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昨天雲羅送了朱明琇回去。剛對她保證過自己不會不管,既然她那天晚上一直與雲出海共處一室,不管怎麼說,雲出海都該給她一個交代,沒想到他竟然一聲不吭就走了。

見到她。朱明琇立刻就不追打侍衛了,這眼淚下來的更是快,哭道:“幹嘛攔着我,讓我去死。”

朱明玉沒吭聲,她還真是會裝。

雲羅勸道:“你先冷靜下,別想太多,你要想想你的家人啊。“

見到朱明玉,朱明琇道:“大姐,我沒臉回家了,朱家的臉都被我丟光了。請你告訴祖母說我愧對她這些年的教誨,見到我娘,就讓她沒生過我這個女兒。”

說着,朱明琇還要繼續上吊。

雲羅連忙道:“我說話算話,不會不管你,既然二哥與你有了夫妻之實,他要是不負責,我帶你去找皇祖母做主。”

一聽這話,朱明琇的心思活泛了些,也不掙扎了。站在那裏問道:“公主你說的是真的嗎?”

“假的。”朱明玉不想雲羅難辦,搶先道,“你想死是嗎?我成全你好了。”說着就讓侍衛上去把丫鬟給拉開了,她剛纔被朱明琇抓了一下。脖子上有些疼,主要她的指甲本來都長出來了,剛纔一擋,又開始滲血了。

朱明玉知道雲羅性子直,朱明琇擺明是利用她達到目的,雖然自己也是想讓她嫁給雲出海。讓兩人雞飛狗跳過日子去,但朱明玉不想把雲羅扯進來。

“你可以安心去了,你的話我會轉告祖母和二嬸孃的,放心。”

聽朱明玉這麼說,朱明琇頓時哭都忘了,指着她道:“你……”然後又暈了過去,這回倒是沒撲過來找朱明玉算賬。

她還裝上癮了!

朱明玉都看到她倒下之前給丫鬟使的顏色了。

看朱明琇暈了,雲羅又讓人把她弄到牀上去,之後把朱明玉叫出來,看到朱明玉的脖子和手,雲羅道:“你趕緊回去看看你的傷口吧,這裏的事情交給我了。”

朱明玉道:“你不用擔心,她真的死不了。”

雲羅聞言一笑,道:“我知道,不過你是她姐姐,這麼說總歸不太好吧。”

“你知道怎麼還幫她?”

雲羅嘆氣道:“雖然我知道她這麼做不過是威脅我,但這件事說到底還是我二哥不對。”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朱明玉還能說什麼,只能謝過雲羅,讓她去處理了。

朱明玉這沒吃早飯就出來了,也有些餓了,便回去了。

回去一看,關洵正在等她,顯然準備跟她一同吃飯。

朱明玉一回來,關洵就看到她脖子上的抓痕還有手指的血,不如自己跟着過去了,忽然覺得把朱明玉撂哪兒都不放心。

木棉取來藥箱,要幫朱明玉處理:“小姐,你先別動,奴婢給你擦點藥。”

朱明玉看到木棉的手上也被抓了,道:“你先把自己的手處理下,我沒事。“

關洵道:“我來吧。”

其實,木棉心裏是有些無奈的,這個關統領未免太勤快了,又把自己的差事搶走了……

不過見朱明玉也是這個意思,木棉也沒堅持,把東西給了關洵:“有勞關統領。”

朱明玉也沒客氣,伸出手讓關洵處理。

關洵先把朱明玉手指上滲出的血擦乾淨,又上了藥,給她纏了薄薄一層紗布,免得不透氣也影響恢復。

處理到脖子的時候,朱明玉也不用他說,就要解開最上面的扣子,她今天也是,穿了件立領的衣服,有些寬鬆,不然也不會被朱明琇抓到。

朱明玉剛要動手,關洵就道:“你好好坐着,我來。”

關洵解開朱明玉最上面的扣子,道:“頭偏一下。”

朱明玉想起賞荷會那次,自己給他拔刺,他弄錯方向的事情,知道自己被抓到的是右邊,於是往右偏了下頭。

“對不對?”

