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是,人家也許不在酒樓裡面亂來與動手,那出了酒樓呢?莫非你要一輩子住在酒樓嗎?有人解釋,那問話之人當下臉就白了,臉色蒼白,頭也不回的向著酒樓外跑去。

在黑雲城混的人大多都能認識這位頭上綁著黑繃帶的男人,此人叫做孔三,是南方十大懸賞令排行榜第七的角色,價值七萬八千塊能石,四轉後期修為,在這座混亂的城池中也是赫赫有名的存在。

所謂南方十大懸賞令排行榜,顧名思義,說著就是懸賞金最高的一波兇犯們,像是懸賞十萬能石的陳義,便是十大懸賞令排行榜新晉的超級兇犯,乃是排名比五的存在,比孔三的懸賞還高。

而酒樓的人,對這種情況也不會去管,他們只會維護酒樓的秩序,畢竟黑雲城的人,誰手中沒幾條人命,哪個不是惡人,大家都是把腦袋別在褲腰帶的人,比不過人低頭就是,他們不會去出頭。

當大多數的酒樓客人都走出去時,孔三滿意的點了點頭,正要說些什麼,突然眼神一凝,看到了坐在酒桌上依舊安安穩穩吃著肉喝著酒,當下臉色陰沉下來,走過去道:「三位,孔某人宴請兄弟們喝酒,麻煩你們出去下次再來,這酒錢,孔某給了。」

他也看出了這三個黑衣斗篷人不好惹,沒必要為了雞毛蒜皮的事去隨意得罪別人,即便他有著赫赫凶名也不例外,所以給了這三人一個台階下。

然而,三個黑衣斗篷人誰都沒動,反而有人道:「怎麼辦?」

「能咋辦,雖說少帥讓我們辦正事,可有不開眼的螻蟻找死,也不能無動於衷。」

「讓我來吧,練練手,一招就能解決這個傢伙。」

最終,一名身材格外魁梧的男人站起身來,慢慢掀開斗篷,露出刀削般堅毅的臉龐,正是力蠻。

至於另外兩人,不用想也知道是格林與洛夫了,這三名黑衣斗篷人,就是三個獸人族部落的三位頭子。

當初的力蠻便敢對懸賞十萬能石的陳義下手,甚至若不是陳義實力超凡就給拿下了,他的實力之強可見一斑,更是三個獸人族強者中的最強,對上僅僅懸賞七萬八千的孔三,力蠻完全不懼。

甚至如果不是因為陳義最近要搞什麼戰爭,按照力蠻做老本行的個性直接就把孔三的頭砍下來換賞金去了。

「大個子,你找死呢吧,敢對我們老大動手?知道我們老大是誰不,他可是懸賞高達七萬……唔!」

一名孔三的小弟正叫囂著,但很快就被孔三翻手一巴掌拍在了臉上,將半邊臉給腫起來,當下就懵逼了,自己這幫著老大說話,也錯了。

孔三呵斥道:「這裡有你說話的份沒,你知道這位是誰不,獸人獵盜團團長,力蠻!在這位前輩面前,別說我了,就算十大懸賞令前三的人物見到這位都得繞著走,你這麼做是想給我惹麻煩嗎?」

力蠻的大名,在整個南方也是赫赫有名的,尤其是這貨經常喜歡獵殺高級通緝犯與獵殺高級獸族,讓南方一些含金量高的人物們心驚膽戰。

他孔三是牛,但碰上這位簡直是惡狼碰上凶虎,再猛也得收著,他的小弟顯然也沒想到這點,反應過來之後嚇得夠嗆,哆哆嗦嗦退到後面不敢說話。

其餘人更是一個個低下頭,偶爾有人撇了一眼力蠻那魁梧的身體,頭更低一分,就是酒樓的人也投來了詫異的目光,不過並未流露出太多驚訝的表情。

黑雲城什麼人都有,就算是力蠻出現在這裡,也就是引起一陣騷亂罷了,除此之外,不會再有太大的浪花,而殺和被殺,更是這裡永恆不變的話題。

就算是孔三被殺,頂多就是在給點別人飯後茶的話題罷了,人外有人,這沒什麼好奇怪的。

罵完小弟后,孔三一臉討好道:「力蠻大人,小的不知道是您,您瞧,這個誤會給弄得,早知道是您,我就算有再大的事也不敢與您搶……我現在就帶著這群傢伙滾,哦,對了,小查,快給力蠻大爺這桌子上了飯錢,別磨蹭。」

