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最後視線落在他們現在身處的溶洞之上,一條破山奪路,狂奔勢凶的大河分流。

夏昭衣睜開眼睛,抬頭一笑:「找到了!」

每每她一笑,沈冽便會隨之心悅。

「在哪。」沈冽說道。

「但是未必有路,」夏昭衣說道,「我們兵分兩路?我爬你走?」

「……」

「爬山,」夏昭衣指指他們後邊的石壁,「我說的是爬山。」

「我知道,」沈冽說道,「不成,爬山也未必有路,而且你病著,稍有不慎的話……」

他打住,沒敢說下去,光是想想便覺害怕,他可是很少會害怕的人。

「好吧,你也是病人,不宜替我擔驚受怕,」夏昭衣輕攏眉,說道,「那我們再想辦法。」

她回身往上走去,說道:「卻不知道你大哥在哪了,他們人多,應該不會出事吧。」

「他們城府深,辦事謹慎,應該不會。」沈冽說道。

夏昭衣點點頭。

……

……

能點燃的燈座,都已經被點燃了。

四周火光明澈,照出頭頂共一十六個大鐵籠,其中九個鐵籠裡邊皆有白骨,七個鐵籠是空的。

最高的鐵籠離他們少說有五十丈,最低的鐵籠則只有三丈之高。

他們進來的地方往下是一排又一排的長石階,共約二十層,對面最下方是一處三丈高的平台,平台上安放三個大丹爐,因平台太空曠,三個大丹爐顯得孤零冷清。

沈諳現在站在平台對面的石階上,望著那三個大丹爐,那處沒有火光,只能在幽暗中看個大概。

這三個大丹爐,與他們在第一個煉丹室裡面所見的最大的大丹爐一模一樣。

但那裡是煉丹室,這裡則更像是一個開放的大型空間。

而平台上雖空曠,但陳設雕刻非常精細,包括平台邊緣的紋絡,都可見這三個大丹爐當初被怎樣重視。

而沈諳之所以沒有過去,因為那地上有一條蛇。

很粗壯的蛇,脖頸高立,長舌吐信,跟之前女童所斬殺的毒蛇一樣,都是過山風,只是,這條蛇要肥壯很多。

沈諳覺得,自己有些腿軟……

兩名手下已經執劍去了,必須要保證一擊射殺才可以。

沈諳看著他們過去,頓了頓,回過身來望著他們的來處。

「公子,」柔姑看著他,「你去歇一歇吧。」

「好了叫我。」沈諳閉目說道。

「好。」柔姑說道。

話音方落,卻聽得一聲慘叫響起。

柔姑驚忙回頭,但見陰暗角落處又有一條毒蛇出現,朝一名手下攻去,目標是他的脖頸。

毒寵權妃:皇上,不可以 手下倒地的同時,將毒蛇斬做兩半,高台上的毒蛇同樣朝他進攻,張開嘴巴去吞他的腳。

柔姑立即拔劍,朝高台衝去,同另一名手下一起,利劍朝那條毒蛇刺下,卻見高台另外一邊,又出現了數條毒蛇。

「退回來!」沈諳叫道。

就這麼短的功夫,被襲擊的手下已經快不行了,渾身抽搐,尤其是半截被吞入蛇腹的腿,他怎麼都抽不出來。

柔姑往後退,心下不忍,忽的舉劍,朝這名手下的脖子抹去,送他最後一程。

「這邊也有!」遠處一名手下叫道,「公子,這裡有三條蛇!」

「我這邊也有!」另外一邊手下叫道。

「公子,這裡有四條毒蛇!」

……

沈諳快昏過去了。

顫顫巍巍跑上到台階最高處,他已面色慘白,望著下面的這些毒蛇,記憶里那一缸缸毒蛇,一壇壇泡著毒蛇的藥酒,似乎頃刻變得鮮明。

忽的一陣反胃,沈諳回身俯在地上,張口吐了起來。

「公子。」柔姑忙抬手拍他的背。 喜兒家知道消息時,家裡的玉米全都晾曬上。

這天,馬氏拿著針線來找木氏閑聊,馬氏在村子里人緣不錯,各種消息也比木氏要靈通,就把聽說的這事兒給木氏提了,讓她自個兒小心,可別再被老宅的人給扒上。

木氏嘆了口氣,這哪是她能說的算的,今兒個一早,老宅那邊就來人把孩子爹叫走,還不知道又出啥幺蛾子呢!

前段時間的忙碌,讓喜兒一直沒有上山。家裡的兩隻,可是憋屈壞了,知道今天喜兒上山,撒丫子就朝山上跑,看的喜兒直皺眉頭,這倆傢伙不會再找到什麼奇怪的人吧!