看着朱明玉眼睛明亮,笑眯眯的樣子,關洵也想起那次的事情,知道她是故意的。這種時候還不忘逗他,關洵有些無奈,道:“怪不得人說,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你這分不清方向的毛病和我一樣。”。 220 不安

聽到這話,朱明玉笑了出來:“大言不慚,誰跟你是一家人了?”

“你啊。”關洵笑笑,不理會朱明玉的挑釁,讓她的頭偏向另一邊,給她上藥。

藥膏涼涼的,接觸到朱明玉的傷口之後,她的身體不自覺跟着顫了一下:“好涼。”

“等下就好了。”關洵安撫着她,用手指把藥膏抹開,塗勻。

藥膏是不涼了,但是關洵的手指在自己脖子上來回來去,反倒讓朱明玉覺得他手指過處有些熱了,還有些麻,不知道是心理作用還是藥裏有麻藥。

“好了,不用再抹了。”

朱明玉往後仰身,躲開了關洵的手。

看到朱明玉由耳根起來的紅暈,關洵忍住笑意,認真道:“還不行,沒抹勻呢。”

“騙人。”朱明玉不信,她可是認識過關洵的惡劣了,對着鏡子看了下,明明抹勻了。

見她不上當,關洵也沒在逗她,他私心是挺喜歡看朱明玉臉紅的樣子的。

關洵給朱明玉盛了一碗粥,朱明玉剛想接過來,只見關洵端着碗坐到了自己旁邊,舀了一勺吹了吹,放到朱明玉嘴邊。

這待遇……

朱明玉有些冒汗:“你放那,我自己能吃。”雖說手上又纏了紗布,但她又沒殘疾,不用這麼伺候吧。

名門絕寵 關洵堅持:“你的指甲剛出來還太軟,禁不起磕碰,這幾天你都不要動手。”這次他可是認真的。

知道他也是懂醫的,朱明玉只能妥協,張嘴,讓關洵餵飯給她。

要說她兩輩子連小時候都沒記得被人這麼餵過。這種感覺真是挺奇妙的,一方面她覺得享受關洵的溫柔很滿足,一方面又覺得有些惆悵,因爲自己現在的年紀,關洵總把自己當做孩子……

見朱明玉忽然停了下來,關洵以爲是粥燙,用嘴脣試了下。覺得正好。便問道:“不想吃這個了嗎?”

朱明玉看着關洵,認真道:“你都是這麼喂阿默吃飯的嗎?”

情侶間的小情調可以有,但朱明玉不想總被當做孩子一樣照顧。感覺太白癡了。

關洵頓了下,道:“不是,阿默吃飯比你要省事多了。”

這不是假話,大概是在邊關長大。又加之關洵平日也比較忙,阿默的獨立能力很強。很小就開始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穿衣洗臉吃飯都不需要人費心,這讓關洵也覺得很欣慰。

自己還不如小孩嗎?朱明玉更受打擊了……

關洵卻是以爲朱明玉想起了阿默,爲難了。

要說這幾年。也有不少人讓他續絃,就算不照顧阿默,他的身邊也需要有人照顧。但關洵都沒動過念頭,他和阿默都能照顧好自己。難得遇到朱明玉。讓他動了心思,想要娶回家。

但他一直選擇忽略這點,朱明玉畢竟才比阿默大十歲,做一個孩子的繼母,確實需要很大的勇氣,若是朱明玉因爲這個要考慮,他可以理解,雖然不想放手,但他也會尊重她的選擇。

只是心裏有多少遺憾,只有他自己明白了。

頓時,飯桌上氣氛有些冷了。

朱明玉談了口氣,道:“若是我跟你說,我不是朱明玉,你會相信我嗎?”

