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最後,賈環又看向秦可卿。

這個氣質與白荷截然相反的弱女子,此刻梨花帶雨,我見猶憐的看着賈環。

賈環對他燦爛一笑,大方自然的抱了抱她,鬆開後叮囑道:“秦氏,不要總是一個人在天香樓裏拘着,太容易枯燥煩悶了,又容易傷身子。 總裁一寵成癮 沒事的時候,多出來和小吉祥她們一起耍耍,這樣心情好,身體也好。”

“媳婦記住叔叔的教誨了,只盼叔叔早日凱旋歸來。”

秦可卿柔柔的福下,糯語傾訴……

賈環點點頭,一起看向四人,笑道:“好了,時間不多了,我再去西邊兒給老太太說聲,就這樣吧。記住,將門出征,家裏的女人一定要笑,還要多笑,尤其是在出徵的日子裏,家裏人的笑容裏都是帶着福氣的,可以保佑我在戰場上百戰百勝。

所以,你們在家裏一定要開心,要多笑,這樣才能更好的保佑我,記住了嗎?”

聽了賈環的話後,尤氏等人哪裏還敢哭,一個個趕緊擦了淚,強擠出笑臉來。

賈環哈哈大笑的離去了。

等賈環背影剛消失,幾個女人又齊齊掉下淚來,可想起賈環的話,又立刻用帕子擦去……

……

往日裏早早就熄了燭火的榮慶堂裏,此刻燈火通明。

東邊兒的熱鬧嘈雜聲,隱隱也能傳到這邊。

賈環進堂後,就看到賈母有些不安的坐在上頭軟榻上,賈政賈璉都在,王夫人、王熙鳳、李紈也都在。

連薛姨媽居然也來了,不過姊妹裏,卻就來了一個薛寶釵。

想來是跟薛姨媽來的,其他姊妹們,應該是賈母沒讓叫……

在老太太的心裏,其實還是重男輕女的。這種大事,原不該女孩子家摻和……

“喲!老祖宗,還沒睡呢?”

賈環沒事兒人似的,笑的一臉陽光,看着賈母問候道。

賈母不笑,擰眉看着賈環,沉聲道:“你爹說下朝後你留守陛見,是爲了何事?還有你東邊兒吵吵嚷嚷的不睡覺,又發生了什麼事情?你想幹什麼?”

賈環看了眼也黑着臉的賈政,乾咳了兩聲,笑道:“老祖宗,你聽我說,這西北不是出了亂子嗎?武威侯他……”

“武威侯就是死了,西北就是全丟了,又與你什麼相干?

這滿朝的文武大臣都死絕了嗎?要你一個孩子出頭?

他贏秦皇室,是不是一定要讓我賈家中用的男人都死絕了,才肯放心啊?!”

“轟!!”

賈母失態後的一番怒吼,尤其是最後一句話,猶如一記驚雷般炸響在榮慶堂內。

“娘!”

賈政猛然起身,面色動容的看向賈母,高聲喚了聲。

賈環亦是震驚的看向這個平日裏似乎只懂得“高樂”的老太太。

什麼意思?

不過,沒等面色震驚的賈環去攙扶她,她自己又坐下了。

好像面色也在一瞬間恢復了過來。

“唉!無事……”

賈母長嘆了聲,看着賈環道:“我就是不忿,不忿這種事也要你一個孩子出頭……”

賈環有些糊塗,不過此刻也不是多想的時候。

總裁強制愛 他笑道:“老祖宗,您這可是想岔了。孫兒哪裏是能上戰場的,一天兵法都沒學過……就是將公孫姑娘送到西北去給武威侯瞧瞧傷病,再有就是,跟在中軍大帳裏看看將軍們是怎麼打仗的。

你想啊,孫兒什麼身份?不止孫兒和武威侯府的風哥,還有鎮國公府的奔哥,奮武侯府的博哥,定軍伯府的三兄弟,更還有川寧侯世子,uu看書(www.ukansu.co)康安侯府世子,錦鄉侯世子,壽山伯世子,項城伯世子等等!

