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時間在一點點的過去,陸奇在焦急的等待著,大約過去了一炷香的時間,玉符之上傳來了一道虛弱的女聲:「陸……奇,我費盡全力終於逃到了內特森林,那些皇族之人追到這裡之後,竟然不敢向前追擊了,所以我暫時脫離了危險。」

聞言,陸奇心底懸著的石頭終於落地,暗自心道:『聽姐姐這麼說應該沒事了,就是不知那皇族為何不敢進入內特森林呢?莫非那裡是他們的禁地?算了先不管這些了,我先去把姐姐接回來再說。』

想到這裡,陸奇直接騰空而起,向那內特森林的方向飛去,由於他曾去過內特森林,這次再去倒是輕車熟路,再加上他進入分神期以後,那速度更是增加了數倍之多,只用了半個時辰的時間,他就到了內特森林的外圍。

此時,陸奇站在那小道之上,望著前方的一株株參天大樹,暗自感慨不已,因為他上次還是因為尋找劉雪而來,後來因為劉雪負傷,他不得已只能帶劉雪去找獸王療傷,最後還結識了美狐夢露,這其中雖是有些坎坷,但最終還是順利的醫好了劉雪的傷勢,並且還把夢露給平安帶回,這一切都要歸功於那個說書先生,要不是他的話,恐怕陸奇就會死在森林了。

想到了說書先生,陸奇暗自心道:『不知他老人家究竟是何方神聖,居然會有如此大的神通,若是我到了一定的境界,定要去拜訪他老人家。』

一念至此,陸奇的身軀一閃,便向著內特森林飛遁而去。

他穿過了一株株大樹,越過一片片灌木叢,同時把土術延伸出去,幾乎覆蓋了方圓千丈的距離,在他的土術觀測之下,萬物都能清晰地出現在他的視野,這其中還有著一些低等級的妖獸。

終於,陸奇在前方的峽谷中發現了一個倩影,那倩影面色蒼白,盤膝坐在地上,口中不時地發出一陣呻吟之聲,在她衣衫上還散落著點點血跡,看起來讓人心疼不已。

「趙淑雅!」陸奇忍不住的道了一聲,繼而其身軀一閃消失在原地,下一秒出現在了趙淑雅的面前。

那趙淑雅猛的睜開雙眼,望見陸奇之後,驚訝一聲:「你怎麼來了?」

陸奇道:「我聽到你的傳音之後,便急速趕來了,你怎麼樣,傷的重不重?」

趙淑雅道:「都是些皮外傷,不礙事的,只不過與我隨行的屬下們都死了,一個也沒活著,都怪我不聽你的話,害死了這麼多人。」

說完,她秀眉微皺,面上盡顯愁容。

陸奇道:「事已至此,你不要在自責了,為今之計是你先養傷,等你好了之後我們再殺上皇族,為你的屬下們報仇,還有你那個負心的丈夫,都要一併格殺!」

「嗯,」趙淑雅聞言,露出了一抹甜甜的微笑,開口道:「謝謝你陸奇,聽你這番話之後,我的心情好多了。」

陸奇道:「那就聽我的,先安心養傷,為了安全期間,我先帶你去一個地方。」

趙淑雅秀美一揚,問道:「是不是天蒼閣去的地方?」

陸奇嘿嘿一笑:「真聰明,不愧是黑市之主。」

趙淑雅啐道:「你搞出那麼大動靜,別說我了,整個映月城誰不知道?並且這件事已經驚動了皇族,他們還以為出現了寶物呢,所以才會來的這麼快。」

陸奇問道:「皇族來對付你難道不是因為我嗎?」

趙淑雅道:「跟你也有些原因,那皇族聽說你殺了城主之後,獅駝國王大為震怒,便派了數名高手前去飛天城捉拿你,而來映月城找我的都是些小嘍啰,所以我才會幸免於難,若是那些高手直接來找我的話,我豈能活著離開?要知道那些高手都在分神期左右,且最低的也在化神期,這麼強大的陣容,憑我這微末的修為,如何能夠抵擋?」

陸奇默默地聽完,開口問道:「那他們來找你究竟是為了何事?」

趙淑雅道:「好像是因為天蒼閣和丹陽族憑空消失的事情,他們還以為這裡出現了寶物,所以才找我盤問原因,我隨意敷衍了幾句,他們竟然惱羞成怒,便對我們黑市出手了,最後呢,就是你看到的這樣。」

