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梵梵哞音 蒼茫萬世

虹魔相因 血醒魔吻

魔生兩際 神生一脈

屠魔衛道假人世,神清一脈虛中顯。

梵靜庵見行字顯露即知,楚離和倉雲海要續千年情緣,她怎麼可能讓二人得到這件絕世道家聖 寶。已種貪心的梵靜庵不顧警世妙語,只想着這件衣裳可助自己做得宏圖霸業。遂虛晃一招,待幽暗綠龍顧及小寒之際,她迎身而上……

高天虎睜眼直直的看着這顯而即滅的文字。此刻恍若醒悟一切。機緣就在這一刻,錯過機緣將永生不尋。然而楚離和倉雲海卻一個恨生怨念,一個惱生煩感互不對眼。

“楚離,看倉雲海。雲海茫茫星石有變。”高天虎大喊一聲震得楚離不知所以然,回頭看着倉雲海。

倉雲海聽得高天虎說的這後一句,心中陡然醒憣:曾經欲死不活之際,祖師尊神言有警“雲海茫茫星石有變。機緣無窮……”

“機緣無窮情御狹生”這邊楚離囈唁喃喃的接了一句。

倉雲海只覺得頭痛欲裂雙手扶在山石上,猝不及防梵靜庵從身後掠來一手拽開夢闌衫後狂笑:“我不會讓你們這對狗男女走到一起。污了我自然門的名譽。”


一個纖瘦的女孩隨着拽開的夢闌衫滾落出來。回頭看着倉雲海悲傷的說:“雲海,我曾承諾過你,護你至血醒之日,你亦當尊承舊諾,佑我之愛。”

這一切都發生在大家完全沒有預料之際,連想都沒有想到。楚雲姜居然變成了個小女孩從倉雲海的身體內出來,並以靈巧的身形疾風閃電的速度攻擊梵靜庵。 “找死!”梵靜庵看着一個小姑娘從倉雲海體內出來,心知有異不尋常沒有用腳直接踹而是從腳尖發出一股勁力向雲姜的頭部射去。

雄厚的罡剛正氣正射中小姑娘的頭部,只聽細微的“卟哧”一聲,小姑娘身形俱散成一團呵呼成恍若人形的氣。向高天虎飛去。

“天虎哥,天虎哥,天虎哥……”縹緲空靈的聲音連續喊了三身,飄浮在高天虎面前的影子飄散而逝。

“雲姜!”高天虎陡然看見雲姜小時候的模樣。內心的悲傷如海翻騰白色思念的泡沫隨着眼神的恍惚模糊而將意識中越拉越將。彷彿俱散的木偶吊在背後的主線緊緊的提系生命最後的強性意識

楚離不認識幼年的楚雲姜,聽見舅舅這一聲淒厲情絕的悲呼,這時才恍然大悟怔怔的望着那縷煙最後消失在自己面前。

雲姜當然知道那是送死,可是就是爲了給倉雲海爭取時間而已。血腥魔吻,愛在心中。千年愛種一朝醒悟其勢由如狂濤海浪。

倉雲海抓住時機掙脫梵靜庵手掌。並與楚離站成一線。

山頂,明珠,高天虎,倉雲海,楚離,寒綃,梵靜庵。站人對持。楚離看着形勢雖然是敵寡我衆,可是自己這邊的牽絆也多,首先舅舅及倉雲海是倆個極弱。


至於寒綃,楚離根本不知道她向着那一邊。雖然從她眼裏看不見殺氣,可是見不到半點向屬這一方的感情。

狂風呼嘯,秋盡冬初的氣溫在這山頂尤其顯得蕭索冷清。周圍的空氣呈現出暗悶。似乎感受不到空氣的流動,整個空間似乎結成一個大的中空架。這裏此時硝火正濃,卻沒有人想逃出這個令人可以窒息的地方。

倉雲海,楚離,明珠,高天虎與梵靜庵仇視着對方,目的亦不同,可是心境卻是如斯相似。

內心的血液沸騰聚精會神沒有人注意到山腰也是以衆欺寡。幽暗綠龍與小寒正在力戰羣梟。

梵靜庵惱恨成怒好不容易,如果當即脫下這件夢闌衫,倉雲海是不會背叛,自己也會得償心願,然而這一切就是那妙鐘的時間被楚雲姜所損壞,她好恨,當即施展出新修爲《玄夜星訣》。第四式浩夜星初。

