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最後,還是老頭兒識趣,估

計也是看出了我們的爲難,便發狠的罵了幾句小女孩兒,纔算作罷,讓她不再鬧着和我們一起走。

這也算是我們去這座深山裏時的一個小插曲,因爲我們與這一對老小分別後,也並無再見到他們,而且他們倆也沒有跟我們帶來什麼預料不到的險阻,隨着我們漸漸進入了山林的深處,也就把這一對老小忘在了腦後。

事情有了大的變化是在七天後,我們在一座瀑布下停了下來,不只是我們,停在這裏的還有很多人,自然就是那些來尋找那件重要東西的人,他們的行進完全被這一個瀑布擋住了。

我從這瀑布前環顧了一下,然後還在人羣裏走了一圈,沒有看到新平公子,這讓我有了些狐疑,新平公子也進了這座深山,他難道不是爲了這那件重要的東西而來,而只是追逐那幾個人?抑或,是他已經穿過了這個瀑布吧。

這時,也有很多人開始抱怨起來,甚至還氣憤的大罵,說要想辦法把這瀑布給破壞掉,事實上,他說的也僅僅是氣話,是因爲太着急了才這樣說,若是他真的有可以破壞這個瀑布的方法,又何嘗發愁跨不過這個瀑布呢?

就在我鬱悶的想着這些事情時,卻是感覺有人扯了我的衣袖一下,我轉臉看向身後,卻是什麼也沒有看到,而當我的視線稍微往下一轉時,心裏驚訝不已,竟然是早前在水潭邊見到的那個小女孩兒。

“小妹妹,你可真是厲害,竟然也來到了這裏!對了,你爺爺呢?”我摸了摸這個小女孩兒的臉蛋,然後問她。

她則是閃動着漆黑的漂亮眸子,看着我,然後伸手指了指旁邊的一個方向。

我順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一個老頭兒,正是之前那個佝僂着後背的老頭兒。不過,此時的老頭兒正盤腿而坐,靠在樹上睡覺,我走近看他時,還聽到了他的齁聲。

見到他這個樣子,我不免無奈的搖了搖頭,他竟然也不怕他的小孫女兒走丟,並且,在這樣沒有去路的地方,他也能平靜下來心睡着。

就在我忖度這個老頭兒時,那個小女孩兒已經和大黑打鬧在了一起,最後她還騎在了大黑的背上,大黑也不生氣,就這樣攜着她,在瀑布前溜達。

過了不多會,大黑突然走到我的身邊,眼神裏閃爍着驚喜,低聲對嗚嗚叫了兩聲,看到它這個樣子,我心裏一驚,看向了騎在它背上的那個小女孩兒。

小女孩兒並沒有對我說什麼,只是對我可愛的一笑,然後撫摸了一下大黑的頭,趴在大黑的耳邊說了一些什麼,大黑就晃動了一下尾巴向着瀑布方向而去。

這個小姑娘難道知道通過這個瀑布的路?

(本章完) 我看着大黑馱着那個小女孩兒向瀑布方向走去後,立刻把淘淘笨笨兄弟倆以及我的兩位師兄也叫了過來,緊緊的跟了上去。

不只是我心裏疑惑,我的兩位師兄與淘淘笨笨兄弟倆也一副驚詫的模樣。先不說別的,就大黑平時的性情也很少與一個外人粘成這樣,那怕她只是一個孩子,但大黑似乎不太喜歡與陌生人走的太近。雖然這個小姑娘是它救的,但當天的事情比較特殊,按照正常的情況,今天大黑也不會與這個女孩玩的如此黏糊,並且還讓她騎在自己的背上。這倒是把小女孩兒當成了主人一般。

看着大黑馱着這個小女孩兒一直向瀑布方向走去,愈發的讓我們感覺這件事隱藏着其它的端倪了,很有可能是這小女孩兒知道一些別人不知道的祕密。

看到我們幾個人跟在一條大黑狗的後面向那個湍急的瀑布走去,那些在外圍焦躁的人羣更聳動了,說什麼話的都有,而最多的便是說那個小女孩兒與大黑不知道死活,甚至還有一些人因此而欣狂起來,他們想看到那個小女孩兒和一條狗是怎麼被瀑布吞噬進翻滾的波浪裏的。