她原來想過,即使嫁人也不會說出自己來自異世的祕密,這件事只有她一個人知道,她怕被當做異類看待。但現在,因爲對方是關洵,她不想對他有所隱瞞,若是他能接受那更好,若是不能,她也不會強求。

朱明玉心裏還是有些不安的,她佔據着這個身體本來的一切,享受着原來主人應得的一切,自己若不是朱明玉,恆王妃還會對她這麼好嗎?木她們還會對她這麼信服嗎?她不敢想象……

也許刨除朱明玉這個身份,她什麼都得不到。所以在面對關洵的時候,她希望他是因爲她這個人喜歡她,不論她是誰。

聞言,關洵一愣,不是朱明玉,她又是誰?

看到關洵的表情,朱明玉覺得猶豫了,她不想說了,現在她就是朱明玉,確實沒必要在糾結自己的前世今生,雖然有些灰心,但不知道答案就總比知道一個不想知道的答案好。

其實,她就是擔心,關洵會嚇到、接受不了。說帶地,她心裏還是那個沒有安全感,擔心被人拋棄的孩子。

“算了,我什麼都沒說。”朱明玉裝出歡快的語氣,道,“我要吃蝦餃。”

看到朱明玉眼裏的忐忑和不安,關洵直視着她,夾起一個送進朱明玉的嘴裏,溫柔道:“是誰不要緊,只要你是我的。”

聽到這話,朱明玉一個蝦餃咬在嘴裏,險些被噎到,他這麼看着自己,說話又這麼溫柔簡直太有殺傷力了。

不過……

“爲什麼?”朱明玉其實不明白爲什麼關洵會喜歡自己,要她想來,自己真的沒有哪一點比華嫿強,她就不懂,爲什麼關洵對華嫿視而不見,選了自己。

“因爲是你,我才喜歡。”關洵這回明白自己是想多了,朱明玉根本沒想阿默的問題,只是想知道自己的想法。

因爲太在乎,所以纔會緊張。

其實,朱明玉無非求的也就是這句話,不管她是誰,他都喜歡自己就好。

忽然,她有些想哭,在這個陌生的世界裏,有很多人給過她溫暖和愛,但關洵的愛,是她自己得來的,就算她不是朱明玉,誰也拿不走……

“怎麼還哭了?”關洵看到朱明玉掉了眼淚,一時有些受到驚嚇,他說錯什麼了嗎?

要知道,關洵遇到過幾次在危險中的朱明玉,尤其上前幾天那次,傷成那樣她見到自己都沒掉眼淚,怎麼自己一句話就把她逗哭了。

朱明玉這眼淚一下來還真有些控制不住,不過她也覺得自己太過情緒化,轉過頭去擦着像是怎麼也流不完的眼淚,帶着鼻音道:“我沒事,你不用管我。”

關洵把朱明玉的頭轉過來,看她哭得鼻子眼睛都紅了,幫她擦了擦眼淚。

雖然不知道她有什麼委屈,但看她這個樣子關洵的心軟的一塌糊塗,伸手把朱明玉摟進懷裏,輕輕拍着她的後背,安撫她。

想哭就哭吧。(。 221 不是時候

朱明玉的情緒也就是失控那麼一陣,在關洵的懷裏沒一會兒就不哭了,擡起頭道:“我好了。”

看到關洵胸口被眼淚打溼了一塊,朱明玉有些尷尬:“抱歉,你的衣服。”

“無妨。”關洵笑笑道,“就當是印花了,挺別緻的。我餓了,繼續吃飯吧。”

朱明玉之前一直覺得關洵是個稍顯冷淡,不是特別會說話的人,但越接觸深越發現他哪兒是不會說話,簡直太會說了,每一句都能讓她的心砰砰跳兩快下,這麼下去,自己還不得提前得心臟病。

其實朱明玉是不太喜歡花言巧語的人,但她大概真是中了邪,只要是關洵說出來的再肉麻她都覺得可信。

簡直無藥可救了……

關洵拉朱明玉坐回桌邊,問道:“還要再吃點嗎?”

