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曲天馳拍著胸脯保證地說道。

「少給我擺譜,酷天集團想要解決可沒有那麼的容易,要是這麼容易的話,你覺得西方其他的幾大神殿會放著這麼大塊的肥肉不吃嗎?」

秦穆然瞪了眼曲天馳道。

「是哦!其他的神殿,我不清楚,就海皇殿那個海皇,吃相不要太難看啊!連他都沒有什麼動靜,看來這個酷天集團也不是什麼小角色。」

曲天馳被秦穆然這麼一提醒,思路頓時清晰地說道。

「哼!不是什麼都這麼容易的,讓兄弟們都注意點,我不想冥王殿的戰歌響起!」

秦穆然鄭重地對著曲天馳說道,這一刻,他就是冥王殿那說一不二的冥王。

「我知道了,老大,我會交代清楚的!」

曲天馳認真地點點頭。

「好了!我要的資料呢!你們都調查清楚了嗎?」

秦穆然看著曲天馳和李成軒,問道。

「都調查清楚了。」

李成軒點點頭。

「爾城是辛昶安的老巢,也是酷天集團老家所在的地方。」

李成軒將自己調查到的信息告訴秦穆然道。

「還有那個馬德系統相關的信息呢?」

秦穆然接著問道。

「老大,馬德系統也在爾城部署著。同時……..」

說到這裡,李成軒頓了頓。

「同時什麼?」秦穆然皺了皺眉問道。

「酷天集團的高爾夫球場讓給部署馬德系統!」

李成軒此話一出,秦穆然全身奔湧出殺氣。

「呵呵,看來這一次可以一次性解決了,免得再來回的折騰。」

秦穆然笑了笑說道。

在寒城的話,秦穆然可能還有些顧忌,畢竟這裡可是寒國的都城,有著大量的警力部署,雖然他們不懼怕,但是真的鬧大了的話,還是有些麻煩的,畢竟單純的靠著冥王殿的這群人,想要對抗一個國家的力量,這不是瘋了嗎?

不過好在,辛昶安所在的地上是在爾城,那是僅此於寒城的城市,但是保衛的力量卻遠遠不如這個。

「收拾東西,明天我們前往爾城!」

秦穆然看著眾人說道。

「是!」

李成軒和曲天馳同時應道。

「老大,剛才雲山裡發生的事情,你知道了嗎?」

李成軒在寒城的消息網可是很大的,當雲山裡的事情發生后,他第一反應,不會是跟自己老大有關吧!

從現場的視頻還有一些死去的蒙面黑衣人的死狀來看,這種手法像極了正規軍人所做的事情,而且還是個高手。

「嗯!我乾的!」

秦穆然點點頭,這些事情沒有必要向他們兩個人隱藏,因為他們肯定都已經猜出來了。

「老大,你是真的猛啊!這出去一趟,又殺了這麼多的人!」

曲天馳瞪大了眼睛。

「以前你也挺溫柔的啊,怎麼現在這麼弒殺了呢?」

曲天馳上下打量著秦穆然說道。

「我弒殺?你怎麼好意思說我的?是誰當初槍殺了一千多個降兵,是誰屠殺了整個山寨,又是誰虐殺了幾百人!你特么跟我說我弒殺!」

秦穆然如數家珍般,將曲天馳這些年在國外做的事情說了出來。

「咳咳,老大,那不一樣,那些人都是雇傭兵,而且都是殺人不眨眼的壞人,我那是替天行道,除魔衛道!」

曲天馳義正言辭地說道,彷彿自己做的就是件極其正義的事情。

「我殺的難道就不是壞人了嗎?人家都拿槍來突突我了,我不殺他們?」

秦穆然忍不住給了曲天馳一個大大的白眼。

「他們是來殺你的?」

曲天馳意外地問道。

「不是,我只不過是誤打誤撞碰上的。」

秦穆然搖了搖頭。

「怎麼回事?老大你出去吃個飯也能夠遇上這種事情,你的運氣也是沒誰了!」

曲天馳對秦穆然這個運氣也是有些服氣地說道。

說著,秦穆然便是將自己遇到的事情簡單的跟李成軒和曲天馳講述了下。

對於全美妍,李成軒還是知道點的,在寒城很是出名的化妝品公司的總裁,只是沒有想到,她竟然會是辛昶安的親妹妹,而且辛昶安要對自己的親妹妹都痛下殺手。

「老大,用咱們夏國的話來說,這就是緣分啊! 聖骨傳 不是冤家不聚頭啊!」

曲天馳插話道。

「冤家是吧!要不要我也讓你感受下冤家的感覺?」

秦穆然臉上露著壞笑,看著曲天馳問道。

「這個還是別了。老大,咱都是文化人,君子動口不動手。」

曲天馳連忙慫道。

「不好意思,我不是文化人!我現在就想動手!」

秦穆然看著曲天馳,恨不得直接又是一腳,怎麼這段時間沒見,跟著雷凱後面,嘴巴變得這麼碎了!

龍鱗的那群人感染力有沒有這麼強,一個個的,都開始快變成一個類型了!

