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李兄弟……”

幾人臉上露出了激動的神色,在看到李長生的那一瞬間,彷彿看到了希望一般。

刑巫師的面色,有些嚴肅,目光從老丁、大牛等人的身上收回,緩緩地朝李長生看去。

這一刻,凌厲的殺意,都像是蘊含在他的眼神之中。

“你終於來了……”刑巫師緩緩地開口說道。

李長生淡淡一笑,說道:“反你們黑巫教,是我提議,我當然要來……”

刑巫師說道:“你倒是出現得挺及時……”

大牛和老丁幾人,連忙靠近了李長生的身旁。

只見大牛臉色有些嚴肅,盯着刑巫師,對一旁的李長生說道:“李兄弟……他好厲害,我們幾人聯手,都不是他的對手……”

李長生微微頷首,說道:“他修煉黑巫術,你們自然不是他的對手。”

刑巫師冷冷一笑,說道:“正好……你殺我數百妖鬼……今日,我就殺你……讓這些無知的村民們知道,跟我黑巫教作對,是如何下場……”

刑巫師話一說完,整個人再次一步邁出。

一步出,則天地勢變,滾滾的煙塵飛揚而起,像是凝聚起一層層的殺意,無限外露。

這無匹的氣勢,足以讓在場的所有人心驚。

老丁臉色一變,有些擔心,壓低了聲音,對李長生說道:“李兄弟……你多加小心……”

李長生微微點了點頭,示意讓大牛、老丁等人退後,他也隨之一步邁出。

一時之間,一股渾渾的力量,從李長生的身軀之中發散而出,只看見金黃色的光芒,像是迷霧一般,將李長生的周身都牢牢地保護住。

“這是……”

在場村民看在眼裏,禁不住大吃一驚。

刑巫師的臉色有些陰沉,說道:“我倒是想要看看,是你們道門的護體金光厲害,還是我黑巫教這勾連天地靈意的力量強大……”

磅礴的威勢,凝聚成強大的能量,滾滾而動。

這一刻,李長生和刑巫師身子同時動起。

衆人只感覺眼前一花,那速度,快得肉眼都分辨不出來。

一瞬之間,“轟隆”一聲巨響,大地像是要炸裂開來一般,只看見刑巫師像是攜帶着渾渾的大地之力,朝着李長生整個人包裹而去。

李長生的身形,快速飛退,整個人被金黃色的光芒給護住,無匹的意念,化作利刃,綻放出耀眼的光華,與刑巫師的力量交織在了一起。

“天啊……我滴乖乖……我不是在做夢吧……”

人羣之中,有人發出了一聲驚呼,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只感覺看到了兩個神仙一般。

隨同刑巫師前來的黑衣巫師冷冷一笑,說道:“刑巫師勾連天地萬物靈意的意念,早已經登峯造極,在法壇之中,除去田掌舵,無人能比刑巫師相比……這個李長生……看上去年紀輕輕,根本不可能是刑巫師的對手……”

“放你的狗屁……李兄弟是神仙下凡,來拯救我們烏月村的高人,你們黑巫教只是一個邪教,修煉的,都是不入流的邪術,又怎麼能跟李兄弟相比?”老丁聽到了黑衣巫師所說的話,一時不忿,反駁着說道。

黑衣巫師臉色一變,看向老丁,說道:“你這凡夫俗子,懂什麼?”

“我不懂?你懂?怎麼?要打架不成?有本事來啊……”

有李長生在,老丁等人頓時氣勢又回來了,抄起了手中的武器,對着那幾名黑衣巫師。

大牛的臉上,也露出了狠意,完全不懼怕這幾名黑衣巫師。

剛纔這幾名黑衣巫師想衝上來,不也一樣被大牛和老丁等人用武器逼退?這足以說明,這黑衣巫師,雖然也有些道行,但終究還是懼怕武器的。

衆人齊心合力,對付這幾名黑衣巫師,還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至於刑巫師,交給李長生來對付,想來應該是沒有差錯。

幾名黑衣巫師臉色一沉,有些怒意,但見衆人一副要拼命的樣子,一時之間,他們心中也有些膽怯,只盼着刑巫師能將李長生殺死,給在場的村民們一個震懾。

就在這時,“轟”的一聲巨響,再次將衆人的視線吸引過去。

只見刑巫師掄起手臂,一股磅礴的威勢,如同千斤重錘一般,直朝李長生狠狠地砸下去。

李長生冷哼一聲,揚手輕輕一擋,那袖子拂過,看似輕飄飄,卻不知道蘊含了多大的力量,竟然一下子將刑巫師的攻勢給擋住,因而爆發出一聲巨響。

磅礴的力量震盪開來,一下子將刑巫師整個人震退幾步。

刑巫師雙眼微微一眯,說道:“好……好……果然有幾分本事,怪不得能殺我的妖鬼……”

