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朱寧這時,在他懷裏悠然轉醒,看到他,自然高興地喊:“爹——”

“郡主——”朱璃兩個字,意味深長。

朱寧知道自己肯定要捱罵了,皺了皺鼻子,接着小聲對自己父親說:“皇上真的是病了呢。”

感情,他這個小丫頭,是故意去接近皇帝刺探皇帝的機密。

畢竟朱寧年紀小,朱準總是難免會對她疏於防備。

朱璃眸光裏一閃,手心摸着她腦袋:“寧兒那時候是都聽見了。”

知道那個狗皇帝有心想殺她爹,以她的能力,只能是走這一步棋子了,一定要刺探出皇帝的弱點,這樣,哪怕回到了京師都不用怕了。

朱寧偎依在他懷裏,輕聲說:“對不起,寧兒沒有把事情做到天衣無縫,讓父親擔驚受怕了。皇上生了病,居然想對寧兒動手,可見皇上這個病恐怕是——”

可見這個小丫頭也不傻,是看出了朱準的心思,朱準不過是想把自己的病傳染給她。可她不是吃素的,怎能依這狗皇帝所願讓自己父親傷心。

朱璃聽見女兒這樣一說,臉色驟然降溫,是冰到了極點。

馬維更是想:你他媽的。我主子對着你這個狗皇帝鞠躬盡瘁的,你居然不知回報,還想染指恩人的女兒,簡直不是人!

不管怎麼說,如今,護國公把這個燙手山芋是扔給他們了。畢竟,護國公這般聰明的人,肯定知道,這會兒讓朱準死到自己手裏沒有任何好處。

朱準哪怕死了,京師裏掌握實權的人,不是朱準,據說朱準有兒子,那些人完全可以再扶持一個傀儡坐上皇帝寶座。

這一切,只怕是當初執意讓朱準未來登上皇位的萬曆爺都想不到的事實。

朱隸不由都回頭看了那眼披頭散髮的朱準。

當年他和太子的感情尚好,這孩子還是皇太孫,聰明伶俐,敢作敢爲,頗讓他和自己的夫人李敏另眼相看。

只能說,皇宮那個地方確實不是人呆的地方,是人吃人的地方,人變鬼的地方。這個當年擁有遠大夢想有着志氣的孩子,終究是孤身寡人,沒能逃過皇宮裏的人的毒手。

把現在這個已經變樣的孩子,扔回給攝政王是對的。因爲這是誰種下的孽,只能有誰來善後。

這一切顯然不是他朱隸逼出來的,是誰逼出來的做出來的,這不是顯而易見的事嗎?

朱準喘着氣的臉擡了起來,看着眼前這兩個男人。

反叛的大魔王 無疑,這兩名男子健康的體魄和氣勢,遠勝過他這個已經一隻腳踏進棺材裏的皇帝。

坐上皇位又有什麼用?不,朱準覺得一點用都沒有。如果要他再次選擇,他只要一個健康的身體。

問題是,他已經別無選擇了。

“你們兩個逆賊,叛賊!”朱準咬着嘴巴聲聲控訴。

朱隸轉回臉,只對朱璃說話:“拿皇上,去換取三爺手裏那幾個本王府裏的人質,三爺意下如何?”

什麼?!

女主只想在線當顏粉 朱準坐不住了,他是皇帝,天下最權貴的那個人,結果要他的命去換奴才的命?!

“護國公,你——”

“皇上何必置氣。想當年,本王和王妃都在皇上年幼時伸出過援手。王妃和皇上說過的話,皇上不應該忘記。一個皇上,如果連自己百姓的命都視如草芥,那是做不長久的了。”

朱隸這話,無疑是對着當年那個孩子的靈魂說的。

朱準滿臉通紅:“你都知道什麼?!”

“皇上不是病了嗎?把病治好就好了。”

朱準一驚。

朱隸沒有看他的臉,繼續說:“本王聽王妃說過,花柳病還是有的醫的。”

那時候,突然兩串淚不由自主落下朱準的臉,他坐在地上,驟然像個孩子一樣嚎啕大哭。

麋鹿等人,只是吃驚地看着這一切:皇帝居然得了花柳病?

那不是隻有什麼人才能得的病嗎?怎麼會?