“小姐姐,大黑和那個小女孩兒是不是真的能帶我們穿過這個瀑布?”淘淘皺着眉頭問了我一句。

“我也不知道,反正,這個小女孩今天和大黑的舉動挺奇怪的,即便穿不過這個瀑布,也應該是發現了什麼特別的地方。”

說話間,我們已經走近了這個瀑布,大黑並沒有任何停下腳的意思,那個小女孩兒更是一直咯咯的笑着,更沒有任何的擔憂。

“砰——”

就在我們看着這湍急的瀑布從天而降時,卻是發現那些水流傾然的向旁邊散開,然後上面咆哮的瀑布也消失了。

ωωω⊕TTKдN⊕c○

“咦——太神奇了,沒有想到,這個瀑布還真是藏着玄妙,這個小女孩兒竟然知道這麼多!”淘淘這才心裏鬆了一口氣,臉上露出了欣喜。

我們自然沒有再猶豫,立刻加快腳步向前走去,穿過瀑布的位置。看到這種情景,身後的那些人也坐不住了,一陣陣喧鬧,瘋狂的向這邊奔來。有的則是直接喚出了法訣,祭出法器,勢如破竹的速度衝過來。

不過,在我們剛剛踏進去那個洞口,上面呼嘯的瀑布又席捲而來,把那些人阻擋在了外面,除了一些道行高的人憑着自己的速度在最後時刻衝刺了一下,一共進來的除了我們幾人外也不過十幾個人。

而在這些人之中,恰恰就有新平公子。



過,這一次,他並沒有要與我搭訕的意思,甚至,看也沒有看我一眼。我自然也沒有說什麼,把視線從他的身上移開。

除了他之外,剩下的那十幾個人我便一個也不認識了,特別是我一直想看到的那個和我長的一模一樣面容的姑娘,她並不在這十幾個人之中。

而我在靠近這座山的鎮子上看到的那個像申飛的人,也不在其列。

難道這些人來這座山裏並不是同一個目的?

至於具體的原因,我自然想不明白,而接下來,我也沒有再去想,而是順着這個山洞向裏面行走了。那個小女孩兒還是騎在大黑的背上,一會兒抓它的耳朵,一會兒扯它的尾巴,大黑也不生氣,任由她騎在自己的背上玩耍。

如此,走了大約三個時辰,我們便走出了這個山洞,映入我們面前的是另一片天地。

嫋嫋煙雲繚繞,微微清風拂動,滿樹的斑斕花朵,散發着陣陣馥郁的香氣,讓人看的目瞪口呆,天下竟然還有如此美麗的景色!

這可要比青城山的亮麗風景還要讓人驚歎,猶如世外桃源一般!

但我也知道這一番美麗的風景下卻藏着很多危險,因爲這一次穿過瀑布而進入這裏的人,都是一等一等的玄門高手,先不說別人,就那個和我有過接觸的新平公子,就絕對是一個不可一物的人。我甚至在隱隱的猜測,我和他的實力到底有沒有可比性?

不過,當我想到申飛在九老洞裏能同時喚出五張不同火焰的符咒然後引燃對付敵人時,這個新平公子應該也不會比申飛的實力低吧?甚至,他很有可能還有比申飛強一些。因爲我聽淘淘和笨笨說過,他可以不費吹灰之力的用一隻手把城隍爺的頭顱捏碎,如此想來,我就感覺自己實力應該遜色他一些了。

接下來因爲走出了那個穿過瀑布的石洞,我們一衆人也就各自散開,依然是沒有說話,想畢也是彼此之間存有芥蒂。不過,我還是在這些人之中掃視了一圈,想看看那個叫新平公子的人會去哪個方向,卻是發現他早已經沒有了影子,估計是走出山洞後,他就繼續接下來的下一步的行動了。

相比於這些人,我和我的兩位師兄以及淘淘笨笨兄弟倆便沒有了明確目標,只能選擇一個大致的方向而去,不過,那個小女孩兒卻是騎在大黑的背上指了指一個方向,然後大黑就嗚嗚的叫了兩聲奔向了那邊。

