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時漾伸手最後抱了抱辛夷,溫軟道:「伯母再見,伯父再見。」 “這一點,一會我會讓醫生和你說的。?來現在病人正在接受手術,能麻煩你先把錢交一下嘛。”護士道。

司空冷語不耐煩的從錢包裏掏出一張卡,“拿去自己刷。”

“呃。先生,這個,不符合我們醫院的規定啊。”護士爲難了,她可從來沒有見過哪個病人家屬是這樣的。還把卡拿出來讓你自己去刷的。這都哪跟哪啊,真是的。

“有什麼符合不符合的啊,反正你刷了以後也要我簽字的不是嗎”司空冷語皺眉,這個小姐怎麼如此的笨呢真是的。

“哦,那好吧。”護士小姐看他那個樣子,也是沒有心思去辦這樣的事情了吧。唉,無論是誰,遇上了家裏人有事的時候,總是會失去理智的吧。他還算了,還挺好說話的。護士小姐這樣想着,幫他辦手續去了。

我變成了小玩偶 許久,醫生才從手術室裏出來,在護士的交待下,醫生向司空冷語走了過來,問道,“你是裏面那位小姐的家屬”

“是的。我是白筱的未婚夫,她現在情況怎麼樣有沒有生命危險”司空冷語着急的問道。

“唉。是位好母親吶,在那樣的情況下還能想着保護自己肚子裏面的孩子。所以肚子裏的孩子算是保住啦,婦產科的醫生一會就下來直接爲她做剖宮手術。把孩子取出來。”醫生說道。

可是司空冷語卻聽得不耐煩,大聲的吼道:“我問你的是,大人的情況,不是問你孩子。孩子沒有了可以再生。白筱現在的情況怎麼樣。你告訴我。”

“呃。大人因爲受到了很大的衝擊,所以身上有多處骨折。再加上腦袋碰到了硬物,很可能造成腦震盪,就依現在的情況來看,不會有什麼大的生命危險,因爲內臟也沒有破裂什麼的。所以,一切還是要等到她醒來以後才知道。不過,因爲她的腦部受到了撞擊,什麼時候會醒,這就不好說了。”醫生說道。

“什麼叫什麼時候會醒這就不好說了這是說她的情況到底是危險還是不危險”司空冷語不明白醫生這話是什麼意思。

“介於二者之間。這個很難說。這還要依據後面的觀察而定。”醫生說道。

司空冷語真心不知道要怎麼辦,醫生沒有給他一個肯定的答案。司空冷語這回纔打電話讓程凱去了解一下具體的情況。到底是出了什麼事情,再打電話給自己的家人,告訴他們白筱的事情。

“媽,白筱出事了。”司空冷語說的很冷靜。

“啥白筱出了啥事了”珍梅大聲的問道,言語中那個當心的成份不言而喻。

“白筱出了車禍,現在人在第一醫院這兒。您過來一下吧。順便把孩子用的東西帶過來,醫生說得給她做剖腹產。”司空冷語說道。

“哦哦哦。好好好,我馬上和你姑姑一起來。唉,你爸這個死老頭,又跑出去和人家下棋了。真是的,家裏有事,偏偏他的人就是不在。”珍梅嘴裏叨叨着,可是卻沒有停下自己手中的事兒。好在啊,孩子用的東西她早就準備好了。這一來啊,也不會不知所措。拎好東西,叫來司機,找來司空悟芯,兩個人就奔醫院去了。

此時程凱那兒也打來電話,“冷語啊,事故的經過還沒有查清楚,估計是出租車撞了別人的車了,那個地段剛好是一個山崖段,下面就是海了。現在也沒有發現與他們發生碰撞的車輛,警方現在估摸着吧,那車已經下海去了。如果真是這樣,打撈就不是一時半會的事情了。不過,白筱怎麼會坐出租車呢你老婆挺了那麼大一個肚子回來,你怎麼着也該到機場接接啊。你看你這事整的。”程凱不由的埋怨,這個女人可是他以前所暗戀過的對象啊,有幾句怨埋實屬也正常。

