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是麼?”呵呵,冷家的人一個兩個都不是東西。

對這個冷天翼我是一點也喜歡不起來,要不要告訴他事情的真相,還是以後再說吧。

我原本想要藉口離開,冷天傲已經先一步對兩位美麗的小姐說了再見,朝着我明年走了過來,他的臉上是那種自信到自負的微笑,是我在冷哲凌臉上從來沒有看到過的。

“父親。”對着冷天翼點頭示意之後,他轉過頭看着我,“我父親沒有爲難你吧?”

我差點諷刺的笑了出來,這個人真是演技派呀,舉手投足一副貴公子模樣,如果不是知道他的本性,估計我也被他的外表給迷惑了。

“我有點累了,先回去休息,你們聊。”

冷天傲一把抓住我的手將我帶入懷中,“彆着急走,我還有很多朋友要介紹給你認識!”說完,他對着冷天翼點頭之後,強硬的帶着我離開了。

等到冷天翼的視線從我們身上離開,我才從他懷裏掙脫,“冷天傲,你到底在搞什麼?”

“叫我哲凌,以後我就是冷哲凌了,我不想再從你口中聽到冷天傲三個字。”冷天傲抿了一口酒,牙腮青筋凸顯,看樣子是在隱忍怒氣。

也好,反正我嫁的是冷哲凌,正合我意。

“你說吧,你到底想幹什麼,柳霜霜出現在這裏,你義父肯定在附近,他不會放過你的,你別害了無辜的人。”

“無辜的人是指冷天翼麼?他本來就該死!”

“要知道陰間有陰間的規矩,你們這些遊魂野鬼本來就在捉拿名單,要是禍害到了陽間的人呢,估計你們也瀟灑不了幾天了。”我被氣的不輕,端起一杯酒猛啜一口。

我本來是想說來嚇嚇他的,沒想到他卻突然湊近,“你是在擔心我麼?”

“神經病!!”我趕緊退開一步,沒想到卻撞上一個人,回頭一看居然是聶崢。

“你怎麼在這裏?”我和冷天傲同時問出聲。

聶崢笑着走到冷天傲跟前,上下打量了他一番,隨即輕笑出聲,“連遊魂野鬼都附身還魂體驗陽間的生活,我這個擁有自己身體的人,也可以回到自己的位置吧?”

說完,他用端着酒杯的手指了指不遠處一個身材微胖的男人,“我父親,大運恆通的總裁,受邀前來參加婚禮,沒想到卻看見了我師妹。”

他的語氣很平常,可是周身的氣息卻是冰冷到了極致,他們視線相對的瞬間,我甚至看到了刀光劍影。

真是要瘋了,這聶崢怎麼突然冒出來了。

我趕緊將他拉到一旁,“你瘋了,你是死了的人,突然冒出來是怎麼回事?”

“呵別擔心,我父親的公司是做海外貿易的,我們一家人常年都在國外,說我剛從國外回來沒什麼問題的。”聶崢明明在和我說話,視線卻一直盯着冷天傲,那種挑釁的眼神,就像是在宣戰。

“什麼沒問題,你總歸是個死人,要不是你以前救過我,我作爲茅山道士就應該把你給除了!”

“別說的這麼難聽,我現在可是以人的身份在生活,別忘了,連師父都讓我看着你,你就這樣把自己給嫁了,跟師父說了麼”

我頓時渾身一個機靈,腦充血癥狀。陣廳農扛。

完了完了,之前被冷天傲給氣的,現在想想還真是太沖動了。

“你們說完了麼?說完了我要帶着夫人去給賓客敬酒了。”冷天傲上前環住我的腰身,霸道的力道不容我抗拒。

“要是他哪一天被陰差抓回陰界了,來找我,我娶你!”

聶崢的聲音從身後傳來,他的聲音很大,好些人都不明所以的看着我們,我趕緊回頭投給他一個要死的眼神。

真是倒了八輩子黴了,我這遇上的都是些什麼男人呀!

冷天傲並沒有拉着我去敬酒,而是直接帶着我走出酒店,出了酒店他的手改成抓着我的手腕,捏得我骨頭都要碎了,掙都掙不開。

“冷天傲你想要幹什麼?”

“我說過不要叫我的名字!!”冷天傲滿臉陰鷙,直接把我塞進泊車服務生開來的加長跑車。

車門被他鎖上,我想下去都下不去,要帶我離開至少讓我和秦海燕說一聲!

