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楚歌臉色一黑。

嘭! 第四十一章離別

風之谷。

青色的肉眼可見的颶風在這片不大的山谷中肆虐著。呼嘯著的颶風瘋狂破壞著周遭的一切,與空氣融為一體,毀滅著谷中一切事物。

一口泉眼般的物體在地面上閃爍著青色的炫彩光芒。玄妙深奧的陣紋將這口泉眼團團圍住。淡青色的光芒閃爍著,構築出一座巨大的高塔虛影將這口泉眼鎮壓。

這便是大陸風眼。天地恐怖的自然力量孕育出的神奇之地。

太古年代無人壓制,導致天玄大陸北方大地終年暴風肆虐。億萬頃地域寸草不生,生靈絕跡。儼然是一處生命禁區。

上古時代,七大聖地建立。二代靈風聖主將風神山地址選在這大陸風眼。以無上偉力,移山造谷,立陣封地,鑄造風之谷,鎮壓大陸風眼。

此後,歷代風神山之主風尊常年鎮壓大陸風眼,以防禍亂北方大地。

在風神山的庇佑下,北方大地逐漸恢復了生機。

楚歌站在風之谷入口,一步之外便是風之谷。呼嘯凌厲得暴風之力在谷中暴動,卻被一股無形的力量阻礙,將其牢牢的限制在谷內。

「風尊尊上,楚歌欲回聖城,特來此告別。」楚歌拱手行禮,朗聲道。

這風之谷的暴風之力極為恐怖,若不是風尊從中保護,莫說是納元境的楚歌,神橋境的大能也絕對是有來無回。故而楚歌對風尊,是非常的感激和尊敬的。

「可通知聖皇否。」縹緲的聲音穿過這風之谷的颶風,在楚歌耳旁響起。

「我已經通知了父皇。」

「如此,便好。」

「歌銘記尊上恩情,來日必報之!」楚歌再次行禮。這一次,是鞠躬禮。

良久之後。

「去吧。」

聖城皇宮,某處陰暗空間。

「四年了,終於要回來了么。」低沉陰冷的聲音在這漆黑的空間中回蕩著。一道看不清面貌的高大身影站在陰暗處,目視著房間內唯一的光芒——飄忽不定的燭火。

「來人。」

一道人影悄無聲息的出現,跪倒在地上。

那高大人影隨手丟下一顆菱形紫色晶體,道:「記住這個人,然後……」

那人影將這菱形紫色晶體撿起,元氣催動。一道人影浮現出來。

人影一雙瞳孔在看清這顆記憶水晶上浮現出來的人影后,猛然收縮。

「殺了他。」

記憶水晶之上,赫然是楚歌的形象!