大巫紀元 陸奇聞言,嘿嘿笑道:「這些蠢貨,我只是弄了個及其尋常的轉移手法,就讓他們吃驚成這樣,真是笑死人了。」

趙淑雅白了他一眼,說道:「什麼叫尋常手法?你這手法在普通人眼裡已經是驚世駭俗了,即便那獅駝國王也不一定能夠做到!」

「好吧,」陸奇無奈的道了一聲,抬頭望了望天色,道:「時候不早了,你還是跟我去那個安全的地方吧,若是去的晚了,被這裡的妖獸偷襲怎麼辦?「

趙淑雅嬌笑一聲:「那不是有你嗎?」

陸奇道:「我雖然厲害,但這裡可是內特森林,一些普通的妖獸我還能應付,若是一些獸皇境的高手,我可打不過。」

趙淑雅噘嘴啐道:「去去去,你以為我是小女孩呀,那麼好騙?好歹我也是黑市主人,還來過內特森林,並且我知道這裡屬於外圍之地,都是些尋常的妖獸,即便到了內圍也是些智開、先天期左右的妖獸,那些根本不是我們的對手。」

重生之攜手 聞言,陸奇徹底啞口無言,便道:「還是你厲害,咱們還是趕緊走吧,反正我總覺得這裡不安全。」

「嗯,」趙淑雅點點頭:「聽你的。」

陸奇說道:「你閉上眼睛全身放鬆,我這就帶你離開,」

聞言,趙淑雅輕輕地閉上了雙眼,那長長的睫毛垂在眼帘,粉紅的朱唇吐氣如絲,整個人顯得特別端莊。

陸奇盯著趙淑雅看了片刻,突然有種想要吻上去的衝動,但最終還是控制住了心中的邪念。 陸奇把神念釋放出來鎖定了趙淑雅,只聽嗖的一聲,趙淑雅的身軀便消失在原地,下一刻進入了五行珠之內,通過調整之後,那趙淑雅落在了天蒼閣的範圍,與此同時,陸奇也跟著進入了裡面。

此時,趙淑雅獃獃的望著眼前的一幕,眼中儘是震驚之色,只見那一座座山峰巍峨聳立,在那山峰之上有著宮殿、亭台、樓閣等許多建築,幾乎跟天蒼閣是一模一樣,唯一不同的就是,那山峰的高度略矮。

陸奇出現在趙淑雅的面前,嘿嘿笑道:「怎麼樣姐姐,這裡的環境還不錯吧。」

趙淑雅的面上儘是喜色,開口贊道:「太好了,你這是自成空間嗎?還是另一個世界?」

陸奇隨意道了一句:「算是另一個世界吧。」

趙淑雅聞言大為震驚,嘆道:「太厲害了,這都是你自己悟出來的?」

「是的,」陸奇點點頭沒有否認,因為這屬於五行珠的秘密,還是不讓外人知道為好。

此話一出,趙淑雅用那雙美眸盯著陸奇不停地觀看,且還有種異樣的色彩。

陸奇被盯得有些不好意思,便道:「姐姐就在這裡安心養傷,若是覺得無聊就到處逛逛,反正這裡都是陽凝芙和冬萱等人,你們可都是認識的。」

「好的,那我去了!」趙淑雅說完,其嬌軀騰空而起,向縹緲峰飛去……

陸奇望著她那曼妙的倩影,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繼而,他遁出了五行珠,站在了內特森林之內,由於此地還屬於內特森林的外圍,所以才會時不時的傳來一聲獸吼。

陸奇在四周逛了一圈,剛要準備離開森林,其耳邊便傳來一聲低喝:

「小賊哪裡走!」

這聲音聽起來頗為熟悉,陸奇在腦海中過了一遍,仍是分不出此人是誰。

片刻之後,從天空浮現一個虛影,隨後那虛影漸漸凝實,赫然是羽狐獸王。

只見羽狐獸王頭戴黑羽冠,身穿一件蒼藍雨花錦衣衫,腰間綁著一根蒼紫色戲童紋帶,一頭如風般的髮絲,有著一雙黝黑深邃的星眸,身軀挺秀高頎,當真是玉樹臨風風流倜儻。

同時,陸奇察看了一番羽狐的修為,發現此人在分神後期,比之陸奇要高上兩個階層,若是換做以前的話,陸奇會第一時間逃跑,可現在陸奇也在分神期,所以面對羽狐完全可以一戰,並且陸奇自從踏入分神期以後,還從未與人交戰過,今日這個羽狐剛好可以作為他的試金石。

