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楊桃故作無意的看了一下手機,恍然大悟的樣子:「啊,我朋友還在等我,我們約了電影,快到點了。」說完還從兜里掏齣電影票晃了晃又放了回去。

「本來還想約你喝咖啡呢,那隻能下次再聚了,你先去見朋友吧。」

「嗯嗯,有緣再聚哈。」擺了擺手,楊桃也禮貌性的朝林先生笑了笑就加快腳步一副有點急的樣子往樓上影院那層走去。

啊,楊桃啊,你真作!

楊桃在內心不止一次的罵自己,電影還要一個小時才開場,又不敢往樓下逛,要是碰到了也太打臉了,沒辦法,鑽進了影院同一層的書店東翻翻西翻翻,默默的看了一個小時的書,然後電影開場前十分鐘就跑過去了在排成長長到隊伍前率先進了影廳。

空空的影廳快速而有秩的被填滿,楊桃津津有味的看著廣告,後座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有點耳熟。

「親愛的,手機聲音別忘了關了。」

楊桃默默的轉頭,後排的那對男女似乎才入座,男人正在放可樂和爆米花,而楊桃,和女人視線相對然後十分迅速的轉了回來。前面放著廣告,自己是逆光的,楊桃不確定對方有沒有認出自己,只是再也不敢回頭了。

好難過,為什麼林美姍會剛好坐在自己後面……

喜劇很好看,楊桃好幾次差點憋不住笑,全程無聲,心好累。

終於散場,人陸陸續續起身離場,嘰嘰喳喳討論著劇情,楊桃掏出手機來回划著屏幕裝做很忙的樣子。

自己這一條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影廳也早已經開了燈,楊桃覺得應該安全了正想起身,有人輕輕的拍了自己的腦袋,帶著似有若無的香氣。

抬頭,後轉——此時便是人間悲劇。

「美姍姐,咱們真有緣。「

林美姍眼睛微眯,笑得一臉和煦:「嗯,你朋友呢?」

「哦呵呵呵呵,她們先出去了。」

紅紅火火恍恍惚惚回到小鎮的楊桃只覺得自己這一天從買了那張喜劇電影的票開始就在上演悲劇以至於第二天完全沒有心情出門。

然而悲劇還沒有釀完,跟工作室那群老女人煲電話粥,用自己的悠閑來刺激她們,老女人們抱怨自己忙的要死楊桃卻舒爽得不知道跑哪個地方浪了,楊桃幸災樂禍一時得意忘形說漏嘴了自己還在A市,頓時激起千層浪,沒法,楊桃只得第二天大包小包的拎著吃的賠罪去。

