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既省勁,又有效。

在關鍵的地方集中資源設置關卡,利用天地玄力形成合力。

這樣的關卡往往神出鬼沒,防不勝防。

陷仙劍陣四周的地形實在太深邃奧妙了。

八百座山峰連綿跌宕,參差起伏。

夏洛奇被重重白雲遮蔽了眼睛,看不清四周的情勢。

只是憑藉世界多稜鏡的能量感悟分析,才找到這劍陣的薄弱處。

夏洛奇並不知道,剛才他擊潰的璇璣點位乃是陷仙陣最深處的一處要穴。

主持劍陣的歐陽大吃一驚,沒想到困住的敵人竟然能如此快的開始破陣。

憑藉以往悠久歲月的經驗積累。

歐陽知道,太多被陷仙陣困住的人一開始要麼瘋狂四處出擊。

要麼就持重自守,細思破陣之法。

可兩種方法都沒有好下場。

四處盲目出擊的人大都實力高強,希望憑藉自己的力量以力破法,殺出一條血路。

開始時或許能衝出幾重劍陣合圍,實力高強的甚至能直接擊斃主持劍陣的陣使。

但這一動,劍陣隨即就會調動大陣所有的能量資源進行封堵,大陣一動,往往就是連綿不絕,三百六十五柄寶劍從不同方位、不同時間進行攻擊。

只要是不能在一瞬間震死主持劍陣的主陣使,不能一躍突出大陣合圍,以後就再無機會。

陷仙陣的陣法韌勁十足,最是綿密。

但若是不攻擊,呆在陣內不動,情況只會更加糟糕。

陣名原本就叫陷仙,你不動,剛好為劍陣所困。

而且劍陣內的殺氣會源源不斷消耗你的能量。

這跟坐以待斃沒什麼區別。

夏洛奇一招破去璇璣點位的防守,讓一名主劍使身受重傷。

下一劍已飄向大角位,正是陷仙陣內圈的生門所在方位。

歐陽暗呼不好,若是大角位陣腳被破,那陷仙陣內圈基本就算被破了一半了。

頓時,手掌一立,朝大角位橫向移動一座山峰過去。

夏洛奇的這一劍便對上了奇山怪石。

這一停留阻礙,陷仙劍陣各方位均已變化,生門大角已遠離夏洛奇,面對夏洛奇的正是坎水受辱之門。

夏洛奇第一時間感覺到了能量在迅速發生變化。

隨即朝陽門殺去,朝陽門再移動,山峰自然擋路。

時空疊變全部掌握在主陣使歐陽手裡。

夏洛奇的反應已經快到巔毫了。

可還是快不過這陣法啟動后的速度。

「好厲害,這金烏宮的鎮守使當是一位大能。」

夏洛奇心中暗道。

世界多稜鏡一直在追蹤陣法中能量最薄弱的點位,但是只要夏洛奇身法一動,陣形立刻隨之產生變化。

差之毫厘失之千里,當真是一瞬間就有千里之遠。

白雲濃重的陷仙陣內,夏洛奇白衣飄飄,長劍寒光閃爍。

方位一變再變,卻離那生門大角越來越遠。

擋在前面的則是萬千山河,冷不丁的還有劍光奇襲而來。

這奇襲的劍光是全方位的,頭頂、腳下、四周……

夏洛奇逐漸陷入了被動的防守中。

那個仙風道骨的中年男子一看這陷仙陣陣法已成,夏洛奇已失去了最佳破陣時間,不禁拈鬚點頭。

「豎子,讓你狂,好好在劍陣中磨練磨練吧!」

說完,就飄身進入宮殿。

大股大股的白雲涌動,劍陣內的情勢外界絲毫看不見。

展劍等人一時不知所措了。

耐薩里奧讓這些人都別亂動,既然這金烏宮沒有為難他們,只能靜候夏洛奇破陣歸來再說。

似乎宮殿中那人對展劍等人不屑於對付,看中的只有夏洛奇一人而已。

主要是夏洛奇憑一己之力斬殺六名金甲傀儡戰士,這就讓金烏宮鎮宮使羽凡注意到了。

按理說,八維金甲傀儡戰士已經可以抵擋一般的創世神級別的高手了。

揪住指腹小逃妻 特別是在對維度方面領悟差的高手,第一關都過不了就被逐出玄冥之海金烏宮。

而夏洛奇則一連斬殺六名維度金甲傀儡高手,這不得不讓羽凡驚訝了。

石階天梯多少紀元了也沒有啟動過,這一次為夏洛奇啟動了。

還有這無盡吞噬金甲蟲,也是金烏宮的鎮宮煉器秘寶。

竟然讓夏洛奇以靜制動給破了。

羽凡又驚又怒,不知夏洛奇有何靠山。

夏洛奇與他的對話,更加讓羽凡覺得這人來歷非凡。

夏洛奇的狂傲,竟然救了展劍等人。

羽凡自然不想把事做絕,不好收拾。

他自信自己全力出手,定能斬殺夏洛奇等人。

但後面的靠山呢?