“吃!”朱明玉心情好轉,肚子也覺得餓了,於是接着開始吃。

關洵依然體貼周到,不過朱明玉也沒捨得讓他一直照顧自己,力所能及的也回報下他,兩人這麼吃飯,速度明顯慢了下來,這一頓飯下來,朱明玉還吃多了。

外面天有些陰沉,好像要下雪的樣子,朱明玉也沒出去,就在屋子裏繞着圈子走,權當散步了。

關洵也跟着她一起並肩兜圈子,木棉帶着人收拾東西下去後也識趣的沒再進來打擾。

想起自己問關洵的事情,他還沒說,朱明玉便纏着想聽聽他的事情。

“你在邊關有什麼好玩的事情嗎?”

“你想知道什麼?” 福運小地主她超旺夫 談起這個,關洵還真得要好好組織下,因爲太多了。他有些不知道從何說起,還有些事情不適合讓她知道,選擇起來還真要斟酌下。

“說什麼都好。”朱明玉無非就是想聽他講講自己的事情,至於說什麼,她都覺得有意思。

關洵撿着有意思的事情跟朱明玉說,說起了邊關的風土人情,大漠的美景還有特色美食。聽得朱明玉也想去看看了。

“好想去看看。”朱明玉看着關洵。道,“你會帶我去嗎?”

關洵笑笑:“當然,你想去哪兒我都陪你。”

得到這個回答。朱明玉滿心歡喜都要冒泡了:“不能反悔啊,我想去的地方可多了。”

“沒關係。”反正他們還有一輩子的時間可以慢慢去。

低頭看着朱明玉近在咫尺的臉,關洵一手攬住朱明玉的腰,一手把她額前的碎髮別到而後。慢慢靠了過去,他想要重溫下那天的感覺。

朱明玉也明白他要做什麼。沒有反對,慢慢閉上了眼睛……

就在兩人的臉要貼上的時候,開門的聲音打斷了她們。

“大姐,我來看你了。”

推門進來的是朱明瑤。

朱明玉嚇了一跳。連忙伸手把關洵推來,還戳到了手指,疼的直皺眉。

“小心點。”被推開一大步的關洵又上前拿起她的手看。他是知道有人過來,但沒捨得放手。

朱明瑤一進門就看到朱明玉和關洵兩人如此親密的樣子。頓覺自己來的不是時候,這個時候出去還來得及嗎?

朱明玉的手還被關洵握着,她連忙使眼色給他,讓他鬆手,然後對朱明瑤道:“我沒事,明瑤你怎麼來了?”

關洵倒是不像朱明玉那麼尷尬,叮囑了朱明玉兩句起身離開了,臨走前還看了朱明瑤一眼,心裏說不鬱悶那是假的。

朱明瑤認識關洵,不過沒想到他也在這裏,在恆王妃回去後,朱明瑤就得知了朱明玉受傷的消息,她是想來,但無奈自己是寄居恆王府的,怎麼好開頭要求。不過上午恆王妃從宮裏回來後就說要去看朱明玉,她這纔有機會過來,沒想到看到這一幕,看來最近王府裏的傳言是真的。

“抱歉,我來的時機不對。”朱明瑤想起朱明玉剛纔的樣子還是有些驚訝,“沒想到大姐也有這麼小鳥依人的時候。”

對上朱明瑤狹蹙的目光,朱明玉扶額道:“什麼時候你也學壞了。”她的形象啊……全沒了。

朱明瑤倒是很開心,坐到朱明玉身邊:“看來傳言是真的,大姐真的要嫁給風將軍了。”

“什麼傳言?”朱明玉一愣,難道說她是最後知道的人?

朱明瑤便把府裏傳關洵請旨賜婚的事情說給了朱明玉聽,聽完朱明玉有些鬱悶,自己還真是最後知道的。

知道朱明瑤是跟着恆王妃來的,朱明玉問道:“姨母呢?”

“在外面遇到了公主和三皇子她們,他們說讓我先進去找你。”朱明瑤想起跟他們在一起的還有朱明琇,便問道,“二姐怎麼先走了,她不是說要留在這裏照顧你嗎?”

