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李沖眉頭一皺,他並未去過地府,大多也都是道聽途說,或者從網站上看過相關的圖片,加上天地昏黃,陰風陣陣,且伴隨著鬼哭狼嚎的慘叫,這才判定這裡是地府。

只是……對方居然說是他們創造出來的,這讓他多少有些驚訝。

李沖撇撇嘴,道:「既然這裡是你們創造出來的,那為何還鬼鬼祟祟不敢露出真身?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在我眼前的你們,應該只是投影吧。」

聞言,輪轉王和卞城王顯然一愣。

「沒想到被你識破了,也罷,如今你已經進入了鬼界,那麼註定你將成為我們的鬼奴,也不妨告訴你,我們的確是投影,實力不足本體的百分之一,至於為何會這樣,相信你也能猜到,你是修道中人,我們乃是鬼神,如若親自動手殺你,我們將會遭受天譴,所以,才會讓你活這麼久。」輪轉王道。

卞城王附和道:「是啊,連殺個普通將死的凡人,都險些受到天譴,殺你,在黑暗徹底降臨人間前,怕是直接會魂飛魄散吧,這番解釋,你可明白?」

李沖仰天大笑道:「就憑你們也想殺我?如果你們親自動手,或許還有可能,只是…….」

李沖的臉色瞬間冷厲起來,手掌一翻,虎魄刀已然握在手中。

緊接著,連續兩刀飛斬而去,目標正是二王。

「我說過,我們只是投……」

最後一個影字還沒說出,便被李沖發出的刀氣泯滅。

滅掉兩個投影,李沖並未感到興奮,恰恰相反,此時的他,前所未有的凝重。

在他的前方,有著一棟高大的城牆,城牆之上,猙獰的刻著兩個猩紅大字。

「鬼界」

李沖的瞳孔縮了起來。 十大聯盟不可能放過萬魂宗的餘孽。

雖說羅陽是一片好心,可是白蕙和谷家三姐妹卻把他的好意當壞心眼,不接受也罷了,還向他翻白眼。

花襲伊自然看到羅陽跟白蕙和谷家三姐妹眉來眼去,幸好她只是以為雙方是在用眼神來交流醋意。

待十三姨打完電話,羅陽說道:「十三姨,只要十生宮總部沒人,就算第十塊木炭去到那兒也沒有用。」

十三姨冷道:「小子,你說的輕鬆!」

她的意思是說十生宮總部還有許多東西留在那兒,人走了,東西難以一下子帶走。

若東西被第十塊木炭毀壞了,那也是一種損失。

見羅陽不應聲,十三姨又接著道:「小子,你快想辦法。」

現今除了羅陽之外,十三姨也不知該找誰來幫忙。

若羅陽也幫不了忙,那十生宮就要面臨第十塊木炭的糾纏,結果比較麻煩。

羅陽沉吟道:「十三姨,不用提心。我會想到辦法的。」

可是此時確實還沒想到。

第十塊木炭去哪了,都還是個未知數。

若在附近,那血煞子和魂珠一定會發出紅光。

「小子,再等,就遲了!」十三姨嬌嗔道。

她的意思是說若第十塊木炭殺到十生宮總部去了,及時趕去,或許還能阻止第十塊木炭亂來。

再不動身,就趕不及了。

羅陽也想去十生宮總部,找宮主問一些事。

不過明晚要跟日本忍者打擂台,若去了十生宮總部,是否能及時趕回來是個問題。

這種左右為難的事,羅陽遇到過。

不答應十三姨,又不忍看她焦躁不安的神情;應允吧,又可能打不了擂台。

羅陽說道:「十三姨,不如這樣,你先打電話讓你們的人小心提防,等我打完擂台賽,就趕去你那,怎麼樣?」