朱璃就此冷冷地哼了一聲,說:“太皇太后和本王,都給皇上找了從隸王妃那兒學醫回來的溫太醫,可皇上總是不怎麼信任。”

朱準聽見他這話,站了起來,道:“攝政王,朕下令,把你手中的人質交出來,還給護國公。”

朱璃眸子裏的神色頓然再冷咧了三分。

皇帝都下令了,如果他不執行的話。最該死的是,明顯護國公不想殺皇帝,完全可以把皇帝送回到京師去。到時候,皇帝肯定是有藉口拿他開刀了。

朱璃一揮手。

馬維只得泄氣。讓人把五花大綁的那幾個人押了出來。

朱潛看到了紫葉、四海和秋彤。

看起來都活着。爲什麼是看起來?因爲,幾個人質都是被擡出來的,貌似都是病了,而且病得不輕。

交易完成。

馬維持着劍在最後,只等朱璃和皇帝騎上馬走了,纔對朱隸雙手一個抱拳,接着翻身上馬,消

身上馬,消失在了未散開濃霧的林子裏。

麋鹿站在旁邊反正是看不懂了,看得一頭霧水,爲什麼朱隸不乾脆把這兩個敵人殺了。要知道,這兩人可是都要朱潛的命,而且不是宿敵嗎?

殺了這兩人,天下應該是護國公的吧?

“天下百姓的命,比權勢更重要。”瑜鞅對困惑的表弟小聲說,“這是護國公的治國理念。”

無論皇帝也好,朱璃也好,在京師裏達成互相對抗的兩股勢力,維持了現今京師裏的和平。一旦這兩人出了什麼問題,恐怕京師馬上會變成一個亂局,到時候,再出現像以前孫氏掌權那種戰亂,慘的只是普通百姓和士兵。

護國公不着急着動手,因爲,皇帝都得了花柳病了。

朱潛知道自己爹撒了慌。他娘或許醫術超人,可是,纔不可能救這個狗皇帝。

這個皇帝已經不是小時候那個好孩子了,是要殺了他們兒子的壞蛋。

朱準像是淚流滿面地懺悔,其實,回到京師肯定又反悔了。

如今他們要做的,只要等着這個皇帝一家自取滅亡,達到最終和平獲得京師的目的。

至於朱璃,誰都知道,他不再娶妻,除了朱寧不會有其他子嗣,等於說,他其實對皇位真的不怎麼貪戀。

狗皇帝這回做錯的最糟糕的事情,不是要殺他朱潛,而是對朱璃起了殺心。接下來,恐怕朱璃不會繼續留在京師的了。朱璃這一走的話,京師更是空蕩蕩的,沒有什麼人可以支持朱準的政權的了。

一步一步的,正朝着他爹和他爹那羣天下第一幕僚們預計的進行着。

“來了!”

不知道是誰這麼地喊了一聲。

麋鹿扭頭望過去,見到了晨霧裏出現的大隊人馬。他一下子揪緊了身旁兄弟的衣服,不僅僅是因爲看到了高卑國人的身影,而且是看到了人羣裏那個與衆不同的小身影。

“不會吧?”

瑜鞅一樣的驚喜若狂,對他說:“是真的,她還活着,她果然沒有死。”

麋鹿捏了一把自己的臉確定是很痛之後,立馬要飛身過去查看死而復生的雅子。沒有想動一個人影跑的比他更快。

他剎住腳,不由地嘴角一咧:這個小屁孩,不僅小老頭,情商挺高的。桃花運最讓他麋鹿羨慕的了。

要說所有人裏頭最吃驚的,無非是朱潛的爹,娘,以及三個舅舅。

什麼啊?這孩子才七歲,卻當着衆目睽睽多少人的面,衝過去抱住一個小姑娘。

白教了,全白教了!

大概所有長輩心裏頭,都會浮現出這樣一個念頭。當然,這個念頭只是一閃而過,只要知道這些孩子之前經歷的那些生死磨難,其實,朱潛這會兒抱住的,只是一個和他生死相依過的同伴。

雅子想紅起來的小臉,在聽見他抱着她之後說的那句話以後,突然沒了聲音。

他是這樣說的:你若是真的死了,我覺得我也要死了。

紫葉睜開眼睛的時候,看見了胡氏。

胡氏看見她醒來,自然是驚喜若狂,拿袖口擦起了眼淚說:“還好,還好——”

兩個字,貫穿了胡家所有人之前的擔驚受怕。

紫葉想了想,腦子裏只有一個身影。那個模糊的身影,似乎一直在給她口裏灌水,喂藥。於是問:“母親,是你給女兒喂水喂藥嗎?”