風神山外。

「等過一段時間,我和姜龍就去聖城,你欠我的大餐可別忘了。」花玲瓏笑眯眯的說道。

楚歌淡笑著點頭,示意自己不會忘記的。

「楚兄,保重!」姜龍抱拳正色說道。

「保重。」楚歌同樣抱拳,回應道。

「老楚,等我御風術大成,就去聖城找場子!你可別亂跑。」被包的和粽子一樣的花忘語大聲叫道。

「隨時恭候。」楚歌輕笑一聲,翻身躍上龍馬。

「諸位,保重!」

言罷,龍馬馬蹄一踏,一人一馬沖離出去。只是一瞬,便已在十多米之外了。

「保重,老楚……」

天下無不散之宴席,離別只是為了更好的重聚。

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

如是而已。

龍馬在厚厚的雪地上飛快的奔走。每隔十多米方才留下一道馬蹄印記。大雪紛飛,刺骨的寒風吹打著楚歌的面孔。令楚歌不得不運轉元氣,蒸發吹打在臉上的雪花,以防視線被模糊。

四年前是一尊神橋境大能帶著楚歌直接來到風神山的。有神橋境大能庇護,楚歌什麼也沒感覺到。如今獨自一人,才明白從風神山通往聖城的這段路,並不容易走。

從風神山到聖城北天門,途中距離超過百萬里。騎乘龍馬日夜前行也需要十多日。更何況龍馬也是生靈,也需要進食與休息。楚歌估計,一個月的時間大概才能趕回聖城。

回想當初八個時辰就到了風神山的神橋牌趕路工具,楚歌那叫一個懷念啊。

寒風灌入楚歌的領口,冰冷的寒氣令楚歌忍不住打了個寒戰。

左手握住一顆上品元石,體內元氣涌動,為龍馬和自己取暖。

大學愈發的大了起來,雪花幾乎將視線全部遮蓋,重重的飄落下來。厚厚的積雪得到補充,再一次拔高。龍馬踏過的痕迹被大雪盡數掩蓋。

森冷的寒意將楚歌包裹,冰凍著他的四肢。催動元氣取暖,不停的更換元石,防止身體被凍僵。

取出地圖,抬眼艱難的辨認了一下方向。

「還有一百多里就可以到白常縣了。」楚歌看著地圖想道。

白常縣是北方大地西部六縣中一個比較大的縣城。是由幾個大部落組成的。到了白常縣,楚歌和龍馬,就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

輕輕拍了拍龍馬的頭顱,道:「還有一百多里就到縣城了,咱們快些趕路,到縣城好好休息一番。」

龍馬的鼻孔噴出道道熱氣,回應著楚歌的話語。

雙腿輕夾龍馬,龍馬馬蹄一踏,再次提速,一人一馬朝著白常縣奔走過去。

……

楚歌望著不遠處的這片被冰雪覆蓋,沒有意思綠意,只有白色的冰雪森林,精神一振。

根據地圖,穿過這片森林再走一段路就能夠抵達白常縣了。

抬頭看了看天空。陽光雖然昏暗,但已經能夠看到太陽了。

西部地區由於風之谷的強大暴風之力的影響,終日被黑暗籠罩。大地之上,到處都是漆黑一片。

不過西部雖然終日被黑暗籠罩,但風神山與六大縣所在地卻是與正常地區無異。

有著聖朝大能者布下的陣法,隔絕了烏雲,使得在六大縣的地界能夠看到陽光。現在能夠看到陽光,說明縣城就在不遠的地方。過了這片森林,應該就能夠抵達白常縣的地界了。

想到這裡,翻身下馬,牽著龍馬,楚歌邁步走進這片冰雪森林。

在這片冰雪森林裡,樹木叢生,騎著龍馬很不方便,速度還不如徒步而行。

現在時候剛剛到下午,距離黑夜降臨還有一段時間。走出這片森林應該不成問題。 第四十二章襲殺

楚歌牽著龍馬,在被冰雪覆蓋的森林裡穿行。過了這片森林,就是白常縣的地界了。

楚歌突然停住了腳步,龍馬通靈,也跟著停下了步伐。

楚歌一雙虎目仔細的掃視著四周,不放過任何一個角落。

他的直覺告訴他,不太對勁!

直覺雖然縹緲玄乎,但對於修士來說,直覺往往都是冥冥之中的某種感應。

小心無大錯。

就在這時,一股森冷的殺機鎖定了楚歌。不同於冰冷的寒風,這股殺機冷至骨髓,幾欲將楚歌的血液凍僵!

被這彷彿來自九幽地獄的森然殺機鎖定,楚歌渾身無法動彈。看似沒有任何東西限制他,但其實,楚歌現在正被這股殺機完全籠罩,根本沒辦法做出任何其他動作。

這個發現讓楚歌心頭有些沉重。

僅憑殺意就能夠將他壓製成這般模樣,來人必然是一位強大的修士!

身後的龍馬在這股森然的殺機籠罩下直接撲通一聲付在地上,驚恐的渾身顫抖著,無法動彈。

楚歌都無法承受的殺機,龍馬這個僅僅比擬納元境的元獸如何能夠承受得住?

楚歌虎軀一震,霸絕的氣勢破體而出,皇極元氣在周身瘋狂涌動,燦金色的魂靈在身後浮現出來,竟是將楚歌周遭的大雪全部蒸發。

千年赤金戟悄然出現在右手之中,無形的氣勢纏繞在楚歌的右臂與千年赤金戟之上。

《龍象勁》第三重的龍象之力瘋狂暴動,在魂靈之上顯現出來。一龍一象,猙獰駭人!

魂靈的右手上浮現出一柄與千年赤金戟一般無二的戰戟,戟勢纏繞於上,氣勢如虹。

殺機對楚歌的強大壓制,也在這一刻,驟然支離破碎,被衝散殆盡。

「咦?」輕咦之聲在大雪紛飛的夜裡幾乎微不可查,但楚歌還是敏銳的察覺到了這道聲音。

猛然抬頭看向聲源。

一個黑袍男子懸浮在半空中,踏空而立。冰冷的黑眸帶著饒有興趣的神色,俯視著嚴陣以待的楚歌。

楚歌一顆心沉入谷底。

踏空而立,翱翔於天空之上。這是神橋境大能最顯著的標誌。

這個黑袍男子,竟是一位神橋境大能!