功力內收齊聚指尖,一道精光從指尖迸出,瞬間白晝變黑夜。這種功夫恰恰與其他不同的地方就在於運功時悄無聲息,尤其對於她這種絕對的絕頂高手而言。 種唐 。這種襲擊毫無氣息性,甚至感覺不到對方的力道,速度。

她的速度快到讓所有的人不知所措,卻沒有逃過楚離鷹一樣銳利的雙眼。

以楚離的速度而言看見梵靜庵那對星晨眼眸原本精光四射的眼睛突然變得深遂,就知道要發生不一樣的事情。

速度比視覺更快一拍,

楚離速以《辰暴訣》第五式髓海求精,一道玄奧深妙的氣流由楚離心脈處衝出與宇宙東位面二十六道星體相接如同撒開了一張無形的網向梵庵當頭罩下。千百萬道閃電向大地劈至,剎那間,閃電將棲霞山諸多山巒峽谷劈出深深溝壑。伸開的巨掌成爪形向梵靜庵抓來。

梵靜庵兩隻袍袖如同磨利的軟刀片上下翻轉速度如颶風掃向楚離,腳下即不停的轉換方向閃避那從天而降的閃電。

眼見夢闌衫不能到手。梵靜庵怒極成狂,狂暴的氣息在周身運行震裂身上的袍袖尤如兩把利刀旋轉帶着千斤重力同時嚮明珠及楚離殺去。一頭烏髮全部散開,並崩直從中震斷如同千把匕首直直插向倉雲海,梵靜庵太恨她了,誓要將倉雲海萬劍穿心。

此時的倉雲海因與楚離那一戰,盡被毀一脈神劍導至重傷,正倒在一旁休息……。

一聲震天轟鳴。

梵靜庵被閃電轟炸後背皮開肉爛冒出一股黑煙,此來絕世容顏此時怒成戾屍惡鬼。好像這副身體不是她的一般,絲毫不感覺痛苦,反而嘴角劃出一道詭異的笑意。

身形如趁颶風,向高天虎抓去。

“啊~~~”淒厲的長嘯穿破雲層與梵靜庵的‘浩夜星初’碰撞發生了驚天劈地的絕響。竟然破了梵靜庵的‘受斂內息’功法。天地一片灰沉。

極度悲傷的高天虎,悲憤的感情醞釀很久,隨着他仰天一聲厲叫。整個人迅速站起來恍若瘋狂誰也不認識,從他身上又分離出一個高天虎,眼睛變成赤焰色。分體突然像蛇一樣盤繞主體—–赤紅色火焰從高天虎分體之上燃燒起來,速度包裹了高天虎主體………

“舅舅,你怎麼了……”枉是楚離反應再多快 ,這一刻也傻眼了完全怔住。

“天虎哥……”明珠發出一聲悽楚,痛不欲生的嬌喚。

“天虎……”寒綃從知道明珠是瞳媒之時就陷入一種自責或是想去改變的情緒中,還沒等她做出反應,繼而云姜的出現消失,到現在高天虎………她剛要動就被明珠死死的拉住。這裏只有她知道高天虎的祕密。

西游之一拳圣人 ……她感到絕望,這絕望比當年她自殺時的絕望還要絕望多少倍。

…………梵靜庵的速度極快,高天虎的速度更快。楚離在這一秒撲向梵靜庵,他心裏只有一個信念不管舅舅自身發生了什麼?他都要救下舅舅。

速度快到讓時間在這一秒定格。

“啊!”高天虎的分身直接跳上梵靜庵的身上,赤紅的火焰熊熊將她包圍。………


……………………“小賜,快回來你父親不行了,快跟我走,我在你公司樓下。”唐興龍淚流滿面的仰頭向天,這幢樓第24層就是曾經高天虎辦公的地方。

“舅舅~~”淚眼模糊一片看不清前面霧景。

一聲高亢的鳥鳴,在不遠處的小寒受到楚離的心靈意念從天空俯衝向下,向梵靜庵雙肩抓去,梵靜庵變掌成刃將小寒擊成重傷。

“呀!”梵靜庵一聲慘呼!