想歸想,卻是和桃兒,明兒有說有笑。如今天氣暖和,趁著此時山上能吃的野菜,野果還有不少,趕忙往家裡搜羅!

每次走過那片山藥地,喜兒都得駐足觀看,看著長勢喜人的山藥藤,心想著今年又是個豐收季!

「喜兒,快來這裡,我看到許多的野麻椒,這東西味兒沖,一丁點兒炒菜,味道就麻麻的!」

明兒背著籮筐,看著矮樹上那一粒一粒花椒籽,眼睛都在放光。她娘懷著身孕,嘴變的刁,一會兒喜歡吃甜的,一會兒喜歡吃辣的,可是沒少折騰人,她備上一些,萬一娘想吃了,也省的找不到時再挨罵!

自從明兒收了喜兒的那朵花,心裡對喜兒的羨慕更勝一層。那麼好看的東西,喜兒說給就給了,要是她自己,一定是自己留這帶。

三嬸子對喜兒的縱容,那可真是沒話說!連這麼貴重的花兒,都讓她自己拿主意!越想,明兒就越羨慕,咬了咬唇,垂下眼眸,掩蓋住眼裡的嫉妒。

喜兒倒是很喜歡這東西,像火鍋酸辣粉里多少放著,那味道可是棒棒噠!而且,這東西去鋪子里買,又是一筆銀子。這裡正好有野生的,聞著可不比那些鋪子里賣的差,自己采些,將來就能省些!她甚至還想著把花椒樹種到家門口,不但自家能用,還能買到鋪子里!

正想著,就看桃兒三兩下爬到了一個較粗的枝幹上,坐在那裡,開始夠著附近的枝椏!鄉下丫頭,這爬樹不在話下,動作利索,讓人咋舌。

看喜兒躊躇不上來,桃兒還笑話她膽子小。喜兒無語,她還真不是膽小,是先觀察周邊,看有沒有其他的花椒樹,要是有小的,下次就能移走!

三個小姑娘坐在樹枝上,歡快的摘著那一粒粒的花椒。陣陣的麻香味兒,刺激著喜兒的鼻腔。她是一個喜辣的人,有辣就有麻,總之,這會兒喜兒嘴裡全是口水,特別想來一大碗紅彤彤的麻辣燙!

「喜兒,給我們說說縣城的事唄?」桃兒對平縣城,還是很好奇的。

畢竟那裡對她們這些小姑娘來說,可是傳說中的地方!就看喜兒帶回來的頭花點心,就知道那裡有多繁華,祖爺爺可誇了好幾次,說那菊花茶真是不錯!這讓她對那個地方更好奇了!

喜兒動作不停,對於桃兒的好奇,心下瞭然,就挑些小姑娘們喜歡的事兒,繪聲繪色的開講!一時間,花椒樹上,笑語嫣然!

「汪汪汪!」遠處的狗叫聲,讓喜兒手上動作一頓,這聲音是大黑的,一般情況下,大黑壓根不會這樣叫!難不成是碰見啥危險了?

喜兒有些不放心,想下樹下看看,可卻被桃兒攔住,這山林里可是有狼的,喜兒也不過是個孩子,就算真有啥事兒,她也幫不上啥忙呀!

喜兒滿臉擔憂的朝那個方向看去,就怕小白和黑子兩個出啥事情!

見她真的擔心,桃兒也不攔她了,直接從樹上蹦了下來,明兒一見此皺了皺眉,可還是從樹上蹦下來,三個小姑娘一起朝那個方向走去。

狗叫聲越來越近,喜兒三人走過一片矮叢林就看到大黑沖著某個方向汪汪直叫,小白則是伏在地上齜牙咧嘴!

這情形還是第一次出現,喜兒快步走上前,緊了緊手裡的棍棒,一旦有什麼變故,這東西好歹能堅持一會兒!

當看清楚地上躺著的人時,喜兒的心裡就是一咯噔,不會這麼倒霉,又有人受傷了吧!可心裡卻有一種說不出的期待,會不會還是那人呢?

超強之都市少年 腳步有些踉蹌,扒開草叢,看清楚地上那人,眉頭不由皺起!這身形一看就不是那人,喜兒舒了口氣的同時,又有一些失望,連她自己也說不清,那是怎樣的複雜情緒?搖了搖頭,用手裡的木棍戳了戳那人,見那人還會哼唧,這才放下心。

「咱要不走吧?這人也不知道是幹啥的,萬一是壞人…」明兒很不喜歡惹事,萬一這人不該救,給家裡招了麻煩,她還不得被她娘打死!她娘可不像三嬸那樣好說話!

桃兒有些猶豫,看向了喜兒,喜兒又向前兩步,用棍子又戳了戳那人的胳膊,可能是這次動作有些大,那人竟然歪了下頭!