於是,陸奇嘿嘿一笑:「真是巧啊,咱們又碰面了!」

羽狐獸王淡然道:「確實很巧,我剛到了這裡就碰見你了,你這狡猾的小子,上次我被你戲耍,居然讓你跑掉了,這次你可沒那麼幸運了!」

「哼!」陸奇冷哼一聲:「我幹嘛要跑,整天東躲西藏的,算什麼英雄好漢。」

「有骨氣!」羽狐獸王細細打量了陸奇一番,微微笑道:「我說你這麼有底氣呢,原來是到了分神期,不過你這修為在

我面前還是嫩了些!」

「嫩不嫩打一架便知,接招吧!」陸奇說完,其天目迅速張開,直接釋放出了分神期的度化神光!

陸奇畢竟和羽狐相差兩個階層,特別是在分神期之上,相差兩個階層就意味著危險重重,所以他才先發制人,若是能夠一擊必勝是最好不過了。

「來得好!」羽狐獸王低喝一聲,其天目陡然張開,直接釋放出了脈動神光!

只見兩種神光瞬間撞在一起,而陸奇的神光含有四色,那羽狐的神光含有三色,兩者居然不分上下,誰也奈何不了誰!

那羽狐見狀,內心頗驚:『這小子的神光居然如此霸道,雖然我比他高出兩個階層,竟然絲毫不佔上風,真是邪門的很!』

想到這裡,他的眉心再次睜開,從內發出了一道微光,加持在那脈動神光之上!

通過加持之後,這脈動神光赫然變為四色,與陸奇的四色完全持平,片刻之後,那脈動神光漸漸把陸奇的度化神光所磨滅,大有向前逼近的趨勢!

陸奇見狀,從容的道了一聲:「你有後手我也有!看我信仰之力!」

說完,從其體內迸射出一道暗金色光芒,向那度化神光覆蓋而去!

霎那之後,度化神光直接變為五色,看起來頗為耀眼!

只見那度化神光猶如打了雞血一般,居然瞬間把那脈動神光逼退,且重新佔據了上風!

隨著那脈動神光漸漸被磨滅,而度化神光也越來越強,差點就要罩住羽狐的身體,若是被這神光給罩住的話,那麼他今日就必敗無疑。

在這危急的時刻,那羽狐怒罵一聲:「該死的,你這臭小子果然有些門道!本座就不陪你玩了!」

說完,他的身軀即刻變為虛幻,看似要離開此地。

「哪裡逃,」陸奇抬手就是一招嬰鎖空間,想要把羽狐所在的區域完全鎖死!

可奇怪的一幕出現了,那裡雖然被鎖死,但羽狐的身軀仍是消失不見,轉眼就沒了蹤影……

與此同時,陸奇的耳邊傳來了羽狐那傲慢的聲音:「別費勁了,我們狐族的逃遁之法豈是你能阻擋的?今日本座低估了你的實力,等我下次再見你之時,定要把你碎屍萬段!等著吧臭小子!」

陸奇怒吼一聲:「有種現在就出來與我一戰,你這個縮頭烏龜!」

絕代天師 話落之後,整個森林除了回聲以外,再也沒有任何聲音,就連那獸吼聲也盡皆消失,似乎被陸奇的吼聲所嚇到了。

「什麼狗屁獸王,還沒打呢就跑,真是縮頭烏龜!」

陸奇又接連罵了三聲,但仍是看不到羽狐獸王的蹤影,最後他沒有辦法,只好調轉方向飛出了內特森林。

然後,陸奇有了新的計劃,那就是先去找到皇族派來的高手,設法將其擊殺,順便挫一下皇族的銳氣。

想到這裡,陸奇直奔映月城而去,大約用了一盞茶的光景,他便站在了映月城的上空。

此時

,陸奇望著城內那川流不息的人群,突然有種大開殺戒的衝動,可當他準備釋放大範圍火球之時,其心底升起了一絲惻隱之心,因為這些人只是普通的老百姓,且與他無冤無仇,他沒必要如此濫殺無辜,況且他修的是有情之道,若是如此行事的話,卻是違背了有情之道的初衷。

