戰霸樓了。”

我說:“這些公職人員都是選拔的嗎?”

司徒空說:“這些都是軒轅家的人,是從軒轅家內部選拔的。”

我說:“天下的權利,都集中在了軒轅家,霸道已經和我們沒有什麼關係了,我們都成了軒轅家的傀儡!”

司徒空看着我說:“三少爺,有些事知道就行,還是不要說出來的好!”

話音剛落,就聽外面敲門。司徒空說:“請進!”

一個打扮的很乾淨利索的姑娘進來了,穿着一身藍袍子,紮了個黑腰帶。她一拱手說:“樓主,如意求見!”

司徒空說:“請進吧!”

如意一進來就笑着說:“楊落,你替司徒空出戰,掙了錢是誰的呢?早知道你愛幹這種事,我乾脆安排你代替劍神出戰好了。”

司徒空說:“如意姑娘,三少爺不是代替我出戰,三少爺是我尊重的人。你不要把這件事說的過於商業化好嗎?”

“司徒空,你別假惺惺的了。誰不知道你的心眼多到離譜啊!你還不是要利用楊落爲你賺錢嗎?”

我說:“如意小姐,就算是爲了賺錢,人家司徒空也是有風險的,他已經在我身上用了一億五千萬兩黃金了。你呢?你也想在我身上賺錢,不僅讓我扮演小丑,還一個子不給,毫無風險啊你!只賺不賠。那麼我就很沒有存在感了,不是麼?起碼,司徒空讓我做的事情很體面!”

“替人出戰這件事很荒唐的,楊落,你難道覺得他把二樓讓給你,你就是樓主了嗎?我告訴你,你成了他的奴隸。你是沒有機會成爲樓主的,你成了司徒空的一部分。這是規矩,你明白嗎?”如意說,“霸樓是不會承認你的身份的,霸樓只承認家族出面報名的人的成績,你的成績還是歸於了司徒家族上。”

我這才明白了這件事的關鍵之處,我看向了司徒空。他一拱手說:“三少爺,我考慮不周,下次,我不會善做主張了,還是三少爺自己出面報名爲好!”

我說:“看來,這次我不能替你了。”

如意笑着說:“楊落,你自己報名還來得及,雖然報名結束了,但是我是誰啊?我去求求八樓的樓主,把錢給我吧!”

我說:“我沒錢。”

司徒空說:“三少爺,我不是給了您一億兩嗎?”

我說:“那錢我不敢動,我要退給你的。”

如意笑着說:“既然這樣,我先借給你五千萬好了,到時候記得要還我哦!”

我說:“如意姐,還是你靠譜!”

之後我一甩袖子就下樓了,司徒空追了出來,在我身後喊道:“三公子,你誤會我了。”

我心說,誤會你個屁。這種事可能疏忽嗎?聽其言觀其行,說的再好聽也沒有用,你事情做的太不講究了,看來,司徒空這個人,確實不可交。我甚至有殺死他的念頭,但是我知道,這樣就殺人,不是王道。我忍下了。 明天就是天下霸樓大會了,當晚我又夢到了那個池子,那女孩子又在裏面游來游去了,她微笑着看着我對我招手。

我此時是清醒的,我知道自己是在夢裏,說實在的,我對這個女孩子很好奇。但是此時,我失去了上她的興趣。那次她潛入了水底後,令我對她的慾望也中斷了,變成了期盼和好奇。要是她那次沒有離去,我想,我是經不住她的勾引的。

我揹着手在水池旁看着她說:“姑娘,你叫什麼名字?”

她在水裏摸着自己的肩膀和脖子說:“你下來,我告訴你!”

她的確非常的嫵媚,鎖骨很高,脖子很長。她的樣子充滿了誘惑,相信任何男人都不會拒絕這樣的身體的,沒有男人不想進入這樣的身體肆虐一番。但是,這件事的確太詭異了,這女孩子到底是誰呢?又是怎麼一次次進入到了我的夢裏的呢?

我說:“你要是不想說的話就算了,當我沒問好了。”

說完,我便走到了一旁的亭子裏。剛坐下,就看到蘭長琴怒氣衝衝地進來了,她見到我就喊道:“楊落,你這個混蛋,竟然還有心思在這裏喝茶,和這麼一個不要臉的女人調情,難道你不喜歡明月了嗎?你這麼做對得起明月嗎?”

