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東方墨蓮到底是個厲害人物,瞬間恢復了常態,對着男人道,“你是誰?你在胡說八道什麼?”

東方墨蓮自然知道今日的這一出,慕容嵐。她當然不會忘記,當年做的手腳,原本以爲就這樣過去了,卻是沒有想到慕容嵐能夠醒過來。

男人冷笑兩聲,“怎麼?聖女這就翻臉不認人了嗎?那晚夜黑,你便將此物交與我,說是憑着此物便可以尋你,現在…竟然想賴賬不成?”

“你——?”

“哎,有誰能夠想到這冰清玉潔的聖女竟然這麼不檢點。”說這話的時候,慕容嵐心中也是冒血…這也是東方墨蓮毀她的賤招。她永遠都不會忘記…

“什麼?聖女竟然和男人又苟且之事?”

“嘖嘖嘖,現在日風開化啊,大姑娘家的怎地耐得住寂寞?”

“就這,還想嫁給石辰殿下?嘖嘖…人心不古。”

“看着冰清玉潔,纖塵不染怎地這麼骯髒?”



看着東方墨蓮越來越黑的臉,慕容嵐心中的那口惡氣出了一點,臉上明媚的笑容更是擴大了幾分。

完了。完了。不論是真是假,今日她東方墨蓮都是會受到衆人的譴責,這一切都是面前的女子造成的,呵呵。毀她?!有資格嗎你慕容嵐!

東方墨蓮在衆人的指責下,挺直了腰板,對着慕容嵐輕蔑的一笑,轉而更是擡高下巴,不可一世。

“呵呵。也不知道慕容小姐年僅十八就閱男無數的人,有什麼資格能指責別人?慕容小姐,你十三歲開始到現在,就開始沾染上了男子了吧…”東方墨蓮也是被逼急了,以往對於這種的聲音,往往都是不屑一顧。而現在不行,對方是慕容嵐,會將她搞死的慕容嵐,她不能放掉任何反擊的機會。

慕容嵐臉色突地一沉,東方墨蓮的話似乎戳到了她的心窩裏去。

果然!之前…中的那毒,都是因爲眼前這女子一手造成!東方家族作爲毒門,精通各種毒術,更何況還是其中佼佼者呢。那毒讓她失去了聖女的資格,也讓她失去了清白。也在五年的時間了,必須需要那種特別的治療方法。 裝嫩王妃pk魅惑王爺 慕容嵐心中不是不恨!那時的她就一直等着今日,親眼看着東方墨蓮身敗名裂!

周圍的女孩子又開始了竊竊私語,這些八卦是真是假啊…對於慕容嵐她們可不是很瞭解,對於東方墨蓮的話也是將信將疑。

“呵呵——”慕容嵐冷笑兩聲,輕蔑了撇了眼東方墨蓮,笑意一瞬間變得張狂起來,清亮的聲音格外的響徹。

“我又不是聖女!你管我何時有男人?所以,東方墨蓮你該擔心的是你自己——一個失貞的聖女的下場是如何。呵呵呵…”

我又不是聖女,你管我何時有男人?

我又不是聖女,你管我何時有男人?



衆人被這驚駭的語言驚的說不出來話,良久良久,也不知道是誰先拍響了巴掌,“好!說的好!”

“是的!現在可是自由戀愛的社會!”

“怕是現在是古時,你我也都不是女兒之身了。”

“嘿,當然聖女和尼姑除外…”

東方墨蓮眼前一黑,只覺不好。,只是她知道她完了,悠悠之口,就算是吐沫水也能把她淹死…但是她卻是沒有失去理智,畢竟慕容嵐現在這種拙劣的手法,在她的面前簡直都是不夠提的!看來,這麼多年來,慕容嵐終究還是輸在一個字上,那就是“蠢”。

“身正不怕影子斜!我東方墨蓮如何,還容不得別人來誣陷!衆位,當真這麼愚蠢嗎?”

東方墨蓮那清冷的聲音落下,配上她那高傲的面孔,都不由給人一種信服感。

難道一個男人拿起墨蓮的肚兜,就證明那是女子何人苟且嗎?這樣說出來也算是個笑話。

何況,東方墨蓮輕聲一哼,不屑的問道,“請問衆位小姐,你們還在穿肚兜嗎?”

穿越之變身絕色女主角 衆人啞,女孩子們都紛紛的紅了臉。

只見東方墨蓮朝着慕容嵐凝出一抹冰冷的笑容,“我想,慕容小姐躺在病榻上五年之久,已經跟不上潮流了吧。”

“難道要我告訴你們我東方墨蓮穿的是Laperla不成?”