這下喜兒看清楚那人的長相,她和這人還有過一面之緣的!

這下要是不救,她心理上也過不去。拍了拍黑子的腦袋,示意它稍安勿躁,讓小白帶著桃兒和明兒回去報信,她在這裡看著這人。

原本兩人還有些猶豫,可喜兒不停的催促,讓她們只能按她說的去辦。

喜兒走上前查看那人身上,並沒有什麼明顯的刀傷,只是那臉上嘴角卻有著紅腫的淤青,可見曾被人打過!這人不是在鎮子上做工嗎?怎麼會身受重傷,還跑到這山林子里?

心裡一團疑問,看著他起了干皮的雙唇,喜兒卻顧不上多想,拿出背簍里的竹水壺,小心的給他喂水。之後,喜兒就坐在旁邊,和那人保持一定距離。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她還是小心為上!

不多時,就聽到有人朝這邊小跑而來,喜兒心裡舒了口氣,只要有大人在,就沒她這個小孩什麼事兒了!

來人是蘇文濤李虎和李昊,看到喜兒不遠處的那個人時,全都露出詫異神色!這北山上很少有外村人來,也不知這人是咋回事兒?竟然暈倒在這裡!

「喜兒先過來!」李虎把喜兒叫到跟前,自己則是三兩步上前查看那人的傷勢,和喜兒查看的一樣,沒有什麼明顯外傷。

「李大伯,這人我爹認識,這個大伯曾經跟我爹一起做過工!他姓何,是隔壁村子上的!」

喜兒適時的說明,讓幾個大人提著的心稍稍放下,能一起做工,說明是正經人家,救了應該沒啥問題! 到了下午,蘇老三一臉愁容的回來。進了院門就見大姑娘面帶急色,打算出門。看他回來,舒了口氣,「爹,你可回來了!」

這可把蘇老三嚇個夠嗆,還以為家裡出了啥事,讓孩子這樣著急!

琪兒喘著氣,把手裡的小包袱交到蘇老三手裡,這才說道:「剛剛喜兒他們上山救了個人,這會兒在我李大伯家裡呢!」說完又補充道:「好像和你一起做過工,姓何!」

蘇老三詫異,何大哥不是在鎮子上嗎?咋跑到了山上?聽這話,好像還受了傷。接過那包袱匆匆的就著李家趕去。

這會兒李家院子里站的都是人,有原本就幫忙的,也有過來看熱鬧的,總之熱鬧非凡。

在人群中看到了自家閨女和兒子,蘇老三這才氣喘吁吁的抹了把臉。喜兒眼尖,看見了自家爹爹回來,幾步上前,把事情原委告知他聽,蘇老三臉色黑沉,何大哥他們事後也見過幾面,是個實誠人,那身上的鞭痕…

顧不上許多就進了屋子,這會兒郭郎中和李虎都在屋子裡,李昊幫著打下手,給何望脫了上衣,正在那裡一點一點的塗抹藥膏。

看到那滿背的傷痕,有的甚至已經開始發膿變黑。就蘇老三這個大老爺們,也感到背後發涼,這得多大的仇怨,把人往死里打。

見他來了,李虎只是嘆了聲氣,指著何望說道:「這兄弟身上的傷勢不輕,看那模樣是被帶著倒刺的鞭子抽的,事後也沒處理,現如今,卻是深可見骨!」

說起來大家救這人,一是出於鄉村人家,都比較淳樸,二就是聽喜兒說的,蘇老三認識他,可如今這人傷情嚴重,大傢伙反倒是不知如何是好!

蘇老三是個重情義的,何望這人也仗義,兩人說話投機,脾氣和緣,咬了咬牙,看向了身後的小尾巴。

喜兒一見他爹的表情,就知道他怎麼想的。想想家裡新進賬了九兩銀子,就對著蘇老三點了點頭。

家裡的錢匣子已經點頭,蘇老三這才放下心,對著郭郎中道:「還請您老想辦法救救我這兄弟,他也是個好人,這次遭難,必是被歹人害了!至於這醫藥費,您老放心,不會讓您白忙活!」

郭郎中白了蘇老三一眼,拿起一張藥方就遞了過來,「行啦,方子我都寫好了,趕緊去抓藥吧!」

說完還不解氣的,又狠狠的戳了蘇老三胳膊一下,「我就是那見錢眼開的?也不想想你這小子從小到大…」話到嘴邊,看到喜兒一臉好奇打量,又硬生生的把話咽下!有些事兒,還是不能當著孩子面說的!

抓藥的事情,並不用蘇老三去。是李虎駕著騾車跑了一趟,而何望中間醒來一次,看到蘇老三,兩眼淚花。嘴巴顫抖著,喉嚨卻發不出聲音!