這麼多武勳子弟,不過多是去開眼界的,頂多就是打順風仗的時候,在後面撿點戰功壯壯臉面,日後進軍裏也好封個高點官。

誰敢讓我們去動真格兒的,出一點岔子,打贏了都算輸了……”

賈母將信將疑的問道:“當真?”

賈環笑的有些不好意思了,道:“不信您問我爹,孫兒原倒是想領大軍去作戰的,可今兒孫兒還沒出口,就被陛下還有李相爺、張相爺一干大人給嘲笑了。

最後滿朝文武都喊着讓孫兒家去,給老祖宗報平安。

唉!今兒算是把人丟盡了……”

賈母還是將信將疑,轉頭看向賈政。

賈政臉色還是黑的,冷哼了聲,道:“那是因爲你當着陛下和滿朝文武的面,脫了靴子砸在人家御史的臉上。你還有臉說這些?”

“什麼?”

賈母一口氣差點沒上來,手都有些發抖了,指着賈環道:“你……你你……”

賈環連忙賠笑,滿口胡言道:“沒事沒事,老祖宗盡放心。

孫兒去見陛下後,陛下還誇我砸的好呢。

那孫子……那狗官就是一個秦檜,居然要將秦家抄家下獄,真是豈有此理……

太上皇也沒說什麼,只叮囑孫兒要當心。

老祖宗您瞧,這奸臣人人都可啐他,孫兒就是表現的有點太過正義了些……”

賈母怔怔的看着這個讓她沒一天省心的灰孫子,輕輕的嘆息了聲:

“環哥兒,上了戰場,你一定要保重啊。”

……

,<!–flag_mbg–> 聽了賈母發自肺腑的話,賈環笑的很燦爛,點頭道:“孫兒一定謹記老祖宗的教誨。”

賈母輕輕點點頭,又搖搖頭,回頭對一直無聲站在她身後的鴛鴦道:“去把那件壓箱底兒的包袱拿出來。”

鴛鴦聞言一怔,像是很感意外的看了看賈母,隨即點點頭,轉身進了裏間。

過了不短的一會兒功夫,才又走了回來,懷裏抱着一個……灰土色的包裹。

賈母向來最喜歡漂亮事物,還喜歡鮮豔的顏色。所以她收藏的好東西,全都是色彩斑斕,華美瑰麗的寶貝,比如說那件金翠輝煌,碧彩閃爍的雀金裘。

衆人何曾見過賈母居然還有這樣普通不起眼的東西。

而且還是壓箱底的寶貝……

賈母招招手,喚過賈環到跟前,而後將包裹打開,從裏面抖露出一件灰黑色的小馬甲……

賈母用手輕輕的撫摸了遍小馬甲後,擡起頭,眼中竟已有些溼潤,她對賈環吩咐道:“你把它換上,現在就換。”

賈環聞言一怔,不過卻沒有多問,就地脫掉外衫,然後接過賈母手中的小馬甲,從頭上套下。

這馬甲抓在手上不輕不重,也沒什麼太特別的感覺,就是感覺有些冰涼。

待賈環穿好後,賈母又讓鴛鴦服侍着他將外袍重新套好,才叮囑道:“記住,絕對不要脫下來,什麼時候回來,什麼時候再脫。”

賈環心裏疑惑洗澡時怎麼辦。

不過還是老實答應道:“老祖宗放心就是,孫兒記住了。”

賈母怔怔的看着賈環。道:“當年是你祖父走的急,若是當年他也穿上了這件寶衣。興許,他就能回來了……”

衆人聞言,悚然動容!王夫人眼中更是有些冒火的看着賈環身上……

賈環下意識的伸手摸了摸裏面平凡無奇的馬甲,感覺不到它有什麼玄奇之處,好奇問道:“老祖宗,這個馬甲……這個寶衣,什麼來路?”

賈母卻搖頭道:“什麼來路,我也忘卻了。

總之,日後你要多將它穿在身上。尤其是上了戰場,不敢有絲毫大意,你記住了嗎?”

