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歌詞中的意境讓她聯想到了自己的心境,所以她才會聽著歌進入夢鄉還留下了動情的眼淚。

可惡,那個男人究竟是誰?

在艾小咪的內心深處,應該是安放著一個豐城爵永遠都無法觸碰到的底線,它或許是一個人,又或許只是一個幻象。

總而言之,豐城爵意識到艾小咪的感情世界里並沒有自己想象得那麼單純和空白,心裡就一陣不爽。

人的潛意識會在最脆弱的時候出賣自己,艾小咪也不例外,她在夢裡究竟見到了什麼,見到了誰,導致她傷心流淚的原因又是什麼?

不用想都能明白,一個聽著情歌為此感傷的女孩兒一定曾經被情所傷過。

所以,那個男人究竟是誰?

「艾小咪,你不是有問題要向我請教嗎?」

豐城爵的情緒化顯然已經成為了怪病初愈的後遺症,但凡他有一點不如心意的地方,就會很快牽連上那個影響到自己情緒的人。

「嗯?」

艾小咪在夢裡見到了自己的父母,她喜極而泣,這是多麼難能可貴的重逢啊!

誰曾想,卻被豐城爵一嗓子奪走了好不容易盼來的短暫幸福,真是可氣!

艾小咪淚眼朦朧的模樣惹人憐愛,她獃獃地望著豐城爵的眼睛,思想還停留在虛幻的夢境中:「豐城爵,你看盡了繁華,所以……永恆真的只是一剎那嗎?」

「……」什麼?什麼意思?

艾小咪是睡糊塗了嗎?

她這沒頭沒腦的提問令人不知該如何回答。

然而,原來在艾小咪的眼中,豐城爵已經成為了一個看盡繁華、思想境界超越了世俗的男人嗎?

暈,他什麼時候看盡繁華了?

他通常都是熱衷於投身在繁華中流連往返的一個俗人啊! 人的一生為什麼如此短暫?

艾小咪在前世都還沒來得及長大成人、孝敬父母,就被那對如同地獄撒旦般的魔**妻殺害了。

她的屍體,應該還埋在自己父母的墳邊,那個漆黑冰冷的泥洞中。

任憑雨水肆恣地澆灌,任憑狂風猛烈地摧殘,任憑烈日無情地拷打,艾小咪前世的身體就被埋藏在光天化日之下,但卻永遠都無法被人知曉。

霍思純,是艾小咪前世的名字,她只是一個懵懂單純的小女孩兒,在她的世界里原本就只有歡笑和快樂。

但是老天卻沒有賜福給這個五、六歲的小女孩,父母雙亡的慘痛經歷令到她幼小的身軀陷入了一病不起的沉痛中。

是霍盛擎在那個時候主動把小女孩接到了自己的家中照顧,直到時機成熟……將她葯暈殺害!

當那把尖刀猛力刺進小女孩胸膛的時候,她的眼前出現了兩張極其醜陋的嘴臉,艾小咪發誓無論經歷多少次生死她都不會忘記!

她要報仇,不惜一切代價!

只是眼前的男人,她真得可以不顧一切利用他去達到自己的目的嗎?

豐城爵是個精明能幹的生意人,而且最最棘手的是這個男人從來都不相信愛情,他之所以對自己有別於其他的女人,或許只是一時的興趣,是不會長久的。

報仇不是一朝一夕就能達成的目標,所以艾小咪決心第一步要做的就是拉攏豐家的人以及豐城爵,只有得到了男人的真心,他才有可能無條件幫助自己,從而達到報仇的目的。

也許在此之前,艾小咪最不認同的一點就是豐城爵對感情的冷淡和漠視,但是從今天起,女孩兒卻已下定決心把豐城爵當成自己學習的榜樣。

做一個絕情絕義的人,不去相信任何人以及任何的一段感情。

她一定要堅強,因為前世的厄運決不允許被再次上演,她要保護好自己!

自從艾小咪前世的記憶被喚醒之後,她無時無刻都在想著如何去報仇。

霍家的企業在霍盛擎的手中如日中天,再加上這麼多年有豐家這棵大樹給他撐腰,艾小咪妄圖依靠一個人的力量去和他搏鬥簡直就是以卵擊石。

不過好在,豐海鄴年紀大了,終於退居了幕後,現在豐家最有發言權的人就是豐城爵。

沒錯,就是豐城爵!

這個男人的真性情究竟是怎麼樣的,艾小咪或許不敢說百分之百了解,不過她和豐城爵好歹也相處了這麼長時間,只要女孩兒加把勁至少可以換取他的信任。

對此,艾小咪還是有些把握的。

「對不起,剛才實在太累就睡著了,我是不是說什麼夢話了?」

這還是艾小咪在夢裡頭一回見到自己已故的雙親,只可惜幸福太過短暫了,如曇花般稍縱即逝。

「……累了就早點回房休息!」

豐城爵的思緒還停留在艾小咪剛才迷迷糊糊問他的問題上,但是一頭霧水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嗯,好!」

一個人的心裡藏著秘密,就連在微笑的同時都會覺得自己虛偽。

艾小咪此刻哪裡還有對著別人笑的心情呢?