很明顯,蘭長琴是不知道自己在夢裏的。我決定戲弄她一番。我在想,這要是在夢裏,我把她給強迫了,她醒來後會是什麼想法呢?

這個惡作劇一旦形成,便令我興奮了起來。想想都有意思啊!

於是我站了起來,一把就把她拉過來,直接按在了亭子旁邊的長椅上。她瞪圓了眼睛看着我說:“楊落,你這個瘋子,你知道自己在幹什麼嗎?你爲什麼要這樣?”

我說:“你敢來這裏,我就敢上你。”

接着,我開始撕扯她的衣物,將她裙子徹底撕開,她力氣很大,但是再大能大得過我嗎?我一隻手按着她,一邊笑着說:“女施主,沒有人能救得了你哦!”

她大罵道:“楊落,本以爲你是個正直勇敢的人,沒想到你竟然是個流氓,我看錯你了,你放開我,今後我保證再也不來找你了。”

她這麼一說,我倒是一愣,心說媽蛋的,她是怎麼到了我的夢裏的呢?

但是箭在弦上,已不得不發。就算是在夢裏,我都覺得身體有了變化,渾身發燙,下面脹的厲害。我直接褪下了褲子。她的雙腿緊緊夾着,在我的身下掙扎着。

我一把就掐住了她的脖子,她很快就缺氧沒有了力氣,腿慢慢的分開了,接着,我一隻手抓着她的一條腿,用力一挺,就進入了她的身體,和她在夢裏幹了這不能描寫的事情。

這一次乾的我是酣暢淋漓的,在水裏的姑娘看着,很興奮地樣子,她有時候會哈哈笑,有時候會用手撩起水花潑我們。當我到了興奮點的時候,猛地就醒了過來。

沒錯,我還是在我的牀上,我興奮地噴發了,全部噴到了我的肚子上。此時,天已經亮了,雞在外面叫。陽光從窗戶照射了進來。我坐起來,覺得神清氣爽,伸了個懶腰後,出去到了集體的沐浴室裏洗了個澡,換了一身黑色的長袍,紮上了金色的腰帶,穿上了牛皮短靴,腰裏掛着長劍,一步步出了門。

我打算去城裏吃早點,吃完早點後去如意樓找如意。

一邊走我就覺得好笑,這下,蘭長琴估計要氣死了吧!她要是一醒來知道自己做了這麼一個夢,還不氣得發瘋啊!

到了一家包子店外,看到包子店裏冷冷清清,只有一個小二在門口站着發呆,我這人吃東西喜歡安靜的地方,倒是吃什麼並不在意。便走了進去。

小二熱情的很,包子很快就端上來了,還有一碗豆腐腦。我吃了一口,這包子皮薄餡大,還是灌湯包,味道也很好。我就奇怪了,舉着半個包子問道:“小二,爲何生意這般冷淡!?”

“客觀有所不知,我們這是老字號的包子鋪,結果大邑家要收購我們,老闆娘死活沒有同意。結果,大邑家就挖走了我們的店員,自己在旁邊不遠處收了一家燒餅店,改成了包子鋪。”他說。

“公平競爭,也無可厚非。”我說。

“什麼呀!他們的包子照我們的可差遠了。但是,大邑家的包子鋪有個有意思的規矩,結賬的時候,櫃檯會留下吃包子人的名字,年底的時候,會統計一下,給大家分紅利。所以,大家去那裏吃包子,等於是入了股了。”

我說:“這辦法不錯啊,你也可以效仿!”

突然,一個美嬌娘從一旁走了出來,她一笑說:“公子,是你太幼稚還是太簡單?這也叫辦法嗎?人家客人是來吃包子的,可不是來做生意的。他們之所以去吃大邑家的包子,可不是因爲那邊有分紅,而是因爲,要是被長弓大邑知道哪些食客吃早餐沒有去大邑家的餐館後,是會派兵役給誰家的。你明白了嗎?”

我嗯了一聲說:“看來,霸權確實可惡。這簡直就是在搶錢啊!”

美嬌娘看着我一笑說:“這位公子,看來你是外地人,來參加這天下霸樓的登樓大會的吧。如果沒有必要,我看你還是不要參加的好,在這裏吃住幾日,看看熱鬧,過年那天就回去吧!這登樓大會,我看不參加也罷了。就算是你上了八樓,也只是天下霸主的一條狗罷了,毫無尊嚴的。”

小二立即說:“老闆娘,謹言慎行啊!”