不得不說,孔三是一個能伸能屈的大丈夫,遇到弱的就敢打敢罵,碰上對付不了的,直接認慫賠罪,這種人雖然說不好聽了是欺軟怕硬,可很大程度上,他們也能在自己的小生活上活的瀟洒自在。 ?力蠻的眉頭微微皺起,想了想,又鬆開,道:「滾吧,限你三秒鐘消失在我的視野中。」

「好的,我們馬上走。」孔三如小雞啄米般點點頭,隨即揮揮手,就打算帶著一群傻眼呆愣中的小弟們離開。

可洛夫卻出聲道:「等等,少帥不是交代了我們嗎,現在有著現成的人不用,到底想做啥。」

陳義讓三位獸人大將來到黑雲城,當然不是讓他們吃喝玩樂,事實上就算吃喝玩樂,也沒人會選擇這座混亂的城池。

獸人全體人數加起來也就三千出頭,可魅族大本營陰山卻有著近萬人,想要強攻,近乎是不可能的,這種情況下自然需要一些強力外援,例如炮灰。

有些人,天生就是亡命徒,只要你給他能石,他就敢把腦袋放在褲腰帶上往上沖,這種人想找到,其實也不難,可難就難在去找一大堆這樣的人。

而黑雲城,自然是最有可能達到條件的地方。

炮灰容易找,可找來一群不會使用能量的普通人也沒用,就算是找炮灰,也得找一個靠得住的,孔三作為黑雲城地頭蛇,本身也是四轉修為,實在是最適合不過的人選。

洛夫這麼一提,格林『幡然醒悟』道:「就是,力蠻你這老小子不地道,少帥交代的事不先完成,反而是自己想著耍帥,到底是何居心。」

他的兄弟就是被力蠻部落的波霸殺死的,恨屋及烏,對力蠻的反感絕不是說說而已。

「別特么說了……」力蠻臉色一黑,獸人本就比人類要耿直,讓他去鬥嘴,還不如直接打一場來的實在。

他頓了頓,道:「你過來,我有點事吩咐你。」

原本都打算離開的孔三欲哭無淚,卻仍舊道:「您有什麼吩咐?」

……

陰山,這裡是南方魅族的大本營,以其為點方圓數十里地都常年處在陰雲密布的環境下,而這種氛圍恰巧能把魅族的實力發揮出來,使得他們擁有著很大的主場戰鬥優勢。

再加上近萬名的魅族盤踞,可謂是易守難攻,讓任何敢來挑釁的勢力望風而歸。

陰殿,這裡是陰山魅族之主,五轉能者魅后的居住地,一絲絲幽黑色的霧氣遊離在空氣中,一道曼妙的身姿在簾紗后若隱若現。

魅惑的女聲傳出:「你是說東家莊那邊已經失聯,對嗎?」

「是,是的。」身穿黑色緊身衣的魅族女子在大殿中頭顱微低,聲音有些顫抖。

「知道為什麼嗎?」

「暫時還沒調查清楚……」魅族女子話音剛落,便發現一股無上威壓作用於身,使她幾乎要跪倒在地,要知道,她可是四轉初期的能者,換在一般的人類小城池中,那也是元老級人物,連城主都得禮讓三分。