蘇老三告訴他安心養病,一切都有他,何望這才重新昏睡過去。

可蘇老三卻有犯了難!自家地方不大,又有女人孩子,住在一起很是不方便。可要把何望放在李虎家裡,他又不好意思麻煩人家!

這事兒一時僵在了這!

還是木氏出面,說她和孩子住到隔壁小妹那裡,蘇老三皺著的眉頭才舒展開來!這樣既能避嫌,又離家不遠,正是合適!

兩家距離不遠,蘇老三背著何望朝著自家走去。安置好人,又喂下湯藥,他這才舒了口氣看,看二丫頭打量自己,蘇老三竟有點兒不自在。

「那啥,二妮!回頭這錢,爹去做工掙上!」嘴角帶著僵硬的笑,蘇老三吶吶自語。

喜兒沒好氣的瞪了自家爹爹一眼,「我說的不是這事兒!今天去老宅,我爺奶就沒說些啥?」

這下,蘇老三渾身一顫,微低著頭,一副做錯事情的模樣。讓喜兒不知是該氣還是該笑,「爹,你還是說實話吧!我馨兒姐可都說了!」

一聽這,蘇老三隻好慢悠悠的抬起頭,眼神中含著對妻女的愧疚。

「那啥,你娘沒生氣吧?」

看爹爹還能想起娘親,喜兒倒是不那麼氣了,可還是綳著臉道:「娘那性子你又不是不知,就是人欺負到他頭上,她也是好脾氣的!快說,你答應沒?」

這下蘇老三趕忙回答:「那哪能答應!就那三畝半田地,咱自己日子還過得緊緊巴巴,還得供著三郎讀書。哪還有多餘的錢?

萌寵嬌妻不要逃 再說了,那就不是那個理!欠了人家老王家的嫁妝,就想辦法還給人家,要不這幾輩人都得讓人戳脊梁骨!」

可能是在老宅里積壓太久,蘇老三終於絮絮叨叨的把今天的事說了出來。喜兒心頭憤怒,可卻讓自己保持鎮定,她今天是炸她爹的,可不能讓他看出端倪!

「…,你說說,既然你四叔開了鋪子,有了營生,你四嬸子回家不就應當應份,那拉走的玉米全當成補償人家的,這事兒不就了了!可,可你奶跑人家家鬧…,這下好了,人家老王家要和離!」

終於聽到了重點,喜兒頓覺輕鬆,她就說嘛,老王家那麼氣勢的人家,哪裡會容許女兒受欺負。尤其現在寡婦還能再嫁,更何況是王氏這樣沒生養過的!

「那咱救了何大叔,這事兒要是被老宅知道,還不知道怎麼鬧呢!」喜兒這話可不是危言聳聽,憑著那些人的氣性,估計還有的鬧呢!

蘇老三煩躁的抓了抓頭髮,可能在他心裡,就沒把事情想的複雜。這會兒被喜兒挑破,心裡開始發怵!實在是他娘的嘴太傷人,說起話來跟刀子似的,直戳人的心窩。讓他這大男人,都覺得無顏活在世上!

「這事兒你別管,救人咱沒錯處。你四叔有鋪子,哪裡需要咱們幫忙!」

看他態度堅決,喜兒這才放心。只要他爹能堅持住,不被兩老勸服,那老宅拿他們就沒辦法。

只是,蘇老三把事情想的太過簡單,不過是第二日一早,蘇大郎就匆忙的來敲院門,說是他奶病了,要三叔去看。

這會兒木氏和喜兒幾個都已起來,聽了蘇大郎的話,都看向一臉木然的蘇老三。

「你奶病了!咋跑我這兒?去找郭郎中沒?」

這下蘇大郎憋的臉紅脖子粗,他奶哪裡是真生病,不過是聽說三叔給外人花錢看病,心裡不樂意,這才讓他來叫人,卻沒想三叔如今不同往日。 手下們聚攏過來,以火把對著它們。

台墀乾燥,平坦寬闊,毒蛇爬上台階並未有太多阻礙停滯。

蛇身扭動蜿蜒,離得近的幾條蠢蠢欲動,不停挑釁。

沈諳不敢回頭,背對它們,手裡握著拭嘴的巾帕,緊緊的擰皺成一團。

「公子,十九條。」柔姑在一旁低聲說道。

鐵樹地獄,顧名思義就是有很多樹的地方,這些樹上皆有利刃。小鬼們將半死不活的吳巍推向鐵樹的利刃,當利刃從吳巍的後背皮挑入后,他又被痛醒了。

Previous article

不過這樣下去,肯定會有體型較小的妖獸,進入裂縫來尋找。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