去超市買了零嘴水果然後又去工作室附近經常光顧的小吃店打包了幾份那群老女人們最愛吃的,果然一進工作室原本殺人般的眼神瞬間變成了惡狼的綠光。

眾星拱月的感覺只維持在食物被搶光前,之後便乖乖接受老女人們嘴滿含食物卻依舊發出憤懣的聲音斷斷續續的鞭撻。

接受完老女人們的抱怨,楊桃猶如受虐狂一般哼著小曲兒心情愉悅的離開了工作室。

進地鐵站時,楊桃突然想起自己鍾愛的精油和浴鹽似乎要用完了,便臨時轉念,去以前常逛的那個商場里獨有的bodyshop買精油和浴鹽。

然而,接下來現實就用血淋淋的事實印證了前人總結出來的一個道理:不是冤家不聚頭。

現實這個小婊.子也用微笑臉告訴了楊桃:當你的冤家是女人的時候,切記不要去逛商場,畢竟,女人大多都是愛購物的。

bodyshop店裡,已經買好指定的精油和浴鹽的楊桃正在轉悠挑選新產品,隨意的往店外一撇,就看見了位列熟人列表裡最不想看見和很不想看見的兩個人。

葉岑歡和林美姍。

幾乎是瞬間,楊桃就背過身去,拿起面前的新款身體乳,認真的開始研究功效,看了三四遍幾乎都能背下來了,楊桃不由放鬆了下來。

她們應該走過去了。

楊桃放下身體乳,打算研究一下面前一列一列排放的面膜,手才摸到面膜,肩上一重。

轉頭低看,骨節分明修長的手,食指和中指間有一顆紅艷艷小小的硃砂痣。

很熟悉。

熟悉的讓楊桃不敢抬高視線,就楞楞地看著那隻手。

「桃子,這陣子去哪兒了?」

肩上的手順著手臂下滑,劃過手腕,十指相扣。

好想你。 「桃子,這陣子去哪兒了?」

楊桃看著那顆紅艷艷的硃砂痣慢慢下滑,葉岑歡的手指劃過手腕,卻彷彿抓在了心臟上,帶起一陣顫慄。

十指緊扣。

楊桃固執的緊盯著面前的面膜,沒有說話,暗自的抽手卻抽不出來,索性不掙扎了乖乖的讓葉岑歡牽著。

「這二十多天去哪兒了?」葉岑歡加重了聲音。

楊桃調整了一下呼吸,終於轉頭正視葉岑歡。

還是很冷清的臉,長長卷卷的頭髮隨意的扎著,劉海也全都撩了起來,更突出了好看的臉型和耳垂,若是第一次見面,會覺得葉岑歡是個非常有距離感的人。

葉岑歡的眼角有點緊繃,沒有皺眉,楊桃卻下意識的知道:葉岑歡生氣了。

「呵呵,就逛逛街之類的。別那麼嚴肅嘛。」輕鬆的語氣,卻回答得牛頭不對馬嘴。

楊桃似乎才看到不遠處的林美姍和另外一個女生,笑笑的打了招呼,又轉過頭對葉岑歡說:「我就買點東西,你們仨先去逛你們的吧,不用管我。」

楊桃笑得很甜美,趕人的話卻連點修飾都沒有。

「能先放開我嗎?」

葉岑歡很固執的和楊桃十指相扣著,力氣大得讓楊桃甩都甩不開,就這樣定定的直視楊桃的眼睛。

在葉岑歡的視線中,楊桃的笑容漸漸分崩離析,不知道是在氣自己掙不開葉岑歡的手還是氣憑什麼你葉岑歡就能這麼冷靜,突然一下所有的委屈難過全都涌了出來,極盡全力的壓制卻還是紅了眼眶。

「所以說。」楊桃問得很溫柔,一字一句帶著顫抖:「葉岑歡你到底想要做什麼?我們不是分手了嗎?」

楊桃才說完,不遠處的兩個人同時把目光投來過來,林美姍是詫異,另外一個女生卻是有點複雜的神情。

看到楊桃紅了的眼眶,葉岑歡愣了一下,隨即把楊桃擁進了懷裡。

「我覺得我們有誤會,我們回家說好嗎?不鬧了,你看別人都看著我們。」說完用手摸了摸楊桃的腦袋。

葉岑歡,你也會怕別人看嗎?為什麼那麼多人圍觀你和林美姍的時候你還能和她含情脈脈的對視那麼久呢。

「姐,要不我和美姍姐先去看看有哪些電影,把票買了在上面等你?」

一直站在林美姍旁邊等那個女生似乎有點不耐煩了,拉著林美姍一副準備要走的姿態。

「等一下。」

你是我的鬼迷心竅 「我們一起去看個電影,然後一起回家好嗎?」葉岑歡放開了楊桃的擁抱牽著楊桃到了櫃檯詢問了一下楊桃挑了哪些東西,自作主張把賬結了接過袋子就以一種不容拒絕的姿態把楊桃拉到了在外面等候的兩人面前。完全忽視楊桃的反對聲。

「這個是我表妹,謝伊柔。」說完又對謝伊柔晃了晃兩人牽在一起的手:「楊桃,你叫她名字或者桃子姐姐都可以。」

謝依柔和大學時候的葉岑歡很像,黑長直的頭髮,清秀的臉也有一種冷清的感覺,但相比葉岑歡,謝依柔還是要顯得清秀柔弱一點。

非常簡單的打了個招呼,不知道為什麼,楊桃覺得謝依柔對自己有敵意。

一行四人往樓上電影院走去。

葉岑歡看著一直不願意看自己的楊桃,皺了皺眉,想說什麼,但是終究是忍住了。

選電影的時候,葉岑歡和楊桃手拉手站在一邊,氣壓有點低,謝依柔便指著一部海報問林美姍:「美姍姐,咱們看喜劇吧,這部怎麼樣?」

林美姍笑了笑:「可以,我看網上評價不錯,也挺想看的。」

林美姍看謝依柔點眼神帶了一點寵溺,謝依柔卻低頭看海報而不自知。

正和葉岑歡冷戰的楊桃也看了過來,謝依柔手指著的就是前兩天楊桃看過的那部喜劇,林美姍自然也是看過的,楊桃當然不會傻傻的說什麼自己看過的話,只是看了一眼笑眯眯的林美姍又瞥過了頭。

買好票,四人一同又到樓下甜點店吃東西消磨時間,一路上楊桃嘗試了好幾次想要讓葉岑歡放開自己,奈何葉岑歡就像聽不到一般。

楊桃並不完全是想要逃跑,而是:大熱天,手牽手並不是什麼很好的體驗!