於是,陸奇繞過了那一條條街道,徑直飛到城主府的上空,旋即把土術探入城主府內,發現那議事殿內坐了幾人,但都是些陌生的面孔,唯有崔天華和趙無極陸奇還算認識,但奇怪的是,以往高高在上的崔天華這次卻屈尊坐在了兩側,而中位坐的是一名六旬老道,左首和右首坐的皆是衣著華麗之人,陸奇隨意打量了一番這三人的修為,發現那老道在分神中期,那左右二人皆在化神後期,如此強大的陣容,定是國王派來圍剿陸奇之人。

於是,陸奇直接開啟天目,用神念鎖定了那兩名化神後期的修士,旋即放出了度化神光!

這兩名化神期修士還沒反應過來,就被一道四色光芒罩住,繼而他們的眼神開始迷離,整個人搖搖欲墜,向著地上倒了下去!

端坐中位的老道見狀大驚:「何人如此大膽,竟敢偷襲我皇族之人,真是不知死活!」

說完,他把神念釋放出去,瞬間就發現了身在半空的陸奇!

隨後他的天目陡然張開,直接釋放出了一道神光,急速向著陸奇射去!

由於神光的速度太過驚人,且不受時間和空間的限制,所以在他發出去以後,便穿過宮殿直達陸奇的方位!

這突然地變故,身在半空的陸奇早已覺察到了,只見他不慌不忙的釋放出了一道度化神光,迎上了這位老道的神光!

繼而,兩道神光狠狠地相撞,在焦灼了一個呼吸的時間,陸奇的神光居然更勝一籌,迅速把這位老道的神光所擊潰,繼而向著他的身軀射去!

「咦!」

那老道輕咦一聲,卻是再次把天目張開,從裡面釋放出了一張金色的巨網,直接把他給套在了裡面。

而陸奇的度化領域也如期而至,迅速把那老道給完全罩住!

可奇怪的一幕出現了,只見那金網閃爍著耀眼的光芒,輕鬆的擋住了神光的攻擊,而身在金網之內的老道,卻是並無任何變化,似乎是安然無恙!

那老道見到此景,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即便你的神光及其厲害,仍然破不開我的防禦!」

陸奇見狀,暗自吃驚不已:『皇族之人果然有一套,也不知這金網為何物,竟然能夠抵擋神光的攻擊,今日一戰真是讓我大開眼界!』

想到這裡,陸奇的眼中升起了濃濃的戰意,隨後他神念微動,從其體內迸射出了一道暗金色光芒,射到了那張金網之上!

老道望著那暗金色光芒,大吃一驚:「信仰之力!在東大陸居然還有人修習此力?真是太讓人匪夷所思了!」

說完,他的眼中升起了一絲懼意,且無比濃厚。 果然,那看似強大的金網在遇到信仰之力后,瞬間破開了一個大洞,繼而那大洞向著兩邊蔓延,只聽咔擦一聲,整張金網徹底破碎,消散在空氣中……

那老道見狀大急,想要施展瞬移躲避,可他的隨度雖快,哪有神光的速度快捷?

不出任何意外,這度化神光盡皆照在老道的身上,那老道的眼神從驚恐變為祥和,緩緩地倒了下去……

至此,皇族的三人全被陸奇所控!

隨著陸奇神念微動,這三人猛的站起身來,向著天空飛去……

那崔天華和趙無極看到這奇怪的一幕,雖是心中疑惑,但卻不敢吱聲,因為他倆不論修為還是身份都顯得太過卑微,在這三名使者的面前連大氣也不敢出!

最後,他們眼睜睜的看著三人飛向天空,消失在雲端……

那崔天華趕緊俯身道:「恭送巡使大人!」

趙無極也跟著躬身道:「恭送巡使大人!」

……

最後,這三人一直飛入了萬丈雲層,與陸奇匯合。

這是陸奇為了掩人耳目,故意讓他們飛入了萬丈高空,為的就是不讓那崔天華起疑。

這一次,陸奇又放過了崔天華,其原因是此人曾幫過陸奇,陸奇仍對他心存感激,所以才會一直留著崔天華的性命,若是不然的話,陸奇恐怕早已將崔天華擊殺,甚至把映月城夷為平地。

此刻,皇族的三名使臣靜靜地站在陸奇的面前,眼中儘是和藹之色,彷彿是陸奇多年未見的老友一般,陸奇直接用神念鎖定他們,大手一揮,便將他們給收進了腦海中的秘境之內!

