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梁右也不希望大家都為自己的事情而操心,畢竟顧珊珊的過去,誰都心知肚明。

「你這臭小子,我可是你的親媽,你能夠騙得了別人,難不成還能騙得了我?」

喬語嘆息著搖了搖頭,覺得他實在是有些不像話。

梁右接下來沒有再多說半個字,因為他知道,自己的確是瞞不了喬語。

此時無聲勝有,梁右的沉默,恰恰就應著了剛才喬語的所有猜測。

隨即。只看喬語輕輕地拍了拍她的後背聲音又放輕柔了幾分,這才安慰道:「好了,你就不用再傷心了,珊珊那邊我會幫你調解的,你還是好好休息一下。」

梁右只是點了點頭,可是腦子裡早已經飛向了其他的地方,根本就沒有在意剛才喬語說了些什麼。

喬語無奈的嘆息了一口氣,在公司給他請了兩天假,這才去公司。

「陸琛,今天怎麼沒有看到顧珊珊,她沒有來嗎?」

喬語這一雙目光在周圍掃涼的大半天,依舊沒有發現顧珊珊的身影,不免生出了幾分疑惑。

「哦,今天聽說好像是請了兩天的假,具體是什麼價我就不知道了。」

陸琛笑了笑,去看對方眉頭緊鎖也不知發生了什麼事情,這才疑惑的詢問道:「怎麼了?這是?」

「沒什麼,只是覺得有些疑惑,看他平時精神也挺好的,沒想居然也會請假。」

喬語搖了搖頭之好也沒再多做解釋,明明工作了一整天,卻好像靈魂飄在了外邊兒。

而轉頭看向顧珊珊這一邊,臉色卻不太好看。

一夜沉婚 「難道你今天約我來茶樓,就是為了給我擺出這麼一副難看的臉色?」

璽少心頭寵:小妖精,聽話! 良辰被顧珊珊訂了這麼大半天,心中也有些不爽,一時間說難聽話,卻連忙被身旁的喬諾捅了一下。

隨即,強弱笑著問道:「珊珊,你是因為什麼事情?你怎麼看起來似乎對良辰有點意見?你們兩個之間是不是鬧了誤會?」

「我就問你這個打火機是不是你故意留在我那裡的?當初你明明沒有抽煙,為什麼會把打火機放在那裡?」

顧珊珊想著這個事情越來越不對勁,直接將柜子上那個打火機攤在兩人的面前。

「嗯?我就說我怎麼到處都找不到打火機,原來是放在你這兒了呀,不過我已經不需要了,現在買了個新的。」

良辰故意裝傻充楞說著還將自己的心態夥計拿了出來,和原來的一模一樣。

「你,你少給我裝傻,明明就是你故意的,你是不是就是為了讓梁右誤會我?」

顧珊珊看著她這副無奈的樣子更是氣不打一處來,一時間又陷入了一陣糾結。

良辰卻突然就不樂意了。

「珊珊,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什麼叫做故意讓梁右誤會你?你本來就是我的,他誤不誤會跟你有關係嗎?」

良辰儼然已經入戲太深,早就潛意識裡,把顧珊珊當做了自己的女人。

「你!你實在是太過分了,之前我們可是商量好的,不能夠暴露對方的身份,你現在這麼做又算什麼意思?」

顧珊珊這覺得氣不打一出來,面前的茶水瞬間索然無味,將它隨意的撇在一邊,然後不再正眼看著對方。

「好啦好啦,你們兩個就不要再互相鬥嘴了,大家都是一家人,何必這麼大動干戈呢?」

喬諾看著兩個人之間緊張的氣氛,又忍不住憤憤的瞪了一眼良辰。

「可惡,送給你一個美女,不好好的配合珍惜,現在居然還給老娘搞破壞,看我回去怎麼收拾你!」

感受到對方冰冷的目光,良辰歪歪縮了縮脖子,這個喬諾他暫時不怕,可是想背後的那個人,良辰還是有幾分恐懼的。

三個人就這樣僵持不下。 夏熏溪后怕的看著夏熏染有些後悔的說到:「我是不是不應該知道這個秘密?」

「什麼意思?」夏熏染有些不安的看著『高月』,忍不住追問到:「你不要告訴我你說出去了,你告訴誰了?小雲還是公司其它什麼人?趕緊的,給我打電話告訴他們不要說出去!」

夏熏溪一臉苦澀的看著夏熏染,小心翼翼的問到:「要是這件事情傳出去的話,會怎麼樣?」

「怎麼樣?那就是你永遠不要想留住韓氏了!你好不容易得到了地位到時候有可能只是一個頭銜!」

夏熏染都要氣死了,自己這裡這麼著急的時候,她怎麼還只是擔心自己未來會怎麼樣呢?