入座后,葉岑歡和楊桃坐一邊,林美姍和謝依柔坐在對面,服務員上來點單,楊桃點了奶昔,服務員正打算寫下,葉岑歡突然開口說:「麻煩換成鮮榨橙汁,不加冰。」

服務員又看向了楊桃。

「你最近不要吃冰的。」葉岑歡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就轉頭看著窗外。

楊桃突然想起,自己的經期就這幾天了,只能沖服務員點了點頭。

點好單,服務員一下去,謝依柔就湊了近來:「姐,你現在和楊桃在一起嗎?」

葉岑歡淡淡的嗯了一聲。

謝依柔掃了一眼楊桃,又接著問:「那你們在一起多久了?」

「很久了。小妮子對我們的事兒這麼好奇幹嘛。?」葉岑歡一手在底下牽著楊桃的手,另一隻手抵在桌子上撐著自己的下巴,眯著眼睛看著一臉好奇的謝依柔。

「啊哈哈,就問一下嘛。有點好奇而已。」在葉岑歡的目光下,謝依柔只得笑嘻嘻有點心虛的縮回了身子。

雖然謝依柔只瞟了楊桃一眼,楊桃卻意外的確認了:謝依柔不喜歡自己。只是這不喜不知何起,自己和謝依柔之前並不認識吧?

飲料和甜點上來了,葉岑歡卻還是不放手,楊桃掙扎了幾下最終還是默認了,楊桃並不想在外面和葉岑歡吵起來,並且這用左手吃東西的葉岑歡都不介意什麼。

只是這大熱天的,就算現在是在冷氣房裡,楊桃手上也早就是細細密密的汗了,黏膩的感覺讓楊桃非常不舒服,終於還是忍不住了,楊桃轉頭對葉岑歡說自己要去洗手間。

起身,帶起了葉岑歡和楊桃牽在一起的手。

葉岑歡還是沒有放手。

楊桃有點火了:「葉岑歡,你煩不煩啊!」

葉岑歡一愣,低下頭轉了轉插在杯子里的花式吸管。倒是一旁的謝依柔有點坐不住想要說些什麼又忍住了。

楊桃看不到葉岑歡的表情,卻心知葉岑歡受傷了,不由的放低了語氣:「我只是想去洗個手。」

手還是被放開了,牽了許久的手突然被放開,竟然讓楊桃有一時的不適應。

從洗手間回來,葉岑歡已經換成用右手捏著吸管,而且完全沒有要再牽楊桃的手的意思,楊桃的手有點無措,最後還是放在了桌上捧著裝橙汁的杯子,一口一口的喝著。

電影開始前十分鐘,一行人起身離開,走出甜點店,葉岑歡的手又無聲地牽了上來,楊桃就默默地任由葉岑歡地動作。

到了電影院,楊桃一行人要看的電影已經開始檢票,排起了長長的隊伍,排隊的時候楊桃晃了晃兩人牽在一起的手:「岑歡,我手出汗了。」

葉岑歡皺了皺眉,從包里拿出一張紙巾握著楊桃的手幫楊桃擦拭手心,連每根手指都細細的擦了一遍,看著葉岑歡低頭認真溫柔的替自己擦拭手指,楊桃覺得心裡有根弦又在微微的波動了。