賈環重重點點頭,道:“孫兒記住了,多謝老祖宗!”

賈母長長的呼了口氣,有些疲憊道:“記住就好,記住就好……

你在外面不用擔心家裏,不用擔心記掛家裏,家裏一定都無甚大事。你府裏那邊……”

賈環忙道:“正想跟老祖宗說呢。孫兒已經安排了尤大嫂子她們管家。

其實也沒什麼管的,都各有各的章法,按照規矩來就亂不了。

園子的事,也都安排妥當了。我爹若是有空,閒暇的時候可以去轉轉。

至於其他的,二哥負責將戲班子和管教嬤嬤搭起來就好。

其他地方。若還有什麼疏漏的,二哥可以先辦起來。花費銀子,回頭找我要就是了。”

賈璉聞言。嘴角抽了抽,苦笑道:“就算要花點銀子,我這邊掏了就是,哪裏還……”

賈環擺手打斷道:“就這麼說定了,這個園子是我特意修來給老祖宗和家裏姊妹們遊玩散步用的,一點心意,二哥就甭跟我搶了。

平日裏你和二嫂子將老祖宗服侍的那樣盡心那樣好,總也該讓我盡點孝心纔是。”

賈璉聞言無語,只能苦笑着點頭。

賈環呵呵一笑,道:“老祖宗,夜了,您快歇息吧。

孫兒那邊也趕的急,要連夜出關,武威侯怕是耽擱不起。”

賈母聞言,面色又有些難看起來了,不過好歹沒說什麼,也不想再多囑咐了,只擺擺手。

賈環不生氣,又對薛姨媽笑道:“姨媽,等晚輩回來後,再去叨擾姨媽的酒。”

薛姨媽聞言,強笑道:“好……環哥兒,我和你寶姐姐一定親手備好最好的酒菜,等着你凱旋歸來。”

賈環聞言,笑着謝過後,又對一旁的薛寶釵點點頭。

薛寶釵這次沒有躲避他的眼神,她勇敢的回視着賈環的目光,雖無言,但眼神中的祝福,清晰可見。

賈環領悟後,笑了笑,點點頭,又看向賈政等人……

待一一作別後,賈環又跪下,給賈母和賈政各自磕了一個頭,而後不再耽擱,轉身大步離去。

看着賈環毅然遠去的背影,賈母顫抖着手和身子,緩緩的站了起來,眼神極爲複雜並且哀傷的看着這個如今最讓她器重的孫子離去,放佛又回到了三十年前這樣的夜晚……

……

出了榮慶堂院門,賈環先往趙姨娘處去了遭,賊兮兮的解釋了番,他這是要去跟着別人沾光、蹭便宜、撈好處,去的遲了好處就都被人佔了後,然後就被趙姨娘催促着快去快去……

而後,賈環又折回,去了姊妹院。

夜色已經很深了,家裏姊妹們的院落都已經落燈,黑幕幕的一片。

想了想,賈環還是沒有敲門。

只一座一座的注視着走過。

直到走到林黛玉院時,院門居然忽地“吱呀”一聲被打開,身着一身白狐輕裘的林黛玉,手裏拎着一盞玻璃宮燈,窈窕玉立的站在深深的夜色中,一雙美眸,好似泓碧水冬泉般,清洌,透徹。

眼神卻有些哀怨和委屈,怔怔的看着賈環。

看她發白的臉色,應該已經等了有一會兒了……

賈環心疼的大步上前,一把將她抱住懷裏,順勢覆住了她涼涼薄薄的嘴脣……

“好好養身體,等我回來。”