司空冷語不會在這個節骨眼上和好友計較這些,現在還是查清原因最爲重要,“我和白筱說了,讓她在機場等我。公司裏突然有一份非常急的文件讓我處理。本來我都打算出門了。可是莫小可就把文件給了我,和我說非常的急,當然了,我也和對方取得了聯繫,表示的確是非常着急的啊。沒有辦法,我就在公司處理事情。本來以爲一個小時會好,可是沒有想到居然花了一個又一個的小時。後來她給我來電話說,她要打車到我的公司,早一點和我見面。我沒有辦法,只能同意她的決定嘍。”

“奇怪,按理來說,出租車應該不會出現這樣的事情纔對啊。把別人撞到山底下去,這樣會不會太扯了啊。不過呢,這個也是有可能的啦,雖然發生的機率很小,警察說還要去問過司機本人才能知道事情的經過呢。所以現在還沒有定論,不過你那兒怎麼樣了呢白筱有沒有怎麼樣”程凱關心的問道。

“她啊,醫生說她不知道什麼時候會醒過來,因爲她在出事的時候,用自己的身體保護住了肚子中的孩子。所以她個人所受到的衝擊比較大吧。現在醫生在給她進行剖腹產的手術。只有把孩子先取出來,她才能接受治療啊。”司空冷語說道。

“這樣啊。那你就要辛苦一下了。這兒的事情我發繼續跟的,晚一點有消息了我再打電話給你吧。那就先這樣了。我去看看那邊的情況。”程凱道。

“嗯。謝謝你了。”司空冷語客氣的說。

“咱們兄弟之間客氣什麼呢再說了,我也曾經喜歡過她啊,爲了自己喜歡的人辦事,那可是樂事一件啊。不過這件事千萬不能讓我老婆知道,要不然我可是吃不了那個啥了。兄弟你瞭解的。”程凱說道。

“知道知道。你接着忙吧,剛剛好像有叫我的名字了。我過去看看。”司空冷語看到母親好像正往人羣中擠到手術室那兒,他自然也就跟着過去了。

護士從裏面抱出了三個嬰兒,這個時候,她真的不知道該說恭喜還是什麼,因爲現在大人還在裏面接受骨科等等的手術,情況也不是非常的樂觀。醫生從來沒有在這兒的環境下接受這樣的手術吶,所以什麼意外都有可能發生的,“白筱的家屬來了嗎”

“護士小姐,我就是啊。我是白筱的婆婆,她現在怎麼樣了”瘳珍梅憂心地問道。

“對不起這位阿姨,現在病人的情況我也不太清楚,我都不知道該和你們說什麼好,不過,孩子能平安無事,也還是要恭喜你們一下,這三位漂亮的千金。你們家人先抱去吧。”護士接了一下手中的兩個孩子,另一個護士手中還有一個,“大人真的非常的了不起,三個孩子都非常的健康,每個孩子都在四斤重左右。可見大人在懷孕期間對於孩子的照料啊。”

“是啊。我的兒媳婦啊,是個好人吶。 南宋風煙路 可是現在,這個社會真是變啦,好人不見得有好報啊。我兒媳婦已經吃了很多苦了,可是沒有想到居然還會遇上這樣的事情。唉”瘳珍梅抱過孩子,看着孩子正在甜睡呢,一個個小臉白的啊,就是討人喜。

“嫂子,你看,這三個小傢伙長的多討人喜歡啊。那睡像那麼甜可比冷語小時候討人喜歡多了。她們啊,一定會像她們媽媽一樣溫柔的。老天爺一定不會讓我們家白筱出事的。她一定會沒事的。只是她累了,想借這個機會好好休息一下吧。”司空悟芯抱着孩子,看着心中就是喜,只不過,這個時候,心中又在當心白筱的情況,雖然孩子平安她們心中甚喜,可是,這個喜卻又帶着悲。

司空冷語抱孩子抱在懷中,感受着她小小的生命力,輕輕一笑,“媽,沒想到這一胎全是女兒。這可真是送了我們家一份大禮啊。都是千金啊。”