「嘖嘖嘖,秀恩愛也不是這樣秀的吧。讓我們這兩個單身狗看著好難過。」

林美姍調笑的看著那一對秀恩愛的人,微微甩了甩頭髮,攬著謝依柔的肩和謝依柔的頭抵在一起,棕色的捲髮和謝依柔的黑色直發貼在一起,莫名的讓楊桃覺得這個場景有點熟悉。

隊伍快速的前進,很快就要到楊桃這一行人了。雖然葉岑歡已經用紙巾幫楊桃擦了一遍手了,但是牽著還是很不舒服:「岑歡,先放開吧,又濕了,好難受。」

葉岑歡聽完一愣,把之前用過的紙巾往兩人牽著的手心裡一塞。

「……」

楊桃聽到林美姍在後面發出奇怪的笑聲,不由的想到什麼,臉上一紅,默默的把視線放在檢票員身上,很認真排隊的樣子。

輪到自己,葉岑歡把四個人的票遞過去,檢票員指示了廳位,葉岑歡就拉過楊桃進去直到坐上座位才鬆開了手。

電影很好看,雖然楊桃已經看了一遍,但是上次的經歷可不算愉快,電影正放在精彩的地方,楊桃笑完下意識的看向左手邊的葉岑歡。而葉岑歡正側頭和林美姍說著什麼,很認真專註的模樣。

女人本就是很敏感的生物,楊桃也覺得自己有點小家子氣,但是偏生情緒就冷了下來。

下場的時候,葉岑歡照舊牽起了楊桃的手,附在楊桃耳邊問電影怎麼樣。楊桃只是點點頭說還不錯。

出了影廳,林美姍和葉岑歡想去衛生間,葉岑歡看著楊桃問要去嗎?楊桃搖了搖頭。

「那你等我。」

葉岑歡異常認真的看著楊桃,就像是要聽楊桃許下一個諾言一般。

然而楊桃沒有說話,只是看著葉岑歡。

那時青春太狂放 「我說,上個洗手間墨跡個啥?」林美姍本身就是個直來直往速戰速決的人,加上這三急,簡直是受不了這兩人膩味的勁兒。

「伊柔,和你桃子姐聊會兒天。」帶有明顯盯人的意思,說完就拉著葉岑歡往洗手間走去。

等葉岑歡和林美姍消失了身影,楊桃看向低頭玩手機的謝伊柔。百分之百確定了:謝伊柔不喜歡自己。

「伊柔,幫我跟你姐還有美姍姐說一下,我這兒還有事兒,就先走了。」

謝伊柔終於停下划手機抬頭正視楊桃:「哦,好。」

就在楊桃轉身的時候,謝依柔突然問:「楊桃,你知道我姐和美姍姐以前是一對兒嗎?」

楊桃頓了頓:「知道。」

謝依柔哦了一聲便沒再說話了,楊桃也沒有回頭,邁開步子離開,走到轉角的時候又回頭看了一眼,楊桃回頭前想:如果葉岑歡這時候出來了,會跑過來留住自己嗎?

可是沒有。

只有謝依柔–一個人靠在牆邊玩手機,周圍人來人往,偏生她的周圍生出一種孤寂的感覺。 楊桃在婷婷媽家裡借了個搖搖躺椅過來,放在房間里的小陽台上,一到黃昏太陽落得差不多了,就搬出椅子,旁邊放上一壺茶或者水果拼盤,躺上去慢悠悠的搖著,窗前書桌上的畫稿被風吹得上下翻飛卻逃不過一塊石頭的鎮壓,系在陽台的一條紅布條子也被風吹得直轉悠,楊桃覺得:這生活,除了蚊子有點多,簡直是小資得不能再小資了。

窗外是一片池塘,經常看到村裡的老爺爺、大叔們拎著蚯蚓盒子拿著魚竿桶子來這兒釣魚,也有調皮的小孩兒在旁邊小點的池塘里抓泥鰍,大人在旁邊看著時不時叫嚷兩句讓熊孩子小心點兒,小孩兒則嘻嘻哈哈的和小夥伴玩自己的,那笑鬧聲連躺在陽台的楊桃聽了都不由自主的跟著笑起來。

晚風徐徐吹來,木頭搖椅吱嘎吱嘎的小聲叫喚著,楊桃的頭髮已經很長了,畢業后就沒再燙染的頭髮柔順黑亮,垂著飄著,凌亂的散在躺椅上,有好幾戳纏上了躺椅的桿上,讓屋子裡拿著楊桃電腦刷動漫的婷婷看了生怕待會兒頭髮卡在椅子里起來的時候會扯著。

「桃子姐姐,你是住到月底就走嗎?」

楊桃轉過頭,頭髮劉海都向後垂著,露出整張精緻又帶點肉乎乎的臉,婷婷抱著電腦眼睛閃亮亮的看著楊桃,楊桃不由的一笑,看這認真的小模樣兒,是捨不得自己了?