夏熏溪看著夏熏染干著急的樣子偏偏裝作好像不知道她在著急什麼一樣,只是猶豫了一下,更加不安的說到:「我……我以為這不是多大的一件事!所以……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再說了,這件事這麼匪夷所思,應該沒有多少人會相信的吧!」

「你以為所有人都跟你一樣蠢,每個消息只是聽一遍過一遍就行了嗎?他們難道不會求證嗎?你這是在給犯罪分子提供便利嗎?」

夏熏染有些無語的看著『高月』,簡直是要被氣哭了!她怎麼就沒有見過這麼蠢的人呢!連一個秘密都守不住!

夏熏染已經失去了耐心,直接追問到:「快點說!你到底告訴誰了!這事絕對不能宣揚出去,要是事情變得複雜的話……」

夏熏溪可憐巴巴的看著夏熏染,想來時間應該也差不多了!就走到一旁打開電視機委屈巴巴的看著夏熏染說到:「小姐,你要相信,我絕對不知道這件事有這麼嚴重!」

夏熏染有些好奇的看了一眼她那奇怪的行為,不解的望向電視裡面!看著視頻中的夏熏溪,突然有一種不安的感覺!正要詢問的時候看著電視裡面高月特別自豪的說到:「當然了!這可是我們的最新研究的產品!」

夏熏溪有些害怕的看著夏熏染諾諾的說到:「其實……我以為這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情,這事只要曝光了,到時候韓氏的股票一定會有所回升的,到時候我們一定可以有更多的錢,我……我沒有想到這件事情這麼嚴重,完全不能說!」

「啪」的一聲脆響,夏熏溪委屈巴拉的捂住自己的臉頰看著盛怒的夏熏染不敢說話!

夏熏染氣得心口痛,現在就蕭閻雲幾個人她都搞不定,要是再多出來幾個人,自己怎麼應付!

那個老女人可是說過了,如果自己沒有拿到那東西,到時候有另外的東西給到他的面前,自己跟他的婚姻就要側底完蛋了!

其實她根本就不在乎這一段婚姻,只是讓她沒有想到的是,那個老女人竟然用夏氏來威脅自己!沒有了夏氏,自己還有什麼底氣活下去!

「小……小姐……」看著夏熏染氣得想要殺人的樣子,夏熏溪更是小心翼翼的勸說到:「也許他們其實根本對這東西不感興趣呢!或者是……其實他們只是以為我在誇大其詞呢!其實這東西可能沒有我們想象中的那麼神奇!」

夏熏染忍不住冒了一句粗話:「你懂個屁!」

君心戀:紅顏江山 知道現在這個時候跟她談這個已經毫無意義!於是直接無情的趕人!

看著空無一人的房間,慢悠悠的翻動著手機上的聯繫人號碼,在老公那一行停留了片刻,果斷的往下翻!直接翻到了媽那一行!

猶豫了一下,還是打了過去!聽著那邊響了老半天才接通電話的時候,夏熏染根本不敢發一點脾氣,只是有些小心翼翼的說到:「今天的新聞……」

「夏熏染呀夏熏染……沒有想到你竟然會跟我來這一招,好,很好!我倒是要看看你能玩出什麼花樣!」

「不是的,您聽我解釋……嘟嘟嘟……」

一串忙音之下,夏熏染殺死高月的心都有了,她怎麼知道自己等人辛辛苦苦瞞著的消息會這麼簡單的就被她捅了出現,最主要是當著全國人的面!

夏熏溪急沖沖的回到房間裡面查探了一下夏熏染的通話記錄,只是一下,便快速的刪除了相關消息!並且直接的切斷了電源!

那邊的程序員看著出現的一件串的錯誤提示,對著一旁的婦人搖了搖頭!

「對方很是警惕,只是一秒鐘的時間,時間太短了,完全不好查對方是誰!」

相對於程序員的頭大,婦人倒是頭腦很是清晰的說到:「那人知道夏熏染會跟自己打電話,而且一開始就準備好了監聽,只能是她身邊的人,切入進她辦公室的網路,看一下在她打電話之前是誰去過!」

程序員默默的按照婦人的要求去查監控,將畫面調出來給婦人說到:「打電話之前,最後一個進入的是她身邊的小雲,在這之前高月在房間裡面倒是待了很長一段時間!」

「那就派人去盯著這兩個人!」

婦人黑了臉,看著裡面的視屏,冷冷的吩咐到:「再去查查最近夏熏染的活動範圍跟做過的事情,我要看看她到底是哪裡出披露了!」

一直守在婦人旁邊的男子低了低頭,禮貌性的應了一句:知道了!然後便快速的離開了!