汽車發動,如離弦之箭就衝了出去,嚇得我趕緊抓住安全扶手,而他一點減速的意思都沒有,油門一踩到底。

“冷天傲你發什麼瘋,有哪個正常人會把車開這麼快?你趕緊給我停下,這都兩百了!!”我被搖晃得頭暈腦脹,有種想吐的感覺。

“反正我不是什麼正常人,你以爲你是麼?你還不是個屍鬼。”

“神經病!你到底要帶我去哪裏?”

就算是屍鬼我也忍不住害怕,我現在好歹還是半個人,要是出車禍死了,那才完完全全變成屍鬼了。

冷哲凌沒有說話,一路狂飆到冷家別墅才停下,一把就將我拽了出來,我身後長長的婚紗拖拽到地上,差點絆了我一跤,沒想到他直接把我給橫抱起來。

“啊—-冷天傲你放我下來,你到底想要幹什麼?”

“結了婚,當然是入洞房,不然我要你這個女人幹什麼?”

洞房??

該死的,我可沒想過這個問題!! 084 結婚就是爲了洞房

雖說我自己決定要嫁給冷哲凌,可是一想到和他入洞房心頭就抗拒到不行。

更何況冷哲凌身體裏現在是冷天傲的靈魂,對我而言這可是不同的兩個人,怎麼可以和他們做那種事情?

wωw¸тт kдn¸c o

“冷天傲你放我下去,我要離開!”

“出嫁隨夫,以後你就住在這裏,我會派人去你師父那把你的東西拿過來。”他一邊說話,腳步卻沒有停下,直接帶着我上了三樓,走向另一個走廊盡頭的房間。

砰一聲大門被踢開,整個房間被彩色氣球裝飾的十分浪漫,從房門到牀的一路灑滿了玫瑰花,就連巨大的雙人牀上都用紅色玫瑰花瓣,鋪成了心型形狀。

我被他輕輕一拋就拋到了牀上。

“冷天傲你幹什麼,別鬧了!!”我趕緊爬起來朝着牆壁縮過去,沒想到被他一把抓住扯了過來壓在身下。

這一次的感覺更加真實,被一個男人壓在身下,就連他起伏的胸腔都能感覺到。

冷哲凌的俊臉近在咫尺,可我卻透過他的臉看見了冷天傲,我的心不受我自己控制,已然完完全全把壓在身上的男人當成冷天傲了。

突然,紅潮爬上我的面頰,只感覺臉上像是被灼燒,疼得讓人心虛。

回到上古當大王 他把我完完全全控在身下之後,才搬過我的面頰看着他的眼睛,“告訴我,你現在希望我是誰?”

我的心在第一時間已經給了我答覆,可是我怎麼能夠接受,這樣對冷哲凌也不公平。

“放開我,不然我不客氣了。”

“不客氣是什麼樣?是不是這樣?”說完他的手用力一扯,我身後的蝴蝶結腰帶就散開了。

這件婚紗沒有拉鍊,我甚至連罩罩都沒有穿,這樣下去我和他很快就要坦誠相見了,我趕緊縮了縮身子,“冷天傲別這樣,嫁給你只是我一時衝動,我還沒有準備好。”

“既然你承認是嫁給我,怎麼會沒有準備好,我們不是早已經成親過了麼?”

說完,他一把扯下我身上的婚紗,我整個人就像是剝了殼的雞蛋暴露在他身下,我趕緊用一隻手扯過被子把自己遮了個嚴嚴實實。

他滿意的看着我窘迫的樣子,開始褪下身上的衣服。

我簡直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此時此刻,多麼想有個人幫我出出主意。

滾燙的身體覆上來,那種和之前完全不同的體驗完全把我嚇到了,我下意識就用手撐住他的胸膛,“冷天傲,不要這樣,你這樣讓我很爲難。”

“有多爲難?”

“你是鬼我是人,我們勢不兩立。”

教練是怎樣煉成的 “你是人? 軍師威武 這個笑話一點也不好笑。”說完他埋頭在我脖頸上用舌頭輕輕舔舐。

經過前幾次的親密接觸,冷天傲已經完全掌握了我的敏感,不管是他的手還是他的舌頭,每一個動作都讓我渾身一陣驚顫,那種麻痹又慌亂的感覺讓人很不安。

“冷天傲,快停下,不要這樣,我不行的!!”我夾緊雙腿,生害怕他像以前一樣蠻橫的將我攻陷。

聞言,冷天傲仰起頭看着我,“哪裏不行,不管是陰間還是陽間,我們都已經是夫妻了,有什麼不行?”