胡氏原先以爲她問的是回來之後,答:“是——”後來一想不對,於是笑了起來:“對了,你可總算是見到他了。”

他?她的未曾謀面的郎君?紫葉臉蛋頓時紅了紅。

“怎樣,是不是人很好?”

“可他怎麼會?”

“他聽說你出事了,向王爺請求,務必跟着王爺去接你。”

“他不是生意人嗎?”

胡氏說:“我之前也以爲他只是個生意人。”

說起來就是,朱隸怎麼可能讓自己老婆房裏的大丫鬟隨便出嫁,爲了自己老婆的安全也好,紫葉的對象,必須是精挑細選的。朱隸因此讓自己的一個下屬去向胡家求親。而那個人,剛好是看中了紫葉的。

紫葉回想着,知道這個人影,確實以前貌似在哪裏見過的樣子,因此很快想明白了難主子的安排,沒有任何話。

想着春梅最終不也是——自己結果一樣,是可以預想中的結果。

護國公王府裏,平安回來的衆人,在這裏做暫時的休整,再各分東西。

齊羽飛和麋鹿、瑜鞅三人坐在涼亭裏乘涼。瑜鞅吹笛子,齊羽飛給自己的兀鷹餵食。麋鹿是對眼前的一大桌酒菜大吃特吃。

瑜鞅爲此都不得不看他一眼,說:“你可別吃壞了肚子。”

“不怕。這裏有女神醫在。”麋鹿漫不經心的。

瑜鞅就此嚇唬下他:“女神醫是可以救你的命,但是,女神醫最喜歡剝開人的肚皮。”

麋鹿聽着不高興了,道:“不怪我!這裏的菜,真是很奇怪,明明,都不是什麼山珍野味,家常菜,卻做的堪比天下第一美味。”

胡氏這時候,是帶了李敏的命令走上涼亭看這幾個做客的少爺還需要不需要別的,聽到麋鹿這麼說,不由出了聲笑,道:“王府裏的菜,都是王妃親自擬定的,營養均衡,不怕吃了會胖,或是會瘦,味道,當然是一般庖丁做不出來的。獨特的色香味具全,

香味具全,是王妃的獨道膳食,想強身健體的人,更是合適的美食。”

幾個少年,頓時驚呼一聲,沒有想到,護國公王府裏看起來很日常的食材,都有這麼個門道。

一個女子,可謂是可以改變了一切。

麋鹿因此想到了什麼,小聲問表哥:“你說他是不是又粘着人家小姑娘去了。”

瑜鞅推下他肩膀,沒有好氣的:“世子什麼爲人你不知道?世子的人出了事,世子一直在照看着。”

大黑回到王府以後,才知道從山裏逃出來的自己的兄弟二白,由於中了書院那些老人埋伏的機關,兩隻眼睛受了嚴重的外傷。即便如此,二白還是帶着眼傷,千里迢迢跑回北燕報信兒。

自己的人,爲了自己變成這樣,朱潛的心頭自然不太好過。

經過治療,眼睛上蒙着繃帶的二白,對着小主子:“世子放心,奴才這條命無論如何都會爲着世子留下來。”

朱潛眉頭一挑,知道他這話,勢必是聽過他朱潛的娘說過什麼了。

自己那孃親,表面上佯作鐵面無私,私底下比他爹更讓人無語。

李敏其實也想大大方方關心自己兒子,可偏偏兒子那從出生開始那種小老頭樣,讓她是束手無策。

生個孩子,果然是來制她和她老公的。否則,怎麼叫做青出於藍勝於藍?

李敏揭開茶蓋喝口水,聽着身旁的人悄聲對她報着信兒說:

“王爺去看那人了。”

那人,指的當然是,後來獲救的竹清。

找到竹清,以及回明他們並不難,畢竟有知道他們在哪裏的雅子帶路。等他們去到那裏時,歐陽雲墨是不見的了。

原來,歐陽雲墨帶來的下人先一步找到了他們。

和上次不同的是,歐陽雲墨這次並沒有把回明再次擄走,只對回明說:“公主對草民的救命之恩,草民畢生難忘。”

回明一句答覆都沒有給他。

歐陽雲墨心裏頭對此怎麼想的,沒有人知道。但是,確實是,在所有人獲救之後不久,有人揣着某人的神祕信件送到了護國公王府的女主子手裏。

李敏看了信以後,只平淡地回了一句話:“年紀都還小,等本妃府裏的小姐要出閣的年紀了,再說吧。”