婦人看著視屏裡面的高月,突然露出了一絲的表情!這個身影怎麼跟夏熏溪那麼像,難道這就是她為什麼可以替代夏熏溪的原因嗎?竟然連背影都是如此的神似!

夏熏溪知道會有人在後面查自己,不過她也跟何建成商量好了。倒是也不怎麼擔心!

之前總是被他們牽著鼻子走,不過是不想將事情鬧大,可是明顯對方看出了自己的心態,那麼,這一次我就跟你玩一個大的!我倒是要看看我這隻小魚能不能在夾縫裡面存生!

蕭閻雲過來找夏熏溪的時候,她正在接收記者的訪談,聽著她說研究這樣最主要是要研究解藥的時候,莫名的露出一絲不悅的表情!

夏熏溪見記者們退去的時候,才冷漠的看著蕭閻雲!

「蕭生這樣的大忙人怎麼有空來找我呢?不會是來找小姐的吧?」 莫在這裡不合婆心的說了半天,看著顧珊珊沒有絲毫動容的意思,心中也難免多了幾分著急。

隨即,這才將目光鎖定在了一旁從容淡然的良辰身上。

看他臉上居然還透露著幾分不服氣,瞬間就氣不打一處來,又連忙用胳膊肘捅了一下他,”良辰,你還愣著幹什麼?惹了珊珊生氣還不趕緊跟他道歉?」

「我?」

良辰這次還是心不甘情不願的。

說好的給自己的女人,心中卻還裝著別的男人,他怎麼能夠甘心?

「我就給你一次機會,你究竟道歉嗎?」

喬諾直接威脅他道。

良辰瞬間覺得有些恐慌。

真正威脅到他的,不是因為喬諾的架勢,而是她身後的許墨涵。

所以好漢不吃眼前虧,良辰就算再怎麼不甘心,也只能搞低頭,又連忙換上了一副十分愧疚的表情,”珊珊,對不起,剛才我不應該跟你凶的。但我真的是不知道那打火機為什麼會出現在那裡,件事情咱們就不要再計較了好不好?」

對方突然鬆口,顧珊珊念在他們以前所說的,二人之間恩愛如初的情份上,也就沒有再多加計較。

「好,這件事情我就當做是你不知情,我也當做是我誤會你了,我也跟你道歉,對不起。」

顧珊珊深深地吸了口氣,但是行為卻讓人有些莫名其妙。

「珊珊,你又沒錯,我道歉什麼?」

良辰撇了撇嘴,一時間有些看不透女人意思,但是聽著她道歉,心中還是蠻舒坦的。

元後傳 喬諾看著二人之間總算是和解,心中也終於放下,這才微微一笑。

突然,我顧珊珊的下一番話,卻讓兩個人之間呆在了原地。

「這件事情我就不再繼續追究了,可是你們之前所說的偷設計圖的事情,我覺得還是沒必要了。」

顧珊珊將這件事情思考了程程一天,可是她實在是沒辦法放假。

因為,只要想稍稍的一章但她自己做的事情,可能會讓梁右傷心,她就覺得心中有一種很強烈的愧疚感。

「好!你說什麼?”良辰本來還算是人忍耐性的,到她這番話之後,瞬間就坐不住了。

喬諾也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她,明明之前都說的好好的,怎麼突然就變卦了呢?

隨即,這才又換了一副尷尬的笑臉,小心翼翼的詢問他,”珊珊啊,你告訴我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是不是他們又拿什麼事情來蠱惑你了?」

除了那家擅長蠱惑人心的人,皮阿諾實在是想不出,還有什麼別的辦法,能夠讓如此的深仇大恨,顧珊珊都能改變自己的想法!

顧珊珊在突然笑了起來,又露出了一個我抱歉的姿態,”姐姐良友的確對我特別的好,我實在是不忍心傷害他,反正我現在已經失去了一切記憶,就算是報仇也沒有什麼意義。如果真的要報仇,等我恢復記憶,我會找他們算賬!」

因為,顧珊珊隱隱約約的感覺,自己對喬諾口中所說這個深愛的男人,良辰。

根本就沒有半點印象,反而是被他們說的十惡不赦的梁右,卻一直都放不下。

「你什麼意思啊?你可別告訴我,你是真正的喜歡上了那個梁右!你忘記你們之間的仇恨了嗎?」

喬諾異常的自己,精心策劃的這一切,居然被顧珊珊這麼毫無理由地搗毀了,哪裡能夠甘心地了?