但就是如此,此時簾莎中的女子竟然僅僅只是靠著自身威壓便讓她幾近跪伏在地,實力之恐怖可見一斑。

「限你三日內查明,不然就去刑法司領罰,明白嗎?」那道充滿威壓的魅惑女音再次傳出。

魅族女子顫抖道:「是,魅后請放心,屬下必定在三日內查明屬因。」

魅后,不但是南方排行前三的能者,還是一種對她魅族女王的尊稱,五轉與四轉,是一個很有分水嶺的劃分。

……

雪域,這裡仍舊是常年一成不變的紛飛大雪。

一個個身形高大的雪族在大雪之中隱隱浮現,更加顯眼的則是那巨大的宮殿。

雪皇乃是雪域之主,五轉中期的存在,與紫金城城主實力相當,比魅后還要強大。

此時的他臉色卻並不好看,本就蒼白的臉上似乎泛起了寒霜,道:「還沒找到陳義嗎?事關琉璃珠,你們也敢大意馬虎。」

「王,我們沒有大意,根據探查的雪族傳回的消息,已經有一定線索了,再過一段時間,一定可以把他揪出來。」

雪櫻微白的小臉上滿是沉重之色,她是雪女的妹妹,也是新上任的雪族聖女。

按照原來雪皇的命令,雪族因為種族原因,不適宜在地方上大肆出動去抓捕陳義,因此打算暫且安定,可直到後來,雪族才發現,雪族代代傳承的琉璃珠居然消失不見了。

琉璃珠,通體碧綠色,除了其中蘊含著大量雪系能量,並沒有什麼特殊的地方,可其真正的秘密卻是雪族之人無法破解的。

雪皇知道曾經的一個傳聞,那琉璃珠乃是雪族先代的六轉存在遺留下的東西,勘破其中的秘密,便有著成為六轉的可能。

那可是六轉能者!與五轉相比就恍若仙凡之別!雪皇怎麼可能不動心,只是多年以來,除了可以從琉璃珠中汲取彷彿無限的能量以外,他們壓根沒發現有其餘作用。

因此,在看守上也出現了疏忽,雪女本人又因為一些原因想帶領雪族崛起,所以將琉璃珠帶在了身邊,希望有一天可以勘破其中的秘密。

在琉璃珠是雪族重寶的前提下,雪女自然是偷偷帶出去的,因此雪族開始對此一無所知,知道後來才反應過來,雪女被陳義殺了,那琉璃珠最可能出現在誰的身上還用想嗎。

奈何的是陳義被懸賞十萬能石,一直處於逃亡狀態,雪族也摸不清他會出現在哪裡,直到最近,才漸漸了解到一些線索。

雪皇道:「希望你能儘快將琉璃珠找回來,此物對我雪族的關係你也不是不明白,作為聖女,你該拿出一些屬於自己的擔當了。」

最後一句,雪皇說的意味深長,雪櫻卻聽懂了,她是新上任的聖女,即便自身有著實力與資歷,可終歸會有人反彈與質疑,若是從此可把琉璃珠找回來,那將是大功一件,可以壓制那些反對的聲音。

想想上任聖女留下的禍端,新任聖女一出馬就端平了,這種對比,可以說天賜良機,是個麻煩,但同時也是機會。

雪櫻明白雪皇在提點自己,當下便回應道:「啟稟吾王,雪櫻必定竭盡全力尋回我族聖物。」

「嗯。」雪皇微微點頭,心中道了聲「孺子可教」。

……

紫金城,一家繁華的酒樓中,羅安醉醺醺的,桌子已然擺了七八個大碗,其中每一彎中,都是烈酒。

他的家族乃是中原的一個大家族,全族受著朝廷的供奉,而他也是南方追查特種部隊的副隊長,可以說一條光輝大路就擺在他面前,但是這一切,都在一個任務中變了樣。

陳義!

羅安想起了這個名字,就有點苦惱與發愁,以及那無法掩飾的憤怒,在獸人族三山之時,他被陳義灌下了某種藥物,他雖說已然知道陳義不大可能會弄個假毒藥糊弄他,可也萬萬沒想到這玩意這麼難解。

自從回到了紫金城,羅安就暗中秘密找了醫療能者來替自己查看,誰知得到的結果居然是有一股無法掌握的暗紅色能量在他奇經八脈中流轉。

平常不會有什麼問題,可當暗紅色能量的主人催動之時,自己將生不如死,這也就罷了,最坑的是那位醫療能者也無法解決這個問題。

當時醫療能者的原話是這樣的:「這股異種能量極為的細膩,已然充斥你的四肢百骸,若是強行拔除也不是不可,只是那樣會讓你經脈受損,修為全無。」

在這個拿實力說話的世界,沒了修為,失去能量代表著什麼?羅安就算是死也不願意那樣做,因為那樣他會在家族失勢,從此就是一個廢人,活著還不如死了。

如此一來,只有一條路可走,就是聽陳義的話,如之前陳義對他的威脅一般,可這與傀儡有何區別,所以羅安最近心情很差,買了一次醉。

過了一會,他才搖搖晃晃的起身,說了聲「小二買單」,遞過去了幾塊能石,走向外面。

經過良久的思考,他的心中已經有了答案,在不久前,雪族知道了有關陳義的消息,依照雪族的情報自然很難做到這點,這當然是紫金城追查特種部隊做的事。

而主事人就是方元,方元老頭子得到的情報早在很多天以前雪族就在找陳義下落,只是雪族不自知罷了,朝廷可以建國稱雄,情報之廣可不是蜷縮在一方小地的雪族可比。

關於陳義的某些消息與情報,就是方元派人放出去的,讓雪族去找陳義的麻煩,不管是最後陳義被捉殺,還是雪族被擊退,掃了顏面,他們都可以事不關己。

陳義死了,一個通緝令上的兇犯被清除,自然是皆大歡喜,如果是雪族被殺退,甚至重創,那對紫金城來說也可以加固他們南方第一勢力的地位,殺殺雪族的威風。

按照這個走勢,尋常來說,羅安絕對會坐山觀虎鬥,暗中樂呵,可現在這種情況,他哪有閑心去笑?連自己的命都不被自己掌握了,這麼下去,他這輩子修為都可能止步於此。

唯有的辦法就是聽陳義的話,立下什麼功勞后找機會解除體內的異種能量,至少也不能影響自己的修為與進度。

所以,羅安打算把雪族的事情告知陳義。 ?陰暗的密室中,羅安唰唰唰幾筆把一封密信寫完,隨即把密信捲成一團,放在了一個小木筒中,然後又拿一根線將小木筒綁在一隻飛禽凶獸的腿上。

