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楊天龍聞言這才想起自己剛才好像骨折了,現在卻跟個沒事人般可以跳躍,這難道真的是林飛給駁接回來的嗎?

「真的是你給接回來的?不可能啊,你怎麼可能做到的?」

「你問問他們就知道,可不可能了!」林飛微笑著指了指四周,說道。

楊天龍看了一下四周,目光接觸的人都朝他點了點頭,意思也就再明顯不過了。

這下,不到他不信了。

「好了,我又不是那種不講道理的人,剛才若非你先動手,我也不會斷你骨頭,現在把你斷骨給當場駁接回來,我們就當扯平吧,你回去三天之內都注意不要做劇烈運動,三天之後必定能夠恢復如常,就這樣,你走吧!」

林飛說完就對楊天龍下了逐客令,楊天龍怔了半響才回過神,慚愧地朝林飛鞠躬道謝后,便離開了。

「好了,到你了,李槐!」

(本章完) 「我……我……」

李槐臉色一陣慌張,眼神閃爍不定,低頭不敢與林飛對視。

「逆子,還不快點向林醫生道歉,你是不是想氣死我?」

一旁的李洪周見狀,當即勃然大怒,直接一腳踹向李槐,厲聲喝道。

李槐猝不及防,噗通一下,跪在林飛跟前,他一開始想掙扎而起,但下一刻便徹底放棄了。

因為,他發現隱約間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在按住他的肩膀,讓他毫無反抗之力,所以不到他不放棄反抗。

「道歉!」李洪周的呵斥聲再度響起。

「對不起,林醫生,之前是我不對,冒犯了你,實在對不起,還請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原諒我吧!」

李槐咬著牙關,低聲下氣地磕頭道歉。

不過,在他心裡,卻再次問候了林飛的祖宗十八代,並且暗自下定決心,今天之恥,他日定當加倍奉還。

「好,我也不是那種記仇的人,剛才我也說過了,只要你們李家的人道歉,這件事就過去了,既然有人道歉,那就沒事了,起來吧!」林飛說道。

李槐抬頭看了林飛一眼,見到他點頭后,這才站了起來。

李洪周迎上來朝林飛拱手說道:「林醫生,今天這件事怎麼說都是我們李家的不對,現在事情既然得到解決,還請您和黃少爺一起到前面第一排貴賓席就坐,還望您能上個薄面給老夫,謝謝了。」

林飛看了一眼黃健祥,得到對方微微頷首后,便起身說道:「那好吧,既然李家主盛情邀約,我若是再拒絕便說不過去了。」

說罷,便和黃健祥還有董慶榮一道,在李洪周的帶領之下,緩步來到貴賓席處,在李洪周的親自安排之下,林飛坐在原來黃健祥所坐的位置之上,而黃健祥和董慶榮兩人分別一左一右坐下。

這一幕,被現場所有人都盡收眼底。

很多人都對林飛能夠一下子從最末座升到最正中的貴賓席,堪稱一飛衝天的典範。

因此,林飛這個名字,今天已然深深地被現場所有人給靜寂,甚至不少人都已經開始悄悄發力,動用一切能夠動用的渠道,搜索一切有林飛的信息……

李洪周和李槐二人親自陪在林飛三人身旁,一番討好,直到婚典支持前來催促,這才離開。

很快,現場響起《婚禮進行曲》,然後門口一道燈光照去,洛雲穿著雪白深V的性感婚紗出現,立刻引起了現場一陣驚呼,紛紛都在讚歎新娘子實在太漂亮了,簡直用沉魚落雁或者閉月羞花來形容也毫不為過。

林飛也循聲看了過去,瞬間就被門口處的洛雲給吸引住,梳著流雲髻,化著濃妝的洛雲,在燈光的照耀下,恍若一位下凡的天仙般,散發出的魅力,相信只要是個男性,都難以抗拒。

「洛雲,你……好美……」

林飛喃喃自語,內心卻有著一種被刀一遍又一遍地狠插的疼痛感。

那種最愛的女人結婚了,新郎卻不是自己的感覺,應該是這世界上最難受的感覺吧!