話音落下,身子一震,一股力量渾渾而起。

剎那之間,只聽見一陣撕裂的聲音,刑巫師上身的衣服,全部四分五裂掉落在地,露出了他那一身結實的肌肉。

讓人驚訝的是,這刑巫師的上身,竟然紋着各種奇怪的符號和銘文圖案,看上去十分詭異。

李長生瞳孔驟然一縮。

這符號和銘文,他曾經也在孟天虎的身上看到過。

好像,那孟天虎,也是這黑巫教十八法壇之中的一個掌舵。

“讓你看看我們黑巫術勾連天地靈意的力量……”

刑巫師一聲怒吼,整個人臉上的神色,頓時變得猙獰起來,猶如惡魔一般。

這一刻,只看見他身軀之上的符號和銘文圖案,綻放出五彩的光芒,一個個虛影,從他的身上跳躍而出,就像是他身上的圖案,也一個個衝出他的身軀一般。

詭異的力量,在半空之中不斷旋轉,大地開始晃動起來。

刑巫師的腳下,飛揚而起的煙塵,再次被凝聚,在他的身後,凝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仿若深淵,黑暗而深邃。

天地的力量,都像是被他的意念所勾連起來。

李長生冷冷說道:“小道爾……你的黑巫術在我眼裏……還不足一提……”

話一說完,雙手開始不斷掐動法訣。

高空之中,似是傳出洪亮的聲音,一字一句地念道:“臨……兵……鬥……者……皆……陣……列……前……行……” 隨着李長生道家九字真言祭出。

一時之間,只看見九個金黃色字體,閃閃發光,像是懸浮在虛空之中一般,縈繞在李長生的身軀周圍。

磅礴的威勢,凝練而出,一股浩然之氣,悠悠盪盪。

刑巫師看到這一幕,禁不住眉眼一顫。

這道家九字真言,其實說白了,跟黑巫術之中勾連天地萬物靈意的能量相差不大,只不過,這道門之中的九字真言,將天地自然大道完全淬取,似是凝成了精華一般,濃縮成九個字體。

李長生等同於用同樣的力量,對抗刑巫師。

“刑巫師……弄死這個傢伙……讓他知道我們黑巫教的厲害……”

黑衣巫師看到刑巫師的力量,頓時有些激動,整個人興奮地喊了一句。

大牛和老丁等人,神色緊繃,頓時一氣憤,將手中的武器,朝着那幾名黑衣巫師刺去。

十數人同時出手,手中又有武器,嚇得這些黑衣巫師連連後退,沒一會兒的功夫,就被村民們逼到了牆角邊上。

大牛怒喝道:“你們再敢廢話一句……我們現在就先殺了你們……”

“對對……殺了他們……殺了這些壞人……”

村民們紛紛叫喊起來。

黑衣巫師們臉色微微一變,心中有些驚懼,一時之間卻又不敢出言反駁,生怕激怒了這些村民。

老丁見這些黑衣巫師不敢反抗,這下鬆了口氣,朝着李長生的方向,喊了一句:“李兄弟加油……”

“李兄弟加油……”

村民們聞言,也紛紛高呼起來。

此時此刻,鄉親們的情緒都十分激昂。

李長生這一戰,可是事關烏月村村民們的性命,一旦不敵刑巫師,那麼刑巫師可能殺的,就不只是李長生一個人,還將殺死這些反抗黑巫教的村民。

只看見刑巫師身後的漩渦,像是巨浪一般,翻滾着,散發出滔天的殺勢,這一瞬間,仿若所有的黑暗,像是從深淵之中冒出一般。

煌煌的威勢,激盪而起,掀起漫天的煙塵,鋪天蓋地,朝着李長生而去。

“叱……”

李長生面色一厲,怒喝一聲,手中掐起的法訣打出。

就在這一刻,只看見他身軀四周舞動的道門九字真言,震起一股道家之氣,像是席捲起無盡的力量,如同將要震碎虛空一般,朝着刑巫師整個人打去。這種力量,早已經超脫了人們的想象,只看見光芒七彩飛揚四射,這一瞬之間,光華並起。