「看情況吧,可能待到月底,也可能續上一段時間。」

「桃子姐姐不回家,爸爸媽媽不會擔心嗎?」婷婷有點好奇,桃子姐姐來的時候就一個人,行李也不多,連電話都是來到鎮里自己帶她到手機店去買的。

「不會。」

婷婷撇下電腦湊了過來,在楊桃身邊搬了個小板凳坐下,把腦袋趴在楊桃肚子上:「真好,我回家晚了一會兒我媽都急得不得了,哼哼!」

「等你以後工作了,想見都很難見上了,如果在外省工作,一年能見上四五次都是不錯的了。現在正是最好的時光,要珍惜。」

楊桃和婷婷視線相對,婷婷愣了一下,桃子姐姐的眼神溫柔乾淨,婷婷不知道該怎麼形容,大概這就是好看吧。

眸如秋水。

「我爸爸媽媽不在好幾年了,以前他們也是,對我要求不高,只要我按時平平安安開開心心的回到家就好,有時候回家有點晚也被念叨好久,現在想來,都是好幸福的感覺,直到他們都不在了我才後悔好多事情,沒有對她們足夠的好,你現在應該還體會不到,還說不定覺得我話多。」楊桃摸了摸婷婷的腦袋:「要多體諒體諒父母。」

「恩!我很愛我老爸老媽!」

婷婷沒有覺得桃子姐姐話多,她的聲音和語調很慢很溫柔並不像教育人一樣,說到父母不在了的時候也是,電視裡面這種時候,傾聽的人應該心疼的安慰對方,可是看桃子姐姐的表情又不像難過的樣子,還很溫柔的笑著,讓婷婷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

「啊哈哈哈,你表情這麼嚴肅幹嘛?」

看著那張小臉一臉嚴肅的看著自己,欲說還休,楊桃不由的笑眯了眼。

「不知道該做什麼表情嘛。」婷婷把頭埋在楊桃的肚子上,蹭了幾下突然抬頭說:「桃子姐姐,你長的真好看!」

哪個女人不愛被人誇好看?楊桃聽得笑出了聲:「啊哈哈哈,你也很好看。」

被撇在床上的電腦在叮咚叮咚的響,婷婷非常迅速的又竄回了床上,楊桃沒有登□□,那就是婷婷的了。

「小傢伙,挺受歡迎的嘛,這麼多人找你。」

楊桃又慢慢的搖晃起了搖椅,吹著風,感覺心情格外愉悅。

「唔,沒有啦,是同學群。」有點心虛。

替嫁胖妃:王爺盛寵小野貓 婷婷在電腦上啪嗒啪嗒的打著,其實婷婷家也有電腦,奈何學期成績下降了,現在又是叛逆期,說話老是頂嘴還說不贏她,婷婷媽一怒之下就把網斷了。

「不會是小男朋友吧,看你聊天那臉上的表情哦,聊天聊的那麼火熱,這兩天遊戲也不玩了。」

「不是啦,我現在才不交男朋友呢,學校的男生那麼幼稚!」婷婷聳聳鼻,還是非常專註的看著聊天框。

楊桃突然想到了徐媛媛,那個曾經萬分鐵口的不要男朋友嫌棄有男朋友的人各種作、有男朋友的各種不方便,最後天天嚷著要交男朋友結果看得上的個個都名草有主的逗比女人。

那個逗比女人在國內情感失意,用單身狗的身份過了N多不同的情人節之後終於在七夕節的時候一氣之下一個人飛到了加拿大旅遊,交上了一個加拿大華裔男朋友,才一年就私定終身了,去年的時候回國辦了婚禮。

曾經的朋友幾乎都結婚有小孩兒了,甚至有幾個的氣息已經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了,時間過得好快,快到讓猛然抽離工作的人感到心慌。

楊桃慢悠悠的晃著晃著,昏昏欲睡,陽台上那條翻飛的紅布條子讓楊桃彷彿又跌進了初次見到葉岑歡時她那靈動搖曳的舞裙里。

可那舞裙分明是綠色的。

大一時的國慶匯演上,是楊桃第一次看到葉岑歡,楊桃是台下萬千的觀眾之一,而葉岑歡是台上一個發光體。

此話正中劉子秋的下懷,他欣然受命。坐在几案邊,翻開孫思邈的手稿,劉子秋並不急着看,卻從懷裏抽出一張紙來,正是昨天在山頂巖縫中的收穫。

Previous article

張澋煜沒想到自己回頭看到這一幕,不禁笑了起來,莫名的覺得她有點可愛。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