高天虎分身將她胸前燒燬,主身從她燒燬的地方抓進去撕開半胸的皮肉鮮血淋淋。

“啊!”楚離的雙掌拍在梵靜庵背部在她這被閃電炸燬的部位變掌爲爪,仇人!怎麼殺你都不爲過。

梵靜庵忍住背後楚離的暴虐毀身。暴出一聲怒天毀地的長嘯……高天虎從她的掌中飛出去。

梵靜庵此時也不懼怕這副身軀被毀,被殘,新修爲很快會將這些傷口恢復成原樣,痛!對她而言沒什麼。只是沒有得到‘夢闌衫’就比要了她的命還讓她憤恨無經復加。

楚離看着舅舅摔下去的地方,此時他更加快了速度快到可以與疾風同步,在高天虎即將落地的瞬間抱住高天虎。此時,他也顧不上小寒。

…………整個自然門滿目倉夷,血流成河,屍身遍地。殘腳亂扔,這些都讓那些從天然幻陣裏 出來的弟子看得心驚肉跳,幾乎要跪下來謝謝天地當時聽話進去了。滿山野的血腥味讓人嘔吐不止……………

棲霞山下七公里之外的河流對岸。

高天虎平躺在草地上,唐興龍爲他續命。在家裏逆天而行擺下的法臺仍然救不下高天虎時,唐興龍就知道他這回真的完了。只能在他彌留之際帶着小賜快速趕來。希望能延續他的生機。

“舅舅……”楚離拼命的往他體內輸送清靈源力,可是都如同打在石板上。楚離恨死了唐興龍爲什麼要告訴舅舅,天機又怎麼樣?應劫又怎麼樣?

“爸爸,爸!”高雲賜哭成個淚人,恨透了楚離,害了他一家人。左邊是至親的父親,右邊是至愛的小寒都是被楚離連累。

“小賜,不要哭,人在世都有一死,不要怨小離,要和他好好相處。小雪的媽媽以後就是你的母親。”

“爸,”皓雪跪在高天虎面前,淚流滿面。此時她再也不是自然門弟子,剛纔已經被母親送過河並告訴了她一切事情。自此自然門五大弟子便少了兩位。但軍部的身份還是存在。

……陰詭的氣息,凌駕一切之上的王者。長髮飛舞深紫長袍,俊美至無經比擬的容顏。避於陰冷而剛猛的王者。

“我還是來晚了一步,但也不算晚。”來人莫珂耳男異人族王者。

高天虎朝他伸出手。

唐興龍看着莫珂耶男一愣,他不認識眼前這個男人,但是從高天虎莫測幽深詭異異常的命理裏,有個人即是他的災星又是他的救星,災於生救於亡。看來就是這個人了。

“你是誰?”眼神奇好的高雲賜看出這男人跟斯冰出奇的相似。

“莫珂耶男,我求你救我舅舅~”楚離泣不成聲,悲痛欲絕的他現在見誰都會求救。

勁風擡起楚離準備下跪的雙膝。

“我與他們的事與你無關,明珠,你的父親已經過世,跟我走吧!天虎,吃下這個。”口氣很溫和卻不容拒絕。

“記住我的話,小賜,你要照顧姐姐小雪,孝順飄娘媽媽。和小離互愛互助。”說完,高天虎的身體內抽出兩個高天虎的影子。

楚離明白了………無聲的跪下來朝着高天虎磕頭。小雪不明所以的看着楚離,非常傷心之餘潛意識的覺得楚離應該知道點什麼。也隨着他磕頭送高天虎走。只要小賜還去拉明珠和高天虎。

……………被唐興龍勸阻拉住。唐興龍明白了即然高天虎與明珠在一起那就證明他們不會進六道輪迴,那這個男人必然對他們會有安排,只是這生生死死的事情很多人看不透而已。

楚離心裏即是在想,這對命格特異不能輪迴的人而言可能是最好的結局。

高天虎的身體沒有經過火化自然化成粉末,唐興龍將做好的盒子給裝殮了進去也沒有辦喪事直接將骨灰埋在以前訂好的墓坑裏。

晚上,楚離來看小寒,給她輸了些清靈源力,稍微好了些卻仍不見什麼起色。 過了一個多星期,小寒還是沒有起色,甚至連自我醫療都時不時的會中斷,靈氣從她身上正一點點消失,如果還不趕緊的治療。楚離擔心她會出大問題。

“綠龍叔叔,你看你要不要呼喚四象神君,以他們的力量來醫治小寒。”楚離想到上次這樣做不但醫治成功而且還助小寒從藍鸞期升達青鸞期。

“有什麼危險嗎?”高雲賜看着幽暗綠龍面有難色。

“危險到沒有,只是怕驚動她的父皇,到時候恐怕……”幽暗綠龍欲言又止,其實他也不知道鳳皇會對小寒是什麼態度。這麼多年了,幽暗綠龍都已經忘記鳳皇的模樣了。

“她父皇會殺了她?”高雲賜顫聲問?