兩股同樣是天地自然的力量,在這一刻,碰撞在了一起。

刑巫師的黑巫術,是最純粹而原始的力量,這種力量,不靠自身,不靠神靈,靠的是天地萬物之中存在的靈意,這種靈意雖然聽上去虛無縹緲,但是卻也能激盪出無數的能量。

四周的虛空,開始不斷變幻,捲起的威勢當中,仿若這天地,都變了模樣。像是那頭頂之上的蒼穹,在這一刻,也被這強大的能量給遮擋住了一般,而衆人腳下的這片大地,不斷震動着,像是隨時都要崩裂開來一般。

道門九字真言,凝無盡璀璨金光,似是藉助日月的威能,迸發出金黃色的光芒,伴隨着陣陣雷鳴而起,不絕於耳。只感受到那四周的空氣,像是在這一刻,也被這九個字所激盪起來,席捲起一股熱浪,如山那般高,如海那樣深。

在場衆人看在眼裏,這一刻,竟然都禁不住瑟瑟發抖起來,只感覺自己的身軀,像是不由自主地顫抖。

“這是……這是……”

一名老者,瞪大了眼神,他活了大半輩子,卻是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場面。

整個烏月村,像是在這一刻,都淹沒在李長生和刑巫師的力量當中。

黑衣巫師們個個神色激動,看着爆發的刑巫師,在他們的心中,刑巫師就是高高在上的神靈,能夠領悟到天地萬物的靈意,這恐怕是他們一生都做不到的事情。

修煉黑巫術,極其依賴天賦,有些人五感的靈敏度並不強,那麼就意味着,他們也許用盡一輩子的時間,也未必能將天地萬物之中的靈意發揮出來,而有些人,極具天賦,修煉一年的時間,或許就頂得過其他人修煉十年。

刑巫師,就是具有天賦的人。

道門九字真言,似是從四面八方直震而來,在這一剎那,竟然擋住了刑巫師所有的攻勢。

爆發而出的力量,像是要淹沒這個世界。

刑巫師怒吼一聲,整個人像是陷入了癲狂的境界。

只聽見“轟隆”一聲巨大的聲響,李長生整個人化作一道虛影,身形如夢如幻,直朝刑巫師衝了過來。

那一刻,李長生的速度,如同閃電一般,快得讓人難以置信。

無盡的力量,伴隨着他的到來,激盪而出,一股威勢,像是從蒼穹之上滾落而下,聲威並起,凝結成巨大的殺勢,朝着刑巫師洶涌而去。

刑巫師面色驟然一變,雙臂一擋,身軀之上的銘文,不斷流轉而動,想要抵擋住這股磅礴的力量。

然而,此時此刻,仿若有一道金光,直衝上浩瀚無邊的天際,像是破開了所有的能量,直射蒼穹,顫動的大地像是要崩潰一般,這股強大的力量轟鳴而至,在凝聚的那一刻,盡數轟擊在了刑巫師遮擋的雙臂之上。

飄揚在他身軀之上的銘文,也像是被這股力量完全驅散一般,仿若所有的夢境,伴隨着這一擊而開始幻滅。

恢宏的力量直震到刑巫師的身軀體內,五臟六腑似是都受到了巨大的衝擊。

只見刑巫師整個人臉色一沉,“噗”的一口鮮血噴出,身形倒飛出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刑巫師……”

黑衣巫師看到這一幕,頓時被驚駭住了,禁不住失聲大喊。

在場的衆人,更是深吸了一口冷氣,似是有些不敢相信。

雖然他們都期盼着李長生能夠打敗刑巫師,但是黑巫教的地位在村民們心中,已經隱隱造成一股威壓,使得他們這一刻,竟然也有些不敢置信,高高在上如同權威一般的刑巫師,竟然會不敵李長生。

“不可能……不可能……刑巫師不可能會輸……”

幾名黑衣巫師,只感覺渾身手腳冰涼,像是無盡的寒意,侵襲一身。 在場衆人,一個個瞠目結舌,完全都驚住了。

李長生的實力,超乎了大家的想象。

只看見刑巫師整個人緩緩地從地上爬起,嘴角邊掛着血絲,雙眼之中,似是有怒火在騰騰的燃燒。

他也不相信,自己會不敵李長生。

在他看來,李長生只是一個年輕的小道士罷了,憑什麼能贏他,憑什麼?

他刑巫師修煉黑巫術大半輩子,五感早已經達到神境,即便是平日裏在休息睡覺之時,都能依靠着意念而去勾連起身邊萬物的靈意,這種力量,是外人所無法想象的。

“我不服……”刑巫師怒吼一聲,整個人臉上的神情,變得有些猙獰。

шшш ▪ttκā n ▪Сo

李長生怔了一下,說道:“不服?有何不服?”