呃…

衆人看着那東方墨蓮清冷的模樣,腦海裏浮現那些被和諧的一幕,頓時笑出來了,也不知道聖女穿三點式是什麼模樣的,真是期待啊…咳咳。

於是那拿着肚兜的男子,臉色也是由青變白,再變黑…

慕容嵐現在則是摸不清狀況,於是一些好心的女孩子偷偷的說道,“Laperla是個內衣品牌。慕容小姐不知道嗎?”

頓時,臉沉下。

她當然不知道!如果知道會讓東方墨蓮有翻盤的機會嗎?頓時黑着一張臉朝着身後的人道,“回京都!”

“是,大小姐!”

慕容嵐豈是不知道自己的處境,在留下恐怕也會惹火燒身,反正家中的人也留了後招,況且來日方長,慕容嵐豈是不懂的!報復一個人不是給人一個痛快,而是一刀一刀狠狠地刮她…

看着慕容嵐那落荒而逃的背影,東方墨蓮面上看不出來什麼表情,只是心底卻是冷笑,對着衆人道,“你們玩。”

隨即自己也走了出去…

當然沒有人看見之後半刻鐘的事,只見一座梧桐樹下,東方墨蓮那張臉黑的不能再黑,狠狠地盯着面前的人。

“啪——”反手一個耳光,抽向面前的清秀的女子…

無限冷意逼出,“是你幹的?”

女孩子只是一副十五六歲的模樣,長相清純可愛,此時卻是捂住臉,含着淚,低着頭,聽見東方墨蓮的話,連忙的擺頭,“小姐不是我,不是我…”

“呵!是嗎?不是你難道是我嗎?”東方墨蓮心中暗恨,剛纔那一瞬間她其實也是錯愕了半天,雖然剛纔的事是捏造的,但是那個男的手中的東西卻是真的!她東方墨蓮的東西她自然認的清楚…而能在這上面做手腳的也只有面前的女孩子了。這是跟了她十年的丫頭,十年的近侍…而現在她不得不懷疑…

看來她身邊有問題的人還真是不少!

“小姐,小姐饒命啊!綠芙也不知道,求小姐明察啊!”女孩頓時慌了。

東方墨蓮面色清冷,對於那哭的梨花帶雨的臉沒有半分的同情,冷聲道,“我想,萬石窟才是你該呆的地方!”

嘶——

綠芙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怎麼會?怎麼會?那萬石窟可是東方家族裏罪大惡極的人才會去的地方…小姐,怎麼這麼殘忍!何況,她是真的不知情啊…

“嘖嘖,面如羞花,心如蛇蠍,原來這才聖女的模樣…”

一道魅惑萬分低沉又暗啞的男聲響起來,令梧桐樹下的兩人同時一驚。尤其是那一身高貴清冷的東方墨蓮。

眼睛眯起,殺機一閃而過,“誰!”

------題外話------

苦逼…苦逼…苦逼…嗚嗚…。 “過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那你和他過去的事情爲什麼你還要提?”雲凱風直接無視了她的後半句話,抓着她和楊澤文的事情不放了。

她跟他倒是會說,不要在乎過去的那些事情,但是到了她自己這裏的時候她怎麼想不通?

楊澤文對她再好,那也是過去的事情,怎麼就和現在的成不成扯上關係了?

再說了,楊澤文只是多認識了她這麼多年而已,他們相識的這段時間以來,他對她難道不好嗎?

只不過是時間上佔了點優勢,難道以後也能一輩子佔優勢?

艾曉寧實在沒有想到雲凱風居然會這麼固執,她不由得有些頭疼起來。

如果是在七年前,或者是更早一些,她要是認識了雲凱風,她一定會要不猶豫的撲進去,即使這是個騙局。

但是現在,她已經不想再折騰了。

“雲總,我還是要說聲謝謝,你對我的好,我真的很感激……”

“夠了!”雲凱風突然出聲制止了她的話,剩下的話他一點都不想聽,如果不是他現在不敢把艾曉寧逼得急了,免得她直接宣佈結婚,他真的恨不得先把楊澤文給收拾了,然後用官司逼得艾曉寧不得不嫁。