十三姨輕剔柳眉道:「小子,你說過要保護好我們的!」

笑了笑,羅陽點頭表示同意。

現看其他人,只見白蕙和谷家三姐妹眼神越來越幽怨,不用問,也知她們內心對羅陽極為不滿。

若羅陽一味管這件事,那十大聯盟就有可能逃過一劫,這不是白蕙和谷家三姐妹想看到的。

說也說過了,羅陽不聽,白蕙和谷家三姐妹只有翻白眼的份。

羅陽說在下一盤很大的棋,白蕙和谷家三姐妹只能半信半疑。

「十三姨,你放心。我說話算數的。」羅陽說道。

「小子,誰說你說話不算數?現在是要抓緊時間去辦事!」十三姨淡淡白了羅陽一眼。

她的意思是指去找第十塊木炭。

不是羅陽不想去找,而是還沒有頭緒。

現今趕去十生宮總部,若能找到第十塊木炭,倒也罷了。

萬一第十塊木炭還不是去十生宮總部,屆時又不知去哪兒找它了。

明晚跟日苯忍者的擂台賽,羅陽鐵了心要參加。

是以,明日下午之前要趕回去。

但若跟十三姨去了十生宮,到時羅陽想回來都不容易。

這時羅陽只好問血煞子:「莫邪小姐,你猜第十塊木炭會去哪?」

只聽血煞子冷道:「十生宮吧!」

須知,幹將就有可能在十生宮。

換言之,血煞子說第十塊木炭會在十生宮,那是為自己考慮。

羅陽說道:「莫邪小姐,你有沒有辦法找到第十塊木炭的準確所在位置?」

血煞子冷道:「它要是在附近,那我能感知到。」

此時血煞子和魂珠都沒有發出紅光,可以證明第十塊木炭確實走遠了。

正在跟血煞子說話時,只聽花襲伊說道:「呵呵,坐在這裡等也沒什麼用。」

這是事實。

看來花襲伊同意十三姨的想法,覺得還是抓緊時間去找第十塊木炭比較好。

「噯,我覺得還是在這裡最好。」谷雪說道。

羅陽聽了,暗道不妙。

這表明白蕙和谷家三姐妹有可能要跟十三姨等人吵嘴。

「呵呵,你……」

「花姐,她隨便說的。」

不待花襲伊說完,羅陽就搶先勸道。

只見兩位美人各自不快,都向羅陽投了個白眼。

羅陽在中間,當真左右不是人。

只能訕訕一笑,接著道:「十三姨,聽我說。我敢保證第十塊木炭一定會回來找我的。沒我的幫忙,它辦不成事。」

聽羅陽還是不願動身,十三姨嬌嗔道:「小子,那你就是要看著我們死了?」

這話在白蕙和谷家三姐妹聽來,那是很不錯的。

畢竟仇人之間,知道對方處境不妙,當然心裡高興。

從白蕙和谷家三姐妹嘴角揚起那種幸災樂禍的弧度,便知她們估摸在心裡詛咒十三姨等人了。

十三姨也發現了白蕙和谷家三姐妹不友好的表情,怒道:「你們什麼意思?!」

眼看雙方又要鉚起來,羅陽連忙道:「十三姨,請冷靜。我已想到一個辦法了。」

若不說有辦法,十三姨可能就要跟白蕙和谷家三姐妹吵起來。

十三姨哼了一聲,便豎起耳朵來聽羅陽說什麼。

「十三姨,辦法倒是有,只是很危險,不知你願不願意做。」羅陽故弄玄虛道。

先前說了有辦法,若又說沒有,那倒要被十三姨的口水噴死。

此時要圓謊,只得硬著頭皮繼續編下去。

十三姨好奇道:「什麼辦法?」

見羅陽輕輕嘆息,十三姨催道:「小子,還不快說!」

心裡覺得不好意思,表面卻要裝出很凝重的神色,想了想,羅陽說道:「十三姨,算了,太危險了,你分分鐘會掛掉的。我不能看著你出事。」