她的心現在除了只能裝下仇恨之外什麼也顧不上了。

豐城爵對於艾小咪來說無疑是一個可以利用報仇的最好工具,但前世的艾小咪畢竟只活了五、六歲就不幸離開了人世,所以成人世界的歷練對於她來說無疑都是空白的。

如何捕獲到一個男人的心,讓他毫無保留地相信自己、幫助自己,實在是不容易!

上天雖然給了艾小咪一次從頭來過的機會,不過這一切都來得太突然也太過匆忙了,因為她連一點戀愛的經驗都沒有,所以就更別說如何去取悅一個感情豐富的成年男人了。

啊,真是好頭痛啊!

算了,算了,今晚就不想了,還是早點上床睡覺吧!

艾小咪一溜煙跑出了書房,豐城爵感覺突然間鬆了一口氣。

這是怎麼回事?

艾小咪這一整天都對他特別的熱情,可愛的小臉上總是掛著滿滿的微笑。

這樣很好,真的很好,不是嗎?

可是豐城爵卻感覺哪裡怪怪的,他之前認識的艾小咪可不是這樣的!

能夠令到一個人突然間對另一個人態度大變的原因究竟是什麼呢?

是因為艾小咪今天的心情特別好?

還是因為艾小咪突然間發現自己愛上了一個男人,所以就應該對他熱情一點,主動一點?

又或者是,還有一些豐城爵不得而知的原因呢?

思前想去,豐城爵得出一個結論,那就是艾小咪這丫頭終於變精明了。

因為她終於意識到討好自己遠比與自己對抗來得有好日子過。

「呵,孺子可教也!」

豐城爵坐回辦公桌前,開始心情大好地看起了企劃案。

目前對他來說最重要的還是鹿城海濱開發區的建設項目,昨天艾小咪的養母已經打來了電話,沒想到這個田思的動作還挺快的,看來她是真的在關心艾小咪,也是真的很希望豐城爵能夠看在彼此交易的份上善待艾小咪。

當然,如果可以,田思最最希望的還是豐城爵能夠放了艾小咪,還她原本平靜的生活。

收到了田思的消息之後,豐城爵對於鹿城的開發權已經是勢在必得了,現在只剩下一些掃尾的工作,不過他認為或許有個人可以代替自己去完成!

第二天午後,豐城爵就吩咐芳姨給艾小咪收拾了幾件簡單的行李,還吩咐司機把女孩送去了機場。

艾小咪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跟著豐城爵再次踏上了飛往鹿城的旅途。

「豐城爵,你能解釋一下嗎?」

艾小咪坐在豪華的機艙內,表現出一臉的好奇。

「我要去鹿城辦公,把你一個人留在別墅不放心。」豐城爵如實回答。

不放心?

有什麼可不放心的?

西山別墅里有那麼多人照顧她,芳姨和薛紹都會保護她,豐城爵還有什麼可擔心的?

「你去鹿城,是要去收購開發區的那塊地嗎?」

有一股不好的預感瞬間湧入艾小咪的思緒,豐城爵從剛才開始就表現出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樣,不難看出他的心情特別好。

「是,那塊地的使用權已經被立豐集團拿下了,我們現在只是去做最後的確認!」

豐城爵轉臉露出一抹百年難見的微笑。

「那,那……那你接下來打算怎麼做?」

艾小咪有些著急了,這幾天她一直都沉浸在前世的仇恨中不可自拔,居然把當下最應該關心的問題給拋擲了腦後。 艾小咪果然還是忍不住發問了,豐城爵對此並不感到意外,相反他還挺樂意見到女孩兒同自己袒露真心時的樣子。

「豐城爵,你是不是打算把那塊地上所有的建築都拆掉?」

一般情況下,開發商收購不都是為了在原有的基礎上以舊變新嗎?

鹿城海濱那塊地用來開發旅遊業一定會引起海內外廣泛的關注,立豐集團也會因此穩穩地賺上一筆可觀的收益。

艾小咪有些著急了,如果豐城爵真的已經決定把養父養母工作的學校以及他們的家全都拆掉,那……那她好不容易盼來的完整家庭豈不是又會和前世那樣一瞬間就變成支離破碎了嗎?

不,不可以!

現在決定權在豐城爵的手上,能否保住艾小咪今世的家只能靠她自己了。

「豐城爵,求求你,算我求求你了好嗎?不要拆掉我的家,不要拆掉我爸媽工作的地方,只要你答應,我……我願意一輩子都給你做小看護,一輩子照顧你!」

對於這一世的艾小咪來說,那些美好和甜蜜的東西都已變成了奢望,她早已下定決心堅決不會去觸碰!

所以現在她唯一在乎的就是養父和養母,還有這些年來她所經歷過的點滴回憶。

一輩子做小看護?一輩子照顧他?