“小姐姐,那個小女孩兒指定不是咱們想象的那麼簡單,那個駝背的老頭兒也不是簡

單的人物,說不定她們爺孫倆大有來頭,你看她竟然讓大黑都能聽她的指使了,快,咱們跟上去,一定能發現一些祕密。”淘淘心眼來的快,當即作出決定。

我也沒有猶豫,看着騎在大黑脊背上的小女孩兒點了點頭:“嗯,咱們跟上去。”

這時,我也注意到,在我們身後還有三五個人跟着,正是方纔從山洞裏跟着我們一起走到這裏的幾個人。

但我們也沒有理睬他們,這個時候,誰也不想發生不必要的摩擦。

這一走就是半天,興許是因爲有小姑娘的領路,我們這半天裏什麼險阻都沒有遇到,最後來到了一條很寬的河流邊才停了下來。

這條河流裏的水很深,看不到底,中間還有一個巨大的漩渦。

最讓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是在這個漩渦裏有一口棺材,這口棺材就這樣來回的在這個漩渦裏打旋,看着水流湍急,但就是不下沉,一直懸浮着。

看到這一幕,我和我兩位師兄面面相覷,一臉的錯愕。淘淘笨笨兄弟倆也皺着眉頭,難以置信,甚至,還抓起河邊的石頭丟進水裏,來測試這河水的深度。

難道,這些人冒着危險與險阻來到這天岐山的深處就是爲了這口棺材裏的東西?

這口棺材裏會是什麼東西呢?

就在我們心裏一陣鬱悶時,大黑卻突然跳進了水裏,而那個小女孩兒依然騎在大黑的脊背上。

狗雖然會游泳,但我們萬萬想不到大黑還能馱着那個小女孩兒在水裏遊走!這河裏的水這麼深,並且中間還有一個湍急的漩渦,我們不敢想象大黑衝進漩渦後會發生什麼,至少,看到這種湍急的漩渦,只要有人靠近指定就會被一個旋兒拉進去。

我不免爲大黑擔憂起來,在岸上喚了它一聲,但它卻在水裏搖了搖尾巴,給了我一個暗示,示意它不會有危險。

“快,別讓騎在那條狗身上的小女孩兒得到棺材裏面的東西,咱們快衝過去搶在她前面!”在我身後的那幾個人裏突然傳出來一個聲音,緊接着就見幾道影子衝向了小河中央位置的漩渦地方。

他們的速度倒是比大黑在水裏遊的快,但他們靠近了漩渦後,卻不能控制那個旋轉的棺材,並且有一個人還跌落進漩渦裏,被漩渦捲了去,連個影兒也沒有剩下。

看到這一幕,那個騎在大黑脊背上的小女孩兒咯咯的大笑起來,我甚至懷疑,大黑不懼怕這個湍急的漩渦完全是那個小女孩兒暗暗操控的!

(本章完) 看到被漩渦捲走了一個人,小女孩兒笑的更高興了,在她眼裏,這似乎是一件很好玩兒的事兒。

那些想搶奪東西的人自然被小女孩的笑聲刺激,對她投去憎恨的眼神,不過,小女孩兒一點也不懼怕這些人,反而騎在大黑的背上對他們扮鬼臉!

那些人看到小女孩兒如此樣子,認爲她是在嘲笑他們了,便同時祭劍而起,向小女孩兒殺去。

小女孩兒卻一點兒也不慌張,摟住大黑的脖子就一個猛子潛進了水裏,讓幾個想殺她的人撲了一個空,還有一個人被誆進了水裏,被漩渦捲動,掙扎起來,剩下的人更是驚魂未定的再也不敢莽撞。

小女孩兒不多會從水裏露出了頭,大黑也露出了頭,從嘴裏吐出一個水柱。

“嘻嘻……”小女孩兒再次笑起來,這一次似乎更得意。

只見大黑再次向前遊了遊,完全就旋進了漩渦裏,看到這一幕,我心裏也懸了起來,雖然知道這些事情多半和小女孩有着關係,但看到大黑馱着她在漩渦裏打旋時,依然讓我擔心。畢竟,方纔我看到了一個人被漩渦生生的捲走,並且他還是一個道行極高的人。