「別別…..老大,我錯了,我閉嘴!」

說完,曲天馳老實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生怕下一秒秦穆然會來動手。 當那黑色人形怪物的舌頭被趙小川拔出後,那長長的舌頭化作了無數綠色的漿液,一股難聞的味道瀰漫在空氣中。

周圍的鬼物圍在白骨路的兩旁,畏畏縮縮的看着場中的幾人不敢上前。

鄭老抱着自己受傷的大腿發出一陣慘叫聲,傷口處的綠色漿液不斷地腐蝕着他的大腿,一陣皮肉嘶嘶的響聲更是有種讓人不寒而慄的感覺。

“吼~”

那黑色人形生物衝着趙小川大吼一聲,口中的血液混着漿液,混合成一種污濁的顏色,染滿了焦黑的身體。

歐陽蘭若和趙琳皺着眉頭看着黑色人形生物,似乎有些被它的模樣噁心到了。

李明浩也皺了皺眉頭,但和趙琳兩人的想法不同,而是震驚這黑色人形生物的實力。

“這黑色人形生物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不過之前我可以秒殺幽冥境鬼物的攻擊竟然都不能對付他,想必他的實力應該是在鬼王境界!”

李明浩想到自己的猜測,心中微微一沉,但隨即又將目光投向了趙小川,心中更是驚異不定。

“看情況這趙小川完全壓制着黑色人形生物,想必他的實力要高過這黑色人形生物。只不過他是依靠鬼器?還是自己的精神力呢?”

“如果是精神力的話,那他的境界起碼已經到了生死境,但是這有可能麼?如果是鬼器的話,那他的鬼器又是什麼種類?精神顯化?束縛靈? 隔壁大佬又帥又蘇 還是外身?”

正當李明浩心中暗暗思量時,躺在地上的鄭老忽然淒厲的大喊道:“趙小川,殺了這個怪物,保護我去山上,不然的話,我就殺光你的同伴!郝大寶、蔣舟舟,還有劉子豪我都不會放過他們的!”

聽到鄭老的話語,李明浩、趙琳、歐陽蘭若身體微微一震,眼中瞬間佈滿了惶恐。

“該死的!這個老頭已經被鬼璽衝昏了頭腦,從剛纔的狀態來看,很顯然趙小川的狀態很不正常,如今還這麼刺激他,如果他狂性大發了怎麼辦?”

歐陽蘭若剛纔受傷後已經解除了鬼器,心中咒罵着鄭老,然後靜靜地盯着趙小川,生怕自己想法變爲現實。

鄭老話音剛落,趙小川整個面容扭曲起來,似乎在忍受着什麼,同時那白色的鬼臉圖案從他的額頭慢慢地顯現出來。

趙琳和歐陽蘭若原本在警惕的看着趙小川,可是當她們看到趙小川額頭的鬼臉標記時,身體一震,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震驚。

“該死的!趙小川,你別裝死,我知道你聽得見我說什麼! 一妃難求,貴女不願嫁 告訴你,我說到做到,現在他們就在別墅區,只要我把這閃光彈射上天空,貴族學校的主任看到了,便會殺死你的同伴!”

鄭老看到趙小川半天沒有動作,從懷中掏出了一個圓柱性的金屬筒,厲聲對着趙小川喊道。

趙小川臉上的變化越發的扭曲,眼睛死死地盯着鄭老手中的金屬筒,其中充滿了怨毒的神色。

別墅區,猛然一聲爆炸聲響起!

對峙的主任臉色一變,轉頭看着別墅區後面火光沖天,暗罵一聲,一對黑色的羽翅展開,他立刻沖天而起。

“葉楓,這別墅區不是有道法保護,萬鬼不侵麼?怎麼會發生爆炸?”

成浩看到主任神色慌張的樣子,連忙問道。

“不知道,不過我們先跟去看看!”

葉楓沉吟片刻,看了看懷中昏迷的崔美美,皺眉說道。

別墅區後方,主任看着沖天的火光,雙翅一抖,無數片黑色的羽毛紛紛落下。

一股寒冷的氣息從羽毛上瞬間籠罩着漫天的火光,頓時火焰漸漸地被壓了下去,露出了一片焦黑的廢墟。

主任看着廢墟中化成黑炭的幾名學生,臉色瞬間黑了下來,雙眼中佈滿了憤怒的神色。

“葉楓!我答應你的合作!不過我要你殺幾個人!”

葉楓和成浩剛剛來到別墅區後方,主任猛然轉身,對他憤怒的喊道。

葉楓微微一愣,看着滿地的屍體,眉頭微微皺起。

雖然這些人已經化爲了黑炭,但葉楓卻察覺出這些焦炭的屍體並不是被燒死的,而是在他們之前便已經死亡了,而且從他們的死亡模樣來看,恐怕是被人吞噬了靈魂而死!

“是殺吞噬這些靈魂的兇手麼?”葉楓聲音有些冷,顯示着他的心情很不好!

成浩聽到葉楓的話,暗道要遭,凡事可以吞噬靈魂的鬼物或者御鬼士那裏是那麼容易對付的?