至此,陸奇又多了三名信徒,而其中還有著一名分神期的信徒,兩名化神期的信徒,這是多麼強大的陣容啊!單憑這分神期一人所提供的信仰之力,就要強過上千名出竅期所提供的信仰之力,再加上那兩個化神期的修士,那絕對是一個極其龐大的數字!

接下來,陸奇又在映月城附近遊走了半日的時間,確定再無皇族使者之後,便毫不猶豫的向西飛去……

由於陸奇不知去往西大陸的路線,便只能叫出了一名皇族使臣,開始對其詢問。

而這名使臣正是那個分神期的老道,此人的修為雖然比陸奇要高上些許,但他自從中了度化神光之後,就徹底的被陸奇所奴役,除非陸奇親自解除,否則此人終生都會以陸奇馬首是瞻,這就是度化神光的厲害之處!

通過對這老道詢問之後,陸奇大致有了一番了解,並且還知道這個老道的名字叫做衛陽雲,在皇族只是一名尋常的將軍,曾幫助皇族多次征戰沙場,立過赫赫戰功。

至於那兩名使臣,乃是尋常的副將,由於褚雲飛的死轟動了整個朝綱,那國王聞訊之後勃然大怒,便派出數名化神期修士來緝拿陸奇,可有人彙報說陸奇的手段十分詭異,且有著擊殺化神期修士的能力,為了安全起見,國王只能增派了一名分神中期的將軍,而這個人就是衛陽雲。

於是,衛陽雲兵分兩路,先讓一部分人去了映月城,而自己則帶著手下去了飛天城尋找陸奇,最後他把飛天城翻了個底朝天,也沒有找到陸奇的蹤跡,無奈之下,他只好來到這映月城與屬下們匯合。

至於追殺黑市的行動,完全是在計劃之外,因為這些屬下們來到映月城之後,聽城主崔天華說黑市之主與陸奇來往密切,且關係非同尋常,於是這些使臣便直接前往黑市,對黑主趙淑雅強行逼問,那趙淑雅可能是太過倔強,竟然止口不提與陸奇的關係,這讓使臣們勃然大怒,直接與趙淑雅兵戎相見。

起初趙淑雅還能與之周旋一番,但使臣裡面有三名出竅大圓滿的修士,最後趙淑雅寡不敵眾,只好逃到了內特森林,對此,使臣們只好放棄追擊,調轉方向回到了映月城。

而陸奇對於皇族不敢踏入內特森林的原因也頗為好奇,便對那衛陽雲詢問了一番,那衛陽雲回答說這是皇族的禁忌,任何皇族之人都不可踏足內特森林半步,否則就會遭到誅九族的大罪,其中原因也不得而知。

接下來,陸奇又對著衛陽雲詢問了一番西大陸的位置,而衛陽雲告訴陸奇,去往西大陸的途中正好路過東大陸學府,且再往西行的話,就會踏出獅駝國的邊境,進入了敦煌國的地界,於是陸奇便讓衛陽雲帶路,向那東大陸學府進發,由於路途遙遠,長途飛行極為消耗體力,那衛陽雲便從儲物戒中摸出了一隻飛船,兩人便進去了飛船之內。

只見那衛陽雲神念微動,飛船便嗖的一聲劃過雲層,向著天際疾馳而去,那衛陽雲在前艙駕駛著,陸奇則是在後艙盤膝打坐。

時間過得飛快,轉眼就過去了四日有餘,那衛陽雲開口道:「主上,前方便是獅駝國皇城。」

蘇府廳堂里,宋儒書有點如坐針氈,蘇相畢竟是聖上的太傅,更是三朝元老,其威嚴並不比聖上弱。而他宋儒書,也僅僅是個醫術頗精的小御醫,這麼一坐著,就感覺自己被蘇相審視好幾遍。

Previous article

「走!我們快進去。」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