“那到不一定。”幽暗綠龍看着小賜那憔悴的樣子。張口說道:“怕那個小心眼的老東西會拆散你們。”

“沒關係,只要小寒能好起來,我只要小寒可以健康起來,其他的我都不在乎,我知道小寒心裏有我,她心裏有我。”高雲賜的聲音嘶啞的嚇人,楚離幾乎可以感覺到血液從他那痛苦的音帶上穿透滴出。

“綠龍叔叔,上次不是沒有嗎?”

“傷勢不同,朱雀位置也會略有不同,總之,既然小賜可以釋然,那我就沒有什麼好猶豫……趁這個月的十六號就開始吧!十五不行,十五是極陰之期,陰極反傷,十六爲陰融圓陽之夜極適合。”幽暗綠龍說完就準備迴轉身去準備一切事宜。

“龍叔,如果驚喚到鳳皇來,一………”

“如果真正驚喚到他,可能就在我們作法的中途,他就會過來……放心吧!如果真是這樣那就更好了,必竟他爲朱雀宮之主,他的能量肯定比楚力大很多。”一番話說出,綠龍覺得內心似有所堵,悶得讓他似乎喘不過氣來。

腳下一軟,高雲賜坐在牀沿上默默無語,剛剛經歷了父喪,如果小寒再離去,他真的覺得生無所戀,活着對他只是出口氣而已。

“表哥,”楚離走過去攙扶高雲賜。

高雲賜下意識的閃了閃,擡頭看楚離的眼光即陌生又迷惘。

楚離看着表哥的眼神遊離而迷芒,除了小寒,這家裏所有的一切好像都與他無關。他能夠感受到表哥現在的心情。

那日美玦和瑾兒突然離去,他就是這種心境,所有的一切對他而言都是身外,而自己就如同這世界上多餘的一個。不是無處安身而是物居及避,世上所有的一切包括這具肉身都是可有可無,靈魂已經走到了流浪的前端,流浪被遠遠拋棄在身後………


“表哥!”楚離感覺到自己喊的聲音很無力,很空洞。

“表哥,小寒需要你,護法的時候,只有你和小雪及福照,你不要這樣。”此時的那些,“求你了,都是我不對”這些話顯得非常蒼白無力,甚至連偷偷溜出楚離的口的膽量都沒有,只能蝸居在楚離的舌尖俯首認罪。這種感覺楚離感到非常難受,負疚感像座大山一樣壓着自己。

血醒魔吻時舅舅提醒自己看雲海……還有云姜最後的一擊,這一切都是上天註定安排好的嗎?彷彿……如果……楚離突然覺得心中一陣強烈的絞痛。他感覺到呼吸好睏難,楚離慢慢的蹲下身彎腰……上代愛情和這代愛情相互糾纏。

楚離覺得大腦昏沉事件斷斷續續浮現在腦海中……,舅舅爲什麼要來?唐興龍爲什麼要告訴他?只有他來了才能阻止寒綃。寒綃被阻局勢發生變化。倉雲海僅僅是因爲吐了一口血嗎?不!楚離使勁的甩甩頭,思緒回到當場,我的內力再強悍也不可能震斷由‘夢闌衫’相輔倉雲海的氣脈神劍。………思緒變得一團麻糟……天魔眼從心脈深處而出………倉雲海的氣脈神劍凌遲進天魔眼那刻……楚離從地上站起來用力撐着頭部,扶着牀沿慢慢站起來………

“主人,主人,小賜哥……”牀上的小寒低聲囈喃,嘴角開始流血,她的血很冷並且讓房間的溫度瞬間降低,隨着血液流出的時間,臥室牆面開始結霜。

“小寒。”

“小寒”倉雲海從室外走進,手裏拿着那件‘夢闌衫’交給楚離讓他給小寒披上。

倉雲海面色稍有血色但是還很虛弱:“我沒事,你給小寒穿上吧,雖然不能治傷但是可以阻止傷情惡化………”

“雲海,到……”

倉雲海打斷楚離的話,主動說:“放心吧,我會和福照好好的爲她護法。不會讓她受到傷害。”倉雲海轉過身撫摸了下小寒清瘦的臉頰。看着一邊不吃不喝的小賜。伸出手想握住他的肩膀但是就快要握住的時候又縮了回來。

十六號還有五天。



那日餘德水在餐館中看到此段,嘆息良久,卷着報紙在眼前甩了又甩,搞得鄧曉翠莫名其妙,瞅着他問道:“得了什麼毛病,作出這個怪模樣。”

Previous article

蕭戰並沒有在空中多做停留,深呼一口氣后,又從新跳落下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