他剛想阻止葉楓,可是聽到主任接下來的話,立刻改變了主意。

“沒錯!只要你殺死他們,我就幫你保護崔美美!而且你這次逃離學院的過錯也不用承擔!”

主任剛剛說罷,成浩接口道:“他們是誰?”

“三個人,郝大寶、蔣舟舟,還有劉子豪!尤其是劉子豪,你們要小心,他是一個危險人物!”

葉楓看着主任凝重的神色,眉頭微微皺起,能讓主任也感到棘手的人看樣子絕對也不簡單啊!

趙小川臉上的扭曲的神態終於漸漸地平靜下來,額頭的鬼臉圖案也完全的顯露出來。

他冷冷的掃視一圈,最後將目光定在了黑色的人形生物身上。

李明浩、歐陽蘭若和趙琳被趙小川的目光掃到,後撤一步,警惕地看着趙小川!

“哈哈,殺,殺,給我殺了這個怪物!”鄭老瘋狂的叫喊着,面目猙獰如鬼怪!

趙小川額頭的鬼臉圖案一閃,腳下猛然一蹬,瞬間衝向黑色人形生物。

一道白色的光線直直的從趙小川額頭的鬼臉圖案射出落在黑色人形生物身上,黑色人形生物動作猛然一滯,好像呆傻了一般。

趙小川高高的舉起拳頭向着黑色人形生物的腦袋砸去,帶出的黑霧中無數的鬼臉圖案不斷地翻滾着。

李明浩、趙琳、歐陽蘭若感受到了趙小川這一拳的威勢,心中暗暗心驚,鄭老更是哈哈大笑,聲音中充滿了陰謀得逞的味道。

正當所有人認爲黑色人形生物即將被擊中時,一道黑影從白骨路旁竄出,然後一塊巨大的石碑擋在黑色人形生物的面前。 第二天一大早,秦穆然等人便是醒了過來,收拾行李,然後等待著他們的專車已經在別墅的門口。

上了車以後,眾人便是直接朝著爾城駛了過去。

一行車隊,浩浩蕩蕩,看起來異常的壯觀。

另外一邊,辛昶安今天有一個重要的會議要出席,當他走出公司,進入車子的時候,突然,一聲槍響從遠方傳來,而他們的車上,赫然出現了一道槍的痕迹。

「保護董事長!」

辛昶安的保鏢在槍響的同時便是抽出了腰間的手槍,然後根據槍聲響起的位置,扣動著扳機,想要將隱藏在暗中的殺手給找了出來。

「董事長,你沒事吧!」

一名貼身保鏢湊到了辛昶安的身旁,關心地問道。

「什麼情況?到底是誰!不想活了,敢暗殺我!」

辛昶安很是憤怒的說道。

「現在我們就找出來,保證不會讓董事長你受到傷害的!」

那名保鏢很是認真地對著辛昶安保證地說道。

「哼!找出來,我要把他剁碎了喂狗!什麼阿貓阿狗的都想要來殺我!」

辛昶安冷哼一聲,心中的殺意更加的濃烈。

「是!」

說完,那名保鏢便是竄了出去,朝著剛才射殺辛昶安的殺手,殺了過去。

就在那名保鏢離開的時候,突然在辛昶安汽車的後面,又竄出了足足有十來個手持槍械的殺手。

他們扣動扳機,對著辛昶安的汽車就是一頓射擊。

「鏗!鏗!鏗!」

子彈撞擊在了汽車的外殼上面,頓時擦出刺目的火花,但是卻沒有辦法擊穿汽車,甚至連汽車上面的玻璃,都沒有擊碎,擊穿!

「防彈玻璃!」

看到這個畫面,他們怎麼可能還猜不出來是什麼材質的玻璃,頓時瞪大了眼睛。

「撤!」

為首的一人一聲令下,剛剛還對著酷天集團人馬射擊的殺手們,便是迅速地向著周圍的巷子裡面撤退。

「哼!現在想跑,晚了!」

就在為首的一人想要撤退的時候,剛剛離開的保鏢已經趕到了近前。

「轟!」

一拳沒有徵兆地朝著那人的臉蛋上面砸了過去。

不過那人的反應也是迅速,腦袋微微側傾,同時一手撐地,另外一腳以迅雷之勢朝著那名保鏢的腰間踢了過去。

「嘭~」

一聲悶響傳來,卻是那名保鏢硬生生地用身體扛了他的一腳。

「走咯!」

看到自己獲得了短暫的勝利,那名殺手也沒有任何的逗留,見好就收,當即朝著那名保鏢扔了一個小小的黑色圓形的東西,隨後便是溜了。

「嗯?」 第一寵婚:顧先生,別上癮

這個她兩輩子加起來最嫉妒的女人,像個君王,像個神邸般俯視她狼狽不堪的模樣。

Previous article

“不行。我渴了,周沫這樣,你去自己的房間你倒幾杯水過來,然後再出去買東西吧?”林軒清了清嗓子,做出一副真的渴得不行的表情。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