「竟然可以掙脫,該說不愧是聖朝太子嗎。」 總裁,孩子是我的 黑袍人輕笑一聲,說道。

楚歌凝神望去,身上的氣息愈發濃郁,氣勢無聲無息的積蓄著,等待著發動雷霆一擊!

靳先生的心尖寶 同時大腦飛速的運轉著。

聖朝太子,對方知道他的身份。而且很明顯,是來殺他的。知道他的身份還敢對他下殺手,這人是瘋了嗎?

哪怕是和聖朝作對了百年的恐怖組織血衣樓,也不敢對他這個聖朝太子下殺手。

一旦楚歌被人殺死,迎來的絕對是聖朝這個千年帝國的雷霆之怒!

統治天玄大陸的龐大帝國一旦徹底發飆,那種後果,是任何一個組織都沒有能力能夠承受的。

「你是誰?」楚歌沉聲問道。

黑袍男人看著楚歌,冷笑著說道:「死人,不需要知道太多。」

楚歌積蓄力量、氣勢的動作可瞞不住黑袍男人。對於楚歌這種面臨絕境也不放棄任何一絲生的希望的態度,他表示讚賞。

不過,讚賞歸讚賞,這並不能成為他不殺楚歌的理由。

黑袍男人抬起右手,楚歌頓時感覺到自己再次被一股森然的殺機鎖定。

右手對著楚歌,猛然一握!

澎湃的元氣瞬間噴涌而出,在空中瞬息之間凝聚成一隻巨大的黑色手掌朝著楚歌抓去。

漆黑的暗屬元氣的腐蝕特性將周圍森林的樹木吞沒。陣陣黑霧從大手上散發出來,吞噬著周遭的一切生機。

楚歌心神全部匯聚,凝視著速度並不快,但卻避無可避的朝著他襲來的這隻黑色巨手。

速度雖然不快,但那恐怖的氣機卻是將楚歌牢牢鎖定,根本沒有辦法躲閃。

毫無保留的,戟勢那霸然超絕的氣勢瘋狂爆發!楚歌手中的千年赤金戟如同出淵巨龍,一道寒芒亮起,卷帶著一往無前的力量,沖向這隻黑色巨手。

這一擊,集合了楚歌所有的力量。

魂靈之力、龍象之力、皇極元氣、戰戟之勢!

這是他最強大的一擊,也是他的搏命一擊!

黑袍男人眼中驚嘆之色更加濃郁了。

區區初入融靈之境卻可以在他龐大的殺機鎖定下仍能做出反擊,而且還是最強一擊。這聖朝第一天驕之名,果真名副其實。

不過,還是要在此隕落!

嗡!轟!

恐怖的力量與這黑色巨手悍然相撞!狂暴的力量瘋狂向四周涌去。

本就幾乎全部泯滅的樹木再一次遭到了毀滅性的打擊。連同根部,徹底泯滅!

但就在千年赤金戟戟尖席捲無邊落葉與楚歌全力一擊碰到這黑色巨手的剎那。一股恐怖至極的力道與元氣波動從戟身處傳來。

嗖!

楚歌的身體如炮彈一般被這股力量震飛回去。

轟!

整個人狠狠地砸在地上,巨大的力道直接將楚歌印入地下。

在黑袍男人的控制下,黑色巨手去勢不減,變抓為拍,拍向被印入大地的楚歌!

啵。

黑袍男人臉色猛然一變,這黑色巨手竟是直接泯滅,毫無徵兆的,直接消失不見了。

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寵 「誰?!」黑袍男人一雙眼眸如鷹鷲一般,四處尋找著出手之人的蹤跡。

無聲無息,沒有似乎動靜的直接化解了這一擊。 舊歡新寵:老公愛不停 這說明什麼?來人至少也是神橋巔峰的大能!甚至可能是……魂變強者!

比起樹林里的殘枝斷木,毒瘴谷里可謂是慘烈多了。

Previous article

他性情溫和懶散,不愛與人爭搶,平日里也是能讓便讓,哪怕是他們這些下人都覺得五皇子過分之時,他依舊不願意跟五皇子計較,每每遇到衝突之時,總是避讓的那一個。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