打開一扇小門,凶禽振翅,飛天而去,羅安愣神了老半天,才將小門閉住,頹廢的坐在一張椅子上,喃喃道:「這下子,可是沒有回頭路了。」

是的,沒有回頭路了,羅安眼中神色有些閃爍不定,受制於陳義,這確實非他所願,但若是從中受益,也並不是沒可能是一個機會。

獸人族與陳義的關係,羅安大致也知道了一些,再加上陳義懸賞十萬能石,南方通緝令排行第五的名頭,是能做到很多事的。

一些羅安無法或者不方便做的事,陳義可能輕易辦到,如此一來,有了陳義相助,他完全可以在家族中地位更上一層樓,去做一些以前無法做的事。

甚至,這樣長此以往下去,自己可以反客為主,將陳義收到麾下,羅安一想,自己的想法還是有很大可行性的,畢竟陳義想讓他發揮更大的作用,也要幫助他的地位更高才好。

這麼一來,倒算是因禍得福。

……

東家莊,二百名獸人隊伍從其中陸續走出,他們身上統一都帶著大量的資源,目標直指獸人族三山地盤。

而在東家莊中,則是蓄勢待發的八九百名獸人戰士,在陳義的吩咐下,獸人們已經完全佔據了東家莊,這裡作為了他們的前線。

魅族在東家莊盤踞多年,除了大量的修行資源外,其實也有著不俗的防禦與偵查能力,只是太長時間他們沒有遇到過危機了,這些人的主要目的是謀害過路人的性命與錢財,說白了,遇到厲害的不放他們也得放,也就欺負下勢力單薄實力弱小的人罷了。

在這種沒有太大危機的情況下,他們的警惕真的降低了很多,不然即便魅族三百人對上獸人上千人依舊沒有一絲勝算,可好歹也能形成有效的戰鬥規模,與獸人們廝殺一番,不像之前,剛剛經歷了一次突擊戰,大多數魅族便潰不成軍,逃得逃死得死,在外面還有獸人埋伏的情況下更是幾乎全軍覆滅。

現在有了獸人把守,這種情況近乎不會存在,因為他們不但是赫赫有名的戰鬥民族,在和平期也就算了,一旦進入例如現在的備戰期,是不可能犯這種低級錯誤的。

東家莊的本質是一片陰森之地,在外圍有著大量的腐朽樹木,空氣中更是一股異樣的花香在瀰漫著,常人聞了這種味道,過不了一時三刻,就會中毒被麻倒,而能者長時間在這種環境下活動,體內也會積累下一些毒素。

這種人為險地的內部,則是原本那巨大的山洞口,洞口漆黑無光,其實內部別有洞天,除了原先堆放修行資源的洞口,其餘還有無數分叉通向不同的地方。

那些分叉通向的可能是地牢,房屋,訓練場所,瞭望地,都有可能,難以想象,本來一片再普通不過的村莊,居然變成了如此模樣。

而魅族與獸人們之前戰鬥的地方,則是山洞外。

「魅族的幻化神通果然厲害,能形成之前的那種幻境,就算是四轉恐怕也做不到,要麼是五轉能者魅后的手筆要麼就是由多為四轉魅族全力出手,才可形成如此效果。」陳義感慨道。

此時的他在巨大山洞的一支主脈殿中,身邊跟隨除了多德與波霸兩位四轉獸人中的強者外,就是被鎖靈鎖束縛的魅雨心了。

波霸道:「魅族的人不管是男是女,都比較有點陰,也就是用點這種上不了檯面的伎倆罷了,真正的力量,是正面碰,硬面杠,熱血與熱血的較量。」

「沒腦子的莽夫,只知道打,怪不得你們獸人經過這麼多年的發展,連南方勢力的前三都進不了。」魅雨心聽波霸『詆毀』魅族,哪能讓著,直接開啟了嘲諷模式。

這話聽的波霸不爽,旁邊的多德『很體諒』的道:「雖說魅族這種實力的戰鬥方式上確實有點不好,但既然能成為南方排行第三的勢力,總體上還是有很多值得學習的地方……當然,我們獸人族的勇士其實只是有某些只知道用肌肉想問題的獸人,不然早些發達也不是什麼不可能的事。」