“是啊,上一胎全是兒子,我就覺得少了孫女啊,就少了一種貼心的樂呵。現在好了,有三個貼心的小孫女,我啊,也沒有什麼遺憾了。”瘳珍梅語重心長的說道。

“是啊媽。”司空冷語繼續等在手術室的外面,靜等白筱的情況,而他的媽媽和姑姑則抱着孩子去了病房。當然了,還特意從婦產科借來了嬰兒用的小牀,將三個寶寶都放在裏面。

“嫂子,你看看,小傢伙多可愛啊。真是越看越喜歡啊。”司空悟芯說道,她真的好想逗逗這三個孩子呢。可是,孩子在睡覺,還是不要打擾的好,瘳珍梅只是笑笑,沒有說話。悟芯又突然想到一點,“對了嫂子,你有沒有和我哥說一聲啊。怎麼家裏出了這麼大的事兒,都不見我哥來呢”

一提到司空悟恆,瘳珍梅真心來氣,“還說呢。又不知道和哪個老頭子下棋去啦,打電話也不接。真是氣死我了。要不然你打一個電話給他,看看他有沒有時間過來。如果沒有啊,以後這三個丫頭都別叫他爺爺了。真是的。” 錯愛冷情首席 時漾和游年回到上海,倆人一起把《戀愛季》全部拍完,總算把心裡的石頭放下了,倆人第一期相遇於漫展,最後一期也結束於漫展,時漾和游年相視一笑,都從對方看到了一種叫「輕鬆」的情緒流動。

秦瑤過來摟住時漾笑道:「終於解放了,漾漾啊,經過這12期的拍攝,是不是覺得明星也很不容易?」

時漾笑的溫柔,點點頭:「我一直都知道明星這個職業有多不容易。」

秦瑤看游年被導演叫走了,偷偷和時漾說道:「漾漾啊,你是不是覺得很輕鬆,在終於把《戀愛季》拍完之後?」

時漾和秦瑤朋友這麼多年,無奈的笑道:「說吧瑤瑤,你到底要說什麼呀?」

秦瑤搓了搓手,笑得不好意思,道:「我已經卡在鉑金一很久啦,要不……帶我上個鑽唄?」

「你啊……」時漾笑著輕輕點了點秦瑤的腦袋。

「好不好嘛?」

「好好好,這次回去就帶你上分。」

游年把導演應付完就重新回到時漾身邊,結果就聽見這倆個女人在說悄悄話,他依稀聽見什麼「上分」。

「什麼上分,我也要上分。」不管她們在說什麼上分,只要上分,游年都眼睛發亮。

秦瑤嫌棄道:「哈哈,漾漾你是不知道,游年現在的段位固定在鉑金四一顆星,有時候還會浮動到鉑金四沒有星,就差掉黃金了。」

游年扭過頭,「我怎麼可能掉黃金!我可是上鉑金的男人!」

換來的卻是秦瑤「嘖嘖」聲。

……

這天晚上時漾還是被秦瑤和游年一起拉著上分。

時漾又想到自己又好久不開直播了,匆匆登上直播間,然後把變聲器打開,還沒來得及調變聲器,就被秦瑤叫走了,游年這時候什麼都不知道,徑直坐到時漾旁邊的位置上,點開《王者榮耀》,順便還哼起了歌。

一開始直播間里的人還不多,為數不多的人就聽見游年在哼歌,這是什麼情況?他們young神是個……男的!