反正人是他的,她也不能在有什麼亂七八糟的理由,只要人在這裏了,以後慢慢攻破心防都不是問題。

門鈴聲響了起來。

艾曉寧驚了一瞬立刻看向了向霆均。

但是向霆均卻好像沒有收到艾曉寧的暗示一般的低着頭吃飯,眼角的餘光一直看着雲凱風。

天唐錦繡 雲凱風更是直直的坐在原地不動,一雙黑眸盯住了艾曉寧,彷彿只要她敢動,下一秒他就會發火。

門鈴聲響的更急了,艾曉寧皺着眉頭,打算不在理會雲凱風,自己去開門的時候,雲凱風哼了一聲直接站起來,大步的走向了門口,刷的一聲拉開了門。

門裏門外的兩個相互盯着對方,眼中的火光在空氣之中交匯,誰也不讓誰。

楊澤文沒有想到來開門的會是雲凱風,雖然艾曉寧的腳不方便,但是終歸還有向霆均在,雲凱風像這個房子的主人一樣來開門的行爲讓他非常不開心。

雲凱風把他的表情看在眼裏,於是輕笑道:“楊先生,吃東西了嗎?這麼急着趕過來,要不要我多添一副碗筷?”

話裏話外的意思都是以主人自居,楊澤文皺起了眉頭,但是卻也不退讓:“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可以了,我很熟,而且雲總是貴客,總不好讓你親自動手。”

“不用擔心,我來過很多次,怎麼能算是客人,而且早飯也是我去做的,相反的楊先生應該沒有來多少次,我擔心你找不到地方。”雲凱風悠然的站在門口,絲毫沒有讓他進去的意思。

楊澤文不滿的看着他,雖然早就知道雲凱風時時進入這裏,但是真的沒有想到他已經熟到自己去做飯吃了。

“雲總是貴人事忙嗎?怎麼還有時間來做早飯?不用陪你的女朋友嗎?”楊澤文重重的咬着“女朋友”三個字,仔細的看着雲凱風的表情。

雲凱

風的臉色黑了一瞬,艾曉寧那個死女人,居然敢說他有女朋友,她的女朋友和未婚妻就在裏面坐着,他現在不是正在陪嗎?!

“澤文!雲總!你們兩個怎麼站在門口?快點進來!”聽到他們兩個的對話,艾曉寧連忙出聲阻止,生怕下一秒雲凱風就會說他向她求婚的事情。

背的男人求婚失敗了不是總是想着藏着掖着嗎?怎麼就是他總樂意掛在嘴邊上呢?難道不怕折損了他的形象?

聽到了艾曉寧的話,雲凱風重重哼了一聲,率先進了屋子,臉色不好的坐在了餐桌邊,飯也不吃就冷着臉瞪着對面的艾曉寧。

艾曉寧決定無視他的眼神,只看向關心的走到她身邊的楊澤文。

“曉寧,你的腳怎麼樣了? 重生毒妃不好惹 我帶了些藥過來,你的腳一定要擦藥,去看過醫生了嗎?醫生怎麼說?”楊澤文急切的說道。

“你不用擔心,我去看過醫生了,醫生說……”

“醫生說忌辛辣,她的叫沒有傷到骨頭,藥我也拿回來了,還是金遵醫囑的好,不要亂用藥。”雲凱風似笑非笑的接口說道。

楊澤文的臉色變了一瞬,深深地望着雲凱風:“你陪曉寧去的醫院?是了,曉寧意外的碰上了雲總,雲總會送她去醫院也是情理之中的,但是我還是要謝謝雲總幫我們曉寧。”

“我們曉寧”這個詞刺激了雲凱風,他眼中寒芒一閃,冷聲說道:“我幫曉寧是應該,畢竟我是霆均的父親。”

彷彿是爲了印證雲凱風的話一般,向霆均立刻說了一句:“爸爸,你送媽媽回來,又給我做好吃的,我太喜歡你了!”

好兒子!

雲凱風的臉上飛速的劃過了一抹笑意,決定下次一定要帶向霆均去他想去的地方。

楊澤文的臉色難看,向霆均和誰都不親,但是沒有想到卻被雲凱風收服的服服帖帖,艾曉寧有多重視這個兒子他心中清楚,如果他不能拉攏向霆均的話,恐怕以後還有些難辦。

“霆均,你想吃什麼,楊叔叔都買給你好嗎?但是雲總是有身份的人,更何況他也有自己的女朋友,以後還會有自己的家庭,你這麼叫的話傳出去也不好聽。”楊澤文溫聲說着,想要勸向霆均改口。

向霆均撇了撇嘴,他的藉口怎麼和媽媽的是一樣的?

他低低的應了一聲,又把雲凱風的話搬出來:“爸爸說他沒有女朋友。”

艾曉寧真的很想掀桌子,知道現在她才發現剛纔的決定錯的有多離譜。

原本以爲她是讓楊澤文過來,減少誤會,但是沒有想到現在的誤會可以算是越來越深了,而且已經變成了死結,不僅楊澤文和雲凱風正面交戰,連向霆均也已經選邊站好,正式加入了戰局。

楊澤文的臉上有些掛不住,這個雲凱風到底用了什麼手段,居然能讓向霆均服服帖帖的?