這會兒,朱隸走進去的是竹清老人養傷的屋子。

公孫良生在王府裏親自照看竹清,說起來,當初他上御鴻書院求學的時候,竹清是他的老師之一,給過他很多幫助。這回朱潛上書院的時候,正因爲有竹清在,公孫纔敢對朱隸打包票說書院有高人在,不至於出大事。

沒有想到的是,終究是出了些問題。不過也正因爲出了這樣一些問題。讓一些本來大家都一頭霧水的事情有了明路。

朱隸進來以後,先慰問了竹清的傷情。

竹清自然十分感激,又是萬分慚愧地說:“沒有想到書院裏會出現敗類,內外勾結,意圖傷害世子,簡直是違逆天命,大逆不道的事!”

施行道等人,一直在逃中。不過,無論是高卑國,或是北燕,都把其列入了頭號通緝犯名單,總歸是逃不掉的。

竹清一捶腿,道:“這下,書院是毀了。全毀了。”

“那倒不一定。”朱隸與公孫良生交換了眼神,說,“公孫先生應該與居士談過了,倘若居士願意,想在北燕這裏再建一個,面向所有百姓開放的書院,不是不可。”

竹清沒有立馬答應下來。主要是因爲,這事兒不可能他一個人說的算。不過,確實,護國公的建議讓他心裏癢癢的。公孫對他說了,朱隸想打造的是一個與當年儒家墨家等百家齊放一樣的盛景。

公孫走過去,親自把門關好了,回頭對他們兩個人示意。

竹清直起上半身,對着朱隸的耳邊耳語:

“關於星潛一事兒,恐怕所有人都弄錯了。以爲是七顆星,其實不是,是一顆星。但是,這顆星,將伴隨龍潛一世,只有這顆星,能讓龍潛吸引無數更多的星星爲其助力。”

朱隸眸光裏一閃:“本王都知道了。相信王妃也知道了。”

雅子要走了。

這是李敏剛要爲她做新衣服的時候。

有三個女子,突然從天而降,來到護國公王府。她們衣着白衫,戴着的斗笠,不是那種尖角的,是有着奇異造型的,插着漂亮的野花,有種華麗的自然優美,讓人無法對其忽視。

三個女子都戴着面紗,只能聽她們的聲音,可以聽出其中爲首的那人年紀較大,另外兩人年紀較爲年輕。

(穿越)天后成長手冊 她們是來接雅子的,稱呼雅子爲王女。

對於雅子的身世,一羣夥伴們早已有所察覺。眼看變成了事實,沒有人吃驚,只有一種漫漫的憂傷。

神居里的神女,都是與世隔絕的。

以後,他們想見雅子,似乎比登天還難了。

雅子本來也不願意跟她們走的,但是,在聽說她們會幫她找到她弟弟十哥兒之後,雅子鬆了口。

麋鹿就此很生氣,說:要找十哥兒,要不是非她們不可?

瑜鞅比較現實,實事求是地說:“或許我們也可以幫她找,但是,終究沒有她們找的快。”

神居的女子,有着常人沒有的特別能力,要找到十哥兒,比起常人,當然是要容易的多。雅子終究擔心自己弟弟年幼,怕耽誤了時間,找的時間長了的話,弟弟會有性命危險,到時候做什麼都遲了。

她是答應過過世的母親的,要保護好十哥兒。

那天,她要走的時候,爲了避免與他人分開時候傷感,雅子決定和那三個女子偷偷半夜走。

沒有想到的是,當她快要離開王府時,見到了那個人站在屋頂上,一如第一次見她那般,用那雙與天上明月一樣的眸子望着她。

爲此,她身旁三個女子都有些焦急,說:“請世子不要爲難我們。”

朱潛飄然地從屋檐下飛下來。

葉風冷笑了一聲,又是一腳踹在陳林的肚子上,將他給直接踹飛了出去,狠狠的摔在地上。

Previous article

—— 莫莉·布朗,一位性格開朗的貴夫人,雖然因爲她的丈夫發現了金礦一躍成爲新貴族,讓老牌貴族的夫人們對這位“沒有教養”的布朗夫人不太待見,但她卻一直彷彿看不見這些貴族夫人們的排斥一般,“愉快”的與諸位貴族夫人們相處。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