於是……

「我kao,我就說能有這種操作的絕對不可能是個女生,之前你們誰說young神是女生給我站出來。」

「哇塞,有生之年young神還會想起我們,好感動,嚶嚶嚶。」

「前面的嚶嚶怪吃俺一槍,young神變男神,我人生圓滿了。」

「我的天,wuli大豬蹄子竟然是個男生,嗚嗚嗚,大豬蹄子的聲音好好聽哦,想撩。」

「那個……難道就我一個人覺得這聲音更像是我家年年嗎?」

「前面的,你不是一個人,這聲音好像啊。」

就在彈幕漸多,還在大家為聲音問題糾結不已的時候又傳來兩個女生的聲音。

「這次我們可說好了,一定要帶我上鑽啦。」

顯然這不是young神,而另一個女生的聲音簡直溫柔到爆炸,她說:「知道啦,這次一定帶你上鑽。」

一旁的游年也激動道:「我也想上鑽。」

這對話……誰是大神顯而易見。

於是彈幕又徹底炸了。

「說剛剛那個男的是young神的趕緊站出來別讓我們找哈,我們風騷無敵走位的國服諸葛,竟然是個女生,啊啊啊,我想追。」

「樓上的省省吧,別做夢了。young女神是我的!」

「你們聽到那聲音了嗎?溫柔的我骨頭都酥了。」

「前面說酥的別走,我也是,我家young女神真的好溫油哦。」

「我要在日曆上記下這一天,這福利真的給的猝不及防啊。」

彈幕都已經聊翻天了,時漾才想起來自己變聲器還沒開,結果發現已經不用開了。

只好硬著頭皮,說道:「嗨,最近大家過得好嗎?我又好久不開直播了,對不住你們啊。」

彈幕聽著時漾軟軟的聲音,都趕忙說沒事,並以這個福利為由全部原諒了她。

這時就有彈幕問了游年和秦瑤。

游年早就看彈幕上那些要「抱著young女神就是一個百米衝刺。」要「親親我的youngyoung」還有要「承包young神」的彈幕不爽很久了,可是這能怎麼辦,突然游年想到什麼,湊到時漾的麥克風旁,道:「你們那些要young神的人可要消停點了,young神可是在帶我上分。」

時漾果真守信,一晚上真的把秦瑤帶上來鑽石,游年也成功脫離鉑金墊底,到了鉑金二。

因為真的太晚了,時漾打玩遊戲,趕緊洗了個澡,就窩到床上,真的有點困呢。

游年看著床上小小的一隻,滿心滿眼都是她,一個沒忍住就想發個符合他現在心情的微博。

「小小一隻」

只有四個字,沒有配圖,沒有標點,只有四個字。

游年發完之後也沒看底下的評論,也去洗了個澡,小心翼翼的爬到床的另一頭,手臂一張,也不著急,不一會兒時漾就自己滾到他的懷裡了。

時漾喜暖畏寒,可是自己卻沒暖到哪兒去,睡覺的時候總是手腳冰涼,但是自從和游年睡了同一張床之後,時漾就像有了移動熱水袋,無論睡的有多沉,只要游年躺在床的另一邊,時漾就像有趨熱功能一樣,自動自覺的就往游年懷裡鑽。

游年收緊手臂,將時漾整個人圈到懷裡,憐愛的吻了吻時漾光潔的額頭,內心說不出的柔軟,想娶時漾為妻的想法越來越清晰。

游年想他現在欠時漾一個光明的身份,還欠她一個完美的表白,那就把這些都放到一起做吧。

他的女孩他一定儘力讓她幸福的。

第二天兩人是被秦瑤的電話催醒的。

游年扒了扒頭髮,坐起來道:「我親愛的經紀人小姐,我們昨天上分本來就晚,小乖好不容易今天徹底放假,你能不能讓我們睡兒會?」

秦瑤簡直佩服游年還能這麼淡定,無語道:「你們又上熱搜了。」

游年本來對「熱搜」這種東西沒什麼感覺,自己上熱搜的時候多了去了,可是這個「你們」讓游年不得不多考慮,多在乎一步。

點開微博就看見自己的私信已經爆炸了,大體上全在問昨天說話的是不是游年。 當然了,她這番話也是氣話,怎麼可能不叫他爺爺呢。?司空悟芯在一邊偷偷地笑着,自己的嫂子還是和以前一樣,雖然都已經是快七十歲的人了,可是性格呢還是跟小孩子一樣,一點也不像是一位樣子。可是就是因爲這樣,嫂子才能受得了自己哥哥的那種冷暴力,才能自得其樂。說來,也是非常的不容易呢。

現在家裏又添了三個小傢伙,可是白筱的情況卻讓人當心,這一切嫂子卻不能像是無助的女人,必須堅強的爲孩子撐起這片天空。說真的,自己所做的事情真的有時候可以說是任性而爲之。因爲自己不顧一切,不顧別人的感受,總是做着自己想做的事情。不管是老公也好,兒子也好,她都知道他們是受不了自己的。因爲她很愛管閒事。爲了不讓家人討厭自己,她只能把目標轉移到了自己的哥哥家裏。

好在自己的嫂子對自己真的很好,這些年來都沒有因爲她在家裏的亂來而生她的氣。反而還時不時的幫襯着她說話,她打心眼裏感激自己的嫂子。現在她家出了這樣的事情,自己當然要幫把手。