「師父,別看了,免得越看越難過。」

董慶榮輕輕拍了林飛肩膀一下,勸慰道。

黃健祥聞言有點驚訝,接著悄悄朝董慶榮使了個眼色,董慶榮壓低聲音問他何事。

「你師父為什麼會難過?」黃健祥小聲問董慶榮。

董慶榮看了一眼還處在痴獃狀態的林飛,嘆了口氣,附到黃健祥耳邊嘀咕了一陣,將林飛和洛雲的關係給說了出來。

黃健祥恍然大悟,當即深深地看了林飛一眼,眼神略為閃爍卻沒有再開口。

董慶榮再搖頭嘆氣,不再勸林飛。

待洛雲緩步從門口一路走到主舞台後,李槐也及時出現,紳士十足地走上前牽起洛雲的手,站在了一起。

緊接著,便是主持人按照西方婚禮慶典上的儀式般,開始互問雙方是否願意的環節。

主持人先問李槐是否願意娶洛云為妻,李槐看著如花似玉的洛雲,腦子裡滿是晚上在床上征服洛雲的畫面,當即滿口答應說願意。

「好,那麼請問新娘,你是否無論富貴、疾病、或者貧窮都愛他、守護他,嫁給他為妻呢?」

問完,主持人便焦急地看向洛雲,朝她遞了遞眼色,示意她趕緊答應,好讓儀式抓緊時間繼續下去。

可是,讓主持人和李槐乃至所有人都意外的是,洛雲拿著話筒,久久不回答。

並且,她也不知想到了什麼,居然眼眶一紅,晶瑩的淚珠由此而墜落,這一幕當場引起一片嘩然。

其中,坐在賓客席左側的洛家代表洛家家主洛文龍,臉色越發不好了。

「家主,雲小姐到底怎麼回事啊?難道她還想要反悔嗎?要是她反悔,李家肯定會和我們洛家翻臉,到時候我們洛氏集團就真的沒救了。」

坐在洛文龍旁邊的一個平頭中年男子,皺著眉頭對洛文龍說道。

平頭中年男子和洛文龍的長相相差無幾,是洛文龍的親弟弟洛文華,現任洛氏集團的行政總經理,當初提出要讓洛雲嫁給李槐以達到洛李兩家聯姻,達到給洛氏集團重新注入巨額資金,達到轉型獲取新生的機會。

中間經歷了什麼,不重要。

重要的是,眼下這個李洛聯姻,已經是收尾階段最重要的一環,只要能順利完成,那麼剩下的步驟就更加好走了。

因此,越是現在,就越不能出現任何紕漏,否則極有可能聯姻失敗,繼而導致李洛合作流產……

「文華,稍安勿躁,我相信洛雲是個理智的人,不會做出這樣害人害己的決定,更不會限林家於危難之中的。」洛文龍說道,但他也不能例外,心情都懸著,生怕這婚禮會被辦砸,此前一切努力付諸流水。

「家主,我這不是擔心嘛,你看洛雲也不知怎麼回事,拿著麥克風一個勁兒地在掉眼淚,這難道是要告訴全場的人聽,這個婚她是被逼的嗎?」洛文華說道。

「好了,安靜點,繼續看吧,反正我相信小雲不是那種人。」

咯文龍說道。

忽然,貴賓席上站起來一個人——林飛!

他定定地看向舞台中央的洛雲,四目相對,片刻之後才一字一頓地說:「我不願意!」

(本章完) 「哇~」

林飛的話音一落,現場立刻一片嘩然。

「卧槽,這不是剛才那個小神醫嗎?人家結婚關他屁事啊?」

「就是啊!他沒事喊不願意算幾個意思?」

「哎呀我去,今晚怎麼那裡都有他啊!」

「我明白了,原來人家今晚來的終極目的就是搶婚!」

「我去,怪不得呢!套路深啊!」

「……」

周遭議論聲四起,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林飛身上,可能大家都好奇,這個剛才大出風頭的小神醫,接下來到底想要怎麼個「搶婚」法呢?