結果十三姨一定要聽。

「小子,你再不說,姑奶奶割你的舌頭!」十三姨嬌嗔道。

不待羅陽應聲,便聽見谷雪冷笑。

雖說還不清楚白蕙和谷家三姐妹是什麼來頭,但十三姨對她們早就頗有看法了。

現今又老是跟她作對,十三姨怒火中燒。

身影一晃,十三姨已飆向谷雪。

冷公主的霸道帥惡少 若打起來,自然是谷雪要吃虧。

羅陽眼疾手快,橫跨一步,擋在十三姨的面前,握住她的手,說道:「十三姨,先聽我說。我告訴你那個辦法。」

十三姨慍道:「小子,讓開!等姑奶奶先教訓她!」

眼看局面要失控了,羅陽暗暗叫苦。

若打起來,白蕙和谷家三姐妹可能就會把羅陽的身份曝出來。

要勸架,又兩邊討不了好。 大明星的長腿情人 空間猛然劇烈波動起來,輪轉王的投影在城牆上顯現而出。

輪轉王似乎很滿意李沖的表情,冷笑道:「李沖,鬼界之中,存在無數的鬼怪,任憑你實力強大,也無法全部消滅,一旦你力氣耗盡,你將永遠沉淪在鬼界之中。」

李沖面色陰沉下來,輪轉王說的沒錯,他已經感應到有一股股強大的陰氣朝此處靠近。

不但如此,數量之大,超乎想象。

「廢話真多。」虎魄刀橫斬而去,一道刀芒隨之劃破輪轉王的投影。

頃刻間,投影支離破碎,只留下輪轉王的大笑聲,回蕩在這昏暗的世界。

聯繫了一下系統,李沖鬆了口氣,雖然這裡是二王創造出的『鬼界』,但並不能隔絕與系統的聯繫。

只要有系統在,來再多的鬼怪也不懼,甚至越多越好。

「來吧,快來吧,越多越好。」李沖的嘴角裂開一條縫隙,舌頭舔著嘴唇,眼中露出興奮的光芒。

一分鐘后。

鬼界開始發出轟隆轟隆的聲響,鬼哭狼嚎的聲音也越來越大。

終於。

就在李沖做好一切戰鬥準備時,第一個鬼怪出現了。

那是一隻身穿古代兵甲的無頭厲鬼,帶著凶煞之氣,撲面而來。

李沖冷笑一聲,提刀橫斬而去。

「啊!」

無頭厲鬼慘叫一聲,便是化為雲煙徹底消散。

「叮……宿主擊殺無頭厲鬼成功,獲得經驗值500點。」

李沖有些失望,經驗值少的可憐不說,連個厲鬼丹都沒掉。

當然,這只是一個想法而已。

伴隨著無頭厲鬼打頭陣,無數的鬼怪也出現在了李沖視線之中,咆哮著,嘶吼著,長牙舞爪的朝他撲去。

看到那般場景,似是要生生撕了他一般。

只不過,李沖並未第一時間做出攻擊,反而在等著眾鬼聚齊,而他,也正在準備著大招。

「32……33……78…….差不多了。」李沖嘴角上挑,周圍撲過來的鬼怪,至少有數百隻,而且都是厲鬼級,他目視前方,隨便一掃便已然知曉鬼怪數量。

「刀氣斬!」

只見李沖怒吼一聲,手中的虎魄刀已經揮舞起來,一刀扇形的刀芒從刀身飛掠而出,直奔不要命的眾鬼。

不得不說,恢復真氣以後,李沖的攻擊更加凌厲,畢竟九陽神功已經修鍊到第五層,不論是體內的真氣含量,還是質量,都有明顯的提升。

刷~

刀芒所過之處,一片狼藉。

鬼怪化為煙雲,消散無形,但地面依舊被刀氣炸的灰塵四起。

沐家有家訓,這間屋子誰也不許住。

Previous article

「應該很好吧。」花離鏡低下頭,「據說那時候,三殿下他……發誓非鏡兒不娶。」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