能夠從艾小咪的口中得到這樣的承諾,如果換作是之前的豐城爵,那麼真該恭喜他,因為他的目的已經達成了。

可是時過境遷,現在的豐城爵想要得到的更多,不止是艾小咪一輩子陪在自己身邊充當小看護一樣的照顧,而更多的,他是想得到女孩兒的青睞以及愛。

「艾小咪,你應該知道,我決定的事是沒人可以改變的!」

豐城爵想要的答案並沒有出現,難免感到有些失落。

男人壓低聲線,故意將企劃書遮住了艾小咪灼熱的視線。

聽豐城爵的口氣,他應該是一開始就打算了要把鹿城海濱開發區作為商業用途。

既然如此,他之前在海邊又為什麼要對艾小咪說出那些模凌兩可的話來?

這個可惡的豐城爵擺明了是吃飽飯沒事在尋她開心!

「那你究竟要怎麼樣才肯收手?」

無論如何,艾小咪都不會輕易放棄,她一定要想方設法讓豐城爵改變原有的計劃。

男人漫不經心地放下企劃書,他淡漠的眼神中瞬間流露出一抹顯而易見的貪婪。

「想和我談條件?先完成我們之間的協議再說。艾小咪,一個月的時間只剩下一半了,如果你真有誠意的話……」

餓,他們之間的協議?

倘若不是豐城爵提醒,艾小咪顯然已經忘記了她和男人之間的那份新定協議——在一個月之內愛上他。

算算時間,就如豐城爵所說的那樣,距離協議到期只剩下兩周的時間,可氣的是他怎麼到現在還沒有把這麼無聊的事給忘了呢?

「那是不是我愛上你了,你就答應不拆我家的房子和我爸媽工作的學校了?」

這是艾小咪唯一的機會,只要她認真起來相信也不會太難做到。

反正能不能愛上豐城爵只有艾小咪心裡最清楚,只要不讓男人抓到自己不愛他的證據就可以了。

「是!」

豐城爵回答的很乾脆,反正他從一開始就沒打算去改變鹿城海濱那塊地的原有面貌。

「好,那我們一言為定!」

艾小咪等的就是這一句承諾,下一秒她便化身為一隻伶俐可愛的金絲雀痛快地投入了豐城爵的懷抱。

「艾小咪,你不覺得自己的演技有待提高嗎?」

艾小咪什麼時候學會這麼厚臉皮了?

這小丫頭如此在意鹿城的家和她的養父養母,莫名讓豐城爵的內心感到了些許的妒忌。

「豐城爵,我沒有在演戲。我已經愛上你了,是真的,不信的話我可以證明給你看。」

艾小咪死皮賴臉地將腦袋貼靠在男人溫暖的胸膛,信誓旦旦地舉起三指表明忠心。

「嗯,那你證明吧!」

有趣至極,豐城爵在心裡暗暗期待著艾小咪的可愛表現。

不用說,這小丫頭接下來免不了又要在他面前使出撒嬌賣萌、耍賴博取同情的招數了。

「好,我……我現在就向你證明我的誠意!」

豁出去了,有些事遲早是要做的,只是艾小咪原本打算能夠盡量把它延後,然而事與願違,所以她即便還沒做好心理準備也只能硬著頭皮往上趕了。

兩眼一閉,艾小咪開始死命拉扯身上的襯衣紐扣,她的雙手在不停發抖,連帶著她的心也在不停顫抖……

「怎麼?你很熱嗎?」

豐城爵不是不知道艾小咪想做些什麼,只是他覺得有些意外。

深吸一口氣,艾小咪突然間停止了當下愚蠢的舉動,敢情豐城爵是在把自己當成小丑表演一般看待了,簡直可惡!

事已至此,艾小咪說什麼都不能再打退堂鼓了,她不再猶豫,很快褪去上身的襯衣,露出引以為傲的白皙肌膚……

「豐城爵,我知道你有很多女人,不過……我不介意。因為,我愛你,所以……把我也變成你的女人好嗎?」

天吶!

當艾小咪說出那番話的時候,就連她自己都驚呆了。

如此深情款款外加誠懇有愛的台詞還不立刻打動男人的心?

除非,那個男人的心是石頭做的!

「所以,這就是你已經愛上我的證明方式嗎?」

顯然,豐城爵的心就是石頭做的,他居然完全都沒有被艾小咪的精彩演技感動到分毫。

「是,是啊!」

這怎麼可能?

艾小咪自問已經做到了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最高境界,沒想到豐城爵竟在如此重要的時刻潑了她一身的冷水。

「艾小咪,你的證明方式毫無新意。不得不說,我對你……很失望!」

「……」什麼?

失望?

艾小咪簡直不敢相信,這話居然是從豐城爵嘴裡說出來的,據她了解,豐城爵是絕對不會眼睜睜放著送到嘴邊的肉就這麼拒之門外的。

「好了,乖乖把衣服穿好,小心感冒。」

艾小咪實在是太嫩了,如果她在把自己獻上給豐城爵的同時雙手沒有在不停顫抖的話,或許男人還有那麼一丁點相信從她口裡編出的假話。

幽深的走廊不知通往何處,陰森可怕,沒有一絲亮光和溫度。

Previous article

「你的事情處理完沒有?」她問。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