「林……林飛……你怎麼來了?」

舞台正中央的洛雲,突然見到林飛站起來,並且一臉認真地說出那四個字時,整個人都被震驚到了。

雖然之前她打電話給林飛勸過其不要過來,免得被李槐陷害,那次林飛掛斷了電話,但洛雲還是以為林飛會聽自己的話沒來。

可是,沒想到今天他還是來了。

而且,還當眾說出那四個字。

「洛雲,我是為了你而來的,我愛你,我知道你也是愛我的,對嗎?所以我在這裡請你不要答應,跟我走,好嗎?」

林飛一邊說著,一邊起身緩步朝舞台正中走去。

咯文龍和洛文華兩兄弟快速地對視了一眼,這才從剛的震驚中清醒過來。

「大哥,我就說吧,你最擔心的事情出現了。」洛文華說道。

「那現在該怎麼辦?」洛文龍焦急問道。

「還能怎麼辦?立刻擋住他啊,絕對不能讓他上到舞台上!」

「好!」

洛文龍和洛文華兩人再次對視了一眼后,幾乎同時拍桌而起,如同急速射出的炮彈般,瞬間一躍而起,齊齊朝林飛的方向躍去。

「給我站住!」

洛家兄弟二人齊聲爆喝,聲音恍若洪鐘般,響徹整個貴賓廳,不但讓人覺得震耳欲聾,甚至連現場的一切座椅餐具等等,都被震得顫抖不已。

「洛氏獅吼!」

有人大聲驚呼,立刻引起現場一片驚訝。

洛氏獅吼功,是洛家傳世神功,據說一共分為十層,每一層都有不同的威力,而達到最層的人,簡直堪稱逆天。

只要在一千米開外,朝敵人的方向低聲獅吼一聲,便可以千里傳音,殺敵於千里之外。

被這一神功「招待」的人,無一不被震破耳膜和五臟六腑,繼而七孔流血而死。

當然,能有此威力的人,也只有第十層的高手才能做到。

顧忌到現場賓客眾多,洛氏獅吼功分別為五層及四層的洛文龍和洛文華兄弟二人,自然不敢施展出全部功力,否則殃及無辜,那就麻煩大了。

現在,他們的目標只有一人,便是林飛。

「滾~」

林飛猛地一個停步,繼而連看都不看,直接朝洛文龍和洛文華二人襲來的方向伸出左手,打出一掌。

「噗~」

一記悶響伴隨著從林飛左手手掌射出的那道肉眼難以看到的氣波響起,下一刻立馬正面擊向眼看著就要撲到林飛跟前的洛氏兄弟二人。

「啊~」

「啊~」

兩聲慘叫先後從洛文龍和洛文華二人口中響起,他們突然在半空停住數秒,隨後猛地像被人從身後拉扯般,很快便在半空中劃出一抹悲催的弧線,最後齊齊撞在牆上,再次慘叫一聲后,掉落地上,昏死了過去。

現場維持秩序的安保,立刻衝過去將洛家兄弟扶起來,但卻沒有一個人敢衝過去阻攔林飛,只因他剛才那一下實在太震撼了,擺出了一副擋我者死的架勢,試問誰還敢上前啊?

除非,他不要命了!

因此,林飛得以順利走上舞台正中,徑直來到洛雲跟前。

那個婚禮主持人和李槐早就被嚇傻在當場,尤其是李槐,他沒想到林飛現在還來這麼一出,他剛才不是已經道歉了嗎?而且在他父親的威逼之下,不得不把後續的計劃全部取消掉,以免徹底得罪林飛。

但是,我都如此讓步了,你林飛卻還過來搶我女人,這就有點說不過去了吧?

於是,迅速冷靜過來的李槐,臉色一正,對林飛說:「林飛,洛雲是我妻子,你不能奪走……」

林飛冷笑一聲,說:「你少跟我裝,別以為我不知道為何洛雲之前會離開我,背後都是你們搞的鬼,如果我這都能忍,我就枉為人了!」

李槐聞言一愣,接著竭嘶底里喊道:「林飛,你還想我怎麼樣?剛才我都給你跪下了,認錯了,你還不肯放過我嗎?洛雲是我女人,你不能搶走她!不能~」

「一碼歸一碼,剛才理虧的也是你,你向我道歉那是應該的。」林飛一字一頓地說道:「現在洛雲還沒有正式答應你呢,不算是你的女人!」

「你……這是強詞奪理!」李槐說不過林飛,唯有比聲音誰大。

「強詞奪理?」

林飛冷哼一聲,說:「你應慶幸我還願意花時間跟你強詞奪理,換做其他人,我早已將其像垃圾般,直接往外面扔去,豈會如此浪費時間?」

此話霸道無比,但經由林飛嘴巴說出時,卻又顯得是那麼地理所當然。

剛才的洛家兄弟二人,便是最佳的例子,洛氏獅吼是多麼厲害的一門功夫,但碰上林飛后,居然如此不堪一擊,由此可見林飛的實力是多麼地恐怖。

這個世界,沒有所謂的公平公正!

只要你的拳頭夠硬,實力夠強,你的話就是公平,你的標準就是正義!

所以,即便林飛此時搶婚的行為,在傳統道德的標準衡量之下,是多麼地離經叛道,但卻無人敢上前阻攔,甚至不少人在這一刻,對林飛產生了一種發自內心的崇敬。

強者,自古以來,都是受人尊崇之人。

「你……」

李槐啞口無言,只能滿臉悲憤地看著他覬覦已久且就要得手的女人,就這樣在眼前被一個自己極其痛恨的男人給「搶」走,而他卻又無能為力!

這種極端的挫敗感,讓李槐痛苦不已。

「林飛,奪妻之恨,加上之前你給我的百般屈辱,終有一天,我會百倍奉還!」

李槐咬牙切齒,跪倒在地,不停地用手狠敲地板,竭嘶底里地喊道。

「好,隨時恭候!」

林飛淡然一笑,接著轉身拉起洛雲柔軟的小手深情對視。

「洛雲,我說過,一定會來帶你走!」

(本章完) 「林飛……」

慕君玥點點頭,坐在帝君霖的一側,按照往常的給帝君霖活動筋骨。

Previous article

「說說看!」楊智娟、左海生、楊智聯都看著韋步平,想知道他還有什麼計劃!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