“嫂子,我看,我們的房子可能還是小了一點啊。”司空悟芯的話讓瘳珍梅一下子沒有反應過來。她不明白自己的小姑爲什麼要說出這樣的話來。

“你爲什麼這麼說呢當初我們可以考慮到家裏會有多這三個小傢伙,所以才換了二層樓的小別墅的啊。怎麼會說,房子小了呢”瘳珍梅問道,因爲她的確是想不明白的,不知道這個小姑又在想什麼了。她的腦中總是能閃過很多很奇怪的想法,有的時候她真的有些招架不住,可是考慮到雙方的關係,她很多事情也只能就是默許了。她哥哥都不說話了,她這個嫂子多嘴幹嘛呢

司空悟芯道:“其實吧,我覺得這裏多了這三個小傢伙,白筱現在的情況又是這個樣子。所以我想,要不然我們兩家合一家吧。還記得我們在福林路的別墅還沒有賣嘛,讓人回去打掃打掃。我們就先搬過去那兒住,你覺得怎麼樣呢當然了,我知道嫂子可以請保姆之類的來照顧家裏啦。可是,孩子嘛,咱們自己帶着,放心不是”

瘳珍梅這下是明白了,原來她考慮的是這個問題啊。不過她說的也有道理,其實她更明白,小姑的兒媳婦馬上要去上班了,家裏又有一個小王子。兒子和丈夫都還要上班,她如果想過來看看,就會變得非常的麻煩,要搬這些搬那些。家裏多的話,孩子的安全更照顧得到,這也是一個不錯的辦法,再說了,如果她的家人覺得不方便的話,可以住別墅後面的另一套房子。那套房子本來是她們蓋來給傭人住的。可是誰想到那幢別墅他們夫妻回去住的機會都不多。所以那幢房子就一直是閒置的。這麼想來,這也的確是一個不錯的主意。

小姑平時喜歡過來竄門,這樣可就方便得多了。她也可以有一個伴,總比她家老頭好吧。能幫忙帶帶孩子,換換尿片啥的。“嗯。這個主意不錯啊。還記得我們後面還有一幢兩層小樓嘛,房間是少了點。我記得當時才配了六個房間吧。如果他不喜歡和我們一起住的話,可以讓他住在那裏。這樣你們一家人就像換了一個新家一樣。那房子還沒住過人呢。回頭讓人收拾一下。如果他們不介意呢,咱們就住在一幢裏。”

“嗯。回頭啊,問問他吧。我覺得這樣是挺好的,咱們相互好有一個照應。哪怕你來醫院看白筱,我也能在家裏照顧得到孩子們嘛。”司空悟芯說道。

兩個女人就這樣在病房裏守着孩子,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也許,因爲有着孩子的陪伴,所以時間就過的比較快吧,一點感覺也沒有了。

司空冷語在手術室外等着,四個多鐘頭過去了,白筱才從手術室裏推出來,醫生看到司空冷語,輕輕搖了搖頭,“病人的情況比我們想像的還要嚴重。我們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了,能不能挺過這一關,完全看這位女士的意志力了。我們完全沒有想到她的內臟也受到了極大的損傷。所以你們家人最好做好思想準備。”

司空冷語聽到這話,不由的急了,“我不管花多少錢,我只要你們把她給我救活,活多少錢都不是問題,聽明白沒有”

“司空先生,我們會盡力的,我們會盡自己的一切努力。可是,有的時候,不是我們的醫術所能觸及的啊。這一點,我們希望你也能冷靜。”醫生就這樣離開了,給司空冷語一個感覺,那就是白筱現在真的在生死一瞬間遊走着,她是走向那一頭,還是走向這一頭,都不好說。中希望她不要真的離開他們,那樣,他就真的會失去生活下去的勇氣。

他根本無法想像,無法想像白筱離開會是一種什麼樣的世界,他還能像以前一樣的生活嗎他還能像上次一樣接受她離世的消息嗎不,不可能了,人在失而復得時,總是那樣的開心,與高興。可是,如果讓你再一次的失去,你承受的痛可能就比上一回還要大,還要痛。