“那你說,你是把我當成嵐兒還是我自己?”

果然,聽聞我提起嵐兒的名字,冷天傲溫柔的表情僵硬在臉上,隨即他眼神一凝看着我,“嵐兒就是你,你就是嵐兒。”陣廳大技。

“我不是,我就是劉夢夢,不是你要的嵐兒,趕緊放開我吧。”

“那你呢,把我當成是冷哲凌還是冷天傲?”

我語塞,總不能告訴他我是因爲冷天傲這個男人,所以纔不能接受冷哲凌的身體觸碰的吧?

如果是這樣,冷天傲該有多得意?

於是我口是心非的回答,“我嫁給的是冷哲凌,而你是冷天傲,我不會讓你碰我的。”

“真的麼?你的眼睛好像不是這麼說的。”他一把捏住我的下顎,強迫我的視線和他相對,我慌亂的躲開,可他的吻已經壓下來了。

強勢霸道的鑽入我口腔,那是冷天傲獨有的狂野。

直到我不能呼吸大腦一片空白的時候,他纔將我放開,視線落到我因爲急促喘息而上下起伏的胸脯上,嘴角勾起邪勢一笑,就將我的豐滿含住。

我渾身一顫,小腹一股熱流不可控制的擴散……

“冷天傲不要!!”

“不管你把我當成誰,總之這輩子你都是我的嵐兒,你永遠別想逃!”

唔……

我眉頭緊皺着,悶哼一聲感受着他進入我的身體,這一次的感覺更加真實,更加強烈,讓我糾結的思緒完全無法思考,只能跟隨着他的挺近揪緊牀單,墮落在愛慾的洪朝裏。

誰能告訴我,我該怎麼辦?

等我醒來的時候,冷天傲已經消失了,房間的玫瑰已經被收拾乾淨,桌上放着熱牛奶。

本想打開衣櫃隨便找一件衣服穿上的,沒想到冷天傲已經派人把我的東西全都拿過來了,另一個櫃子裏是師傅珍藏的茅山祕籍。

看到這些茅山祕籍我倒是有些詫異,這冷天傲是認定了我不會收他麼,居然還真敢交給我。

馬上就是晚上十二點了,趁着冷天傲現在不在,我迅速下樓吩咐傭人給我準備起壇走陰要用的東西。

傭人沒想到我居然要用這些邪門的東西,臉色不是很好,但也很快給我準備齊全了。

我不敢在自己房間弄怕被冷天傲發現,偷偷將起壇擺到了之前嵐兒用過的房間,指針指向一點,我朝着東南方向灑了一把糯米。

“天靈靈地靈靈,小黑出來把路引!”

“汪!”

我再睜開眼睛時,一條比原來稍大的黑狗在黑洞內搖頭擺尾看着我,我趕緊魂魄出竅,小黑接到一塊饅頭之後就跑走了,我看了一眼鎖上的房門,隨即跟上了小黑的步伐。

有些事情,我一定要給冷哲凌說清楚,他對我的感情這麼溫暖,這麼深,而我卻……

想着這些,我一路快步前行,給鬼差打點之後,我又進入那一片迷一樣的廢墟,此刻我的心頭竟然有兩種聲音。 085 陰界招魂

一是希望冷哲凌已經喝了孟婆湯過了奈何橋,如果他已經放下前塵往事,我心頭對他的愧疚也要少一些。

二又希望自己能找到他,親口向他說一句對不起。

可是說了對不起之後呢,說實話我還沒準備好如何面對他就擅自請陰……

“汪!”

小黑的叫聲將我拉回思緒,我趕緊分了一塊滿頭給它,經過之前走陰失敗的經歷,通過修煉的我已經懂得更多,明白在這陰間所逗留的時間皆以小黑爲準。

如果像上次一樣被小黑丟下,我不僅看不到回去的路,而且小黑會變成地獄狗神,一種兇猛的食陰狗,留在陰間,等待着吃了我的魂魄。

還有就是想要找的人,可以快速的用招魂術找到並帶走。

我趕緊寫了一張招魂符燒燬,燒成的灰燼隨風飄散,飄落到陰界的每一個角落,如果招魂符發現冷哲凌的話,會帶着他來找我的。

有了這個辦法,再也不會想以前無頭蒼蠅一樣亂竄了,我悠閒的欣賞起了這陰界的風景。

這裏終年暗無天日,沒有冰雪暴雨,有的只是一片陰霾。

不知不覺,跟着鬼魂們瞎晃悠居然到了奈何橋邊,一長串的鬼魂排着隊等着喝孟婆湯,他們有些人面無表情,好似生無可戀,又有一些伸長着脖子,好奇橋的另一邊有什麼。

奈何橋很窄,窄得只能一次容納一個人通過,橋又細又長,一眼看不到盡頭。

“要嚐嚐麼?”