就在我擔心這些事情時,卻是看到那個小女孩兒已經爬上了那口懸浮在漩渦裏的棺材,甚至,我們都沒有看清楚她是怎麼從大黑的背上爬上的那個棺材。

緊接着,她就打開了棺材,一個小女孩兒竟然還能把厚重的棺材蓋打開,我們所有的人都驚詫了。

就在這時,大黑對着我們這邊吠叫了幾聲,是召喚我們的聲音。召喚了我們之後,它就從水裏一躍而起,跳進了那口棺材裏。

“快,我們去那口棺材裏看看!”我對淘淘兄弟倆和我的兩位師兄說了一句,急忙手掐法訣,身影一閃,向那口棺材而去。

在我靠近那口棺材的一剎,另外的那幾個外人也趁機衝進了棺材,不過,小女孩兒依然笑着,並沒有阻攔他們,看小女孩兒如此神色,似乎胸有成竹,一點兒也不擔心。

進了棺材才知道,這是另外的一番天地,似乎,這更像一個法陣,我們躍進這口棺材裏之後,就被這個法陣傳送到了另外的一個地方。

很像一個地下宮殿,但感覺這地下宮殿有些單調,因爲除了一個特殊的檯面,和一些石頭外,並無其它地下宮殿的規模。

不過,今天的遭遇讓我隱隱的感覺事情遠非不是我看到的這樣,這個小女孩兒把我們帶到這裏來,肯定有

着什麼其它的暗示,她很有可能知道什麼東西藏在這裏。

果然,進了這個地下宮殿後,小女孩兒再次騎在了大黑的脊背上,順着一條通道向前而去。

我們幾個人便默默的在後面跟着。

這條通道很長,一直走了幾個時辰,發現了一個巨大的石棺前才停了下來。

看到這口石棺,那幾個外人相互對視一眼,蜂擁而上,衝向了那口棺材。

不過,小女孩兒卻只是微微笑着,毫不緊張,而接下來,我們也終於知道爲什麼小女孩兒不緊張了。只見那些人靠近石棺後,全部被反彈回來,那是一種淡薄的煙霧,但就是這層淡薄的煙霧就讓那些玄門高手毫無招架之力了。

看到這一幕,我心裏也唏噓不已,同時心裏也一陣凝重,看來,小女孩兒帶我們來這裏,的確是知道一些事情的,只是,這石棺怎麼打開?

我甚至在想,這個小女孩兒是想讓我們幫助她打開這口石棺?

事情遠非我們想的那麼簡單,就在我們所有人把注意力定在了那口棺材上時,這裏再次有了異動。

只見石棺後面的石壁上突兀有了一陣扭曲,從牆壁裏慢慢鑽出來一些牛頭馬面的怪人,一幅幅猙獰的樣子,對着我們所有人怒目圓瞪。

方纔僅僅是靠近那口棺材,就已經被一股反彈之力震飛幾十米遠,這一次突兀的出來了這麼多猙獰面貌的人,那些人更驚悚了。

雖然他們都是玄門高手,但是他們的臉色卻一點兒也不自然,這也給我了一些提醒,這些牛頭馬面一般的人多半是要比城隍爺更厲害的鬼了!

“姑娘,這些是陰間最爲暴戾的鬼將,咱們最好聯手對付他們,不然的話,只怕一個也不能活着離開這裏。”那些外人終於第一次給我說了話。

我看了看我的兩個師兄,他們對我微微點頭,我也沒有多說什麼,頷首示意,算是達成了一致的想法。

既然一口石棺要用陰間最爲暴戾的鬼將來守護,這裏面指定不一般的東西。

那些厲鬼手裏拿着叉子,身上的黑色袍子一抖,頓時整個通道里便一陣陰風籠罩,氣氛凝重。

“殺——”一個人突然喊了一句,便祭劍而起,衝了上去。

我們這邊的幾人也沒有遲疑,衝了上去,畢竟,那些牛頭馬面的鬼將也包圍了我們。

手掐法訣,木劍上瞬間縈紆起一陣猩紅的光暈,看到這些猩紅的光暈,那些牛

頭馬面的鬼將皺了皺眉頭,我自然知道他們心裏想的是什麼。因爲我之前與別人交手也遇到過這樣的情況,木劍是至陰之物,而這猩紅之光也是帶着凶煞之氣,這些鬼將同那些與我交過手的人一樣,把我當成了一個異類,甚至是當成了鬼物,因爲一個正道中人,是很少駕馭這種陰邪之氣的東西的。