賈環灼熱的眼神對視着林黛玉的眼睛,林黛玉有些羞赧,也有些委屈。不過還是點了點頭。

昨日公孫羽對她徹查了一番,最後甚至還解衣細查。終於斷定,林黛玉的心和肝都有問題。

心脈太弱。肝火卻又太旺。

這是兩種截然矛盾的病狀,卻集合在了一個人身上。

若是補心脈,肝火就會愈旺。

可若是降肝火,心脈怕是又有斷絕的風險。

以往只發現了心脈天生不足,所以一直都在用人蔘養榮丸大補着。可肝火卻越燒越旺……

若不是發現的早,肝火越補越旺盛,就會漸漸燒到肺和胃,到了後面,就神仙難救了。

公孫羽給她開的方子。除了幾味珍奇的既能固本培元,又能清降肝火的藥外,主要的療法,就是要靜養,又要適當的活動鍛鍊。

林黛玉原想着,靜養的時候正好可以聽賈環唱輕點兒的小曲兒。

活動的時候,可以讓賈環陪着玩笑,可是誰知,他竟要離去……

所以。她才覺得有些委屈。

不過,到底是冰雪聰明聰慧過人的女子,知道孰輕孰重,所以雖然覺得有些委屈。卻並不出口。

答應了賈環的話後,林黛玉垂着臻首,又輕聲道:“你去那邊也看看吧。若就這樣走了,她怕是會生你一輩子的氣的。”

賈環聞言一怔。睜大眼睛看着懷裏的林黛玉……

這種心胸,還是林黛玉嗎?

“呸!眼睛在往哪兒看?”

見賈老三一雙賊眼睛老往胸口瞄兒。林黛玉一張俏臉瞬間剎紅,眸中似能滴下水來,羞惱的嗔視着賈環,一隻小手不依的敲打了下他。

賈環嘿嘿一笑,厚臉皮想裝臉紅也裝不出來,就是傻笑,而且還是死性不改的又瞄了兩眼。

嘿嘿,旺仔小饅頭……

許是從日夜都在想念着,最牽掛,也是心中最重要的人的眼中,讀懂了他悶.騷的眼神中的涵義,原本被他吻的身子發軟的林黛玉,忽地來了力氣,而且簡直都要怒髮衝冠!

一雙小拳頭化成一團風火輪,“拼命”的敲打着賈環的胸膛。

你敢嫌棄我的小豆包……

只是打着打着,眼淚卻又忽然掉了下來……

“環兒,你一定要當心呢。你若……那我……”

竟泣不成聲。

聰慧如林黛玉,從夜半景陽鍾及後來從東府隱隱傳來的鼎沸嘈雜聲中,就推測出了些許真相。

或許不甚明瞭,但是,等聽到賈環那句“等我回來”時,就可以確定,賈環是真的要去上戰場了。

刀槍無眼,瞬息萬變的戰場上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

林黛玉連想都不敢去想,賈環萬一……那她該用怎麼的勇氣才能活下去……

賈環輕柔的摟住她,用下巴摩挲着她的秀髮,細嗅她青絲間的髮香,笑道:“林姐姐,我答應過你的事,可有沒做到過的?”

林黛玉聞言一怔,隨即搖了搖頭。

賈環輕輕的吻了吻她光潔的額頭,道:“林姐姐,如果說這輩子,我只能再說一句實話。那麼這句話就是,我賈環一定能回來,與我最心愛的女人‘們’,幸福快樂的過一輩子。”

饒是賈老三已經將那個“們”字說的很輕很輕很輕了,可林黛玉還是從他懷裏掙扎了出來,覷着眼嗔了他一眼,轉頭就走,不過走了兩步又頓住了腳,回頭看着賈環,道:“你要說話算數!”

賈環沒有再作怪,笑着點頭,道:“我從不騙自己的女人。”

“唰!”

這話又讓林黛玉羞紅了臉,uu看書(uukanhu.com)羞惱無限的白了賈環一眼後,快步進門,又反手“啪”的一聲關住了門。

賈環有些摸不着頭腦,這親都親了,怎麼反而還承受不住這種級別的撩拾了呢?

張遼堅持着走到屋裏,解了腰間長劍,拖去衣甲,靠在榻上,正好小荷進來,看到張遼面色潮紅,四肢無力,不由一驚:“將軍怎麼了?”

Previous article

“什麼?”查文斌一轉身道:“什麼臺灣人?”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