突然的說話聲嚇了我一條,我回頭,只見一個又小又矮的老太婆岣嶁着身子在我身前,手裏端着一碗黑色湯藥。

我一下子就反應過來,這人恐怕是孟婆吧?

我趕緊跳開一步,連連擺手,“不用了,我還沒到時候呢。”

“快了。”

那老婆子吐出兩個字之後就蹣跚的離開了,留下我一個人站在那裏久久不能回神,等我想起來的時候,那個老婆子已經消失不見了。

什麼叫快了?難道我快死了?

不是吧,我還這麼年輕,而且還是個屍鬼……

猛然想起自己身上的降頭還沒解開,我整個人如霜打癟了的茄子,低頭掀開衣服看了看,心口上兩枚銀針露在外面的小點,其中一隻銀針已經變得全黑了,還有一隻正在慢慢變色。

這幾天一直在忙活着別人的事情,完全把自己中了降頭的事情拋在腦後了。

“汪!”

小黑又叫了一聲,我趕緊分了一塊滿頭給小黑,等它再叫一聲的時候我就該回去了。

招魂符還沒有帶冷哲凌的魂魄過來,而招魂鈴在滿是鬼魂的陰間又不能用,我凝神屏氣用屍鬼的感官不走尋常路得在整個左岸搜尋着,突然,我好似感覺到了冷哲凌的氣息。

“哲凌。”

我下意識的喚了一聲,想朝着剛纔氣息的方向跑過去,沒想到小黑卻在這個時候叫了。

超品小農民 小黑不斷的給我搖頭擺尾,等待着獎勵。

該死的狗崽子,不能再等幾分鐘麼?

或許只要幾分鐘就夠了,我根本不理會小黑,邁動腳步朝着冷哲凌走過去,沒想到身後的小黑咕咚一聲嚥了一口唾沫跑到我跟前把我攔下。

我這才發現小黑的個頭已經長大不少,獠牙從它嘴裏伸出來,口水流了一灘又一灘。

“小黑呀,再等一分鐘好不好!!”

“汪嗚!!”

小黑的的叫聲很不耐煩,看來只有下次再來尋找哲凌了。

我分了一塊血饅頭給小黑,小黑叼着就跑了,我趕緊轉身跟上。

“夢夢!!”

身後有人叫了我的名字,我停下腳步,回頭在茫茫人海中尋找着,遠處一個熟悉的身影映入我的眼簾,“哲凌,是你麼?”

我正想跑過去看個究竟,可後領子突然就被人提了起來,緊接着腰身纏上一隻有力的大手,帶着我就飛向空中,動作迅猛的追上了小黑。

“你還不回去是想死是不是?”

是冷哲凌的聲音,“你幹什麼?放開我,我看到冷哲凌了!”

我再回頭,沒有看見冷哲凌倒是看見了不少鬼差追了過來,其中一個人影我看的切切實實,居然是我師祖!

劍來 “你怎麼來這裏了,你難道不知道陰間有多少鬼差想抓你!”

“我不來你就死了,走陰人的規矩你不知道是吧?爲什麼不迅速回來。”冷天傲一說話,手上的力道隨之加重,差點沒把我腰給勒斷了。

我趕緊狠狠拍了一下他的手背,“趕緊放我下來,小心傷着我肚子裏的孩子。”

“現在還不能放你下去,會被鬼差抓住的。”

“都怪你,你跑來這陰間搗什麼亂,本來我剛剛都已經看到冷哲凌了。”我看了看身後,那些鬼差已經被遠遠甩在後邊了,除了我師祖。

師祖追到半道上就停下了,懸浮在半空之中一直盯着我,從她陰沉的眼中我可以猜得到,我好像是攤上大事了。陣廳他血。

我看了看六子道士,這小子也十分詫異的說,“師兄,你直接跑過去不就行了,爲啥要前滾翻加側滾翻啊?”

Previous article

“走吧,別看了,現在她在你眼裏是百看不厭,誰知道將來會不會你看見她在眼前轉你都心煩的呢?”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