「對不起,無論是因為什麼事情,反正我心意已決,你們就不要再說了。」

顧珊珊不知道過去自己究竟是個怎麼樣的人,可是失憶后的她,好像真真切切的喜歡上了那個對自己無微不至的男孩兒。

看到他傷心,自己也會如同針刺般的疼痛。

「你!」

良辰再一次沒沉住氣,直接伸手猛地一拍桌子。

只聽”啪”的一聲巨響,桌子上的三杯茶此刻的微微晃動,漾起一圈又一圈的漣漪。

顧珊珊微微一愣,目光有些錯愕的看著他現在的良辰,和以前對自己的那個溫柔的人,截然不同。

「咳咳,好了,既然你有自己的想法,那我們也就不多在強迫。但是你和良辰的感情,希望你能夠好的珍惜,不要辜負了他對你的一份心意。」

喬諾點了點頭,又連忙將暴走的良辰拉下來坐下,看到顧珊珊的神色明顯她已經是有了自己的決策。

顧珊珊微微點了點頭,心情卻是一片複雜。

「哦,如果沒什麼事情的話,我就先走了。」

顧珊珊掃了一眼良辰,明明聽著喬娜說自己有多麼的愛他,可是她現在,一點印象都沒有。

說著,郭姍姍便提起自己的手提包,一臉落寞的離開了這個茶樓。

看著對方說走就走的這台良辰臉上寫滿了一萬個不服氣,連忙指著她的背影,就對著喬諾問道:「不是,你就這樣讓他走了嗎?就這樣讓他放棄了,你可別忘了,當初是怎麼答應我的?」

喬諾冷冷的白了他一眼,”你能不能注意一點自己的形象,大家都看著你呢!」

真的不知道,她當初到底是怎麼看上這一個合作夥伴的,真是丟臉到家了。

被他這麼一提醒,良辰這才連忙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又蹲端正了一下姿態。

「反正我不管,我覺得那個女人挺有意思的,要是沒有得到她,我不會甘心的。還有喬語和劉欣然合作的設計圖,我和劉欣然一直都是競爭對手。這一次,我必須要看那個設計圖翻身!」

良辰一副傲嬌的姿態,雙手抱懷,那叫一個老大。

「呵,什麼本事都沒有,還好意思在我面前裝老大,真是噁心!」

要不是看在他還有點利用價值的份上,喬諾此刻恐怕也顧不得自己的形象,站起來直接劈頭蓋臉的給他一通責罵。

「好了,現在郭顧珊珊已經不願意幫助我們了,我們必須得想個法子。」

一想到剛才顧珊珊臨走的那番話,喬諾就氣不打一出來。

虧自己還在她的身上花了這麼多心思!

「呵呵,說的倒是牽強,那女人決絕的模樣你又不是沒看到,除非能夠讓她對梁右那個小子徹底死心,否則我們連半點機會都沒有!」

良辰也忍不住冷嘲熱諷起來,言語中是滿滿的奚落。

不過,良辰這個傢伙雖然有些不靠譜,但是剛才那番話,卻是一語驚醒夢中人。

「你倒是還挺機靈的,說了點兒有道理的話!」

喬諾微微一笑,腦子裡已經開始拿定了主意。

「你又想幹什麼呀?」

「按照我的吩咐去做。」

喬諾說著,這才提著自己的寶寶離開了茶樓。

梁右此刻在別墅里思念著郭珊珊,看著窗戶的遠方,再過兩棟別墅,那就是顧珊珊的家。

「珊珊,我究竟是哪裡做的不好?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殘忍?」

梁右相愛整整一天一夜不眠不休,不吃不喝,都沒有把這件事情想通。

可就是這個時候,手機卻突然傳來了一張響鈴聲。

上面赫然顯示的是一條信息:顧珊珊在酒吧里喝醉了,現在正發酒瘋,你過來接一下他吧……

這是一條陌生信息,梁右覺得有幾分疑惑,但是看著酒吧上面的地址,還是忍不住去查看一番。

這個地下酒吧之後裡面一片燈紅酒綠烏煙瘴氣,讓人聞著十分都不舒服。

「珊珊怎麼會喜歡到這種地方來?」

梁右兜兜轉轉找了一圈都沒有找到,反而被美女過來勸酒。

「帥哥,要不要考慮喝一杯呀?」

「沒空,麻煩你讓一讓。」

梁右冷冷的掃了她一眼,卻始終沒有看到顧珊珊的身影,一時間又成了了一股無形的失望。

剛才那個女人看到這種狀況,卻又立馬拿著酒杯走了過來,”帥哥,一看就知道你是一個有煩惱的人,這就能夠解千愁,難道你就不想試試嗎?」

林文道:「我本來就同意的啊!」

Previous article

夜歌送來了咖啡笑著看著王主任道!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