所以,他不能失去她。因爲現在他知道自己是愛她的,因爲現在他知道自己的心裏只有這麼一個叫白筱的女人,哪怕來個藍筱,紅筱,黃筱,他都不可能投入這樣多的感情。所以,這一生他註定要和她糾纏到下去。

回到房屋,白筱的身上插上了各種的儀器,一堆的管子。白筱就靜靜地躺在那兒,身上左一處右一處的都是沙布。可見當時車禍有多麼的嚴重,可是更要命的是,現在司機的情況並不比白筱好到哪裏去,也是處於昏迷狀態,所以現在事情就這樣疆在了那兒。

莫小可從公司打了一個電話給司空冷語,詢問他文件處理得怎麼樣了。司空冷語都不知道該怎麼和這個女人說,難道,這文件事情就真的這麼重要她的心裏就只有文件的事公司的事就沒有別的事情了還是說,她是故意要這麼做的她爲什麼要這麼做“莫小可,我是不是公司的總裁”

“是啊。您當然是啦。”莫小可不知道司空冷語爲什麼這樣的問,她不過是在做一個祕書應該做的事情啊,在提醒他公司的事情還沒有處理完。難道她做錯了可是,這不本來就是她這個祕書的工作嗎

“既然我的公司的總裁,那麼,就請你不要命令我我應該做什麼事情。哪怕這筆生意丟了,我也不會怪我自己什麼。你知道不知道,因爲你的這種盡業,白筱現在是生是死都還兩說。我真不知道你這樣也算是白筱的好朋友我看,你不過是假惺惺的吧。”司空冷語不由的諷刺上了。當然了,除了對白筱,對別的女人,他一向沒有非常大的好感,總是在有用的時候,還能笑一下,在沒用的時候,就是愛理不理的。完全不顧及別人的想法。

當然了,他天生就是這樣的人,有的時候不也不顧及白筱的感受嘛。可是白筱卻對他不離不棄,還是一直愛他,應該說是愛他的吧。如果不是的話,也不至於真的同意和李子旭分開的是吧。反正,她的心裏有這個家,這就足夠了。別的也無所謂了。所以,他現在可能會顧及白筱的感受,不,是他已經顧及了,因爲這次李子旭的事情,他還是把事情都調查的清楚了,明白了,纔去找的白筱,在事情沒有查清楚前,他完全沒有去和白筱有任何的聯繫。

從這件事情上,司空冷語看到了自己的成熟,他知道了,什麼事情,只要是冷靜的去處理,都會有一個令人滿意的結果的。

“司空先生,我當然知道你是在當心白筱,可是飛機出事的機率非常的低,而且白筱是一個**的女人,她完全可以自己打車回家,我相信她肯定不喜歡因爲自己而耽誤你工作。我只不過是想避免你們夫妻之間發生這樣不必要的口角而以,沒有別的什麼不好的意思。如果你真的要這樣的去曲解我的話的話,那我也無話可說了。您自己考慮清楚吧。”莫小可這樣的說話方式,無疑是在標明自己的內心有多麼的單純,真的是在標明,不是表明哦。

“我不知道你到底是出於什麼樣的心情,可是,我還是要告訴你,白筱現在人在醫院裏面,生死都不知道,我剛剛都已經說了,可見你聽話也只能是聽一半的。這個祕書的位置,我覺得你不適合,還是回去做你的文員去吧。我的祕書,我會再找人做的。”很是果斷的就在電話這頭下了這樣一道命令。司空冷語對莫小可的那種心,真的是涼到了谷底。

她居然可以乎略到朋友受傷這樣的信息,還在說不想讓他和白筱發生口角如果當初是他去接白筱的話,今天這件事情根本就不會出。 游年看著一溜的私信還有艾特,漂亮的唇角勾起一個迷人的弧度,「熱搜真好啊。我第一次這麼喜歡熱搜。」