他是不是有把握對付的了呢?

甚至連自己的主人帝陽也不知道是否能夠對付得了?

羽凡精明,當然想得深遠。

沒有立刻誅殺展劍等人,算是金烏宮羽凡釋放的善意。

老鐘頭是老江湖,展劍也是見多識廣,當即就猜到了這金烏宮的這層意思。

「沒門,不把太陽陸昊給我們,我們絕不認輸!」

夸父站起來大吼道。

這一吼讓羽凡更加頭疼了。

把羽凡給逼到牆角了。

「哼,就算師尊怪罪,我也不能將這陸昊給交出去。」

隨即,出手,一招金光普照,將展劍等七人全部給困在維度囚籠中去了。

沒辦法,羽凡也是九維高手,展劍等人對維度一點概念都沒有,無法抵擋……

夏洛奇見形勢越來越惡劣。

劍光偷襲的越來越多,陣法內能量薄弱處總有大山大河等自然環境阻礙,讓自己無法第一時間攻擊。

陣法運轉十分快速。

變換之快,幾如瞬發。

劍光偷襲也就越來越肆無忌憚了。

後來發展到百餘劍瞬發偷襲,封鎖夏洛奇四周的時空,竟然要斬殺夏洛奇於陣內。

這是羽凡授意。

既然破臉,那就不要留活口。

誅殺這最厲害的,其餘的留作審訊,獲知背後勢力。

不僅是百劍殺,而且還有山峰落!

巨大的山峰一座一座的從天而降。

這是陷仙陣的攻殺法門之一。

夏洛奇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見招拆招,依然遊刃有餘。

所仰仗的乃是世界多稜鏡與混同境的靈力探知。

最美麗的時光 「哼,這金烏宮竟然要滅殺我於此,當真是用心歹毒。」

夏洛奇明白,事情發展到了這一步,雙方都沒有退路了。

「殺!」

「殺出這天下聞名的陷仙陣,破了金烏宮,救出太陽之子!」

夏洛奇此時也動了殺心了。 不僅這劍網絞殺如暴風雨般席捲而來,頭頂山峰咣咣的往下砸。

讓夏洛奇心驚的是,這陷仙陣開始不知不覺的對他設置幻境了。

劍網襲殺后緊跟著是數十座大山壓頭猛砸。

夏洛奇展開末日漩渦中的旋轉身法,巧妙如鴻雁般輕飄飄躲過。

之後就是一個極其隱秘的環幻景隨之而來。

夏洛奇可是參悟了絕對虛無時空的,三重天幻境的最後一重幾乎就要領悟。

所以,幻境一發動,夏洛奇就感知到了。

那是針對夏洛奇的情緒設置的一個畫面。

一個村莊,人類的村莊。

跟林元的胡林坳有點相似,四周淺山,中間村落,樹蔭環繞,庭院四合。

儘管村內人貧窮,但生活很幸福安樂。

這一天,從村外來了一夥馬賊,一夥強盜。

臉上用墨汁塗抹,不願讓人認出本來面目。

身上穿著黑衣,披著暗紅色披風。

腰間挎著馬刀。

這些強盜衝進了安靜的村落,頓時引起雞飛狗跳。

村口的老張頭打開院門,想看看發生了什麼。

腦袋剛一露頭,就被為首的一名悍匪手起刀落,將老張頭的頭顱給砍了下來。

然後就挨個抄家,搶奪財物,*****婦女。

夏洛奇一看自然憤怒。

甚至在下一秒知道這是幻境的情況下,也是十分憤怒。

當即劍走流光,一沾即逝。

馬上強盜紛紛落馬。

幾秒內,強盜們就被夏洛奇給誅殺乾淨。

出了胸中一口惡氣。

被救下來的百姓圍了過來,有些村民跪倒在地,表示感謝。

夏洛奇被村民們圍困著,一時不知如何是好。

此時,幻境殺機啟動,那些村民忽然全部化成了閃著寒光的寶劍,抱住夏洛奇胳膊、大腿的村民更是直接,劍刃已然抵在了胳膊的肉上。

這一變故,換誰都很難抵擋。

但夏洛奇已然知道了這是幻境,應對十分輕鬆。

自己進去殺馬賊的只是自己利用混同境凝聚的一尊形體罷了。

幻境滅殺被夏洛奇識破,讓歐陽與羽凡大吃一驚。

陷仙陣的歷史上,重來沒有過被劍網絞殺與山峰怒砸后的幻境攻殺逃掉過的。

「我哪有什麼想法,」陳文靜臉上閃過一抹羞紅,被其兄長說的挺不好意思,「不過你怎麼知道林大哥一定會回來?」顯然陳文靜還是更關心林玄仲是否會回來。

Previous article

一聲驚恐的尖叫后,蘇雅兩眼一翻,整個人直挺挺倒在地上,嚇暈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