“好了,我現在吃飽了,一會我要去一心的事務所,澤文,要是你沒有事的話就帶我一起去吧?”她不好開口說讓楊澤文離開,但是她要是敢讓雲凱風離開,那麼後果一定會比現在更加慘烈,所以乾脆她自己離開

吧。

楊澤文只當是艾曉寧不想多和雲凱風接觸,這才找了個藉口要走,於是立刻笑着說:“好,我反正也沒有什麼事,本來就是來看你的,我送你過去。”

雲凱風死死的盯住了艾曉寧,心中的怒火一層層的翻涌上來。

艾曉寧硬着頭皮說道:“雲總,我還有些事,我現在畢竟是有官司在身,有很多事都需要處理。”

“我在這裏陪霆均!”雲凱風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說出了一句話,表明了他要留在這裏的決心。

“這樣不太好吧。”楊澤文首先提出了反對意見,“現在主人家不在,雲總留在這裏多有不合適的地方,我們可以把霆均一起帶過去。”

“有什麼不合適?你們要讓他小小年紀就聽到那些事情?”雲凱風的眼中浮現了一抹嘲諷,這就是他的辦法?

向墨仁做了多少事清他不是不知道,就算向霆均早熟,也沒有早熟到能接受自己的爸爸和那麼多女人有私交的地步。

艾曉寧也不贊成楊澤文的說法,在聽到了雲凱風的反駁的時候投過去了一個感謝的目光。雲凱風淡淡的瞥了一眼轉開了眼睛,顯然還在生氣。

楊澤文被他的話頂了回來,這才反應過來自己的提議的確很不妥,艾曉寧每次去蘇一心哪裏都不帶着向霆均也就是這個原因。

“我就在家裏,和爸爸一起看書。”在幾人僵持的時候向霆均一錘定音了。

艾曉寧鬆了一口氣,也不再反駁:“那就謝謝雲總了。”

“我帶自己兒子,你感謝什麼?”雲凱風毫不客氣的堵回來了一句話。

艾曉寧默默的無言了。

這下好了,雲凱風看上去是真的生氣了。

楊澤文雖然不情願,但是在看到艾曉寧已經同意了的情況下只能說道:“那就多謝雲總了。”

“哼!”雲凱風低頭繼續吃飯,連個眼神都懶得回了。

艾曉寧看着兩個一起吃飯的人,突然生出了一種和諧的其妙感觸。

她柔聲說道:“等我晚上回來的時候,帶點好吃的。”

“好。”向霆均頭也不擡的回了一句,話語中的情誼之隨心讓艾曉寧的滿腔溫柔全部瞬間消失不見。

看着艾曉寧和楊澤文一起出門的背影,在門被關上之後,坐在沙發上看書的兩人才擡起頭來。

向霆均悶悶的說道:“爸爸,媽媽好像對那個楊叔叔很在意。”

“她對我難道不在意?”雲凱風丟下了書本,哪裏還看得進去!

“媽媽對爸爸的在意是不一樣的,媽媽很怕楊叔叔會不高興,但是媽媽卻不把爸爸當做外人。”

聽到了向霆均的話,雲凱風一怔,心情瞬間好了起來,這一點連向霆均都看得出來,他怎麼會看不出來,只是有的時候關心則亂。

艾曉寧在面對楊澤文的時候,十分的小心翼翼,不願意他誤會,不想他傷心,這是在對待一個恩人,而不是愛人。

但是在商場中,艾曉寧在看到安然的時候,對他發的脾氣和冷言冷語可不是假的。

(本章完) 什麼叫跳進黃河都不洗清,卓隨行現在覺得,他把中國的五湖四海都跳一遍都洗不清了。

他可是還要找老婆的!

慕月森在心裏瞪他,臭小子,你因爲就你要娶老婆嗎?

兩個被衆人審視的大男人,心裏一片昏天暗地的。

https://tw.95zongcai.com/zc/56758/ 慕月森繃着身體,神色高冷的鈴開卓隨行還放在他腿上的手,“隨行啊,爲今之計,只有一個辦法能洗白了!要不他們怎麼都不會相信。”

林宛如趕緊答應的,聲音因爲哽咽有些發顫,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滿滿的感情都化作三個字,說了出來。

Previous article

楚嬙滿意的笑了笑,雙手託着魚兒的腰部,將她送上那棵並不是很高卻着實是爲難的歪脖子樹。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