他這句『某些用肌肉想問題』簡直是指愧罵桑,波霸是獸人喜歡用武力不假,可並不代表他聽不出多德的意思,當下便擼起袖子,眼睛冒火道:「你這小子是不是想找架打,別特么陰陽怪氣的,有本事來啊!當老子怕你。」

波霸與多德雖說都是獸人,可畢竟不屬於一個部落,就算在其餘方面也多少明裡暗裡的較量著。

兩人氣氛劍拔弩張,多德一臉無辜,波霸則是雙拳緊握,能量在體內暗暗積蓄,陳義眉頭一皺,冷聲道:「你們難道都想死嗎?都給我安靜!」

話落,他體內升起一股強大的氣息出去,明明是三轉修為,多德與波霸卻是神色一凝,只感覺無以倫比的威壓作用在身,那種感覺彷彿他們二人才是低位的三轉,陳義是四轉甚至更強一般。

難以置信,卻又使二人同時沉默下來,不敢多言。

「想比試,就去戰場上比,比誰殺的敵人多,你們如果敢在私底下玩內鬥,別怪我翻臉不認人。」陳義冷冷著,無形的殺氣讓二人心中凜然,他們本能的感覺到陳義並不只是說說而已。

若是他們不把這話聽進去,陳義真的會殺了他們二人!

旁邊的魅雨心有些沉默,陳義發火后她便不在開口了,心中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總之,她感覺自己現在不適宜說話。

然而她不與陳義說話,陳義卻看向了她,道:「你跟我來一下。」

話落,他徑直走向了一間密室,為了對付魅族乃至五轉魅后時更有把握,他打算修鍊一種秘技,當然,作為陪練的魅雨心是有必要帶進去的。

……

黑雲城,上百名孔三的手下到處發著消息,直說有一個價值個人所得稅保底一萬能石的任務,所有的能者都可以去,手上有人命名聲實力強大的優先,人數暫且不限。

此消息一出,無數人驚訝躍躍欲試,任何任務都有一定的風險,這種好買賣尋常更是蘊藏著大危險,還有極大的不準確性,萬一散發消息的人沒有足夠實力,就算真的有那樣的財力也會被人吃的一乾二淨,而名聲不夠,就算把人集結在一起,也會發生混亂與內鬥,還沒去執行前自己一方就先受損了。

可孔三不同,他的實力即便在黑雲城中也是佼佼者,名聲更是凶名赫赫,他搞出的事與消息,誰敢有不幹凈的念頭,就算有也不敢真正去做,這便是有一個合適之人帶來的好處。

短短三日時間,已然有超過四百的人數加入進來,這些人都是兇惡的能者,實力不俗,要麼是給能石就敢把腦袋放在褲腰帶上砍人的狠人,要麼就是急需能石的『江湖人』。

不管是哪種,能在黑雲城活下去,就有一定的本事在身,這些人放在朝廷中,就是可以直接上任的捕頭以及官員,現在聚集在一起,絕對是一股可觀的戰力。

而人數還在增加,將近七日,人數達到了六七百人,每個人一萬能石,真拿出來就是六七百萬能石。

無論是力蠻等三名獸人族強者,還是孔三一行,當然不可能去出這筆冤枉錢,他們本就打算做無本買賣,拿這些人去當劍使。

如此一來,孔三自然名氣掃地,以後面對同道之人,別人也不會給他面子相信他,從長久來看,這麼做是極其不明智的。

可在力蠻三人的威逼下,孔三能咋辦?不去做就是死,要說去拚命與三人魚死網破,那麼死的只會是他自己,而那三人最多也就是在他拚死之下受點小傷罷了。

喬西延從洗手間出來,依靠在牆邊,打量著這兩人。

Previous article

往京城,天兒果真愈發冷,走了四日,漸漸落雪,雪花飛舞,遠山近水都籠罩在一片白茫茫中,白雪皚皚,沈月淺和奶娘坐一輛馬車,好照顧三個孩子,馬車上燃著足夠的暖爐,繞是如此,沈月淺仍然擔心三個孩子身子不行,過了厚厚的棉襖,九個月大的孩子,更是喜歡活蹦亂跳的時候,如何願意拘束在馬車裡,躲著沈月淺要掀開帘子,奶娘拉著不讓,荔枝和蘋果還好,葡萄就放聲哭,一聲高過一聲,沈月淺又氣又無奈,「你乖乖的,風大,待會到驛站了,娘親抱著你好好看雪如何?」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