不管怎樣,這把木劍已經成了我身上不可或缺的東西,它爲我斬落了很多敵人,現在我已經不去想它是不是陰邪之物了。

“疾——”兩個守棺的厲鬼向我撲來,從他們嘴裏還吐出來一陣黑煙。

我猛然向後倒退了兩步,躲開黑煙,同時咬破手指,同時祭出兩道血符,然後吟念法訣來與這兩個厲鬼對峙。

看到我祭出了兩道血符,這兩個厲鬼並沒有任何驚慌,依然淡定的神色,這也讓我更認爲這些守棺的鬼將不是等閒之輩了。

就在這時,忽然聽到前面一陣轟隆之聲,是石棺打開的聲音。果然,當我們看去時,那口石棺正在緩慢的打開,那沉悶的轟隆聲音正是棺材的蓋子摩擦發出的。

但讓我難以置信的是,打開棺材的竟然是大黑和那個小女孩!

對於大黑,我自然最爲了解,他雖然比普通的狗要厲害很多,但若讓它打開這麼一口石棺還是有很大困難的,況且,方纔我們還看到這口石棺的外圍還散發着一層淡淡的煙霧,即便是玄門高手方纔接近這口石棺都被反彈了回來,大黑竟然一點兒事都沒有?

這就不得不讓我想到那個小女孩兒了,打開石棺最大的原因肯定是因爲她。不過,我立刻又有了另外一個疑惑,因爲既然這個小女孩兒可以輕易的打開這個石棺,她又爲何要帶着我們一起來?

難道,她是想讓我們埋葬在這裏?

一種不好的預感從我心裏升起。

就在我忖度這些時,那些鬼將也回過頭看去,看到石棺被打開後,全部驚愕的眼神,放棄我們這邊的決鬥向那邊瘋狂的撲去。

看到這些鬼將返回了石棺方向,去守護石棺,我把法訣收回,讓血符隱去,然後立刻對大黑說了一句:“大黑,小心!”

不過,那個女孩兒並不緊張,只是微微擡頭,看了一眼那些衝過去的鬼將,然後就微微笑着,撫摸了一下大黑的頭,伸手指了指石棺的裏面。

大黑一躍而起,跳進了石棺裏。等他再次從石棺裏露出頭時,嘴裏已經叼住一樣東西!很興奮的看着我們!

(本章完) 大黑嘴裏叼着的是一件微微泛着光暈的珠子,這倒是與我當日在青城山斷崖下的清潭裏見到的那枚噬魂珠有些像,只是他們散發出來的顏色不同。

看到大黑嘴裏叼着這樣一枚珠子從石棺裏跳出來,那些守棺的鬼將情緒更激動了,不只是那些鬼將,即便是那幾個與我們一起到來的玄門高手也情緒波動起來,他們同時向大黑衝去。

大黑瞳孔一閃,看到這麼多人向它衝去,猛然張開嘴,把那枚珠子吞進了肚子裏。

除了那個小女孩兒,所有的人都被大黑這突然的舉動驚詫了,包括我也沒有想到大黑會把那枚珠子吞進肚裏去。

稍微的一愣後,那些鬼將與玄門高人同時向大黑暴怒的殺去。

大黑則仰天一吼,渾身的黑色毛髮豎立,迎着那些瘋狂撲上來的人衝了上去。

我們甚至沒有看清大黑的身影,它的速度快的讓人咂舌,就聽到一個人慘叫一聲,他的一條手臂被大黑給咬斷垂落下來。

而大黑落在地上後,再次轉過身,嗷嗚叫了一聲,再次一躍而起,對着最靠近自己的那個人撲了上去,這一次它又咬掉了一個人的手臂。

不過,就在大黑咬斷這個人的手臂上時,旁邊的人抓住機會,狠狠的用劍刺向了大黑的肚子。

我暗叫一聲不好:“大黑小心!”