“我的力量,又豈是你能想象到的?我入黑巫教三十八年,於法壇之中,一人之下,千人之上,你如此年紀,能勝我一身黑巫術,我不服……”刑巫師臉上的神色,瞬間變得平靜下來,眸子裏,閃着詭異的光。

李長生聽完,若有所思,說道:“勝敗乃兵家常事……我倒是覺得挺正常的……要不你帶我去你們法壇?我跟你們掌舵聊聊人生理想?說不定……到時候不服的,就是他了……”

“混賬東西……”

刑巫師怒意再起,一聲咆哮,整個人身軀再次一震。

只感覺剎那之間,從他的身軀之中,一道道銘文飛出,直衝天際,一股渾渾的威勢,漫天升起,勢如破竹,無人可擋。

一瞬之間,頭頂上方的蒼穹,似是沉寂下來,似是被無限的黑暗所遮擋住,變得昏天暗地,大地之上,猛然之間颳起了奇異的狂風,呼嘯而來。

天,漸漸陰沉下來,越發昏暗,只感覺頭頂之上的黑暗中,像是閃着無數耀眼的星辰。

整個烏月村,整片山林一下子被無窮的黑暗所籠罩住,顯得陰森寂寂。

“這……變天了?怎麼回事……怎麼回事……”

“好端端的天,怎麼說變就變……”

在場村民一陣驚慌失措,看着突然暗下來的天,全部人都被驚住了。

李長生整個人怔了一下,擡頭看看了天,似是知曉了什麼。

這刑巫師勾連天地萬物靈意的能力,確實厲害,可以讓這天地之中的萬物,根據他的意念而改變,他想要這白晝變成黑夜,於是在他的力量當中,白晝也就成了黑夜,他想要這沉寂之中颳起一片狂風,那麼這沉寂裏頭,便有了風。

如此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本事,就算是李長生,恐怕也要開壇做法才能辦到。

這變幻而出的繁華星空之中,像是蘊含着無限恐怖的力量,可以洞穿天地,直至九幽輪迴之境。

在場的黑衣巫師,臉上都露出了喜色。

“惹惱了刑巫師……你們整個烏月村,都將不得好死……”

“刑巫師能讓這天地萬物都聽他的指揮,又豈是你們這些凡人螻蟻,能夠想象得到的……”

幾名黑衣巫師厲聲斥道,似是感覺到這一片空氣之中蘊含的玄機和靈意,臉上都露出了得意的神色。

這一切,不是虛幻,不是結界裏頭的小世界,是真實,一片真實。

刑巫師要這天變,於是天變,要這地震,於是地震,要這天降雷鳴與閃電,於是便會降下雷鳴與閃電。

他露出了詭異的笑容,越發讓人覺得驚悚,冥冥之中,似是他整個人,與這片玄妙的環境,融爲了一體。

這種改天換地的術法,素來少見,許多奇門異術,本身都達不到這樣的程度。即便是那些能夠做到的,其實也只是建立在一個虛擬的環境位面之上,唯獨黑巫術才能這樣真實的做到。

“在我眼中,圓的,就是方的,方的,便是圓的,只要能勾連起其中的靈意,方形,也能轉動……”

刑巫師一字一句,緩緩地說着,整個人帶着一股滔天的氣焰,洶洶朝着李長生而來。

只看見他緩緩伸出手掌,輕輕一晃,只看見漫漫的星空之中,電光四射,雷鳴之聲轟然而響,震徹整片大地。

村民們頓時都驚慌起來,眼神之中露出了恐懼之意,這刑巫師有這改天換地的神通,李長生又怎麼會是他的對手?

大牛和老丁等人,面色已經完全變了,一片陰沉。

頭頂之上,一聲聲巨響,像是在耳邊震裂開來一般,每個人的心臟,都像是跟隨着這一聲聲轟鳴而起伏。

就在她不滿的時候,一輛純金色的飛船映入眼帘。

Previous article

整個黃桷古道,寬約一米多,都是用大青石板鋪成。千百年的人馬踏在結實的石板上也留下了坑坑窪窪的歲月痕跡。兩旁密植的黃桷樹大多有幾百,上千年,粗壯茂密,就像一把大的寶蓋把一條彎彎曲曲的山間小道完全掩蓋,從空中幾乎就看不到山路的樣子。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