“我一個寡婦有什麼好怕的。大不了隨着我的夫君去死就是了。”她哼了一聲說:“我夫君一介書生,就是寫了一篇分析當下社會規則不符合道法的文章,就被拉去說離經叛道給砍了頭。他們當初就該把我的頭也砍了。”

我嗯了一聲說:“道是無處不在的,不是在某個人的手裏,任何人都有權利說出自己認爲的道理,正所謂是,道理越辨越清。”

這美嬌娘一聽,立即行禮說:“公子肯仗義執言,在當今實屬不易,小女子感恩不盡,這頓飯,我請了!”

我立即拱手說:“多謝了。”

她順勢就坐在了我的對面,用那纖纖玉指拿起一個包子放到了我的碗裏說:“公子,請!”

我一看她,心說這女的真騷啊!要不是小爺我要修煉,真想上了這個女的。媽的,這霸道的修煉什麼時候纔是個頭啊,弄得老子只有在夢裏敢胡來一下。

老闆娘看着我說:“我夫君三年前就被砍了腦袋,我守孝三年剛好滿了,公子,你說我們是不是緣分呢?”

我說:“老闆娘,根問尊姓大名?”

“我叫惠娘,曾經也是這霸都出了名的一枝花。在霸都也算是最美的嬌娘之一了,我看上了倔書生後,便死命嫁給了這個窮書生,父母一氣之下不再認我,我變賣了自己的首飾,開了這家店。因爲從小就和孃親學習做包子,家裏也是大戶人家,吃的講究,所以,這包子很快就出名了。叫做惠娘小包子。”

我心說,簡直就是個小騷包啊!

她說:“公子哪裏人士?”

我說:“奉安,楊家。”

她想了一會兒,笑着說:“看來公子不是大戶人家,我倆還真的很有緣啊!”

我心說這女的有點意思,看來是憋了三年,實在是憋不住了。不過這鋪子位置是真的不錯,在斜對面就是如意樓了,不遠處就是天下霸樓,在霸都的中心地帶,僅僅這鋪子本身,就價值不菲了。要是我上了這小騷包,頓時就身價倍增。哈哈啊!我知道,自己想太多了。

我說:“也許我要辜負小姐姐了,我可不是來這裏找女人的,我是來參加天下霸樓的登樓大會的。”

“既然這樣,公子就住在小店吧!”惠娘小騷包頓時站了起來,對小二說:“栓子,快去準備上好的客房,用最好的香薰一下。”

我心說也好,這裏的位置還是很好的。我站了起來,這惠娘便帶着我上了樓。進了房間後,惠娘也跟了進來,看着我說:“生意不太好,店裏只僱傭了三個下人。全是男人。如果有什麼需要,公子就喊惠娘就行。”

我說:“小姐姐,你全名叫什麼呢?”

她嘆口氣說:“不提了,和孃家已經脫離關係了,都是爲了那個窮書生。那時候確實是很傻,結果,什麼都沒有了,真的是百無一用是書生啊!”

說完,眼睛一紅,竟然落了淚。隨後一擦眼淚就出去了。

我安頓好了後,便下樓,出了飯館的門後才發現,這根本就不是酒店,這裏根本就沒有住宿的業務,不過這樣也好,倒是也清淨了。剛朝着如意樓走去,身後惠娘喊了句:“公子,記得回來啊!”

我這才發現,自己根本沒有行李,這惠娘是怕我一去不會,特意來囑咐一下的。

我一笑說:“一定回來。”

她這才深情地一笑,轉身回去了。

進了如意樓,就看到長長的走廊,前面就是臺子。臺子上,如意在翩翩起舞,她看到我後對我一笑說:“楊落,你這是第二次來我這裏了吧!”

我看看四周,然後說:“真想不到,一個女孩子能經營這麼大的生意!”

她一股腦兒的說了一氣兒,可能是覺得她是個女的,盤俊不敢將她怎麼着,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

Previous article

“別這樣嘛,”聶飛看到沒頭腦又打算溜回去睡覺,眼珠子滴溜溜一轉說道:“不然這樣,你陪我去一趟,我給你燒臺機車怎麼樣?”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