誰也沒有想到,大黑竟然也不躲閃,只是尾巴一卷,就把那個人手裏的劍卷在了尾巴里,然後狠狠的甩向地面。

那個人驚的臉色煞白,但大黑並沒有就此罷休,而是猛然張開大嘴,兇狠眼神的咬住了那個人的脖子。

“嘎嘣——”

那個人的脖子被大黑生生咬斷,鮮血迸射而出,噴在了牆上。

不只是我們,即便是那些鬼將也被驚住了,身不由己的往後退了兩步。

大黑的尾巴一甩,站在了那口石棺的棺材蓋上,露出沾滿了鮮血的獠牙對着那些鬼將怒吼。

鬼將們猶豫了一下,但還是同時衝向大黑的跟前,大黑渾身的毛髮抖動,猛然張開嘴就把最前面的鬼將一口吞進了肚子裏。

對付這些暴戾的鬼將,它竟然好不費力氣,竟然比對付那些玄門高手還要容易!看着大黑突然變成了如此恐怖的實力,讓我難以置信,心裏驚詫不已。

難道,這種珠子可以專門剋制這些鬼魅?

想到這些鬼魅多半都是陰魂,而這個珠子可以吞噬陰魂,不免讓我心裏一陣翻涌。

沒有人可以

反擊,幾個喘息間,那些暴戾的鬼將就被大黑全部吞進了肚子裏。

而剩下的那幾個玄門之人也被大黑打傷,應該是感覺還不解氣,大黑還叼起那幾個玄門之人把他們丟在了石棺裏,然後蓋上了蓋子。

一切事畢,大黑便慢慢減退了方纔的猙獰暴戾之色,恢復成了之前溫順的樣子,晃動着尾巴對那個小女孩兒笑了笑,小女孩兒也對它很喜歡,伸手摸了摸它的脊背,不過,這一次,她沒有再騎上大黑的脊背。

“小姑娘,你知道大黑吞進肚裏的那枚珠子是什麼珠子麼?”我問了小女孩兒一句。

小女孩兒笑着看向我:“我也不知道,反正它就是那些人都在找的東西。”

“你是怎麼知道那些人要找的東西就在這個是石洞裏?”此時,我已經開始懷疑這個小女孩兒的真實身份了。

然而,小女孩兒卻突然眉頭皺起來,並沒有回答我的問話:“壞了,我只顧着帶大黑來這裏了,竟然忘了爺爺還在瀑布的外面!壞了,壞了,我得趕緊去找爺爺,不然的話,他發現我不在了會很着急的!”

說完這些,小女孩兒也不管我們什麼反應,就徑直的騎上大黑的脊背,繼續指了指通道前面的方向,示意大黑往那裏走。

大黑自然晃動着尾巴,然後對我們嗚嗚了一聲,轉身向那個小女孩兒指的方向快速奔去。

“大家快跟上,別走丟了!”我對大家說了一句,然後便疾步去追趕大黑與那個小女孩兒了。

這是與之前完全不同的一條通道,裏面氣氛很沉悶,也很潮溼,唯一讓我們欣慰的就是這通道里並沒有遇到什麼險阻,也沒有任何的鬼怪。

我們不知道走了多久,反正感覺走了有半天的時間,纔算見到了一點光亮。

“小姐姐,太好了,應該是走出了石洞,你看前面有亮光!”淘淘興奮不已。

“嗯,咱們出去後,就可以找點東西吃了,這一路真是累的夠嗆。”江銀波也眼睛裏閃爍起激動,說了起來。

而這個時候,我們也聽到外面傳來一聲狗吠聲,正是大黑的聲音。

聽到它的聲音後,我們更激動了,憋住了最後的力氣走出了這個石洞。

陳志凡想救這些無辜的人,卻想到眼下如果救了這些人,在結界沒出現之前暴露了自己的位置,到時候被屍方的人纏住,那再次封印僵王只怕就變成一句空話了。

Previous article

許蘭芝驚的目瞪口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