朱明瑤猜到恆王妃與公主說的事與朱明琇有關,不過她一點不好奇:“不說那個,大姐你的傷怎麼樣了?剛纔手是不是又碰到了,都怪我,進來沒敲門,不過我也不知道你們在裏面這樣啊……”

“停,不許說了,”朱明玉覺得再說下去,她這麼厚的臉皮都會忍不住紅了,“我的手沒事,已經快好了。”

兩人正說着,恆王妃也進來了,先把朱明玉上上下下看了個遍,見她手上還纏着紗布,聽過雲羅的話,更是後悔沒留下來,要是自己在,朱明琇就算有再大的膽子也不敢動她。

雖然不知道雲羅跟恆王妃說了什麼,但朱明玉看她的樣子就知道她在心疼自己,這種被人捧在手心的感覺真的很好……

朱明玉跟恆王妃再三保證自己沒事,不過恆王妃還是決定明日就帶她回去,聽說那隻傷了朱明玉的老虎還沒抓到,又出了朱明琇這件事,她更是不放心了。

其實回去沒什麼,她留在這裏的目的就是想教訓下雲出海,現在目的算是達到一半了,只是朱明玉心裏有些捨不得,在這裏談個戀愛真是費勁,見個面都困難,難得關洵這兩天都沒事,能在這裏陪自己,不過她卻得回去。

看出朱明玉的猶豫,恆王妃道:“聽說關洵也來了?”

朱明瑤笑道:“剛纔還在呢。”

恆王妃嘆道:“女大不中留啊……”(。) 222 流年不利

因爲恆王妃來了,關洵一下午也沒過來。【..】

晚上,恆王妃請了關洵過來一起吃飯,對於這門親事,她是承認了。想起那天他抱着朱明玉回來,覺得把朱明玉交給這樣一個人,倒也放心。

關洵也沒空手來,說是下午去獵了一隻老虎,準備把虎皮送給恆王妃。

一聽是老虎,恆王妃就猜到大概是傷了朱明玉那隻,笑道:“不用送我,給明玉吧,這回她也能睡得安穩些了。”

沒錯,自從那天受傷後,朱明玉經常會做噩夢,雖然知道老虎不會闖進來,但是心裏總歸是不踏實的。

看着那虎皮,確實是那隻老虎,它前爪上面的刀痕還是自己扎的呢,朱明玉還有些不敢相信,那麼兇狠的一隻老虎,就這麼讓關洵給殺了?

“你有沒有受傷?”她關心的是這個。

“沒有。”關洵在人前依舊是一副高冷的樣子,不過眼裏卻是有笑意的。

朱明玉不太放心,但當着恆王妃和朱明瑤的面又不能對關洵上下其手,只能作罷。

不過那老虎不是雲出海的嗎,關洵又是怎麼抓到的?

這件事,朱明玉並沒對關洵說起,反正都這樣了,說了也沒用,沒想到關洵把老虎給抓來了,雲出海知道後會氣死的吧。

想到這個,朱明玉覺得心裏特別舒坦。

第二天,恆王妃就讓人收拾好東西,帶着朱明玉她們回去了。朱明玉特意帶上了那兩隻活雁,這幾天它們被養在了籠子裏,不知道是不是因爲有伴兒,它們倒是很快適應了這樣的生活。等朱明玉再看到它們的時候,覺得它們胖了不止一圈,也不知道還能不能飛起來。

君琪飛快的沉聲,周身攏上了冷霜,心裏暗下決定,以後絕對不要魯莽行事。

Previous article

“我當時也是嚇壞了,根本就沒想到出聲喊叫,只能呆呆的看着江姑娘將地上的王妃踢了兩腳,然後說道‘陸娉婷,你爲什麼要在這個時候出現,明明是該我與師兄一起啊!’說完這個,她又惡狠狠的說‘既然你破壞了我的計劃,那你也不要怪我。’說着,她朝某個地方招了招手,一道黑影出現,抱着王妃就往淺碧院的方向去了。”甜兒想起那時江蘭月說這話時的陰狠,心裏顫了一下。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