「那我們要不要讓工作室發個澄清公告?」秦瑤看著游年問道。

游年看著一旁睡的蒙蒙的時漾,忍不住揉了揉時漾的頭髮,道:「不用,咱們默認了。」

這次秦瑤沒再說什麼,時漾是該有個更加光明的身份了。

時漾才睡醒,懶懶的靠在游年胸前,把腦袋又往游年心口蹭了蹭,沙啞道:「瑤瑤說我們又上熱搜了?」

游年點點頭,道:「嗯,放心,不是什麼大事,我們再睡會兒吧。」

時漾已經很久不熬夜了,這一熬夜後勁還挺大真的是困了,於是點點頭,伸出手臂,環住游年的腰,閉上眼睛又睡過去。

游年吻了吻時漾的額頭,這樣靜謐溫馨的生活真的是游年最最期望的,曾幾何時他是多麼羨慕自己爸爸媽媽的愛情啊,現在他想,他不用羨慕了,最愛的人現在就在他懷裡,於是游年也閉上眼睛,手臂環緊時漾。

對比於游年和時漾的悠閑,網上的游年的微博底下確實熱鬧非凡。

「嗚,我家年年竟然沒有及時澄清了!這代表著什麼!這代表著什麼!」

「糾正一下,我年不是沒有即時澄清,是根本就沒澄清……」

「這是什麼意思啊,沉默如金嗎?」

「還不明顯嗎?那一定是默認啊,我現在只想知道我年是怎麼和那女直播勾搭上的。」

「什麼默認,樓上瞎說什麼,年年一定是沒空處理,不就是一起打個遊戲嗎?和女主播能有什麼關係。」

「young神是女的!young神是女的!我才知道,我怎麼越看越覺得young神和我男神這麼般配呢。」

游年微博底下熱鬧,young的微博地下也熱鬧。

時漾本來就不怎麼用微博,young這個微博號更是小號,已經很久不發微博了,可是這次她的微博底下卻是出奇的熱鬧。

「我young神的聲音真好聽,想娶。」

「想娶+1,一聽聲音就知道wuliyoung神肯定好看!」

「樓上們的,想娶?你們想多了,不過……作為一個女生,我都想娶!萌了這麼久的主播,竟然是女生!雖然暫時有些無法接受,但是我相信,我一定會接受的!」

「震驚!中單法王竟是女王(笑哭)」

「我已經無法腦補那麼溫柔的聲音下,竟然有著如此激進的操作,我可以給您唱首征服嗎?」

「征服+1」

……

唐月見雙手握住手機,出神的看著游年沒有絲毫動靜的微博,眼神暗了暗,游年這是默認了嗎?這是已經準備公開時漾的節奏了嗎?

她現在心裡很矛盾到底要不要帶一波游年和時漾的節奏,要她眼睜睜的看著游年公開時漾,她做不到,畢竟那是自己喜歡的人啊,可是……游年在那時候已經明確說了,要是自己帶他節奏,那麼自己以後的前途……

這時候手機震了震,提示有一條消息進來,唐月見點開消息,發消息的人是killer,他問她要不要打遊戲,唐月見垂下眼睫毛,手在鍵盤上停了幾分鐘,最後還是回了個「好」。

她和killer是在一次排位賽認識的,賽季初沒幾個王者,匹配很久才會排到隊伍,說巧也巧,她和killer一連五把排位全部是隊友,自己走中路,killer走打野位,兩人竟然從第一局開始就默契的開始中野聯動,一直到五把結束,他欣賞她的操作,她欣賞他的意識,兩人就互加了微信,一直到現在。

剜情 唐月見想起自己有段時間不開直播了,問了killer能不能開直播,得到killer的同意,便在微博上和粉絲們說了一聲,打開了直播間。

調好攝像頭和麥克風,朝著鏡頭露出一個完美的微笑,很快就有粉絲進來了,和唐月見打招呼。

唐月見也一一回他們,游年和唐月見的電影《戰火》在前不久上線了,這段時間唐月見又多了一個新名字:月亮。

因為唐月見在《戰火》里的角色叫月亮,再加上這個角色真的很討喜,成了很多人心中的白月光,所以很多人就叫上了「月亮」,比如:

「月亮,上午好。」

這下子雙胞胎傻掉啦,怎麼也不能得罪家裡的小祖宗啊,她去爸媽面前告狀,那肯定是一告一個準兒啊,爸媽都偏心著這小壞蛋呢。

Previous article

回到暴風星域之後,葉雄馬上找顆星球降落,然後在荒山之中開劈一個洞府,審視自己的身體情況。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